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主角叫苏顾言凤时锦小说罪后难宠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主角叫苏顾言凤时锦小说罪后难宠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07

主角叫苏顾言凤时锦小说叫《罪后难宠》是近日火热的一本穿越小说,罪后难宠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共享,凤时锦觉得那个冬天很冷,手脚冰凉,透到了骨子里。冬天很漫长,下了不少的雨。 雨丝轻飘飘地落在平静的湖水中,湖面似乎快要凝聚成冰了,一丝一毫的涟漪都没有。荣国侯府里,传来孩童一声更比一声猛烈而难过的孩童啼哭声。那声音都哭得沙哑粗噶了还不能停止。

苏顾言凤时锦小说免费阅读

凤时昭大骂:“你这贱人!”
凤时锦笑:“我是贱人,我在你面前一无全部,你觉得我还有什么是可以失去的?我不像你,你拥有一切,你失去不起。”凤时昭闻言脸色一变,“我回来了,丧家之犬一样落魄的我还会怕你吗?”她凑近凤时昭,望进她的眼睛里,“你恒弟的死要我偿还,那我娘的死呢,是不是我纵化作恶鬼永生永世也不该放过你?”
凤时昭的手腕被凤时锦抓出了血,她养尊处优哪受过这种伤害,又愤怒又慌张,道:“你放手!”她另一只手往凤时锦脸上刮去,那尖尖的指甲在凤时锦脸上划出几道红痕,怒不可遏,“我会让你后悔莫及!”
凤时锦不怒反笑:“你有本事就来,你以为我怕你……”
“砰!”
凤时锦话没说完,柳云初猛地瞪大了眼睛,只见凤时昭狗急跳墙地抓住凤时锦的头便用力一下往旁边的廊珠子击去。这一记闷响让人心惊肉跳。
凤时锦瞠了瞠眼,额头上霎时一抹艳血。凤时昭趁机得以抽身出来,连忙跳开两步,手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腕,狠辣之色现于脸上。
柳云初没见过女孩子打架,起初愣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插手,眼下一见愤然而起将凤时锦扶住,一手抓着欲离开的凤时昭的衣角,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狠心!你是想杀了她吗?!”
凤时昭回头,才想起边上还有柳云初这么个碍眼的,面色几变后恢复风和日丽,将满手鲜血的手腕横在柳云初眼前,柳云初马上不忍直视抬起抓她衣角的手去挡住自己的视线,凤时昭轻视地笑了两声道:“胆小如鼠。你看见了,我这伤是她弄的,就算你说出去也是她的不该。”她看了看陷入迷糊的凤时锦,“凤时锦你给我记住了,你我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凤时锦昏过去之前,喃喃着。
柳云初手忙脚乱地抱着她,摇摆了一会儿也不见醒,他还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六神无主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只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一遍遍叫道:“凤时锦你醒醒!你快醒醒!”
凤时锦没有搭理他,她就像是一朵被拔出了根茎的花朵,柳云初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渐渐枯萎。嗯,当时他所能想到的最恰当的比喻就是这样了,越想越失落越想越难过,急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柳云初已经忘了,自己和凤时锦是多么不对头的冤家。他把凤时锦小心翼翼地放靠着廊柱,满头大汗道:“你别急,我这就去叫人来!”
待那股痛劲儿缓过去了之后,凤时锦觉得脑仁儿依旧在晃,但已然清醒了许多。她闭着眼睛,就在柳云初起身之际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裳。柳云初定睛一看,欣喜若狂,又连忙蹲下来,道:“你醒了吗,太好了……早知如此我该早说要去叫人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忒吓人!”
柳云初见凤时锦额头上的血迹触目惊心,想伸手去碰又怕弄痛了她,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你头上的伤要马上包扎,不然会流更多的血的!”说着就慌张地从怀里掏出一缕手绢,毛毛躁躁地把她的伤处包起来,“我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效果……”
凤时锦动了动眉头,抬手摁住手绢,无声地歇了一会儿。飘散在凤时锦和柳云初中间的是久久的沉默。
良久凤时锦睁开眼,侧头就看见了他,道:“你怎么还没走?”
柳云初默了默,转身就走下台阶,道:“凤时昭也太欺负人了,我这就去告诉夫子,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那你还是回来吧。”凤时锦幽幽道。
柳云初杵在屋檐下,阳光白灼,蓦然回头,一双眼睛黝黑分明,“你不准我说?她都打人打到国子学里来了。”
凤时锦冲柳云初招了招手,柳云初迟疑了一下还是三两步并上前,她看了看自己手指上还未凝固的血迹,扯了柳云初的里衬衣角就把血迹揩在了他的衣服上,若无其事地说:“不是预备了一早上么,考核就快开始了吧,今天算你运气好,你赢定了的。”
凤时锦脸色很苍白,露出的一抹笑脸虚幻得若有若无。柳云初听她那么说,反而心里堵得慌。他问:“你为什么不准我说?”
凤时锦头晕得厉害,强自定了定神,道:“关你屁事。”她往廊柱上靠了靠,随后云淡风轻地抽出发簪,三千青丝倾泻,她耐心地将一丝一缕捋顺然后重新一丝不苟地挽起来。
柳云初有很多的疑问,有关她的身份,有关她从前经历的那些传闻,可是他问不出口。他知道就算问出口了,凤时锦也不会回答他的。
后来每一组的学生都相继进行了考核。凤时昭鉴于柳云初目睹了事情的经过,也没将事情闹大,在凤时锦和柳云初上场的时候,她捏着嗓音道:“素问国师大人宠爱他的徒弟,今日这一考核怎不见国师大人前来,也好看看他的爱徒学到了何种程度。国子学乃大晋的最高学府,并不是人人都能进的,今日国师没来想必是知道他的徒弟也不会学出个什么名堂,只是给他丢脸罢了。”
柳云初回了一句:“又不是丢你的脸,你这么紧张作甚?这国子学美其名为最高学府,可你我都心知肚明不过是像你我这样的官家子弟进来学习的地方吧,学渣多的是又不差这一个两个,你这样说搞得你似乎很清高似的,你行当年科举考核的时候你怎么就排名倒数第二了呢?”
倒数第一不必说,自然是柳云初。
只是柳云初这一席话说出来,让凤时昭着实脸上无光。

罪后难宠全本章节全文阅读

凤时锦和柳云初面对面坐着,两人中间的桌面上放着一页白纸,白纸上写着他俩即将展开的话题。她唇色发白,对柳云初竖了竖大拇指,题不着边地说:“看你今日的口才,是势在必得了。”
柳云初不怎么喜悦道:“势在必得我也不喜欢趁人之危。”
夫子开始宣读第一个问题:“请问太祖皇帝一统大晋时推行的治国策略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凤时锦揉着头沉默,柳云初惊道:“不是考《论语》吗怎么又在考《史策》了?”
板正的夫子看他一眼,道:“学问无明界,柳世子只管回答便是。”
柳云初绞尽脑汁想了一阵再瞄了凤时锦一眼,道:“不知道,下一题。”
夫子又开始读下一题,读完以后凤时锦依旧揉头,柳云初依旧沉思,夫子便问:“你们谁先回答?”
凤时锦伤神地手指着柳云初:“回夫子,他丑他先回答。”
柳云初:“……”他奋起回之,“我哪里丑,你才丑!”
一行考核下来,两人问题没回答几个,抬杠是不少,夫子连连出声制止:“柳世子,请注重你的言行举止。”
柳云初注重到凤时锦脸色越来越苍白,脸颊有汗珠滚下,他心烦意乱道:“还考什么考,我不考了!你们让她赢好了!”
夫子斥责道:“胡闹,学问一事岂可儿戏。”
为了给柳云初一个台阶下,后夫子再问一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柳云初和凤时锦抄了这么多回经史不可能不知道。答案几乎就脱口而出,柳云初却死死咬着不肯松口,他内心做着激烈的斗争,最终说道:“夫子,让凤时锦先回答。她要是回答上来,我就认输。”
凤时锦全然听不进柳云初在说什么,她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很多画面像是要从裂缝里拼命钻出来一样。
对面柳云初冲她说道:“凤时锦,你说吧,这个大好的机会爷让给你。”大不了他几回考核都通不过,明年再重头来过,反正他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见不得对面的凤时锦这么……难受的样子。她一定也很想赢的。
凤时锦抱着头,听柳云初对她大喊:“凤时锦,你回答啊!”
天空中飘着雪,细小的雪花落在地面上就已经融化了。湖水冰凉彻骨,叮咚一声她就被沉没……白袍少年在水中向她游来,那漆黑的发丝飘散在水中,映衬着举世最温润的眉眼……
“凤时锦!”
凤时锦想起这些,再抬头时,看向苏顾言的方向,仿佛看见了那个温润的白衣少年,她咧嘴对他笑了一下……再回神来看柳云初时,柳云初急眼地对她说:“凤时锦,这个问题我保证你知道答案的,你要是回答不出来就死全家!”
凤时锦颤了颤手,竖起大拇指:“我全家早就死光了,你赢了……”
再然后,她记不清了。只感觉,眼缝的空隙间,有人匆匆朝她跑来,青灰色的衣角掩下一片阴凉。
柳云初看见对面的凤时锦缓缓倒地,就倒在他的面前。场面哗然,然后有点混乱。他也意识不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等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他的手被安国夫人紧紧抓在手心里,告诫他:“不要生事。”
而凤时锦也已经被人抱起。抱起她的男人,青灰色的长袍,身影高大修长,来的时候宛若一道清风,容颜英俊,目色清冷。他抱着凤时锦转身走出学堂,走过院子里的盘桓老槐树,肩上发丝迎风微扬,阳光遗落袍角,如青天白霜。
国子学的这一小考核对于柳云初和凤时锦来说,最终不了了之。他俩连一个问题都没回答得上来,也没分出个胜败。凤时锦被君千纪带走以后,夫子还特地给了柳云初一个机会,道:“凤时锦同学有恙先行离开,剩下的题柳世子若是知晓答案的话,回答正确也同样可以通过考核。”
安国夫人太了解自己儿子的尿性了,沉默地拍拍柳云初的肩膀,说道:“回家吃饭吧。”
柳云初烦闷无心地挥挥手,对夫子道:“我不考了,同窗有恙,我趁人之危算什么君子之风,没通过就没通过,大不了明年从头再来。”说罢和安国夫人一手牵着自己的小妹妹,转身离开了国子学。
小妹妹天真地说:“云初哥哥,原来你在学堂里这么的帅。爹爹说人可以没有文化但不能没有风度,我觉得哥哥你做到了。”
柳云初挺了挺背脊:“是么,哥哥也觉得自己很帅。”
凤时锦觉得那个冬天很冷,手脚冰凉,透到了骨子里。冬天很漫长,下了不少的雨。
雨丝轻飘飘地落在平静的湖水中,湖面似乎快要凝聚成冰了,一丝一毫的涟漪都没有。荣国侯府里,传来孩童一声更比一声猛烈而难过的孩童啼哭声。那声音都哭得沙哑粗噶了还不能停止。
大夫们进进出出,十分忙碌。
她跪在湿润的露天院子里,院子里的花草树木萧瑟,绿意枯败,膝盖僵掉了,浑身也被雨打湿,冷得哆嗦。旁边和她一样还跪着一个妇人,妇人穿得朴素,一张典型的美人脸,脸上镶嵌着一双极美的丹凤眼,只是风情被岁月磨蚀,在眼角画上了一道道浅浅的皱纹。
那是她娘。
荣国侯府里全部人都知道,她娘不是出自名门闺秀,也不是小家碧玉。她娘是荣国侯当年出征北戎的时候从马蹄下捡回来的女人,一个被充当军妓的女人,只是恰巧被荣国侯给看上了而已。
所以全部人都轻贱她们,也是理所应当的。
夫人身子单薄,脸色和嘴唇都被冻得发紫。凤时锦靠过去,用自己纤细的手臂将她圈起来,抱进自己怀里。
她知道错了。凤时恒去年冬天落水是因为她,那时凤时恒把她当马骑,一手用鞭子套着她的脖子,一手用马鞭鞭着她的身子。她是脑袋被门夹了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载着凤时恒往冰冷的湖里冲去。那时她什么都没有想,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和凤时恒一同葬身在湖水里。

以上就是小编为喜欢的读者,带来的主角叫苏顾言凤时锦小说罪后难宠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追书的朋友,不要错过。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