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美人持刀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美人持刀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悬疑推理 2019-01-06

静下心来看一本如美人持刀这样的小说,增长见识,眼界大开;丰富知识,启迪聪明;拓宽思路,触发灵感;提升自信,助力成长;修身养性,妙趣无穷。有证据抓人,没证据也要抓人。那边的美男,你站在路边招风引蝶,有伤风化,跟我去衙门走一趟。冤枉啊,我只是路过,什么也没干。少说废话,等你想干的时候,就是大罪了!

美人持刀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六月,连绵大雨又冲垮了柳江的大堤,数十万人变为了流民,拖家带口的全向富饶的江北涌去。

而柳守县作为江北最大的一个县,流民的数量也是最多,到了八月时县中最大的柳中城外,已经聚集了近十万流民。

去年昭阳县大旱,便有不少灾民来到了柳中城外,此时加上新来的流民,让本来就杂乱的城外变得不安分起来。

今日,天空又下起了毛毛雨,四名穿着蓑衣骑着马的男子,护着一辆马车来到了城外流民聚集的秋黄坡。

庄学文坐在马车中,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看向了坐在门边位置的那名短衫男子。

那男子赶紧起身拉开门帘往外看一眼,便回过头来恭恭敬敬的说道:“文哥,我们已经到了。”

“你确定她就在这里?”庄学文坐在车中没动,只是淡淡的问道。

“文哥,我保证这次肯定不会错了,离上次我可是重找了两年,要是再出错的话,我提头来见你!”男子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他为了这事已经奔波好几年,就连过年都在外面跑,再找不到人可能连亲事都没空去谈了。

庄学文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起身下车,而男子赶紧撑起一把伞,为他挡住了雨丝。

那四人也下马,一人留下来看着马和车,其它人便跟着庄学文向秋黄坡的棚屋走去。

棚屋破烂不堪,地面全是污秽湿滑的泥浆地,让人步步难行。一名名裹着破旧遮体衣物,浑身散发着恶臭面黄肌瘦的流民,眼神似乎饿狼般死盯着他们。

要不是那三名男子身体强壮,腰间还挂着刀,就庄学文这副雅致公子的样子,早就被这些流民撕扯抢光了。

这地方就连施粥的人都不愿意来,他们一行人的出现吸引了不少人的注重,而庄学文的青缎粉底官靴,也踩上了不少的污泥,连衣摆边也染上了许多。

“这位大爷,行行好吧。”路边一老者有气无力的伸着手祈求道。

这时,一个满脸菜色的妇人,拖过来个同样皮包骨头的小女孩,直接哭求道:“大爷,我女儿什么都会干,只要一两银子啊!”

庄学文没有停下,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里不管是治安还是生存条件都非常糟糕,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单独在此生活,真不敢想象会碰到什么样的事。

他加快了脚步,忽然低声说道:“赵军,可有安排人在此守着?”

“文哥,这次出来就我一人,临时找不到帮手,就找几个此地的地头蛇,让他帮我盯着人。我表露过道上的身份,想必不会太过分。”赵军顿了一下赶紧说道,他实在是来这里碰运气,没想到就真的找到人了。

庄学文皱了皱眉头,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此地离京城太远,他插手不到这里。真有什么事,还是只能借助这里的势力,应该不会有事吧……

“给我出去,你们的地盘在城里面,这里轮不到你们放肆。”庄柔用瘦小的身躯,挡住了身后正拉扯着身上破旧衣物,被惊吓过度哭泣不停的女孩,盯着面前的五名男子说道。

她的声音中没有太多的怒意,语气很平静,却包含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五名男子穿的比这里的流民好,并不是这里的人,而且他们身上的刺青也表露出了身份,城中的泼皮。

流民们都知道,常有城里的泼皮跑到这里来,看中漂亮的女孩就扔下几个铜板,强行把人给抢走。

卖到富户家中做丫环算是下场最好的了,更多的是送到了青楼,或是卖给那些穷困潦倒的汉子做童养媳。

有些甚至家人隔二三天就寻了过去,找到的时候人已经被活活打死了。流民太多又无钱无势,官府根本就管不过来,只得草草了事。

“呸!”那五人中胸口纹着虎头的大汉呸了声,盯着庄柔上下打量了几眼,不屑的说道:“小姑娘提把卷口的菜刀就这么凶,瞧你这皮包骨头瘦的,还不如跟大爷回去,伺候好了保管你俩吃香喝辣。”

庄柔身后的女孩吓得惊叫起来,“姐!我不要去!”

而庄柔没搭理他们的话,只是又重复警告道:“我再说一次,滚开。”

好话不听就是欠揍,王虎怒气冲冲的骂道:“我王虎在道上混这么久,还能让你这么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吓走?上,把她俩抓走!”

这时他的一名手下赶紧讲道:“老大,那人不是出了钱让我们盯着她,这样做不好吧?”

王虎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头上,没好气的骂道:“蠢货,那人既然肯出银子叫我们盯着她,那就是值钱啊!当然是带回去开个高价,就那么点碎银子打发要饭的啊!”

“是…是,老大英明!”那人缩着脖子急忙说道。

“还不快去把她俩抓走,这个给那人留着,后面漂亮的那个给我!”王虎大笑道,手下四人便扑了过去,两个十一二岁的女孩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

这种事他们平时可没少干,轻车熟路的就过去抓庄柔,想要先把她俩分开带走,不然绑一起总会哭闹的厉害。

虽然他们在这里不怕事,可出了流民棚屋这边还要进城,在城门口小姑娘闹得厉害可不好。

庄柔目光一凛,稚嫩的脸上涌出杀意,手中卷口的菜刀就砍了上去。

别看她瞧着很瘦弱,但是这刀挥得相当熟练,卷着的刀口便砍在了泼皮伸来的手上,咔嚓一声便砍进了肉中,把骨头都给砸响了。

“啊!”那人惨叫一声,顿时就捏住手臂痛苦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而庄柔没有停手,犀利的对着另外一人的头便砍了上去,刀口卷得更加厉害,却不影响她的攻击,反而砍得更加疯狂。

泼皮平时虽然作恶多端,但对于闹出人命还是有些顾忌,就算是下手也有个度,最多把人打残或是半死。

出了人命案子,也是因为下手失了轻重,而不是存了故意杀人的心。连泼皮之间的斗殴也以混战人多为主,根本没见过什么亡命之徒。

然而庄柔却和他们所遇过的人都不同,她挥舞着的菜刀并不是无力的挣扎,反而布满了一股要把他们置于死地的决心。

王虎上次把一名屠夫的妻子拖走,卖入青楼顶赌债时,那屠夫虽然也提着杀猪刀叫嚷着要杀人,最后也只是乱挥舞作个势,被一棍子就打翻在地了。

但此时面前这个十来岁的瘦弱少女,挥舞着的菜刀却让他不敢靠近,还有种心惊的感觉。

这丫头片子,真的杀过人!

他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这样一个念头,却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会如此想。他下意识的想要去摸武器,却捞到了个空,并没有带什么刀棍出来。

这都是来多少次的地方了,全是些没用的流民,胆小又软弱,哪里来的危险!

就在转念之间,庄柔的刀便砍了过来,却因为卷得太厉害,说是砍其实更像是砸,直接打在了他的头上,把他这么个壮汉就给击翻了。

事发忽然,等四周的流民反应过来后,五人已经有三人被庄柔给砍翻在地,顿时有人惊叫起来,“啊!杀人了!”

流民们害怕却又想看热闹,不叫还好一叫更是围了不少人过来,惊骇的看着提着带血菜刀,表情淡漠的庄柔。

“闪开,都闪开!”这时,人群后面传来了骂声,有人拿着带鞘的刀把人推开,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一看来人带着刀又穿得不错,流民们觉得是来了大人物或是官,赶紧让开了条道,果然就见一个翩翩青年走了过来。

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穿着一身素雅的月色长袍,头戴镶白玉的发冠,腰间挂着块品相不错的玉佩。

面容俊雅却不失英气,整个人布满了儒雅之气,一看便是有身份的读书人。他出现在此,就如同一轮明月出现在乌云中,只是站在那就让人看呆了。

当庄学文看到人群中发生的事后,顿时就停住了,眉头皱起一股煞气便出现在他的脸上。

他带来的人一看,立马冲上去,拿着刀鞘把剩下的两人也给打翻在地。

赵军则赶紧跑过去,看着头上冒血正挣扎要起来的王虎,怒不可遏得骂道:“王虎!让你盯着一点是要保护她,你这是在做什么!”

“呸,那丫头片子竟然敢打我,看我不把她卖到青楼去!”王虎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被一个小女孩给砍了,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这场子一定得找回来!

话音一落,他的脸上就被重重踢了一脚,连牙齿都飞了出来,口吐鲜血就又倒在了地上。

“闭嘴,不然弄死你!”踢他的正是庄学文带来的手下,狠狠得瞪了他一眼后,又狠踢了他几脚才停下。

而庄学文看着那瘦得几乎皮包骨头的女孩背影,有些激动得喊道:“小柔。”

庄柔提着刀一直很警惕的看着王虎被人打,她不肯定来的是什么人,说不定是另外一群混蛋。忽然被人这么一喊,顿时便惊奇的回了头,认真的看着那穿锦服长得似乎画中人的青年。

“我是庄学文,你还记得吗?”庄学文试探着问道,这些年他找了好多次,也有人想要假冒,却都被他识破了。

眼前的这个女孩,早已经不是他记忆中那个脸圆圆的小可爱,只是个提着菜刀砍杀泼皮的流民。

庄柔睁大眼睛,愣了好半晌,才不可置信得说道:“你是堂哥,小蚊子?”

她这话一出,庄学文直接快步走了过去,不顾她一身的破衣烂裳,狠狠得就把她搂入怀中,“是我,我来接你回家了。”

庄柔呆若木鸡的愣在他怀中,手中的刀忽然掉落,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就失声哭喊起来,“哥!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好想你!”

“我也找了你好多年,现在没事了,我们回家,回家去。”庄学文使劲抱着她,触手之处全是一根根骨头,半点肉都没有,瘦得让他心疼。

庄柔放声大哭起来,抱着他不肯撒手。而庄学文也让她抱着,只是轻轻拍着她的背,然后抬起头看着被制住的王虎。

他目光一凛,对他们使了眼色,赵军他们顿时心领神会的提起五人,往坡后人少的地方走去了。

这时,棚屋角落里有两块木头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两块做工简陋的牌位,上面写着的名字,顿时让他整个人都停住了。

美人持刀全文阅读

王虎他们被带走后就没再回来,庄柔也不想知道他们怎么了,只是被庄学文给牵出了棚屋,身后还跟了七个小孩。

他们有男有女,眼巴巴的跟着却不敢说话,而那个被庄柔救下的女孩则走在最前面,小声又惶恐得问道:“姐,你要去哪里?”

庄柔抬头看着庄学文说道:“哥哥,他们是一直跟着我的人,全是父母双亡无处可去……”

“只要你喜悦什么都行,我把他们都带走,这点人哥还养得起。”庄学文温柔的看着她,直接答应收下了这几个小孩。

那几个小孩顿时就停住了,竟然有这样的好事,惊喜中又怕他反悔,赶紧跟了上来。

庄柔笑了起来,“谢谢哥哥,他们很听话的,有什么事只要让他们去做就行。”

“行,我们先进城休息一日,吃饱了再说。”庄学文看着这群小孩真的是又脏又瘦,连庄柔也是这样,最好还是先洗漱吃饱再出发。

“哇!”孩子们一听竟然能吃饱,顿时就欢呼起来,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东西了。

庄学文的马车中很干净,除了庄柔之外,其它的孩子都不敢进去,还是赵军凶了他们之后才全部敢坐下,却连脚都不敢伸直。一个个缩成一团的抱腿坐着,就怕惹怒了这个少爷被赶走。

见他们都饿得比较厉害,庄学文把带着的点心都拿了出来分给他们吃。看着他们小心翼翼的拿着糖果,吃得非常喜悦的样子,他看向了庄柔,见她只是拿着糖块盯着看,却没有吃下去。

庄学文不解的问道:“妹妹,你怎么不吃,在看什么?”

“我觉得似乎做梦一样,还以为永远见不到哥哥了。”庄柔甜甜的笑道,和刚才那个提着菜刀砍人的女孩辨若两人。

这话让庄学文沉默下来,好半晌他才问道:“二叔和二婶,他们……”

庄柔抬头看着他,慢慢的把糖块放进了嘴中,然后笑了笑说:“哥,糖很甜。”

“他们真的过世了?”庄学文眉头一挑,心中虽然已经早有预备,却还是有些难受。

“嗯,早走了。”庄柔嚼着糖点点头,目光中没有太多的波动,似乎在说不太熟悉的人一般。

这让庄学文心中痛得直抽抽,她这是经历了多少苦难,才会变得如此麻木。以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人,被毛毛虫吓一跳也会哭着去找二叔和二婶,用小胖手指着说哥哥欺负她。

可现在,她早已经失去了一个十二岁女孩应该有的天真。

庄学文痛心的抱住她,轻声说道:“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伤,会让你永远快乐的生活下去。”

“嗯,我也不能再失去哥哥了。”庄柔靠着他的肩膀微微笑道。

正在吃糖的几个小孩顿时呆住了,全身打了个冷颤,只觉得后背发凉,糖差点就卡在了喉咙中。

他们中小的才四五岁,大的也就十岁左右,却因为是孤儿,跟着庄柔一起讨生活很久了,对她的Xing格可算是了如指掌。现在见她笑成这样,除了害怕就是担心,大姐不会把这个看起来很有钱的哥哥杀掉吧?他可是好人啊!

庄柔看了他们一眼,真是群笨蛋,怕什么啊!

这可是自己的哥哥,唯一剩下最亲最宝贝的亲人了。

孩子们等了好半天,一直进了城,到了客栈也没见庄柔干什么事,总算是放下了心。

在门口时还让小二给挡住,被庄学文几块银子砸过去便点头哈腰的放了行,跑腿买来了几套小孩的衣服,又烧了热水叫来粗使的婆子,把那几个小孩好好的洗刷掉满身的老泥。

“别急,大家慢点吃,饭菜多的是!”赵军带着那七个小孩在楼下厅中吃饭,看着他们狼香虎咽的样子,吓得赶紧劝道。

而庄柔洗漱换过衣服,就坐在客房之中和庄学文一起吃饭,基本都是她在吃,而庄学文根本没动筷子只是一直看着她。

庄柔吃饭的样子并不狰狞,但速度却很快,感觉并没有吃多少,大半桌子上的菜却早被她扫掉了。

等她吃饱了,庄学文才问道:“妹妹,这些孩子你想养在家中当下人用吗?”

“不,由哥哥来安排。最好能够识点字,学点本事最好,在家里面当个下人,以后不还是下人吗?”庄柔摇摇头说。

“有苦同当,有福同享。这可不是说让对方给你当下人,那样不好,只会引来心中不平。虽然大家一起吃苦了这么久,但现在可以过上好日子,还是别再凑一起吧。”

庄学文惊奇的看着她,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番话,还以为她会要求把大家都收到家中在一起。却没想到她谁也不要,只是让大家能吃饱饭穿暖衣,可以过上正常的日子便行。

果然是自己的妹妹,就是如此的聪慧,他一拍手笑道:“行,我可以安排人收养他们,以后能不能有所作为就看他们自己了。”

“多谢哥哥,至于我爹娘的事,请哥哥不用再费心了。”庄柔笑了笑说,“假如尸骨哥哥没听说,那便是不在了,再寻也没有用,究竟已经七年了。”

“什么,七年了!”庄学文心中一沉,他看到牌位时,以为二叔夫妻俩是因为什么事隐居,刚过世不久,她才会变成了流民。

假如是七年的话,那庄柔便是五岁便在外面一个人过了,那不是刚从京城离开不久便出了事。

他的脸变得阴霾起来,“妹妹,二叔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庄柔歪着头想了想说:“不知道,爹当年虽然有点声望,可也不会接触什么大案子,能得罪大官和皇亲国戚的事也遇不到。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只是打算出去海边游玩个把月,半路就碰到歹人了。”

“你仔细说一说,哥不是故意让你想起不喜悦的事,但是这件事必须搞清楚。”庄学文自然知道自己二叔到底能插手多大的案子,虽然挂着神捕的名头,却只是末流而已,不可能碰到什么要被灭口的案子。

那时庄柔也才五岁,她根本就记不清当时的事,只知道在路上就有几人跳了出来,蒙着脸穿得严严实实的,后往返想肯定不是一般的山贼,而是别人派来的。

她零零碎碎的说了事情经过,庄学文也听不出来,谁可能做这样的事。

这时,庄柔说道:“哥哥,我当时被惊马连人带车拉到了河中,被冲了出去。那时本来想回去找你们,可是太小根本不熟悉路,大了之后便想不起来自己的家到底是在哪里了。”

“日子很苦之时,也有在恨到底是谁杀了爹娘,想着一定要好好活着去报仇。后来我便不想了,能够活下去才是我应该想的事。”

庄学文好好的看着她,不想听到她说这种话,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应该活的很喜悦。吃过的苦和心底受过的伤,要用多久才能抚平,那就让自己去守多久吧。

“明天我们就入京,你哥哥在京城也算是一个小才子,国子监的老师很喜欢我。虽然不是什么有权的地方,但保你不被人欺负,吃穿不愁还是可以的。”庄学文摸摸她的头笑道。

庄柔笑着点点头,哥哥和小时候一样,还是对自己这么好。

第二日,庄学文便又买了辆马车,带着这些小孩就往京中而去,经过半个多月的颠波终于到了京城。

那些孩子被安排到了别处,各自过上了平静的生活,而庄柔被带到了庄学文的家中。到了这里她才知道,大伯早在几年前便过世了,不大的宅子中只剩下哥哥和三个下人。

一个做饭的妇人,还是她小时候就在的那位。看门和照顾花草的大爷她那时也见过,以前还总从他那里得到鲜嫩的花儿戴。唯一剩下的强壮力,便是做饭厨娘的儿子,那个小时总流着鼻涕,大她三岁却整天看到她就跑的小胖子刘米。

看到庄学文张罗着让厨娘去找个小丫环回来,庄柔便拒绝道:“哥哥,不用给我找丫环了,我习惯自己一个人。”

见她很坚持,庄学文便算了,等以后她适应之后再找一个来伺候她也行,“好吧,有什么需要就对哥哥说。”说着他拿出一个小荷包出来,递到了庄柔的手中,“里面是这个月的月钱,你已经大了,总得有花钱的地方。平时可以多出去玩玩,有空我带你去熟悉一下朋友的妹妹,你能多交几个朋友。”

庄柔拿着荷包点点头,又说了些话后庄学文便让她先去休息一下,晚上带她出去看看京城的夜景。

进了屋关上门,庄柔沉默了一会,忽然呵呵呵得笑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把生绣的匕首扔在桌子上。她往桌上一爬,甜甜得笑道:“他真的是我哥哥,不是骗子,也不是坏哥哥,是真的好哥哥。”

庄学文就站在窗下,听着里面的声音,他苦笑了一下。庄柔怀中藏刀他早就发现了,一直没有点破。想到她竟然警惕到了这个地步,只觉得阵阵心疼,多么恶劣的环境,才能让她变成了这样。

不过,只要回到了家,一定会恢复成原来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想到这,他笑了笑便静静的退出了小院。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美人持刀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