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明末之君临天下(墨茗棋秒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明末之君临天下(墨茗棋秒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06

把寂寞放在屋外,把烦恼丢在远海,倾听鸟语花香,感悟万千世界,只要将书打开,心灵释放幸福迎来。明末之君临天下(墨茗棋秒写的小说)好看么?小编觉得真的不错哦!1643年的深冬,北方流贼肆虐,鞑虏铁骑无人可挡,整个大明笼罩在战争阴云之下,风雨飘摇的大明即将迎来它的末日。就在这一年,朱志明穿越明末,附身在大明永历帝朱由榔身上,由此拉开了一场驱除鞑虏、兴办工业、发展科技,带领大明重新走上世界之巅的大幕。

明末之君临天下(墨茗棋秒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崇祯十六年,腊月二十三,今天明明是小年,本应该是阖家团圆,欢乐喜庆的日子,但湖广永州城街道上却不见喜庆的样子,主城道两旁的商铺,家家紧闭大门,道路空无一人。

一阵风吹过,地上厚厚的一层落叶在空中打着转,翩翩起舞。

永州城静静静的仿佛一座鬼城,悄然无声。

城东一栋大宅子,门外挂着吴府的大牌子。这座府邸正是梧州原巡检吴继嗣的,永州被流贼张献忠攻陷后,他被任命为永州经历。

吴继嗣本来不想接受叛贼的任命,无奈家人全部都在永州城内,为了家人安全,不得不与叛贼虚与委蛇,假意接受。

内宅一栋独立小院内,吴继嗣往返踱步,显得焦虑无比。

妻子刘氏见丈夫心烦意乱,上前安慰道:“郡王殿下吉人自有天相,夫君不必太过焦虑,大夫马上就来了。”

吴继嗣见来人是自己妻子,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叹了口气道:“郡王已经昏迷半个时辰了,现在还未醒来,怎能不让人着急?”

见派出的三波人都还未回来,吩咐旁边的家丁,道:“派人再去催!”

刘氏见丈夫如此着急,亦无可奈何,只能盼着大夫快些。

......

没过一会儿,几个家丁搀着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进了内宅。

吴继嗣见来人是永州城内有名的名医崔于勤大夫,上前抱拳告罪道:“还望崔大夫原谅则个,只是殿下昏迷不醒,我实在着急,得罪之处,千万不要见怪。”

崔于勤本来在家好好的和妻子吃饭,结果被几个家丁一路粗鲁驾着就过来,心里正生着气呢,见吴继嗣如此放低姿态,也不好发作,冷哼一声,道:“病人在哪?”

“就在屋内。”吴继嗣见崔于勤神色不似刚才那么铁青,知道他的怒气已消,指着房间说道。

屋内一张雕花大床上正躺着一个身穿华丽服装的青年,只是此时脸色惨白,头上还包着一层刚换上的纱布,床下还丢着不少沾满血迹的纱布。

吴继嗣焦虑道:“崔大夫,您快给看看吧!郡王已经昏迷大半个时辰了,还在流血。”

床前正照顾永明王朱由榔的陈进忠,见大夫来了,急忙拽着崔于勤的衣袖,颐指气使命令道:“你快快给郡王看病,若是治不好郡王,咱家要你好看。”

陈进忠的公鸡嗓音,非常好认,一听就知道他是个太监。

崔于勤不理会陈进忠,冷哼一声,大明百姓向来对太监没什么好感。别看崔于勤五十多岁,但他素来注重保养,身体一直很硬朗,手向后一摆,甩开了陈进忠。

陈进忠刚要发作,吴继嗣上前劝道:“陈公公,崔大夫医术高明,郡王一定会没事的,如今给郡王治病才是最重要的。”

陈进忠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但还是硬撑道:“看在吴大人面子上,本公公不跟你计较。”

崔于勤对陈进忠的话丝毫不在意,在这永州城他一个阉人,假如没有这位永明王,他什么也不是,就这永明王如今还不是靠吴继嗣才免于一难。

崔于勤搬来一张凳子,坐在床前,伸出右手给这位永明王把脉,见朱由榔脉搏微弱,脸色苍白,面无血色,知道这是失血过多所致。

可是这位永明王全身上下也只有额头磕破了,如何会失这么多血,崔于勤露出不解神色,皱了皱眉头。

吴继嗣一直在旁边小心翼翼观察着,大气不敢出,生怕打搅到崔于勤,见崔于勤皱眉,紧攥着拳头,忍不住开口道:“崔大夫,郡王没大碍吧?”

崔于勤回头盯着吴继嗣,淡淡地回道:“这位永明王并无大碍,只是失血过多而已。”

听到崔于勤说朱由榔并无大碍,不由松了口气。但见崔于勤还盯着看他,询问道:“崔大夫为何一直盯着本巡检?我身上可有何不妥?”

崔于勤摇了摇头,答道:“大人身上没有不妥,相反还很健壮。只是我有一事不解?”

“何事?崔大夫只管问,我知无不答。”吴继嗣说道。

“大人身为巡检,家中应该有上好的止血药才对,为何不给郡王止血?”崔于勤问道。

这也是刚刚他皱眉的原因,额头磕破后,只要及时止血,不至于造成失血过多。可是这位永明王明显额头还在流血,刚换上的纱布又有血渗透出来了。

吴继嗣急忙辩解道:“如何没给郡王止血,只是最好的止血药对郡王的伤口似乎无效,抹上之后,血仍然流个不停。一开始我以为是止血药失效了,于是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涂上止血药,血马上就止住了。不信的话,崔大夫可以看一下。”

说完,吴继嗣撩起衣袖,漏出划过的伤口,只见此时伤口早已止血,还结了淡淡的痂。

崔于勤看了一眼吴继嗣的伤口,果然如他所说。

崔于勤心里也开始打起了鼓,他掀开朱由榔额头上的纱布,见血仍然不断流着。他扭头从自己的药箱中拿出一白色小瓷瓶,扒开瓶塞,小心翼翼的将止血药倒在伤口上。本来不断往外流血的伤口处,血渐渐凝固。不多时,伤口的血就止住了。

见止住了伤口,崔于勤也舒了口气,他还担心他自己制作的止血药也没有效果。要是那样,他还真不知道吴继嗣会怎样对待他呢。

一旁的陈进忠见朱由榔的伤口止住了血,心里亦是喜悦不已,他生怕朱由榔出个意外,道:“止住血了,终于止血了......”

吴继嗣也是称赞道:“还是崔大夫的止血药好用。”

崔于勤听到吴继嗣的称赞,脸上亦是露出了笑脸,非常受用,不过还是对吴继嗣叮嘱道:“我一会儿给郡王开一副调理身体的方子,郡王吃上三副药应该就无事了,还有平时多给郡王吃些补血的食物。”

听到崔大夫要写药方,吴继嗣吩咐一旁的家丁,“去我的书房把纸墨笔砚拿过来。”

一旁的家丁急匆匆拿来了笔墨纸砚,崔于勤挥笔,没几下写了一手好楷书药方。满足的点了点头,他拿着写好的药方给吴继嗣,嘱咐道:“照着药方抓药即可。”

吴继嗣接过药方,看了一眼,吩咐一旁家丁,“速速去药房抓药。”

崔于勤见已无事,预备告辞离开,“吴大人,草民已给郡王治完病,就先告辞了,草民的饭还未吃完呢。”

“哪能让崔大夫饿着肚子离开,夫人快给大夫预备饭食。”吴继嗣劝道。

刘氏不解丈夫为何不让崔大夫离开,但仍答应道:“这就给崔大夫去预备。”

崔于勤不明所以,拒绝道:“哪敢劳烦夫人,家里饭菜齐全,我回去吃些就行。”

但是吴继嗣仍拦住要走出房门的崔于勤,坚持要留他吃饭。

崔于勤看出不对劲,见吴继嗣不时瞄一眼床上的朱由榔。崔于勤明白过来,这是担心还未醒来的朱由榔。

看出了吴继嗣的心思,崔于勤主动说道:“吴大人是担心郡王吗?”

吴继嗣见崔于勤看了出来,不好意思道:“郡王一日不醒,在下一日不安。”

崔于勤见吴继嗣如此,也不知该说什么,回到床前,从药箱中拿出一根长长的银针。

陈进忠一直照顾着朱由榔,见去而复返的崔于勤拿出长长的银针,大惊失色道:“你要谋刺郡王吗?”

崔于勤白了一眼陈进忠,他真为陈进忠的智商担忧,“我假如要谋刺郡王,为何还为郡王止血,吴大人不是想要郡王马上醒来吗?我这一针下去,郡王自然马上醒来。”

陈进忠也恼怒自己的蠢话,知道自己大惊小怪,不再作声。

见无人阻止,崔于勤一针扎在朱由榔人中上,崔于勤一直盯着朱由榔,见他眉头抖动,知道针灸已经奏效,便收起了银针。

朱志明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他被图书馆的书架砸死了,吓得他立马醒了过来。只是刚一睁开眼,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浑身使不出力气,仔细打量着眼前,这明明是在床上,可是他明明在图书馆整理书籍啊?

“太好了,殿下醒了......”

朱志明听到旁边说话声,扭头望去,见到一群身穿古装的人都盯着他看,其中一个太监正哭的稀里哗啦。

“这一定是梦中,看来我还未睡醒啊?”说完,就闭上了眼。

陈进忠止住哭声,笑着说道:“殿下,您没在做梦,您已经没事了。”

朱志明再次睁开眼,见还是原来的人,忍不住用手掐了一下大腿。

“嘶”

朱志明一下清醒了,疼痛是如此真实,这不是梦。他记起来了,他不是被书架砸死了吗?怎么还活着,还有这是哪里?眼前这群人是什么人?一个个问题环绕在朱志明脑中。

明末之君临天下(墨茗棋秒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朱志明努力想要记起一些事情,无数片段在他眼前出现。

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大明桂王第四子朱由榔,被封为永明王,今年是崇祯十六年,这里是永州府,他被叛军擒拿,被一个巡检吴继嗣所救。

朱志明本想了解更多,可是脑袋仿佛要炸裂般,大叫一声,眼前一黑,便又晕过去了。

吴继嗣、陈进忠本来见朱由榔终于醒了,还来不及喜悦就见朱由榔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陈进忠一把揪住崔于勤的衣领,瞪着他,恶狠狠道:“说,你究竟对殿下做了什么?”

吴继嗣没陈进忠鲁莽,上前拉开陈进忠,安慰道:“陈公公,我知道你关心殿下,但是崔大夫断然不会害殿下的。既然他能让殿下清醒,说明殿下应该无大碍,还是让崔大夫赶紧再给殿下看看。”

陈进忠是关心则乱,此时冷静下来,松开了崔于勤,催促道:“赶紧给殿下再看看。”

崔于勤今天三番两次被人折腾,心里真是憋屈极了,偏偏无法发泄,整理了一下衣服,给朱由榔再次把了把脉,说道:“郡王的脉象已经平稳了,只是稍微虚弱些,刚刚可能因为心情太过激动才晕过去而已,把煎好的药给郡王服下,郡王自然能清醒。”

说完,崔于勤瞥了一眼吴继嗣,说道:“老夫会在这里等到殿下清醒再离开的。”

吴继嗣知道崔于勤是记恨上他了,可是为了殿下,吴继嗣只能这么做,歉意说道:“那麻烦崔大夫了。”

“来人带崔大夫先去吃饭”,吴继嗣招手吩咐一旁的丫鬟,“还有告诉夫人,熬好药马上送过来。”

崔于勤用力挥了挥衣袖,跟着小丫鬟便离开了房间。

吴继嗣和陈进忠两人守在朱由榔一旁。

过了不久,刘氏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还散发着浓烈刺鼻味的药进了房间。

陈进忠双手小心翼翼接过药,舀其一小勺,送到嘴边用力吹了吹,才送到朱由榔嘴里。

苦涩的药顺着朱由榔的齿缝,慢慢流进去,陈进忠不时擦拭朱由榔嘴边的药汁,见碗里的药都被自家殿下喝下,陈进忠才放下心来。

朱志明也不知昏了多久,只感觉口中发苦,迷迷糊糊道:“水,水......”

吴继嗣耳尖,听到声音,见朱由榔嘴一张一合,欣喜不已,凑到跟前,才听清是要水。

“殿下要喝水,快,快倒水”

吴继嗣快步走到桌前,从茶壶中倒了杯水。

朱由榔被陈进忠扶起,靠在床上,陈进忠接过吴继嗣递过来的水,送到朱由榔嘴前。

朱志明感觉有水送到嘴里,“咕咚”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吴继嗣吩咐一旁的家丁,去请崔于勤过来。

喝完水的朱志明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生疏的一切,一个宽敞的房间,屋内放了张大理石几案,几案上摆放着茶水,还有一张山水围屏,一旁还一排书架,屏风、书架、桌子,古香古色,犹入电视剧中的一样,朱志明不得不相信他穿越了。

朱志明本来是华国一所大学的大四学生,父母早亡,全靠爷爷一个人从小把他拉扯大,他从小就懂事,加上天资聪颖,一路靠着奖学金上了一所好大学,并且辅导员还帮他争取了一个图书治理员的兼职。眼看还有一年就毕业,朱志明打算回到家乡找一份工作,好好孝顺爷爷,没想到发生了这场意外。

朱志明最后记得自己是在整理被学生乱放的书籍时,脚下凳子不知为何一滑,慌乱中想要抓住书架,结果连带着书架一起倒了下来,还是头率先着地,眼睁睁看着书架砸了下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看来自己是真的死了,还穿越到了明朝。

想起孤零零的爷爷,朱志明悲从心来,不知道爷爷过得还好不好,失去了唯一的孙子,他只能盼着爷爷坚强些,希望他平时攒下来留给爷爷的钱能让他安度晚年,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他脸上早已不满泪水。

吴继嗣、陈进忠见朱由榔醒来后一言不发,而且一会儿竟然流泪了,一时间不明所以。

恰在这时,崔于勤刚刚赶到房间门口。

吴继嗣转身见崔于勤来了,开口说道:“崔大夫快来看看吧,殿下醒来后,一言不发,还一直流泪,不知为何?”

崔于勤径直走到朱由榔前,给他把了把脉,脸色也有了血色,身体不再发冷,说道:“吴大人,郡王身体已无大事,至于为何一眼不发,一直流泪,我又不是神仙,如何知道?或许郡王有什么伤心事?”

吴继嗣听出了崔于勤的不满的语气,但知道朱由榔已无事,他悬在心上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

朱志明感觉自己正慢慢和这具身体融为一体,他了解的事也越来越多。知道了眼前身形高大威武,身姿挺拔如苍松,一双黑沉的眸子带着关切,浑身散发着一股极为强大和悍然的气势,正是永州巡检吴继嗣,是他要害时刻劝服了伪知府黄克,才让朱由榔得以免于难。

旁边白面无须,说话娘里娘气,正对他嘘寒问暖的是从桂王府一直跟在朱由榔身边的太监陈进忠,平时负责照顾朱由榔的饮食起居,算是忠心耿耿,即使被叛贼捉住,也一直跟着朱由榔。

而他占据的这副身体主人正是大明最后一个皇帝南明永历皇帝朱由榔,虽然不被大多数人认同,但不可否认在他领导下,残存的明朝仍极顽强的反抗着清朝的进攻。

朱志明此时不知道是该喜悦还是哭,自己虽然死了但是又在这位末代皇帝身上复活了。

对于未来,朱志明现在也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脑子一片乱哄哄的,似乎一团浆糊。是要趁满清还未占领大明,远遁海外,还是带领着大明军民反抗野蛮的清朝。朱志明一遍遍地在心里问自己,“朱志明你真的能扛起这责任吗?你只是一个大学生而已。”一会儿又有另一个声音冒出来,“那可是皇帝啊!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做的啊!天下之主,杀生予夺,三宫六院,坐拥美女无数。”

在朱志明陷入天人交战时,一个家丁慌慌张张跑进来,气喘吁吁道:“不好了,大人,那黄克闯进府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明末之君临天下(墨茗棋秒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