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武道九鼎(阅读能力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武道九鼎(阅读能力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8

人生有涯,而知识无涯,以有涯的生命追逐无涯的知识,其乐无穷。武道九鼎(阅读能力写的小说),作者精妙的文笔,让你体验别样的灵魂,常言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在浩瀚的宇宙里,恒河星数变幻出奇,层出不穷。在一方以武为尊的世界里,西北边关一带,山峦迂回起伏,云海飞卷奔腾,令人幻想起天地间的灵气汇集于川岳之间。相传,山中有一门派,能吸取山中灵气,突破凡人之躯,御剑飞行,追风逐月,星海奔驰。该派掌门更是参透天地间永恒的奥秘,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武道九鼎(阅读能力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第一章比武

常言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在浩瀚的宇宙里,恒河星数变幻出奇,层出不穷。

在一方以武为尊的世界里,西北边关一带,山峦迂回起伏,云海飞卷奔腾,令人幻想起天地间的灵气汇集于川岳之间。

相传,山中有一武林门派,能吸取山中灵气,突破凡人之躯,御剑飞行,追风逐月,星海奔驰。

该派掌门更是参透天地间永恒的奥秘,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

梦!

雾中!

满天的火光、撕杀的吼叫、满地的鲜血,以及临身的刀剑。

来人很多,个个面目狰狞,双眼血丝密布,那是一双双颠狂的眼睛!

赤红色的眼睛!

看着那叫着父亲的男人,在红眼中奔杀,头发、脸上、身上全是艳红的鲜血。

父亲双爪如飞,如九幽鬼魅,中者立毙,触者残肢。

然而,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敌人,仿佛完全不在乎生死,就算是被父亲的利爪开膛破肚,也要爬起来再砍上一刀。

敌人实在是太多了,太多、太多……

父亲的身影被沉没。

一个漂亮的女人站了出来,她的美让人窒息,仿佛天生就带着一种华贵,这是被他叫着母亲的女人。

母亲让另一个女人抱着自己先走。

一柄利剑穿过母亲的胸膛,母亲倒下了,倒在了父亲的身边,脸上还带着笑脸,笑脸中仿佛是解脱,仿佛是幸福!

这是他最后见到的画面。

女人带着他跑,一路被人追杀,女人的武功也是不错,但也只能用身体死死的护住他。

跳河!河水!冰冷!

当最后从河水中爬上来时,女人在临死前拉开他的胸襟,指着他身上‘猛禽’的纹身道:

“记住,你是‘天鹰十三堡’萧家真正的少主。”

梦醒!

……

大口的喘着粗气,从床上弹起,摸了摸刀疤纵横的脸,果然是湿润的。

他叫许君命,巴州小门派,山岳刀门的大师兄。

对!他是一个穿越者,那不是梦,是他今世幼年的记忆,前世他是谁,不提也罢,他几乎都快要忘了这一茬。

他只知道前世病魔缠身,人虽痛苦,然而他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不曾服输。

无论前世今生,他都是一个不服输的性子,他所追求的也超乎平常的平淡,亲情、爱情。

摸着胸前挂着的玉牌,那是前世一位道士送的,这是他穿越时唯一带来的东西,也是他与前世唯一的羁绊。

“是这玉牌带自己穿越的吧?”许君命心中自问。

不禁又想起好多年前,那个河边。

那天他哭了,他想要报仇,可他拿什么报仇?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还都两说。

一个幼小的孤儿,是很难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还好有师父将自己捡回来,给他名字、教他武功。

从那天起,他有了现在的名字‘许君命’,意思是‘感君恩重许君命’。

随着慢慢的长大,他努力的去改变自己,他努力的去溶入这个世界,让自己变得更符合师父的心意。

十五岁那年,他为师门护镖,与四十悍匪血战於山林。

十六岁那年,遵师命,暗杀内功‘登堂入室’的仇家。

十七岁只身独闯龙潭虎穴,救回小师妹。

十八岁为救师父身中一十八刀。

许君命的功夫虽然不高,但他总是能凭借穿越众的优势,救门派于危难之间。

也就是那天,师父许正任命他为门派大师兄,一个门派的大师兄一般来说相当于副掌门,通常来说还是门派的继续人。

其实,对于许君命来说,当不当大师兄不重要,他一直认为师门就是他的一切,师父、师妹、师弟就是自己的亲人,师门就是他的家。

今天,他却有一点迷芒……

雪停了,许君命起身如往常一样来到后院的练功场。

先将后院的练功场打扫一遍,积雪铲净之后,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仍有点滑湿,去拿簸箕装了点细砂撒在地上免得打滑。

这些工作,是他天天都在做的,至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已经记不清了。

做为巴州的一个小派门‘山岳刀门’的大师兄,他有义务为师弟们做出表率。

然而,今天他没心思练功,因为一会儿他有一场比武。

作为大师兄的许君命必须与他师弟唐罗较量,谁赢了,谁就可以迎娶他们的小师妹许冬儿。

主意是他们师父许正拿定的,师父说过他的女婿是要承其衣钵的,要证实这一点,只有硬碰硬的较量一番。

对于小师妹许冬儿,许君命不知道如何去形容这一段感情。

这是他上一世加一世,第一次全身心投入,如要说爱,那就是爱的极深。

但师弟唐罗也同样爱得极深,也投注了大多太浓的情感。

他们的小师妹待这两位师兄的态度相若,一般的亲切、一般的温柔,也许就连许冬儿自己也不知道她爱谁多一些。

於是,当师妹十六岁的时候,他们的师父便安排下这么一场比试,师兄弟二人凭自己一身的功夫一较高下,胜者自然雀屏中选,成为师妹的未婚夫婿。

许君命感觉有点不适应,用如此方式来断定爱情的归属,然后两人相守百年,这在许君命的价值观里,总觉得怪异,其中似乎缺少了一份庄重,一份真挚。

他想拒绝参与,但这是他唯一可能娶到小妹的途径。他无法拒绝。

这或许如前世一般,有能力的人才有爱情。

前世他与大多数网虫一样,善良富有正义感、逗逼爱吐槽、喜欢卸姐和萝莉,但这些都不是师父喜欢的。

许君命很感谢那冥冥中的存在,很感谢给他‘玉碟’的道士,让他有机会重新再活一回,那怕这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

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一个实力就是道理的世界。

镖局里其他人都起来了,全部人都在忙活,看见他的人礼节性的点点头,更多的人是在避开他。

许君命孤伶伶的站在廊下,有些麻木的观看着一切事物的进行,几乎忘记又或者没有感觉到,现在要发生的情形,就正是这么一个道理。

中院的正厅门前,老管家许伯正在带人铺设着软厚锦垫的太师椅。

那是这场比武的仲裁人,他们的师父、以及未来的泰山,江湖人称——‘山岳刀’许正的坐位。

全部弟子分列两旁,人人精神抖擞,这可是关系到门派两位师兄的较量,对他们今后也很重要。

许君命站在众弟子之首,抬起头,却没有发现小师妹的芳踪。

此时此地她是不宜露面的,小姑娘总要略带三分羞怯才好,特殊是在今天这个场合。

许伯一声“门主到”,体魄修伟的许正从正厅穿堂而过,长得风流倜傥的唐罗随侍于侧。

当许正撩起袍摆跨越门槛的一刹,目光炯然睨视,看见了许君命后,他才从容的坐到椅子上。

看着唐罗那张英俊的脸,许君命不犹的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刀疤,也许没有这些刀疤,小师妹会多看自己几眼。

比武开始。

对于这场比武,许君命还是有信心的。

这比武,不是切磋,同门比武,按规矩只能用本门武艺,虽说他的年纪比师弟还轻,但他是在师门微末之际就拜入门下的,师门武艺已然熟练。

许君命入门要早,让唐罗先行出招:

“唐师弟,请先出招。”

唐罗笑了笑,笑脸中似乎有点蔑视,就见他也不答话,猝然长身挥刀,却在刀出的一刹旋飞斜扑,左脚横弹,动作凌厉无比。

许君命急速后退。刀走偏锋,刀口正封往师弟来腿。

两人用的是同一套刀法,彼此之间不要太过熟习,这套‘山岳刀法’他练的就跟自己的手脚一般熟悉。

他下一招变化是刀往内收,转刺对方下盘,而他亦判定唐罗将会跃起反扑……

木刀在许君命手中果然顺式收缩,刺向唐罗下盘,但是,唐罗却没有如预计的那般腾跃。

只见唐罗手上一抖,一道寒芒闪过,“叮”的一声,正中许君命喉下三寸,那里有一方玉碟,是前世道士送他的。

许君命踉跄倒退,一屁股坐在地上,倒退前他已看清那击中自己的东西,那是一枚精钢的六棱梭镖。

师父许正突兀站起,大喝一声:“且住!”

唐罗扬刀指天,刀一收转面向乃师,底气十足的回应:“弟子遵命。”

许君命坐在地上,除了迷惘还有着惊愕,他实在搞不清师弟为何要用他唐门的功夫,这不是自家师门比试吗?

师父步下台阶,形色如常,看了一眼许君命,言道:

“胜败已见,君命,你服也不服?”

许君命的脑子里一下空洞洞的,他茫然道:

“师父的意思是说,徒儿输了?”

许正的脸立时寒了下来,冷笑一声道:

“你都屁股着地了,你若不输,莫非还算你师弟输了不成?要是此镖往上三寸,你已经命丧黄泉!”

蓦然间,许君命兴起一种感慨,当年收养他,给他取名,传他武艺的那位恩师似乎不在了。

耳边传来些许冷笑声,是众师弟们,许君命忽然意识到这场比试如是败了,不但输了小师妹,似乎连师门的眷顾、师兄弟恩义也一起输了。

看着满场那熟悉又生疏的面孔,宛若他在这里已成多余,而十年以来,直到现在他才熟悉到自己竟是多余的一个。

许正见许君命有点走神,没好气的问:

“我在问你,服也不服!”

略略定了定神,许君命硬着头皮道:

“请教师父,师弟刚才用的可是本门武学。”

许正似是早已料到许君命有此一问,他厉声厉色的道:“习武之道,首在运用灵活,触类旁通,不可墨守成规,死学不化;于应敌之际,万般功夫皆为我用,才能克敌制胜。”

许君命喃喃的道:“师父教训得是……”

许正再次大声道:“那你是服了?”

许君命脸颊抽搐了一下,低声道:“弟子输了。”

许正背着手稍做沉吟,又道:

“从今后,你师弟就是我未来的女婿,如何打算,我自有安排,至于你。”

许正往返踱了两步,抬头说道:

“你若有意外出闯荡,固然最好,要么继续跟着为师,亦无不可,只是这大师兄的头衔却是不能再称了。”

原来师父在意的,是他大师兄这个名份。

武道九鼎(阅读能力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二章人心纸薄

许君命沙哑着声音道:“可否容弟子考虑一下?”

许正谈淡的道:“当然可以,何去何从,却不必勉强。”

说完,许正向一侧的唐罗微笑点头。

那是发自内心的笑,是一个尊亲对子弟由衷疼惜的笑,就如同当年对他一般。

然后,许正与唐罗相偕进屋,模样活像已是岳父与女婿了。

许君命落寞的孤立庭园之中,众师弟没有一个上来与他说话。

屋内传出一个少女兴奋的声音:

“唐哥哥,果然是你胜了”

是许冬儿,原来小师妹也…...

许君命忽然觉得心中一痛,如钝刀拉割一般,痛的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抬起头,目光缓缓移视周遭,这里的一瓦一椽、一草一木,他都是如此熟悉,如此亲切,他在这里度过了五年。

虽不算灰黯,也是没什么乐趣的五年,他竟从来不曾想到,有一天他会离去,而且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去。

这里难到不是他的家么?

什么原因使得惯常的气氛忽然变了,持久的亲情与渊源也忽趋冷淡?

许君命一直没有觉得自己惹憎惹厌,一直不曾感到在这个家庭里他是个局外人,当年搬进这里时,师父曾允诺自己很多事,师门、师妹。

他想不通,真的想不透,他为师门做了这么多,脸上、身上至今还有数不清的刀伤剑痕。

每一次的门派争斗,他都是冲在最前面。

每一次艰巨的任务,他都竭尽全力。

一次、又一次……

老管家许伯犹豫着来到旁边,看着这个脸上四五条交错刀疤、身材高大雄壮的青年。

许伯刻满皱榴的老脸上流露着悲悯与关怀:“又要变天了,大……唉!进去加件衣裳吧……”

许君命打了个冷颤,他想笑,笑中带着颤抖。

许伯欲言又止,终于叹了口气:

“你想浅了你师弟后头是个什么家当,哪是你无主孤伶一人可比。”

许君命愣愣的寻思着这几句话,心中渐显端倪,却越发自惭自恨。

深切的屈辱啮啃着他,无限的痛悔侵蚀着他,人心真的这样纸薄?

世态又何其炎凉?连授业的恩师,貌似清纯的小师妹,亦洗不脱那铜臭的污染啊!

......

一个灰布小包,里面两件换洗衣物,几两碎银,一把单刀。

这就是许君命离开时全部的家档。

扭头看了看曾经熟习的十八铜钉大门,许君命告诉自己:

“我会回来的!”

......

饭庄的生意不错,正是饭口的当儿,食客满了八成座,气氛热闹却嘈杂得紧。

许君命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独自愣愣的想着心事,四面喧闹对他一点也没有影响。

桌面上摆着一只灰布小包袱,包袱上放着一把单刀,他正在想下一程该去哪里,又待找桩什么活来干干。

离开师门虽只有三个月,他又感觉回到当年流浪的生活。这穿衣吃饭,都要钱呀。

自己这一路走走停停,一边打工一边赶路,这才到‘巴州’的边上,要到‘庆州’去,还要穿过‘吉州’,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

对自己的武功是个什么情况,还是了解的,比起大多数江湖武人,他还算幸运,至少那离缘的师父许正,还传了一门内功心法给他。

苦修了十年,大约也有个七八年的内力修为。

他这是想要北上去庆州,那里有江湖九大派之一,‘丹霞派’。

相传这‘丹霞派’是九大派中最老的门派,成为九大派的时间,还在‘大雷音寺’和‘天道宗’之前。

他这是想去‘丹霞派’拜师学艺的,想要洗刷自己的屈辱,‘山岳刀门’不该用这种方法来欺侮他。

而且,自己还身负血仇,未然还没有眉目,但就凭现在的武艺那是万万不行的。

至于说南下去‘蜀州’,那里有九大派之一的‘唐门’,然而,他一来就否定了这一条路线。

唐门也是传承久远的老派宗门,当然比不得‘丹霞派’。不过唐门的构成很有特点,这让外人很难进入其核心。

唐门分为宗家、分家、外门。

宗家和分家合起来叫唐世家,是标准的武林世家,只有唐姓子弟才能加入。外门再加上唐家,合起来才叫唐门

之所以不去,这原因明摆着,去了,也只能在外门,而且唐罗姓唐。

天狼有一种错觉,这唐门……自己总有一天会碰上的。

巴、蜀两州都是唐门的势力范围,‘山岳刀门’可以说是唐门的外围势力,唐罗是唐门的偏支子弟,离开成为了他唯一的选择。

只不过从一个门派大师兄,变成一名江湖小卒一时还有点不习惯。

对于目前的窘迫,他毫不在意,从下决心离开‘山岳刀门’起,他就决定要做回自己。

做回那个就算重病缠身,仍然能笑对死亡,做回那个,阳光带点小腹黑、有责任心带点懒散、有正义感爱吐槽的逗逼、同时,还是对动作片布满好奇,却老是找不到资源的文艺青年。

然而,要做回来,可是有点难,在这世界活了十多年了,太多的阴狠与狡诈、太多的市会与算计、太多的江湖情长。

这正想着,伙计端来一大碗清汤面,汤水挺多,就是不见半点油荤,面上冒着腾腾热气,好香。

挑起面,还未平台,桌面前出现一袭法衣,是一位道士。

道士看着没什么出奇,与街上算命的没什么不同,铁口直断的番旗,左手一个罗盘,是不是全部算命的都是瞎子?

“少侠,可否把手予贫道一握。”

咦!他不是瞎的吗?咋知道我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道长,我可没钱,你找错人了。”

“不需钱银,只请少侠将手一试。”

因为玉碟的关系,对于道士还是有好感的,好吧,估且一试。

伸出满是老茧的手,那是握刀的手。

瞎道士收了罗盘,先是一只手,当摸完手背,道士面有惊容,右手一松番旗也不要了,两手都覆盖上来。

拉着手,四下翻转,每一条纹路都摸的仔细。只听瞎子颤抖的问道:

“少侠尊姓可否见告。”

“许~~~我姓萧。”这是他第二个名字的姓。

道士闻言,面显惊容,只闻道士脱口而道:

“天狼主兵、祸起西北!!!!”

全部的食客都好奇的转过头,只见瞎道士跌跌撞撞的连续撞翻了两桌客人,慌忙的向外跑去,引来客人的一片骂声,而他还在神神叨叨的叫着:

“揽涕黄金台、哭诸侯,挟矢不敢张、惧天狼。”

看着跑远的道士,也不知是在想什么,只是觉得那最后一句‘挟矢不敢张、惧天狼’很有气势。

决定了,以后就叫天狼,丢掉过往的一切,重新开始,从今天起我名:

——萧天狼!

忽然!

楼外雷声大作,轰雷滚滚。

就见,天边云卷向乾,中间云卷内坤,覆天翻倒之势,中有云洞神虚,洞上紫雷盘龙,轰鸣似龙吟。

瞬时,天降倾盆大雨,只是一刻,雨驻云收,再见天明。

大雨过后,一阵带着雨水的冷风吹拂而过。

萧天狼只觉浑身一阵轻松,就好似回到了他拜师学艺之前,他又成了孤儿,其实在这个世界,他一直是孤儿。

天狼不禁摇头苦笑,自己这十年都在做什么?除了听‘师父’许正的命令去杀人外,他就连灭门仇家都没有打听出来。

天鹰十三堡,这是一个应该很响亮的名字才对,在萧天狼的记忆中,那是很大的一片基业。

为什么这个江湖竟然没有人听说过,至少,在巴州没有人听说过。

也问过许正,许正只言在‘西平州’捡到的他,那可是在西边了。

萧天狼抬起头,看着往来进出的人群,如是换了以往,他会留心的去观察。

他会时时刻刻的去关注,去了解这个世界,每每事事都要去想,这个世界的人会怎么做。

其实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又有什么不同,都是弱肉强食、都是跟红顶白、都是物欲横流。

陡然,天狼感觉胸口一热,拉开衣襟一看,咦!玉碟怎么没了,明明就挂在胸前的呀。

嗯??!!玉碟还在,好象就在自己体内,这是怎么回事。

从那天被师弟……不!那已经不是他师弟了,他这次离开,师父…许正说的明白,答应他带艺离开,只是这武艺不可外传,从今以后再无关系。

巴州‘山岳刀门’已经与自己毫无关系了。

也许他该感谢唐罗,是他让自己又变回了自己,是他让玉碟有了变化。

管他的,事已至此,多想无益,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他会用自己的手,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

“听说了吗?三天后,君家镖局要招趟子手,待遇不错。”

两个食客的话落在了正在吃面的天狼耳里,君家镖局,自己好象从那儿路过过。

吃完面,掏出几个小钱结了帐,凭着记忆找到了那家镖局。

规模不大,不过这进进出出的人却是不少,墙上张贴了一张布告,布告前还有不少的江湖汉子在围观。

告示下面,还有两个镖局的人,一方案台,正在做着登记。

稍稍挤进去一点,果然这告示上面写着招聘的信息。

这是要去‘西平州’‘鹤鸣关’的镖队,跟自己的目的地庆州相临,如是跟着镖队出发,这能省下不少的银钱。

打定主意,天狼到后面排了队,报了名,只待三天后的甄选。

报完名,天狼就往城外走去,这是要去找住的地方了,城内也是有‘客店’(注释一)的。

客店其实就是撘个棚子,四面摭严实,不透风雨即可,店家再预备些木枕、茅草,客人自家取用,主要还是因为在城里,胜在安全。

至于说那种有房间的‘客舍’,天狼是住不起的。

出城前,向人打听过,在城外有一座‘雪峰山’山上有一座山神庙,等天狼赶到这山神庙时,夕阳余辉已经落下。

望着这座粱歪墙颓、满布尘土蛛网的山神庙,天狼忍不住连连摇头,这就是他未来三天的住处了,没办法,谁让自己穷呢。

进到庙来,入眼就是山神塑像,假如那还能叫神像的话,山神塑像早已风化的辨认不清了,仅剩一座人形泥胚。

神像前有一方神案,还算完整,神像两边的番旗布幔亦残破不堪,风一吹,倒似鬼影幢幢一般。

乘着太阳还没下山,赶紧将布幔扯下来,用来擦拭神案,还行吧,比睡地上要强不是。

练了一趟‘山岳刀法’,又打坐练了一会儿内功,天已黑了下来,月亮被山林摭掩了华光,使整个山神庙显的有点阴深恐怖。

天狼将灰布小包往神案上一放,头往上一枕,合衣躺下。

雪峰山上很冷,天狼的心更冷,明天,又会有什么在等待自己呢?

……

(以下说明,爱学习的看,不爱学习的略过)

注释一:客舍、上房、客店:

首先,要说明一点客栈是是清朝才有的称呼,是客店与客舍的组合。

因为后文多有涉及,这里介绍清楚。

行走江湖,肯定要有落脚的地方,在这方面,网络小说出现以前,各位大大都是严格遵照史实。

按住宿档次,分为馆、驿、舍、店。

馆:有公馆、商馆之分,馆类似于院子,馆的上房就是正房的意思。

驿:一般是官家的,这里面学问太多,后面有空间再说。

舍:起源很早,从秦朝至明朝都是客舍。

大一点的‘舍’分为上下两层,下层为通铺,上层为单间即为上房,房间很小,当然这也要看客舍的档次。

普通的,就如农家一般。

店:就是在一块空地上搭的棚,好一点的有围档,没有房间间隔,店家会在旁放置足够的茅草,客人要睡时,自己抱了茅草找地方就可以,可以理解为睡仓库。

多说一句,不得不佩服星爷的大话西游,里面住店的场景,完全是按时代真实来布置的;鹿鼎记里的‘有间客栈’也是遵照史实。

星爷是在无厘头搞笑,但他很尊重观众,所拍武侠类喜剧,无一不是遵循武侠小说传承。

专心写文,不论好与不好,至少要尊重读者,网文除外。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武道九鼎(阅读能力写的小说)”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