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08

书山策马,可攀学术之峰;书海畅游,一解求知之渴;书林漫步,静享阅读之乐。读些好书,一生受益。就比如小编今天带来的重生宋末之山河动小说,有的人失足摔断腿,有的人失足进了牢房,还有的人失足发了财。赵兵的失足偏偏与众不同,他穿越到了宋朝,成了一位皇子,皇帝的备胎。但他却没有赶上繁华富裕,可以醉生梦死的好时光,此刻蒙古人的铁蹄已经踏遍欧亚,大宋已经名存实亡,乱世求生,他身不由己的卷入朝廷的纷争,投身于布满悲怆的卫国之战中,搅动山河,改天换地……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江南的冬天多雨,大宋景炎元年泉州更甚。清晨雨虽已歇,但深重的湿气上升,将旷野笼罩在薄雾之中,一支队伍簇拥着两顶四抬黄呢软轿在狭促泥泞的乡道上缓缓行进,绵延数里。而队伍中除了不少内侍、宫女打着仪仗及身披甲胄,背弓挎刀的官军外,更多的是身着布衫,手持各色武器的乡勇,可是他们一个个神色慌张,队伍显得杂乱无章、不伦不类,完全没有了所谓的威仪。

“窦兴,官家有消息了吗?”打头的软轿轿帘掀起,垂着珠帘,影影绰绰的只能看到其中坐着一位雍容的中年女子。

“禀娘娘,蔡将军派人打探过了,说当夜失散后官家在张、陆两位枢密使大人的护送下,出东门由蚶江入菌江湾前往东石寨,我们正前往与官家会合。”扶轿而行的内侍省都知窦兴禀告道。

“唉,官家脱险便好,奴家也便放心了。”太后点点头又问道,“断后的义勇伤亡如何,归来者有多少?”

“娘娘,据归来者报,**进士、文信郎许汗青夫妇领数千乡勇阻蒲氏追兵于苦墓七昼夜,后元军赶到,其不敌,率残军退守畬家寨;由蔡乔、蔡若水、黄显耀带领的宗勇义士,则负责引着另一部分追兵,佯败引兵入倒桥埔落陷坑,奈因力量悬殊,义军只好边战边退,沿途死伤无数,昨夜已经归来,现仅余不到千人。”窦兴脸色黯然地说道。

“若我大宋皆是这等的忠臣义士何至于此!”太后沉默良久才说道,如今老太后和皇帝已经出降,百官丧胆不再想反抗,纷纷降敌,百姓们也多是漠然视之,坐视江山沦丧异族之手。如今却还有泉州军民舍生忘死救驾,虽然明知是一场胜利无望的战斗,但他们依然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此实属难得之举。

“娘娘不要哀伤,有这些忠义之士在,复国就有望!”窦兴看太后面带戚色,赶紧出言相慰。

“嗯。”太后点点头又问道,“七郎今日如何,好些了吗?”

“娘娘,卫王殿下今日好多了,昨晚睡的很实,早晨又吃了些东西,在轿子中睡着了。”窦兴回禀道。

“七郎过去一向乖巧,怎么忽然变得如此烦躁不安,胡言乱语也罢了,怎么人也不识了,若是有什么事情,哀家如何对的起先帝……”太后说着垂下泪来,先帝生有七子,但夭折了四个,而嫡出的五子即位仅二年有余便被蒙古人掳走。如今自己的长子即位,在从泉州突围时又失散了,现在仅有幼子在身边,却又犯了癔症,让她心力交瘁。

“殿下只是受了些惊吓,并无大碍,将息两日便好,太后不必过于烦忧。”窦兴现在能如何,也只能好言安慰,不过想想当日蒲氏忽然叛乱,遣兵屠杀迎驾的泉州宗子,转眼间几千人便人头落地,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他都吓的尿了裤子,一个长于深宫的五岁孩子见了如何能不怕,即便是疯了也是正常的。

“怎么停了,前边是不是又有敌军?”说话间,前行的队伍忽然不走了,太后颤声问道。

“娘娘勿急,待小的遣人去问问。”窦兴也面露急色地答道。

“禀娘娘,探子来报,昨日因鞑子逼的紧,官家在张枢密副使和众军的保护下已经离开东石寨,走南安预备前往漳州水营,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还没等窦兴派人,一名军将从前边飞马而来,不待战马停稳便跳下马,对着轿子施礼道。

“苦也、苦也……”太后听了不禁叫苦,前边的路已经被堵死,后边还有敌军紧追不舍,岂不是陷入死地。

“蔡将军,这可如何是好?”窦兴也慌了,急问道。

“娘娘,大官,如今我们只有向南转道前往南安与陛下会合。”军将想了想说道。

“唉,那就听蔡将军安排吧!”太后也没了主意,如今也只能如此,叹口气说道。

“是,娘娘,下官即使粉身碎骨也定保的娘娘和殿下的安全。”军将再次施礼道,而后队伍随即掉头加快脚步向南,欲赶在敌军追上之前甩开他们……

“***,这是坐轿子还是摇元宵!”轿子忽然加速,猛地一震,坐在其中打盹的人被剧烈的晃动险些甩出轿外,可也没有发火,只是无奈的嘟囔了一句,用双手抓住轿杆极力稳住圆滚滚的身子,可两条小短腿却怎么也够不到轿底,身子依然像无根之萍一样左右摇摆,撑的十分辛劳。

一阵疾行,轿子中的人已经颠的快吐了,可随行的侍从依然不停的催促快行,但轿帘已经撒了下来,轿子里的人只能通过开启不定的缝隙瞅见轿夫快速起伏耸动的背影,听到其沉重的脚步声和喘息声,根本看不到外边的情形,但是明显能感到气氛已经变得异常紧张,轿夫也由快走变成了一路小跑。

“鞑子的骑兵追上来了!”

“保护太后、殿下先行!”

“后队停止前进,挡住鞑子!”……

“快、快、快……”轿外的催促声再次响起,轿夫再次加快脚步,一阵猛跑,而随行的兵丁和乡勇们也刀出鞘,箭上弦,大战一触即发。

“完了,完了,今天怕是走不脱啦!”马蹄急促敲打地面的如雷轰响声却越来越近,仿佛瞬间就到跟前,轿子里的人面如死灰,嘴唇不住的哆嗦着,“若是被鞑子抓住了,我是装可怜,还是充硬汉?唉,估计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后,恐怕不会听自己说话早就上去一刀两断,砍下脑袋拿去换银子了……”

“哎呦!”正当轿中人胡思乱想的时候,急速前进的轿子忽然顿住了,身子猛地向前一倾,他再也把持不住,肉球似的的滚了出去,摔了个大马趴。眼前的情形吓得他差点没晕过去,身下的轿夫脖子上中了一箭,血流的稀里哗啦,嘴和鼻子随着其呼吸往外喷着血沫,一双眼睛却瞪的老大,手拽着箭杆试图将它拔出来。

“殿下、殿下,惊了王驾,小的们罪该万死!”一群人看到轿中人摔了出来,他们不是上前救护已吓的半死的殿下,而是跪了一地请罪。

“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这些虚礼,快扶卫王殿下上轿。”总算还有明白人,一个军官上前大声喝道,一帮人才如梦方醒般的起身上前将殿下七手八脚的扶起,又把摔得七晕八素的他胡乱塞进轿子中,那军官又随手抓住一个人让他顶替受伤的轿夫又匆匆上路,至于伤者就弃置路边,没有人再理会其死活。

‘格格……’蜷缩在轿椅下的殿下牙齿打颤,抱着椅垫浑身发抖,这么些天他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直视死亡,一个人转眼就完了,而他却记不得这个抬轿子的小黄门是叫福子,还是顺子,只是记得他长得挺壮,也十分爱笑,每次出行其都会小心的压低轿子跪伏在地托扶着他上轿,但一支流矢就瞬间让其在世间消失,也难怪小孩子会被这***的场面吓死。

‘咄咄……’两支箭矢穿过轿帘钉在座椅上,把小殿下吓得又往后缩了缩,将椅垫挡在身前,似乎这样可以挡住不断飞来的流矢。而轿外又传来几声惨呼,轿子再次落地,很快又被抬起,走了没几步又落下再抬起,就如同坐过山车一般,最终落下不动了,显然是轿夫全都玩完儿了。

“苍天大地、上帝、佛祖、王母娘娘、玉皇大帝,是你们哪位这么玩儿我啊?”殿下又向轿椅里边缩了缩,可已经顶住轿壁,退无可退了,他忍不住仰天哀嚎道,可被他点名的诸位并没有一个回复他的说说,哪怕发个笑脸,点个赞!

“一失足成千古恨,重新做人都附身在这么个倒霉孩子身上,自己当初走路怎么就不小心点,可***谁知道发个快递都能要命啊!”此刻轿外已经开打,兵器相碰撞的叮当声,***人体的噗噗声及濒死者的惨嚎声响成一片,令人心悸。小殿下后悔不迭,却又毫无办法……

‘哐’的一声巨响,小殿下只觉的轿子像遭受了火车的撞击,自己如同坐着弹射椅一般‘嗖’地便飞了出去,在空中翻了个筋斗摔了个四脚朝天。他再看自己的轿子已经被鞑子的战马撞得支离破碎,轿夫们血肉模糊的在地上抽搐着,保护他的军将都加入了战团,几个内侍竟然手拉手的挡在自己身前,试图拦住飞奔而来的战马。

“***,他们还当是玩儿老鹰捉小鸡呢,那能挡得住吗!”小殿下心里想着赶紧马上这危险之地,可两腿发软根本挣扎不起,徒劳的蹬踏着两条小腿,惊恐地高声尖叫。

而此刻一个鞑子骑兵冲破了护驾军将的阻拦,马上发现了还在地上挣扎的高价值目标,举着战刀就向这边冲了过来,几个柔弱内侍组成的‘防线’哪里挡得住高速冲击的战马,顷刻间便被撞得飞上了天,喷吐着漫天血雨。

“完了,这回连倒霉王爷也做不成啦……”小殿下眼看着碗口大的马蹄就要踹在自己粉嫩的小脸上,他本能的将还抱在怀里的椅垫高高举起,想挡住落下的马蹄,免得再次投生时大神们认不出自己,可心里却清楚的很,这个东西要能挡住才叫怪呢!

“滚!”就当小殿下预备不甘心的等死之时,忽然听到一声大吼,一大汉忽然斜刺里冲了过来,狠狠的撞在马上,而正奋力打马冲击的鞑子连人带马竟然被撞的轰然倒地。一击建功,大汉脚步不停,弯腰抄起小殿下夹在腋下撒腿就跑……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有人失足摔断了腿,有人失足捡了钱包,有人失足进了监狱,赵兵失足却是与众不同,他一脚踏空便成功的完成了由一个**丝向皇族的转变。如今自己的爷爷是死皇帝、爹是死皇帝、大哥是皇帝、二哥也是废帝,祖宗八代都曾是皇帝,连自己现在是都备胎,说不定哪天就当了皇帝。

按说此时的赵兵身份显贵,还年轻了二十多岁,这可不比中了个千万大奖,而是不小心捡了个国家,咱普通人捡个百八十的都要喜悦的要命,他虽说不要喜悦死,至少也要梦中笑醒才对,但是他却认为这是一次极不成功的穿越。因为他虽然来到了众多穿越众梦想的大宋,却没有赶上富裕繁荣,可以醉生梦死的好时光,而是来到了南宋末年这个布满悲怆和激荡的年代。

此时蒙古人的铁蹄已经踏遍世界,进入大宋帝国江南腹地,攻占了都城临安,六岁的宋帝赵显请降,公布正式退位并被送往北地大都,形势上的宋朝已经消失了。可是有一些人还是希望南宋延续,临安在落入蒙军之手前夕谢太后封赵昰为益王、判福州、福建安抚大使,赵昺为广王、判泉州兼判南外宗正,暗中命人保护二王逃出了临安到了温州。

这两王虽然也都是孩子,但因为血统高贵,号召力还是很强,一些遗臣和军民纷纷来投设立大元帅府,欲图重建帝国。众人在福州拥戴先帝皇长子赵昰为帝,同时,晋封他的弟弟赵昺为卫王,杨淑妃为太后、垂帘听政,建立流亡政权。但在元军的进攻下,淮东、淮西等地相继失陷,因此小朝廷在福州立足未稳,就又开始了逃亡,变成了海上的游魂。

在到达泉州时,谁承想当地权势最大的是阿拉伯籍富商蒲寿庚蓄谋反宋降元,发动了叛乱,包围了帝后驿馆,并派人联络蒙元追杀,措手不及的众人只能边战边退。而在逃亡的乱战之中,却无人发现皇子赵昺已惊吓致死,被游荡在海面上的一缕游魂趁隙而入占据了身体,失足摔死的二十一世纪青年赵兵也变成了仅五岁的卫王殿下赵昺,但也从重生的一刻起就过上了有今天没明天的逃亡生活……

“倪亮,我们歇一歇吧,大队都被我们甩到后边了!”赵兵拍拍背着他的大汉肩膀说道,他已经感觉到其脚步虚扶,喘息声愈发急促。

“是,殿下。”阿亮放缓脚步,四下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危险,看到一棵大榕树下还算干爽,走过去又用衣袖拂去一块大石上的尘土才将小殿下轻轻放下。

“你也坐下歇会儿,这几日着实辛劳你了。”赵兵往一边挪了挪,拉拉其衣袖让他坐下。

“还好,我还能跑!”大汉憨笑着答道,却没有敢与殿下平起平坐,挨着他背靠着大树坐在了地上,刀放在自己的手边。

“前边离漳州水营不远了吧?”空气中布满了咸腥的气息,赵兵估计离海边不会远了,扭脸问道,却发现大汉已经发出稍微的鼾声,他已经睡着了。

“唉,他是太累了。”赵兵摇头苦笑着喃喃道。那日在他就要命丧敌军马蹄下的千钧一发之际,倪厝武进士倪国忠率领四周各乡千余乡勇赶到南岳勤王,救他的大汉便是其子倪亮,自己现在还能喘气可以说全拜其之功。

“***,这打的叫什么仗,一路被人追着杀!”赵兵再叹口气嘟囔着。护驾的兵力按说不少,除有泉州三千皇室宗族、数千士子及守城的两千淮兵外,还有不断加入的勤王乡勇,总数达数万人之多。可他们初时便被心存谋反之心的蒲氏袭击,混乱之中大部分精锐葬身泉州城下,护驾的重任就落在缺乏练习,多数手持农具、棍棒的乡勇身上。而追击的元军和蒲氏私军只有三千人,但其皆是骑军,又是百战精兵,弓马娴熟,两厢交战,高低立判。

护驾的宋军根本抵抗不住元军,全凭着将士和乡勇们以血肉之躯阻挡敌军的铁骑冲击,倪厝乡勇与元军铁骑血战将其击退后,又与余下的兵将护着行驾边战边退走到章塘,战殁者的尸体铺满了逃亡之路。而敌军大队陆续赶到,双方数次爆发激战,尽管护行军兵舍生忘死,可终难敌精锐元军,义军大溃,死伤无数。

“爹,孩儿不孝,不能为你殓尸,呜……”

“唉……”忽然听到有人哭叫,赵兵蹭的跳了起来,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惊弓之鸟,一点动静都让他心惊胆颤,可发现声音是来自身边倪亮的梦呓时,叹了口气又坐下,这孩子心中也苦啊,但一切又都源于自己。

那日逃亡的队伍再次被敌军赶上,几次激战都未能将敌击退,而敌军越来越多,护驾的队伍伤亡却在不断增加。危急时刻武状元倪国忠自愿领兵阻敌,嘱咐自己的儿子保护好卫王后边冲了上去,倪亮则背起王爷随大队突围。

赵兵此前不以为自己是个胆小之人,可他的前世即便影视剧中的***镜头都会被限制,车祸死个人都能让人唏嘘半天,根本没有机会见识过战场上的惨烈。但今天他亲眼看着热血喷涌,人头落地,流矢擦着头皮乱飞,让他头一次感受到死神离自己如此之近,一幕幕惨景也使其明白了书中所说的尸山血海、血流漂杵、粉身碎骨……这些恐怖的词汇绝不是无聊文人杜撰出来的,而是对战场真情实景的描述,也是最真实的,最为普通的一幕。

瞅着一条条生命转眼即逝时,赵兵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他吓的浑身颤抖,腿脚发软,脑子中一片空白,趴在倪亮背上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只想快点逃离这修罗场,当时尿没尿裤子不知道,反正事后觉得裤裆里湿漉漉的。而别看倪亮只有十七、八的年岁,却是个猛人,他一手护持着王爷,一手持刀,接连砍翻十数名拦路的敌兵硬生生的杀出了重围。

行驾终于突破围堵,而倪国忠却在阻敌中身中流矢而殉节,据称其‘死不瞑目,立而不仆’。得知父亲的死讯后,倪亮却只是向着来时的方向跪倒磕了三个头,从衣服上撕下一缕白绸缚额,没有流一滴眼泪,背起小王爷又行。此后一路上倪亮与赵兵可谓形影不离,王爷不吃他不吃,王爷不眠他不睡,背着赵兵辗转百里,突破敌军多次围堵才到了这里。但这些不等于其忘记了父子之情,只是深深的埋于心中。

“……”赵兵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孩子,只能伸手轻轻拭去倪亮脸上的泪水。

“殿下,你怎么哭了,是不是饿了?”赵兵稍微的动作惊醒了倪亮,他手忙脚乱地替赵兵擦掉眼泪说道。

“哦,没有,我看到你脸上有个虫子,想替你摘下,没想到却惊醒了你,脸上可能是树上滴下来的水。”赵兵抽了抽鼻子,摆摆手道,暗道自己怎么也哭了,可又忽然对自己的话感到好笑,这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虫子。

“那是不是冷了,我生堆火吧!”好在倪亮并没有在意殿下话中的破绽,站起身左右看看想找些树枝道。

“不要生火,否则会招来鞑子的。”赵兵急忙说道,现在元军正到处搜捕他们,点火正等于给敌人报信了。

“哦,还是殿下想的周全。”倪亮憨笑着坐下道。

“阿亮,你的武艺是不是家传的,我看十分厉害啊!”赵兵怕他再瞎忙乎,赶紧岔开话题道。

“嗯,我爹更厉害,他可是皇帝钦点的武状元,授翊麾校尉,只是一直未得启用。”倪亮点点头不无自豪地说道。

“大宋若是多些倪状元这样的忠义之士,如何落得如此狼狈。”赵兵有些感慨的道,他知道一个朝代的更迭,虽然外族**是主因,但往往也是一个国家政治最为黑暗腐朽之时,Jian佞当权,有识之士受到打压,一个国家岂能不亡。

“父亲经常感叹自己空有一身武艺而无法报效朝廷,希望有一日能上阵杀敌为国尽忠,听说陛下蒙难泉州后,他散尽家财召集乡勇勤王,没想到他却一战而殁。”倪亮凄然地说道。

“倪状元为国尽忠,死得其所,定能流芳百世。”赵兵心中也不好受,而自己安慰的话却显得苍白无力,“待我们脱险后,我定请娘娘重重封赏,你可返乡再建家园。”

“不,父亲叮嘱要保护殿下,如今鞑子肆虐,我怎能离开!”赵兵以为经历了如此大变,倪亮会接受自己的安排,没想到他却断然拒绝了。

“你如此待我,我定不会负你!”赵兵没再多言,只是***脚拍拍倪亮的肩膀。前世常言生死之交,可那是酒桌上套磁的寒暄,他也常以此回应,但他明白其中的虚伪,更没有人会将此刻的信誓旦旦放在心上,而此时他却是出自于肺腑,发于灵魂深处。可他万万没想到为这句誓言自己终生与其纠缠不清,也很快付出了代价……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重生宋末之山河动出色章节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