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苗疆蛊师(公子易灵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苗疆蛊师(公子易灵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灵异恐怖 2018-12-29

无论在什么时候,要想摆脱令人烦恼的胡思乱想,苗疆蛊师(公子易灵写的小说)可以看一看,末法时代代绝人,道猖事件件归魂。末路旁门门通幽,穷途左道道不平。迷乱人性的神魑,百年不遇的蛇虺,神出鬼没的尸鬼,神秘的修罗门。冥冥中一股神秘力量操控一切,是因果,是命运,还是人性?故事还得从苗疆十万大山部落中的巫说起。

苗疆蛊师(公子易灵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出色在线阅读

推开医院白色病门,一股阴冷气息袭遍全身,床上躺着一位笑脸灿烂的青年,随着笑脸绽放,原本刀眉瞬间变幻了外形,形成八字眉。

青年开口道:“你来了?!”

声音沙哑,垂暮,很难相信这声音,是从他嘴中发出的。

语气中带着惊喜、期待、解脱。

我从来没有,听过一句话,可以表达这么多情感,找凳子坐下后,我深吸一口气,神色凝重问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青年置若罔闻,继续问道:“还在写小说吗?”

我沉默了一会,回答:“是的!不过成绩不怎么好!”

青年疏了一口气,说道:“能帮我写一部小说吗?”

“理由!?”

“我时间不多了!”

……

青年是我二爷私生子的儿子,也就是二爷的孙子,跟我同辈。

先说我们这个地方,南方某偏远的小城市,湘西。

充斥着大量的少数民族,主要以苗族、土家族为主。

青年叫做中天,苗族,五大苗姓中,石家。

这是他身份证上的名字,却不是他真正名字,他要求不透露。

有人会觉得他太矫情,这都快死了,还在乎这些干嘛。

人生来无名,由父母取名,姓氏当然是跟着父姓,随着名字的落定,世界上便有了这么一个人。

时光飞逝,等到年迈入土,名字也随着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世界上便再没有这个人了。

当有人叫你名字时,你会毫不犹豫的回头,寻找呼唤你的人。

而很多人也知道,走夜路时,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别回头,不然肩头的灯,会熄灭。

名字,简而言之,就是最简单的符咒,一种生而便有的符咒。

对于他而言,阳间的名字就是符咒,有的人希奇了,难道阴间的名字不一样吗?

不一样,因为他是一名阴阳师!

……

我叫中天,我算是爷爷的长孙,不过却是是私生的。

因为我父亲,是爷爷的私生子。

爷爷在家里排行老二,有我父亲时,家境略好,许了我家几亩地,经常接济,好日子没有过多久,红色运动开始。

爷爷家一落千丈,不得已背井离乡,曾在我家住过一段时日,正逢土改,所以这田地当时写着我爷爷的名字。

也是因为这样改变了我的一生。

……

听我父母说,我出生到三四岁,几乎天天生病,各种各样的病,最严重的就是痢疾,几乎吃什么拉什么,吃药拉药。

在医院,全部的检查和消炎药,都用过了,完全没有作用。

导致最后,我父母抱着我时,都得用一叠厚厚的草纸垫着。

因为我不过三四岁,加上生病,几乎大小便失禁,而肚子却如同塞了个足球,圆鼓鼓的。

最后医院公布我没救了,带回家预备预备!

虽然我年幼,但是我记得父母整日以泪洗面。

直到我爷爷带着他哥哥出现,本应该叫做大爷爷,可他嫌弃不好听,叫我称呼他为大父。

大父当时带着一位年纪略大老者,老者身形干瘦,却精神抖擞,一身苗族特有的服饰,头上还围着一圈裹布,手中握着一根两指粗的木棍,上面包裹一层香纸,香纸上缠绕着五颜六色的布条,布条的末尾处绑着外形不同的小娃娃。

大父称呼他为老司。

老司瞅了瞅我两眼,摸了摸我的肚子,对着大父点点头,我爷爷一脸着急,不明白他们打的什么哑语,看向大父,问道:“哥,怎么回事,还有没有救?”

大父道:“阿丫【ea,第四声,方言】点头,说明这件事,是阴事,不是身体的原因,也难怪医院查不出来!放心,阿丫老司自然有办法。”

老司没有理会两人,在屋子里四面转了一圈,又去门外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众人面前,摊开手掌,手心处是一枚白色的鳞片。

老司问道:“这枚鳞片是怎么来的?”

父亲看着鳞片略微思考,而我母亲却急忙开口道:“这我家男人在我怀孕时,捉了一条白蛇给我滋补,家里穷,没啥好东西,我记得真真切切,那时孩子才六个月。”

“难道是因为这条蛇?”

母亲有点不相信,满脸诧异的看向老司。

老司叹道:“这就没错了,看来这是一条有气候的蛇,身死之后,虽然阴灵薄弱,但修炼个三四年,也足以应付一个小孩了。”

“幸好是一条气候不大的灵蛇,不然你吃它的那一刻,你们就会遭报应!”

老司眼神略带训斥的,看向我父母,随后低头盯着我,用一种冰冷的语气说道:“天子虽死,圣旨无束,但此地乃是我南部苗疆之地,尔等北方莽柳之仙,欺我苗疆无人?!”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听完这句话之后,感觉到胸口有一股怒气堵着,无法宣泄,舌头忍不住伸出来,一丝空气飘入肺部,略微感觉好受一点。

但舌头伸出来之后,却不受控制的往返摆动,发出丝丝之声。

母亲一声惊呼,环抱我的双手瞬间松开。

好在屁股下垫着一层厚厚的草纸,加上母亲身高也不高,跌落在地面的我,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父母和大父、爷爷惊恐的看着我的变化。

“弟子恭请尊师张XX,吴XX,李XX,杨XX…..弟子不念,相梦自灵!”

老司一边念咒,一边手脚哆嗦,如同羊癫疯发作,浑身如同筛糠一般颤抖。

我睁眼看去,院子里面忽然出现一些没见过的人,林林总总有十多个,这十多个人站在老司身后,他们的装束统一,不同的是颜色。

离老司最近的是身着红色袍子的两人,在这两个人身后,是身着黑中带红袍子的人,再之后,是纯黑色的,到了末尾是青中带黑的袍子。

二十多双目光盯着我,被这股目光压迫,浑身动弹不得。

而就他们向我走来之时,我眼前突兀出现两位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人。

一位女人,身后几根白中带金的尾巴,脑袋上有两个小耳朵,面容绝美。

另外一位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黑气,指甲翠绿,男子回头看了我一眼,就这一眼,有种让我掉入冰窖的感觉。

那双眼睛,跟指甲一眼,妖异得让人心悸。

女人开口说话,“哟!这不是几位大哥吗?啥事让各位大哥如此动怒!”

十多双脚步停止,警惕的看向女人,此时从老司身体中走出另外一个老司,浑身青色,周身悬浮着白色云朵。

青衣老司闲庭阔步走上前道:“好胆,既然敢来这里!”

女人笑道:“法师,你既然可以神游北荒,我未尝不可天降这南蛮之地。”

言语针锋相对,互不退让。

妖异男子微微上前,拱拱手,礼数周到,开口:“法师,一报还一报,这本是因果,现在您不由分说,便要斩杀这白蛇阴灵,你可知她是我妹妹。”

妖异男子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观这孩子,寿命本不长,就算你帮了这次,下次又如何?”

老司重重哼了一声,不屑道:“你也知道这南蛮地区,就算我神游,也未成敢在北荒肆意妄为,至于在这孩子,只要我在一天,你们就别妄想!”

话音落下,只见男子表情愤怒扭曲,双手逐渐出现出青色的鳞片。

女人见势不好,拉住男子,回首在我额头一点,开口道:“有本事来北荒吧!”

说完便消失在眼前。

在女人手指触碰我额头的时,顿时脑袋一凉,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空,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时,肚子已经恢复普通外形,也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依旧感觉到脑袋昏沉,丹腹冰冷刺骨。

年幼的我,又一次闭上双眼,再次醒来,父母不知道从哪儿端来一碗漆黑的药水。

我几乎是喝一口,反胃一次,但出奇的是没有呕吐。

老司看我没有呕吐,把爷爷拉到一边,大父也跟了过去,三人在远处嘀嘀咕咕。

后来我病好了,问大父,老司说的是什么?

大父说:“老司说你身体有损,18岁之间多灾多难,并且会变得愚钝,只有18岁后,经历灾难,才能与常人无异。”

想来,我幼年时,总是慢人一拍,虽然思维清明,但要说的话,要做的事情,总是慢了好几秒,可能这就是那场变故的后遗症吧。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不过我多了一位小奶奶,我们这里称之为小婆,爷爷的孩子都刚步入工作不久、

于是托付我父亲照顾小婆。

小婆来到我家之后,几乎天天找四周邻居说话,也不说帮家里做一点家务。

当时我的父母很忙,也没时间照顾我。

话说有一天,小婆长女,带着两个孩子串门,她们母女两进屋聊天。

我家教严,当时拐卖小孩的人贩子比较多,加上体弱,父母不让我出去玩,所以我经常一个人呆在家里。

难得有小伙伴,我便喜悦和他们一起玩。

一男一女,比我大一两岁,我叫他们表姐,表哥。

话说,那时农村没什么玩的,有一台黑白电视就是最大的娱乐。

当时父母把没用的车轱辘架在石头上,这也是我当时唯一的娱乐。

既可以做引体向上,又好玩。

于是我就带着他们去了,我很熟练的爬了上去,而他们只有表姐爬了上去,而表哥在下面眼巴巴的看着。

试了几次,都没有爬上来,双眼不禁泛出泪花,大有一言不合,就哭的趋势。

作为小孩子的我,觉得有趣又好笑,不禁自得俯视。

而就在这时,我感到,一只小手在身后用力一推,天旋地转,眼睛离地面越来越近,近的可以看见地面的沙粒。

“嘭!”

我脸上一阵火辣,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表哥表姐已经不见了,小婆一脸严厉看着我,她告诉我,这是我自己摔下来,假如我敢乱说。

小婆枯瘦的手指,掐住我手臂上的肉,一阵旋转。

我疼的大叫:“我记住了,我知道了,疼!奶奶,你快放开!”

小婆放开了我,满足的出门找人唠嗑去了。

我眼框泪水滑落,浸湿脸上伤口,手臂上青紫的淤痕,让我感到委屈,为什么不可以说?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再也忍不住,一头栽向床溽中,嚎啕大哭。

苗疆蛊师(公子易灵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从那件事之后,我再也没有和表哥、表姐一起玩,对于小婆偶然的亲近,内心的也十分抗拒。

随着年龄增长,我逐渐明白,从那时起,我便心生芥蒂。

父母很忙,我幼年时没有人陪伴,只有大父和老司每年都会来看我一次。

每每到了假期,我都会找大父,央求他带我去找老司。

老司也非常喜欢我,每次都会在我面前表演一些不可思议的魔术。

但当我开口想要学,老司都会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年幼的我,并不能理解那表情的含义,而当我能理解时,却已经晚了。

老司的苗寨离市区很远,有十公里的距离,只有泥泞的柏油路,坑哇哇。

去苗寨的车,是五菱面包车改装,一车能装上十几个人。

在我小学毕业时。

一天中午,大父忽然来到我家,说老司重病了,估计扛不住了。

小学毕业的我,已经明白死亡是怎么一回事了,当时眼泪就忍不住留下来了。

我跌跌撞撞地跟着大父上车,当时脑子很乱,乱七八糟的念头。

心中一阵阵抽搐,仿佛什么重要的东西,从我心中溜走了。

直到下车,看见熟悉的环境,我才回过神。

转头看向大父,大父身后跟着一个比我小几岁的小男孩,脸颊红润,左边耳朵上带着一个圆环,一身花衣服,时不时鼻涕流下,又被吸回去。

小男孩有点怕生,唯唯弱弱的看着我,我也好奇的看向他,大父从来没有带过这个孩子出现,为什么今天会带一个孩子出来?

大父看出我的迷惑,牵住小男孩的手,蹲下道:“这位是你堂哥,中天!易灵,还不快叫堂哥?!”

小男孩很小声的叫了一句:“中天堂哥!”

我嗯了一声,算是熟悉了,忍不住开口道:“堂弟,你好,大父,我们赶紧走吧!”

老司住在一条小溪边上,木质的房屋,等我们来到老司家时。

门前已经围满了一群人,神色焦虑。

那时的农村可不像现在这样,虽然经历过破四旧,但在苗寨中,老司的地位比族长、村长还非凡。

十里八乡生了病,医院治不好,可在老司这里却能治好。

苗寨中,老司就是神灵的代言人。

尤其是在这生苗的苗寨中,当时苗人分两种,一种是生苗,他们的苗寨偏远,不利于与外人接触,互相交流用的都是苗语。

只有在特定的日子,赶集之时,才与外人有所接触。

第二种是熟苗,他们靠近城市,经过政策的转变,融入到城市中,逐渐摒弃苗语,用汉话交流。

他们看见大父到来,纷纷用苗寨打招呼。

虽然我每年都来这里玩,但是用的是汉话,老司和父母也没有交我苗语。

我唯一能听懂的就是【农乃?】【乃!】

翻译过来就是:你吃饭了吗?吃了!

越过众人进入房屋中,老司躺在木床上,佝偻的身躯蜷缩在被褥中。

干瘪的脸颊,双眼浑浊无神,半张着嘴,极力呼吸,嘴中发出虚弱“呃…呃…”

见此情景,心中莫名一痛,一个前扑,跪在床前,泣不成声:“老司,我来看你了,中天来看你了!”

老司沙哑声音传来:“中~天,谁是中~天~”

大父此时牵着小男孩来到床前,微微俯身道:“叔,元恩来看你了!”

“元~恩~你是秀文的儿子!”

老司听到元恩二字,双眼闪过一丝神彩,眼球在眼框中转了转,打量了众人一圈,一改垂暮之色:“好!好!好!你们都来了,这就是你提过的那个孩子?”

老司看向大父身后的小男孩,说实话,我当时内心很嫉妒。

老司已经记不住我了,却还记得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小男孩,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地方值得老司如此看重?

大父脸上略带不忍,回答:“是的,叔,我就想这孩子健健康康的活着就行。”

听到这句话,老司叹了一口气,心有不甘道:“我晓得,我晓得,我身后之事,就拜托你了!”

说完这句话,老司摸了摸我的头,忽然老司手一僵,瞪大了双眼看着我,似乎在我身上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老司半张着嘴,呜啊呜啊,发不出半点言语。

“嗒!”

枯瘦的手掌从我脑袋上划落,擦过我的脸颊,重重敲打在床沿。

仿佛晨钟暮鼓之音,敲击在人的心灵上。

又似尘埃落定之景,悲伤油然涌上心头。

“老司!!!”

我仅仅抓住老司的手,失声痛哭。

最后,在大父的劝说下,我才撒手。

看着一群人给老司擦拭身体,穿上寿衣,放入棺材。

我第一次知道人死了,会大小便失禁,也是第一次知道,在苗寨一些年纪大的人,会在二楼会存放着一副棺材,棺材里面放着寿衣。

傍晚时,灵堂才架起来了。

大父带着我离开,把我送回家里,叮嘱我不要乱想,好好学习,过几天再来看我。

我执意想去看老司,大父却安慰我说,“老司已经死了,他有东西留给你,你要去,我不拦你,但东西,我就不留给你了!”

说完就离开了。

有了期盼,日子就过的很慢,我脑中总是期待着大父的到来。

大父却像失踪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一年…

两年….

三年….

一直到我高考落榜,整整六年时间,大父也没能出现。

在这六年时间里,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老司去世那一年,为了打发时间,我帮着父母干农活,从一个一米四的少年,半年时间涨到一米七。

也是那一年,小婆把我爸爸告上法庭,说我父亲苛待她。

我却知道,国家政策,西部大开发。

正巧,我们这地符合当时的政策,听闻要征收土地修路,所以….

净身出户后,父亲因此性情大变,整日无酒不欢,夫妻二人矛盾升级,更没有闲心思管我。

而且父亲每次喝醉酒了,会不停地辱骂我。

委屈的我,自暴自弃,学会了逃课、撒谎、抽烟、喝酒、通宵。

因此高考那一年,我光荣的落榜了。

落榜的那一天,我心情极差,破天荒的买了一包烟,和一瓶啤酒,装在挎包内。

学生那会,没钱,基本上都买的散烟,四块五的软白沙,一块钱四根,五毛钱两根。

浑浑噩噩的我上车,眯了一会。

停停开开!

我困的不行,眼皮都睁不开,感觉时间过了一小会,车子忽然停下,不动了。

“你到哪儿去,下车了!”

司机下车狐疑的看着我,我睁开双眼,给了钱,茫然的打量四面。

四周是一栋栋水泥房,我转过身,忽然僵住了。

我看见了一个人,一个我等了六年的人。

“大父!”

我忍不住惊呼一声,同时脚下步步生风,几步就爬上小山坡,朝着大父所在地奔跑而去。

大父显然没想到在这里能看见过,神色惊奇。

我气喘吁吁的看着大父,大父身后跟着一对男女,面容熟悉,却又说不上是谁?

他们的年纪在40岁左右,大概跟我父母一般大。

大父对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后对他们说道:“我也没办法,当初老司下葬此处,此地为飞燕之地,飞黄腾达不在话下,可如今你们许下修隧道,如今隧道已经修成。”

“飞燕无翅,化为死地,龙脉之气,早已转移,就算你们搬山填海的补上,也于事无补!”

我听着大父的话,老司一词,窜入我的脑中,尘封的记忆再次出现出来。

那对男女露出不甘的神色,最后不得不说:“那只有重葬了,恩叔,这事就麻烦你!”

大父拇指在手掌中掐算:“明日可开馆,下葬之日,需九天后,捡完尸骨需要黄酒、糯米、朱砂混合骸骨下葬,假如你们不会,可送到我这里来。”

“那就多麻烦恩叔了!”

说完,男女客套一番,又是要给红包,又是要请吃饭。

大父拿了十块钱,意思意思,说道:“我这一生本事都是老司所受,不敢多拿!吃饭就算了,我这里还有事。”

那对男女看大父拿的不多,顿时,笑脸满面的离开。

大父转头看向我,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说什么?

说大父骗我?

记忆中,大父待我一直很不错,几乎把我当亲孙子一样,

我又如何指责他。

大父见我不说话,叹了一口气道:“时也,命也,开棺之前,你能到此处,证实你与老司缘份未尽,那东西跟你有缘!”

事关老司,我不禁问道:“什么东西?”

大父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但身材魁梧,国字脸,黑白交错的胡须和头发,给人一种莫名的信服感。

谈吐间,冒出一两句外人似懂非懂的句子,让人感觉高深莫测。

通过刚才大父和两人的对话,我知道大父学会了老司的本事。

大父看了我一眼,抚须笑道:“你还记得你小时那次生病吗?算算时间也该到你的鬼门关了!”

我心里一凛,鬼门关,难道那件事情还没有过去吗?我会死吗?

大父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开口道:“老司早早便算出了此关,吩咐我把他葬在这里,等到你鬼门关之劫到之时,在从他身上取出一物,能帮你渡过此关。”

顿了顿,大父叹了一口气道:“老司知道你想要学他的本事,可你幼年被鬼神所侵蚀,身子弱,假如早年教你,恐怕你活不下来,而且他得知我孙子,为九九破神之格。”

“假如能接下他的传承,由阳师转阴师,习得阴阳师之术,能破尽万法!”

大父说道这里,我不禁想到幼年躲在大父身后的那个小男孩。

同时心中生出一口气,凭啥我就不如他?

我一定会让老司刮目相看的。

大父带着我回家,在我家前院远望远方,身子一震,手指飞快掐算。

当时,我因为害怕大父忽然又失踪,所以一直在他身边,只闻声他低声喃喃道:“按照这样算法没错,可是按照正统算法,我是错的,我错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苗疆蛊师(公子易灵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