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齐鲁豪侠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齐鲁豪侠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1-01

齐鲁豪侠小说全集已经出来了,假如有心,请看第二卷!江湖路,从青涩到成熟,我承受住了寂寞,等待我的将是一路豪情!光头疤面鬼面人,若有不平,一路螳螂拳!

齐鲁豪侠免费章节阅读

国庆节,接到母亲的电话,我从泰山赶回了老家。高速上堵车几个小时后,拖着与身体一样疲惫不堪的行李,我终于还是到家了。最后也只能是见了奶奶最后一面,却未能说上一句话。我奶奶属龙,今年102的高龄,身体一直很好,却忽然就这么走了,即便我们都很清楚这是身体老化的必然结果,可是还是忍不住悲痛一番。

葬礼在第三天。

下葬那一刻,我跪在地上哭出了声。尘归尘,土归土,在脑子很清楚的一张脸,就这样,在这世间,再也不会有一点生命气息,那张脸,是我的亲人!

丧事是大哥一手操办的。棺木是买的最好的红杉木,棺材店里做出来几年都没卖出去的一个,很沉重。填土的时候,感觉土也特殊沉重,天都下起了细雨,就像心情。大伯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泛黄的小册子,塞到我手里,说这是我奶奶清醒的时候特殊交代交给我的,我接过来,回头郑重的又给我奶奶磕了三个头,我知道,这个小册子是我爷爷的,奶奶曾经跟我说起过。

大伯扯了一下我的后背,我的腰杆瞬间就直了,条件反射。问我这东西是啥?我说你不是看过?然后大伯讪讪的扯了一下嘴角没再言语。悲痛来的快,去的也快,算是心里为奶奶在另一边祝福吧。大伯问我这一年做什么去了,我说了句跟别人搞了个小买卖便糊弄过去了,其实这一年辛劳我母亲了,家里还有三两亩地,全靠她撑着,而我,身为一个农民,并不称职,作为一个儿子,也不称职。所以,后面的事,我帮着尽快收拾一番,手头拮据,也没给母亲留下点钱,便匆匆忙忙的赶回了泰山,泰山脚下。因为那里我还有学业未成。临走前,母亲告诉我,海,在外别做坏事,忙完了就快回来。她知道我做不了生意,虽然我也没说我做什么。我认真的点了一下头,算是道别。

我叫王观海,听父辈说祖上姓于,后来碰到***隐姓埋名,就延续了个王姓,一年前,我还是农民,现在我也是。在大哥一个公司里做了两年,我也不觉得我能标上一个工人之类的符号。去年国庆节的一次泰山之游,是我人生中一个重大转折点。那天,天很蓝,忘记了那天该不该下雨,和几个要好的一番折腾,自不必细表,人山人海,景色没看多少,光盯别人的脚后跟去了。返回的时候,有一个道士模样的老头在一个角落里卖护身符,一直盯着我看,我甚是不解。我们几个合计,出来一趟总得有个纪念不是,寻思买个护身符,景点纪念品啥的。走到老头跟前,争夺了一下价格,也没便宜一分钱,老头很执拗。无奈之下,他们每人买了一个护身符,上面画的跟电影里道士画的符字差不多,反正我是认不出来。轮到我,老头说不卖,我问为什么?老头捋了捋胡子,眯着眼睛说,我要收你为徒。

这些年凡事不尽如意,交了好几个女朋友都吹了,总有一种失落感,觉得回去也没意思,就稀里糊涂的跟朋友交代了一下,自己留了下来,看着几个朋友嘴角的笑,我也没在意,无非就是多待几天。

直到后来才知道,这老头是一个崂山道士。他告诉我,所谓武术,有武有术,他要教我的是崂山派术法,至于为什么教我他也没说,甚至连名字都不曾告诉我,我就喊他一声道师傅。起初我是不信他说的,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嘟囔了一句,贴在我右臂上,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打的自己蒙逼了好长一段时间。这啥武术,分明是小说里的道术,呀!

这一学,就是一年。

道师傅住的地方,很明显跟四周格格不入,甚至能算违章建筑,可它就是那么破烂不堪的存在着。一路拥挤,我来到这里的时候,道师傅并不在,我把行李一扔,就躺在了床上,全然不顾床反抗的声音。然后,我想起我奶奶交给我的小册子。小册子封面上只有三个字,螳螂拳!我忍不住笑出声来,电影里会使螳螂拳的几乎都是配角,当然这是我个人想法。不过根据道师傅说的,这拳法正是我现在需要的。

假如在熟悉道师傅之前,有人给我这么一本拳谱,我肯定嗤之以鼻,顶多看一眼而已,绝不会想当然的,认为会像周星驰电影《功夫》里面的如来神掌一般,但是,现在我感觉很迫切证实一下道师傅的说法。

道师傅之所以不在崂山,据说是因为他的武与术结合的理念跟崂山派术法理念不同,所以,自己离开了。

螳螂拳,山东四大名拳之一,有:勾、楼、采、挂、黏、沾、贴、靠、刁、进、崩、打十二字诀。要求:“不刁不打,一刁就打,一打几下’’。小册子本就不厚,十二字决十二张配图,寥寥几句介绍。翻不了几下就看完了,只有最后一页是口诀总决:肢体伸展,意守丹田……我去,丹田是什么田,道师傅的术法没说这个。看了一会看不明白,我模拟配图做了几个秀,然后门外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没敲门!

推门进来的是一位风度翩翩的西装眼镜男子。起初似乎并没有看见我的存在,喊了一声师傅我也没应,我还寻思,就这么一间破屋子,有人没人看不到么?还要喊一声才好?也许第二眼看到我了,被我希奇造型吓一跳,啊呀,你谁呀?我慢悠悠的直起身来,单手一立,无量天尊!

眼镜男还在茫然状态,我说你找谁?把眼镜男惊醒:呃,在这里住的老汉~老师傅去哪了?我说您找他有事?他说有急事。我说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我是他徒弟,有事跟我说也行。他寻思了一会,说你会道术么?

我笑了,说会一点吧。

眼镜男开了一辆捷达,家并不在四周,路上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他家叫什么白马石村,2004年曾被中国乡土艺术协会文化专业委员会授予“中国泰山民俗文化村”称号。反正规划的挺好。他婆娘去年开车在路上碾死一只黄皮子,开始没在意,回家之后就一直疯疯癫癫,找了好几个懂这行的神婆子给看,都没给治好,几经辗转听说泰山脚下有个老道有些门道,就过来请。

讲完了,问我能行么?我究竟第一次,不敢夸口,只能说看情况,不行再想办法请师傅他老人家。

路我是不熟悉的,七拐八拐把我绕迷糊了,也分不出路途远近,在车上一不留神睡了一下,再睁眼到了一个大院里。对眼镜男表示了一下歉意,眼镜男赶紧说不用不用,您随我来。

眼镜男用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蜷缩在床边的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穿戴倒是光鲜,见有人来,哇的一声就扑了过来,我急忙闪避,咬破无名指抹在眼皮,同时一个勾字决,刁住女人的手臂别在她背后,左手在她背上贴了一张符,女人一个后踹把我踹在地上。

符纸不管用,或者,贴错地方了?

‘哪里来的小杂毛,敢坏姑奶奶好事?’女人尖锐的声音跟富态的声音倒是相得益彰。我站起身来单手一立,‘无量天尊’!

站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全身雪白的胖狐狸,哪里是什么黄皮子,我说,修成如今也不轻易,不如你且退去,有话咱们好好商量?狐狸大喊一声,休的胡言,扑在我的怀里,我~懵了!

以后的事就不太具体,倒下之前,似乎眼镜男喊了一声什么。具体来说,是白毛子上了我的身。

如同木偶一般,我直挺挺的一个后躺,眼镜男似乎喊了句小师傅,我也没在意听,因为身体僵直的我,意识还没有退去,被上身的一瞬间,是决定控制权的要害时刻,说时迟,那时快,我右手勉力一个剑指,心里快速念了一段封妖咒

疾!

当全身是汗的我从炸毛的状态恢复过来的时候,莫名的感到一阵暖和,不知道是何原因,这小狐狸原本可以跟我两败俱伤的,她竟然没有那么做,我冒冒失失的用了个封妖咒在自己身上,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打盹来个热枕头,屋漏偏逢连夜雨,呃呃~总之是当时情急,经验不足的我懵了,而已!

眼镜男伸手想搀我,却又不敢,手伸在半空,小心翼翼的问:兄弟?没事吧?我淡然一笑,没事,慢悠悠的站将起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醒了。意识找到自己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张床上。歪了歪脑袋,耳朵底下有点湿漉漉的,并没有发现屋里有人。

“喂,赶紧放了我,要不然姑奶奶拼着损修为破你的身”,清脆的声音有想起。

奥,在我身体里,还要破我身,这也太好了吧?。但这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我还在寻思,昏迷前我那一站,脑袋怎么就缺氧了呢?窗外渐黑,大概太阳已经落山了……

“喂,你聋子啊还是哑巴?”

思绪被打断了,呃,好吧,刚才我是故意不回答的。我坐起身来。

“为什么要害人?”自言自语让我觉得很怪异。

“我就是让她吃点苦头,可没想过要害她”。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得罪我了呗,哎对了,你师傅是谁啊,这都教你的什么破法术啊?虽然姑奶奶上你身,但心存仁慈,要不然你早没命了你知道吗?你这呆木的样子,真不知道怎么活这么大的”。

呃,嘴还挺犀利,我竟无言以对。

门开了。

齐鲁豪侠小说出色章节阅读

眼镜男姓李,叫什么名字我也没太在意,虽然不太礼貌,只是因为我心里已经把他定名眼镜男。

他推门进来的时候,看我的表情很希奇。为了表示尊重,我强装笑,问,怎么了?眼镜男说你没事吧,跟谁说话呢?

我说,念静心咒。

眼镜男手上拿一个皮包,从里面抓出一匝毛爷爷来,说是给我的谢礼。我也不矫情,接过来点出两千,剩下的归还了他,我说我不是为钱而来,少拿点表示一下,这叫两不相欠。其实我还真缺钱,但我没直说。然后我跟眼镜男说他老婆碾死黄皮子其实是一只白狐的表哥……

“滚,那是我刚熟悉的一个姐妹,还没道行”,心里一个声音。

我跟眼镜男简单解释了一番,说他老婆只是受点苦头被警告一下,并没有要害她的意思,只不过后来请的那些神婆子惹毛了人家。絮絮叨叨了半天,眼镜男并不理解,只是一番答谢。完了,眼镜男要请我吃饭,我谢绝了,没作逗留,跟眼镜男离别就匆匆离开。

因为小狐狸的本体还在沟里呢,她说的。

我怕引起他人什么误会,转了个圈,又来到眼镜男家四周,按小狐狸的指引,寻找那条神秘的沟。途中,小狐狸把来龙去脉具体的再次跟我讲了一番,她跟那黄皮子偶然间熟悉,交情不深,那次因为被几只猎狗咬伤了,逃掉之后到了路上没力气了,刚好那女人开车经过,本来可以过去的,那女人故意一转方向驶到路边从她身上碾过去的,不过黄皮子并没有死,被小狐狸救了。

我说你们动物是怎么交流的,怎么产生友谊的?

她说,滚,你才动物,你们全家都动物。

我说,对呀,人也是高级动物嘛~

她说她叫青苗,还说让我放了她,我笑而不语。

到了地点,看到那座废弃的小桥,我笑了。我说你就在这么一个破沟沟里,还被人布了一个阵。

眼睛假装随意的扫了一下周边,心里寻思,这里竟然有高人?小狐狸也不计较我的话,估计也纳闷。

我说我现在就放你出来,你可别恩将仇报哈。我右手剑指一立,点在眉心,口中念决。

破!

“啪”,我光荣的挨了一记耳光。

小狐狸气呼呼的眼神盯着我,说我们算扯平了。我说,好吧。本来我是怕放了她在对那家人不利,不过看她脾气不像是一个邪妖,也就有心放了她。摸了摸脸,还挺疼。转过身来就要走。

“喂,这就走了?”小狐狸见我要走赶紧问道。

“不然呢?留我在这沟里吃顿饭么”。我似笑非笑的回应。

“你懂阵法,对不对……这阵法之前我竟然没有感应到,恐怕我破不了”。

小狐狸支支吾吾的小模样竟然那么可爱。

“略懂一二,这法阵我叫不上名字,估计是针对你们妖类的,妖类假如道行浅进不得前。但是天下阵法大同小异,只要找到阵眼就好办”,一边说着,我顺手拔起一块令牌模样的木头,把上面栓的红线抽起来扯断,红线围了破桥一个圈,阵眼一除去,剩下的就基本没作用了,木牌我拿在手里端详了一阵,‘啪’的一声冒了一股黄烟,有硫磺的味道。

小狐狸‘嗖’的一下钻进桥下,然后桥下出来一只通身雪白的狐狸来。

本体还不能幻化人形。

看她本体,我怎么也不能跟青苗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好看么?”小狐狸仰着头口吐人言。

“不好看”,我淡淡的回答,然后见她要生气,补充了句“我说慌了”。

“看你挺厉害,怎么平时跟个傻X一样啊”。

“看你也挺厉害,怎么不学好啊,好好修炼,别入世俗,也是个好妖。”

“姑奶奶不是妖,是仙,懂么?”小狐狸不乐意了。

“好吧,仙妖,你为什么要上我的身,你可以逃走,可以跟我打一架,我就不明白你当时怎么想的”。

“本来是想恐吓你一下,前面几个神婆都是这样被我吓走的,不过,你的身体有些希奇,我竟然控制不了”,小狐狸歪了歪脑袋。

“你还不走,在等谁?”,我忽然问道。

“恐怕我想走,有人也不乐意呢。”小狐狸回回过身去,看向那边一棵老柳树。

柳树估计有些年头了,树干饱经沧桑。树干后面,一个老头拨开枝条走了出来。老头理个寸头,银光闪闪,鹰钩鼻子,三角眼,我想先把他定位个慈善和蔼的形象,却是不能。穿一身灰衣,蹬一双千层底布鞋。手里拿一件希奇的东西让我多看了几眼。

竟然是一面黑面金边的三角小旗,旗子上面应该是有一个图,看不全面。看了几眼让我感到很不舒适。

老头脚步很轻,几步来到我面前五丈处站住。

“你是谁?敢坏我好事”老头上来就骂将起来。

我右手中指抹了一下眼眉,“我路过,不知道坏了叔您什么好事?”。其实我心里是紧张的,但我不能表现出来,老头年纪比较大,按年纪应该叫声大爷,我爸没有的早,死者为大,叫他一声叔也不过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不喜欢这老头。

“放屁!我好不轻易找到这么一只极品妖兽,你给放了!还装傻充愣!”

“嗖”!

老头脚一蹬,一下子就跃到我跟前,右手成爪抓向我肩头,我一个侧身左手勾住他的手腕,右手成锥,捅了老头腰眼一下。

老头一个趔趄没趔趄上,主要我并没有用多大力,觉得老头年纪那么大,把人家腰戳坏了不好。

老头一回头,叫了一声好小子,原来也是练家子。我摆了一个自以为雅致的造型,螳螂拳口诀没学,招式我记住了,摆摆样子还是有的。老头一愣:‘螳螂拳’?哈哈,我抽死你这小螳螂。说着从腰上解下一条鞭子来,我以为他要解裤腰带的时候,鞭子已经照我面门抽来。

可能我摆的姿势太过妖娆,躲过了两鞭,第三鞭没能躲过,结坚固实的抽在我的右脸上,我顺势一个后翻卸了一部分力,用手摸了把脸,皮开肉绽,好疼啊~

我去,这下托大了。

爬起来,我也把裤腰一解,小狐狸喊了声你干嘛?我说我拿武器,小狐狸‘啊?’的一声没了下文,然后见我从腰上抽出一把金色软剑。

剑名金丝。

老头的鞭再次抽来,左手小旗子晃了晃,刚好被我看到,上面是个蝎子图案,一股黑烟冲我而来。我提剑迎敌,当我这一年跟道师傅白混了?小狐狸喊,用我帮忙么?我没回答。

我哪有精力去回答她啊,老头把我逼得手忙脚乱。小狐狸看我招架不住,也加入战团。我还寻思,那么小的个子过来凑什么热闹,就见小狐狸一个转身不知从哪弄出一股烟雾来,呀,跟黄鼠狼学的吧,没心思笑!老头小旗一晃竟然把烟雾给收了,就这么一个空隙,我伸手入怀,摸出一张师傅给的惊雷符,照老头打去,老头见有物袭来,挥手就是一鞭。

‘砰’!

没心思看老头的灰头土脸,招呼小狐狸就跑,只选树多的地方,翻沟越岭,有心回头再和老头过两招,把所学的都实践一番,却最终还是没敢,怕把小命丢在这里,看老头意思,假如可能,他真敢杀人。

一口气跑到公路上打了个的。司机是个四十来岁中年人,见我脸上流血,抱个狐狸,很是怪异,一开始是不接受我这非凡乘客的,我好说歹说之下,一股善良,一股正气,终于从心底喷涌而出,勉为其难的算是同意了,当然我加钱了。

司机问我去哪,我说医院,便不再言语。

脸上时不时传来一种瘙痒的感觉,很想使劲的抓挠一番,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意识也渐渐的模糊起来,我想起了我的父亲,父亲一生没有什么可称赞的作为,老老实实的一个农民,离开我们的时候,我才23岁,那张暖和而熟悉的脸竟然有点模糊,想看清却怎么也不能。然后我想起了我的母亲,这才几天没见,我竟然很想她,临走的时候我应该给她一个拥抱的,这一年,我不在家,全是她一人在家操劳,而且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然后我又想起我的前女友,自从我带回家看过一次就分手了,就因为我没钱。前女友的脸还是很清楚,忽然又变成一个狐狸身子来,我想摸一摸,却摸不到,然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意识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当我再次醒来,有美女,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的不像话的脸。我眼睛转动,看了一下四面,这医院简陋的不像话,而且有点熟悉的感觉。摸了摸脸,缠满了纱布,疼倒是不疼,有种麻痒的感觉。

我说,“护士小姐,我这在哪呀?”

“你才是护士,你们全家~算了,你别说话了,小心伤口开裂”,美女愤愤的说。

样子好可爱!

“这啥情况啊,你是小狐狸?”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齐鲁豪侠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