QFace娱乐资讯网

霍斯衍谢安淼淼小说全文结局情话微微甜小说第27章免费完整全文阅读

霍斯衍谢安淼淼小说全文结局情话微微甜小说第27章免费完整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1-11

书友们是不是还在为看什么小说而发愁呢,小编我这里正好有几本好看的小说,就共享给你们一本吧,这本《情话微微甜》主人公叫霍斯衍谢安淼淼,小说讲述了:霍斯衍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总算停了下来, 呼吸沉而乱, 拂得她颊边几缕发丝都飘起来, 心尖上似乎也有一根羽毛在轻轻地挠。 一时间, 安静的室内只有他们此起彼伏的喘气声。

情话微微甜小说第27章免费完整全文阅读

第二十七章
彼此都没有这种深入接吻的经验, 完全凭借着本能在摸索,有些笨拙地,又带着新奇地……舌尖***, 或许男人在这件事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天分,渐渐地,霍斯衍把握了主动权,先是急切地在她嘴里毫无章法地扫来扫去,复又温柔下来,浅吸慢吮……
淼淼身体发软, 感觉全部力气仿佛都被吸走了, 连呼吸都忘了是怎么一回事, 她眸底出现一层湿漉漉的水光, 双手紧揪着他的袖口, 声音细碎而娇软:“霍、霍斯衍。”
停……啊!
再继续, 她似乎真的要窒息了。
霍斯衍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总算停了下来, 呼吸沉而乱, 拂得她颊边几缕发丝都飘起来, 心尖上似乎也有一根羽毛在轻轻地挠。
一时间, 安静的室内只有他们此起彼伏的喘气声。
淼淼不知怎么有点儿想笑,有谁见过……接吻把两人都弄得透不过气的吗?也算是很新鲜的体验了。
靠蜡烛的光撑起的一角明亮中, 淼淼的脸变成了小番茄,红得如此彻底,都快熟透了, 她不知道的是,对面男人的俊脸上也染了一层薄红。
许久后,霍斯衍平缓了气息,轻咳一声,淼淼以为他要说什么,腰背一下挺了起来,谁知他只是看着她,脸藏在半明半暗中,看不清上面是什么表情。
他正暗自懊恼,原本打算浅尝辄止的,不曾想亲上去,根本控制不住,加上又是第一次,表现得太糟糕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唐突?
几分钟前还亲密无比的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默默无言了。
粉色的象形蜡烛仍旖旎地烧着,微微晃动的烛光将一双影子映在墙壁上。
将近十点钟,淼淼晕乎乎地回到隔壁自己的宿舍,在浴室放水洗澡时,看到镜子里傻笑的人,竟像不熟悉似的,她轻抚唇瓣,回忆着之前覆在上面的另一种温度和质感。
上次的不算,这才是真正的初吻。
她高中那会儿幻想过的。
想象力有限,也天真地以为唇贴唇就是吻,后来无意中在学校后山凉亭里看到抱着吻得热情似火的情侣,如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过,只是偷偷想,实践是绝对不敢的,这样说也不正确,主要吧,是找不到机会。
淼淼咯咯咯地笑了出来。
泡完澡,头发用风筒吹个半干,她躺在床上,长发黑色瀑布般垂在床沿,举着手机给小乔发微信。
“怎么办怎么办?我似乎撑不住了。”
小乔连小说大全都顾不上玩了,恨铁不成钢地给她发了一把小刀【图片】,痛心疾首:“这才一天啊一天!”
淼淼弱弱地纠正:“两天。”
小乔:“excuse me,有区别吗?!【鄙视】”
淼淼:“他今晚补了我烛光晚餐。”
小乔:“亲了?”
亲了。还是舌吻那种。
小乔:“他吻技怎么样?”
淼淼:“……”
小乔:“所以你就被迷得心神荡漾、晕头转向了?”
差不多就是这个程度吧。
小乔:“色令智昏啊!”
小乔:“我以为你能撑上一个月的,再不济也半个月。”
淼淼:“我也没有说现在就答应他啦。”
小乔:“其实感情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按理说我不该插手的,不过,我太了解你了,你太过重情,我怕你会受到伤害。”
她又举了个例子:“你看啊,我和童放在一起五年了,假如,我是说假如,将来某一天我们分手了,我会很难过,可也只是难过一段时日,总会从感情阴霾里走出来去寻找第二春的。”
“可你呢?淼淼,你给我的感觉,是一旦深陷就无可自拔的那种,只要认定了,就非那个人不可。哪怕阴阳相隔……呸我在说什么!这句晦气的话收回。”
“也许是你成长的家庭环境很单纯,叔叔阿姨又恩爱和美,你的爱情观和绝大部分女人都不一样,面包你自己有了,你想要的只是一段,嗯,怎么说呢?两情相悦,一生一世一双人那种,只存在电视剧或者言情小说中的爱情。”
“我也不是说这样不好,假如可以,这种凤毛麟角的感情,哪个女人不想?我担心的是,他……能回报你同样的爱情吗?”
高中语文课本上有段警醒的话是写给后世痴情女子的: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真不愧是相知相惜的好闺蜜啊。
淼淼被小乔一番掏心窝的分析变成了个透明人,她望着天花板,想到那双幽深又柔和的眼睛,唇边缓缓漾开一抹笑:“我相信他。”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结果?
小乔:“哈哈哈我就知道是这个答案。”
假如迟疑,徘徊不定,那就不是她熟悉的谢安淼淼了。
小乔:“那么,还是那句老话,遵循你的心意吧。”
淼淼:“嘿嘿嘿,我会让他追久一点的。”
以后,假如有了孩子,讲起这段,只能这样说:当初你爸爸用了两天就把妈妈追到手了。
她多没面子呀。
在小乔的开导下,淼淼心里有了章程,安稳入睡,次日是周六,她睡到七点出头,被妈妈一个电话吵醒。
安榕贞知道女儿今天休息,问她回不回家。
淼淼不假思考就说:“回啊。”
“那你跟你哥说一声,让他中午来家里吃饭。”
“知道了。”
结束和妈妈的通话,淼淼给谢南徵发了一条信息,他回了个“好”。
她把手机丢到一边,爬起来洗漱。
早餐用两片抹了草莓酱的吐司面包和一杯热牛奶潦草对付过去,去阳台给绿植浇了水,再听听隔壁的动静,猜测霍斯衍应该还在睡,淼淼就没去打搅,她拿了车钥匙,坐电梯来到地下车库。
这个时间路上堵得一塌糊涂,淼淼开了交通广播,听到前方要经过的那段路因车祸造成了大面积拥堵,她仗着四周熟悉地形,七拐八弯,成功避开了拥堵路段,同行的还有一些年纪较大的出租车司机,看她一个小姑娘也这么老练,纷纷给她竖起大拇指。
淼淼自得得小辫子都要***来了,她一路畅通,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回到家。
谢南徵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他昨晚值夜班,收到淼淼信息,就打算先回公寓去洗个澡,换套衣服,没想到半路上出了点意外。
十字路口。
直行的绿灯刚亮,谢南徵松开刹车,刚提速,开出人行道,一辆闯红灯的蓝色帕萨特从右边蹿了出来,直直地往他旁边车道的一辆红色宝马撞去,宝马主人反应迅速,拼命往左打方向盘,“砰”的一声,车头直接撞上他的副驾车门……
无妄之灾。
谢南徵下车一看,车门被撞凹了一大片,太阳穴突突地跳,他看向宝马车的主驾,惊奇地发现坐在上面的人竟然是孟临星,而且……她似乎把自己撞晕了。
他走过去,敲了几下车窗,孟临星偏头,看到是他,眼前像有无数星星在闪,好一会儿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锁一解开,谢南徵拉开车门,解开安全带,把她从车上抱了下来。
“头会晕吗?”
孟临星身体悬空,下意识地抱住他:“嗯。”
“恶心?”
她还有心情和他开玩笑:“之前还有点儿,看到你就不会了。”
谢南徵怀疑她有稍微的脑震荡,随手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把她送到仁川医院。
神经外科的黄医生给孟临星做了CT检查,没有发现颅内血肿和颅脑损伤的症状,情况不严重,只需要卧床静养就可以。
“一周?”孟临星不干了,“凭什么那王八羔子闯的红灯,结果撞车的是我,躺医院的也是我?!”
黄医生一瞅她那个样儿直皱眉:“孟大小姐,千万别激动。”
孟临星双手叉腰:“我脑壳儿疼!”
黄医生建议道:“那给你打一针镇痛剂?”
孟临星瞪他一眼,有气没处撒,头顶都快冒烟了。
谢南徵出声:“她这种情况,不需要用镇痛剂吧。”
黄医生收起戏谑笑意:“跟她开个玩笑。”
这丫头是他看着从小长大的,闹腾又不安分,隔天差五地摔两下,她爸爸担心得不得了,有事没事都往他这儿送,生怕女儿把脑子摔坏了。
一旁的护士悄声问谢南徵:“谢医生,你怎么和小魔女一起过来了?”
谢南徵面露迷惑之色,护士说:“你刚来不久,不知道这位啊是我们医院有名的小魔女。喏,就是孟董事长的千金,可宝贝着呢……”
说曹操,曹操到。
一个三百多斤的中年男人驼着满身肥肉从门外进来,跟个妇人似的,满脸忧虑:“闺女欸!小星儿,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车技不熟咱就不上路,爸爸给你专门雇个司机行不?”
他握着女儿的小手,眼泛泪光,自导自演了一出苦情戏:“你妈走得早,要是你再有个三长两短,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在这人世,你说,我还有什么活头?”
“爸!”那么多人都看着呢,孟临星虽然不觉得难为情,可也不想被外人看热闹,“你这话我从小听到大,咱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别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而且这次真的不是我的错,我这是受了池鱼之殃,遵规守纪在路上好好走着,是别人先开车来撞我的。你不信的话,谢医生可以为我作证……咦?”
她手指过去的地方,哪里还有谢南徵的身影?
在他们父女情深时,谢南徵就悄然离开了。
他还要去处理车祸的后续,打了个电话给淼淼,让他们不用等了,下次再过去吃饭。
淼淼担忧地问:“那你人没事吧?”
“没事。”
“那就好。”
淼淼把他的话转告给爸妈,安榕贞第一句话也是问人有没有事,听说只是车门被撞,才放下心来,又忍不住提醒女儿:“你开车一定要小心。”
淼淼接上去:“宁等三分,不争一秒嘛。”
不过,像她哥这种情况,只能说是……挺倒霉的吧。
一家三口吃完饭,坐在客厅聊天。
淼淼不时地去盯手机,她到家后给霍斯衍发了条微信,也算是交待行程,他到现在还没回复,不会是还没醒吧?
“淼淼,”谢戚明帮妻子揉着肩膀,“听说你们实验室是做医疗机器人的?”
“是啊是啊。”淼淼心底陡然生出一种荣誉感,正想着怎么把实验室好好夸一遍,就听到她爸说,“你们实验室的那位霍总实在太客气了。”
什么情况?!
谢戚明娓娓道来:“那天他不是来仁川签合同吗?本来是和我们骨科半杆子打不着的关系吧,可他却亲自送了下午茶和水果过来,打听了一通,全医院就只有我们科室有这个待遇,你说怪不怪?”
淼淼心中一个咯噔。
所以在她还无知无觉的时候,霍斯衍已经在她爸面前露过面,而且还刷了一波好感度?
“会不会是他熟悉你们科室的什么人?”在复杂的官场和生意场打磨数十年的安榕贞一下看破要害,“不然无缘无故的,说不通啊。”
“这个年轻人,仪表堂堂,谦逊有礼。”谢戚明说,“看那通身气度,不像是我们科室的同事平时能接触到的那类人。他们实验室做的医疗机器人项目,那可不得了!就目前国内现状,用于临床的主流医疗机器人都由国外引进,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技术壁垒太高,资金投入也像个无底洞,做这种项目的公司屈指可数。一旦他们实验室研制成功,那就是打破了垄断局面……”
淼淼不知道老谢同志对医疗机器人竟然了解这么深,听得都想为他鼓掌了,谢戚明说到最后,不忘鼓励女儿:“做这行不错,好好努力,前途无限。”
淼淼点头如捣蒜。
心中好不骄傲。老爸你说的这个很厉害很有眼光的男人,他在追我呢。
桌面手机屏幕一亮,淼淼看过去,她家老板大人终于回微信了。
hsy:“刚醒。”
淼淼:“昨晚熬夜了?”
hsy:“嗯。”
很奇妙的感觉。
在有过亲密接触以后,她以为多少会有些别扭的,女孩子嘛面皮薄,心思也细,总喜欢想些有的没的,可能也是因为真人不在面前,所以对话就很自然地展开了。
hsy:“周末都待在家?”
淼淼:“明天下午回去。”
hsy:“我先去洗个澡,待会视频可以吗?”
淼淼心虚地看了爸妈一眼,回他两个字:“可以。”
她站起来:“我去午休啦。”
“去吧。”谢戚明笑着说,“好好休息。”
等女儿上楼后,夫妻俩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安榕贞先开口:“谈恋爱了?”
谢戚明沉思几秒:“有可能。”
两人再次对视,眼神里含着一模一样的内容: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感,以及好不轻易养大的一颗水灵灵的白菜不知被哪个男人拱了的哀愁。
淼淼回到卧室,趴在床上,双腿立在半空,晃来晃去,想着,不由自主地想着,几十公里外的宿舍隔壁,霍斯衍在他家浴室洗澡……
小黄片是没看过的,可她看过小黄文,靠脑补出来的画面更是香艳无比,空调开到20度都没办法给自己降温。
谢安淼淼你怎么这么的……色啊!
等了十分钟左右,霍斯衍的视频邀请发过来了,淼淼点了接通。
画面一闪,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他那还沾着水珠的喉结,往下,还有两道斜上着的,线条流畅的锁骨,再往下,是蓝色深V薄睡衣都遮不住的精实肌理,以及……某个小凸起。
幻想忽然变成了清楚具象。
淼淼被这扑头盖脸的男`色迷得晕头转向,感觉鼻尖涌上一股温热,接着,什么液体掉了下来,她慌张地用手心去接——
啊流鼻血了!

情话微微甜小说第28章免费完整全文阅读

第二十八章
这可就尴尬了。
淼淼手忙脚乱地去拿纸巾。
霍斯衍刚调整好手机角度, 就看到她那边发生的情况,远程指导:“坐直身体,捏住鼻翼, 持续压紧。”
淼淼照做。
“去找条毛巾或手帕,湿冷水,敷上去。”
淼淼“噢噢噢”叫着进了浴室,折腾几分钟后,鼻血总算止住了,她对着镜子整理好自己才走出去。
“好了?”
“嗯。”淼淼点头, 觉得很有必要解释一下, “可能是最近肺热上火了, 中午还喝了我妈熬的鸡汤, 补过头了。”绝对不是因为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而流鼻血的!
“夏天饮食还是以清淡为主比较好。”
淼淼颇为认同, 可她有时候懒, 不想做饭,就去叫外卖, 而外面好吃的东西大多都是以热气为主, 她也很无奈啊。
“淼淼, ”霍斯衍趁机提出筹谋已久的计划, “我们以后一起吃饭吧。”
“好啊。”淼淼很自然地应下来。
“对了。”
“你……”
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两道声音又是交叠的。
淼淼把颊边的碎发夹到耳后:“我听我爸爸说,那天你给他们科室送了下午茶和水果。”
“是。”霍斯衍直接承认了, “顺便过去打声招呼。”
淼淼怎么觉得并没有这么简单。
“唔,”他犹豫着,似乎在甄选合适的词, “或许也是为将来……未雨绸缪?”
淼淼怎么会听不懂他的言下之意,心湖如同丢进了一粒小石子,泛起阵阵甜意:“我爸爸对你印象很好呢。”
“对了,你之前让我带回来的雨前龙井,他也很喜欢,”她说着,睁大眼睛:“原来那时你就……”开始筹谋了!
霍斯衍微扬起眉,眼梢带着几分愉悦,循循善诱:“时间还得往前推。”
淼淼继续想,灵光一闪,过去很多被忽略掉的细节,经他提醒,如数出现了:“北城那次,故人也是我?你是特地来找我的?”
她记得那晚他们在船屋餐厅吃饭,她下定决心想和他做朋友,结果他竟然是怀着那种心思?还有,回去路上,她的头发缠住了他的衬衫扣子,解开过程中他那近乎拥抱的动作,正是导致王姨脑补他们是一对闹了别扭的情侣的根源,接着连奶奶也以为她真的谈了男朋友……
在仙女庙,他们的姻缘签解出一样的结果,他当时说的是什么?
“我觉得挺准的。”
回程飞机上和他的偶遇。不,现在想想,或许并不是偶遇。
还有这些年来,他一直保留着她的号码。
这么多的迹象,她竟到此刻才一一梳理清楚:“为什么?”
从花语咖啡馆的重逢开始,再到他一步步接近自己,中间是有时间差的。
霍斯衍无声叹息:“之前我以为你有男朋友。”
什么?!
淼淼又被惊到了:“谁告诉你的?”
“你哥。”
霍斯衍记得那是一个雪夜,他从实验室出来,碰巧撞到谢南徵站在电梯前讲电话,无意中就听到这句话:“好了淼淼,我待会还要去忙,就先这样吧。”
他本不以为意,晚上还要留下来做病例分析,在这之前,得随便去找个地方解决晚餐。电梯门开了,他和谢南徵一同进去,忽然听到一道并不生疏的清软嗓音从对方手机里传来:“行吧你去忙,我找我男朋友玩儿去。”
当时就觉得眼前天昏地暗了。
病例分析自然也没有心情去做,回到公寓,掏光了周逢玉存下的好酒,一夜醉到天明。
淼淼了解了误会的过程,趴在桌子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断断续续地说:“那个,我哥没说错,我、我确实……有个……‘男朋友’。”
霍斯衍垂下视线,眼神微黯,随即正色道:“我不介意你有过男朋友。”
并不是介怀,只是多少感到遗憾,她的那段过去是和别的男人有关。
淼淼本想解释清楚这所谓的“前男友”是怎么回事,可见霍斯衍一副认真郑重的模样,又生生地忍住了,他撩人的段数太高,她兵败如山倒,干脆就把这个小秘密当杀手锏,给他一个惊喜好了。
或许,可以考虑找个合适的机会约“前男友”回国叙叙旧?
聊了半个多小时,淼淼担心霍斯衍的胃受不了,催他赶紧去吃点东西,视频挂断后,她又检查一遍,鼻子没有再出血了,重新爬回床上躺好,预备午休。
在家的日子很是舒服,时间也过得格外快,周日下午,脸色红润的淼淼就要回高新区产业园去了,由于她开回来的那部奥迪跑够了里程数要送回4S店保养,所以是安榕贞送她过去的。
将暮未暮时分,母女俩大包小包地上了五楼,淼淼刚从包里掏出钥匙,隔壁的门就打开了,霍斯衍走了出来。
看到安榕贞,他似乎也有些意外,不过很快神色恢复如常。
淼淼留意到妈妈若有似无地打量着霍斯衍,暗叫不妙,她硬着头皮出声:“妈妈,这就是我们实验室的霍总。”
看向他,“这位,是我妈妈。”
“伯母,您好。”霍斯衍从容沉静地打招呼,“我是霍斯衍。”
“你好。”安榕贞全然是一副面对年轻小辈的语气,瞥一眼低头看地面的女儿,“淼淼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没有的事。”霍斯衍笑着说,“淼淼帮了我很多忙。”
安榕贞也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淼淼像只架在火上烤的蚂蚁,急得不行,她修为太浅,完全没注重到这简单几句对话中,藏着暗潮汹涌,两个高手还在不动声色地过招,她一心只想翻钥匙,终于找到了,一气呵成地开了门,将她妈妈推进去。
然后,对着门外的霍斯衍抱歉笑笑,关上门。
“妈妈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安榕贞从卧室、厨房到卧室,四处看过:“你这住宿环境还不错。”
“是啊。”淼淼答非所问,“右边还住着另一个师兄,也是A大计算机系的。”
安榕贞喝了一口水,好笑道:“我又不好奇你隔壁还住着谁。”
淼淼:“……”她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安榕贞不再继续那个话题了,她放下水杯,开始帮女儿整理包里的东西,食物放进冰箱,衣服送进衣柜,淼淼小尾巴似的跟在她身后:“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些事我可以自己做。”
“你长再大,在我眼里也是小孩子。”
淼淼鼓起脸颊,无从反驳。
安榕贞关掉衣柜门:“好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下去。”
“不用。”安榕贞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幽幽地朝她看过去一眼,“记得做好防护措施啊,别还没毕业就弄出人命。”
气血瞬间逆行全冲上了脸,淼淼臊得都要跺脚了:“妈妈!”
这说的都什么跟什么呀?
“我走了。”
淼淼追了几步出去:“到家给我发条信息。”
安榕贞朝她挥挥手,进了电梯。
淼淼回屋,去浴室洗了把脸,用化妆棉擦干,轻拍两下,刚走出来,就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她以为是妈妈落下什么东西回来拿,结果门一打开,站在外面的是霍斯衍。
“煮了绿豆糖水,要尝尝吗?”
虽然他没明说,可淼淼也知道,这糖水是特地为她煮的,用来清凉败火的。
一番心意当然不能辜负。
淼淼再次没有经受住诱惑,坐在了霍斯衍家的客厅,他从厨房端了两碗绿豆糖水出来,她捧起来尝了一口,绿豆熬得糯糯的,绵软可口,很快就喝掉了大半碗。
“味道怎么样?”霍斯衍问。
“好喝。”淼淼笑意盈盈,“很甜。”
霍斯衍一愣,他并没有放多少的糖,怎么会……很甜?捕捉住她眸底那抹潋滟柔波,马上就心领神会了:“我也觉得很甜。”
“还要来一碗吗?”
“好啊。”
普通的绿豆糖水,也被他们喝出了浓情蜜意的味道。
喝完糖水,淼淼又顺理成章地留下来吃晚饭,吃完后和霍斯衍一起去楼下散步,九点多她才回到宿舍,甜滋滋地洗完澡,小乔发来微信,邀她一同去大战王者峡谷。
三胜三败,平局。
不知不觉夜深了,淼淼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就跟小乔说不打了。
她消息刚发出去,手机震了一下,是霍斯衍发的微信。
hsy:“早点休息。”
淼淼回了个“晚安”。
那边小乔战红了眼,说还要打最后一把,她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刚选完英雄,霍斯衍的信息又来一条——
“这次没有【亲亲】了?”
淼淼:“……”
不敢了,惹不起。万一这次他翻阳台过来亲她怎么办?
她发了个【月亮】过去。
小说大全开始。
淼淼这把玩的是奶妈辅助蔡文姬,一个萌萌的小萝莉,上中下路都不需要她,一靠近对方就用系统语音“开始撤退”赶人,小乔拿的是打野李白,手速太快她跟不上,于是只好委屈巴巴地躲在草丛里玩泥巴。
对方打野孙悟空发育到四级,有了大招,静静摸进草丛,看也不看她一眼,从她身上穿过,举着棍子去敲清兵的小鲁班了。
鲁班用闪现技能慌忙逃窜,最后还是被敲死在自家塔下,光荣送出一血,愤而发消息:“蔡文姬你眼瞎吗?!”
可爱淼淼(蔡文姬):……怪我咯。猴子速度快得像龙卷风,她哪里挡得住?
小说大全进行到七分钟,败局已定,小乔的李白哪怕发育得最好,可也难以力挽狂澜。
敌人带着兵线即将攻上水晶了,淼淼的蔡文姬刚从泉水复活,她又收到了霍斯衍发的第三条消息。
hsy:“不要熬夜玩小说大全,快去睡觉。”
淼淼环顾四面,疑心霍斯衍在她这边装了针孔摄像头之类的,不然怎么会连她在玩小说大全都知道?
她赶紧回复:“就睡了!”
小说大全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输了。
睡前,淼淼去刷了一波朋友圈,看到谢南徵发的他那辆无辜受了牵连的黑色奔驰的照片,给他点了个赞,又戳进对话框,敲了一行字进去:“明天你怎么去上班?”
谢鹦鹉:“打车去呗。”
淼淼:“本来可以把我车借给你的,不过送去保养了。”
谢鹦鹉:“这么晚,你还不睡?”
淼淼:“你好,我是淼淼的男朋友,她已经睡着了。”
谢南徵看得哭笑不得:“小戏精一个。”
他把看了一半的医学书合上,也打算熄灯睡觉了。
次日清晨,天色还蒙蒙的,谢南徵就起了,吃过早餐,他刚走出小区门口,一辆嚣张的全球限量款火红色玛莎拉蒂就开过来,停在路边,车窗缓缓摇下,孟临星那张布满朝气的脸出现在他视野中。
“谢医生,早啊。”
谢南徵觉得他们最近遇见的次数频繁得有些超乎平常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孟临星理所当然道:“我来接你上班啊。”
她的理由顺口拈来:“我这不是撞坏了你的车,一直心怀愧疚,整夜都没睡好么?你没了车,上班多不方便,要是迟到了,万一病人忽然出了什么意外……人命关天啊谢医生!”
“快上来啊,这里不能停车的,”她双手合十,可怜兮兮的,“再吃一张罚单,我这个月就没钱吃饭啦。黄医生也说,我情绪不能激动的……”
信她的话才有鬼。
鬼使神差的,谢南徵拉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麻烦你了。”
“好说好说。”孟临星启动车子,“应该的嘛。”
开出一段路。
谢南徵眸色复杂地看着从窗外呼啦一下超过去的电瓶车,实在不忍心让这部以速度出名的跑车受到这种欺侮,开过一个路口,他让孟临星靠边停车,然后自己换到主驾驶的位置。
孟临星松了一口气:“你看我手心都出汗了。”
谢南徵并不想跟她说话,怕刺激她情绪。
一路相安无事到了仁川医院。
谢南徵道谢后,不忘提醒一句:“以后不要独自开车上路。”
孟临星耸耸肩,表情还挺委屈:“你是第一百零一个这么跟我说的人了。”
谢南徵心想:我该回句,在下很荣幸吗?就你这车技,开到路上,那就是害人害己,报复社会!
她又说:“我特地一大早起床去接你上班,你晚上请我吃顿饭不过分吧?”
“谢医生,谢医生~可以吗?”
谢南徵:“……可以。”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
谢南徵来不及说什么,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屏幕上出现一串生疏的本市号码。
孟临星笑得像只小狐狸:“这是我号码,你存一下,随时联系哦。”
她又凑过来:“名字的话你可以存小星儿,或者我的小名梦梦也行。”
谢南徵存了她的全名,孟临星看了挺失望的样子:“等你忙完了给我电话。”
她说完,施施然地走了。
谢南徵笑了笑。
在去办公室的路上,他回想着早上的事,迟钝地发现,自己似乎……被那个小魔女套路了。
***
黄昏时分,下班的谢南徵和孟临星在医院四周的餐厅吃了饭,谁知她中途说要去洗手间,结果偷偷去结了账,回来还厚着脸皮理直气壮地通知他:“你这下欠我两顿饭了。”
谢南徵无话可说,只能任凭她宰割。
另一边,淼淼的晚饭也是和霍斯衍一起吃的,吃完后从饭馆出来,天色已黑,众星拱着一轮满月遥遥出现在夜空。
花前月下,天南海北地聊。
淼淼想起阳台的灯坏掉了,要去买新的灯泡来换,她和霍斯衍进了一家超市,挑好同型号的灯泡,还多买了一个粉色的灯罩,是他付的钱,拎袋子的也是他。
买完东西出来,两人并肩走着,地下跟随的一双影子亲密极了。
霍斯衍渐渐地落后了几步,又跟了上来,淼淼感觉到他微凉的手碰了碰自己的手背,紧接着,轻轻地握了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  见未来岳母,高手过招。
淼妈:记得做好防护措施啊
霍先生:感谢未来岳母开恩,可我现在还没有正式名分。
可怜的霍先生想不到的是,女朋友后面还有个“前男友”在等他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霍斯衍谢安淼淼小说全文结局情话微微甜小说第27章免费完整全文阅读 ”全部内容,欢迎下载客户端阅读完整版全文!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