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截天之剑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截天之剑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6

沏上一壶茶,在缕缕轻雾中捧起一本书,品着茶香,嗅着书香,品茗读书,反复咀嚼,品味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深刻的道理。愿你能读书品茗,享受美妙生活!小说截天之剑带给您,十分好看哦!飞剑斩人头,剑气断天道,不一样的仙道江湖,不一样的修行世界。

截天之剑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天空是碧蓝碧蓝的,在远方与海面连成一片不分彼此。

不远的海面上,微风吹过,泛起粼粼波光。

一艘小舟在那里静静地漂着,一副天然海之画卷。

忽然水波泛开,一个孩童握着一根细长的自制标枪,从海底冒出来,他将标枪尖头的一条小鱼甩进小木舟里,吸了口气又钻回海底去了。

不一会儿,就又会钻出水面,带出来一条鱼。

他如此这般,不知倦怠的专心一致的重复着。

世界出奇的安静自然,似乎这整片海天都在静静的看着这名孩童忙碌着。

天上有颗骄阳从半天之中缓缓偏移,渐渐化成夕阳。

然而就在夕阳将出之际,忽然天边再次出现一颗夕阳,这颗夕阳原本只有一点,渐渐不断变大,等这颗新出现的夕阳差不多有天上原本的那颗一样大的时候。再次钻出水面预备将鱼儿扔进小木舟去,视力极为敏锐的孩童注重到了这颗异样的夕阳,他眼中出现惊恐。

他没有来得及再次饱吸一口新鲜空气,像一条受惊的鱼儿般向水底钻去,慌忙中他甚至扔掉了那杆兀自叉着一尾挣扎小鱼的自制标枪。

那一瞬间,也许只有一个呼吸,天上的那颗“夕阳”就如同流星般砸落,目标正是小男孩冒头的位置。

“夕阳”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只是它闪耀的光辉让它看起来如同真的烈日陨落。

只有鹅蛋大的“夕阳”陨落在平静的海面上,竟激起滔天浪花,远看去,宁静和谐的海天景色被打破了,巨大浪花将它旁边的那一叶小舟,像一只折纸小船一般掀在空中一连翻了几个滚,里面的小鱼和船桨如飞溅的水花被洒了干净,然后才砸落在水面。

海水落下后,水波复平,小舟又渐渐安静下来,漂浮着。

世界似乎又重归夕阳下和谐安宁的海天。

假如没有海面上无数从小船中洒出翻着鱼肚白的小鱼和静静飘荡着的船桨,一切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水花翻起,小男孩重新从海面上冒出头来。

那杆跟在他身后缓缓沉下的标枪又被他重新找回握在手中。

他警觉的环伺一周望去,看到被推远的小舟和洒落的小鱼。

他矫捷的游动过去,绕着小舟将翻鱼肚白的小鱼重新扔进去,又拖回船桨。

之后,他望着海面傻傻的有些发怔。

凭着他自己记忆,他又游回刚才的潜下去的位置。

对着夕阳,他又看看海面。

似乎有一阵短暂的犹豫,他深吸一口气,对着海底潜去。

这片海离岸并不远,他非常熟悉,海不深,是他可以潜入的深度。

夕阳斜射下来,清亮的水下依然还很清楚,只是到了底下才稍稍暗下来,但对于小男孩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海底的世界一样如同画卷一般漂亮,但早已习惯的他并不在意这些,这片海底的的地形他熟得很,他认真的在海底搜寻着,没多久一丛漂亮的珊瑚上就发现了一颗鹅蛋大小的石卵,正是石卵犹自散发出来的一点光线,就被他的目光敏锐的捕捉到了。

他游过去,首先小心的碰了碰那颗卵石,他气息已经不足,没有做再多的试探,就抓起它快速的向上游去。

然而没有游出数丈,他身体忽然一僵,就没有动作了,身体随着最后一丝惯性,顺着水流,飘在水中。

他就像忽然被抽离了灵魂与意识一般,如同一具死尸静静地飘在水中。

夕阳从海面上洒下,照在他身上,仿佛多了些神秘和韵味。

光溜溜有些黑黝的幼小身躯,只着了一条破旧的小短裤,两条小腿在海水中死静的似乎还似要完成一个蹬腿的动作,双手收在身侧似乎要让身体前冲,但这些动作没有完成好就中断了,他就这么静静的飘在水中。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他收在身侧紧握石卵的手忽然放出光华。

光华奇异,直接透亮了小男孩的身体,首先是手,然后向全身蔓延。

光华之下,他的身体如同透明,只剩下血管骨骼和经脉在光华中纤毫毕现。

特殊是丹田处,竟也显着莹莹光晕,隐隐与石卵的光华遥相呼应。

一瞬间石卵的光华开始急速流转,向小男孩丹田处收敛而去。

但光华似乎流转不尽,源源不断,海面下上演着诡异的一幕,海中的小鱼儿们被光华吸引,却只远远结成鱼阵,不敢靠近,阳光被鱼群遮挡,而光华却照亮了巨大的球形鱼阵里面,偶然透出的光华让鱼阵组成的球无比妖异。

不知过了多少,夕阳也彻底西沉,只露出半边红霞。

海中光华忽然消散,鱼儿们惊慌而逃。

小男孩骤然醒过来,措不及防之下,灌进一大口海水,他来不及寻找消失不见的石卵,赶紧向上游去。

冒出海面,吐出海水,调匀了呼吸才发现天色已晚。

他急匆匆的上了小舟,奋力划了起来。

将船划至岸边,又费力的拖到高处绑好。

他找出一个留在岸边的藤条编制的小篓,将全部收获的小鱼装进小篓,抱着鱼篓小跑着往不远的村里跑去。

村中已经升起一道道炊烟,他心中有些焦虑,脚步不由得加快了些。

村很小,只有十几户人家。

他在进村第二户人家门口稍微停了停,对着冒烟的那边厨灶间,大声喊:“郭叔!船拖上来绑好了,谢谢郭叔了!”

果然那厨灶间里,传来一声沉稳汉子的应声,紧接着,那边走出一个黝黑壮实的汉子。

“小海啊,赶紧回去,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的语气似乎为他担忧。

“谢谢郭叔,我知道的!我走了!”小男孩飞快的继续往家的方向跑。

小男孩的家十分残破,几乎是村中最破落不堪的。

越是接近家门,他脸上露出些许紧张。

还在离门口数步距离的时候,忽然,破门嘎吱一声被拉开了,一张醉眼迷离,挺着一个红彤彤酒糟鼻,胡子拉碴毫不修整的中年男人的脸露了出来,小男孩明显惊惧了一下,但马上就坦然放松了。

“小兔崽子!你想饿死你……你你老子……啊!这么晚才回来,看我不打......打死你!”那全身破旧酒味刺鼻的汉子已经大骂着踏着颠倒错乱的脚步冲了过来,抬手就是不知轻重的一下。

小男孩被打得一个趔趄,险些手中的装鱼的藤篓摔了出去。

小男孩没有闪避,并不是他闪不了,而是他早已麻木,根本懒得去闪。

小男孩被打了之后,站在原地似乎再等中年汉子继续,但中年汉子却没有再继续,而是提起他另一只手中的酒坛,捧起来喝了起来,结果喝得太急,呛到了,摇摇摆晃的咳了几下,直咳得酒水口水都喷溅到小男孩的脸上身上,才摇摇摆晃的站在那发酒愣。

小男孩这才像一块不会有感情的木头一样绕过他,进了旁边的厨灶间,很快摆弄起来。

将抓回的鱼很快的熟练的处理清洗着,弄好之后将其中一些用一锅给煮了,另外更多的则摊在一个自己编的一块简陋的藤筛上,预备做好饭用热柴灰烘一烘。

不一会,破旧的灶间也开始升起袅袅炊烟,做饭的主食就是小男孩抓回来的鱼,没有任何繁琐的做法,只是一锅煮成鱼汤,放一点上次从邻居家借来的盐,以及一些可以野外采摘的佐料。

借的盐,等到下次集市开市,小男孩就会拿着自己晾晒的鱼干拿去卖再来偿还,不过这是不一定的,也许要等到下下次,郭叔家的小船也不是总是能借,不够数量是难以走这一趟的,这里离集市有些远要浪费太多时间。

若是遇上郭叔不能借小船的时候,他只能在离岸极近的地方捉鱼,这样便只能满足日常,而不能晾晒鱼干。

小男孩今年九岁叫江海洋,江是江河的江,海是大海的海,洋是大洋的洋。

似乎预示着他这一辈子只能与水作伴了,他虽才九岁,但他出其的水性极好,村里比他大很多的少年也没一个比他更好,能在水中用自制的标枪抓鱼,村里也只有他一人能做到。

可惜直到发现他有这个才能后,他家里那个酒鬼老爸就几乎不再出门讨吃了。

这样的生活从他还不到七岁就开始了,不过七岁之前的记忆他也早就忘记了,那也不是什么好记忆。

随着小江海洋捉鱼的能力越提升,他那酒鬼老爸开始变得变本加厉,他藏在家里的省下的钱,往往被他老爸搜出来去抵了赊的酒钱。

他也能藏得更隐秘的,但他不愿,他实在不想看到从村外鼻青脸肿走回来的老爸。

本来可以改善一点的生活,就一直维持着现在这般处境。

所以小江海洋这么小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今天不好的时候,也许明天只会更加不好,所以他只会埋头让自己变得更好,从不假手他人。

小江海洋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条小船,无论多小都可以。

本来只要一直存钱,他有信心在一两年的时间里,弄到一艘小船,但现在小江海洋知道不行了。

所以小江海洋被迫选择了另一种方法,院中有一段大木头,是他花了无数精力,才从村外弄回来的。

他打算将木头掏空制成一艘简易的小船,小船现在已至半成品。

鱼汤熟了后,他舀出一大碗端到他老爸江世流旁边不远的地方,然后自己吃饱了之后就开始凿小船,他就是这样天天挤出点时间来凿船。

直到天完全黑下来,小江海洋才放下借来的斧头,随意清洗了一下自己身体,晾晒起自己唯一的一件衣物,光溜溜的躺到他那一张破木床上睡去了。

今夜,一直不做梦的他,做了一个希奇的梦。

截天之剑全文阅读

第二天,当清晨蒙蒙的晨光透过窗口照在小江海洋脸上的时候,他就醒了过来。

他爬起身坐起,甩了甩不敢置信的脑袋,小江海洋昨晚做了一个希奇的梦,梦中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教了他一些东西。

醒来后,他本以为就什么也记不清了,却没想到,那些内容就像刻在他脑海中了一般。

他索性站起身走到院子中,依着脑海中的影像照做起来,那些印刻在脑海中的信息,不需要他太多理解,本来并不是很简单的动作,他却有如福至心灵一般,一一不费吹灰之力做了出来。

说也希奇,每当许多动作连成了一个整体后,小江海洋就会明显感觉丹田中有一股热流溢出,瞬间传遍全身,舒适得不得了。

这一舒适就停不下来,直到耳边听到破屋中重新传来动静,应该是父亲江世流醒来了,他才只好作罢。

小江海洋停止了动作,此时天已大亮。

他就着院中井水将刚刚身体受暖流刺激排出的一些黏黏糊糊的汗水清洗干净,这才套上他那条唯一的短裤,经过一晚的风干,已经没有湿气了。

套上短裤,他进了厨灶间,他将昨晚父亲吃完没洗的碗洗好,又将昨天剩下的鱼汤热了热,自己吃好,将剩下的鱼汤热在锅中就出门了。

村里此时一些勤劳的人们已经开始相继出门劳作。

穿过田间的小路,小江海洋遇见村民都会一一打招呼,村民们对这个可怜的孩子也是非常和善。

小江海洋也非常羡慕这些村民,他们都有有一些田地可以耕种,大多数的时候都能吃上香喷喷的米饭,只有粮食紧缺的时候才会如同自己家一般天天吃鱼。

他家以前也是有田地的,但现在早已卖给了村东头的大户。

小江海洋一路出村,顺便找村里的叔叔伯伯们借小船,运气好的话通常是能借着的。

但今天运气有些不好,村里的船都不得闲,看来今天只能在靠近海岸边的几处地方去捕鱼了。

本来他还想去昨天遗失那块发光石卵的地方找找,看还能不能拾回,他总觉得自己昨晚做梦会不会跟那块石卵有关系?

今天捕鱼出乎意料的得心应手,以前他很难刺中的体型稍大的鱼他今天连续得手了两次。

不到半上午,他就捕到了往常在这地方一上午的量。

为此他有些喜悦,继续向着自己的最大收获冲刺。

临近中午,小江海洋看了看自己的收获,这次的收获已经快及得借小船远离岸边了。

他有些对自己实力感到骄傲,他将鱼收拾进藤篓,兴致勃勃就回家了。

父亲果然不在家,看来又去村外喝酒去了,他一个人将捕到的鱼从中捡出其中影响鱼干价格的鱼类一锅给煮了,其他的另外再找了块自己织的藤筛晾晒起来。

今天天气很晴朗,一样的万里碧空,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地面上的景物都有些晃动不真实,不过这正是晒鱼干的好天气。

他没有在家待太久,稍作收拾后,他便又提着一个鱼篓和鱼枪便出发了,炽烈的阳光他并没用觉得有多晒人,反而他有些享受岸上的阳光。

与上午相比,他的收获更加丰富,因为似乎习惯了捕捉稍大点的鱼,下午更是屡屡得手。

他有些对自己实力的忽然见涨还没有预备,但他已经确认自己可能真是变得比以前厉害了。

假如只是上午,那么他可以归功于运气,但一整天运气好也说不过去,而且捕鱼自己也是知根知底的,是不是运气自己慢慢的就有所体会了。

这里的鱼群密度也没有增加,似乎是自己感官和反应变快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早上那几个做了之后会觉得有热流的动作吗?

他摇摇头,虽说村里的老人喜欢给孩子们讲神仙鬼怪的传说,但他却不相信几个动作可以让人做几次就让身体有了显著变化,要是这样,普天之下靠自己身体力行维持生计的人不就要成为神仙了吗?

他决定试试,于是接下来几天,他天天早上都按着脑中的影像做几遍。

他父亲江世流还是一样,天天早上出去,傍晚才醉醺醺的回家。

他不愿去触父亲的霉头,早早的就回家,将吃的东西预备好,江世流对吃什么好在不挑,虽然喝醉了的他也会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打骂小江海洋一顿,但绝不会是在吃的方面。

这几天小江海洋发现,父亲打他的手变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而海中的石卵也没找到,连续找了几次,也是踪迹全无,大概有可能被一些鱼类或者蚌类给吐下腹去了吧。

另外那一***作确实有用,经过七八天了练习,他真的确认他身上的变化确实来源于这一***作。

每当他重复练习几次后,每次都会热流流窜全身,而且伴随着出汗之后,然后他就会感觉全身愉快耳目清明。

他曾试着将这些动作交给比自己还小一岁的丁叔家的儿子丁小帆,教了很多遍,确认一点也没教错,未曾出现自己所感觉的热流。

他年少的心中这才隐隐有些觉得这也许将是改变自己一生的一个秘密。

但半个月后的一天,当他再一次做起这***作的时候,让他惊恐害怕的事出现了。

又是一股热流流遍全身百骸之后,一股麻痒难耐的感觉从骨髓深处慢慢透出,而且越来越强。

海中也常有毒物,他也是经历过几次毒物蛰咬的了,海中的毒物通常比陆地上的更毒,这也许是同是海洋或陆地免疫力更强的缘故,总而言之被海中的毒物咬伤之后,小江海洋觉得海中的毒更加让人痛苦,但现在这种麻痒虽称不上痛,却比痛更加难受。

现在是早上,小江海洋更不愿意父亲江世流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所以他忍了,他拼命的忍住自己不弄出任何一点声音。

结果越是忍受反而更加痛苦,他想到反正也这样了,要不干脆把那一***作做下去,至少会有暖流使自己舒适点,他重新做起了那***作。

果然,暖流冲刷下,麻痒真的没有那么难受了。

于是他不知倦怠的反复练习着这一***作,然而难受的感觉也在发生变化,从开始骨髓深处的麻痒,慢慢像外蔓延,而出了骨骼之后,麻痒变成了极热,除了骨骼仍在麻痒之外,体内血管下皮肤下肌肉里开始如同煮沸了一般,热得难以忍受,比刚才还要痛苦。

小江海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但他已经停不下来了,他一放缓带来热流的动作,那种自己无法抵御的痛苦瞬间就要将他吞没。

他只能继续,慢慢的他为了专注动作和抵御痛苦,他更加心无杂念,只知道重复又重复。

不知过了多久,宛若一场梦,等他逐渐清醒过来之后,竟然发现自己动作其实早就停止了。

一阵难闻的恶臭传入鼻端,他扫视一圈自身,发现身上满是黑灰油腻的污垢,臭味就是从这些污垢上传出的,自己常年跟鱼腥味做伴,对臭味已经是很免疫了,但这气味入鼻,他竟然还是有些受不了。

他感紧从旁边水井里打出水来将自己清洗,结果一脚踏在井沿上,竟将红沙岩砌成的井沿踩碎一大块跌落在井里。

他以为是百忙之中没注重其实井沿早就破损了,自己那一下只是将原本破碎的井沿踢落井中,并没用在意。

然后他大约等垂下的木桶灌满水就往外扯,结果发现仍然是空荡荡的,似乎木桶没有灌进水。

一连试了几次,依然如此,他惊吓得以为木桶穿了底了,陈旧的木桶这很有可能,于是提上来察看,才发现水桶满满的丝毫没有漏,而是自己力量忽然不知为何变大了不少,一个没留神,竟然没有感觉出来装满水的木桶与空桶的区别。

他心惊不已,一边冲洗自己身体,一边体会着自己巨大的力量,一桶水的重量现在自己竟然只感觉轻若无物。

这种力量的提升没有知觉,好似天然的自己忽然就是拥有这样的力量一般,没有热血的冲动刺激也没有肌肉中奔涌着力量的感觉,力量是天然的,甚至不需要运劲。

他一连冲洗了十几桶水才觉得身上没有臭味了,而且觉得自己皮肤似乎变得没以前黑了。

他洗干净身体套上短裤,天色已然大亮,像往常这个时候,屋里父亲肯定有动静了,今天他似乎醒得比较晚。

不过这不是江海洋在意的,父亲醒来只是一个提醒自己要赶紧做饭的信号而已。

他一身清爽的进入灶间开始生火,不一会一锅热鱼汤就弄好了,至于好不好吃,他早已习惯,只为填饱肚子而已。

吃饱肚子后,他上山砍了一些藤条,近来自己捕鱼的能力越来越强,早已没有足够的地方晾晒了,所幸这段时间捕捉的多余的鱼都是个头比较大的,可以直接可以剥清洗去鱼脏后挂起来晾晒,但即便如此,藤筛也是不够了。

等他回家时已经是日上中天了,父亲江世流自然早已出门喝酒去了。

他来到屋檐下开始编藤筛,由于编得简陋,到了半下午时,就新编好了三面,时间还相当的充裕,于是他也不出门了,就在院中开始凿未完成的小船,现在力量忽然增长,原本对自己有些重的斧头现在拿在手里就显得轻飘飘的像是小刀。

轻了自然能运斧如飞,本来大概需要三四天功夫的活,结果半天就做完了。

小江海洋终于完成了自己第一个愿望,接下来就是捕到很多很多的鱼。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截天之剑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