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说教重要吗并不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说教重要吗并不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10

说教重要吗并不小说出色章节阅读哪里有?诸君,我喜欢养成。讲的是几个孩子花样作死的故事,纯脑洞流,写故事只是为了消遣。

说教重要吗并不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三月初春,朦胧细雨,石板小路粉墙黛瓦,柳枝新绿,遥遥望去宛若玉生烟,好一副江南烟雨图!此时天色已晚,无星无月,如此早春凉夜也是别有一番风情。

倘若你不抬头看的话确实是一番美景,可是若是抬头一瞧,那煞风景的一幕便要钻进你眼睛里去了。

细雨中叶秉之右手握闻名剑止生,左手领着既是表弟又是师弟还是对象的方平卿,此刻两人正匆匆越过不知谁家的屋顶。就玄门弟子而言上房这是最基本技能啊,你连房顶都上不去还抓什么妖怪,拿什么邪祟!

二人足尖轻点飞鸟般擦过一间间屋舍,定眼细瞧他们原来正追着一个黑点而去,随着距离的拉近黑点逐渐变大。

“呦,好大的蜘蛛啊!”方平卿不由得感叹起来,那黑点是一只蜘蛛精。就在傍晚时分方平卿与叶秉之路过一处空城,那蜘蛛精埋伏在一间屋子里忽然冲出想杀一个措手不及,奈何这回碰上带刺的了。叶秉之那是能惹的吗!全天下的妖精都知道见到叶秉之得绕着走,不然就让你脑袋和脖子分家!于是乎两人一妖打了个照面,蜘蛛精的内心是一个卧槽,叶秉之的内心是一个啊哈,方平卿跟在师哥身后正神游太虚那,还没来得及回神就被叶秉之一把拉起飞奔而去,两人一步上墙三步上房,奈何对方有八条腿倒腾起来总要快一些的!一个跑的两个追的,一直从傍晚追到天色全黑。蜘蛛精也是聪明专向着人多热闹的地方去,知道到了闹市叶方二人不好出手。然而有一句话说的好啊“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她虽然跑得快可是却被人堵了个正着!蜘蛛精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因为堵她是随州府的自得弟子苏尚晚,小苏苏御剑而来直直的降落在蜘蛛精面前,脸上带着诡异的笑脸轻轻说道“兄弟,对不住了。”话音刚落利剑破空而去,蜘蛛精不得不停下来与他过招。

很好她停下来,那边叶秉之可不会让着你,火速追上。

“平卿,去侧面。”叶秉之松开方平卿下达命令,平卿马上拔剑出鞘转身向着蜘蛛精侧面奔去。叶秉之一跃跳上蛛背挥剑斩去,然而蛛背上仿佛有铠甲一般难以攻破剑锋划过留下一路火花,叶秉之当机立断变割为刺。剑尖突破障碍一击而入,蜘蛛精吃了一痛前面的六条腿高高抬起又重重落下,只听一声轰响屋顶塌了。正与蜘蛛精打斗的三人连同蜘蛛精一起落入屋里,就这样他们为这户人家免费修了一个大天窗,还好主人今天没在家不然非要吓死不可!

三人火速集合在一起正对蜘蛛精,苏尚晚一看到是叶秉之和方平卿顿时轻松起来,感觉这回稳了笑盈盈的打起招呼来。

“呦,两位师叔!”其实让苏尚晚喊他俩师叔他是拒绝的,因为秉之和平卿都比他年岁轻,奈何他母亲是那两位的大师姐只好乖乖的喊师叔了……

叶秉之刚刚还纳闷究竟是谁拦住了蜘蛛精一看是他眼里满是失落之意,在叶秉之心里他是有点瞧不起苏尚晚的,不过不是因为个人原因而是因为苏尚晚是随州府的人。随州府那是什么地方教出来弟子那一个个的都他妈不着调,明里打不过暗地有阴招,世人常形容随州府的弟子是“腰悬长剑,袖有暗器。”而且随州弟子入门第一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此叶秉之的师叔常说随州府是“下三滥”聚集地。叶秉之出身名门正派蓬莱阁从小就学习君子之道眼里自然容不下这种,只见叶秉之眼神一冷开口说道“嗯。”

方平卿对苏尚晚没什么成见,跳着脚挥着手高声叫道“尚晚兄!这么巧啊!”

还没等苏尚晚回话,叶秉之把长剑往地上一戳对着方平卿吼道“不许你搭理他!”一股尴尬的气氛从三人之间飘过……

好在还有个蜘蛛精在这他们尴尬不了多久,蜘蛛精收起八条腿直响三人冲来。叶秉之拉起平卿直接翻窗出去,苏尚晚紧随其后。那蜘蛛精一头卡在窗户上挣扎了几下房子塌了……很好,刚刚那个天窗很不成功吗,我们推到重建一个更好的!

顿时烟尘四起呛的三个人挥手在脸前口里还不停的“呸”着,尘埃遮住了视线三人不知道对面蜘蛛精的状况心里有些发怵,苏尚晚取出腰间的纸扇凝气力于扇面,用力一挥顿时尘土尽散废墟显露,竟是毫无动静。

“喂!”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三人赶紧转身只见一个女子正悬空坐在一柄长剑之上。

“三打一不公平吧!”女人朗声说道。

方平卿眼睛扫过那被她坐在身下的长剑凑到秉之耳边言语道“是玄门家的剑,不是妖剑应当是她抢的。”

秉之一听手腕一转止生剑凌空而去直扑女子心口,剑锋撕开雨幕利不可挡。忽然半空中传来箫声音调极高,声中带力化作一道气刃直直打在止生剑尖上,秉之马上掐诀收剑。

一个手持玉箫的男子忽然出现挡在了三人一妖之间,这人身着黛青回纹长袍这分明就是舟山五雷寺弟子的妆扮啊!

苏尚晚看着来人甚为眼熟盯着他仔细瞧了一阵一个名字脱口而出“肖景!”

方平卿和叶秉之纷纷投去迷惑的目光。

“你可是五雷寺枯榆先生的弟子肖景?”苏尚晚化肯定为疑问觉得有必要好好确认一下。

“正是在下。”

“你为何出手帮她?”叶秉之问道。

“今日之事三位能不能当作没看见?”肖景答非所问。

三人一起摇头。

方平卿说道“房子都拆了怎么能当没看见!”

“房子我来赔。”肖景回道。

叶秉之不肯让步直截了当的说道“今天之事不能放过。”

肖景冷笑一声朗声说道“那就只好比划比划了,珠儿!”

那女人马上出现在肖景身边把刚刚坐在身下长剑交到肖景手上自己显出了原形,她就是那蜘蛛精。

叶方二人也是马上把剑相向。

“唉,唉,唉!”苏尚晚打破了满是火药味的场面“诸位自己人打自己干什么,都放下,放下,有事好商量。”

四人还是剑拔弩张的状态却没有再进一步发展,究竟玄门百家说穿了都是自己人真要是动起手来对谁都不好。

苏尚晚劝和道“肖兄无非就是想要保一个妖精吗,好说好说,这样吧你给我们个理由。”

“没有理由。”

叶秉之一振剑锋“那就把她交出来。”

苏尚晚捂住叶秉之的嘴“可是不能说。”

肖景点点头。

苏尚晚赶紧说道“懂了,懂了,你快走吧,我们当没看见,记得回来赔钱!”说完一把抱住叶秉之不让他追,方平卿一看就火了“你在干嘛!给我松开!他是你能抱得吗,松手松手!”

叶秉之狠狠的瞪着苏尚晚,肖景道了一声多谢马上带着化为人形的蜘蛛精御剑而去。

方平卿一口咬在苏尚晚手上,苏尚晚吃了一疼赶紧松手。叶秉之想要马上去追却又被方平卿抱住了,没办法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肖景的身影消失在雨夜里。

苏尚晚拍拍自己身上的烟青团纹袍忽然说道“哎呀,人艰不拆。”

叶秉之说道“这可是祸患!”

苏尚晚张开扇子遮在方平卿的头顶说道“师叔你想啊,咱们三打二虽说必胜无疑可是赢了又能怎样那?无非就是拿了个蜘蛛精回去吗!咱们应该放他一马然后去和他师父说去,让他们自己处理,究竟这已经算家事了吗!小师叔不修体术还是不要淋雨的好。”

叶秉之接过扇子给方平卿遮好开口问道“家事?为何成了家事?”

苏尚晚对着平卿一努嘴“告诉他为啥!”

“因为那个肖景他喜欢那个珠儿!”

叶秉之一脸黑线“可真有你的。”

苏尚晚一撩头发,眼神下飘“哈哈,我还知道他师父枯榆先生现在正在千岛湖参加五方盛会。唉,对了方师叔今天没戴那镯子?”

平卿一抖袖子手腕上的银镯子便露了出来,那镯子外侧刻的是水浪云纹,内侧刻的是福寿康宁。

“一直戴着的,不过今天这件新校衣袖子有些长了,遮住了。”平卿解释道。

苏尚晚哦了几声。

叶秉之感觉苏尚晚这张脸真是怎么看怎么欠打。

被叶秉之盯的浑身一抖赶紧把话题转了回来“明天一早雨停我们就出发去千岛湖,我在四周客栈订了房间,两位师叔请吧。”

等到了客栈叶方二人才知道苏尚晚他就订了一件房,没办法他也不知道会路遇熟人啊!而掌柜又告诉他们因为雨天已经没有闲房了,不过掌柜的说愿意多给他们几床铺盖好让他们其中一个打地铺。

苏尚晚点了一桌菜自己拿着三人的长剑先行回房,叶方二人在伙计的带领下去了后院浴房先是好好沐浴了一番才回去。叶方二人进屋时菜已上桌,三人举杯换盏吃的很是和谐,饭桌上叶秉之频频给方平卿夹菜,平卿把碗里的茄子全都挑出来重新送到秉之碗里。

“不要挑食。”叶秉之说道。

平卿沉默不语,把挑出来的茄子夹给了苏尚晚。

“算了,你挑吧。”叶秉之妥协了。

在秉之的眼神威胁下最终那口茄子被剩在了苏尚晚碗里,刚一吃饱苏尚晚就赶紧推脱说要去沐浴溜了。

回来时他看到的是叶方二人盘腿坐在床榻上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床边地铺已经打好。好吧,他俩人多势众,忍。

叶秉之放下床边的帐子,苏尚晚吹熄了灯火,屋里一片沉静屋外雨声瑟瑟。

“你俩晚上不许做希奇的事,不然会很难堪。”苏尚晚忽然说道。

方平卿脸一红赶紧说道“别胡说八道!”

叶秉之反应冷静“平卿,过来,我们做点希奇的事让他难堪难堪。”

“喂!”

说教重要吗并不全文阅读

五方盛会五年一次,常住千岛湖韶华园。表面上看上去就似乎是天下玄门百家聚在一起相亲相爱的讨论的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携手共创美妙未来,其实内在无非就是要互相探个底细,彼此制约免得一家独大。

苏,叶,方三人天色未明就匆匆出发,又加上所在之地距离千岛湖不是很远御剑急行赶在晌午之前便到了韶华园门口。

这韶华园本是云南芳华宫的前任师尊好风先生出资修建,本意是为了自己颐养天年用的结果那个南方老太喜欢崇高大偏爱奢华,越修园子越大最后她那点积蓄完全不够。要害时刻玄门几家师尊纷纷拿出私房钱援助了一把,韶华园完工之时已不能再算是好风先生一个人的了,她虽然如愿在此寿终正寝但是死后韶华园收为公用各家都派有弟子长驻,成了各处弟子外出游历的歇脚之处。

三人一行在园子门口验明了身份,叶方二人在前苏尚晚在后一进门便是一番盛景入眼。

前几日韶华园的谷仓进水湿了大片的稻谷今天天气晴朗各家长驻弟子赶紧弄出稻谷来晒,晾晒的地点便是入门的大校场!

“哇!”方平卿不由得感叹起来,宽广的校场上各家弟子正用铁锹将稻谷摊开翻动,平卿眼睛扫过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那人正背对着平卿盘腿坐在摊开的稻谷上望天,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仅仅是个背影平卿已然确定那人就是他的好友谭谋!

谭谋是舟山五雷寺的弟子,五雷寺虽然名字里有寺字如今却并非寺庙,五雷寺这个名字来自于遥远的过去那时确实是个寺庙,不过这个寺庙香火寥寥,偌大的寺庙只有三个和尚打理,其中一个便是现在舟山五雷寺的开山祖师。

比起北方各家的专修玄术南方各家可谓是多才多艺,比如这舟山五雷寺的弟子就十分擅长音律,经常把气化入音调之中用声制人,不过此术多为压制,鲜有肃杀,不过也有学艺颇精的能够以音为刃削铁如泥,这位平卿好友谭谋便是个个中高手。

平卿一溜烟跑了过去一下便把毫无预防,神游太虚的谭谋扑倒在了稻谷之上,谭谋一声哎呦睁眼一看来人原是平卿心里乐开了花。

“我刚还想你来着,你就这么出现了!”谭谋说道。

平卿挨着谭谋坐在稻谷上“哎呀,咱俩有小半年没见了吧!”

谭谋点头“可不是,都不来找我!哼!”

平卿“你不是也没来找过我,对了你怎么在这?”

谭谋“我与师父同来参加五方盛会,你又为何在这,你们蓬莱阁的代表不是已经到了吗。”

平卿嘿嘿一笑“我们这次来是来找你师父的。”

“我们?”谭谋一边重复着一边回头望去,果然叶秉之正站在门口看向这边,谭谋赶紧回过头来问道“找我师父做甚?”

平卿眼睛一眨“秘密!”

“切,不说算了,不稀罕。”

平卿用肩膀碰了碰谭谋说道“是关于你师兄的。”

“呵,那就更没爱好了。”谭谋一脸不屑。

“唉,对了”平卿问道“蓬莱阁谁来的。”

“你师叔和我哥哥,谭谪。”说到自己的哥哥谭谋眼里有一丝失落。

平卿知道他不愿意提到哥哥的事情便开口安慰道“对不住了,我师叔他非要收你哥哥做弟子硬生生把你们兄弟拆了……”

谭谋摇摇头“是哥哥自己愿意去的,不怪别人。”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叶秉之和苏尚晚走了过来,谭谋赶紧起身打招呼“叶兄,尚晚兄。”

叶秉之笑着点了点头,苏尚晚拍上谭谋的肩膀“一年不见又长高了不少。”

谭谋一甩头“是吗!我也觉得我长高了还变帅了!”

“喂,要点脸!”平卿十分嫌弃的说道。

谭谋一撇嘴“不要!”

三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叶秉之摆摆手“行了,行了,谭谋你师父在哪,我有要事要禀告。”

谭谋马上严厉起来“就在这韶华楼二楼休息那!”说着一指那贵气非凡的韶华楼。

叶秉之和苏尚晚两人一起上楼拐过楼梯有一间房门正半掩着,苏尚晚望去屋里坐着的人正是谭谋的师父枯榆先生。叶秉之抬手敲了几下。

“进。”声音低沉有力。

秉之和尚晚先后进去,尚晚还贴心的带上了门。

叶秉之和苏尚晚齐齐行礼“晚辈见过枯榆先生。”

枯榆先生摆摆手说道“这个组合倒是少见。”说完一直矮桌对面的坐垫“坐。”

叶苏二人齐齐入座倒也有那么几分默契。

“说吧什么事。”枯榆先生开门见山的问道。

叶秉之也不含糊直截了当的说道“是肖景,我们在南京一带碰到他,他护了一个蜘蛛精。”

“他为何要护一个蜘蛛精?”

至于原因叶秉之自然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不过没事苏尚晚好意思。

“他和那蜘蛛精有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

“啥!”枯榆先生气的差点没撅过去“这个孽障!你们可看真切了?”

叶秉之“千真万确。”

枯榆先生一脸的不敢置信“两位能否在这韶华园暂留几日,我这就派弟子前去寻人。”

叶秉之毫不犹豫的说道“可以。”

枯榆先生亲手为苏尚晚和叶秉之倒茶“此事还希望二位不要声张。”

两人都点头。

枯榆先生一阵叹气。

叶秉之安慰道“人妖殊途,肖兄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枯榆先生摆摆手“我的弟子我还是知道的,秉之不必安慰我,等他来了,事情明了,只要该罚我绝不心软。”

苏尚晚接话说道“这样也好,让他张个记性。”

枯榆先生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叶秉之捅了苏尚晚一下,苏尚晚这才发觉自己多嘴了人家弟子的事那里轮得到他来管。微妙的气氛在三人之间飘来飘去。

“秉之,叶秉之!”窗口传来平卿的高呼,秉之尴尬的对着枯榆先生欠了欠身子随后起身走到窗户边,楼下平卿一支胳膊夹着铁锹一支胳膊夹着谭谋的脖子,正跳着脚对着秉之挥手。

苏尚晚也好奇走了过来,之前那摊开的稻谷被人用铁锹划开露出下面的青砖,裸露的青砖组成了两个字“匡儿。”

“匡儿。”苏尚晚小声念着一脸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旁边叶秉之却是笑意盈盈,原来这个匡儿是叶秉之的小名,秉之出生那年家里长辈受到冤枉家产尽抄,家里连床榻都没有。秉之的母亲不忍心看到儿子睡在地上就自己编了一个竹筐让他睡在里面,后来沉冤得雪不仅家产全数奉还还因祸得福的升了官,为了铭记哪段惨淡时光秉之得了一个匡儿的小名,不仅取竹筐的意思还有匡扶正义的意思。

不过秉之五岁时便进了蓬莱阁从此与家里断了联系,匡儿这个名字除了平卿没人知道,平卿人前从不唤他匡儿只在两人独处动情之时平卿才会趴在他耳朵边上细细软软的喊上一两句。

看到旁边的秉之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笑个没完,苏尚晚越发迷糊起来。

楼下来了一个身穿玄色焰纹服的人怀里抱着一个锦盒小碎步迈得极快直冲到方平卿面前,两人似乎交谈了几句奈何隔着有些远秉之也听不清他们在说啥,只见那人把锦盒一打开平卿瞅了一眼就就赶紧躲到谭谋身后去了,谭谋也是连连回退。叶秉之一看直接就从窗户跳下去了,苏尚晚心想“你留我一人在这,我还刚刚得罪了老先生!不行!我也走!”于是苏尚晚也跟着从窗户跳下去了,枯榆先生喝了口茶一转头吓一跳刚刚的人那?!

两人轻飘飘的落了地,哦,抱锦盒的原来是兰州府的大弟子梁子宁。

“前几日兰州府击破一队入侵的邪教徒,缴到一把怪剑,府里弟子没有一人能与此剑相通,听闻蓬莱阁方平卿生来与灵剑相通,本想等盛会过后前去拜访可巧在这里碰了个正着,可惜我不知此为妖剑让平卿受惊了,真是失礼。”梁子宁对着秉之解释道。

秉之探头看去是一把长剑,没有剑鞘剑身裸露在外通体乌黑,在太阳下泛着荧光,靠近剑柄的地方刻着两个字“伏麻”。

躲在谭谋身后的平卿探出头来“不打紧,不打紧!都是误会。”说完侧身闪到秉之身后去了“你先把那盒子盖上,看着怪吓人的。这是用妖骨练的剑,怨气极深要封起来才好。”

子宁赶紧扣上盒子。众人这才都散了开来,各自舒了一口气。

苏尚晚凑到子宁身边问道“梁兄,挽挽可有来?”

“婉婉!”谭谋的八卦之魂在燃烧“婉婉是谁?”

苏尚晚撇了他一眼说道“是挽留的挽,兰州府弟子楚科的小名。”

“楚科小名叫挽挽!”叶秉之异常的震动。

子宁笑道“莫要笑话,确实是挽挽,兰州府的长辈常这样叫他。挽挽上月月初喝多了出去骑马摔伤了腿,虽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是此来千岛湖路途遥远怕他多有不便。挽挽倒是总说想来南方这边看看。”

叶秉之闻言转过身去对着平卿和谭谋说道“听到没,以后记住喝酒不骑马,骑马不喝酒。”

谭谋平卿连连点头都说记住了。

子宁问道“几位此次前来可是作为各家代表?”

秉之说道“非也。”

“哦,怪不得,刚刚我看到随州府和蓬莱阁的两位老先生带着一众弟子出园泛舟去了,三位却还在园里。”

苏尚晚摸了摸脸说道“还真有闲情逸致啊。”

“啊?哈哈……”子宁尴尬的笑了笑“那个,刚刚有人来报说午饭已好,不如先去吃饭吧。”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说教重要吗并不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