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鬼撒沙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鬼撒沙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8-12-29

你家有矿么?读书也像开矿一样“沙里淘金”,阅读小说鬼撒沙,也是不错的感觉,离开的时侯,残阳已经褪尽了最后一丝血色光晕,我甚至不知道冷七有没有闻声我的道别,他总是这样猝不及防的便坠入那追忆之中,我经常会觉得,他仅仅只是存在于这个世界,却并不活在这里……我愣愣的站在门外驻足,茫然的看着外面的清冷,或许对于我来说,所谓的活着,不过仅仅是为了这具肉体的不死亡,可冷七不是……有人与我擦肩而过,弯身钻进了铺子,撞的我肩膀痛。我回过头,却发现他正很平静的看着我。大概是屋外的动静引起了冷七的注重。冷七抬起头,面上略微有些意外,轻笑着说:“小屿,你来了……”

鬼撒沙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1959年,江西丰城还只是丰城县,并不曾被叫做丰城市。

同那个年代的很多小县城一样,这儿破旧,且落后。

人说,这不大不小的地方,境内却流经“三江一河八水“,也有人说是“三江一河七水”。

至于到底怎样。

总之,江河纵横,湖泊密布。

可这些,稻田里正顶着月光赤着脚弯着着腰的张家老二都不在乎。

田里的稻已经抽穗了。

对于土里泥里刨食儿吃的朴实庄稼人来说,在乎的只是怎么才能吃饱,让全家人吃饱。

张家老二已经和这片土地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了,这儿的每一方水土他都熟悉的如同自家的婆娘一样。

即便如此,他却仍琢磨不清当今的世道。

记得似乎是去年七月份的时候,村里忽然传来消息,说是要成立人民公社了。

村里的干部把村子里的人全部集合在村南江滩边的一大片空地上,听那个黑脸膛的公社书记讲话。

于是张家老二便也去了,闹哄哄的全是人头,问了才知道,十几个村子的人,全来了。

闷湿的天,能把人蒸熟了一样,咸臭的汗从头上啪嗒啪嗒往胸膛上砸,蛰的人眼睛都睁不开,脑子也昏昏沉沉的。

公社书记操着一口谁也听不懂的北方口音,讲了半天,张家老二也不知所以。

没等公社书记讲完,天就下了大雨,讲话也就提前结束了。

糊里糊涂的去,又糊里糊涂的回来,回到村里,提起白天讲话的事儿,村里的一群糙汉子干瞪着眼,吭哧了半天,都说只记得挺热闹的,旁的啥也记不得了。

的确挺热闹的,没过多久,村里就闹了起来,因为每家每户家里的铁锅铁盆吃饭的家伙什都被收走了,不交的就原地砸,砸碎了,破烂一样又收走了。

据说是要大炼钢。

造饭的家伙什没了,家家户户围着桌子吃饭的场景也跟着就没了,怎么吃?村里百余户人家一天三顿儿全到食堂去吃。

张家老二记得起初吃大锅饭的时候,他还挺喜悦的,人多,赶集一样热闹,还能敞开了肚皮,谁不乐啊?

吃了没多少日子,就不成了,先是没菜可吃,只有干巴巴的咸菜团子下饭,慢慢的,咸菜也没了,开始按人头定量,稻草面,豆腐渣,豆饼渣掺和到一块儿蒸了,黑乎乎的窝头愣是没人肯剩一口……

人一干起体力活来,脑子就会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

而打断张家老二胡思乱想的,是隔着那一大片甘蔗地传过来的若隐若无的声音:“公社社员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一天等于二十年,十五年赶上英国……”

这是村里的识字的人带着村里半大的孩子在开赛诗会。

张家老二擦着额头的汗渍,默然半晌,小声嘀咕:“一天等于二十年,老天爷啊,怪不得粮食不够吃!”

看了看夜色,入眼的,却是一团迷迷蒙蒙的月晕,惨凄凄的黄,长了毛一样。

连带着张家老二的那颗心,也跟着毛糙起来。

衣服已经被汗水打个通透,贴在背上,紧巴巴的有些痒。

稻田里似乎已经没人了,黑不隆通的,寻不清来路的风打着旋儿从张家老二脚底下吹过去,吹的他后背嗖嗖的凉。

“该回去了!”有人悄默默的说话声。

“是该回去了……”张家老二把铁锹扛在肩膀上,闷着声随口答了句。

才走了几步,张家老二步子忽然僵住,手心儿汗津津的,汗水顺着鬓角划过蜡黄的脸膛淌出一条弯弯曲曲的沟壑来。

夜里静的只能听到他自己的喘息声……

没人!仍然是没人!

这个月份,正是甘蔗刚开始成熟的时候,又加上今年雨水又足,所以甘蔗长势很好,比人还高。

张家老二张着大嘴呼哧呼哧的跑在那片甘蔗地中间的小路上。

脚下小路泥泞,似乎无穷无尽。

他不敢看路旁那夜色中林林立立的甘蔗地。

他怕忽的会从里面冲出一个什么东西来……

终于跑过那片甘蔗地的时候,张家老二已经依稀能看见村子里微弱的灯火了。

此处与村子,只隔了一条江而已。

赛诗会上传来的声音也更清楚了些,这仿佛是一剂镇静剂,让张家老二泛白的嘴唇微微有了些血色,心也微微落回了肚子。

“人民公社是天梯,共产主义是天堂……”

闻声这样的声音,张家老二忽然咧开嘴发出了一声轻笑,并不是因为这句诗,而是因为这念诗的声音。

他听的很清楚,公鸭一样的嗓子,是自家娃的声音,会念诗了,了不得!……想到这,张家老二就油然而生一股满足感。

夜间的风似乎从来没这么冷过,吹的人耳根子冰凉,起了一层一层的白毛汗……

尽管离村子没多少路了,可张家老二此时还是有些犹豫,良久,拐了个弯儿便冲一处地方走去,那是公社铡草料的地方,他假如没记错,这个时间点儿,自己本家的一个兄弟应该在那儿,路上有个伴终究是好的!

自己这个本家的兄弟身子骨弱,干不了重活,所以公社里的干部便让那本家兄弟去给牲口铡草。

民间话讲:“寸草铡三刀,料少也长膘!”

常年养牲口的,都知道这个理儿,饲草铡碎了,牲口吃了才轻易消化,不浪费。

而每铡够一百斤草料,公社里的人来过了称之后,就会给记三个工分,合一角多工钱。

张家老二走了没多久,就闻声了草棚子里铡刀切草时发出的清脆咔嚓声。

月色不好,所以,堆草的木质草棚子外墙上那硕大无比的宣传画只能模模糊糊看个轮廓,但是张家老二知道那上面画的是什么,他记得那画儿边上还配了诗:

“一个稻米煮一锅,一个玉米拉一车,一个萝卜当仓库,骑着黄瓜过黄河……”

听自家孩子学校里的老师说,这样的画,是革命浪漫主义和革命现实主义的结合,是好作品。

张家老二并不懂“好作品”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觉得高高在上,定是有学问的东西。

所以,他在经过那好作品的时候,照旧停下了身子仰着头一丝不苟的看了片刻,到了却仍没看出个好来,只好把肩上扛着的铁锹顺手搭在墙根,嘴里喊着那本家兄弟的名字走了过去……

鬼撒沙全文阅读

本家兄弟叫阿昌。

张家老二一连声喊了几次,没得到回应。

草棚子里铡草的喀嚓声却还在响,在夜里不断回荡,清脆而有韵律。

张家老二只当是草棚子里的人没闻声,便兀自站住了脚,勾着头往里面张望。

惨凄凄的昏黄月色根本照不进来,而里面却连盏灯也没有点,乌漆墨黑的,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黑色人影不断的抬起地上那几尺长的粗笨大铡刀,然后咔嚓落下……

张家老二靠着墙根子慢慢将屁股挪在草垛子上,疲惫的舒了几口气,大手在腰间摸了摸,想卷根喇叭筒来抽,摸了遍却没摸到,只得岔开话题闷哼说:“阿昌啊,今晚月色不好,别干了,啥也看不见了!你若非要干,至少也罩盏灯挂上去啊,若是没带,我看,我看一会儿咱俩就一块回去吧,不忙急这几个工分!”

那黑色人影却依旧只是忙着手起刀落,干净利索,似乎根本没有闻声张家老二的话。

张家老二也不生气,自己这本家兄弟早些年上过学,处了个女学生做对象,为此还和家里起了争执,后来不闹了,那女学生却跟别人跑了。

从那之后,阿昌便不怎么爱说话了,沉默的厉害,到如今,老大不小的只落了一个光棍的名头,没有姑娘愿意嫁他,所以好几个村子都知道他,拿他做反面教材。

放在平时,张家老二自然也是不怎么乐意亲近阿昌的,可今天不一样。

见那黑色人影不搭理自己,张家老二站起身,抱了一捆未铡的草,拖着步子走到跟前,把怀中的草扔到那铡刀旁:“还差多少斤?我帮你!”

这话一落,那黑色人影忽然停住了,抬起的铡刀僵在半空中,呆呆的似乎在看张家老二。

张家老二只觉得浑身不安闲,哪里不安闲,又说不出来。

今晚的天,冷的邪乎!

张家老二紧了紧身上的襟褂,搓了搓手,干笑着便弯腰要去接那黑色人影手中的铡刀。

刚伸出手,草棚子外面却冷不防响起了脚步声,由远渐近。

张家老二满脸的迷惑,这么个时候,谁还会来?即使是公社里的人来过称,那也得等明儿清早啊!

难不成是外村的人从此过?张家老二琢磨着铁锹还在外面,可别让这人给顺走了,不然公社里要扣自己工分的!

如此想着,张家老二微微猫着腰,勾着头便往草棚子外走。

刚走了几步,便与外面那人撞在了一起。

张家老二揉着鼻子,正要抬眼去看,这人到底是谁,却不料对方先出了声,有些局促和惊奇:“张……张二哥?你怎么来了……”

这声音听着极为耳熟,张家老二忽然浑身打了个哆嗦,脑子炸开了一般嗡嗡作响,头皮发麻如坠冰窖。

“阿……阿昌?”

“我刚去江边儿撒了泡尿,张二哥,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阿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的确是阿昌!

张家老二鼓足了力气,回过头,身后,地上,草垛旁,除了那高高扬起的铡刀依旧张立着,哪儿还有什么人影……

江面很宽,最窄的地方也将近一公里。

张家老二的脸水洗一样,惨白到了极点,拽着阿昌疯了一样头也不回的往江边跑,径直跳上了一艘夜色中辩不清颜色的槐木船,便抖抖索索的去解船头绑着的绳子。

任凭一旁的阿昌怎么问,张家老二也闷着头不说一个字,眼里的惧怕之色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

毛茸茸的凄黄月亮,倒映在江面上,波光粼粼中,如同黄泉路上给死人引路的灯笼。

过了江,就到家了!

可张家老二浑身都在抖,巨大的惧怕让他整个人都在发冷,握浆的手都在打摆子。

眼看着江对岸离自己越来越近,张家老二眼中终于有了希翼之色。

船已经到了江面中心。

夜里忽然很静,静的连那赛诗会的声音也没了。

对岸的灯火也不见了。

因为江面上起雾了,明明是在黑夜,可那雾却白的分明……成团成团的笼罩了江面……

张家老二张大着嘴巴,喉咙里因为惧怕呜啊呜啊的发出极为诡异的声音。

他疯了一样,挥动手中的船桨,带起哗啦啦的水声。

可那船却只是在江面上无力的打着转,任凭他怎么挣扎,也不曾往前漂动一丝一毫。

阿昌不知看到了什么东西,尖叫一声,踉跄着跌坐在船板上,指着江面。

原本的水面的灰白,正在一点点儿变的血红……

于此同时,江上响起了乐声,琵琶丝竹声……嘈杂又虚无缥缈……

成团的白雾涌动着往两边儿分开,那乐声越来越近……是一艘船,通体乌黑的古船……

那船上灯火通明,并不太高,上面的房间里,窗纸雪白,红烛正旺,青楼画舫一样……崭新如初,却唯独看不到一丝人影……

船身并不太高,张家老二痴痴的望着那艘船冲着他们驶过来……

唤醒他的,是阿昌癫狂的呼喊声:“粮食……张二哥,粮食……船上有好多粮食……”

张家老二也看见了,甲板上,房间里,白花花的大米仿佛能晃晕人的眼……

没等张家老二反应过来。身旁的阿昌便目光呆滞的跳下了江,游向了那艘装满粮食的古船。

游的时候,阿昌还不忘回过头,咧着嘴直勾勾的冲张家老二木然的笑着说:“张二哥,好多粮食……”

阿昌这样的表情,让张家老二说不出的惧怕,汗毛竖立,他知道,人只有在丢了魂儿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惧怕终究压过了那满船粮食的诱惑,张家老二大叫着,闭着眼不要命的划船挥浆,那打着转的船,终于动了……

划到岸上的时候,张家老二不要命的往村子里跑,一面跑,嘴里一面发出变了腔调的怪异嘶嚎声……

阿昌游向那古船时的诡异表情,依旧让他毛骨悚然……

还没到村子,村子里的人就被张家老二的呼喊声惊了出来,公社里的干部骂张家老二满嘴鬼话!

张家老二瘫在地上,面如土色,只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一个劲儿的说,救人,救人,阿昌还在那儿……

人命关天的事儿,不可能拿来开玩笑,公社里的干部这才信了几分,组织了人,提着大头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赶往了江边儿……

百十号人,找了半夜,可是,张家老二那口中所说的白雾,血色的江面,都不见了,那灯火通明黑色古船也消失了,更别提什么唢呐声乐声了……

当然,同样消失的,还有那读书读傻了的阿昌……江面是如此的平静,平静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鬼撒沙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