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殄官赐福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殄官赐福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1-02

一本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殄官赐福出色章节免费阅读小说,常人的一生会碰到形形***的人,而我这一生碰到的却是各种各样的尸体。其中有含恨而死的女尸、终生不得志的男尸、被人暗害而怨气难平的泡浮尸以及煞气冲天的阴尸。在龙王庙水域破掉“困龙局”后名声大噪,但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面对重重困难,我究竟该何去何从……

殄官赐福出色章节

我的老家叫河口村,这里由于紧挨着黄河,所以村里有很多年轻人便经常下河去拉一些黑活。这所谓的黑活不是说撑舟渡船而是——捞沙。

捞沙并不是说捞黄河中的泥沙,而是捞这河中的宝贝。由于这活并不光彩,所以行里的人一般都称自己为“捞沙人”。

这黄河岸边的村落里几乎都有捞沙的队伍,由于当时政府管制不严,所以这私下捞沙便也没什么人来管,久而久之这些捞沙队伍竟然也成了气候。

捞沙队伍里分工很明确,有负责寻沙踩点的、有负责撑船捞沙的、还有专门为其洗沙和存沙的、当然也有人专门负责去送沙。

说到这可能有人会问了,这里分工明确可他们究竟是做什么的呢?这寻沙、洗沙、送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这所谓的沙便是河中的宝贝。这黄河虽说是华夏名族的母亲河,但是她从古至今都布满了神秘,而且死在她手里的亡魂也不计其数,所以这河中便也埋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宝贝。

在当时,黄土高原上的古董市场中的宝贝大多都是来自于淘沙工之手。他们低价从淘沙工手里买下宝贝之后再高价卖出去,所以当时淘沙工的生活也非常的凄苦,所以他们为了生活只能拼命地去同黄河搏斗。

所谓的寻沙其实就是踩点,这些人往往对这四周的人文地理都非常精通,所以他们知道这波涛汹涌的黄河中究竟哪里能找到宝贝。

洗沙,顾名思义就是清洗这些从河里捞出来的古董。早以前人们并不懂得该如何清理这些污垢,只是通过洗衣粉来刷洗古董的表面,由于洗衣粉的腐蚀能力太强很轻易就破坏了河中的宝贝,所以当时的洗沙工也着实是毁坏了不少的好东西。

存沙其实是于洗沙并存的,往往洗沙工一般都担任着存沙的责任。所以,在洗沙工的家里都会留有一个又深又宽敞的地窖来存放这些东西。

要说整个淘沙工的工作链中,最重要的就要说这“送沙”了。这送沙人可就决定了这整个淘沙队伍的收入,可是由于当时淘沙工人的学识水平普遍较低,所以他们一般都拿不到合理的价格,他们只能尽其所能去求那些古董们加价,以图温饱。

在那个年月,黄河上的淘沙匠们由于没有什么安全保护也没有专业的技术,所以每年都有许多淘沙匠要命丧于此。

中国人向来将就个入土为安,所以淹死在黄河中的尸体一般要捞上岸来进行土葬。当然了,这黄河凶险异常,一般人哪敢轻易下河,所以随着淘沙队伍的不断壮大,另一种职业便也悄然形成。

这种职业便是“捞尸人”,行话也叫殄官。这黄河边上的村庄虽然捞沙队伍众多,但是职业殄官却只有我们河口村一家有。

殄官这是吃死人饭的,他们虽说是手艺人但是这手艺究竟不光彩。而且这些人由于长年与死人接触,所以村里的人大都对他们敬而远之,所以殄官们一般都会孤独终老。不过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们虽然孤独但是挣得钱却不少。基本上村里能修的起砖瓦房的,大多都是这些殄官。

你可别小瞧那些砖瓦房,在那个饥荒的年代里,村里的房屋大多都是毛草屋、土胚房和窑洞,能住的起砖瓦房的那绝对是有钱人家。不过,能盖得起砖瓦房的人家大多都不再从事捞尸一职了,所以这捞尸人尽管很赚钱,但是渐渐地也变的稀少了,而流传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却也变得越来越神秘,越来越邪乎。

我家住在河口村的中心而且背靠大山,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由于我们家距离黄河边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自爷爷那辈开始我们便不再下河,而以种地为生。

说道这可能就会有人问了,那你的爷爷曾经是不是也下河掏过沙呢?

这个问题我也曾经问过我爷爷,但是爷爷总是以各种理由和借口将这事给搪塞过去了,不过爷爷越是这样我越是好奇。问爷爷问不到那就问我的父亲,可是每当我问道这个问题的时候,父亲总是一脸怒气地将我臭骂一顿,让我不要再追究这些成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爷爷和父亲的故意隐瞒让我对这真像是越来越着迷。终于我在奶奶那里得到了答案。原来爷爷曾经并不是什么淘沙匠而是那神秘的殄官,只不过爷爷第一次下水便碰到了一件邪乎事,也就是这事导致爷爷放弃了殄官这门手艺而选择了种地,而且他也因此对这件事那更是闭口不谈。

爷爷当殄官的时候还没有迎娶奶奶,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像爷爷这般壮劳力不是被拉去当兵就是被拉去做了苦力。据爷爷说,他有三个哥哥全都被拉走当兵去了,而他则在军队拉壮丁那天被他的父亲给藏在了屋后的玉米垛里才幸免于难。

那时候,军队来村里拉壮丁不仅要带走人,还要拉走你家的粮食和牲口。虽然军队在事后会给家家户户留一些钱,但是这些钱对于乡亲们来说却是杯水车薪根本不够生活,所以在那个年月天天都有受不了生活的压力而跳河***的,所以殄官这个职业在那几年也算是个热门行业了。

爷爷的哥哥们被抓走了,所以这家里生计便落在了爷爷和他父亲的身上。爷爷的父亲是个老烟斗,在爷爷刚刚***的那年便因肺病去世了。他父亲的去世,直接就导致家里的生活重担压在了爷爷的身上。爷爷迫于生计的无奈,便只好下河去讨生活。而现在,我们说的便是爷爷第一次下河的经历。

殄官这名虽然听起来不怎么样,但说到底也算是们技术活,所以想学这门手艺就必须要拜师迎门。这所谓的拜师迎门,说白了就是花钱学手艺。

要说河口村里能捞尸的工匠着实不少,但要说能算的上殄官的却只有村东头的鬼眼王。据奶奶说,鬼眼王天生得一双阴阳眼,这双眼一大一小、一黑一白甚是吓人。

不过吓人归吓人,当时我们河口村四周的全部捞尸匠可都得听他的,而且无论这泡浮的尸体如何作恶,都能在他巧妙的指点之下解决。鬼眼王从不下水,但是他捞出的尸体却不在少数,所以人们对他是既敬又怕。爷爷想在这河口村做殄官就必须得拜他为师,可是这自古能人多作怪,鬼眼王也不例外。

他在收徒的时候都会让拜师人亲自去河里捞一具尸体上来,以此来检验他到底适不适合吃这碗饭。所以,爷爷想去拜师,不仅要行这迎门礼而且要亲自去黄河中捞尸。当然了,鬼眼王也不可能让爷爷独自一人去河里捞尸,而是要他跟着捞尸队伍去出活。

巧的是爷爷拜师那天邻村刚好有人跳河***了,鬼眼王去出活的时候便将爷爷也一同带去,以此来考验爷爷。可谁成想,这第一次出活就给爷爷的心里带来了如此大的阴影。

第一次出活,爷爷心里难免有些紧张。他离别自己的母亲,简单地收拾了收拾行装后便跟随着捞尸队伍向邻村进发。由于捞尸这行当本就不怎么光彩,以至于年轻人都不怎么愿意从事这行,所以这捞尸队伍的整体年纪都很大,而且他们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些光棍。爷爷混在这其中,便也算得上是新鲜血液了。

在前往邻村的路上,那些捞尸匠们便经常以爷爷来打趣,拿一些恐怖故事来恐吓爷爷。由于爷爷当时年幼,经过这几个老油条这么一扇忽,还真吓得够呛。不过好在今天是鬼眼王领队,这也算给爷爷吃了一颗定心丸吧。

在那个年月是没有什么交通工具的,所以捞尸队伍出活也一般都是靠自己的两条腿去走。不过好在这里的村子都相距不远,一上午的路程便也赶到了。

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捞尸匠们是不答应来到雇主家探门的,所以爷爷一行人便直接来到了河边预备下河捞尸,捞尸匠们预备好了船只后便喊来了鬼眼王。

鬼眼王看了看眼前黄河,不知为何皱了皱眉毛。他从口袋里取出两尺红绳然后递给了爷爷,说道“这趟河可不简单啊……你确定要下吗?”

爷爷不知鬼眼王的真实意图,以为鬼眼王是在刻意考验他,便不假思考的笑道“我既然想要吃这碗饭,就得下河不是?”

“那你真的预备好了?”

爷爷点了点头,笑道“我从小就在这河边长大,也识些水性,所以您就放心吧。”

鬼眼王见爷爷如此坚持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嘱咐爷爷把这红绳系在腰间,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让这红绳沾水。

爷爷点了点头,将那红绳系在腰间后便向那捞尸队伍走去。由于鬼眼王是从来不下河的,所以这岸上的事宜便由他来完成。

鬼眼王从他的布包中拿出了一沓纸钱、两只白蜡、三支清香以及一只铜铃。预备好这一切后,鬼眼王看了一眼身边的雇主,问道“逝者何人?”

“嫂嫂。”

“哪里人士?”

“本村人。”

“行前有无备衣?”

“这……似乎是……一件红色的夹衣。”

“生辰?”

“这个……四柱纯阴……”

“四柱纯阴……不好弄啊。这样,你把她生前用过的枕头拿来。”

“这……这不好吧。”

“纯阴之人易招受邪气……我们捞她倒不难……只不过捞上来的后果可得你自己承担……”

“大师……您这是什么话……您……”

“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守寡多年而且……生活不易……”

“对,哥哥走的早所以……”

鬼眼王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我管不了你们家的那些破事……不过你要不想折寿倒霉运的话就按我说的去做,如若不然……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别别别……王大师我听你的就是……”

鬼眼王点了点头,拿起手边的纸钱向天上撒去。

“阳魂误入阴川道,歧途迷路求反行;钱财已备望开恩,四鬼切莫来扰行;扰道莫怕阴兵至,出水入土求开恩;生前往事死后晓,入土为安再长生;老主莫念凡尘事,道理轮回天自知;净水破街土垫道,望请苦主踏步来……行咯……”

鬼眼王站起身来,将那铜铃在三株清香旁左右各绕三圈,然后将其拴在了船尾。

“时辰不早了……起船……”

鬼眼王的话音刚落,那捞尸队伍便用船浆一顶,木舟便慢慢悠悠地向那黄河中心游去。鬼眼王眼看着那叶木舟渐行渐远,他双手一背站在河边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殄官赐福全文阅读

鬼眼王看着爷爷一行人下了河,他沉沉地叹了口气。

半晌,那雇主提着一口麻袋“哼哧哼哧”地跑了过来。鬼眼王看着那破旧不堪的麻袋半晌没有言语,他也没有接过那麻袋,只是盯着那麻袋发呆。

雇主看鬼眼王神色怪异,便迷惑道“您……怎么了?”

鬼眼王略微地叹了口气,说道“守寡以后她没少受你们家人欺负吧!”

那雇主也是面露尴尬之色,笑道“这……您这是哪里的话。”

“我让你拿枕头来,你却给我拿来这么一个破麻袋,难道说她生前连一个枕头都没有吗?”

雇主也没有说话,只是略微地陪笑。霎时间,整个岸边的气氛便冷到了冰点。

鬼眼王接过那麻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柄铜制剪刀裁开了那麻袋。他抓起一把地上的香灰装在口袋里,然后将那铜剪也一并放进了口袋里。

“她生前的怨气太重,恐怕死后于你家不利。”

“哼……我就知道这克夫婆娘就不是个好东西,你死就死把还来连累我们家人……真是……”

“口下积德吧……阴时生人假如碰到贵气便会招揽钱财,你们这么虐待她简直是在浪费啊。”

“哼……什么揽财啊。自从她进了家门,我们家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哥哥的身体从小就好,可谁成想她进门的第二天哥哥就暴毙身亡了,我们……”

“哼……你哥哥那是自作自受,我来之前可打听过了,这媳妇可是你们花钱买来的,所以你哥哥有那样的下场,完全是报应。我刚才抛开这枕头,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变的阴潮,所以我想今天的捞尸一定不顺利,而且只要起尸,你家必遭灾变。”

鬼眼王为人直率,所以他嘴里的每一句话都是沙里澄金的干货。那雇主听鬼眼王这么一说,便猛地打了一哆嗦。

“那……那我们不捞她成吗?”

鬼眼王摇了摇头,笑道“自古人们就讲究个入土为安,她的尸首假如在水里的话她就没法去阴间报道了。到时候,她要缠着你家不放……那……”

那雇主本身就心虚,再加上鬼眼王这么一恐吓,冷汗顺利便从额头上流了下来。他一把抓着鬼眼王的手,一边颤颤巍巍地说道“您……您可一定要救我们呀……您一定有办法的……您……”

鬼眼王一脸嫌弃扒拉他的手,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这一家子人也该吃点苦头了。”

“我改……我一定改……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您一定得救救我啊。”

鬼眼王看着脸色铁青的雇主微微地叹了口气,说道“唉……也罢,既然你找到了我,我就得想办法给你破这灾,不过……”

“您放心……钱不是问题……您……”

鬼眼王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不是说这个,所谓阴时生人,她身上的阴气肯定很重,死后假如留有怨气的话恐怕要成煞。这煞可不轻易对付,想消灭她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所以我只能找她谈判,至于成与不成那可就得看你们的命了。”

“谈判……您……您有把握吗?”

鬼眼王摇了摇头,伸出一根手指头。

“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与煞谈判我还是第一次,所以我保守估计只有一成的把握,不过你现在也别害怕。先拿着这枕头埋在你家的门槛之下,我能保你一夜的平安,不过夜里零时以后,无论碰到什么事都千万不要出门。”

那雇主微微地点了点头,几声简单地道谢后便双手抱着那枕头向家里跑去。

当然了,奶奶所知道的这一切也都是听爷爷叙述的。我想,这话语之间爷爷应该也没少添油加醋,不过这些也无从考证了。

一同下河的有两只木船,这两只木船上共有8个人,这8个人一前一后向河中心进发。前船站着5个人,后船连着爷爷站着3个人。由于爷爷是第一次下河捞尸,所以鬼眼王便安排爷爷在后面这条木船上接应。

两条小船缓缓地向河中心的小石台旁滑去,这小石台名叫“龙眼台”,是黄河中心的一块裸露出来的大石头。这石头很大,它两边宅中间宽而且正中间有条贯穿石台的裂缝,远远看去就像这黄河中的一只眼睛一般。

有趣的是,这段河的上游无论是投河自尽的死尸还是不小心丢下的衣服,在流经这里的时候都会卡在这“龙眼”的缝隙内。所以,捞尸匠们在这段河中捞尸的时候,只需要在这里寻找便可。

随着木舟渐渐地接近石台,爷爷便看到一块红布漂浮在那石台中心。前船人将木舟缓缓地滑过去,用麻绳将那木舟固定后便站上来石台。由于爷爷的木船是用来盛放尸体的,所以爷爷便没有上岸。

前船人从怀里掏出了一根缠着彩色布条的竹竿子,他用那根竹竿轻轻地挑起了那件红色的夹袄。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件夹袄之下竟然没有尸体,而且那件夹袄之下的水面竟然是漆黑一片,仿佛是有人将黑墨倒进了这里一般。

这显然超出了在场全部人的预料,那些捞尸匠们不停地用竹竿搅和着水面却没有任何发现。人们想,那死者的尸体很可能已经被水就冲走了,只留下了衣服。于是,那前船的捞尸匠们便将捞起的夹红棉袄扔在了爷爷的面前。

他们一边解着麻绳一边打笑道“看来今天是要无功而返咯。”

爷爷看着眼前水淋淋的夹红袄,忽然胃里一阵搅动,他赶忙趴在船尾冲河里干呕着。由于早上他没有吃饭胃里什么东西也没有,所以爷爷干呕的两声便坐在了木船上。

爷爷这一座不要紧,他不偏不倚刚好坐在了那件红色的夹袄上。那冰冷的河水瞬间便浸透了爷爷的裤子,那冰凉的感觉就似乎有人拿锥子不停着扎刺着爷爷。

爷爷猛地站起身来,而就在这一瞬间爷爷看到一人裸露着上半身正直挺挺地站在那石台末端的水域里。她裸露的双臂架在石台的两端身体浸泡在水中,那姿势就似乎是在泡澡。

可是在这浑浊的黄河中,怎么会有人在这里泡澡呢。爷爷越想越可怕,他只感觉头皮阵阵发麻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

就在这时候,同船的捞尸匠们发现了爷爷的异样。他们看着爷爷不停抖动的身体以及苍白的脸色,便将船尾的那尺红绳系在了爷爷的左胳膊上。爷爷忽然感觉全身就像过电一般难受,但是嘴却可以说话了。

爷爷指着石台旁的尸体激动道“那……那……那……”

全部的人顺着爷爷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竟然都不约而同的吸了一口凉气。显然他们也从未见到过如此的情景,那个年岁稍长的捞尸匠解开停船的麻绳。

“快……这东西咱们碰不得……还是让鬼眼王来看看吧。”

就在捞尸队伍预备返回的时候,岸边的鬼眼王竟然撑着一只小船向我们行来。显然鬼眼王的撑船技术很好,他撑着木舟很快便来到了我们身边。

“怎么样。”

“垂尸。”

“嗯……意料之中。”

鬼眼王走到我爷爷身边的时候,忽然将爷爷腰带上的红绳给拽了下来。

“不是让你小心一点,不让它沾水吗?”

“我……”

鬼眼王拿起了那红绳在鼻子前闻了闻,问道“这水……是衣服的?”

爷爷点了点头。

鬼眼王摇了摇头,稍微地叹了口气说道“你惹麻烦了。”

爷爷显然没有听懂鬼眼王的话,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鬼眼王手中的红绳。那红绳湿漉漉的,上面的水珠不停地滴在那件红色的夹袄上面。

“唉,看来命中注定你要碰到此劫。在场的,嘴都给我闭严咯,今天看见的事谁都不能说出去。好了,除了小崔你们都撑船回去吧。”

鬼眼王在这行业里的地位很高,所以他说的话捞尸匠们就只有默默执行的份。捞尸匠们此时心里一定有许多迷惑,但是碍于鬼眼王的威严也只好要在肚子里。

鬼眼王带着我走上了石台,他见捞尸匠们都走远后拉着爷爷的胳膊说道“在岸上的时候我就说过,千万不要让这红绳沾水。你可倒好,不但给我沾满了水而且沾的还是阴水。”

“阴水是什么?”

“这阴水就是死者的怨气凝聚成的水,这种水不仅凉而且漆黑无比。”

“那……”

“只要谁沾染上这种水,便会被死者的亡魂纠缠。轻则大病一场,重则……”

“重则什么?”

“重则命丧黄泉。”

“那……那就没什么办法了吗?”

“唉……办法倒是有……只是很难实现。算了,既然你已经沾染上她了,那就只好由你来搬移尸体了。”

“我?”

“阴水你已经沾染了,所以搬运尸体就只能由你来完成了。”

“我……我有点害怕……”

鬼眼王摇了摇头,笑道“她现在只是具尸体而已,没什么可怕的。”

说着,鬼眼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副手套递给了爷爷。爷爷接过手套,将其戴在了手上。

鬼眼王轻轻地拍了拍爷爷的肩膀,爷爷吞了吞口水便硬着头皮向那具尸体走去。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殄官赐福出色章节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