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武极魔圣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武极魔圣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4

高尔基如是说:“我读书越多,书籍就使我和世界越接近,生活对我也变得越加光明和有意义。”一本好书武极魔圣带给你,他本是魔纪大陆的一名身体羸弱的魔法师,却因一次意外,竟来到了一个真气纵横的武者世界。曾经资质平凡又不懂武的他,倔强地发誓要在这强者林立的世界生存下去,傲视群雄!

武极魔圣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嗷~!”

血红的骄阳当头高挂,炎炎的热意无情的炙烤着大地,使得那空气都略微扭曲。

漫边的天际一片蔚蓝,浩瀚无边。成群的雷鸟兽肆无忌惮地翱翔在天地间,目空一切。那全身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上位者的气息,惊得下方林中的鸟兽微微颤抖,动都不敢动。所幸的是那雷鸟兽群对它们并不感爱好,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即振翼高飞,化作无数黑点,消失在天际。

而就在森林的那一边,嘶吼声、惨叫声夹杂在一起震破天际!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鼠潮大军!那声音尖锐刺耳,震破天际!

噬金鼠发了疯一般,磨着牙,都朝同一个方向汇聚而去。

而那汇聚的中心,竟是一群人类!

那百十来人惊恐的聚集在一起。手握各种兵器,发狂般地向外劈砍。各种魔法、斗气争相外放,洒落在地。当即死伤无数,哀嚎遍野!

看那满地的噬金鼠,时而被烈焰焚烧,时而冻成冰雕。再加上头顶盘旋着的火焰巨龙,一时间那噬金鼠群也也是无法冲破防线,危及到人群。

就在不远处的一棵百年巨树的树梢上,一只半人高的噬金鼠咬着牙,死死地盯着人群中心的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年。

就是他!就是这少年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也是杀死了自己唯一的继续者。而它便是噬金鼠群的王者!

那噬金鼠王身后还站着两只稍微比他低一头的噬金鼠,其中一只抬起头来轻轻吱叫了一声,见那噬金鼠王微微颔首,便站直了身子,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霎时,林中成千上万只的噬金鼠红着眼,更加疯狂地扑向了人群。人类的压力顿时剧增。一不小心竟有数只噬金鼠突破了防线,不顾一切地撕咬着四周的人类!

“啊~!不要~!“

“啊啊~!“

惨叫声顿时响起!而更多的噬金鼠也涌进了人群!

人类慌了!拼了命地斩杀着发狂的噬金鼠。在丢掉二十多条人命之后,终于艰难地补住了缺口。人们这才得以有一口喘息的机会。只是这换来的代价却是太大了。

这时,一名中年剑士挥剑沉喝道:“保护大少爷,我们快离开这里!”

人们仿佛是有了主心骨一样,完全服从了中年剑士的安排,一步一步的慢慢地朝森林外围了去。那噬金鼠王自然是发现了这一幕,当下显得更加的震怒,发疯般地尖叫了起来。

整个鼠群瞬间沸腾了,更加捍卫不死地往前扑了上去!

怎么会这样?为何会这样?少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幕的发生。

他懵了,也是怕了。

少年那清亮的双眸中透露着强烈的愧疚与惧怕。看着自己身边的护卫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血泊,被那群残忍的噬金鼠撕咬成碎片。少年怒了,但却无可奈何。就凭他这点实力,站出去根本就撑不过一瞬间。这里的护卫随便一个都比他强。自己只不过是他们的负担而已。不添乱还差不多,何谈帮忙?

“斯卡叔叔,对不起!”

中年剑士闻声浑身一震,扭头看着自己身边的少年,僵硬的面庞上终于挤出一丝笑脸,道:“亚诺少爷,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少年的心头如刀绞般的疼。

我们应该做的。是啊,就是因为斯卡他们容忍着自己的任性,随他一起来到这危险的‘亚尔伽’大森林。哪怕只是森林的外围,这也不是他该来的地方。更何况他还惹了一头幼年期的噬金鼠,并将它杀了。

结果没过多久,这片森林忽然冒出了无数只大大小小的噬金鼠。当他看到那只显眼的噬金鼠王之后,他就知道那头幼年期的噬金鼠的身份怕是不一般了。

噬金鼠的又一轮攻击又来了!

“快,魔法攻击!”

“火龙攻击!冰阵预备!!!“

斯卡几乎是用吼出来的。即使以他‘高级大剑师’的实力,面对如此凶悍的鼠潮也不禁有些无力与绝望。

别说是他,就是那雷鸟群兽见了也得退避三舍。

霎那间,林中的气息渐渐地变得***了起来。鼠潮也不禁为之一顿。

但在鼠王的催促下,鼠群再一次地扑了上来。

但众人的速度也不慢,浑厚的斗气转瞬间喷发而出,气势也是节节攀升,如同出鞘的利刃,凌厉逼人!

“嗤~!”

只见众人头顶,数条巨大的火蛇悄然出现,炙痛的热感顿时席卷起四面八方!

那火蛇足有水桶般粗细,九米来长的身形极具给人一种压迫感。巨型火蛇相互缠绕间,便带起熊熊火焰,四散袭向地面上的噬金鼠大军!

与此同时,地面上不知何时竟弥漫出一层淡淡的蓝色水雾。人类的身影也渐渐的时隐时现。只听得那人群中传出一声低喝,外围的水雾如同沸腾了一般,翻涌不已!点点的冰渣迅速凝聚在噬金鼠的毛发上!

“嗤~!”

“咔--!”

一时间,两种怪异的声音接连响起。

那数条火蛇如同死神的镰刀般,毫不停滞地收割着地面上奔驰的生灵。凡是被那烈焰沾染上身的噬金鼠,只是来得及凄厉地悲鸣一声,便在短短的呼吸间,化为灰烬。

地上的水雾漫延之处,尽数化为冰雕。清风拂过,便是‘咔’的一声,碎成点点冰渣,随风飘散。

鼠群的行动也为之一顿。人类也得以短暂的喘息。

然而好景并不长,大面积杀伤力的魔法技能可是需要一股不菲的魔法力。一盏茶的功夫,仅有两名魔法师的脸色也越加难看。

没多久,两人果然撑不住了,先后收了手。众人脸色瞬间煞白!

这要是没了范围性的魔法伤害,如何抵抗得住这么多的噬金鼠,剑士们再强,哪怕不被咬死,也会被累死的。

此时越来越多的噬金鼠涌现而来,那阵势看的让人头皮发麻,直冒冷汗!

少年被众人紧紧地护在中心位置,凡是企图接近的噬金鼠,必会得到更加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少年面色惨白,双手因大力紧握而传来的钻心疼痛更是让他的心里一阵懊悔。

“母亲,请您保佑我们!”

少年的神情一阵恍惚,左手不禁握住了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牌。那玉牌约莫五公分大小,通体泛白,隐隐有淡淡的流光旋绕其上,玉牌表面光滑似镜,除了握在手中会传来一股温热感之外,再无其他奇异之处。

然而就是这么一块看似普通的玉牌,却是他母亲在临终前以极其郑重的方式交给他的。

少年对自己的母亲极其的依靠与爱戴,自从母亲去世后,少年就把对母亲全部的怀念寄托在了这块玉牌之上。自然对其是十分珍惜的,几乎从不离身。

而这个时候,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少年心里的阴暗的一面也终于爆发了!

他恨着自己的父亲,也是越来越憎恨着自己的家族。就因为自己是一个废物,修炼的废物!十六年来,少年受尽了他们全部人的白眼和辱骂。

而少年更痛苦的是他们逼死了自己的母亲,恨那些人对他们母子二人的无情。而这些人中也有自己的父亲,那懦弱的父亲!

少年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便是自己的斯卡叔叔,那是舅舅的心腹啊!

舅舅,你还好吗?亚诺想你了!怕是再也见不到了吧?

少年自嘲地笑了笑,丝毫不顾当下的情况有多紧急,有多危险。或者说是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

只见少年看了一眼胸口的玉牌,又抬起头慢慢地环视了四面,似乎是要将这一切全都记住一般。

看着自己身边的人接连倒下,护卫越来越少。中年剑士也是愈加的疯狂,一边嘶喊一边拉扯着少年往后退去。

至于那中年剑士喊的些什么,少年已经听不到了。他彷佛是看到了自己的死期,眼眸缓缓地合上了。而那散发着阵阵恶臭的尖牙也是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那空气中总是夹杂着淡淡的***味以及阵阵微弱的呻吟……

而就在不远处,三个淡淡的身影躲在大树后,冷眼俯视着这一切……

武极魔圣全文阅读

“哇呜~!”

一声十分嘹亮脆响的婴啼终于击破院内两个多小时的焦虑等待。沈家上下也因此而又更加忙碌了起来。

一天不到,沈家喜添男丁的消息如同一阵轻风般迅速从枫城中散播开来。几乎谁都知道沈家出生了一个小少爷,名叫沈良!

........

时光匆匆,六年的岁月眨眼即逝。曾经的婴孩,如今也终于长大。

此刻,就在沈家的露天演武场。一些年轻的家族子弟正站在一旁,对台上的黑衫小男孩指指点点,语气中丝毫不加掩饰其赞美之意。

男孩眉目清秀,约莫五、六岁的样子。短许寸发配合男孩那略显古铜色的皮肤,时不时透露出一丝精悍的味道。一双漆黑的眸子异常深邃,竟流露出与同龄人年纪不符的坚毅与不屈。

在众人的注目下,男孩深吸口气,步伐向前探出。紧握的双拳不断地挥动而出。整个人如同猛虎一般,势不可挡!一套复杂多变的‘碎金拳’被他打的有板有眼,颇具威势!动作也是宛如行云流水一般,竟毫无阻塞之感。可见这男孩对着拳法的造诣也是不低。

众人眼前一亮,纷纷拍手叫好。各种赞美词语也是毫不吝啬。

“这沈良表弟可真不愧为咱们沈家青年一辈的天才,年仅六岁就能施展出如此高级的拳法,真是不简单啊!”

“那是当然,沈良表弟的武学天赋就连老一辈们都是赞不绝口呢!”

“我若是能有沈良表弟的一半天赋那该多好!”

“你做梦吧!”

“哈哈!”

……

良久,男孩步伐一顿,静立在场上,微微调息了下,便口吐一口浊气。率先大步迈出,在众多艳羡的目光下从容离去。

回到房间,男孩盘腿坐于床前。双眼缓缓闭合,便运转起了家传玄功。淡淡的金色气流在男孩的催动下,如同温顺的宠物,疾速在体内的各个经脉流窜而过。每经过一寸经脉,不只是那脉络会以肉眼不可见的方式略微壮大,就连那淡金色的气流也不例外。

当男孩运功一周天后,方才深吸口气停了下来。就在双眼睁开的霎那,两团金色在眼眸中一闪而逝。男孩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并未理会。先是下床洗了把脸,这才回到床上躺了下来。目光略微呆滞地望着上方的虚空。

片刻,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终于打破了房间内的沉寂。

“沈良?亚诺?呵呵~!”

男孩苦涩一笑,语气中竟有几分自嘲的意味。谁都不知道这位沈家天才小少爷的心中有个最大的秘密。令人震动的秘密!

他并非是沈良,而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的亚诺。魔纪大陆的亚诺,索库斯家族的长子!

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来到这片名为元武大陆的世界。只是觉得似乎有股莫名的吸引力牵引着自己一般。而且还共生在这个幼小的身体里。

没错,是共生!在他脑海的深处,他很明显感觉的到‘沈良’的灵魂还在他体内,只是他太弱小了,无法取得身体的控制权,深深的陷入了沉睡当中。

六年内,原灵魂体清醒了两次,两次都想将自己挤出原本属于‘沈良’的身体。但都被自己一同带过来的玉牌给***了。起码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两次他都能清楚的感觉得到。是玉牌里的力量帮助了他。话说,这玉牌也莫名地跑到了自己的体内,还在胸口处‘安了家’,长辈们都以为是一块胎记,可他却知道这是玉牌搞的鬼。

“或许,换个生活也不错。”

沈良枕在胳膊上,嘴角不禁掀起一个淡淡的弧度。曾经的他被家族称之为废材,这个称号一直伴随了他十多年之久。内心的压抑与苦闷,无人能够体会。而现在,他却是沈家最刺眼的天才。这种待遇就好比天上与地下。他很享受这种待遇,但也很怕这就只是一个虚无的梦。他想努力去抓住这一切,把握一切。于是他拼命地修炼,只是害怕失去了全部。他很享受在这里的每一天,哪怕是个梦也无所谓了。起码他曾经拥有过。

这元武大陆上全部人都是修炼一种名为‘真气’的东西。至于剑士,魔法师什么的都不存在。

以至于沈良每次想到这里,都不禁笑出了声。因为他有可能是这元武大陆上的第一位魔法师,虽然他的魔法师境阶很低。

大陆上将修炼的人统称为武者,武者的普遍实力等级从低到高依次为:一阶武者、二阶武者……以此类推到九阶武者。每一阶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以及巅峰。

九阶武者可以说是已经站在芸芸众生的巅峰了。而九阶之上又有传说中的玄武之境以及真武之境。

相传,玄武之境的强者可随意调动天地灵气,可脚踏虚空,翱翔于九州。短短数语便足以说明玄武之境的强大。而比这更为强大可怕的真武之境,大陆近千年的历史篆录中却没有丝毫的记载。要么是湮没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要么就是从未有人达到那般高度。

无论是怎样的结果,这都不影响武者们对真武之境的向往。沈良也不例外。

沈良三岁多便自己要求接触真气,四岁习武,五岁多便已是一名一阶武者。六岁时就达到了一阶巅峰的实力。就是与一些年纪颇长的一阶武者们对练时,也丝毫不落下风。这让沈家的下人们对这小少爷也是愈发的恭敬。

究竟一个人的天赋再强,若是后天不肯努力,天才也能变废物。而这位小少爷的努力却是完完全全地展现在众人的面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过来了。

“此子不骄不躁,天赋异禀,若得高人指点,多加指引,日后必成大器!”这是三天前,一位七阶武者前辈对沈良的如此评价。

想到这里,沈良喃喃自语道:“天才,废才。一字之差而已。”

“良少爷,老爷请你过去一趟。”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老爷?沈良一怔。不用说这老爷便是沈家的当代家主沈天,也就是沈良这一世的父亲。他这位父亲可是不简单,称得上是当世的一方巅峰强者,八阶巅峰武者!沈家的地位自然也因此水涨船高。在这西北之境也是数一数二的。

说起来,沈良对他这位父亲还是心怀敬意的。平日里沈天对他关爱有加,除了让他感受到了真正的父爱以外,对他也是甚是严厉,而且不甚言笑,因此沈良的心里还是有些惧意的。

而沈良的母亲,却在当年生他时难产而死,这也成了沈良心中不可言明的另一处痛。

“父亲为何在这时候唤我而去?”沈良站起身来,略微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便走出房门,冲着一旁的灰衫老者咧嘴一笑:“余伯,我们走吧!”

“好咧!”余伯笑了笑,溺爱地摸了摸沈良的小脑袋,便与他一同前往大厅。

“余伯,你知道父亲为何让我过去吗?”沈良迷惑地看着身边这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者虽已显老态,甚至有些驼背。但却步伐稳健,眼神清明,丝毫看不出是上了年纪的人。

这余伯乃是沈家的管家,从小就生活在沈家。据说是当年沈良的祖父在外捡回来的。起名为沈余。只是,当沈良问起他的祖父时,沈天总是闭口不言。久而久之沈良也不问了。

这余伯从小便是看着自己父亲长大的。与父亲出生入死,情同手足。表面上是沈家的管家,但却与自己的父亲兄弟相当。父亲为弟,余伯便是兄。

在沈家,没有敢小瞧余伯,一是因为余伯与父亲之间的亲密关系,二则是因为余伯那一身强横的实力!七阶高级武者!相比之下,实力显得尤为重要,惹不起啊,实在是惹不起。

从小这余伯便对自己是极好的,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他的兄弟,又或者是因为余伯膝下无儿无女。反正一直以来余伯便对自己几乎是有求必应,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给摘下来。可谓是宠溺的不得了。沈良的前世很少会有这种待遇,自然是十分珍惜。对这余伯也是又敬又爱。

“余伯,你知道父亲为何让我过去吗?”

余伯扭头看着这位沈家青年一辈的小天才,呵呵一笑道:“是你父亲的至交好友前来拜访。”

“至交好友?”沈良微微一愣。能被父亲称之为至交好友的人寥寥无几。看余伯这神色,恐怕关系不止这么多。

“对,当年我跟你父亲在外闯荡突发危险时结交的朋友。要是没有我跟你父亲,那老家伙怕是早已尘归尘,土归土喽。”余伯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笑呵呵地道。

“只是没想到那家伙在那之后还能闯出一番名号,不愧是你父亲认同的风古扬。”

沈良顿时一惊,呀了一声。

“难道是那‘清风徐来云飞扬,风卷残云万古殇’的风古扬?!!”

据说,那风古扬一身实力强横实力已达九阶之高!

“呵!没错,就是那老小子。”余伯很是惊异地看着沈良,不曾想这小小年纪便能知晓这么多,不简单呐!

看来老爷的眼光固然不错,但眼光更长远的还是老风啊!余伯心中暗想,不动声色地感慨了一句。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武极魔圣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