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战国大司马(贱宗首席弟子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战国大司马(贱宗首席弟子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08

一本好的战国大司马(贱宗首席弟子写的小说)带给你,读书是一架梯子,他能引导我们登上知识的殿堂;读书是一叶小舟,带你遨游汉字王国;读书是在品尝营养面包,它能让人布满了精神粮食。《周礼》:大司马之职,掌建邦国之九法,以佐王平邦国。领略战国最惊心动魄的时期,诸国混战、百家争鸣。

战国大司马(贱宗首席弟子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北亳,即景亳、蒙亳。

它位于宋国旧都商丘北侧约五十里处,因境内有一座名为「景山」的丘陵而称为景亳。

相传,景山乃商汤会盟诸侯、历数夏桀罪行之处。

而后,商灭夏、周又灭商,待等周武王于灭商的第二年过世后,其母弟「周公旦」摄政,平定了「管叔」、「蔡叔」、「霍叔」以及商纣王之子「武庚」等势力的叛乱,为了稳定国邦,分封诸侯。

其中,商纣王的兄长「微子启」被周朝册封到商丘一带,且特准答应其用天子礼乐奉商朝祭奠,与周为客,史称「三恪」之一。

因微子启乃「子姓宋氏」,是故他建立的国家被称为「宋国」,成为当时周朝分封的诸侯中,唯一一个继续了殷商文化的国家。

在随后数百年,子姓开枝散叶,陆续出现华氏、戴氏、武氏、宣氏、穆氏、萧氏、乐氏、向氏、墨氏、朔氏、司马氏等百余个分支,而蒙氏,亦是其中之一。

子姓蒙氏一族,迄今为止一直生活在北亳,由于年代久远的关系,已无法追溯这个氏族的源头,留下这么大致三个说法。

其一,蒙氏乃「商汤时期」见证了「景亳会盟」的国人后裔,其祖先乃商之始祖「子契」的后裔。

其二,蒙氏乃「殷商时期」生活于景亳一带的国人。

其三,蒙氏乃「宋国初建」时,跟随「微子启」搬迁至蒙亳、或者此前就生活在蒙亳一带的后人。

这三种说法,以第一种最贵,但无论是哪种说法,都无法否认蒙氏确实乃子姓后裔,乃是许久之前就已生活在蒙亳一带的国人。

而在宋国内,蒙氏一族历代的族长、或者称宗主,几乎皆在宋国担任「中大夫」之职,拥有蒙亳一带广阔的田地作为封邑。

据说在宋戴公时期,宋国国力颇为强大,而蒙氏一族当时有族人多达五百余户,只可惜现如今,蒙氏一族日渐衰落,只剩下不到两百户族人。

当代蒙氏一族的族长叫做「蒙箪(dan)」,刚过五旬之龄,平日里和睦族人,在蒙氏一族中享有颇高的威望,是一位可敬的长者。

但是今日,这位蒙氏宗主却在乡邑的祖屋内大发雷霆,而他所针对的对象,此刻跪伏在他身前,一脸惨败的少年。

“愚子!逆子!”

这名少年叫做「蒙达」,今年十二岁,他乃是蒙箪的嫡长孙,是后者已亡故的长子「蒙鷔(ao)」的唯一子嗣。

蒙箪膝下有两个儿子,长子名「鷔(ao)」,在近十年前宋国与魏国的战争中牺牲;次子名「鹜(wu)」,即此刻垂手恭敬在蒙箪身边的那名中年人。

这蒙鹜,目测三十岁往上,面庞刚毅、虎背熊腰,一看就知是勇猛之士。

据族人所言,蒙鹜的勇武比起其兄蒙鷔有过之而无不及,乃是现如今蒙氏一族极具勇名的健儿,若不出意外,他将会是蒙氏一族的下任族长与宗主。

而除了蒙箪、蒙鹜、蒙达祖孙三人外,屋内还有一位老者。

这位老者年纪与蒙箪相仿,容貌亦颇为相似,他拄着拐杖站在一旁,眉头微皱,一言不发,右手捋着髯须,瞧着蒙箪训斥其嫡孙而面露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位老者,正是蒙氏族内的长老,宗主蒙箪的堂弟,「蒙荐」。

“你父早亡,老夫从小对你细心教导,望你有朝一日能学有所成,承担族内重任,不曾想你竟如此短智……”蒙箪越说越气,竟然下意识就要举起拐杖抽打跟前的孙儿。

见此,长老蒙荐连忙劝阻道:“宗主,少子年幼无知,不知此事其中利害,然事已至此,宗主就算重惩于他亦于事无补,不如尽快将其送回,弥补……”

话音未落,就听蒙达用一种委屈的声音叫嚷道:“我不想回去!”

长老蒙荐被打断了话,还未露出不悦之色,然而宗主蒙箪却勃然大怒,当即高举拐杖,眼看着即将重重落在,抽打在其孙的背脊上。

见此,蒙荐再次劝阻,同时一个劲地给躬身站在一旁的蒙鹜使眼色。

蒙鹜会意,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父亲息怒,达儿少不更事,虽有不足之处,但终归……终归是兄长唯一的子嗣,望父亲宽恕他吧……”

听闻此言,蒙箪脸上怒色一滞,高举着拐杖,面色变颜变色。

他显然是想起了不幸战死沙场的长子蒙鷔。

良久,蒙箪黯然长叹一声,渐渐放下手中的拐杖,神色复杂注视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嫡孙蒙达。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令蒙箪这位蒙氏的宗主如此震怒呢?

其实这件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只是事关一位人称「庄子」的宋国大贤。

原来,蒙箪希望嫡孙蒙达能成为那位大贤的弟子,但考虑庄子从不轻易收徒,因此在两年前,蒙箪便亲自将蒙达送到庄子隐居的庄园,叫此子以仆从的身份去侍奉庄子,希望有朝一日能被庄子看中,收为弟子。

不得不说,无论对蒙氏还是对蒙达自身,这是一件极为有利的事。

但没想到的是,蒙达这个不孝的孙儿,竟然在昨日偷偷逃回了蒙氏的乡邑。

得知此事后,蒙箪大惊失色,连忙乘坐马车从蒙亳城内来到城外的乡邑,在这座祖屋内命次子蒙鹜将不孝的孙儿蒙达唤出,厉声质问缘由。

过了片刻后,蒙箪逐渐冷静下来,冷静脸质问孙子蒙达道:“愚子,你为何不愿返回庄子身边?今日你定要说出个道理来!……你可知那是何许人物?”

蒙箪原以为蒙达是不晓得厉害,可没想到蒙达虽然畏畏缩缩,但开口给出的解释,却让蒙箪为之一愣:“祖父在上,孙儿知晓庄子乃我宋国大贤,孙儿也知晓,若能成为庄子的弟子,无论对于我蒙氏亦或对于孙儿自身,这都是一件极为有利的事。但是祖父您可知晓,在孙儿侍奉庄子的这两年内,庄子从未关注过孙儿,哪怕孙儿主动去请教学问,他亦视若无睹。……祖父您可又知晓,自两年前孙儿到那庄院侍奉庄子至今,庄子从未跟孙儿说过一句话。”

“……”

听了孙子的抱怨,蒙箪脸上怒气渐消,与长老蒙荐对视了一眼。

此时,蒙达稍稍抬头瞄了一眼祖父的表情,见其脸上怒气渐消,心中稍微安定了些,语气亦显得镇静了些:“不止是孙儿,此时居住在庄子那座宅院内的其他家族子弟,皆认为拜入庄子门下实属无望……”

听闻此言,蒙箪捋着花白的胡须,一言不发。

而在旁,长老蒙荐倒是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据传闻,自惠子过世之后,庄子便从此不与人言谈,性子也变得极不好相与……这一点,达儿倒并非信口胡诌。”

蒙箪捋着胡须沉思着,在斟酌了片刻后,告诫蒙达道:“老夫以为,或许那是庄子对你的考验……”

然而这话,却是连他自己也不信。

要知道迄今为止,似华氏、葛氏、乐氏等居住在商丘、蒙亳一带的家族,皆陆陆续续曾派族中子侄去侍奉庄子,期望着这些族子中能有人被庄子看中,收为弟子。

但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庄子没有收一个弟子,就像蒙达所说的,庄子对他们从来都是视若无睹的。

良久,蒙箪沉声问孙儿道:“愚子,你当真不愿再回庄子处么?”

听闻此言,蒙达俯身而拜,低声说道:“孙儿在庄子的居所住了两年,其屋库内的各类简牍,孙儿都已经阅遍,虽然其中有诸多不解的困惑,但庄子又不肯亲自言传身教,因此孙儿以为,再呆下去也没有什么裨益,不如早归家族。”

蒙箪闻言沉思了片刻,这才长叹道:“罢了,你先出去吧。”

看着孙子离去的背影,他再次叹了口气,一脸叹息地摇头说道:“此子亦福薄啊。”

长老蒙荐闻言微笑着说道:“这些年来,诸家族皆陆续派子侄侍奉庄子,却无人有福拜入那位大贤门下,果真是诸子皆福薄么?”他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恐怕在于庄子。”

“话虽如此……”

蒙箪皱了皱眉,其实他也并非不晓得庄子不好相与,但问题是,庄子在他宋国乃至天下的名气实在太大了,自从人称「宋荣子」的贤者「宋銒」过世之后,庄子便成为宋国仅存的道家贤者,诸国的国君无不对庄子翘首以待、希望庄子辅佐他们治理国家。

比如宋国现任君主戴偃,以及楚国上任君主楚威王熊商,皆曾以国相之位相邀,然而庄子却皆视如粪土,屡次拒绝出仕。

倘若蒙氏子弟中有人能成为庄子的弟子,相信宋王偃必定会更加器重他蒙氏一族——这也正是蒙氏、华氏、葛氏、乐氏等大氏族,明知庄子不好相与却仍陆续派遣族中子侄前去的原因。

虽然希望是不大,但万一呢?

就在蒙箪沉思之际,忽听蒙荐在旁说道:“虽说成为庄子弟子一事极难,但蒙达不告而别,擅自归族,我蒙氏也理当给庄子一个交代,以免家族名誉受损。”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微笑着继续说道:“不若再遣几名族子侍奉庄子,以弥补今日之过。”

蒙箪闻言微微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还是应该再挑选一名或数名族内的子侄,代替嫡孙蒙达前往侍奉庄子。

至于挑选的对象,当然是挑聪明伶俐的。

“族内另有合适的人选么?”蒙箪询问蒙荐道。

听闻此言,蒙荐那双眼睛微微闪亮,拱拱手压低声音说道:“宗主,我心中确有一个人选。倘若此子尚无法被庄子所看中,那么,恐再无族人能成。”

“哦?何人?”

见蒙荐竟然给予如此高的评价,蒙箪脸上不禁露出惊奇之色。

在旁,蒙鹜脸上亦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只见蒙荐捋了捋髯须,脸上露出几许莫名的自得之色。

“便是族人蒙舒的仲孙、蒙瞿的次子,蒙仲!”

战国大司马(贱宗首席弟子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阿嚏——”

就当蒙箪、蒙荐两位老者商议人选时,在蒙氏乡邑内,在一棵大树的树荫下,三名十岁上下的蒙氏子弟,正围在一名族中老者的身旁,听后者讲述着有关于宋国的过往。

期间,有一名少年毫无预兆地打了一个喷嚏,他那有些呆懵的表情,逗得在旁的同族兄弟们哈哈直乐。

这位老者名叫「蒙羑(yǒu)」,乃是蒙氏一族中为数不多的、参与了宋国君主「子偃(戴偃)」发动的三场战争却仍幸运存活下来的老人。

“阿仲,莫不是受凉了?”蒙羑慈爱地问道。

他口中的阿仲,即长老蒙荐向宗主蒙箪所推荐的人选,蒙仲(zhòng)。

蒙仲乃是蒙氏一族的普通族人,并非嫡宗,乃是「蒙舒」的仲孙、「蒙瞿(qú)」的次子。

细观此子,目测大概十岁左右,身材偏瘦,穿着一件灰色的麻布衣,下摆没过膝盖,脚上穿着一双草鞋,虽脸庞颇显稚嫩,但已能看出几分俊朗英气。

而最为非凡的,莫过于他的眼眸,淡然而温顺,不同于族内那些轻恣或懵懂的同龄人,时常流露出几分思考之态,仿佛小小年纪便已有了诸般心事。

听到长辈询问,名叫蒙仲的少年伸手揉了揉鼻子,有些困惑地说道:“不知怎么回事,就感觉鼻子有些发痒……”

话音未落,旁边就有方才大笑的小伙伴拆台,这名少年年纪与蒙仲相仿,不过个头却比蒙仲壮实,他指着蒙仲对蒙羑笑道:“莫不是因为昨日掉到河里的关系吧?”

由于对方乃是与自己关系极好的小伙伴,蒙仲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倒是蒙羑举起在一旁的拐杖,不轻不重地在那名少年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口中笑骂道:“没心没肺的小子,要不是因为你掉到河里,阿仲会被你牵连?你还要笑?”

那名壮实的少年缩了缩脖子,讪讪说道:“我会游水啊,再说了,虽然他当时是想拉我起来,但他脚滑又不是我害的……”

“你还敢顶嘴?”蒙羑瞪着眼睛斥道:“要不要老夫回头跟你父说一声,叫他好好收拾你一顿?”

一听这话,那名壮实的少年顿时老实了,只是在嘴里仍嘟囔着「我才是你亲孙子」之类的抱怨。

他可不敢得罪眼前这名老者,因为这位老者正是他的祖父。

见他如此畏畏缩缩,蒙仲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二人对视一眼,竟不由地笑了起来,可能是想起了昨日二人那滑稽的场面。

这名壮实的少年叫做「蒙虎」,是蒙羑的长孙,也是蒙仲平日里关系最好的两名小伙伴之一,他们二人再加上另外一名叫做「蒙遂」的少年,三人平日里几乎是形影不离,关系极好。

哦,叫蒙遂的少年,即是此刻席地而坐,坐在蒙仲右侧笑看蒙虎被其祖父蒙羑用拐杖敲打脑袋的同龄人。

看着面前年纪轻轻却能彰显出几分持重之态的蒙仲,蒙羑暗自叹了口气。

别难怪蒙羑不经意间会偏袒蒙仲,因为在宋国对外开战的那几场仗期间,乃由蒙羑担任统率蒙氏族兵的「家司马」,蒙仲的祖父「蒙舒」、父亲「蒙瞿」,皆是蒙羑的部下,父子二人均担任「车吏」的职务,即立于战车上,在战场前方指挥作战的低级武官,负责统率「一乘之兵」。【PS:一乘之兵,即以一辆战车为核心的步兵编制,包括三名立于战车上的甲士,以及七十二名普通步兵。由其中一名甲士担任指挥,即车吏。】

但不幸的是,蒙舒在宋国与齐国的战争中战死,而蒙瞿在宋国与魏国的战争中战死,蒙羑认为这父子二人的牺牲,他得负起一部分责任,是故平日里在族内颇为维护蒙伯、蒙仲兄弟,以及兄弟俩的母亲葛氏。

“好了好了。”

在三个小家伙一番玩笑之后,蒙羑打断了他们,慈爱而不失威严地说道:“身为宋国人,当熟络我宋国的过往,否则,日后有人问起,你等虽为宋国人却不知宋国的往事,这无疑会遭到旁人的耻笑。”

说着,蒙羑便开始讲述他宋国的历史。

关于宋国的历史,蒙虎丝毫不感爱好,因此在旁一个劲地催促蒙仲、蒙遂二人跟他一同到田邑间玩耍,但蒙仲、蒙遂二人,却对这段历史颇感爱好。

尤其是蒙仲。

究竟在这个欠缺娱乐途径的时代,听族内的长辈讲讲宋国的历史以及天下各地所发生的趣事,这是蒙仲为数不多的解闷途径。

在蒙羑的讲述中,宋国虽然是周王室册封的诸侯国,但作为「三恪」之一,它与周为客,并非是周王室的臣属诸侯国。

所谓「三恪」,即周王室所奉行的,对前三代王朝后裔表示敬重的礼数,而周朝的前三代王朝,分别就是商朝、夏朝以及虞朝——虞朝即「黄帝王朝」、「虞舜王朝」。

周王室将殷商纣王的兄长「微子启」册封到商丘,由后者建立「宋国」;又使夏王朝的后裔建立了「杞(qǐ)国」;又让虞王朝后裔建立了「陈国」。【PS:杞国,即「杞人忧天」的那个杞人国家,而陈国的王室「陈氏」,即「田氏代齐」的那个「田氏」,古时陈通田。】

因此所谓「三恪」,即指宋国、杞国、陈国这三个与周为客的诸侯国,爵位皆为公爵。

再说宋国的历史,提到宋国历史,就不能不提及这么几位,即宋戴公、宋襄公、宋景公、宋剔成君,以及宋国目前的君主「戴偃(即宋康王)」。

先说宋戴公,戴公亦是子姓宋氏,名白,乃是一位有道明君,在位时深受国人的爱戴,因此在他亡故后,周平王赐予了「戴」的谥号,兼宋国乃是周王室的公爵,故称宋戴公。

而后,宋戴公的嫡子宋武公继位,后者的第二个儿子「公子撝」,以祖父的谥号「戴」为氏,因此出现了「子姓戴氏」这个分支。

后来篡夺「子姓宋氏」君位的宋剔成君「戴喜」,以及当代宋国君主「戴偃」,即是「子姓戴氏」这一支的王族贵胄。

自宋戴公往后,到了宋襄公在位年间,宋国的实力已颇为强大,已经算得上是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等国家了,再加上期间宋襄公帮助齐国平定了齐国的内乱——即齐桓公那几个儿子之间的内乱——这使得宋襄公野心膨胀,试图称霸中原,由此遭到了楚国的敌视,被楚国连年进攻。

期间最闻名的,莫过于「泓水之战」。

当提到「泓水之战」时,蒙羑唏嘘不已,因为这场战争其实事关重要,倘若当时宋襄公能战胜楚国,或许就能使宋国一跃成为真正的强国,甚至是真正的中原霸主。

据蒙氏一族的家史记载,当时宋襄公率领卫国、许国、滕国等诸小国的联合军队,与楚国的军队在泓水隔岸对峙,那时傲慢的楚国军队,竟在宋国联军的眼皮底下试图渡过泓水,按理来说,这是宋国联军击败楚国军队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算楚国的士卒比宋国联军的士卒勇猛,但他们在渡河的期间遭到攻击,照样会溃败,在孙子兵法中这叫「半渡而击」,是非常有利的境况。

然而,过度讲究仁义的宋襄公,竟然让楚国军队渡过泓水后排好阵列,然后再进攻楚军,白白错失了击溃楚军的天赐良机。

果然,这场仗宋襄公的军队惨败,宋国因此失势,失去了崛起的机会。

正因为如此,不光当时的宋国国人咒骂宋襄公,哪怕是到了当代,国人仍有因此‘痛恨’宋襄公的,认为宋国失去了晋升强国的机会,都怪宋襄公的愚蠢。

“可惜么?”蒙羑忽然问道。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倘若当时宋襄公能够把握机会,宋国不是没有机会击败楚国,挫败楚国向北扩张的野心。

“虽然可惜,但楚国也终归没能成为中原的霸主。”

捋了捋胡须,蒙羑用一种仿佛宣泄郁闷的口吻淡淡冷笑道:“当时成为霸主的,乃是晋国。”

见蒙羑在提到楚国时满带怨愤,蒙仲并非不能理解。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长达百年的「晋楚争霸」中,楚国的方阵终究是向北扩张,而宋国就恰巧在楚国的北方,也就是说,楚国想要称霸中原,就必然会进攻宋国。

正因为这个道理,宋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楚国所攻伐,甚至于,由于宋国殷富,像魏国、齐国、韩国等国家,皆对宋国垂涎三尺,以至于宋国夹在这些强国当中,艰难生存。

待等到宋景公在位时期,虽然当时作为中原霸主的晋国已逐渐衰弱,并且国君被国内的卿族势力逐渐架空,但宋国仍然奉行着「维护晋国霸权」的国策主张,趁机吞并了叛晋攻宋的曹国,使宋国的领土为之扩大,仿佛又出现了中兴之相。

然而没想到,此后宋国再次陷入王族内乱的局面,待等到宋辟公继位,由于这位君主荒淫无道,遂被权臣子罕夺了君位。

子罕,又名戴剔成,即「宋剔成君」——那时宋剔成君臣服于齐国,自称臣属,是故他不称「公」而称「君」。

促成「齐宋结盟」后,宋国迎来了中兴机会,虽然宋剔成君是弑君上位,但不能否认他也是一位颇为贤明的君主,在他治理宋国的期间,宋国得到了发展的机会。

然而在宋剔成君二十七年时,其弟戴偃作乱谋反,宋剔成君战败,逃到齐国。

至此,戴偃成为宋国的君主,即当今宋国君主,因为在成为君主的第十一年时自称为王,是故称为「宋王偃」。

「宋王偃」横空出世,以强硬的手腕先后击败齐、楚、魏三国,使得宋国在诸国间威望大增,这才使宋国有了片刻喘息之机。

对于宋王偃,世人看法不一,有的认为前者乃宋国中兴之主,有的则骂其为「桀纣再世」——桀乃夏朝亡国之君,纣乃商朝亡国之君,两者皆是昏庸荒淫的无道昏君。

“那,宋王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听到最后,蒙虎突兀地问道。

蒙羑哑然失笑,在摇了摇头后,忽然反问三人道:“那你三人如何认为呢?”

听闻此言,蒙仲陷入了沉思。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战国大司马(贱宗首席弟子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