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大宋新麒麟(学士的江湖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大宋新麒麟(学士的江湖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07

跌倒,不要怕,读书就能站起来;摔跤,不要怕,读书就能爬起;失败,不要怕,读书就有自信,好书就能陪你走向成功;给你带来大宋新麒麟(学士的江湖写的小说),这是个让后人争论不休的朝代,经济的强大、科技的领先,却不断遭遇外敌抢掠、勒索!这又是一位非议颇多的人物,天人之表、武艺超强、富甲一方,却总是做出些令人嗟叹的乌龙事来,最后孑然死在他乡!这是一段争议不断历史,经得起考究的不多,却阻挡不了热爱它的人!

大宋新麒麟(学士的江湖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1118年,距离梁山人马“三打祝家庄”还有一个多月,在北宋陪都北京大名府城外的一处山凹中,几间草庐外,门前溪水潺潺,边上的一块平面石头上,有一位九尺如银的大汉正在那里端坐着,时而低头深思,时而凝望远方,不时抬手看着什么,偶然伴随一声叹息!

原来他的手中此时握有一个圆形的玉佩,上面兽型的图案是栩栩如生,看起来价值不菲!只见他时而紧握,时而张开手指去看。口中似在喃喃自语。

难道真的永远都是回不去了么?哎,都怪这个东西!不然自己应该还在那个时空里继续享受着幸福生活才对!

他一面抱怨着,脑海里又闪现着前世的那些记忆......

那是在二十一世纪,他作为一名化工专业研究生,在毕业后并没有从事本专业的职场生涯,而是在家人的支持下开办了一个丝绸制造公司。

由于专业并不对口,他只得刻苦钻研,从最基础的知识学起,将化工科学与丝绸制造完美结合!几年过去了,他成了这方面的专家,也成了亿万富翁。

成为富豪之后之后,他为了避免沾染上不良的嗜好,便爱上了国学精选,通读数十部历史著作。对于《三国演义》与《水浒》,那更是研读。

历史了解得多了,他也曾梦想回到那个战马厮鸣,刀光剑影的时代里,幻想能够成为一个青史留名之人。也因此爱上了射箭与古物收藏,不知道是不是天赋的原因,他练习射箭不过两年,就获奖多项,简直赶上职业运动员的水平了!至于他的藏品,当然是一些介于珍品与赝品之间的玩意居多。

问题就出在这个收藏的爱好上!

那是在一次拍卖会上,他见到一个雕兽玉佩做工极其精美,拍卖方称是宋朝时期的老物件。但是现场很多人却说是赝品,理由是因为那时候的人还不兴佩戴这玩意,官宦之家的人往往配饰金银鱼袋,一般的富人往往垂个彩绦罢了。

不过这些也只是旁人的随口说说而已,谁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而他虽然只是半职业的收藏家,但也清楚古玩收藏这种事往往都需要看机缘,假如全部人都知道有价值的东西,那十之八九是没有什么收藏价值的。所以他咬牙将其拍了下来。

从会场出来的时候,天空正下雨,阵阵惊雷声传来,他怀里揣着自己高价拍下的那个玉佩,心里那个激动啊,连伞都懒得打了!甚至在走向室外停车场的时候,他还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向他的那些藏友报喜讯呢,哪里想到会有一个巨大发光体向他飞去.......

没错,那是一个巨大的球型闪电,所携带的能量很难用正确的数字描述,不过只要是活的东西撞上了,那基本都是可以划上生命句号的。

所以他应该是死了,然而......并没有!

因为奇迹出现了,他活了过来。只不过是活在了另一个时空,一切都已经改变了!

他看着四处的密林,感叹着这里的天空总是那么蓝,这里的水总是那么澄清,这里的空气都是那么清新,这里的人总是......

好吧,这里的人他是不能随便评价的,究竟做人还是要有一颗感恩的心!他刚来到这个时空的时候,完全丧失了意识,是被这里的人救回来的,确切地说是被捡过来的。因为那时候他并没有死,应该是昏厥了,那是在一阵雷电之后,暴雨来临之前,他倒在了路边,然后被一个过路者发现,抗着他四处躲雨,刚好撞见了这处隐秘之居的主人,便一同来此落了脚!

捡他的人也不是普通人,若是按照这个时空人们的描述,也是个九尺大汉,且看起来比他现在的身体还要强壮。尤其那两条肌肉遒劲的胳膊,简直吓人!

不过人却很好,通过这几日的相处,发现其人不但性格耿直,更是粗中有细,倒是有些对他的胃口。唯一的缺点就是皮肤黑了点,不过这很好理解,究竟人家是庄户人出身,经常是风吹日晒雨淋,不比他出生在富贵人家,终日里锦衣玉食伺候着。

说起来这位救命恩人,他也是熟悉的,不但他熟悉,恐怕全部熟读水浒原著的人都是熟悉的,原因很简单,这是个猛人,严格来说的话,可能比梁山“五虎将”还要猛!

此人名字叫卞祥,就是那个田虎手下的右丞相,后来投降宋江击杀了王庆手下大将酆泰的那位。要知道酆泰可是能与豹子头林冲厮杀五十合不分胜败的!并且在此之前他还有过一次战斗力展现,那就是力战花荣与史进的夹攻,三十合不分胜败!

要知道花荣虽诨号小李广,但能拿出手的可不只是箭法,在清风山下时,他能与霹雳火秦明斗四五十回合不分胜败。后来只因花荣前面应是得了宋江之令,故意卖个破绽,自己走的。话说能卖破绽的人,大多数是要略高于对手的,至少在对武艺的精熟度上是如此,当然也有可能是秦明勇猛有余,智商捉急,或者是狼牙棒太重,之前耗过了太多体力。但不管怎么说,花荣的武艺都是不低于秦明的。更不肖说还有个十八般武艺精熟的史进。

纵观水浒世界,有几人是十八般武艺精熟的?基本没有,这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他师父王进够牛,一个是他自己够厉害,至少是天赋不凡。不然不可能在半年之内有如此大的提升,当然史进在碰到王进之前应该是就有些本事的,不然华阴县的人怎么都知道有个九纹龙?后来他到渭州去遇见了鲁智深,对方也是听过他大名的。再后来他在赤松林与鲁达交手三十合不分胜败,当然与鲁达饿肚子有关。但是不要忘了,斗卞祥时,史进应距离在家习武时间点好几年了,这几年内他肯定是涨了好多武艺的。

这样的两位高手在卞祥面前几十合却未分胜败,可见其人武艺之高。不过武艺高只是一方面,这人还有大将之才。原著上那田虎被宋江打的满地找牙,预备投靠金人的时候,正是卞祥力排众议,决定领兵拒宋,避免了田虎做了金人的带路者,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北宋早早地走上了灭亡之路。

虽然他后来投降了宋军,不过那都是田虎兄弟子侄做的好些事实在是不地道,大业未成,便在一个小县开始建立宫殿,收纳美女,终日锦衣玉食起来了,怎不叫人家冷了心?河东的大将们后来不都一个个抢着投降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倒也无甚么不妥!

何况在他看来,卞祥投降宋军比投降金人好,究竟中原的乡亲父老在金人的眼里那是“两脚羊”,什么“牵羊礼”、“赐浴”都是不在话下的。

假如看过宋史得人都应该知道,宋徽宗赵佶的那些皇后、妃子、公主的下场,好多公主不过十四五岁便被金人折磨而死!作为一名文明社会穿越来的人,很难想象那个画面,就是一个个浑身散发牛羊粪臭味的脏兮兮的男汉排队对一个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女孩子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

所以他对这位恩人卞祥除了感激之外,还有着发自内心的敬佩。故而这才不过几日,他们就成了绝对的好友,平日里都是兄弟长、兄弟短地叫个不休,也时而切磋一下武艺,互相提高一番。

当然除了这位卞祥,他还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这间草庐的主人。当日卞祥杠着他走到到处找地方安生的时候,若不是碰到此间的主人,相邀来此安歇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话说这间草庐的主人更是不得了。前世看书时,那书中说到其人兵法、武艺、谋略样样精通,琴棋书画无所不晓,精通契丹、女真、党项、吐蕃、蒙古各国语文,端的是文武全才。最难得的是深晓天下地理,曾遍游名山大川,简直就是“活地图”!

没错,其人就是书中提到的那位一等一的高人、大名府的隐士,曾劝解燕青功成身退的武状元许贯忠!

其实,他这身子的前主与许贯忠也是相识的,所以当他那日昏厥后被卞祥带着碰到许贯忠时,对方一下子就认出了他,便相邀来此安歇,屋前屋后也帮了不少忙。

等他醒了之后,又是许贯忠帮他将身份确认了下来,这几日吃喝都是这位略显贫穷的武状元免费赞助的,也是一份厚情!

哎,假如那日不去参加拍卖会,就不会拍下这个玉佩,假如没有这个玉佩,那就不会激动地在雷雨天打手机,假如不打手机就不会引来那个闪电,假如......

哎......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可惜人生没有假如!

曾经的那个时代全部的人生辉煌都将成为过去,一切都要从头学起,好在这个世界的故事他是熟悉的。虽然不久之后这个国家将陷入外族的入侵之下,虽然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几年后将被用来牧羊放牛,虽然这个地方的百姓就会在野蛮又***的统治下苦苦挣扎几百年,但是上天却未亏待于他,他成了大名府首富、武艺冠绝河北的卢俊义!

大宋新麒麟(学士的江湖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宁为太平狗,不为乱世人!这大宋看似繁荣似锦,实则内忧外患。西夏、辽、金人,无时不在窥望着这片土地的财富!若不是大宋人口众多,财富广大,只怕早已经不起老赵家人折腾的了。

只是上天不可能总是照觑着这片土地上得人们,即将崛起于白山黑水间的金人可不似从前的党项人与契丹人,那可是绝对的马上高手,天生的战士,当然也是残暴的杀戮者!

约七八年后,那五万女真骑兵将兵临宋都汴梁,到时候那昏君估计还是会老套路来的,那就是送钱、送粮、送女人!一直送到最后,金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直接自己动手取了,然后北宋将不复存在,赵家那些腌臜货将继续跑到南方苟延残喘!

这种人也配做一国之君?卢俊义忍不住在心里骂道。可是他又能怎样呢,虽然胸内领先千年的知识,但是如何转化为可以改变历史的力量,他却还没有头绪!

不过他在前世玩历史策略小说大全的时候,每次基本都是一样的套路。先是想办法积累财富,然后不断招揽人才,募集人马。再与代表官方的势力虚与委蛇,获取自身势力的合法性。再然后是在自己的地盘定下合理的制度,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发展力量,最后一统天下!

卢俊义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暗道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小说大全究竟是小说大全,因为开发者要考虑小说大全者的感受,也许会艰难,但绝对能玩下去。可自己这是在现实中啊,虽然穿越这种事在后世的科学者看来是荒诞不经的,但是自己身处其中,便只能接受这个世界的规则。

北宋即将灭亡是不假,但是这赵家百年的养士制度到底还是影响了绝大多数读书人的。不过,卢俊义并不担心,因为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里还是有数的。若这些士子真要靠得住,那么北宋就不会被金人灭了!

可是该从何入手呢?卢俊义收起来那块玉佩,有些皱眉地望向溪水对面远处的丛林!暗道这里的真是一个好地方,有溪水,有高埠,四面都是密林,交通不差,却又十分清幽!

嗯,这许贯忠还真是有眼光的人!

忽然,卢俊义面上一喜,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正在此时,一个惊雷般的声音传来:“俊义哥哥好雅兴啊!”

卢俊义知道是卞祥来了,真是想曹操,曹操便到了!就在卞祥开腔之前,卢俊义还正预备去找他与许贯忠呢,此时来了刚好!

这卞祥天生神力,却又是个武痴,不然凭着一位路过的师父传授的武艺,怎会有超越梁山五虎将的实力!卢俊义自从那日被天雷击中醒来后的几日里,这位大汉已经来讨教多次了。

这家伙估计又想来与自己比武了,卢俊义暗道。刚开始时,他还对这个非常感爱好,究竟他也想知道自己的武艺如何,也想借着与卞祥切磋来提升一下。但经过与卞祥交手之后,才感觉到自己的武艺比卞祥还是要高不少的,至少枪棒这一块确实不是一个量级上的。

不过卢俊义刚才已经决定了,这卞祥是无论如何都要招揽过来的,既然他喜欢与自己在一起切磋,那还真是增加感情的好机会!所以一听到这声“哥哥”,卢俊义便连忙满脸堆笑地转身道:“兄弟今日又要与我比试什么?”

卞祥也憨笑道:“俺知道哥哥厉害,俺打不过你,所以俺不想与你比试了!”

卢俊义一愣,心中迷惑这位前几日天天嚷嚷找自己切磋武艺的家伙怎会忽然改性了?着实不习惯,难道他是要走了么?几当前是听说他要去投田虎的,只不过路上碰到了当时昏倒在地的自己,然后便这里耽搁了数日,难不成见自己已经无碍,所以预备离开了?

见卢俊义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卞祥也是一惊,再回想几当前看见的那个焦糊的死马,便道:“哥哥莫不是不舒适?”

卢俊义心想,你都要走了,自己这心里能舒适么!不过回头一想,到底是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人,到田虎那里有甚么鸟前途。可是能怎么办呢,自己现在还是个白身呢,连一块地盘都没有,虽然可能家中有些资产,但要是用来养一支人马,估计也只是千儿八百人的事。

卢俊义一面在心里纠结,一面看向刚才笑吟吟,现在却满脸愁容的卞祥,才知道自己是有些急躁了,便道:“我不碍事,兄弟来此有事?”

卞祥见卢俊义刚才怔在那里,便有些担心是不是身子有什么不良反应,只得等在那里。此时见卢俊义开口问了才道:“贯忠兄弟说是要教俺射箭,不知道哥哥可愿意一起来学?”

射箭?卢俊义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回事,还以为他要走了呢。这自己的还需要好好的修炼啊,怎的见风就是雨的,看把自己心弄得慌的!况且这短短的几日大家的关系处的还是相当不错的,互相之间都是“哥哥”、“兄弟”叫的可亲了啊,想想他也也不会如此突兀地起来离别啊。

见卞祥只是来请自己同去学射箭的,卢俊义连忙笑嘻嘻地应承了。因为弓箭作为古代最有力的远程武器,若是用的好了,那可是能发生逆转战局的作用,譬如明朝的常遇春一箭射退张定边,这才拯救了鄱阳战局!而自己前世的箭术水平虽然不低,但这辈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摸过弓,确实需要好好学一学。况且自己还想再露一手,彻底从武艺上折服这位大汉的呢!

“走吧!”卢俊义一挥手道。

两人穿过篱笆围的前门,走到茅庐的后面那一片好大的高埠上,那里百步外有几个箭靶!许贯忠正在那里调试着那几张大弓,从弓的的外形来看,应该是不好拉啊!

许贯忠听得有人的脚步声,便将埋着的脑袋抬起道:“俊义哥哥武艺冠绝河北,枪、棒、拳法无人能敌,唯独不会使弓,刚好卞祥哥哥也不会,所以小弟便想将自己这点雕虫小技分与两位哥哥说了!”

许贯忠说完便拉了拉那张弓,抽出一支箭来,扎好腰马,弓满,松手,箭去如流星,正中那靶心!

“射的好!”卢俊义与卞祥都是脱口而出。

许贯忠却不理会,又是这一***作,再一次射中靶上,如此又射出数箭,次次中的!

这箭法简直就是神射啊!估计那小李广花荣与小养由基庞万春也不过如此吧,卢俊义在心里嘀咕。

“两位哥哥都来试试?”许贯忠放下弓道。

卞祥闻言是踏步走上前去,接过大弓,抽出长箭,在许贯忠的指导下开始拉弓放箭!只不过期待中的一箭中的迟迟没有出现。而是折腾了半天,两人时手也酸了,腿也累了,最终一箭未中靶......

明明看起来很轻松啊,怎么自己就是做不好呢?难道是太笨了?卞祥真是有苦说不出。

许贯忠也是急的满头是汗,只得道:“卞祥哥哥且歇一歇吧,让俊义兄长来试试!”说完便将卞祥手里那张弓拽下来,塞给走上来的卢俊义。

卞祥也是一脸尴尬,只得走的一边,讪笑着。

许贯忠本来也是一片好意,但他是个练武奇才,当然想不到旁人练武的艰辛,这卞祥是庄户人出身,虽也有些武学天赋,但是与天赋异禀的他比较,那可是差远了,尤其是练习射箭这种精细活!此时的许贯忠又累又急,对卢俊义只是说了说基本动作便歇在一旁!

看了看尴尬的卞祥,又望了望焦虑的许贯忠,卢俊义下意识地握了握那把大弓,闭目回想着前世他射箭时的画面,仔细回忆那些要害的动作,然后睁眼,抬起双臂,右手一拉,左手一松,“嗖”的一声,一箭中的!

许贯忠刚才还背在身后的双手惊得连忙放在了身前!喃喃地道:“听燕青兄长说的哥哥不曾练习弓射之术,莫不是所言有误?”

卞祥刚才尴尬讪笑的面容一下子也僵住了,只顾道:“俊义哥哥既然有如此神射之功,为何不早说与俺听,叵耐俺还想与哥哥日后比一比弓箭呢,不当人子!”

卢俊义将手中的弓放下道:“二位休要如此分说,我此生却不曾练习过弓术,许是蒙的,待我再试上几箭!”说完,又去提箭,如此反复射了几次,次次正中靶心!

这回他自己也惊到了,就是在前世的那个时候也不曾有今天这样的准头,更何况这种弓他还是第一次接触。难道是这副身子真是天赋极佳,继续并发扬了前世的弓术?除此之外,还真是没发解释今日这种情况。或许真是如此,不然怎会学的一身“马步军推第一”的武艺!

看到一连射了几箭,全部正中靶心的卢俊义怔在那里,一脸茫然与惊愕不似作伪,许贯忠和卞祥也纷纷在腹诽着!

“都说天雷只击杀做恶之人,这位哥哥竟然能安然无恙地活了过来,必是老天保佑之人......”

“我与小乙哥久有相识,他定不会骗我,但是刚才那一次次开弓、射箭、中的却都在眼前,如何能作假?似这般箭法,即使天赋异禀,没有十年八年之功怕也不成。难不成他真是吉人天相,天授奇艺?”

看着卞祥与许贯忠都在那里一脸蒙状,卢俊义只得侧身与他们二人尴尬地笑了笑,心中着实也是惊奇自己这箭法简直妙极了,反而担心他两人不相信自己所言,万一生了嫌隙那就亏大了。

岂料许贯忠忽然躬身抱拳道:“哥哥真乃神人也,不但经历雷击而无恙,还得到了如此神射之功,真是可喜可贺啊!依得小弟看,以后哥哥的武艺可不是河北三绝了?”

卞祥也忙道:“贯忠兄弟说的对,俊义哥哥以后应该是“四绝”才对!”

闻言,卢俊义与许贯忠都是哈哈一笑!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大宋新麒麟(学士的江湖写的小说)”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