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终极武力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终极武力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7

立志宜思真品格,读书须尽苦功夫。那是上学时代了,如今你只要随着自己的心情阅读终极武力小说,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终极的武力,造就终极的人类。当王越的人生再一次重新开始之后,这个世界固有的规律就被彻底改变了!一把神秘的剑器载着他穿过两个宇宙间的黑洞,就如同桥梁一般承载着不同世界的他……。就让我们跟随着主角的脚步,一步步的揭开这个世界最神秘的面纱吧!!

终极武力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第一章鸠占鹊巢

天很黑,忽然汇聚的乌云像是一层厚厚的屏障遮蔽了整个天空,隐隐的雷声开始从遥远的天际不断的逼近。

虽然已是盛夏的雨季,但像是今天这样的雷雨却依然少见的很。

“轰隆……”忽然一声惊雷炸开,风云飚动,一道蓝白色的电光蓦地划过长空,接天连地,照的眼前一片雪白。

下一刻,豆大的雨点风雨同而至。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整片天地就陷入了一片蒸腾的水汽中,而当密集的雨点顺着敞开的窗户瓢泼一样浇到屋子里面时,床上原本一动不动的那个人也终于在最深沉的“梦境”中醒了过来。

王越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喘着粗气,双手死死的捏成拳头,浑身上下的肌肉几乎绷成了一条线,因为用力太大连带着骨头和关节都在同一时间发出一阵细密急促的咔嚓声。

“嗯?该死的,又想起从前的事儿了……!”

迎面吹来一阵凉风,飞溅的雨点噼里啪啦落在脸上,叫王越整个人精神一振,呆了片刻,这才发觉自己身在何处,不由咧嘴笑了笑,绷紧的肌肉也慢慢松了开来。

没有开灯,就那么的赤着脚走到窗前,任凭雨水倾泻在身上,顿时,全身的衣服就淋了个通透,也让他如同火烧一样的心情骤然平静了下来。

透过落地式的玻璃窗,镜面里少年给他的感觉,青涩而稚嫩,生疏却又熟悉。一米七几的身材,不高也不矮,眉毛很黑,眼角狭长,虽然不算英俊,但很清秀,很干净也很清爽。

只是美中不足,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似乎是个不怎么喜欢锻炼的人,身上的肌肉又松又懈,软绵绵的轻薄无力,只不过是刚刚那么两三秒钟无意识的绷紧肌肉,放松过后马上就是一阵恍如潮水一般的酸痛。好在到底还年轻,肌肉骨骼没有彻底定型,想要纠正过来,也不算难。

窗外的世界已经成了一片“泽国”,雨点啪啪的落下来,就像是什么人在天上弄出了一个大“口子”,汇聚成流,如同天河倒挂一样,并且还时不时的有电光闪烁,冷不丁一个霹雳惊雷,震得玻璃窗都哗哗作响。

雨水顺着衣裤的纤维一直流到了地板上,王越站在阳台上,眼神飘忽,没有一点焦点,仿佛随着这越下越大的雨势,他整个人都沉浸在了一种深深回忆里。

无数的影像和人物,涌上心头,纷繁是非交错混杂,渐渐地一切的一切又都变得真实起来,从前种种,也如同走马灯般在眼前闪现出来。

年幼时的家乡父老,青梅竹马,少年时的意气风发,肆意而为,还有成年后的鲜血和眼泪,到最后全都定格在一把青幽幽的七尺古剑上,假如不是因为这一把剑,他也许还窝在“万沙联盟”的老巢里,做他高高在上的九阶“大念师”。

他想后悔,可这世上又上哪去找后悔药?

本以为,人死了,就是一了百了,不想穿过黑洞的一瞬间,竟然就又叫他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新“活”了过来。

连太阳都能香噬,光线也不能逃脱的黑洞里,冰冷,黑暗,痛苦,全部有形的,无形的,甚至是意念和精神都被巨大的力量绞碎,融合,化作懵懵懂懂的一片混沌,这本来就应该是生命最后的终点。

尘归尘,土归土。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精神核心就开始了觉醒,凭借着本能,香噬游离的能量,浑浑噩噩中,依稀就见到自己整个人似乎就依附在那一把剑上,沉沉浮浮,就如同是游荡在黑洞里面的一艘小船。

不知道又过了多少“时间”,意识时而醒来,时而昏睡,靠着那一把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古剑,黑洞的力量在这把剑上似乎完全失去了应有的作用,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在精神核心中恢复了一颗完整的“念头”。

但那时,距离他进来的时候,大致已经过去了“几百年”。

心思慢慢沉淀,意识的彻底清醒,只是重头再来的第一步,混沌茫茫,不知上下来去。失去了身体的束缚,却带来了精神的永恒!

混沌不知纪年,虽然在某些理论中,黑洞是关乎于宇宙生成的最大奥秘,但那也只是猜想而已,当真正踏身此间,才明白从前所关心的,渴望的,到头来原本就是一场空。

很多事情,换个角度,换个时间和地点,再回头想想,也就是那么回事。哪怕是生死的事,只要你看得开了,也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不过,就这么死了,也难免会有种遗憾,假如不去碰那把剑,那一切的结果自然又是不同。

也许冥冥中真的是有一股伟大的超越于一切之上的意志存在着,于是“意外”就这么发生了,忽然“有一天”,混沌动荡坍塌,空间开始一层层的叠加,无限的叠加,就仿佛是一张纸在不断的对折,最终形成一个点,一个无限接近于虚无却又实实在在存在的奇点。

这个奇点的质量无穷大,密度无限大,体积无限小,时空间的一切法则在它的面前都被无声无息的摧毁,重组,然后积累,酝酿,最后也是只是一瞬间,这个透过巨大黑洞穿越了不知多远距离的奇点“爆炸”了。

(这里说明一下,事实上黑洞里是没有任何时间概念的,这里出现的黑洞时间只是为了方便描写。)

就如同几千年前一些天才物理学家的推论一样,这一场爆炸,无声无息,从一个点,席卷到整个虚空,无以计数的物质和能量以光的速度被喷发出来,在这之中,当然也包括了他容身的那一把剑。身在其中,他只能感到到一束光,无穷无尽的光。

等到这光慢慢消失不见了,等待他的就是漫长的旅途。似乎永远都没有穷尽的黑暗,主意识自然的沉睡,清醒,然后再沉睡,再清醒,全部的记忆完全是一成不变的黑暗和远方闪烁的星辰……。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千年,就在他已经彻底麻木了的时候,终于有一天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一股宛如潮水般的记忆汹涌的沉没了他。

这个世界显然也是走的科技文明的路子,但发展的明显还有些“滞后”,大致就和地球历史上“公元纪年”的“五六十年代”差不多,工业发展算是刚刚起步,虽然该有的都有了,飞机,汽车,电视,电脑,各种火药类的杀伤Xing武器也一样不少。但这些还远远没有发展到突破“星球”的程度,科技创新的能力暂时还只能局限在厚厚的大气层以下。

好在,这世界令王越心里唯一感到一点欣慰的是,哪怕换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份,他的名字现在仍然是叫做“王越”,没什么改变。而且在这里,他的眼睛还是黑的,黄皮肤,黑头发,虽然鼻梁高挺,眼窝有些微微凹陷了下去,但总体上还是保持了一副东方人的特色,符合他一贯的审美观。

他现在的“父母”都是普通的政府公务员,天天朝九晚五,收入不高不低,家里还有个叫“安琪儿”的混血妹妹,是他的父亲“王朝宗”在来到这个国家以后和另外一任妻子生的。

至于四周生活的环境,则是有些类似于地球上的欧美国家,虽然有色人种不在少数,但白人显然占据了大多数,印象里这就是白人的国度。

一段段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如同流水般自然而然的展现在眼前,就似乎是在看一场黑白色的无声默片,尽管这些东西王越这些天已经是不止一次的进行翻看和浏览了,但不是他的东西就不是他的东西,不管多少次的熟悉,他仍然感到一阵阵的生疏。

可是,再生疏,再不接受又能怎么样?他现在已经变成了现在的王越,记忆中的许多东西,都清楚的告诉他,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

究竟,世界不同于世界,等待他的就只有一个新的开始。

这是再也无法改变了的现实。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

随着回忆,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雨势已经开始渐渐小了下来,透过窗户扑面而来的清早空气,凉爽又清新。被这凉风一吹,神智顿时清醒了许多,再把眼睛透过屋檐上疏疏落落的雨点看出去时,竟然天色都已经蒙蒙亮了,这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是又站了整整一夜。

到底是两个人的记忆,想要彻底整合起来,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易。

宇宙广大无边,当然不可能就只有地球一个世界,在他原来的那个年代里,人类哪怕是早已走出了银河系,但面对广袤的宇宙空间,他们知道的和了解的东西仍然只是沧海一粟。

就好比是如今,他可以很轻松的接受穿越黑洞从而进入另一个世界的结果,但却对自己从头到脚彻底的变成另外一个人有着本能的迷惑和抗拒。不论是从最先进的时间维度理论还是从古老的宇宙爆炸学说来讲,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几乎都是讲不通的。反倒是地球上一些盛行于几千年前的原始宗教,对此有过一些或多或说的描述。

假如王越记得不错,他的这种情形在西方的宗教里应该是被称作“降临”,而东方的道教干脆就把这形象的比喻成“夺舍”。也就是鸠占鹊巢的意思,趁着主人不在家,就强行占了人家的“地盘”。

“青莲,剑来!”

平平展开的手上,随着他一句话出口,忽然猛地绽起一团青色的光线。这光线青幽幽,纯净如水,甫一出现时,就似乎是一颗小小莲子在他的手心里生根发芽长了出来,随即一露头,马上便迎风就长,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光线层层叠叠,次第散开,瞬间就化作了一朵拳头般大,盛开的青色莲花。

居中一剑,透出青莲,剑身上密密麻麻刻着一个个蝌蚪般的文字花纹,隐隐间更有一层流水般的光华,接连内外,但这光华暗淡,只不过是薄薄的一层贴在剑上,显然是在黑洞中的那一段经历,对这不知名剑器的消耗和损伤也是极大的。

虽然至今也不知道这把剑的名字和来历,但在漫长的宇宙漂流中,王越的意识终究和它纠缠在一起,经过了黑洞内部神秘力量的整合,也许是发生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什么古怪变化,总之在王越清醒过后,这把剑就和他一起“寄生”在了这具身体内。

至于这期间他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个少年的,王越也不知道,但是这些东西反正不管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经过整整三天的记忆融合后,到现在倒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现在又活了过来,这对他而言就足够了。

终极武力全文阅读

“总之既来之,则安之,活着就比死了好。王越是你,也是我,咱们从现在开始就

是一个人了。”王越看着手中的剑器,眼神有些飘忽的低声说道。

事实上,他现在拥有了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和感情,与其说是说从根本上代替了对方的存在,还不如说是他主动融合了这个王越的一切。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讲,他的一部分精神不论是在感情还是记忆上,其实都和这具身体在没有“死亡”前是完全一样。

所不同的,就只有“谁主谁次”,谁能全权做主的问题而已。

外面的雨渐渐地停了,屋子里面的地板上还是一片狼藉,王越怔怔的呆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手中的剑器重又化作一团流动的青光缩回身体。

这才脱了早就湿透的衣服,塞进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打开“莲蓬头”用热水冲了个澡,仔细的洗过,然后一身清爽,穿上干净的衣服,拖干净阳台,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夜的风雨过后,早上的空气布满了草木的清香,又有从四周的树上落下来的鸟,身上还带着水迹,叽叽喳喳叫的清脆欢快。

雨后草坪,格外翠绿,点点鲜花点缀其中,鸟鸣声幽,越发显得生气勃勃。

呆呆的站在家门口,足足过了好一会儿,王越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清凉的空气进入自己的肺部,整个人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像这样满目绿色,生气无限的景致,在他的那个年代里是只有在翻阅历史图片时才能看到的。

科技的发展注定是要用巨大的代价来交换的,当人类最终走出地球的时候,整个家园就已经彻底成为了钢铁水泥的森林。一幢幢直冲云霄的大型居住社区拔地而起,多少人从一生下来开始就注定要生活在大厦里,外面是防尘罩,里面是管制区,他们所能看到的天空永远都是被厚厚的尘埃云层所笼罩着。就连阳光似乎都成了一种奢侈品……。

距离住处不远,沿着街区往前走两三百米就是一个公园,公园面积颇大,下面临着江,因为林木太过繁茂的缘故,就算大晴天,林子里面也显得有些阴暗潮湿,加上这里环境偏僻,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在这里多呆。

不过穿过这片林子,就是比较繁华的商业街,走这条小路到学校的距离比走大路至少要节省一半的时间。因此王越从前天天上学放学都要从这里路过,对这里的熟悉程度几乎成了本能,一出家门,脚下自然而然就往这里走。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公园里很安静,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是偶然有几只鸟雀出没在林间树梢,跳来跳去,见到生人,蓦地一惊,扑棱扑棱拍着翅膀远远地飞起来。在王越眼中更显得生趣十足,布满了旺盛的活力。

不过,就在王越依着感觉,信步游走在这一片树林的时候,不远处一片小小的空地上,却有一个人影突兀的映射在了他的眼睛里。

“这么早就有人出来晨练了?”

王越微微愣了一下,脚步一顿,眯着眼睛往树林里看了一眼。

原来树林里面,现在正在活动的人是一个身穿黑色便服,头发花白,显得有些消瘦的老人在“晨炼”。

这老人背对着王越,手里拿着一口剑,慢悠悠的舞动着,看起来就像是在做Cao,动作不但慢而且还没有一点力量,有的时候甚至歪歪斜斜,没有一点的美感和节奏。

这不论是和王越记忆中联邦军队中盛行的冷兵器搏杀术,还是这个世界还在流传的击剑运动,都有很大的不同。感觉上似乎就只是这位老人早起锻炼身体,拿着器械剑信手而动,看不出里面有什么章法。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端,有战争,这是不管在哪个世界都可以被称之为真理的道理。这个世界也是有着几千年历史传承的,国家众多,利益纷杂,有宗教,有冲突,有黑暗,也有光明,当然也会有各种各样的武术和格斗术流传下来。

人类生存的第一个本能就是向往安全,而强大的个人武力显然正是达到这个目标最直接的手段,这和地球上的历史发展其实是大同小异的。

以王越现在所在的这个国家而言,在地理坐标上应该算是西方,大体就等同于地球上的欧洲一带,历史上同样经历了原始部落,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几个发展阶段,但记忆中的家人和近代历史的演变却让他再一次的确认了,这里绝对不是地球历史上任何一个时间段的世界。

因为他穿越的是空间而不是单纯的时间。黑洞里是没有时间概念的,尽管在他的意识里觉得可能是过去了几百年,但也有可能那只是一种停顿,就似乎被按了暂停键的影像资料,时间被彻底停止了……。而且在这个身体遗留下来的记忆力,提到的这个世界,虽然在常识上都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但国家却的确不一样了。

拿原本地球上的“中国”来举个例子,在这里相对应的那国家,虽然同样地处东方,国力强大,但你能想象得到,文明发展到现在这个国家竟然还是沿袭帝制的吗?

亚西亚-唐帝国!一个雄霸东方世界的伟大国度!

那里也正是王越的父亲王朝宗的故乡。

除开历史的因素之外,其他的就和地球差不多了。西方社会在经历了两次工业大革命之后,现代工业发展迅速,这里的人普遍接受国家义务教育,每个人在五岁开始,经历十二年的基础教育后,就可以根据个人的爱好和家庭现实选择不同的专业科目进行深造,学习科目划分的十分细致。

像王越今年只有十七岁,已经是这个世界约克郡国立医科大学一年级的学生了,因为身子天生比较虚弱,所以他在大学里接触了还在课外加入了学校的“格斗学社”,也因为这样才在记忆里对这个世界的剑术和格斗术的发展有一些粗浅的了解。并对这个练剑的老人生出了一些爱好,做出点评。

不过,在王越看了一会儿后,却又对自己的想法有些动摇起来。

王越发现,这个老人在练剑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特点,不管他的动作有多慢,但每一个动作的起始时,他的眼睛终究是盯在自己手里的剑尖上的。

目光凝聚,全神贯注。

而且他总是把左手藏在肋下,剑在动时,手指也随之在动,食指和中指,一颤一颤的,隐隐间竟是如同握着另一把剑,双手互动,交相呼应。

他这两只手,一上一下,一长一短,乍一看起来,感觉动作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但若能从中间看出点门道来,就会发现这个老人在运动时手上终究在画着一个个的圆圈,大的小的,正的斜的,远的近的,环环相套,绵绵不断。

此外,王越还发现,这老人练剑,不但手上在画圆,就连脚底下也在走圆,每一步迈出去必定是沿着一条弧线,且剑动手动脚才动,给人的感觉就似乎是一个提线木偶,整个人都被一根无形的细线Cao纵着,牵一线而动全身。

他的这种动法虽然看起来并不连贯流畅,缺少足够的韵律感,但动的时候,全身都在动,剑动,手动,脚动,浑身上下每一处所在都似乎运动了起来,尤其是他的脊椎一节节,一块块,动的时候似乎正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穿行不息,让王越有一种沸腾起来的感觉。

王越越看越惊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背对着他的老人忽然把剑一收,双手叠加着,自眉心往下,沿着胸腹中线往下缓缓一按,同时右脚抬起缓缓收回,轻轻并足踏在地上,长长吐出一口气。

王越清楚的感觉到,就是这么一个高抬脚,轻落足的简单动作,他整个人都不由颤了一下,在精神感应中,这一刻似乎整个地面都随之塌陷涌动起来,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情形发生?”

王越感觉到这种状况,整个人都愣了。他现在所站的地方离老人练剑的地方少说也有几十米,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落脚动作,当然是不可能使地面震动,形成地震一样的效果的,事实上王越刚才所感觉到的其实都是在他精神层面所发生。

虽然在经过黑洞时,他的一切都被粉碎,练精神核心都因为体内那把剑器产生了异变,从而脱离意识,不受Cao纵,从前几十年苦苦修成的精神念力再也不剩一丝一毫。但他究竟是意念夺舍,最基础的底子还在,又融合这具身体原本的精神和意识,就算从头再来,精神的强度也远超一般人类。

“能以一个动作,进而影响人的精神,这***作果然是不简单呀!”王越沉思着,自己又依葫芦画瓢,学着老人的动作试着做了两遍。

只可惜看似简单的动作,以他现在的身体来做的时候,却又感到别扭无比,仿佛手脚身体,生了锈,竟是很难做到如同老人一般的协调。

王越不相信,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马上又做了几次,但感觉里就是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哪怕后来动作经过调整,标准了许多,可就是没有了刚才的感觉。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终极武力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