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昨日之门(土土的包子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昨日之门(土土的包子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1-07

把寂寞放在屋外,把烦恼丢在远海,倾听鸟语花香,感悟万千世界,只要将书打开,心灵释放幸福迎来。昨日之门(土土的包子写的小说)好看么?小编觉得真的不错哦!那一年,手机还是稀罕物,开卡得去邮政,BP机一响,拎着大哥大满街找公用电话;那一年,许巍没火呢,朴树也没火呢,学生们在迷恋张信哲,发廊里总会传出‘相约九八’;那一年,下岗与待业是永恒的话题,一部古惑仔让无数人走上街头,于是混也成了一种生活;那一年,天是蓝的,空气是清新的,蔬菜是有机的。她含苞待放,豆蔻年华。他青春年少,意气风发,想要随着北风去仗剑天边;一道被称之为‘昨日之门’的时空门连通了现在与那一年,于是原本普通的小学体育老师余杉,思考着理想与现实,纠结着道德与法律,挣扎在阴谋与背叛中,一步步走向未知的前方。

昨日之门(土土的包子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余杉,男,三十五岁,已婚,曾经黑白颠倒的码农,如今悠哉悠哉的小学体育老师。少量吸烟,从不饮酒,也没有过精神病史以及家族精神病史……之所以啰嗦这么多,是因为余杉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事情要从一开始说起,用过午餐的余杉像是往常一样从学校的**出发,穿过两条街道后左转,然后钻进了一家背街的音像店里——那是他好哥们乔思的店。

很难想象,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这种经营方式还停留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音像店竟然还在顽强的存活着。每次踏入音像店,余杉都会有种恍惚回到青葱年代的不真实感。略微的恍惚中,总会有某些记忆的片段忽然的出现在脑海里。

余杉一直纳闷乔思这些年是怎么维持下来的,但事实上这家店在乔思手里不但维持了下来,而且还越来越红火。

余杉还记得十三年前的夏天,正在度学生时代最后一个暑假的他被乔思找上了门。那个夏天,乔思不顾余杉的劝阻,执拗的用全部的积蓄盘下了这家音像店,然后靠着余杉那蹩脚的英语联系上了国外一家独立唱片发行公司。

那一阵刚开张的音像店靠着影碟租赁以及少量音乐发烧友的支持,生意很是红火了一阵。再之后余杉大学毕业了,留在了大学所在地滨港,做软件开发一干就是七年,两个老友友谊不减,交流却少了很多。巴掌数的清的聚会里,乔思从没提过他的音像店,但余杉知道,乔思过得一定不轻易。互联网的冲击下,音像店就像上个时代的产物一样,被挤压得几乎没了生存空间。

曾经余杉一直担心着乔思会在哪一天经营不下去,一直想着帮着老友谋划另一条生路,而让人意外的是,这家音像店不但活了,而且还在整个齐北市的音乐发烧友圈子里创下了偌大的名号。

排列整洁货架上,摆放着从磁带到黑胶,从CD到DVD再到蓝光的各类唱片;仔细看过去,这里有披头士乐队的精选唱片,有汪峰的最新专辑,更有绝版的指南针乐队唱片。以至于发烧友的圈子里一直流传一句话:“淘宝上买不到的,去思源音像店准有惊喜。”

当然,这句话是乔思说的,余杉一直怀疑其真实Xing。直到有一天余杉目瞪口呆的亲眼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拍下一万七千现金,拿走了包括涅槃乐队首张专辑在内的六张绝版黑胶唱片。最可气的是乔思还苦着一张脸说卖亏了,那六张黑胶唱片碰到识货的,倒倒手再多卖个三五千不成问题。亏了?谁信啊!没钱赚的话这家店也不可能开到今天。

对此余杉是既欣慰,心里头又有点泛酸。欣慰的是好友生财有道,不用他再担心了;泛酸的是,那成捆的钞票晃得他直眼晕。

上万的工资余杉当初也不是没拿过,可自打回到家乡安家落户之后就成了过眼云烟。现在余杉就拿着死工资加课时费,一个月到头两千大多,三千够不着。要不是在外打拼的那七年攒下不少积蓄,让他在市区买了两套门市,那日子可就真没法过了。

音像店的玻璃门合上,碰触到门楣边挂着的贝壳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余杉眯着眼好半天才适应店内昏暗的光线,迈步朝前边走边说:“大白天的拉着窗帘,店里头弄得跟恐怖片场景似的,你也不怕吓着顾客?”

运动鞋踩在年代久远有些变形的地板上偶然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转眼余杉穿过过道站在了尽头的吧台旁。

吧台的桌面上摆着一台一体机,屏幕亮着,上面显示着有关一个名叫《凯撒首领乐队》的网页介绍信息。挨着鼠标摆放着果盆,里面盛放着油桃与香瓜。

余杉站在吧台外朝里间张望了一阵,琢磨着老乔这人不是在卫生间就是出去买饭了,话说这家伙心也够大的,就不怕有人趁机顺走点什么。抄起一枚油桃,余杉大口啃着,进了吧台一屁股就坐在了电脑前。

握着鼠标的右手习惯Xing的将网页最小化,扫了一眼桌面,发现系统还是两年前自己给弄得WIN7,余杉琢磨着回头给老乔这电脑的系统换成WIN10.再将世界之窗浏览器最大化,移动鼠标在各个标签页之间切换,大口嚼着油桃的余杉整个人陡然一滞,目光停滞在屏幕上的一张页面上。千禧年齐北运钞车大劫案。至今未破的该案早已成了悬案,警方搜集到的信息不少,却终究无法指定确定的嫌疑人。

也是这案子,让银行系统的余父与公安系统的乔父受到严重影响,余父、余母双双调离银行系统,到退休也只混了个科员;乔父涉嫌严重渎职,隔离审查期间承受不住压力,跳楼身亡。这么多年过去了,余杉一家子慢慢看开了,倒是乔思终究耿耿于怀——他终究不相信刚正不阿的乔父会知法犯法。

**开启的吱呀声,将余杉从沉思中拉回到了现实。他迅速将网页归到原位,最小化世界之窗,然后在硬盘里找到美剧《邪恶力量》,点开一集将进度拖到二十九分钟——正好是他上次看到的位置。

乔思拖着疲惫的身子出现在吧台前,瞥了一眼余杉,打了声招呼:“来了?”随即抄起桌面上的水杯大口的牛饮起来。

他看起来很憔悴,脸色苍白,黑框近视镜后的双眼有些红肿,握着水杯的右手一只在颤抖。

余杉将视频暂停,站起身皱着眉头问:“怎么了老乔?你这样子看起来得住院。”

乔思用空余的左手扬起来朝着余杉摆了摆,示意自己无事。喝光了杯子中的凉白开后,他才虚弱的说:“没事,我没事。”

“你这样像是没事的样子么?甭废话了,钥匙给我,锁门我送你去医院。”

余杉出了吧台拉住乔思就要往外走。

乔思固执而烦躁的摆脱开,大声喊道:“我没事!”

忽然的大喊让余杉有些失神,这时候乔思的情绪重新低沉下来,轻轻推开余杉,说:“我没事……咳咳咳……”

一句话没说完,乔思陡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剧烈的咳嗽让他那张苍白的脸迅速***,右手捂着嘴,身体像烤熟了的大虾一样弯曲下来。

余杉一边拍着乔思的后背,一边观察着乔思的状况。很快,他瞧见了从乔思捂着嘴的右手指缝间沁出的鲜血。

“这叫没事?都他妈咳血了!走走走,咱赶紧去医院瞧瞧。”

乔思一边无力的推搡着余杉,一边扶着吧台坐上椅子,喘着粗气说:“甭费劲了。”

“什么叫甭费劲了?老乔你是差钱还是差事儿?差事儿说事儿,差钱吱一声,没有我先给你垫着。”

乔思笑了,笑脸里既有欣慰又有苦涩。看着余杉说:“没用。”他抬起左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面长了个肿瘤,恶Xing的。”

“恶Xing肿瘤,那他妈不是癌吗?什么时候的事儿?”余杉很诧异。他清楚的记得,两个月前自己耐不住第三医院的一个朋友的软磨硬泡,花了大半个月工资办了两张体检卡。因着媳妇Chun天的时候单位刚刚组织过体检,余杉就拉着老乔去三院做了全身体检。结果当时就出来了,余杉除了血压低之外什么毛病没有,老乔问题挺大,那也就是个酒精肝,也没听说有肿瘤啊。

后长的?那也不能凭空长出来,两个月的功夫就到了要人命的地步吧?

略一琢磨,余杉随即恼火起来。暗骂三院的彭大夫不靠谱,连带着那家伙极力推荐的新技术也不靠谱。

乔思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就算是恶Xing肿瘤,也不是没有治愈的希望。老乔,你不能放弃治疗啊。”话一出口余杉就觉着味儿不对。

面前的乔思无语的看着他,沉默了良久才说:“换做你是我,你是愿意像现在这样活一个月,还是躺在病床上生不如死的活三个月?”

余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他希望乔思接受治疗,在病床上躺上三个月。这样,三个月后,也许他才会慢慢接受好友将要死去这一事实;而假如换做是自己,自私的想想,他恐怕会做出跟乔思一样的选择。

余杉叹了口气,蹲下身说:“还有什么是我能帮到你的吗?”

“你想帮我?”乔思有些犹疑。

这让余杉皱起了眉头:“你这话说的,二十几年的兄弟,我不帮你谁帮你?”

乔思垂下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抬起头打量着余杉忽然说:“把你钱包给我。”

余杉有些纳闷,迎着乔思认真的目光,从运动裤的口袋里将钱包抽出来递给了乔思。

“还有手机。”

余杉照做,又把手机递给了乔思。

乔思沉吟着,看着手机与钱包,将它们放在吧台上。然后伸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钱包,递给了乔思:“把它揣着。”

余杉揣起钱包,问:“然后呢?”

“我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也许我不该把你牵扯进来。但你也看到了,我快死了。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我别无选择。”

“老乔,你到底想说什么?”余杉说。

乔思叹了口气,指着音像店通向**的走廊说:“我要你做的很简单,穿过这条走廊,打开那扇门。”

“就这样?”

“就这样。”顿了顿,乔思补充说:“其他的等你回来后再说。”

余杉抿着嘴抬起手指了指乔思,一言不发朝着走廊走去。走到一半,他转过身对乔思说:“我不明白……”

他的话被乔思打断:“别停,继续走下去,穿过那扇门。假如你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那就带回来点什么。”

余杉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朝前走,推开走廊尽头的那扇门,迈开步子跨过去。

跨过门槛的一瞬间,余杉感觉自己的左脚被包裹在了一团粘液之中。那团粘液有着巨大的吸力,拉拽着毫无预备的余杉超前扑去。

猝不及防的余杉翻滚着朝前摔了出去,左半边身子结坚固实的摔在了地上。与此同时,被粘液包裹的感觉在一点点消退,直到彻底消失。

“我去!”余杉呲牙咧嘴的站起来,以为这又是乔思跟他开的玩笑。下一刻,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目瞪口呆。

他清楚的记得,音像店的后街早已拆迁,变成了成片的复式小高层。而现在在他眼前,那些复式小高层似乎又被还原成了低矮的平房门市。宽敞的柏油马路被还原成了当年的土路。

街道对面那座平房上挂着鲜红的牌子,上面写着‘东东小说大全厅’……这小说大全厅不是早特么黄了吗?

侧头看过去,如梭的人群中,一辆桑塔纳2000狂按着喇叭蜗牛一样的爬过来,在其后方跟着一辆拉脚的港田三轮摩托车。嘈杂之中,一段音乐从斜对角的那家理发店飘过来:“……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昨日之门(土土的包子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余杉本能的倒吸一口冷气,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与此同时开始回忆可能导致引起自己产生幻觉的种种因素。他叫余杉,余是余子碌碌的余,杉是萧屑杉松声的杉。七个月后即将度过自己的三十五周岁生日,曾经前途远大的码农,如今混吃等死的小学体育老师。少量吸烟,从不喝酒。没有精神病史,家里也没听说出过什么疯子。

等等……貌似自己大二那年得过植物神经紊乱的毛病。当初在医院仔细查了个底朝天,最后得出结论是因为余杉因为不适应滨港气候从而睡眠不足而引起的植物神经紊乱。可植物神经紊乱既没幻听也没幻视,最多就是耳鸣严重有些头疼。再说过后也没复发过。

“……心相约~心相约~相约一年又一年~无论咫尺~天~涯……”

车水马龙的嘈杂中,那首该死的《相约一九九八》依旧袭击着余杉的耳朵。他慢慢呼出一口气,下一秒睁开了眼睛。

‘东东小说大全厅’赫然就在眼前,门口蹲着的俩穿着二十三中校服的小屁孩一边抽着烟,一边眉飞色舞的讨论着,比比划划中偶然会传过来“八神”“红丸”“必杀”之类的字眼;那辆桑塔纳2000已经开出去老远,而港田则被自己斜前面提着菜筐的大妈叫住。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大妈嚷嚷着‘跟出租一个价谁坐三轮’而后走向街口的公交车站;右面拉着横排走过来一群叽叽喳喳的中学女生,其中一个女生手里赫然提着久违的瓶装碳酸饮料雪菲力!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真实,但对于余杉来说却又是那么的虚幻。他茫然的转过身,看向自己走出来的那道门。掉了漆皮的白铁门上用红油漆写着‘此处禁止倾倒垃圾’几个大字。他猛的朝左看去,几条街外,标志Xing的国泰大厦不见了踪影,仅仅九层高的民航大厦在一片低矮的建筑中显得鹤立鸡群。

“这特么是什么鬼?”

余杉开始头皮发麻。他转过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迈步朝对面的小说大全厅走去。步子没落下前,他还期盼着这一切都只是幻镜。下一刻没准一脚落空,自己就会重新回到一片复式小高层面前。然而让他绝望的是,直到他走过那条狭窄的街道,眼前的景象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不,随着他的走动,他那身与这个时代略显突兀的运动套装引来过往行人的频频瞩目。

穿越了!小说大全厅的玻璃窗反射着自己的身影,余杉能看到自己的身高、体型没有发生丝毫的改变。按照流行的说法,也就是说自己没重生,而是……穿越了!穿过音像店的**,来到了这个……距离九八年不远的时空。

“究竟是什么鬼!”确认了这一点,余杉惶恐起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冲过街,拉开那道门,当面质问乔思那家伙。

对了,乔思……那家伙似乎对自己说过一些什么。

“假如你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那就带回来点什么。”

对,带回去点什么!

余杉左右张望了一下,马上瞧见了与小说大全厅相隔两个门面的食杂店。他快步走过去,越过门口使用食杂店付费电话的女人钻进食杂店。横亘着的玻璃货柜里琳琅满目,余杉一眼就瞧见了最左侧摆放着的一盒盒香烟。

“要点什么,大哥?”

大哥?现在这么叫没问题,可等哥回去就得反过来叫你大妈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余杉一眼就瞧见了阿诗玛旁边的牡丹香烟。

这可是牡丹啊,有一阵子炒到一千多一条,有钱还不一定能买到。

“来盒牡丹!”

女人利落的从身后的一堆成条香烟里,抽出开了封的一条牡丹,取出一盒放在柜台上。“还要点啥?”

“别的不要。”余杉抽出钱包又错愕了一下,随即想起这是乔思交给自己的钱包。他取出十块钱递过去。女人打开放钱的盒子找零,六块五没错,一张五块的,一张一块的,以及纸币叠起来的五毛钱。

是的,叠起来的五毛钱。余杉看着外面露出来的两毛钱眼睛都发直。这东西早就绝版了吧!胡思乱想间,他把叠在一起的纸币展开,一张一毛的,两张两毛的。

柜台后的女人不乐意了:“大哥你看你这个仔细,我还能差你两毛怎么地?”

余杉没搭茬,抓起零钱塞进口袋,拿着香烟迈步往外就走。他身后悠悠的飘过来女人不满的嘟囔声:“这人真有意思。”

余杉没空跟女人计较,他几乎用奔跑的速度穿过街道,拉开那扇门之前,他陡然顿住身子。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踮起脚在门楣的上方的红砖墙上深深的刻了个#字符号。然后拉开那扇门,感觉着身体像是被缩小了几百倍丢进自家那样旋吸的马桶一般翻转着、眩晕着越过那道门,随即跌跌撞撞摔在了走廊里。

扶着走廊的墙壁站起来,余杉朝店里走去。

乔思还坐在吧台边的椅子上,姿势一如余杉离开前。他正扭着头看向余杉,开口之后声音嘶哑的如同撕裂破布。

“感觉怎么样?”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余杉的小脑渐渐恢复正常,冲出音像店,绕着背街跑了一圈,到了音像店的**。他喘息着抬起头,赫然看见门楣上方红砖墙上刻着有些模糊斑驳的#字符号。他又从口袋里掏出零钱与那包压瘪了的牡丹烟,终于确认了他最不愿意相信的事实。

没错,他刚刚穿越了,就在穿过那道门的一瞬间,他一下子从现在回到了过去!

好奇、惊恐、兴奋、不解……种种情绪糅杂在一起,他咬着牙试探着伸出右手,再次拉开了那道门。希奇的是,这一次什么怪异的感觉都没有,他平平稳稳的走进了走廊里,也看见了走廊一头坐在椅子上的乔思。

乔思有气无力的说:“我早就试过了,从外面打开,什么变化都没有。”

余杉随手关上门,穿过走廊站在乔思面前,大声质问:“这到底是什么鬼?”

乔思抬头看了他一眼,说:“老余,你比我聪明,还上过大学,这么明显的事儿你应该很清楚。”

余杉指着那道门叫道:“你特么是想告诉我这是个时空之门?走过去就能穿越到一九……呃,十几年前?”

“是一九九八年。另外——”他看着走廊尽头的那道门说:“——我更乐意叫它昨日之门。”

乔思的解释完全缓解不了余杉心中的费解与惶恐:“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乔思摇了摇头,低声说:“三年前店里的**被一群混小子凿开了,这事儿你知道。”

“嗯,当初还是我陪你去报的案。”

乔思又说:“对,没错。然后,咻~的一下,它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第一次穿过去,我比你还要慌张。”

“就这么简单?”

乔思摊手,目光诚恳,示意自己只是实话实说。

但余杉完全接受不了这种解释:“怎么会?”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那扇二手市场买来的防盗门的缘故。”

余杉心里翻江倒海,无数的迷惑涌上心头,一时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对面的乔思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说:“现在我往返答你几个月前问我的问题。”

“什么?”

“这家店一直亏本经营还能维持到今天,”乔思看向那道门,目光复杂:“就是因为有这道门。”

原来如此!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乔思一边喊着亏了,一边还用低于市场成交价的价格将那些珍惜的唱片大卖特卖了。

“还有疑问么?”乔思说。

余杉木然的摇了摇头。

“那好,现在咱们俩说说正事儿吧。”他挺直身子,将后背靠在吧台上。“原本我打算一直留着这个秘密,用它去做一些……逆天改命的事儿。可你也看到了,我没几天活头了。”

余杉想要说些什么,刚张嘴就被乔思打断:“别浪费时间安慰我了,你不可能比医生专业。”顿了顿,他说:“这道昨日之门,包括这家店,我留给你了。”

“留给我?”

“我亲戚朋友不多,就这么几个人里头,知根知底,能让我信得过的也就是你了。下面的话一定要听仔细了,穿过这道昨日之门并不是没有限制的,我试着总结了一下它的规则。规则一:穿越过去之后,不论你在那边待多久,回来之后会发现时间只过了两分钟。反过来也一样,不论你在这边待多久,穿过去之后,会发现距离你上次离开,时间只过了两分钟;

规则二,不要轻易与那个时空里的人接触,更不要随便改变应该发生的事儿。历史******似乎有惯Xing一样,我试图去改变一件事的时候,总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意外;

规则三,假如你改变了能影响你原本记忆的历史,回来之后你会剧烈头痛。记忆中会多出一段与改变那件事相关的延续记忆。这些记忆就像是凭空出现在脑子里一样;

规则四,对于那边的时空来说,我们就像是偷渡进入其身体的病毒。你很清楚你的身体会怎么对付病毒,没错,免疫力。你在那边待的越久,发生在你身上的意外就越多,越频繁。所以假如你想活着回来,最好信我的,停滞的时间一定不要超过四面;

规则五,这条很简单。从哪儿离开的从哪儿回来,想要往返两个时空,这道门是唯一的通道;

规则六……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永远,永远……永远不要靠近过去的自己。”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昨日之门(土土的包子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