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八臂天魔(大水冲了龙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八臂天魔(大水冲了龙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9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聪明累积非一书之功,多读八臂天魔(大水冲了龙写的小说)这样的小说,让你积累聪明满满,武林正邪两大派系向来水火不容,争战不休。现在忽然杀出一个身份神秘,武功高绝的怪物,以迅雷之势横扫两派,被称为“八臂天魔”。正邪两派人人自危,不得不摒弃前嫌,共同抗击天魔。在这关乎生死的洪流中,人的本性暴露无遗,正与邪的界线早已模糊。爱情、亲情、友情、同门之情,皆重若千钧。我不信,无情之人能一统天下。

八臂天魔(大水冲了龙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乐州,位于南星国的最北部,一道连绵险峻的山脉自东北向西南蜿蜒蛇行,将荒凉的烈砂戈壁隔绝在北面,同时也将与南星国世代相争的北莽国牢牢阻挡在外。

这就是闻名的卧龙山脉,也是南星国坚不可摧的北部屏障。

在卧龙山脉中间,一座关隘拔地而起,近十丈高的城墙让人望而生畏——断龙关,是连通南星国和北部地区的唯一要道,也是被誉为“雁不能越”的天下第一关。

当血红的落日余晖沉没在戈壁之下,断龙关两端的城头燃起了熊熊的火把,几队身披铁甲手持长枪的士兵在城墙上往返巡逻,彰显这所雄关的森严戒备。

徐进,是今晚负责内关守卫的小队长,正从垛口俯视着断龙关内最大的一所房子。那是守关总兵的房子,里面的灯光刚刚熄灭。

在闭关前,总兵的贴身侍卫又带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进来。

徐进往下唾了一口,低声骂道:“杀千刀的色鬼!只顾自己愉快,最好今晚就脱阳死在这棺材里!我呸!”

断龙关分南北两个关口,中间相隔两里地,是为内城,可屯上千兵马。

内城被卧龙山脉和南北关口夹在中间,从上往下看,狭长凹陷。于是被守关将士们戏称为棺材。确实,多年以来,这里不知装了多少人的亡魂,被称为棺材,最是恰当不过了。

想到这点,徐进因思及那艳妆女子而高高支起的帐篷立即平复了下去。这边干瘾刚下去,他马上又想起城楼里那半坛没喝完的酒,顿时觉得嘴里干巴巴的难受得很。

他望向外关城头,两支闪烁的队列在城墙上往返移动,那是对面巡逻士兵穿的铠甲的反光。

今晚应该也会是个平静的夜晚。

自兴烈4年起,到现在兴烈14年,整整十年,南星国内外都没起过战事,天下太平。就算出事,也不会今晚出事吧!徐进离开垛口,拍了拍衣袖上的尘土,走向自己负责的巡逻小队。

“你们几个,给我仔细点,不要漏了一只蚊子!”徐进向迎面而来的五人小队喝道。

“是!队长!”五人齐声回应。

徐进对他们整洁划一的回应十分满足,挥了挥手让他们继续巡逻,自己走进城楼里享受那半坛酒去了。

他一边品尝着美酒,一边想着那艳妆女子如杨柳般扭动的蜂腰,心里又有点愤愤不平起来。

忽然,徐进觉得有点不对劲。

静。太静了。

他抱着酒坛,侧耳聆听外面的动静。

只有火把燃烧偶然发出的“噼啪”声。

他轻轻地把酒坛放在地上,拿起桌面的刀,一步一步慢慢走出城楼。他左右看了一眼,心里吃了一惊:城墙上的两支巡逻小队都不见了!

徐进从军前在武林中也行走过几年,知道能无声无息解决掉两支五人小队的,定是武功高强的人物。

他瞥了一眼外关城头,发现那边的铠甲闪光不见了,估计那边的巡逻队员也被人解决了。所幸两个关口的城门依然紧闭如初,且四下一片寂静,不像是有人攻关的样子。

他松了一口气,右手紧紧握着刀柄,警惕地环顾四面。借着城头上火把的光,他隐约看到在城墙尽头多了一堆东西。

他保持警戒姿势,慢慢走过去,生怕城墙两侧忽然跳上来敌人,待到了城墙尽头,握着刀鞘和刀柄的双手已经满是汗水。

走近了,徐进发现“那堆东西”正是那消失的十名巡逻士兵。他们一个叠一个堆在一起,如同一个坟冢。坟冢四周地上淌满了鲜血。

徐进大骇,转头正欲呼喊,却是眼前一晃,一支长枪从他长大的嘴巴插入,穿喉而出,硬生生把喊到嘴里的“敌袭!”戳得粉碎。

他瞪大双眼,剧痛和惧怕令他面容显得分外扭曲:不敢相信致自己于死地的凶手竟然是如此模样!

刺穿徐进喉咙的长枪正握在一双覆盖着金属臂铠的手中,怪异的是这双手的前面还有一双手,分别拿着一把刀和一柄剑。在握枪的双手上面还有第三双手,一手拿着一支飞钩,另一手挽着飞钩的绳索。在这三双手之上,两肩的位置,还有两根长长的钢刺,如同斜指向天的第四双手。

这八只手的主人全身罩在玄色的铠甲中,连脑袋也不例外。一个可怕的头盔遮盖了他的面目,只在眼睛的位置挖了两个洞,洞里忽隐忽现闪着蓝光。口鼻位置以一个突出锋锐的鸟喙代替,没有任何人愿意被它啄上一口。

魔鬼!八条手臂的魔鬼!

徐进正在崩溃的意识出现这个念头后,如同一根木头直直倒了下去。

高大的八臂魔鬼收回长枪,灵活地在尸体的长裤上擦净枪尖的血迹,俯视闪着零星灯火的内城,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沉闷冷笑。笑毕,第三双手甩动几圈,忽地将飞钩往断龙关两侧的山壁抛出。飞钩“笃”的一声钉在岩壁上。

他握绳的双手一扯,如同一只巨大的飞鸟,越过城墙垛口,往内城中投去,眨眼没入凹陷而黑暗的棺材中。

第二日,距断龙关五里的息风镇,早早就被一条消息炸翻了天。

“断龙关被人屠关了!”

息风镇里多是客栈旅店。自南星北莽两国停战后,陆续有逐利的行商不顾风沙刀兵,来往于两国,输运粮货。

为民生计,两国签订了通商协议,正式承认和规范两国之间的民间通商行为。于是往返于两国间的行商队伍愈发壮大起来。

息风镇作为断龙关数十里内唯一一处市镇,自然成为行商们进出关打尖歇脚的最佳选择。

这便成就了旅业兴旺的息风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息风镇中,是个有九个是过往住店的行商旅客。

屠关的消息传来,息风镇里登时一片人心惶惶,各处客栈旅店、街头巷尾都是交头接耳互相打探消息的人。

镇上最大的平安客栈内,两个伙计正在闲聊。

略高的一个似乎对屠关的消息颇为了解,叉着手低声对略矮的道:“这屠关的事哪……镇西的牛二,你知道吧!”

略矮的抹了把烧火熏出的热汗:“谁不知道这泼皮!他咋啦?难道是他干的?”

略高的嗤之以鼻:“就他那德性!给他十个胆都不敢!昨晚崔总兵不是又喊了望春楼的如花去吗?”

“嘿,望春楼的头牌哪。那天她跟王公子来咱们店,我看得可仔细了。那白胸脯,那小***,啧啧!让我睡一次,死都愿意!”略矮的一听到如花,两眼放光,馋涎欲滴。

“做你的白日梦!”略高的鄙夷地剐了他一眼,接着说,“今日一早,王妈又叫牛二去接如花。牛二还没到关口呢,就听到了如花的惨嚎声。你猜,出什么事了?”

略矮的急问:“莫不是正有人要杀如花?”

略高的慢悠悠道:“不是。”

略矮的又问:“断龙关被贼寇攻破了?”

略高的摇摇头:“不是。”

“如花被官兵……”略矮的一手手掌作圈,一手食指戳进圈里做着猥琐动作。

“你这淫症得治治了!”略高的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他手上,压低了声音,“牛二听到如花用力撞着城门,死命地哭嚎叫嚷,却没有官兵开门。”

略矮的有点紧张:“她在叫什么?为什么要撞门?”

“鬼!鬼啊!别杀我、别杀我!死了、都死了!开门啊、快放我出去!鬼来了、来啦——”略高的捏着嗓门阴森森地学着女人哀怨的语气。最后趁略矮的听得入神,忽然一把捉住他的肩膀,放开嗓门在他耳边大喊一声“鬼来啦!”

略矮的被吓得“啊”的蹦了起来,一跤跌坐在地。略高的见状不禁捧腹大笑,引得店中全部人都齐齐往这边望来。

掌柜的从柜台里走出来,喝道:“你们俩不想干啦?是不是嫌活少?还不快向各位爷陪个不是,再给我把后厨的柴都劈了,不然今天的工钱就别想了!”

两个伙计赶紧捧了茶壶茶杯,逐桌敬茶赔罪。

几桌行商妆扮的抱怨了几句,见二人点头哈腰,态度恭敬,也就放过去了。

到了角落四个青衣大汉那一桌,四人却不说话,八道有如实质的目光扎在二个伙计身上,把他们唬得魂飞魄散。

要知道这客栈旅店,最怕得罪江湖中人。吃顿白食掀个桌子算轻了,撒起泼来砍翻几个人一走了之,官府也难以缉捕,只能自认倒霉。

这四个青衣大汉腰圆膀阔,横肉满面,面上写着大大的“我不喜悦”,一看就不好相与。

没错,他们四人面上分别写着“我”“不”“高”“兴”,大大的四个字。

八臂天魔(大水冲了龙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两个伙计看着凶相毕露的“我不喜悦”,对视一眼,赶紧一边掌自己的嘴一边求饶:

“小的该死!扰了几位爷的雅兴。几位爷大人有大量,求您们别跟小人一般见识!”

顿时店中“啪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我跟你们说。”面上有“我”字的大汉不耐烦地一拍桌子。

“不要说这些没用的。”面上有“不”字的大汉瞪着二人,活脱脱一尊怒目金刚。

“高帽,我们不戴。”面上有“高”字的大汉语气冷淡,目光却在二人身上扫来划去,似乎屠户对着一头待宰的猪,正考虑从哪里下刀比较好。

“兴许,你们应该把屠关的事再说仔细点……”面上有“兴”字的大汉长着一对八字眉,笑嘻嘻地拍了拍高个伙计的肩膀,端过茶杯一口喝光道。

高个伙计看着他那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慌得要死,连忙把听来的屠关消息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一字不敢多一字不敢少。

“我不喜悦”这一闹腾,店里早静了下来。几个胆小怕事的不敢逗留,回房的回房,结账的结账,避之则吉。

好不轻易把屠关的传言复述一遍,高个伙计额上已满是汗水,忐忑不安,往返揣度“我不喜悦”的表情。

“我叉!你刚才说要封关五日?”我字大汉又一掌拍在桌子上。

“不是吧,五日!”不字大汉秒接。

“高山挡不住流水,咱们担心奶奶个腿!”高字大汉冷冷的说。

“兴风作浪,我们最是在行,怕啥。”兴字大汉笑嘻嘻地又斟了一杯茶。

兴字大汉话音刚落,有人“嘻”的笑了一声。

“我不喜悦”四人面色一变,齐齐转头朝笑声方向望过去。

只见临街靠窗的桌子上坐着一男两女,看样子也就是来二十岁。其中紫衣女子正捂着嘴,身体起伏不定。笑声显然就是她发出的。

不等青衣大汉发作,那年轻男子站起来一个爆栗敲在紫衣女子头上,然后快步走到四人桌前,深深一揖,满怀歉意道:

“令师妹初涉江湖,不识规矩,冒犯了几位。万望见谅。”

年轻男子从怀中摸出一个锦布包,拿了两锭银子塞给早吓得呆若木鸡的两个伙计,说:“麻烦你们给四位兄台上最好的酒菜,一并记我账上。”

待两个伙计飞也似地跑进后厨,年轻男子微笑着向四人一一抱拳再次致歉,然后举步要走。

不字大汉牛眼一瞪,就要发作,却被我字大汉一把按住。

我字大汉向另外三人使了个眼色,也抱拳向年轻男子还礼道:“不敢当。”

另外三名青衣大汉也只得不情不愿地抱拳还了一礼。

“我不喜悦”四人是当今邪派第一势力“天一庄”杀身堂的四大护法。

这杀身堂乃是天一庄专事杀伐的堂口,杀仇家诛叛徒灭对头,这些最凶最险的活均由杀身堂一力承担。

因此杀身堂中高手最多,也是势力最大的一个堂口。堂主郝一彪在庄中地位仅次于庄主,连副帮主都不敢过问杀身堂的事。

堂主之下设两金刚,四护法,八旗主,每个旗主领七十二名弟子。

平时普通角色就交由旗主及以下的弟子解决,碰到棘手点子四大护法才出手。需要金刚和堂主动手的,那一定是江湖中名号响当当的人物。

所以,四大护法的任务最为繁重,也最受堂主器重,庄内弟子对他们都是恭敬有加,哪受过今日这等闲气。

面对其他三人迷惑的目光,为首的“青龙护法”东方无我以手指沾酒在桌面上画了只蝴蝶。

问蝶谷!

哼,怪不得穿得花花绿绿的!

另外三人用眼角在年轻的蓝衣男子、绿衣和紫衣女子身上又扫了一遍,最后终于把注重力转移回酒菜上。

看到青衣大汉没有发难,蓝衣男子草草吃了点东西便催绿衣和紫衣女子结账走了。

“这三个兔崽子跑得倒快!”“bai虎护法”西门不惊显然气还没有消。

“庄主早想拉拢问蝶谷他们加入咱们圣派。咱们最好不要跟他们动手,免得坏庄主大事。”东方无我外表粗卤,却是粗中有细。

“被个黄毛丫头笑话,还得憋着,传出去,面上增光不少。”“玄武护法”北堂高义吃着红烧肉,说话却带着一股寒意。

“老三,可别憋出内伤来了。来,喝碗酒缓缓,哈哈哈~”“朱雀护法”南宫兴安举起一碗酒,碰了碰北堂高义的酒碗,一饮而尽。

喝了一会酒,东方无我看见老二西门不惊还在骂骂咧咧,老三北堂高义冷淡沉默,定了主意:“喝完酒吊着那三个雏儿,给他们点教训。”

掌柜的看他们说话声低了不少,更不再强行搞什么言语接龙,一颗心总算落了地。

日影西斜,息风镇西面五十里处,蓝衣男子策马跑上一处山坡,挥手叫身后的绿衣和紫衣女子跟上。

“天不早了。前面也没有可留宿的地儿,坡上有座庙,咱们今晚在这里过夜。”男子似乎对此处颇为熟悉。

紫衣女子驱马上前和男子并辔而行,埋怨道:“不就封关五天嘛,我们正好玩几天,再出关寻了那黑砂蝎,也不碍什么事嘛。干嘛非要火急火燎赶回去。”

绿衣女子在后面听了,笑道:“无殇师妹,你那贪玩的性子该收一收了。叫师傅知道,又得挨一顿训了。”

紫衣女子听了,嘴巴撅得老高,闷闷不乐地哼了一声。

蓝衣男子略带无奈地说:“还有半个月便要举行三圣大会,回程便要五六日,时间紧迫,我们都要好好预备才行。不然,带你们去领略领略塞外风光也是极好的。”

锦川问蝶谷有三样特技:医术、毒术、蛊术,分属碧春庵、蓝染阁、紫凤苑。

蓝衣男子叫姬不教,蓝染阁首席弟子,年方二十,擅毒术。为人却温润和善,用毒而不毒。

绿衣女子叫杨无心,碧春庵首席弟子,年方十八,擅医术。一颗医者仁心,最是循规蹈矩。

紫衣女子叫唐无殇,紫凤苑首席弟子,年方十六,擅蛊术。率真任性,古灵精怪,是个爱惹事的麻烦精。

这次姬不教奉师傅毒药姑婆之命,搜集数味珍稀药物,同时带两个师妹在江湖上历练历练,长长见识。

一路上杨无心办事稳重得体,处变不惊,姬不教心中暗暗赞叹;而小师妹唐无殇正好相反,一天不闹点事情就不浑身不舒坦,令师兄师姐头疼不已。

三人骑马跑到坡上的破庙前,已是四野一片朦胧,暮蝉长泣,倦鸟归巢。

姬不教招呼师妹取下包袱,把三匹马的马绳系在庙前的树下。

唐无殇看着今晚的居所,跺着脚:“这破地方,怎么住人呢!”

这破庙当真破得厉害:门口的两尊罗汉石像,一尊脑袋只剩下半边,另一尊倒在地上头身分离;木窗要么千疮百孔,要么干脆剩下一个大洞,一副蛛网把窗洞封得严严实实;大门只有半扇门板,另外半扇不知哪去了。

姬不教捂着嘴,避开唐无殇跺脚激起的尘土,边走进庙里边说:“你不跺脚,还能勉强住……”

他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住,朝庙内一个角落扬声道:“道上的朋友,打搅了。在下问蝶谷弟子,因夜路难行,今晚欲在此借住一宿,不知可否?”

杨无心和唐无殇互相递了个眼色,各自握住武器。

过了一会,里面传来一把粗声粗气不耐烦的中年男人声音:“吵死了!要进便进,讲那么多鸟话作甚!”

那人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东西,似乎翻了个身又睡着了(一阵鼾声传出来)。

“多谢前辈,晚辈打搅了。”姬不教朝那人的方向作了一揖,摸出火折子扬着,环视了一圈才招手示意杨唐二人进来。

庙内不大,约四丈长三丈宽,中间供着一尊八臂罗汉石像。石像直达庙顶,颇为庄重宏伟,可惜长久无人供奉打理,不仅落满了尘土,还断了好几只手,身躯更是东一块西一块剥落得不成样子。

适才答话的男人正像个虾子一样蜷缩在罗汉像左侧的角落里继续呼呼大睡,对三人的进来恍若未闻。

此人虽然衣衫褴褛,睡相不雅,但凭这一份定力,绝非平常之辈。

姬不教不敢造次,低声叮嘱杨唐二人勿要惊扰此人,然后走去隔壁的偏殿取些柴草来生火和休息。就在他抱着一堆柴草返回正殿时,里面忽然传来一声痛呼。他丢下柴草,几步折回庙内。

只见那落魄男人已坐了起来,正双手捂着嘴巴杀猪般不住叫痛。

再一看唐无殇,装作一副紧张模样,嘴角却忍不住浮起一抹笑意。

“胡闹!”姬不教凶巴巴地瞪了小师妹一眼,走到落魄男人面前又是深深一揖:“令师妹不懂分寸,冒犯了前辈,还望前辈恕罪!”

说完,掉头向唐无殇喝道:“还不过来给前辈请罪!”

江湖上很多老怪性情古怪,喜欢扮猪吃老虎,捉弄小辈,要是惹上了,那可不得了!

不等唐无殇过来,落魄男子急急放开双手,指着自己的嘴巴,又哭又叫,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姬不教仔细一看,不禁吓了一跳。男人的嘴唇肿得老高,如同两片厚厚的猪肝,加上那一脸的眼泪鼻涕,真是又可怖又恶心。

完了!这下全完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八臂天魔(大水冲了龙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