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绝镜生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绝镜生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1-04

以书为友,一生受益;以书为伴,一生充实;以书为乐,一生幸福。让书籍成为您生命的一部分。小说绝镜生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给朋友们,你喜欢照镜子对吗,你也喜欢看到你自己,你喜欢的是你,还是镜子里的你?镜子不会贯穿于你的生活,却在你的生活中频繁出现。面对绝镜中出现出的阴谋,该如何从绝境中逃出生天?

绝镜生全文阅读

“世誕界,界生人。世恒非變,界始終一,唯人耳,需以鑒為證,常理身,常清心,常明神,方可造化。”

捏着眉头又翻了翻别的页,终于还是放弃。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前几日天杀的老头子非得让我随身携带这本破书。蒙尘蓝皮,线装书封,还有掉墨的三个古言繁字:

鑒為水

我一直不能理解,鉴为水,到底是什么意思。抛却我那可怜的脑容量以及浅薄的脑回路,我只能知道,鉴为水是古人利用平静的水面作以映照自身的一种方法。但是这本书却并没有关于类似方面的描述——至少我没有看见。

因为,此书只有第一页有字,便是上述所说,自第二页开始,便再无任何字迹。哪怕是连一丝墨迹,都无处可寻。

“呼——好在这本书的体积不算很大。”

尽管《鉴为水》封皮上的那些尘土已经再不能拍落,但是我还是象征性的用手背掸了掸,随后拿了一块看起来至少还算干净的手帕,将书专心包好。

“虽说是破书,但是还是有几个字的。存在即合理,虽然一直带着你倒也很是麻烦...”

我拿着包好的破书,举到自己的眼前,一时间不知为何竟入了怔,呆滞不能动。

这里是一家古典的咖啡馆,多窗。四面尽是教堂玻璃。时值初夏,阳光暖而不灼,透过教堂玻璃投射进来,绚烂倒也煞是好看。我的位置靠窗,那光恰好可以照在《鉴为水》上。

不知是不是我出现了幻觉,透过手帕的缝隙,这破书好似发出缕缕微光,闪得我眼疼。

我下意识的把《鉴为水》放在一旁,揉了揉眼。再看时,那书安静的呆在靠墙的角落里,不再有任何异常。

撇了撇这书,终究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踹在了怀中。没别的,存在即为合理——要是被老头子发现了我还不是被一通乱骂。

摸着胸前的“一马平川”,我正端起桌上的卡布奇诺小嘬了一口,

“凌回啊,自己的胸摸起来爽不爽?”

噗——

咱先不说摸的是谁的胸,咱摸的是书啊!书!

取过餐巾抹去刚刚不小心喷出来的咖啡,我撑着桌子站起来,凭借我高出对方一个头的海拔优势对其进行威慑:

“哎哟这不是狸追姑奶奶嘛?是什么风把您吹到我这地头儿上来了?来来来,快坐快坐!”

没错。对面是一个娇小的姑娘,唤为狸追。百家姓里是否有着“狸”这个姓氏我倒也并不是那么的想追究。狸追生性活泼,好动。这是一个明媚的姑娘,浅笑梨窝,双目顾盼有神。

据说狸追有一个颇大的背景,但是是什么势力我不晓得也懒得晓得。我只知道相处多年,这货是个很可靠的家伙。

等等...刚刚有地方说错了...有的时候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的可靠...

嗯,没错,好动!

狸追上前走近一步,伸出右手直抓我的领带,“好小子,不就是在这咖啡馆占了一个座吗?什么时候就成你的地盘了...哎?你的胸看起来怎么那么希奇?”说着,这混蛋便松开了手,继续向前探去。

“哎我的姑奶奶,别摸了,就一本书,一本书而已。”

我忙不迭拍开她的手,然后从怀里取出《鉴为水》,递给她,

“喏,就这玩意。我刚刚真没想摸自己胸。”

狸追白了白眼,随即将注重力放在了《鉴为水》上。她拆开那手帕,然后用比我更小的脑容量看这高深的破书,

“鉴...为...水?什么希奇的名字?书里面还只有一句话...”

狸追狐疑的盯着我,俩贼溜溜的眼睛和平时的活性截然不同,“这破书是干嘛的!老实招来!”

尚未等我答话,狸追便将书递还给我:“没意思,我去点饮品,你自己拿着这劳什子‘鉴为水’吧。”说罢,便离去前往了咖啡馆柜台。

“这小姑奶奶...”我重新坐回原来的地方,仔细想想还是拿手帕将书包了起来。只是不再放入衣服中了,而是让它大喇喇的躺在桌子上,免得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说起来,这一次,江簇这小子怎么还没来。按理说,他比我准时的多啊。

我端起咖啡杯,正欲品尝,忽然五感尽失,不可见不可闻,不可嗅不可尝,不可言语。

而过了一瞬,却又完全恢复如初。咖啡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

“唔...好苦...”我捂着嘴巴,想吐出嘴里的咖啡,却又奈何众目睽睽之下,只好强行吞咽。在毫无味觉和嗅觉的情况下,忽然恢复通感,味道的刺激性简直被放大了好几倍。

天杀的,这个下午是怎么了?我这往常倍儿棒的身体,今儿个也变成了一副病秧子?说来幻觉就来幻觉?

我大口呼吸着空气,连续做了好几次深呼吸。但是咖啡我断是要过一阵子再喝了。

忽然肩头被拍了一下,我以为是江簇,仰面转过头便喊道:“江簇,时间...哎?江簇,你和雾瞳一起来的?”

眼前这高我半个头释放出阵阵威慑力的不就是江簇吗。眼镜架在鼻梁上,眼神精而敛,发稍长,一身休闲妆扮,看起来好一个精神抖擞威风堂堂。不过,若是不经过多年相处和了解,没有过命的交情,谁也不会知道,这厮曾干过雇佣兵一行,身手矫健,动作麻利,枪械无一不精,格斗无一不强。

不过雇佣兵已是往事,就这么个俊朗小生,放在谁眼前都会以为是某个家族出来和我一样的纨绔子弟,成日无所事事,花花公子一双。

再看旁边这位小姐,名为雾瞳。说起雾瞳啊,那可就大有来头了。雾瞳是一个已知的确切的贵族小姐。她的出生也带有那么一点传说色彩。

“生而双眸带清气,吐纳数回,便旋而入瞳,眸中仿若有银芒。”

雾瞳本家并不姓雾,但是由于出生自身所带有的传奇色彩,于是其家族便破例将之取名为雾瞳。明眸皓齿,却是一范冰山美人相。与狸追的气质截然相反。不过令人称奇的是,这俩姑娘倒颇处得来。

相较之下,我这个确确实实的二代公子爷,倒是显得极为平凡毫无出彩之处。

江簇爽朗一笑,“路上恰巧遇见雾瞳,所以一起来了。晚到片刻,帮我们点了喝的没有?”

“没有。想让本少帮你们点餐,门都没有。”我端起咖啡,这下子人都到齐了,应该可以好好品味咖啡了。

“那我们自己去点。”江簇大手一挥,在我肩膀上很是着力的拍了拍,天杀的玩意儿,老子刚刚喝进嘴的咖啡...

对我这狼狈相,江簇甚是满足,便自顾自前往了柜台,寻那狸追瞎侃天地去了。

对于我们之间的嬉闹,雾瞳也是习以为常。拢了拢裙子,便在我对面坐下。

“看起来是个挺不错的咖啡馆啊,品味有长进。”

噗——

今天出来我招谁惹谁了?

好在我没再喝咖啡。

见我一脸生无可恋,雾瞳嘴角轻翘,旋即目光投到了破书上。

“这是?”

“啊,一本破书,不堪一提,喝茶喝茶。”

不料雾瞳置若罔闻,打开手帕。忽的,她眼前仿似出现一抹淡淡的轻雾,非细看不可见。

“...《鉴为水》?”

我知晓雾瞳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于是凑过去贼兮兮问到,“瞳儿啊,对此书有什么见解啊?若是查探出什么,小爷我定重重有赏!”

雾瞳转头看着我一脸轻佻,忽的一笑,拿起桌上的玻璃水花瓶便往《鉴为水》上倾倒下去。

“啊小娘们你在做什么!”

绝镜生出色章节

“哎哟我的雾瞳大小姐喂,你何时也变得如那狸追一般浮躁了?!”

我急忙将破书夺回,拣起手帕便欲擦拭,而始作俑者雾瞳却端庄的坐在一旁,一脸轻佻。

话虽如此,但是...

这不起眼的破书,竟然没有被水浸湿?

“这本书,若是就这般待在你身边,迟早会害了你。”

此刻江簇和狸追也已带着饮品从柜台回来,说是咖啡馆,但是各式饮品倒还挺是齐全,简直是一座酒厅。雾瞳顺手在狸追手中取了一杯鸡尾酒,目光游离在鸡尾酒的光色分层上,如是说道。

“扯犊子!这是我家老头子给我的!还叮嘱过不许离身,虎毒不食子啊!”

我不忿,《鉴为水》是老头子亲手交给我的,尽管我是个纨绔,但是再如何不济我也是个正直的纨绔,不伤天不害理,从没为家族抹过一次黑,老头子没理由对我下手啊,几十年的爷孙情呢。虽然老头子平时对我苛刻,但是明白人都看得出来那是对我好。

雾瞳抬眼对着我端详了一阵子,然后又把视线转移到《鉴为水》上。良久,她默然道:

“不是老爷子的问题,而是这书...等等...”貌似想起了什么,雾瞳的目光开始在我的身上扫视了数个往返。

“雾瞳大小姐...你这是...?我还是个清白之身...”

受不了如此聚焦的目光,盯得我浑身发毛,终于,我还是开口求了饶。

“看不透...看不透...都是银白色...”可能是使用她那奇异的能力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负荷,雾瞳也终究是闭上双眸,低下头晃了晃脑袋。

我纳闷,望望江簇和狸追,他们也是一脸茫然。

银白色?莫非指的是我今次穿的短裤的颜色?可是我明明穿的是黑色的啊?

此时,雾瞳也再次睁开双眼。她从我手中取去《鉴为水》,举在眼前又翻转着环顾了两三周,倒是看得我一阵心惊肉跳,怕她再倒腾出什么幺蛾子来。

“刚刚此番是我失误,这书对我们有害,对你,无碍。”

啊?

从雾瞳手中接过破书,我心中却也满是不解。

对他们有害,对我,无碍?

《鉴为水》,这破书,到底什么来头?

“算啦算啦,反正我带着它不就完事了?若是雾瞳所说无错,我和你们讲,没事别来惹小爷我,尤其是狸追,否则我就祭出破书,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打个哈哈,希望此事就此跳过,免得自寻困扰。倒是此番话惹得狸追满脸寒霜,恨不得将我打进棺材。

一次小聚,几个人权当《鉴为水》一事是小插曲,都不以为意。

时分已过傍晚,几人互相打个招呼便各自离去。雾瞳和狸追一道,江簇这小子八成是喝上了头,自咖啡馆里出来便醉醺醺的,左手勾着我的肩,头耷拉着,嘴里还念念有词。我心想,这小子雇佣兵出身,体格强壮的如同一头牛,那酒量必须好过我啊,而且下午喝的尽是些低度数酒精饮品,今天怎的那么虚?

“哎哎我说啊,你好歹也是个佣兵蛋子,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也没闻见你身上有多少酒气啊?”

他不答话。

“好吧好吧,今日便捎你去我家住一宿...”

刚说完,江簇这厮便靠了上来,在我耳边哈了口气,我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挨千刀的玩意儿!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搞基也得分场合不是...”

“闭嘴,有东西在跟着你。”

闻言,我浑身寒毛直竖。相较于我的废柴,这江簇在战场上练就的洞察力可谓是敏锐,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紧,浑身绷直。

有东西?跟着我?

“走你的路,别回头看。”

“嘶——”

本想回头瞅一眼的我倒吸一口凉气,好,好男人顶天立地,不看就不看!

不知为何,路灯的光也感觉黯淡了起来。

可能是江簇的两句话让我感到了压力,区区几百米路,竟让我走的如同背负一座山般吃力,气喘吁吁,汗出的像是刚刚洗了个澡一样。

心慌慌心慌慌。

我盯着我前方不过几十米的车,终于舒了口气。就几十米了,待我坐进车中,狠踩油门,这什么“东西”就再跟不着我了吧。

岂料江簇勾在我脖子上的左臂肌肉一绷,整个人的状态出奇的紧张。

只见他瞳孔收缩成线,宛若一匹孤狼,松开我转身就甩出一柄飞刀。

我也顾不得他叮嘱的不能转头一说了,连忙回头望去,却见那刀没有撞见任何什么,唯有破空声。

我心头嘀咕,这江簇肯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否则断不会这般神经质。但是瞅见他依旧警惕的表情,我这才想到,江簇这听声辨位飞刀技是出了名的厉害,而且轻易不动用。看他这般状态,倒还是第一次。

“你...刚才闻声什么了?”我小心的问道。

“什么都没闻声。”

“呼——”我一抹脸上的汗,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江簇背对着我慢慢走近,终于还是松缓戒备,拽着我便去了车子,但是催促我赶紧开车走人。我很是不解,却也没多问,钥匙一插马上开溜。

那晚回到家,江簇貌似有话想和我说却没说出口,而我又忽然感觉十分的困倦。我心道估计是刚刚那出紧张事儿闹的,莫不是我们俩出现了什么错觉,心里虚惊一场,现在一下子放松下来,觉得累也无可厚非。于是找了间客房给江簇打发他去安歇,破书也随手放在了卧室门口的桌子上。

匆匆的洗漱了一把,忽然一股淡淡的腥味在嘴里散开。我啐了一口唾沫,发现里面带有一团浅血。

“上火了?牙龈出血?”

漱了几口水,我上上下下的舔了几遍牙龈,转头看见《鉴为水》还放在那桌上,心想随身携带总非是睡觉也要带着吧,于是也便懒得走这几步,回头便去寻床预备困个觉。

夜来,也不知那是不是梦,脑中总出现一道又一道莫名的闪光,不像灯那般刺眼,也不似萤火那般微弱,一时间却又不知该如何描述。

正当我“艰苦”的睡着时,一声雷把我惊醒,我捂着胸口一个骨碌便坐了起来。

“...天杀的诡雷,本少睡个安稳觉轻易吗?”

不过半夜有雷雨,这觉,定是不能安稳了。

我转转脖子舒缓了一番筋骨,却看见卧室门不知何时开了。

正欲下床关门,岂料又是一道惊雷,带着电光,本是黑漆漆的屋子也亮了一瞬。

而就在这一瞬,我盯着门外的那张苍白的脸胆裂魂飞!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绝镜生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