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神圣之业火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神圣之业火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7

《神圣之业火》是一本文笔精湛内容非常出色的玄幻小说,这是个关于衰败和没落的故事,一千三百年过去了,昔日先辈诸王和他们所信仰的旧神已悄然远逝,他们留下的曾经无比强大的古老帝国如今已是风雨飘摇,整片大陆之上现在肆虐着天灾、人祸和无休无止的纷争,大领主们的野心随着自身实力的日渐增长和王权的渐渐衰竭而与日俱增,反叛的战火即将点燃全境。一切看似都正走向永恒的灭亡与终结。

神圣之业火出色章节

安娜觉得自己很聪明,她刚刚注重到了石墙上厚重的用金线绣有蓝白色十字纹章的巨大挂毯被人取下,取而代之的是三盏灯罩上雕刻着繁杂华丽异域花纹的铜油灯,在略有些严寒的大厅中,发散出小小的柔和的明光,伴随着挡不住的风,内里的烛火摇曳不定,有人走了过来。

灰色,有些发白的未经过染色的羊毛长袍,这正是来人的穿着,胖胖的中年男人满面红光,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个笑脸,他有些肥厚的右手手掌里紧紧攥着一个暗色的小袋子,整个人像一只机灵的硕鼠,从通往至高大殿的侧门里窜了出来,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把他刚刚得到的什么珍贵的宝物藏起来,又不想被外人注重似的。

安娜熟悉这个胖子,但她不想和他打招呼,他会打搅自己的观察。于是安娜故意不发出任何声响,她微微蹲下,小小的身子藏在铜灯下的一团阴影之中,她知道,在没有点燃大厅中心的牛油巨烛的情况下,整个宽广空旷的大厅就如同那些躲藏在连绵群山中的黑暗洞***,除了少数几处点燃油灯或是烛火的通道外,其余地方看起来都是黑漆漆的,噢,当然灯下也有黑暗,安娜不禁想,黑暗真是无处不在。

胖子,这是安娜心中对他的称呼,此时他正迈着轻快的步伐,显然没有注重到躲在角落的安娜,脚步轻盈地从安娜面前不远处的地方走了过去,很快的,胖子的身影重又渐渐融入远处的黑暗,无声地消失不见,一如来时般寂静无声。

他的身形同所理应相配的步态以及走路造成的声音真是不一致!安娜确定对方走后,于是重新站起身,借着头顶的光,草草清理了一下自己剪裁精致的鹿皮斗篷上的积灰,看来那个角落比她想象的要脏,肯定是挂毯被取下后掉落的尘土还没被打扫掉吧,这下自己的衣服又要被弄脏了,安娜有些懊恼,但旋即被满不在乎的心情所取代,哼!她才不在乎什么整洁呢!自己这些日子已经被各种要求搞得够烦了,按照侍女们的话,她应该随时妆扮得光鲜亮丽,清爽整洁,要永远保持微笑,面对大小贵族和长辈都要问好,行那些繁琐的淑女的礼仪。

贞女在上!安娜越想越恼火,让全部礼仪都见鬼去吧!不就是一点点灰吗?这有什么?门厅的一个小侍从偷偷告诉她过,在北方遥远的寒山群岭间,那里的女孩子可是有内穿紧身猎装,外套御寒披风骑着骏马像男人一样出去狩猎的!想想看,这是多激动人心的事情啊!特殊是能远离自己从出生起就一直居住的陈旧的死气沉沉的古堡,行走在外面的美妙世界,安娜做梦都想出去看看,来一场远行。

可惜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安娜离开城堡最远的一次,就是跟着母亲和数十个护卫侍从,徒步去城堡四周的乡下采摘药草和鲜花,简直无聊透顶。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摆脱一切,来一场漫长的旅途呢?

-----------

安娜弄脏了新做好的斗篷,惹得她的母亲,拉妮娜王后陛下十分气恼,贞女在上!难道这个小丫头现在还不知道今天晚上是什么节日?都有哪些对国王来说举足轻重的贵宾要来?自己和她以及全部贵族必须要保持衣着整洁而且她并没有一条可以替换的崭新精致斗篷吗?!

噢,拉妮娜看着安娜满不在乎地抱着手臂靠在墙角,气呼呼地和自己对视时,简直都要气疯了!她大踏步走过去,抓住安娜的肩膀,有些用力地把女儿的身子扳过去,王后应有的皇家礼仪荡然无存,拉妮娜伸手用力地拍打着安娜的后背,想要将那些明显的灰烬清除,但她很快无奈的发现,无论怎么拍打,自己所作所为大部分几乎是徒劳的,一大块不知是什么造成的污渍顽固地牢牢附在斗篷的后面,在淡棕色的毛料上异常显眼,

“这有什么?那些人又不会一直盯着我的后背看!”安娜从母亲的手臂中摆脱出来,气恼地抱怨王后有些粗暴的举动。

“你难道能一直面朝大家吗?我的天!你知不知道今晚是什么日子?想想有多少贵宾会来?你怎么能又弄脏一件衣服?!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衣橱里已经没有合适的斗篷让你替换了吗?“王后遭到安娜的反驳,气不打一处来,没有任何收敛的,将自从看到女儿弄脏衣服后就积攒的全部怒火以一个女人最大的能耐喷吐了出来,声音震耳欲聋。

安娜看着母亲涨红的脸,下意识地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只觉得自己内心所梦想的那些美妙和欢乐都在这愤怒面前裂成了碎片,她所坚持和渴望的一切都显得脆弱不堪,安娜低下了头,心里很难过,为什么自己不得不遵循这些让人烦恼的守则呢?

拉妮娜见女儿低下头,小小的身子怯懦的缩在角落,同时发出极力忍住抽泣的微小声音,不由得心头涌上一阵怜悯之心,确实,仔细想想,女儿还小,自己做事说话的方式刚刚太极端冲动了,很有可能吓到她了。熟悉到自己的问题后,往后急忙心怀歉意地走上前,轻轻抱住女儿,保护似得将她环在怀里,仿佛为了弥补刚刚自己造成的伤害,温柔地抚摩着她的头,用轻柔的声音安慰道:

“安娜,刚刚妈妈说话有些重了,你不要往心里去,原谅妈妈,好吗?”

安娜依附在母亲怀里,拉妮娜并不显得迟来的道歉和抚慰,让她按捺不住地想哭,想要尽情宣泄一个孩子细腻的感情,但她同时又忽然了一个不平常的想法亦或是念头,安娜想,自己就算大哭一场,又有什么用呢?现实的全部并不会为她而改变,就像圣堂前永不熄灭的烛火、古堡每晚横锁的大门、以及天天早晨升起的太阳一样,安娜相信,它们都是接近永恒不变的,自己下一次弄脏衣服照样会挨骂,不遵循宫廷礼仪也会被再次纠正......

忽然间,安娜意识到这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

忍住眼泪已经不再那么重要,安娜抬起头,看向母亲的脸,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小心翼翼地问道,“妈妈,我今晚可以就穿这件鹿皮斗篷去吗?我喜欢穿着它。”

“噢,不行,安娜,我亲爱的,你一定要穿一件干净衣服。让我想想......或许你可以穿我以前那件镶银边的翠色厚毛皮斗篷,很华丽,上面还绣有纹章,不错......那很适合你!哦,笑一笑,别显得那么难过......你要清楚,保持整洁和维持各种体面的礼仪对我们来说有多么重要!你能向妈妈保证下次一定不弄脏自己的衣服,或者干出其他傻事吗?“

安娜没有回答,她正在专心地低头看着脚下。

神圣之业火全文阅读

很难得,今天是冬幕节,沉闷的一年中少有的欢庆日子。

埃克哈特三世国王陛下在数星期前就派出了使者,邀请临近都城洛林的数位大领主在冬幕节夜晚前来赴宴,一同庆祝节日。不得不说,这是个双赢的好想法,一方面,国王能进一步拉拢或是试探这些领主们关于近期王国现状的看法和立场;又一方面,领主们又能窥探国王对于自己的态度。同时,全部人都能借着宴会大吃大喝一顿,忘掉平时的大小琐事,度过一段真正的美妙时光。

噢,当然,侍从们可不这样想,还有厨子和***,这意味需要做的事又增加了一倍,这可真是个坏消息。

节日当然少不了装饰,即便王室所居住的瑟堡已经耸立在洛林的土地上三百年了,斑驳的城墙布满青苔和其他污迹,但人们还是没有放弃它,一排象征古老帝国的猩红色十字旗伙同王室的蓝白色十字旗一同飘扬在城堡最上方相连的塔楼顶层,在逐渐变暗的黄昏中相当醒目,同时又引人深思。

城堡内部,至高大殿是国王接受众臣朝见的地方,显然不适合举办宴会,但侍从们仍然使这里看起来焕然一新,每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的积灰都被扫除,绣有纹章的挂毯被仔细擦拭,同时,十几株讨喜的矮小冬青树被从野外移植而来,巧手的***们在树的枝叶上挂满了闪闪发光的金属小玩意,这些树被排成两排,放置在自王座而下,通往大殿门口的中轴线两侧。

让我们回到刚刚安娜所躲藏的大厅,现如今,这里已经是灯火通明,正中心的牛油巨烛被重新点亮,炽热闪烁的灯火遍布整个宴会的核心区域——包括一张长长的厚重橡木制成的餐桌,以及旁边依序摆放的十几把椅子,双王在首,群臣环伺。

第一个来到瑟堡的是维桑伯爵,这个固执的老头拥有洛林以北的一大片土地,包括三座城堡,数十座庄园,以及一大片森林和几处优秀的草场,这些领土来自家族世代的传承,当然,还有背地中的伪造土地宣称以及邪恶的武力吞并,得益于这些土地上的领民和他们所上缴的巨大财富,维桑伯爵得以跻身王国最有权势的几个大领主之一,是国王深深忌惮提防的存在之一,尤其是在这个王国逐渐衰败的年代,人人心里都藏着一团吞噬别人的阴影。

伯爵的马车在黄昏时分缓缓进入瑟堡的吊桥,数十名全副武装的骑士跟随在旁,这一行人组成了一个很紧凑的队伍,快速地进入了城堡。

第二个访客是亚眠伯爵,他是个年轻人,刚刚从去年过世的父亲手中接下祖上的庞大基业,两座城堡,二十几座磨坊,还有王国第三富饶的城镇亚眠,让这个春风自得的年轻人当之无愧的被纳入王国最核心的权力阶层,洛林以西的大片土地都被冠以他的姓氏。对亚眠伯爵来说,生活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妙,金子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涌来,漂亮动人的女孩争相投怀送抱、其他领主甚至国王都对他所拥有的权势而表达尊敬之意,这可真是完美无缺,尤其是在这个被后世公认为黑暗没落的年代,要做一个满足于自己生活的人很不轻易。

亚眠伯爵稍稍落后于维桑伯爵抵达,但他的排场远远大于前者,三十名骑士手持伯爵家族的黄色尖塔旗帜组成一个扇形先锋,不徐不疾地开向城堡,在后面,是十几个骑着高大骏马的欢声笑语着的年轻男女,伯爵就在其中,他身着一袭华丽的明黄色镶碎钻长袍,内着深棕色的紧身牛皮猎装,气度英武不凡,不时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显然是被某些风趣的同伴们逗得乐不可支。他很爱笑,或许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天色暗下来之后,贝尔纳多特公爵与“战锤”德拉萨公爵同时到来,两者的队伍都显得很低调,几名开路的骑士,一小队步兵侍从,对于他们这个地位的显赫者来说,算是真正的轻车简从。双方队伍相遇在瑟堡的大门前,两位公爵友好的打了招呼后,一群人同时混杂在一起进入了城堡。

--------------

埃克哈特三世端坐在宝座上,他正值壮年,两鬓依旧乌黑,体魄强健有力,古老尊贵的埃隆血脉流淌在他的体内,先祖们渡海而来的刚毅和运用诡计击溃远古的统御者的狡诈通过不可知的命运传承给了他。尽管王国现在面临着种种潜在或是表面的威胁,但他仍然是当之无愧的领主中的领主、古老帝国的传承者、先今统御整片大陆的国王、整个世界的表面都臣服在他的脚下。

国王享受着背部由王座上传来的厚重感,这种使人莫名安心的舒适感他已经体验了将近十五年,不过他还想把这个数字翻上好几倍。人总要有些追求,不是吗?就算国王也有渴求之物。

凡人皆有弱点,找到它,他们就会显得虚弱不堪,任你摆布。

夜色尚未深沉,受邀的四位领主首先被引导进了至高大殿,他们在高大的王座前单膝下跪,两位公爵在前,伯爵在后,依次上前恭敬地亲吻国王中指上戴着华丽宝钻的右手,这些大领主们精致华美的披风或是长袍皆垂在地面之上,他们全都是王国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主,现在却全部低着头,在王座前的权力中臣服。

埃克哈特三世站在王座前,看着面前的四个人,同时感受着头顶王冠的重量,他面无表情。领主们现在全部单膝下跪,头颅低垂,看不到国王的脸,国王也看不见领主们的面孔,在此时无需任何掩饰,没有笑脸、没有愤怒、也没有妒忌和畏惧,围绕一切运转的就是单纯的权势,任何人看似都是平等的,一切情感被抛开,背后的各种筹码出现出台面,土地、人民、财富、城堡、要塞、盟友、军队,一个纯粹的人并不重要,是他背后所包含的全部才为他添加了真正的重量,这才是永恒的值得追寻之物。

埃克哈特静静地站了很短一小会,这期间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亦或只是单纯的享受着这绝对的寂静观感。很快的,他收起先前的模样,换出一副灿烂的笑脸,接着大踏步走上前,依次虚扶起四位领主,同时对他们每一个人笑着说:“我的大人们,冬幕节快乐!”

领主们也都笑起来,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后方,大殿门口,负责引导和服饰的侍从***们鱼贯而入,通往冬幕节宴会的道路已经开放,很多一直期待的晚宴终于要来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神圣之业火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