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神帝的小阎妻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神帝的小阎妻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8

每当我书荒,没有小说看的时候,我都会去东东小说导读中寻找一番,总是可以找到如神帝的小阎妻这样好看的小说,堂堂二十一世纪毒医圣手再次睁开眼睛竟然像个落汤鸡一样被人扔在水中,差点被水呛死。独一针表示自从继续了独一针这个名字以来,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明明天赋异禀,惊才绝艳,却被人说是废物。经脉堵塞?不存在的。***婊陷害?扇死她丫的。可是等她解决完经脉问题,收拾了***婊,这忽然出现在自家面前的红衣妖孽又是谁?“小舞,我肚子好痛。”“你肚子痛就去厕所啊,抱着我干什么,喂,你丫脸往哪儿钻呢?!”

神帝的小阎妻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夜黑风高,乌云遮住了月最后一丝光亮。

远离市区的小巷,没有灯火通明的照映,黑暗像一层幕布将其笼罩。

诡异的寂静,让这里添上了几分恐怖色彩。

忽然不远处一声凄厉的猫叫声传来,像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打破了这短暂的、令人惊惧的诡异无声。

“独一针,你活的够长了,该去见你师傅了。”男子的声音粗劣喑哑,刺耳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揉揉自己的耳朵。

“那老头子五年前就被我弄死了,我想他应该不想再看见我。”女子的声音平淡冷漠,带着高高在上事不关己的从容,似乎现在埋伏在她四周的不是十多个心狠手辣的杀手,而是随时能捏死的蝼蚁。

她的话似乎是在反讽,又像是自大的狂傲,可是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

独一针说话从来都是一是一二是二,落地有声,所以她才会得罪那么多人。

“少废话,独一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呵。”

……

乌云渐渐散去,小巷中只剩下了‘滴答滴答’的液体滴落的声音。

随着一声略显凄厉的猫叫声,一只野猫从小巷的阴影处窜了出来,嫌弃的抖了抖爪子,甩起几点猩红的血点,然后窜离不见。

……

玄武大陆,西北螟山地界。

传言螟山为传奇大妖海螟死后所化,螟脊化山柱,血肉化矿藏暗流,螟皮化沃土,其上遍地是机遇造化,有缘人得之。

这千百年来,无数人上山寻找机缘,妄想自己成为那个有缘人,却皆是无功而返。

自山上蜿蜒而下,终年不曾断流的浅河,不急不缓,清亮见底,鱼虾嬉戏,河水甘甜清冽。

忽听不远***子娇俏而又尖锐的咒骂声,破坏了这一美景。

“去死吧去死吧,明明都是废物了,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面前,我才是独家的天之骄子,去死,去死啊!!!”

溪水边,一豆蔻年华女子死死的掐着一个红衣女童的脖子,女童面黄肌瘦,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此时被女子死死卡住脖子,无法呼吸,很快黄黄的小脸就变成了绛紫色。

女童的挣扎慢慢变得无力,随后垂手气绝。

豆蔻女子咒骂够了,恍惚的松开了手,只见女童摔倒在地,没有一丝反应。

她怯生生的上前探了探女童的呼吸,踉跄着后退几步,紧张的左右看看,发现四周没有人才松了一口气。随后狠狠地咬了咬牙,“独舞,你本来就是不该存在的!”抓起女童的胳膊,将之推进了水中,随即整理了一下衣物,快步从河边消失。

却不知这一幕被坐在不远处的树上少年看了个满眼。

少年一身利落黑衣,红带束发,腰挂红色玉佩,单脚蹬在树上,靴子上用上好的金蚕丝绣着神秘的花纹,一手撑着下巴,看戏似得看着岸边发生的命案,饶有爱好。

见豆蔻女子匆匆离去,眸中闪过一丝嘲讽,不由有些无聊的双手搭在脑后靠在树上闭目养神。

谁知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岸边传来水声,少年耳朵动了动,不由起身探头看过去。

“咳咳咳咳咳!”河中传来连番的咳嗽声,似是有人呛水了。

紧接着扑棱扑棱的水花四溅,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朝着河岸艰难的游了过来。

河水并不湍急,那身影却似乎游的很是费力气,好一会儿才扑倒在岸边。

是个总角之年的小小女童,女童身上的红衣紧紧的贴服在身上,可以看出她营养不良到令人诧异的干瘦身体。

此时的她面色苍白无一丝血意,唇瓣酱红发黑,似是在水下窒息了很久,却奇异的没有被淹死。

“呼呼呼……”

红衣女童只歇了一会儿便又爬起来,凑到两步之外的一块半身高的石头旁,又接连喘息了很久,才艰难的扶着石块儿爬上去。

石块儿顶着腹部,女童喃喃地数到十。

“呕……呕……”

腹腔中积压的河水被吐了出来。

直到女童感觉不再有涨腹感,她才一推石块儿,从上面滑了下来。

女童翻过身靠在石块上,闭着眼睛,任由微风将身上的水分吹干。

六月的天,阳光很是充足,没一会儿女童的发丝便随风飘舞起来。

这一刻,小小女童竟给人一种凌乱的美感。

神帝的小阎妻全文阅读

等女童再次睁开眼睛,黑白分明的眼底露出几分恍然,几分庆幸,还有几分讥讽。

“没想到我独一针被人戏称为生死阎王,阎王还真的就不敢收我了呢。”独一针喃喃地笑道,笑脸里满是自我调侃。

她是独一针,现在也是女童独舞。

就在刚刚的闭目修养中,她接收了属于女童独舞的记忆,知道了自己借体重生,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

生死阎王独一针被人埋伏重伤身死,这个消息估计此时已经在整个黑暗世界传遍了吧。

独一针一直知道自己必将不得好死,从被老头子拐走的那一刻开始,她生命中就不再有光明,所以被人围杀尸骨无存倒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八十一个孩童作为老头子的药人,最后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当她继续‘一针’衣钵的那一天,她便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师父,那个折磨了她24年的魔鬼,因为只有杀了他,她以后的人生才不会身陷心魔,噩梦环绕。

她从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做事不喜拐弯抹角,一身医毒双绝的本事让人对她又敬又怕,仇家更是多的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死都死了,竟然会在这么个奇异的世界借体重生。

此时的独一针还沉浸在自己竟然借体重生的震撼中,却不知道不远处有一少年因为她的死而复生满眼的不可思议以及兴奋好奇。

待看到女童挣扎着要站起来,少年从树上跳下,身影消失,再次出现,人已经在女童身后的大石块儿上。

独一针听到身后风声,不由回头看过去,就见一黑衣少年,黑眸红唇,称得上是少年绝色,只是长相略显妖娆,让独一针不由皱了皱眉头。

在她的世界中,这种长相的男孩子不是心狠手辣堪称妖孽,就是沦落成为别人的玩物毫无地位尊严可言。

眼前这少年恣意潇洒,脸上带着对世事满不在乎的笑脸,怎么也不像是后者,而假如是前者的话,则更令独一针警惕和排斥。

见女童看他的眼神像只受伤的孤狼,却无一丝害怕怯懦,和刚才被人掐着脖子威胁,却只会哭泣求饶的女童简直判若两人,少年不由更加好奇,伏在石块上往独一针面前凑过去。

“小丫头,你命够大啊,先被掐死再被扔进水里,这样竟然还能活下来。”少年的语气中布满了恶意,眸中也满是兴味,让独一针面色一冷。

“你是谁,要做什么?”独一针甚至没有一丝闪躲,只是冷冷的问道。

少年有些无聊的撑着下巴趴在石块儿上,眯着眼睛说道:“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独一针没有搭理他,扶着石块站了起来,眼前一黑,差点摔倒。

心中不由咒骂,让她重生还不给她个好一点的身体,这种身体不由自己控制的感觉实在是烂透了。

少年手臂一撑石块,从上跳了下来,弯腰看着独一针,邪邪的笑着,“你到底是谁?独家三小姐独舞?”

“……”

见独一针根本不搭理他,他嗤笑一声,脸瞬间冷下来,一把扣住她的下巴让她看向自己,“说吧,哪里来的孤魂野鬼?”

独一针撇了他一眼,嘴角轻轻扬起,少年眯起眼睛,心觉异样,刚要后退,只觉手腕刺痛,整个手臂便失去了直觉。

“你……”少年质问的话还未说完,整个人便瘫软在地,大着舌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瞪着眼珠子惊异不定的看向独一针。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神帝的小阎妻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