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冥吏诡事(跳舞风中吟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冥吏诡事(跳舞风中吟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1-02

冥吏诡事(跳舞风中吟写的小说)带给你,读懂书籍,会获得知识;读懂社会,会获得聪明;读懂生活,会获得快乐;读懂花草,会获得漂亮;读懂努力,会获得成功;读懂坚持,会获得机遇;读懂耕耘,会获得丰收;读懂爱情,会获得甜蜜;读懂友情,会获得帮助。捕快乃是为活人办差,冥吏亦是为死人、鬼魂及活人干活,不是阴魂,不属于三道六界,介于阴阳两界之间,为天地所不容。正所谓:不老长生亦非梦,小说大全人间任逍遥。说出你的心愿,拿出的寿命,一切的一切我都可以帮你实现,我是冥吏代言人,我为自己代言。

冥吏诡事(跳舞风中吟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第一章赌胆

捕快乃是为活人办差,而这里将要讲述的是为死人办差的“人”,当然咱们说的也不是阴差,阴差也是为冥界地府的办事人,阴差是有正当职务和编制的,吃的是地府的俸禄(皇粮),也就是咱们现在大多数人挤破脑袋也想去的“铁饭碗”,就是现在的公务员也不是真正的“铁饭碗”了,但是每年考公务员的人还是络绎不绝、人山人海。

好了,咱们言归正传,我要说的是为冥界地府和死人办差的冥吏,冥吏也称作阴阳裁决者或者第二判官,冥吏其实不能称之为人,也不是阴魂,不属于三道六界,介于阴阳两界之间,为天地所不容,严格来说也就是活死人,编制方面...嗯...有点像临时工,为什么说是临时工呢?冥吏的身份不被冥界承认,不被天界认可,人界也没有正式户口,不经过六道轮回,亦不属于三界,存活在冥界与人界的夹缝中,想想冥吏其实也挺不轻易的,为冥界办事还没有正式身份和编制,可不就是临时工吗。当然这个临时工可不是咱们现在某部门、某单位的临时工,冥吏这个临时工的待遇比咱们现在临时工的待遇好的多,而且对于冥吏,冥界的容错机制还是不错的,说的也是,假如待遇不好、没有权利的话也没人愿意干这个呀。

......

喧嚣的大街上各处布满了百姓的吆喝声、叫卖声,唐朝作为当时最强的时代之一,百姓安居乐业一片其乐融融,热闹的街道上人群鼎沸。

漆黑天空上繁星点点相比于白天喧嚣的大街却是总是不让人那么的喜欢,普通人都是喜欢白天活动,只有一些非凡人群或其他生物才喜欢昼伏夜出。

夜深了,温度也随之降了下来,寂静的夜里只有时不时的几声犬吠证实还有着一丝生气。

一个身影在月光照射下拉长了影子,远远的看去此人似乎有些匆忙,似乎着急赶路一样,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仔细一听,此人似乎在念叨:“都是那个黑狗子害的,今天快要赶不上赌胆了,***,这小子害的我没银子可赚了,下次说什么也不干这种赔本买卖了”。

此人名叫牛大发,名字是挺不错的,大发、大发也是发大财的意思,牛大发的名字是他老爹取得,他爹希望牛大发能够发大财,但是想法很美妙,现实很残忍啊。

牛大发的老爹叫做牛大壮,人长得名副其实,是一个***的,但是胆子特殊小,人家都是自己屠宰猪、羊来贩卖,他可好长得五大三粗的就是下不去手,原因就是胆子小不敢杀,每次都是去别的屠夫那里出钱让别人宰杀,他等别人把猪或者羊杀死后,自己在弄回去再剁成肉块进行兜售。

牛大发和他爹却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牛大发天生胆子大,但是却继续了他爹优秀的身体素质,长得比他爹还壮实,虽然牛大发并没有发财但是小日子过得还算舒心。

牛大发最近发现了一个赚银子的渠道,平时自己卖上好多天才能赚上二两银子,自己晚上无意中来到一家只有在晚上才开门的酒馆,晚上酒馆的人有一个娱乐活动叫做‘赌胆’,一次下来多则二三十两,少则也就七八两的收入,既刺激还能赚钱,这正是牛大发梦寐以求的事情。

那么什么是赌胆呢?赌胆就是晚上打赌去一些平时人们不敢去的一些地方,并且取回那些地方的一件东西作为信物,亦或者在某些阴森恐怖之所待够规定的时间,酒馆的老板就理所当然的变成了评判者,也为自己的酒馆招揽一些生意,当然每次输赢都会给这个评判者一些“辛劳费”的。

赌胆可以两人对赌,也可以多人对赌,打赌的双方拿出合适的彩头,然后赌胆人假如胜出就得到其他的赌金,假如输掉就把自己压上的赌金输给打赌人,一般堵胆者大部分是为了赚取银子而来,打赌者多为一些纨绔或者有钱人。

牛大发已经算是这家酒馆的熟客了,他在之前已经完成了几次对赌,而且毫无难度,轻轻松松的赚到了四五十两银子,这可是他大半年的收入,而且还没有成本。牛大发尚未娶妻孜身一人,所以没有什么顾忌的,赌胆这件事牛大发是乐此不疲。

虽然还未进入深秋,但是初秋的夜里也格外的清冷,牛大发紧了紧身上的麻布衣衫,步伐更快了。

“娘的,这才什么时候,晚上都这么凉了,白天还穿短褂呢”牛大发发了一句牢骚,对着路边“碎”了一口痰。

忽然,牛大发觉得身后一阵刺骨的阴风从脖子直灌到骨头里,一个激灵,牛大发停住脚步,往身后看了看,空旷的街道上,一个鬼影都没有,牛大发不甘的又在四面瞅了瞅,才悻悻的转了过去继续赶往小酒馆,嘴里还嘟嘟囔囔说着一些谩骂的话。

待牛大发走过街角的时候,就在刚才牛大发停下的位置,有一个淡淡影子出现在了地上,转瞬间又不见了,似乎从未出现过一样。

终于穿过几条小胡同后,一处稀稀拉拉的房舍,远处看过去只有两盏若隐若现的灯光在漆黑的夜里仿佛像一个巨大怪物眼睛一般,发出猩红的光线,而看不清楚的房子宛如漆黑大嘴似乎要吞噬一切。

走近后,一栋看起来有些陈旧房子,门口挂着两盏昏暗的灯笼,门头上横着一块漆黑的招牌,猩红的油漆上赫然写着两个字——“夜醉”。

牛大发看了看小酒馆说道:“终于到了啊,幸好赶上了”

牛大发对着小酒馆的门急促的扣了四下,然后停顿一下又急促的扣了两下,过了不久“吱”一声,门缓缓的拉开的一道缝隙,此缝隙就两指来宽从外边完全看不清楚缝隙里边的人,只闻声一个令人起鸡皮疙瘩声音从门缝中传来:“小店客满,如需打尖住店还需明日再来”

一般人别说住店了,就是闻声这种恐怖的声音绝对会转身就跑。而牛大发却不在意的嘿嘿一笑说道:“子夜前来讨杯酒水”

那人继续说道:“小店酒水已尽,还请客官另觅他处”

牛大发不慌不忙的接道:“清水一碗,足矣畅谈”

那人看了牛大发一眼,拉开了半边门将牛大发让了进去,还未等牛大发进去,那人忽然用手挡住了牛大发,说道:“今夜你还带了朋友过来?”

牛大发一楞心道:“今天怎么换台词了,平时不就这么几句吗?这咋回答啊?”

牛大发随口说道:“有朋友自远方来,清水乐乎”。

幸好牛大发也平时也喜欢听说书先生将上几段,隐约记得说书先生说过,有朋友自远方来,后边的是什么记不清楚了,就临时改了一句清水乐乎,牛大发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那个时候还没有赞这么一说,应该说暗自欣喜才对。

那人不再说什么,把牛大发让了进去,牛大发朝着那人点了点头径直向院内走了过去。

进入内院大厅的房间里一片灯火通明,与外边的黑暗呈现出鲜明的对比,房间里光线如白昼但客人却并不是很多,加上牛大发和开门的那人一共也就十人,这给人的感觉很是空旷,似乎大声说一句话都能有回声似得。

一间空旷的房间里,零零散散的放了四五张桌子,凳子也散乱的放着,给人感觉很是邋遢,但不知为什么房间里的光每次似乎都很亮,无论有多少人依然如此,也许是老板怕黑吧,牛大发这样想着。

牛大发数了数在场的人数心里有些不喜悦了,今天是十人也就是双数,双数也就是必须要两人外出赌胆,输赢也是两人平分,牛大发有些不忿,银子多一些总是好的,谁不喜欢多挣一点银子呢。

牛大发当然也不会把不喜悦写在脸上,径直找到一张桌上在旁边坐了下来。

房间里的人大部分衣着很光鲜,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货,除过牛大发以外,还有两个人穿着很朴素,猜想应该和牛大发一样是应赌者。

咳咳!“欢迎各位来到小店,今天在座的各位客官中有些是第一次来,所以照旧由我来给各位客官说一下赌胆的规则”。这时从侧门的小屋里走出来一个年约六旬的老人缓缓说道。

此人长的慈眉善目,看上去很是和善,虽然年上六旬但是头发却异常的乌黑,不见一根白发,而且身体挺拔没有一丝佝偻,除了脸上的皱纹外,还真看不出这是一位六旬老人。

老人走向大厅中心,这时一个脸上蒙着半块布的人拿着一把椅子也跟老人走到了大厅中心,随即此人放下椅子,然后退回到角落里。

蒙着脸的怪人,正是给牛大发开门的那人,也是此店唯一的伙计,牛大发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被这个怪人惊了一跳,尔后再来时,就觉得没什么了,此人脸上似乎因为某种变故破相了,所以才用布遮住了半张脸,从遮面布的边缘上看似乎是烧伤。

老人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鄙人就是这家店的店主,承蒙各位抬爱,每月七日、十五日、二十四日、二十五日,将在此地进行赌胆,赌胆的客官需要在子时前进入小店,如未进入,小店恕不接待,且每次进店需要对本店的暗语,如对不上小店亦不会开门迎客,所以下次需要来的客人要谨记,如需带他人前来亦可,但不予超过三人,其余时间小店规矩同上,但不开启赌胆活动,今日为十五,赌胆活动可行,在场人数为单者,出一人为赌胆的应赌者,双数则为两人同行,应赌者需缴纳纹银十两作为保证金一旦归来马上退还,单数一人者胜独拿赌金,双数者为平分,若双数其中一人出现意外则视为赌约失败,应赌者失败十两纹银只退一半,完成时间由提议者规定,但不能超过鸡鸣,超过鸡鸣者应赌者也为失败,规则就说到这里,伙计预备好笔墨纸砚,让提议者开始提议,对了今天是单数,唯一人应赌,应赌者之后决定应赌项目,最后决定由谁来应赌......”

冥吏诡事(跳舞风中吟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第二章一百两的赌注

“今天是单数,唯一人应赌,应赌者之后决定应赌项目,最后决定由谁来应赌......”

“咦!今天不是双数吗?难道是我数错了?”牛大发心里迷惑的紧,不信邪的又数了两遍。

“是双数呀,加上我是十个人呀,哪里来的单数,算上店里的老头和伙计也是十二人啊,这也是双数呀,何来的单数?”牛大发向四周看去,从大家的表情中似乎对单数没有任何异议,也没有什么异常,更别说有人提出不是单数了。

算了,别人装作不知道也不说,牛大发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去较真,更何况他自己还希望是单数呢,两人赚钱当然没有一人赚钱爽了。

蒙着半变脸的伙计佝偻着身子,手中端着一个长方形的大盒子,上面放着笔墨纸砚,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来到客人面前,假如是提议者,客人就会取一张纸,拿起笔写上时间、地点和赌约并且拿出赌注连同写好的赌约一块放在盒子里,假如不是提议者,就不去拿纸笔只拿出十两银子放在伙计手中的盒子里。

不一会盒子里已经放满了银子和写好的纸张,伙计端着盒子走到酒店掌柜面前,恭敬的放在桌子上然后又退到角落里,伙计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

掌柜拿起盒子里的纸张,然后开始念到:“第一个提议乃是去城郊废旧的张家祠堂,然后从第三个棺材内取出一条红布,截止寅时归,温馨提示:张家祠堂最近颇有怪事,三天内一死两疯据说都是在晚上出事,赌金二十两可得十八两;第二个乃是去东城门刑场,今日午时斩山贼二十余人,需拿五个白馒头用贼人血侵透后带回,必须是侵透否则赌约不能为赢,截止寅时归,赌金三十五两一个血馒头可换得七两,最后可得三十两;第三个提议乃是去城西出名的魏家鬼宅住一晚,如不发生事情,于次日来我这里领取赌金,赌金二十五两可得二十二两,最后一个提议......嗯......”

说到这里掌柜的看着手中的提议纸皱起了眉头,掌柜的抬起头看了看蒙面的伙计,那伙计便快步走到掌柜的面前,掌柜的在伙计耳旁悄声说了些什么,伙计频频点头,然后看了看牛大发这里一眼,然后也没说什么,又回到角落里。

牛大发这个郁闷啊,这好端端的咋不说第四个提议了,难道是因为这个赌注有什么问题?或者说掌柜的看不清楚字迹?

牛大发想来想也搞不明白,索性不去想了,等会只等着挑任务就行了。

掌柜的清了清嗓子然后继续说道:“刚才不好意思,因为我怕我老眼浑浊没有看清楚这张提议纸所以让伙计帮我看了看,现在我就说出第四个提议是,预备一对蜡烛,必须是白色的,然后就在空房子里,只能自己一人,把脚上的鞋脱掉反方向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左右对换),并且将衣服反穿,在丑时开始且在丑时结束,赌金一百两可得八十两,假如各位没有异议应赌者上前一步各自开始转动“命运轮盘”吧。”

“等等,这上面还有一行小字,可以多人同时开始,假如成功银子照赔,也就是说这个项目不限应赌者人数,只需要找空房间就行了,成功一人赔付一人,好了闲话不多说了,咱们现在开始吧”

***,牛大发差点没骂了出来,这个老吸血鬼,竟然要抽二十两的彩头,第一个提议也才二十两而已,而且这个提议还不局限人数,这算算假如三个人都成功的话,这老小子不是白白拿六十两啊,这小酒店真他娘的赚钱,我牛大发什么时候也开一个这样的店。话说这是哪位豪客,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可能性,竟然拿出了一百两银子,一百两银子啊,足够一个平常人家好几年的富足生活了。

牛大发还在YY中,其余两位应赌者已经走到一个可以旋转的圆形转盘处,这个转盘被称为“命运轮盘”,然后其中一人开始转动这个所谓的“命运轮盘”。

“命运轮盘”其实就和抓阄差不多,只不过换成转盘形式的了。

应赌者连同牛大发也就三人,此三人先要抽出今天的提议,多数人抽中某一个提议,就定位今天的赌胆项目,然后三位应赌者在确定自己是否愿意参与今天的赌胆项目。

第一个上来的是看起来很瘦弱的一个人,此人可能是第一次参与赌胆,去转轮盘的时候,显得很是紧张,面容有些***,整个人处在一种亢奋状态,右手有些微微颤抖。

瘦弱的应赌人拨动了一下轮盘,然后双眼死死的盯着轮盘,双手攥成拳头,显得很紧张,应该是第一次参与堵胆,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牛大发看着瘦弱赌胆者的样子,嘴角微微***,一丝带着嘲讽冷笑毫不掩饰表露在脸上。

轮盘慢慢的停了下来,竟然是奖励最高的第四个提议,廋弱的应赌人,似乎松了一口,比起来去废旧祠堂、刑场、鬼宅什么的,还是最后一个有安全感啊,而且赌金还是最高的,这明摆的是送钱么。

站在一旁的酒馆老板也微微露出了喜色,看来大家都认为第四个提议没有什么危险性,而且还可以带来不菲的收入呢。

但是想法很美妙,现实很残忍,今夜他们将会知道什么叫做无知的代价。

第二个应赌人是一个中年人,脸上留着胡须,在左眼的位置似乎从眉弓一直延续到颧骨有一道浅浅的刀疤,大概因为时间久了,这条刀疤有些淡化,不仔细看还有些看不出来,此人身材适中,穿着看上去很是干练,站在那里右脚略往前左脚略后撤,似乎给人一种随时扑上去的感觉,一般武者才会有这种本能的反应的站姿,此人应该是练家子。

中年人向“命运轮盘”走了过去,牛大发注重到此人的步伐很稳健,而且神态轻松自如,假如只是一人应赌的话此人绝对是自己的劲敌,牛大发怔怔的想到。

随着中年人手里拨动“命运轮盘”开始旋转了起来,在场的人都紧张的看着轮盘。

“啊......”

随着在场全部人的一声惊呼,接着大厅里开始吵吵起来。

“今天看来是财神爷光临呀,哈哈......”中年人看着轮盘指针停留在第四提议上,大笑着说道。

“不是吧,这都行,早知道我今天不去提议了,我也来应赌了”一位看起来穿着很不错的年轻人有些开玩笑的说道。

“可不是吗,白送银子谁都不嫌多呀”

“***这运气,这是......”

大厅里的声音很是吵杂,掌柜的见状,大神吼道:“各位,各位请安静一下,今晚应赌人三位,两人随机抽取到了第四个提议,所以今晚就执行第四提议,既然今天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么就请三位应赌人选择是否参与吧?”

牛大发暗自喜悦起来,真是天助我也,今夜看来银子绝对是白捡了,这毫无难度的挑战,这哪里是赌胆,这明明就是送钱嘛,还犹豫个屁啊。

牛大发扯着嗓子,面红耳赤很是亢奋第一个喊叫了起来:“喂......喂......掌柜的,我没问题,我参与,赶紧登记吧。”

仿佛牛大发觉得自己第一个喊出来这钱就是自己的了,所以喊的格外声大。

中年人看了看牛大发虎背熊腰的身体,轻视的瞟了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句,似乎说:“没脑子的大笨牛,空有身体罢了”随即摇了摇头,然后朝着掌柜也喊了一句:“我也参与”然后就坐了来下,不在言语。

廋弱的那位哥们,看了看牛大发,又看了看中年人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咋办了,听着这个提议似乎没什么危险,但是下一刻总带给自己一种心悸的感觉,似乎下一秒就喘不过去气去了,廋弱的应赌者早已经没了刚才的欣喜,现在有些踌躇不前不想参与此事,但是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家,那已经快成为一片废墟了,家中除了一张看似马上就要塌陷的床以外,任何东西都没有了,假如今天不接受的话,明天也是后天自己也就饿死了,这堵胆的钱还是借的高利贷,明天就必须要还十五两银子。

廋弱的应赌者咬了咬牙一发狠,然后对着掌柜说道:“我,我也参与。”

掌柜的满足的看了看三位应赌者,微笑着说道:“今夜应赌者三人,进行第四提议,生死不论,伙计把契约书拿过来,让三位应赌人签字画押立下生死文书。”

伙计在一旁早就预备好了,待掌柜说完后,就端着大方盒子走到三人面前。

牛大发迫不及待的左手抓起盒子里的红色印泥,右手大拇指就按了上去,在契约书的尾款部按下了指纹。

中年人和廋弱的应赌人也随后按下了自己的指纹。

“契约成,那么在按照提议,在丑时分别在三个房间开始这次的赌胆,伙计你去预备一下房间,其余的各位请耐心等待,小店自会提供酒水和小吃,咱们边吃边等”掌柜的如是的安排了下去。

【子时】夜半,又名子夜、中夜:十二时辰的第一个时辰。(23时至01时),【丑时】鸡鸣,又名荒鸡:十二时辰的第二个时辰。(01时至03时)。

子时和丑时是夜晚阴气最重的时候,古时候一个时辰也就是咱们现在的两个小时,也就是说这次的应赌时间不长,就两个小时而已。

丑时很快就来临了,应赌者的酒食是免费提供的,牛大发等三人酒饱饭足后,脸色有些微红,应该是喝酒的缘故,喝酒本身可以壮胆,俗话说的好“酒壮怂人胆”,更何况赌胆人本身胆子就很大,当然除过那位为生活所迫廋弱的赌胆人。

但此时这位廋弱的赌胆人被酒精一刺激而且还和其他两位聊了许久,现在也不如刚开始那么害怕了,虽然心中还有些忐忑但是已经好多了。

随着掌柜提示时间已到,三位应赌者都进入了相应的房间内。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冥吏诡事(跳舞风中吟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