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的108套天道秘籍免费章节阅读

我的108套天道秘籍免费章节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9

高尔基如是说:“我读书越多,书籍就使我和世界越接近,生活对我也变得越加光明和有意义。”一本好书我的108套天道秘籍免费章节阅读带给你,骗钱的老道忽然开了天眼,辨清世人的因果线;练剑的年轻少侠忽然劈出剑气,斩河劈山;新晋的状元郎春风自得,吟诗一首,竟滚涌百里波涛,天降甘霖……天地大变,灵气复苏,只是……它发生在一个低武世界,从此武侠开始走歪,向玄幻大步奔跑前进。被天地所钟之人、气运惊天之辈、古物遗传之族,将获天地礼赞,得传《天道秘籍》,无一不是神妙难测、独一无二的奇功。陈九来到这个世界,已过了最好的练武年龄,被人断定只能学学庄稼把式。面对老前辈的质疑、天之骄子的蔑视,陈九果断拿出自己那张价值两块三的元素周期表,排在118个元素中第一位的氢元素,静静亮了起来……

我的108套天道秘籍出色章节

在主角的故事开始之前,或可先了解一位道长的故事。

赵国白月城。

白月城人来人往的紫星大道上,一个貌似仙风道骨的老道长,正掐着指头念念有词。

他对面坐着一个衣着富贵,神态羞涩的大家闺秀。

“道长,不知,不知我的姻缘……”富家小姐刚说了这句,脸已红得滴水一样。

老道装模作样地算了一阵,从眼缝里瞟了一眼,心里觉得火候到了,脸色顿时一沉,凝重道:“这位小姐,你印堂发黑、眉角上翘、眼有血丝,这可是阴煞入体,大凶之兆啊!”

小姐吓了一跳,捂着嘴巴:“啊,怎么会……”

老道身子前倾,声音肃穆:“我猜,小姐最近怕是要成婚了吧?”

小姐瞪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

“天机不可泄露。”嘴上高深莫测,但老道心里可乐开了花,一个富家小姐,支开家丁丫鬟跑来问姻缘,十有八九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临近成婚却从未见过男方,才忍不住求神拜佛的。

“观你面相福泽深厚,本该大富大贵,命中并无此劫。奈何你的婚事却有不妥,你和男方八字相冲,命里相克,只因还未成亲,所以隐而不发,可若是时日一长,必将阴气攻心,暴毙而亡啊!”

小姐哪听过这样的话,吓得脸色惨白:“老神仙,那,那可有法子解救?”

老道沉吟一下:“你的婚约……可有解除的余地?”

小姐脸色更白,绝望地摇摇头。

老道神色更加凝沉,眼看小姐都快瘫倒在地上了,他才无可奈何地说道:“罢了罢了,本道人入世修行,既然碰到,就是缘法。小姐不必慌张,此事尚有破解的方法。”

“道长教我!”

老道悲呼:“祖师爷,您教我化外修行,务必独善其身,但奈何悲天悯人为道之本意,弟子岂可撒手不管?弟子这回怕是非要破誓了!”

小姐更加感激,几乎要落泪了。

道长终于烘好了气氛,说道:“你这般情况,是因两人命里阴阳不和,相冲难调所致,只需我运转神功,以秘法调和阴阳,非但不会成害,反而阴阳交泰,可保你们夫妇二人大富大贵。”

“请道长施法!”

老道脸一下黯然下来:“可惜了老道这百十年的精修,怕是要从头开始了!”

小姐脸色一急,立即招手,朝远处招了招手,一个丫鬟抱着钱袋子过来,小姐从里头拿出一大锭银子放在桌上,忐忑道:“道长,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老道眼睛里一下冒了红光,这么大,这么亮,自己半年的生活都有找落了!

但他好歹是个中老手,手上不着痕迹地把银子藏了起来,脸上一副云淡风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姐安心,我这就施法!”

小姐心里希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是佛家真言吗?怎么道长说得这么顺溜呢?但很快,她的注重力就被老道吸引过去。

老道两手一招,口中念念有词,神情肃穆,看起来确实有几分声势。

这般折腾了好一会儿,他忽然从衣兜里抽出一张黄纸,唰的一挥,黄纸顿时自燃起来,惊得小姐捂嘴不止。

老道嘴角微微勾起,心中暗道,这样好糊弄的富贵小姐,请一次给我来仨!

做完了预备工作,老道心中微微凛然,将全副心神沉入眉心。

这是他从小跟着自己的师傅练习的,根据他师傅所说,冥想能够定心宁神,最主要的作用,是让他在忽悠人的时候,集中全部注重力,显得更加庄重一些,免得临门一脚功亏一篑。

他因为多年来已经成了习惯,所以此时自然而然地运用起来。

正当他预备睁眼,继续忽悠,忽然,他眉心陡然一热,仿佛有人拿着滚烫的铁剑从眉心处刺进来似的!

老道顿时惨叫一声,仰后摔倒,打翻了一桌子吃饭家伙。

“道长!你怎么了?”小姐惊慌问道,四周来往的人群和她丫鬟家丁也纷纷聚集过来。

老道却无暇顾及,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整个要开裂了似的,似乎脑子里被塞进了无数的硬石头,耳边嗡嗡直响,有无数人在说话。

老半天,疼痛感终于稍稍减退,但是老道脸上的惊悚非但不减,反而更浓。

他的整个视野都变了,眼前站着的全部人,包括那个关切的小姐,每个人身上都蒙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而在他们的眉心处,竟都延伸出无数条五彩缤纷的光绳,有粗有细,色彩不一。

它们延伸扭曲,有的与旁边的光绳交织在一起,有的遥遥指向天际不知去了何方,更多的则是朝四面八方延伸,结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光绳大网。

但怪异的是,老道却能清楚地分清每一条光绳的去向。

尤其是他眼前的小姐,眉心处也有无数光绳探出,其中一条,与他自己眉心探出的光绳联结在一起。

老道惊呆了,下意识地伸手,摸向那条光绳。

手指接触光绳的那一瞬间,忽然一股寒气逼入骨髓,他只觉得全身的热量都被抽离,胸口一阵发闷只想作呕,仿佛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被抽离了似的。

但他来不及惊惶,无数光影画面忽然从他眼前闪烁。

他看到这个小姐的夫君在迎亲的路上被一群劫匪杀死,小姐守寡郁郁而终;他看到这个小姐和他夫君恩爱一生,甜蜜终老;他看到这个小姐在生孩子时,因为体弱难产而死;他看到小姐的孩子长大***,考上了状元……

无数个画面,仿佛代表了无数种未来,一股脑出现在他眼前,这些画面有的清楚,有的模糊,但无一例外,都自相矛盾,栩栩如生,就像老道亲眼所见一般。

老道吓得连忙松开了光绳,光影消失无影无踪。

“道长?道长你没事罢?”小姐关切的声音传来。

老道转向小姐:“小,小姐,我,我……”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太古怪了,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道长,道长,请睁开眼睛跟我说话吧!你脸色这么苍白,难道是……”小姐一下子担忧起来,害怕他没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睁开眼睛?”

老道一愣,他哪里闭着眼睛了?

他下意识伸手在眼前招了招,又摸了摸自己的双眼。

“啊!”他惊叫一声,吓得出了一背冷汗,他的双眼真的紧紧闭着,可眼前的景象分明清楚无比啊!

他赶紧睁开双眼,只觉得眼前仿佛改天换地一般,方才那些光影线条、诡谲场景,就像一场梦境,全都消失不见了。

“道长,你没事罢!”小姐看他不说话,更焦虑了。

“没,没事……”老道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勉强说道,“我,我是施法脱力,消耗过度了,小姐的问题都已解决。往后,小姐必定逢凶化吉,大富大贵!”

小姐脸上一下惊喜起来,紧接着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钱袋子,又掏出一锭银两,感激道:“道长,多谢你啦!”

她眼看老道的脸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甚至额角的白发竟都密密麻麻了一层,暗道这个道长果真是有大神通的仙人!

老道收下银两,却无心再跟小姐交流,打发了千恩万谢的小姐一行,他坐在摊位上,依然不能镇静下来。

他深吸了口气,又闭上了眼,将心神沉入眉心,只见天地光影转换,方才那光影朦胧的场景又再出现了。

这般试验了好几回,他终于放下心来,心中暗道,莫非,这是传说中道家的天眼不成?

一想到这儿,他顿时忍不住兴奋起来,祖师爷保佑,他干了一辈子的算命骗子,这回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他不停四处观望,对这样奇异的视角甚是好奇,但那些光绳,他却是不敢再碰了。

他抬头远远望去,只见整个天穹表面,泛出微微氤氲的朦胧光华,偶然会有一道特殊明亮的光华凭空生成,然后坠落而下不知落到了哪里。

“这是什么?”

老道心中好奇,更加凝神看去,只见整个天穹表面,竟然凹凸不平,仿佛有什么波涛滚涌,卷起激流,却又像是被什么特异的屏障挡在了外头,而这些,他用肉眼却半点儿也看不到。

老道全副心神沉入,不知不觉,竟然看入迷了过去。

从白日坠落到星辰升起,又从星光迷蒙到新日重上,不知不觉,他竟然看了一天一夜。

忽然,就在某个瞬间,有一道闪电在他脑海中炸响,他仿佛是从天穹的异象中领悟了什么世间真理,又或在日夜的臆想中,脑补了什么古怪定律,他不禁脱口而出朗声长喝:“灵海复苏,波涛浪涌,九重天阙,光明重现!”

随即,他便睁开了眼睛。

路旁的众人,都惊愕地停下脚步,看着这个坐了一天一夜,又忽然喊叫的老道。

老道不禁脸色一红,赶紧收拾东西离开。

走在路上,他心有余悸地望了望天空,却是再也不敢再看了。

他刚刚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他自己说出口,可他却一点儿也理解不了。

就仿佛是什么东西灌输在他脑子里一样,他方才下意识就喊出了那句话。

难道,这是天神借他的嘴,给世人的启示?不不,他是修道之人,这一定是天地大道借他之口,道出的法言才对!

老道心里一下膨胀起来,我一定是天选之人啊!

只是……

“灵海复苏,波涛浪涌,九重天阙,光明重现”,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的108套天道秘籍全文阅读

“当”的一声,少年郎把折扇拍在说书台上。

“方才说到,剑神西门吹雪抵达天帝城,便一连三天沐浴更衣,敬香礼拜,等那万里独行田伯光上门授死。

“西门吹雪既然号称剑神,剑法当然是天下无双,就是天帝城的城主不死老魔帝释天,也不敢掠其锋芒。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天空中忽然一道惊雷炸响,万里之内的晴空,竟忽然就变作了乌云滚滚,在这层叠如墨的乌云正中,一道雷霆般的五彩电光直扑天帝城而来,真可谓是‘黑云压城城欲摧,雷霆已过万重山’!”

少年郎说到兴起,不自觉剽了首歪诗。

但下头一众人头攒动的客官们都被他的故事吸引,只有几个羽扇纶巾的读书人,眼睛微微睁大,细细品味这两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诗句。

“九哥儿,快继续说啊,来的可是那万里独行田伯光?”有客官叫道。

少年郎喝了口水,趁机朝酒楼角落里瞥了一眼。

那里坐着一个老道,从刚才自己上台开始,这个老道就一直盯着自己,而且眼睛一闭、一睁,一闭、一睁,就似乎在跟自己打眼色一样。

可自己一旦转头看他,他却又满头大汗,赶紧把脑袋转开。

按下心中迷惑,他继续开始说书:

“那田伯光似一道闪电,雷霆闪烁,顷刻就落在天帝城的紫禁楼之巅。西门吹雪早就到了,刚想拔剑,施展其独步天下的一剑西来,却看到田伯光身边竟然还站了个相貌平庸、妆扮邋遢的十六岁少年!”

少年郎故意卖了个关子,等底下各种催促、猜测,才继续说:

“只听到田伯光哈哈一声大笑说:‘剑西门,你想杀我,得问我兄弟答不答应!’诸位想,西门吹雪是多高傲的人啊?肯定不理他。

“田伯光就恼羞成怒了,朝他身边少年说:‘阿星,替大哥教训他!等完事儿,大哥请你去天帝城最豪华的千娇百媚阁爽快!’

“千娇百媚阁号称有佳丽妖媚成百上千,敲骨吸髓,那可是男人的极乐天堂!

“叫阿星的少年一听千娇百媚阁,顿时满脸就通红了,他两步走上来,指着西门吹雪叫道:‘你听说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吗?’”

说到这里,少年郎自觉停了下来,底下客官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勾起来了:“九哥儿!接下来呢?什么从天而降的掌法?”

少年郎眼看火候差不多了,拱了拱手:“这从天而降的掌法究竟是何?西门吹雪又是否能打败万里独行田伯光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诸位,明日请早吧!”

一听他这么说,才有人抬头张望,发觉太阳西斜,天边已经染上了一层金红帐色,今日说书的时间又到了。

“九哥儿!再说一段儿!我给你加钱!”

有个豪客掏出一把铜钱,足有三四十枚,丢进说书台前面的储钱箱里,叮叮当当声响一片。

“是啊是啊!再说一段儿吧!”

但少年人只笑而不语。

他说起书来挥洒自如,但其实只有十六七岁,皮肤白皙,身材颀长,俊朗不凡,身穿书生长袍,也算得上是温润如玉,唯独头上一顶不伦不类的掌柜帽,偏偏还戴歪了,让他整个人都布满了喜感滑稽。

好在酒楼里的客人多是熟客,知道这个少年的规矩,并没有强求,反倒就着酒菜,热烈讨论起来。

一个外地客商疑问:“我还从未听过有从天而降的掌法呢!”

“是啊是啊,从天而降?人要是从天上掉下来,不得摔成肉泥啊?”

一个在这儿听了半个多月的老客不屑道:“这只是九哥儿说的故事,你较什么真啊!连一个跟斗万里雷霆的轻功都有,从天而降的掌法又算什么?我倒是对千娇百媚阁更有爱好,不知道比起皇都的春月楼怎么样!”

不少男人都流出口水,一阵吸溜溜的声音。

一时间,众人就春月楼与千娇百媚阁的优劣之处激烈交谈起来。

既然热闹,就要喝酒;

既然喝酒,就要吃肉。

店里的跑堂在桌子里左右穿行,不停地加菜加酒,柜台后头的账房笑得跟菊花开了似的,咧开半嘴烂牙。

说书的少年眼睛也弯成了月牙儿,他已经从说书台上下来了,又再看了眼那个希奇的老道。

本待上去跟他搭个话,但那老道一见他看过来,顿时脸色蜡白,抓起桌上的行李,跌跌撞撞就钻出了客栈,消失在外头的人群里。

他只得作罢,转身进了后堂,抓起凉开水,咕嘟咕嘟灌下去一大壶。

一个粉雕玉琢、穿着朴素的小女孩儿端着一盘炒熟的花生米,跌跌撞撞跑过来,稚嫩的奶声清脆道:“九哥哥,吃花生!”

她才六七岁,腿短手短,把花生米端在脑袋上头,两根羊角辫左右摇摆,跑得太急差点儿摔倒。

幸亏少年眼疾手快,一手将花生米接过来,一手将小女孩儿环抱起来。

小女孩儿被少年抱起来,手脚都悬在空中,不停朝前伸,张牙舞爪一样,少年希奇:“小米,你怎么了?”

女孩儿怯生生道:“花生掉在地上了!不能浪费,我要捡起来吃掉!”

少年怔了一怔,没由来感到鼻头一酸,他都快忘了,半年之前,他还没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小米从小到大连顿饱饭都没吃过呢!

将女孩儿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他想了想说:“掉在地上的花生米可没有浪费!这些是供奉给土地公公和土地***,以后小米千万不能再从地上捡东西吃了知道吗?不然土地爷爷和土地奶奶会生气的!”

跟小女孩儿是说不通“掉在地上的东西会沾上细菌,细菌会让人生病”这种道理的,别说她,就是其他人,也至少差了几个时代的理解,所以他只能编造一个故事。

女孩儿大眼睛忽闪忽闪眨了两下:“土地爷爷?他们也跟三爷爷、四爷爷一样,住在地里吗?”

小米的三爷爷、四爷爷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入土为安了。

“小米真聪明!奖励你一个花生米!”

少年捏了一颗花生米,投到女孩儿的嘴巴里。

女孩儿眼睛更亮了,闭上眼睛一口阿姆就把花生米吞了进去,腮帮子跟仓鼠似的,翻动咀嚼,满脸幸福。

少年不由自主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脸:“喜欢那就多吃点,九哥给你讲土地爷爷和土地***故事!他们都是住在地里的神仙……”

少年讲完了一个信手编造的小故事,才放开小米,让她去客栈外头跟同龄的小伙伴玩耍。

再喝了一口茶,缓解了干燥的喉咙,少年长出一口气,不知不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年多了。

少年名叫陈久,本来是现代社会来自地球的一个物理专业的大学生。

说来也是奇葩,穿越那天,他谈了三年多的女朋友章馨忽然约他到操场,甩手丢了一张卡纸过来。

陈久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张元素周期表,他知道章馨是化学理论专业的,但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章馨问他:“你还会背元素周期表吗?”

陈久懵了一下,元素周期表他自然是会背的……但那是曾经,高中时候,为了高考,元素周期表他可以倒背如流,但是现在三年过去了,他哪里还能全背?

所以他只是背了几个自己还有印象的部分,就背不出来了。

于是,他就经历了有史以来听过最滑稽最荒唐的分手:“你以前都会背元素周期表,但你现在不会背。你已经不爱我了,我们分手吧!”

这么奇葩的分手借口,未免太清新脱俗了吧!理科女孩儿的脑回路难道就这么奇葩吗?

但更奇葩的是,当时陈久脱口而出一句:“你也不会背相对论变换公式啊!”

于是,一对物理专业和化学专业的恋人,因为两个永恒的科学理论,彻底走到了穷途末路。

陈久记得,自己高中的时候,给章馨写过一封情书:“我对你的爱,如同元素周期表,从宇宙大爆炸开始就存于世间,而我只是在短暂的人生中幸运地发现了它,挖掘了它,拥有了它,并将持续到宇宙大坍缩,也永不消亡!”

开始于元素周期表的爱情,也最终在元素周期表上终结。

所以陈久当天晚上发了狠,灌了一瓶白酒,抱着那张元素周期表,一口气把它全背了下来。

然后第二天醒来……他就穿了,穿到了一穷二白的陈家村,成了陈家村里傻了十五年的陈九,对,排行老九的九。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我的108套天道秘籍免费章节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