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邪亦有道火热章节在线阅读

邪亦有道火热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6

邪亦有道小说结局是喜是悲呢?“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既然命里没有,我就破了这天,这地,把我的命握在自己手里”少年吴邪,家族种子,天资局限,终身止步灵境,为了改变自己命运,修炼神秘黑塔上的“邪决”,炼化“邪榜”第六的“血灵妖蟒”,吞神噬魔,从此,冲破九重之天。修炼体系:淬体九重,灵境,灵丹境,武境(武将,武帅,武候,武王,武皇),九重道境,三魂境,神话境。

邪亦有道火热章节在线阅读

黑溟域,风云大陆最为混乱之地,坐落于连绵的赤沙之中。

黑溟域偏北之处,耸立着一座小城,此城名为:黑溟城。

黄沙消散,视线渐渐拉近,黑溟城破旧城门口处,不大的小摊之上,此时正坐着一个少年。

少年约莫十四五岁,样貌极为平常,散落的碎发间,一双明眸璀璨如星,此时,少年的全部注重力,均是集中在面前呼呼冒着热气的蒸炉之上,如此近的距离,蒸笼里的炽热温度,他似是毫无察觉,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屉笼,那宛若刀锋的目光,下一秒似便能将面前的蒸炉都是生生刺穿。

“吧嗒吧嗒”

目不转睛的望着面前的蒸笼,少年嘴中时不时传来几声香咽口水的声音,配上此时,他那副急切神色,将其那副猴急之状,倒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如此约莫十数分钟过去,笼屉之后,忽然冒出一位老汉,老汉褐颜白发,一身破旧灰袍,苍老的容颜间,竟是岁月留下的皱褶。

“开炉了”

似是没有看到坐在笼屉旁一脸猴急的少年,老汉站起身,手掌在胸前麻布巾袍上擦了擦,随后握住笼屉两边的把手,一声吆喝,将那足有着少年身高的笼屉,直接从灶台上提起。

起笼,出包,翻包。。。。。。。。老汉手法娴熟,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竟是没有任何一丝多余的动作。

“吧嗒吧嗒”

望着那在老汉手中被摆放整洁的热腾大包,少年宛若冬日的双眸闪现出炽热,目光在那宛若白雪般的大包间迅速扫过,嘴中不断喳巴着,那副馋像,当真是可爱的有些惹人发笑。

“咻”

不知何时,少年手中变戏法般的出现一个包子,于此同时,一旁的笼屉之内,相对的少了一个包子,也不知其使用了什么神秘手段,在不着边际的情况下取得的包子。

“啊”

包子入手,少年轻笑一声,一口咬下,随后那雪白的包子之上,便是走出现一道有些夸张的牙印,牙印纵横南北,将一个完美的包子彻底掏空,能将一个包子一口咬成如此模样,到也算件极为罕见之事。

“好吃,好吃”

将手中剩余的一半大包,细细咀嚼后,少年脸上出现出一抹幸福的笑脸,口中啧啧称赞出声。

“没想到,你这种不能修炼灵力的小鬼,竟然也能从黑魔林中走出来”

在少年,又是风卷残云消灭一个包子,脸上露出满足笑脸时。那不知何时,做完一切,此时已是躺在一旁破旧竹椅子上的摊贩老汉,将前者这般狼狈的吃相看在眼里,旋即讥讽出声。

“嘿嘿”

望着手中出现的冒着浓浓热气的包子,少年脸上尽是欢喜之色,抬头,看了前者一眼,似是形式上征求了一下前者的同意,随后嘿嘿轻笑两声,便是旁若无人,再次开始了自己的享用。

“在这黑溟域,可还没谁敢欠我包子钱四年不还的”

面对少年的无视,老汉眉间微蹙,略带怒意道。

“可是,我没钱”

将蒸笼内最后一个包子消灭,少年一把抹去嘴角的油渍,摸了摸那有些微微凸起的肚皮,抬头,望着面前的老汉,在看到老汉眉间,又是加深了些许的皱纹,脸上露出一抹隐晦的歉意,随后补充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他说这句话时,面带微笑,然而语气中,却是透着一种无比坚定,那模样,似是在说一件极为认真的事。

从少年话语中听到一种极为认真的味道,老汉眸中闪烁出一丝隐晦的光彩,旋即似是想将心中涌出的那非凡情绪迅速遮掩,低骂道“你这条贱命,与我亲手秘制的大包一比,简直就是垃圾”

面对老汉的低骂,少年淡淡一笑,坐在摊位上的身体微微挺直,看着眼前分别了四年,又是苍老了几分的老人,轻笑出声道,“四年前,你不也是经常被我这样吃,你也应该习惯了”

“习惯个屁”

抛给少年一个白眼,老汉直接便是咒骂起来,“你当老夫是开善堂的,既然知道那件事是不可能的,你也该死心了,以后,也该安安分分的做事,早点将欠我的账还清,否则,老夫直接将你卖到黑坊抵债”

“鬼爷,其实我也知道那件事不会有什么希望,但是。。。”

鬼爷,显然便是老汉的名字,似是被前者说中了要害,待鬼爷话落后,少年原本泛着光彩的目光,骤然暗淡了些许,呢喃出声,而话说到一半,其便是自嘲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小邪子,别怪我老爷子说话不中听,做人便应该知命认命,既然知道无法修炼,你又何必太过执著,说到底,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过分强求,到最后伤的只能是你自己”

察觉到少年眼中的黯淡,老汉目光逐渐柔和,良久,叹息一声,道。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轻轻呢喃着这句话,少年脸上各种神色不断变幻,迷惘,失望,悲伤。。。。。。,十四年孤苦无依的生活,即便是无数次的生死瞬间,他都未曾出现过此时这般复杂的心情。

“可是,即便是命里没有,我也想要强求强求”

将脸上复杂的情绪迅速收敛,少年望向面前的老汉,忽然目光凌冽,坚定道。

“唉,别人都说小邪子你,邪里邪气,恐怕有一天,老天也会怕了你这份邪气也说不定”

将前者眼中那份暗淡神色看在眼里,鬼爷收回先前取笑的语气,话题一转道。

而在口中轻叹落下后,鬼爷的目光,也是变的有些暗淡起来,四年前的一一幕,出现眼前宛若昨天,那时的前者,尚且十岁,孤身的漂泊,最后饿倒在自己摊前,随后的熟稔,也是令前者对其真正敞开了心扉。

“鬼爷,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星球,在那里,我也是一个孤儿,从很小的时候便孤苦伶仃”

“鬼爷,我知道,你认为我在说胡话,但是,我告诉你的都是事实,在我们那个星球,没有灵力,没有残忍的杀戮,没有弱肉强食”

“鬼爷,原本,我一直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是在碰到你后,我便改变了看法,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是有一个人真心关心我的,而那,便足够了”

“鬼爷为什么我就不能修炼呢?为什么?老天对我这么刻薄,让我来到这里,却又连修炼的机会都不给我,我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鬼爷,我预备去黑魔林修炼,我想让自己变的更强,至少要活下去”

四年前的一幕幕,少年的低语,犹在耳畔,鬼爷目中不知何时有着细微的晶莹闪过,旋即便又是被其迅速躲藏起来,虽然,他听不懂少年话语中有关的另一个世界,但他却是相信,前者所说的一切,那种信任,如同家人之间。

四年时光匆匆而过,当初羸弱的少年,走出黑魔林,今日,重新站在了自己面前,而其心中,也隐隐有着一种感觉,前者展翅的时刻,即将到来。

“小邪子,我相信,总有一天,你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真正的展翅高飞”

望着面前重新焕发出自信的少年,鬼爷微微颔首,心中这般笃信肯定,而口中话落后,其脑海中,便是闪现出一个画面,画面中,一道黑色木牌渐渐出现,木牌通体漆黑,材质非石非玉,黑牌表面,繁杂的纹路,蜿蜒缠绕,极为玄奥,而在黑牌之上,引人注目的,则是黑牌中心,那一个血色大字“吴”。

“黑玄木,可不是普通势力所能拥有的,四年了,小邪子,时间也该到了”

想到那道黑色木牌,鬼老眼中闪烁出一丝凝重,心中轻叹一声,随后轻轻抬头,望着面前,四年后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身高已是超过自己的少年,心中略感酸涩,下一秒目光微凝,似是想将这张分别了四年的面容,重新记住,永远记在心里。

“谢了,鬼爷”

听出了前者之前话语中隐含的安慰之意,少年心头微感一暖,冲前者微微一笑。

少年从容的笑脸,也是令鬼爷眉间一展,看来,四年的黑魔林苦修,也是令前者心Xing,有了不小的提升。

“你小子一脸邪相,谁碰谁倒霉,你看,你一回来便吃光我全部包子,让我今天连生意都没做成了”

对于前者四年苦修的成果,鬼爷心中也是极感满足,表面上却是并未显露半分,故意一皱眉,不喜道。

“今天一个生意也没做成?今天一个生意也没做?”

口中反复呢喃着这句话,鬼爷面色忽然一变,“完了,今晚回去,要是交不出足够的“灵丹”,跪搓衣板是小,我该如何向夫人交代这一笼包子的去向呀”

从一旁竹椅上跳起来,鬼爷刚想找造成这严重后果的少年问罪,在看到,那已是空无一人的蒸笼旁后,脸色几乎是瞬间变成一种狂怒,旋即一道低吼之声,在这不大的小城内,响彻而起,“吴邪你这混小子,别让老夫再看到你,否则一定将你卖到黑坊”

带着怒意的吼声,在小城的上空回荡,而在听到这吼声的内容后,小镇之内,那原本泛着警惕的目光也是迅速变得柔和,旋即响起一道道轻笑之声,显然对于这种情况,他们四年前,早就有些习以为常了。

小城上空,怒声回荡,而此时,在小城一处笔直的小道之上,一道人影渐渐走来,身影轮廓明显是一个少年,少年一身破旧衣袄,头发脏乱如麻,左手抚摩着破旧衣袍下微微有些突起的肚子,嘴角叼着一根剔牙的草屑,一脸邪气,但其大步踏间,却是给人一种莫名的潇洒之感。

在听到,天空之上的那道怒喝之声后,少年脸上邪气更甚,转过身,朝着小道的另一个方向缓缓行去,脸上尽是Jian计得逞的笑脸。

“吴邪,你这个混小子,别让老夫抓到你,否则你就死定了”

在少年转街巷后,远处又是传来一道怒吼之声,怒声如雷,显示此时的鬼爷已是怒极,在身后怒声传来后,少年眉间轻挑,轻笑一声,脚步不停,对着街巷的深处踏步而去。

“呼呼”

在少年的身影最终消失在街巷尽头后,街边一处破旧的房屋角落,一道人影渐渐凝现,人影出现,望着少年消失的方向,嘴角轻扯,轻轻的笑语缓缓传出,“没想到,这最后一颗种子,竟然在这黑溟域,真让我好找呀”

邪亦有道全文阅读

“神马情况,竟然连冲击淬体境都会失败”

一道蕴含怒意的声音,自云雾缭绕的山腰深处传出,云雾涌动间,其后,一道盘膝的黑影渐渐出现在视野之内,而这道黑影,自然便是冲击淬体境失败的吴邪。

“怎么可能,我汲取了那般雄厚的灵力,怎么会连淬体境都冲破不了”

将心中郁闷情绪压了压,吴邪目露思考之色,按照常理,淬体境,只要汲取了足够的灵力,便是有着九成把握冲击成功,而如今,他便是沦为了,那一成失败率中的一员,这令其怎么想都觉得苦逼。

“不是因为灵力的关系,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

望着眼前由浓郁灵力凝聚成的云雾,吴邪也是很快将,因为灵力缺乏,造成冲击淬体境失败这一因素迅速否定,将目光迅速转移到自己身上,在之前,即将突破淬体境时,他感觉到自己血脉中,隐隐生出了一股抵制力量,这股抵制力量极为隐晦,若有若无,即便是吴邪自己都是有些不确定。

“***,怎么会这样”

又是冲击了几次淬体境,无一例外,均是以失败告终,惹得吴邪一肚子怒火,直接咒骂出声,体内那股隐晦反抗之力,若有似无,却又显的极为强大,那般模样,似是这股力量已是深深陷入了其生命之中,与其命运牢牢相连,宛若骨肉,不能分割。

“是因为天资?”

想到之前自己晕厥前,耳边吴云冰冷的话语,吴邪眉头轻轻皱起,很显然,自己无法突破那层修炼屏障,便是因为天资的原因,这种先天的资质,几乎是很难改变,而如今这便是成了他眼前的另一块巨大的绊脚石。

“怎么会这样?难道即便是解除了家族的封印,因为天资的局限,我仍然只能当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

“难道,不能修炼便是我的命”

“不,我的命,只能把握在我自己手中,我的运,只能由我自己掌控,天若阻我,我便逆天”

低沉的吼声,自吴邪喉间传出,宛若野兽的嘶吼,在这道带着强烈不甘与怒意的声音中,整座山峰,都是隐隐开始震动起来,云雾弥散间,整个天地,都是有些瑟瑟发抖。

“我自己选的路,就算跪着,我也要跪到终点”

阳光倾斜而下,照映出那此时盘膝坐于石道之上的那道单薄身影,此时的吴邪面色苍白,嘴角处,有着一道淡淡的血渍,在之前强行冲击淬体境中,其显然已是受了不弱的伤势。

抬头,望着面前触手可及的云雾,吴邪苍白的面容间,露出一抹淡淡的笑脸,轻轻的话语间,却是带着一种偏执的执拗。

一瞬间,这片天地,都是在前者那平静的笑脸下,暗淡了些许!

“呼”

深吸了口气,将体内,因为冲击淬体境失败而出现的伤痛压制而下,吴邪缓缓闭目,手中修炼决印渐渐捻成。

既然前面没有路,那么,他便自己踏出一条来!

山峰间,云雾缭绕,云雾深处,石道之上,吴邪手中决印轻捻,静静盘坐,起伏的呼吸,缓慢有序,那模样,宛若老僧入定。

时间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不知不觉,三天时间匆匆而过,而在这三天之内,吴邪不眠不休一直冲击淬体境,如此这般,已是大约冲击了数百次之多,而这数百次的冲击,无一例外,皆是以失败而终。

“咻”

又是一次冲击失败,盘膝而坐的吴邪,面色再次苍白一分,手中决印,习惯Xing的迅速捻动出,有了之前一次次的失败,其如今,也是不会再出现第一次那般的暴怒情绪,一旦失败,便是会从容的再次捻出决印,重新汲取充足灵力冲击境界,在一次次的失败中,其心境,也是渐渐提升着,隐隐间,竟是开始进入到一种心如止水的状态。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之门。。。。。。。。。。。。。。。。。。。。。。。。。。。。。。。。。。。。。。。。。。。。。。。。。。。”

就在吴邪因为数百次冲击淬体境失败,精神渐渐进入到一种止水之境时,其脑海中,忽然跳出一连串的文字。

“这是?剑文?”

在将脑海中的文字看清后,吴邪很快便是将这些文字认出,这些文字,赫然便是之前黑塔上的剑文。

“不对,这些剑文字句的顺序怎么有些不对”

对于黑塔上的剑文,吴邪早就烂熟于心,此时一眼,便是看出了两者间的不同,脑海中的剑文字句,虽然与黑塔上的一样,但是字句间的排列却是完全不同。

“原来如此,这才是真正的邪决”

将脑海中,剑文字句仔细研读数遍,感受着字句间,散发的玄妙之感,吴邪顿时如梦初醒,显然,此时脑海中出现的,方才是真正的邪决,而这也是足以解释,为何,在之前获得黑塔内的剑文之文时,其心中不对劲的感觉,因为,那并不是正确的邪决,混乱拼凑的字句,自然给人一种有些错乱的感觉。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

望着脑海中真正的邪决,吴邪轻笑出声,要不是因为冲击淬体境数百次的失败,精神上达到了一种极度虚弱状态,令其无意中进入到明镜止水的境界,他估计,这辈子都是无法窥出这真正的邪决。

“这***,竟然是要修炼经络”

将脑海中真正的邪决研读完后,吴邪泛着喜色的目光也是冷静了下来,旋即有些略带诧异的低语出声,根据邪决所述,此***竟然是需要修炼体内经络。

“原来,所谓的经络是经脉和络脉的总称”

在仔细研读完脑海中真正“邪决”剑文后,吴邪发现,这部神秘的***与平常***,一般淬体为先,进而修炼内在的规律,竟是背道而驰,乃是,先汲取天地灵力,逐一打通体内七十多条经络,在七十多条经络中形成储灵气海,先滋养内息,进而壮大外在,反其道而行之,可谓是超出常识,却又取得了另辟蹊径的奇效。

脑中不断回忆着邪决的修炼***,吴邪不禁赞叹出声,人体内在,可谓是人体最之处,一般***,只能选择,先淬炼本体,稳固根基,进而,方才能修炼内在,而邪决,则是另辟蹊径,剑走偏锋,先修炼人体内最脆弱和神秘的经络,再利用,经络沟通表理上下,联系脏腑器官的特点,达到内外兼修的奇效,当真是诡异莫测,神奇无比。

“此***,当真是夺天地造化”

在领略到邪决***的诸般奇妙后,吴邪发现一旦修炼出此***记载中的“邪灵”,甚至可以不断提升自己的天资,要知道,天资作为修炼者的一种先天资质,一般想要有所变化,便是修炼至极为巅峰层次,经由改变血脉从而有着一丝希望改变,而邪决,竟是可以直接改变,由此可见此***的强悍之处。

“有了这邪决,即便是我天资属于下等,也完全不是什么束缚”

在体会到邪决的神奇之处后,吴邪也是有着自信,即便是自己天资有着局限,一旦修炼了前者,也将在前者的帮助之下,得到充足的弥补。

“经络分为经脉和络脉,经脉分为:十二经脉、十二经别、奇经八脉、十二经筋、十二皮部,络脉则分为:十五络脉,孙络,浮络。”

“原来首先要打通奇经八脉”

“奇经八脉是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的总称。它们与十二正经不同,既不直属脏腑,又无表里配合关系,其循行别道奇行,故称奇经”

而吴邪发现,修炼邪决,首先便是需要修炼经脉中所谓的奇经八脉,而这八条经脉也是分别对应着淬体九重境,每一脉皆是对应一重淬体境。

“就利用此处充足的天地灵力冲击奇经八脉吧”

深吸了口气,将心中先前激动之情急速压下,吴邪旋即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所谓的邪决,究竟是否真有记载的那般逆天,当下再次闭目,手中修炼决印迅速捻出。

“首先需要打通的是督脉”

心归于静,吴邪脑中很快出现了第一条经脉的信息。

“督脉,奇经八脉之一,起于小腹内胞宫,下出会阴部,向后行于腰背正中至尾骶部的长强Xue,沿脊柱上行,经项后部至风府Xue,进入脑内,沿头部正中线,上行至巅顶百会Xue,经前额下行鼻柱至鼻尖的素髎Xue,过人中,至上齿正中的龈交Xue”

“这是?”

在脑中关于督脉的信息出现后,一副人体脉络图,随后在吴邪心神前凭空出现而出。

“人体脉络图”

望着眼前忽然出现的人体脉络图,吴邪错愕一秒,旋即惊喜出声,先前他还在担心,如何找出那躲藏于人体内玄妙无比的经脉,如今有了这脉络图,倒是彻底解决了他的一大难题。

“包宫,会阴,长强Xue,百会Xue,髎Xue,龈交Xue。。。。。”

收敛欣喜之情,根据眼前出现的人体脉络图,吴邪很快便是将督脉之上的几个重点Xue位找了出来,而即便是有着脉络图的帮助,汇成整个督脉的Xue位竟然是有着二十八个之多,想要完整的找到所用Xue位,也是耗尽了其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

“终于是找出来了呀”

在将全部Xue位找出后,督脉的路线,也是再显而易见不过,又是仔细确认了几遍后,吴邪方才彻底放心。

“咻”

最终确认无误后,吴邪旋即没有任何拖沓,指尖“邪决”决印缓缓捻出,伴随着其手中决印捻成,一缕缕的灵力雾气,迅速沿着其手中的决印涌入其身体之内。

灵力雾气涌入体内,随后便是迅速化作一道道精纯灵力,清亮的流水声,在其体内迅速响彻而起。

“哗哗哗”

清脆的流水声,在吴邪体内响彻而起,与此同时,其原先跌落的气势,也是在时间的流逝间,渐渐回复着,而相信不久,便是会恢复到一种顶峰状态。

时间静静而过,如此这般,又是半个小时过去。

平静的灵力云雾间,伴随着一阵能量漩涡的散去,一道蕴含着喜色的声音也是自其间传荡而出,“淬体第一重?”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邪亦有道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