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一拳净化师(一去天边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一拳净化师(一去天边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1-09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益友交谈;看着一本好书,如受良师教诲;合上一本好书,如与知己握别。一拳净化师(一去天边写的小说)可以阅读全本喽!记者:“净化师安宁是个怎样的人。”杨贵妃(千年鬼王):“他是个很博爱的人。”康乐(安宁朋友):“没错,只要长的漂亮他都爱。”窦娥:“他是个热心的大侠。”九尾狐妖:“他拿了你这么多钱,能不热心吗?”陆有道(酆都鬼门传人):“他是个很厉害的人。”张灵玲(龙虎山掌门之女):“他不是人!”记者:“……喂?主编吗?我要辞职,这报道我写不了。”

一拳净化师(一去天边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昏暗的小房间里亮着几盏暧昧的红灯。

我身穿道袍、正襟危坐、一脸正气的盯着眼前这个前来求助的女人。

她穿着金线包边的红底旗袍,坐在我面前的小板凳上。高开叉的旗袍遮不住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精致的纽扣绷不住胸前两座高耸入云的宏伟大山。

我咽了口口水:“你最近老是梦到死去的丈夫,那是阳气不足、阴邪入体的症状。人生下来有三口气:一口先天元气,是生命之源;一口先天罡气,是运化之根;还有一口先天阳气,是护体之本。阳气不足,阴邪就会趁虚而入,影响你的神经,控制你的精神,最后占据你的躯体,使你完全丧失意志,沦为行尸走肉。”

女人把挡在脸前的头发撩起别在耳后,漏出柔媚的脸庞:“大师,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斩钉截铁:“补阳气!”

女人狐媚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怎么补?还请大师赐教。”

我见女人上钩,心里那叫一个激动:今天可算是钓到一条大鱼,不出意外,过不了几分钟,小爷我就能开荤啦。

不过,像我这种十五岁就考上哈佛少年班的天才儿童,早就学会了社会上那一套“口蜜腹剑、两面三刀、心口不一”的虚伪技俩。心里想要,嘴上却不明说,这就是社会人的成熟。

我摇头叹气,装作一副痛心惋惜的样子:“先天阳气缺失,岂是说补就能补的?除非你能找到拥有金刚不坏之体的人。普通人先天三口气,生下来时有多少就是多少,不会增长,随着三口气逐渐流失,油尽灯枯,人死灯灭。可是拥有金刚不坏之体的人不受先天之气的限制,他们百鬼不侵、万蛊不入,自身源源不断产生先天之气,是受到天道垂怜的人。你能找到他们,就可以请求他们输送一些先天阳气给你。至于输送方式,需要用他们极阳之物导入你的极阴之地……”

女人伸手解开胸前纽扣,露出一片嫩白:“大师,你可知道哪里有这样的人?”

我眯起眼睛,心想:这小浪蹄子很上道啊。脸上却做出更加郁闷惋惜的神情:“不瞒姑娘,贫道祖上积德甚广,幸得金刚不坏之体。可是,贫道乃是化外之人,怎么能跟你做苟合之事?

这有悖天道人伦,肯定会惹得天怒人怨。唉~罢了罢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来吧。”

我大义凛然、手忙脚乱的解开道袍,却被更加猴急的女人扑倒在地,她整个人压在我身上,火红的嘴唇裂开到耳朵,漏出森白锋利的獠牙!开叉的黑色舌头从她嘴里伸出,飞速缠上我的脖子,舌头上散发着让人作呕的腐烂臭气。

丫的果然是鬼,还是百年道行、修出实体的女鬼!

我伸手把她的脸推远一些:“喂喂喂,你能不能别这么快就现出原形啊?让小爷我先舒适舒适不行吗?真扫兴,臭死了,离我远一点。”

女鬼呼哧呼哧喘着臭气,两只粘着腐肉的白骨手掐住我的脖子,被我推到一边的脸上,血盆大嘴“咔嚓咔嚓”撕咬着空气,黑色长舌被她自己咬断,喷出污浊粘滞的脏臭液体。

靠。

看着被她弄脏的床单,我十分恼怒:这要洗干净,得特么的浪费多少水!水费不要钱吗?

我抽出右拳,伸直中指,放在嘴边“哈”了一下,对准女鬼两腿之间的菊花给了一记“千年杀”。

女鬼一声惨叫,从我身上一跃而起,黑色污臭的血液顺着她双腿流下,疼的她呲牙咧嘴疯狂乱叫,殷红的血液从眼眶里流出,顺着毫无血色的脸流下,原本柔媚的眼睛里瞬间血红。

“被小爷我用金刚指破了你的鬼门,感觉怎么样?爽不?”我特装逼的收回中指,习惯性的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强烈刺激的恶臭刺激着我的大脑皮层,胃里没有消化完的食物翻江倒海,顺着食管一路向上。

“呕~”

太恶心了!丫的实在是太臭了!我一口气把前天吃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女鬼捂着腚跳了几下后,愤怒的用炸裂的眼眶瞪着我,大嘴咧开,伸长脖子露出獠牙嘶吼:“我要杀了你!”

我看着她胸前漏出来的大兔子一蹦一跳:“你是第七十二个说要杀我的女鬼,不过身材是她们中最好的一个。可惜啊。”

说完,我左手扶上右肩,整个右臂环绕几圈,预备出手灭了这只女鬼,却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打乱了节奏。

一个清秀的少女,一脚踹开我屋子的大门,娇小的身躯钻进房间,扫了一眼***流血的女鬼和衣衫不整的我,秀眉蹙起,抬手捂住口鼻,满脸嫌弃的说:“连女鬼都不放过,禽兽!”

我去!

明明是你私闯民宅好吧?

怎么还埋怨起我来了?

再说了,我什么都没做啊?

像我这种纯洁善良、嫉恶如仇的净化协会注册净化师,怎么可能会跟女鬼发生油菜花的故事呢?

我死死盯着闯进来的少女,白色连衣裙的裙摆被门外灌进来的风吹起,粉色少女情怀的小块布料忽隐忽现,很是美妙。“喂,你是谁啊?怎么能打破我的门?”

小屋是被我非凡处理过的,门窗上刻着我家祖传的符文。只要有鬼进来,门窗自动锁死,绝不放任何一只恶鬼出去,也绝不让任何一个无辜的凡人误入。眼前这小妞能一脚踹开我的门,想必不是凡人。

少女冷哼一声:“就你这门上的法阵,也就能阻挡住凡夫俗子。想拦下姑奶奶我,还太弱了一些。你一个区区E3级的净化师,怎么可能拦得住C2级的我?”

我撇撇嘴:“唉,才区区C2级,竟然敢打破我的门闯进来,你今天死定了。”

少女特殊不服气,当即掀开裙子,里衬上缀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她自得洋洋的看向我:“哼哼,这女鬼不过百年道行,在协会里不过是个C级的捉鬼任务。我这么多灵符在身,不用法器都能干掉她。。。喂!你往哪里看呢!?”

少女发现我的目光越过灵符,像狗皮膏药一样黏在她粉红色的贴身小布料上,一下子红了脸,又羞又恼的叫嚷起来。

我摊开手:“又不是我想看,是你自己掀起裙子来给我看的好吧?小丫头片子有什么好看的?前平后扁的,还不如这个女鬼的身材有料。”

“你!”少女气呼呼的指着我说,“等我先收拾了这个女鬼,再来跟你这个色狼算账!”

说完,她摘下三张灵符,竖起剑指,口中念念有词:“北帝刺吾纸害符,打邪鬼敢有不伏者押赴虑都抬急急如律令。”

灵符上瞬间裹上一圈青紫色的光线,刺的女鬼睁不开眼。

少女将手中三张灵符高高扬起,右手剑指直戳灵符中心,斥道:“去!”

被她戳中的灵符中心射出一道白光,在空中化作一柄飞剑,洞穿女鬼的胸口,引发女鬼凌厉的惨叫。

“去!”

“去!”

少女毫不手软,接连释放另外两道灵符中的咒力,女鬼又是两声凄惨的叫声,身上三个洞穿的伤口不断流出黑色的污血。

“哼。”少女眼见三张剑符全中女鬼,趾高气昂的瞥了我一眼,炫耀着自己的法力。

我没理她,蹲在门口,看着地上被她踹飞的门,冷冷的说:“姑娘,这门是修不好了。估计得换新的。房东老婆婆的扫帚用的出神入化,你一个小小的C2,肯定是要死在她扫帚下了。可惜啊,小小年纪,就英年早逝。唉~~当然,万事无绝对,假如你留下个万把子块钱,一会儿再陪我一起探讨鼓励生育政策下年轻男女之间应该做的那点事,我倒是可以腆着老脸帮你跟房东老婆婆求个情。”

少女满头黑线:“好歹你也是净化协会的注册净化师,怎么就能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出那么恬不知耻的话呢?”

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没你说的那么好啦~”

少女伸长玉颈咆哮:“我没在夸你!”

说话间,重伤的女鬼拼尽全力冲到少女身后,带血的白骨利爪瞄准少女的后背,森白的指甲对准她的肝脏。肝破则人死,女鬼这是要跟她同归于尽。

我大声喊道:“小心肝!”

少女满脸通红,更加愤怒:“呸!谁是你的小心肝!?你这个下流胚子,我一定要……”

话还没说完,女鬼带血的利爪已经穿透她的身躯,活生生掏出少女的肝脏捏成粉碎。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女鬼阴森的笑声在房间中回荡。

少女嘴角挂血,缓缓软在女鬼怀里。

女鬼伸出只剩下半截的舌头,在少女诧异惨白的脸上轻轻舔了一下,留下触目惊心的黑色血污:“我丈夫马上就要修成百年鬼形,却被你打的魂飞魄散。张灵玲,没想到吧,竟然会死在我的手上!哈哈哈哈。”

我怒目而视:“放开那个女孩!”

女鬼抬起脸,血红的眼睛看不到一丝眼白,她咧开嘴,露出尖牙,发出“桀桀”的怪笑,地上的小破门忽然高高飞起,“吧唧”一声扣死在门框上,小屋再一次回复成密封状态,只是屋子里的气温忽然降低,冷的人瑟瑟发抖。

“你……丈夫……残害生灵……死有余辜……”张灵玲虚弱的从***摸出一把灵符,用生命之力引燃,抛向女鬼。

“你才是死有余辜!”女鬼张开满是腐肉的大嘴,要咬断张灵玲的喉咙,发现扑面而来的符咒,马上抽出爪子,猛然后退。

张灵玲身子一软,目光在我脸上停滞:“快……跑……”

我冲上去,一把抱住她软倒在地的娇小身躯,泪流满面:“你不能死啊,你死了,谁赔房东的门啊?那个老太婆,真的会打死我的。”

张灵玲躺在我怀里,目光里充斥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义,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冲我竖起金刚指,小胸脯剧烈起伏,倒腾几口气后,终于用她那樱桃***吐出最后一个字:“靠!”

我看着死不瞑目的张灵玲悲痛欲绝:“你怎么能这么抛下我离开?好歹告诉我你的银行卡密码啊。要不微信扫码也行啊。我一个月就900块钱的补贴,根本赔不起这门啊,房东老太婆我也打不过啊。你醒醒,你醒醒啊~”

女鬼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你们E3级的净化师活的这么惨啊。真可怜啊~你刚才不是想跟我爽爽?来吧,爽吧,我不杀你了。”

说完,女鬼脱下旗袍,露出布满肉洞的身体,洞里时不时能看到活蛆在蠕动。

“滚!”

此时的我很愤怒。

作为一个净化师,我竟然被女鬼给同情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

我瞪着光溜溜的女鬼,怒气冲冲的吼道:“浑身上下一览无余,连一毛钱都没有,还敢说让我爽?你这个穷逼!老子长得这么帅,缺的是女人吗?老子缺的是钱!钱!”

女鬼叹了口气,幽幽飘到我身后,轻轻抱住我的腰说:“少年,根据我几百年的经验,我想跟你说,无论生活多么困苦,你都要记住,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贫穷而痛苦,因为……以后还会穷很久,习惯了就好了。”

女鬼的话瞬间成为点燃我愤怒火药桶的火星,我抓住她的手腕,粗暴的将她拎到面前,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她。

女鬼非但不害怕,反而害羞的低下了头,娇滴滴的说了一句:“来吧~”

我挥起右拳砸了过去。百年道行的女鬼已经可以用鬼气凝坚固体,张灵玲的灵符非常强横,也只不过在她身上开了三个洞。可是我这看似不起眼的一拳砸在她胸口,竟然一拳将她打的魂飞魄散,鬼气蒸腾!

女鬼惊奇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逐渐虚化透明的身体叫到:“你……你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能一拳打散我的魂魄?”

我冷冷的说:“刚才就告诉你了,我是万中无一的金刚不坏之体,百鬼不侵,万邪不入!你们最怕的就是阳气,而我最不缺的就是阳气。我师傅说过,只要阳气充足,什么妖魔鬼怪,就是一拳头的事儿!”

女鬼:“为什么你不在我进门的时候直接灭了我?”

我叹了口气:“师傅还说过,鬼之所以为鬼,是因为还有未了的心愿,能助它们完成心愿,送入轮回是大功德。并不是全部的妖魔鬼怪都是坏的,能超度尽量不杀生。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内心贪婪邪恶,世上谁人不是邪魔?可是你和你丈夫滥杀无辜,采集众生阳元,实在是死有余辜!”

女鬼:“嘻嘻嘻嘻。世界正义之气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心贪念爆满,猛鬼丛生,小道士,你净化的完吗?”

她的身影伴随着声音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块黑色透明的鬼晶掉落在地。

我捡起地上鬼晶,收入布袋,算上今天这一颗,袋子里一共是一百七十颗鬼晶。师傅说,只有收集到九百九十九颗鬼晶,我才能破开身上的诅咒。

我转身回到张灵玲的尸体前,从她刚才所用灵符和咒语不难判定,她是南方张天师一脉的弟子。北帝是水神,因此灵符上附着青紫色光线。龙虎山张天师乃是紫薇大帝座下四大天师之一,其创办的正一派更是当今首屈一指的驱邪门派。如今张灵玲死在这里,实在是可惜,必须救活她!

一拳净化师(一去天边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我叫安宁,20岁,是净化协会E3级净化师。

现在我正想办法救活的这个少女,名叫张灵玲,是龙虎山张天师一脉的高徒,今年15岁,净化协会C2级净化师。

你问E3级和C2级那个比较厉害?

论实力,我这个E3厉害;论级别,张灵玲那个C2比较高。

究竟E3级净化师每个月只有900块生活补贴,而C2级的每个月有足足3000块巨款!

很希奇,对吧?

为什么我这么厉害,级别却这么低?

这个事就说来话长了。

解放前,我们安家是黄河以北最大的财阀,家族里的土地广袤无边,就算是用最快的马,从早上跑到晚上,也跑不出我们安家的范围。很多人都说富不过三代,可是我们安家却从明朝中期开始,富了整整十几代。尤其是到了我曾祖父安康那一代,他是公认的经商奇才,只用了短短十年时间,就使安家的财富翻了整整三倍。那个时候,安家的势力可以用“富可敌国”四个字来形容。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就在全部人都以为曾祖父安康会乘风破浪,继续将安家的生意做到极致,成为名垂青史的“活财神”时,偌大的安家却在一夜间人去楼空,一把大火吞噬整个安家庄园,最后只留下满园残缺不全的焦黑尸体和地窖里数不清的金银珠宝。

从此之后,世上再无安家。

许多年后,已经逐渐被世人遗忘的天才少年安康早已须发皆白,他带着一袋子金条和一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出现在华夏中原地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里。

没人知道安家其他人都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这一老一少为什么会活下来。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里,中原地带无险可守,百姓流离失所。只有在豫北这些连日本鬼子都嫌弃的穷苦小山村里,才能找到一些虽然贫穷、但是安稳的人家。

质朴的村民只道这一老一少是从外地逃来的难民,从自己捉襟见肘的口粮里分出一点给他们。却没想到,在整个中原地带遭受天灾,村子里青黄不接的时候,这个从外赶来的老人用自己身上最后一袋金子换回粮食,救了全村人的性命。

我至今都记得,小时候,曾祖父在窑洞前一边“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一边对我说:“我们安家之所以能够富裕百年,主要就是两条:第一是留余,做人要留情面,做事要留余地。不论是做人还是做事,你要记住,都不能做绝!想要成就自己,就要先学会成就他人。”

我那时候听的懵懵懂懂:“留余……留余是什么鱼?好吃吗?”

曾祖父笑着用他粗糙的大手摸摸我的脑袋,没有理会我的发散性思维,继续说道:“第二条是为善。做生意不能只盯着自己手里那一亩三分地,要知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财富取之于民,应当用之于民。只有老百姓记住你的好,你的生意才能做的大,做的长久。”

我点点头,抠着自己破旧的补丁衣服问:“曾爷爷,我昨天偷看隔壁阿香婶子洗澡的时候,被她抓住了。她说整个村里人的命都是你给的。以后想要看女人,就直接去找她。曾爷爷,我们家是不是因为救了全村人,把钱都花完了,所以现在才这么穷啊?”

曾爷爷眉心拧成“川”字,柔和慈爱的脸上一瞬间凝重起来:“你去偷看阿香洗澡竟然不叫上我?以后再去,一定要叫上我,要不我就不认你这个曾孙子了。”

后来,在老爷子带着我一起看遍村子里环肥燕瘦的美妙岁月里,我渐渐知道安家当年发生的事。

那是一个闷热潮湿的夏天,黑漆漆的乌云已经压在天空半个月之久,却连一滴雨水都没有降落下来。年轻的曾爷爷率领家族商队走在回家的路上,即将到家的欣喜扫光长途跋涉的疲惫,闷热黏湿的天气挡不住大家叽叽喳喳的热情。

“少爷,这一次我们真的是赚大了。”

“是啊,安家能有您这样的人才,简直是上天垂怜。”

“少爷,我不太明白,后面那个瞎眼道士,跟了我们一路了。您给他钱他全收,就是不走。他到底想干什么?不会对我们不利吧?要不要……”说话的人是个镖师,伸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他的话顿时引起商队里全部人的注重,大家齐齐朝后看去,那个瞎眼的道士脚上的草鞋已经磨烂,脚底的水泡开始朝外渗血,身上的道袍被这一路上的树枝挂的破破烂烂,脸上蒙住瞎眼的黄布条也早已肮脏不堪。此时的他,似乎是听到商队里的人在讨论什么,便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一个瞎子,竟然跟着他们从赣南走到豫中,一路上也不说话。真的是越看越可疑。

商队里几个镖师同时看向曾爷爷,不约而同的摸上腰间佩刀。

似乎感觉到前面商队停止前进,队尾的道士摘下背上木剑,摸索着找到一块树下的巨石坐下,轻轻拍打着自己酸痛的双腿。

曾爷爷回头看了一眼脏兮兮的道士,皱起眉头摆摆手,制止几个镖师的动作,下马取出一双加厚软底的干净布鞋和一瓶药霜,走到道士面前,蹲下身子,小心取下他沾血的草鞋,用药霜清理他脚上伤口后,将布鞋套在道士脚上。

一路都没说话的道长此时竟然动了动干枯起皮的嘴唇说:“水。”

几个脾气火爆的镖师当时就怒了:“嘿,这老东西当他是什么人?竟然让我们少爷给他找水。”

“就是,揍他!看他还跟不跟我们!”

曾爷爷回头瞪了他们一眼,呵斥道:“都给我闭嘴。我们做生意的,吃的就是走南闯北的饭。碰到穷山恶水的地方,全靠各地朋友帮衬。你们记住,我们安家,永远只交朋友不树敌。”

他摘下自己腰间的水袋,送到道士手里,趁着老道喝水的时候继续教育几个镖师:“都说盛世和尚乱世道。每逢盛世,和尚就出来化缘,道士归隐山林。可是到了乱世,和尚却闭门不出,道士纷纷持剑下山拯救苍生。我相信道长此行下山,必定是为了解救苍生苦难。你们不可无礼。”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一拳净化师(一去天边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