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穿越作死玩脱(齐无策)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穿越作死玩脱(齐无策)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2-10

宠辱不惊,闲看书卷奥秘,去留无意,漫随书卷人生。阅书,读己,追随心灵的净土!我们一起打开手机,看这本穿越作死玩脱小说,主角是齐无策,乌鲁克外怒拐恩奇都的希奇路人……影之国里蹂躏库丘林的魔鬼同学……燃烧的宫殿中与尼禄共舞的恶魔……剑栏之丘上帮莫德雷德挡枪的神秘人……一个穿越的逗逼因某些原因而不停转世搞事的故事。前奏较长。

穿越作死玩脱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什么!为什么藤乃的下场这么悲惨,这群该死的小混混!”一栋房子里传出了一声惊呼。

一头黑色锃亮的碎发如同赌神发哥一般,在那两道寒气逼人的剑眉之下,一双有如浩瀚星河般深邃的双眸其中正翻腾着磅礴怒气。

忽视掉被不知名的光线炸成齑粉的屏幕,少年双眸的色泽正逐渐恢复成与常人无异的颜色。

说来也怪,这怒砸电脑,面似十六七岁的英俊少年照理来说应正处在高中的教室里为着那号称“一考定终身”的高考狗而孜孜不倦的埋头苦读。

可这少年却一反常态,本应悬梁刺股苦读书的他却是只盯着眼前破碎的电脑屏幕,为动漫之中的悲情角色而大呼小叫,他的身上丝毫没有高考将临的压迫感。

再看其一身衣物,金边白底的宽大袖袍随意的披在其身上,这道袍上又绣有山川草木、日月星辰,岂不正是那传说中圣道人皇之剑上所应有的镌刻,而那背部更是绣有一太极八卦图。

偏偏最别扭的是,在这布满玄乎之韵的袖袍之内,一身精壮的腱子肉肆意暴露在空气之下,那条黄绿相间的大花裤衩更是因正对风扇而迎风飘动,敲起的二郎腿上一只人字拖正半搭不挂、摇摇欲坠的吊在一根脚趾头上。

这行为、这妆扮、这品相,光是随意一瞥就能知道这家伙压根不会是什么正正经经的五好青年,倒是颇有些可惜了这副丰神如玉的好皮囊。

顺道说一句,这少年名叫齐无策。

齐无策刚刚看完了这集动漫,想起藤乃最后悲惨的下场,又想起型月之中诸如卡莲、小樱之流悲惨妹子们,原本不好的心情更加阴沉。

瞥了一眼墙角的那盒布满了怨念的刀片,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被其愉快的邮寄到作者家中。

越想越气。

“砰”的一声,原本是粉刷的雪白钢筋混凝土墙壁上硬是多了一个足有半尺深的拳印子。

“哎呀呀,完了完了,这回估计又要被房东太太骂了。”皱了皱眉,齐无策收回了拳头不爽的说到。

“阿齐啊!你今天楼下又在搞什么鬼啊!”

果不其然,房东太太堪比狮吼功一般的大嗓门吼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喊,能从好几楼高的地方吼到一楼来,其一身的功力当真是深不可测。

只是这房东太太爆裂的脾气也不知道整天打太极的包租公是处在怎样的水深火热之中。

挠了挠后脑勺,齐无策表示很无奈,他作为一个年轻人火气可是很旺的,偶然会冲动也是青春期正常现象。

尴尬一笑,齐无策没有理会房东太太的叫喊,转而一脸仓促的开始着手预备一些稀罕古怪的物件。

其实学生只是齐无策用于行走于表面世界的外套,而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气功大……修真大师。

作为地球上现存的最后一位的修仙者,齐无策足以称得上是绝无仅有、得天独厚的一朵奇葩。

同时他也是地球现存的最强的一位半吊子修炼者(就剩一个了,自称是最强也不会有人来争),可惜现在地球灵气匮乏,纵使齐无策天纵奇才,也才堪堪达到了遭雷劈的地步。

也正是因为不久之后就要到来的灾难,这所谓的看书复习为了未来的人生而努力奋斗、奋斗、再奋斗也就成了一个无稽之谈。

高中这几年齐无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修炼,再加上要时不时出去搜刮地球上现存的稀缺到让人心碎的修炼资源,齐无策干脆就放弃了亲自去学什么高中课程,只是随意弄了一个分身障眼法便可让他肆无忌惮的旷课。

人类社会的确麻烦,但若不是为了更好的融入人类社会以获取所需的资源,齐无策早就跑到深山老林里安心修炼去了。

说起金手指,如同小说故事之中的主角一般,齐无策狗血的在孤儿院中长大,靠着国家的补贴,加上牛逼哄哄的学习天赋轻轻松松混到了高中。

在当初被收养到孤儿院时,身上便有一枚竹简模样的黑色玉坠,孤儿院院长齐院长也不知为何突发奇想便干脆叫他齐无策。

他只知道据说是院长忽然中二了一波,看着他身上的玉坠联想到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于是乎就给他取了这么个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意味的名字。

靠着低调做人,齐无策才成功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而没有被某些狂热科学家抓去切片研究。

自小在其脑海之中便有篇名为《法诀》的***,齐无策生而明当世理自是知道脑中那篇***的不俗。《法诀》之中包罗万象,既有那上古修仙之法,又有那内家古武,就连那西方魔法之道也记录其中,还有一些查克拉(类似)、超能力之类的奇希奇怪的东西,总之就是什么都有,比百科全文还要百科全文的一部***。

但齐无策身为根正苗红五讲四美的中华好少年,八荣八耻为己任,马列主义铭记于心,唯物主义辩证理论高高挂起,面对这有如牛鬼蛇神邪教之流的《法诀》……

他齐无策自然是信了他的邪,开始了他半吊子的修仙大道。

啥都学一点,啥都会一点,这也使得没有老师好好教导的齐无策至今也没弄明白其中的道道,一身所学博而不精,也不明白自己到底修出了个什么玩意儿,所以便自称为半吊子修仙者。

无论如何,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齐无策早已达到了渡劫境巅峰,加上刚才被刺激到的情绪(脆弱的玻璃心)齐无策突破了境界。

劫云已经悄然覆盖在了齐无策的头顶的天空蓄势待发,惹得几个邻居以为是暴雨将至急忙下楼收起来衣服。

眼看***就要到来齐无策也顾不得什么动漫、电脑,收好了法器也没多作什么预备,就被迫去硬抗***了。

齐无策此行那必须得是凶多吉少啊,就连他本人也是如此认为。

在这末法时代,齐无策虽然搜刮了大半个地球,像样的法器也才一两件而且全都是自己炼制,至于布阵什么的更是没那个闲钱。

半天之后。

百慕大的一处海面之上,齐无策已是熬过了八道天雷,终于最后的劫雷自劫云之中探出,只见一道紫色的雷龙化为五道雷电如铁塔镇妖般从天而降,直直落在了齐无策的头顶将其劈入海中,硬生生给齐无策来了一套五雷轰顶顶级按摩spa。

风吹云散,齐无策直接就被这可怕的劫雷劈成了灰烬,怪就怪在这该死的末法时代,不然凭他被【黑色玉简】改造过的体质又岂会被这***阻挡了成仙的道路。

全剧终,本书完。

…………………………

半响之后,虚空中一点点金光慢慢聚集在了一起,齐无策的元神自虚空再次凝聚出来,这厮在如此恐怖的劫雷之下竟是没有被劈的个魂飞魄散。

“还好莫名其妙的修炼成了这希奇武道仙元,加上那黑色玉简在千钧一发之际自动护住了元神,要不然今日恐怕是要形神俱灭,一身修为化为流水了。”元神状态下的齐无策后怕的嘀咕了几句。

一想刚刚的危险,金色的齐无策元神抹了一下额顶并不存在的虚汗,方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齐无策刚刚放松开来之时,只见其四周的空间如同镜花水月般片片破碎开来,一个黑洞张牙舞爪的出现在了齐无策的视野内。

“???”

就在齐无策愣神之时,黑洞已然成形,那漆黑的洞口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吸力,还不待齐无策调转元神之力稍作防御,转瞬间便如抽水马桶抽水般的被吸进了其中。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不付出完全的预备就去应对危机肯定是要出事情的……

不过……渡劫渡到被抽水马……被黑洞吸走,估计齐无策这家伙还是头一号。

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从元神之中传出的疲惫之感齐无策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使得视野突破了那监狱一般可恶的眼皮的重重限制再次恢复光明,不出所料的映入眼帘的是有些生疏的天花板。

一阵阵痛感传达到了脑海之中,齐无策一时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等等,道爷我的肉身不是灭成渣了吗?”半响,齐无策才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并发现了自己貌似是借体重生了的事实。

作为一名修仙者,脑子还是要清白的,就对于周边事物的观察与分析这一项能力而言,齐无策已经达到了一种让普通人永远无法想象到的地步。

齐无策操控着新获得的身躯用手摸了摸自己,然后从床上挣扎着站了起来,走到了室内的水池旁。

水池中倒映着的身影是一个有着金色碎发,猩红色眼眸的可爱小正太,看着水中的自己,齐无策默默无语。

感受着幼小躯体中前所未有的贫弱,齐无策摇摇摆晃倒在了一边身体呈orz状整个人灰白化了。

“吱嘎”一声木门貌似被什么人给推开来,一个妆扮看起了像是侍女的人端着食物走了进来,齐无策呆呆地看着这位侍女妆扮的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齐无策刚欲向其打个招呼,却被一声惊叫震的脑袋一片空白。

“啊!”侍女惊喜的叫了出来并一边大叫到“主人醒了!主人醒了!”一边向房间之外跑去,似乎是去通知其它人了。

而此时的齐无策也因为身体原本的主人的记忆的侵蚀而进入了呆滞的状态。

“嗒嗒嗒”一连串的脚步声传来,当齐无策从呆滞之中恢复过来时,一个面色威严、蓄有大胡子且身材威武雄壮的九尺大汉已经快步来到了齐无策的面前。

根据这副身体的记忆来看,齐无策知道面前的这个壮汉就是都市王朝乌鲁克的城主——卢加尔班达,也是齐无策目前所占据的这副身躯原主人的养父,顺便一说,齐无策现在所占有的这副身体的原本名字叫做卡俄斯。

卡俄斯吗,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名字,既然我取代了你,这被你深爱着的乌鲁克我必然会将其兴盛。感受着这与原来不同的躯体所带来的感觉齐无策若有所思喃喃道。

因果,因果,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既然他占了人家的身子,总得替人家完成一个夙愿,不然于情于理他都过不了内心的坎,说到底,他齐无策还是一个心软的好人。

“卡俄斯,你终于醒了,看来你的恢复力还是挺不错的样子啊!记住,下一次你千万不要再逞强了,虽然我们乌鲁克都是勇猛的战士,但过度的勇猛只不过是野兽一般的鲁莽,你要记住!”老城主拍着齐无策的肩膀大声说到,其手上传来的力道使得齐无策半边肩膀一阵生痛。

真痛啊!嘶……乌鲁克这边的人下手不知轻重吗?我可是伤员啊!伤员啊!某人内心疯狂咆哮着。

听完卢加尔班达的话后反应过来的齐无策立即通过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的记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彻底了解。

因为身躯原主人的逞强而和少城主去作死挑战一头魔兽,最后为了少城主挡下魔兽临死反扑的一击才被打成重伤,若不是大祭司赶到的及时释放了几个高级治疗法术,等齐无策穿越过来附体之时也只能是附在一具死尸身上了,那就是另外一个叫做不死者之王的故事了。

“我记住了下一次一定不会再这么鲁莽(作死)。”齐无策赶忙回复,生怕慢一步就会再一次感受城主养父那“温柔的拍肩”。

“嗯,不错是块好料子,以后你要好好辅佐小吉尔成为乌鲁克的新一代王啊,我便不多说了,你好好休息吧。”说完老城主便匆匆离去了。

“看来这个便宜养父还真是个大忙人啊,这么来去匆匆的,等等!乌鲁克!乌鲁克!莫非是那个神代的都市王国。”反应过来的齐无策一时有些激动起来。

对照了一下记忆,齐无策反应过来自己果真已经穿越到了古代的美索不达米亚的都市王朝乌鲁克来了,从记忆中来看自己是乌鲁克城主的养子,有一个兄弟叫做吉尔伽美什,只是这个兄弟似乎不怎么待见自己。

麻烦啊,看来自己有可能穿越到古代来了,貌似还有可能是闻名的某个自称是最古之王的吉尔伽美什所在的时代,算了,先不管这些事,赶紧查一查自己的状况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此齐无策赶忙用神识扫了一遍自己的身体。

片刻后得出的结果,纵使以齐无策在修炼上的眼界也不由得连连点头。

这具身体才七八岁就有筑基后期的肉体修为,而且天赋也远远超越以前的自己,五种灵根齐聚一身真可谓是天赋绝顶(秃了就能变强的那种)啊!

对了,玉简!玉简去哪了?忽然想起这事,齐无策有些慌乱,这玉策可是他成仙路上至关重要的宝贝万万不可有失。

齐无策赶忙在自己身上翻找了一番,可这一翻他却压根没有找到什么玉简。

不死心的齐无策灵机一动,意识一沉去到了自己的灵台之中,只见一个金身元神漂浮在灵台中心,而玉简正飘荡在元神金身旁边不显以往光泽,好似蒙尘明珠一般。

心急之下,病急乱投医的齐无策用出神识探入其中开始感应玉简的状况。

半响过后,没有任何头绪的齐无策只能以“虚空穿越时被时空风暴给伤到了”的理由来搪塞自己。

此时的齐无策见识尚短,区区时空风暴又如何伤的了玉简这等宝物呢?当日齐无策渡的那场雷劫可是大有来头的,不过现在的齐无策自然是不知晓这其中的奥秘。

“可惜啊,看来作弊器没有了,不过以我现在的天赋,未来成就绝对不会低于前世的我,而且现在天地之间的灵气浓度远远高于前世的地球,不过却不知道要修炼多久才能超越前世的我啊。”齐无策默默想到。

不在继续去多思考那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当务之急还得属提升自身实力最为重要,想到此,齐无策当即盘坐下来,并用自己的神识沟通起天地之间的能量开始改造自身。

上一世的齐无策作为一位武学宗师,他对人体的每一分构造、每一分潜力自然是最为清楚,加上他有着渡劫期的见识和仙人级的元神打底,想要进行个人体改造什么的自然手到擒来之事。

这一世虽然修为全无,但是元神修为依旧傍身,以元神之力为辅助,想要身返先天还是不在话下。

第二日,闻着身上的臭味齐无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究竟当初那劫雷只是劈毁了肉身,这元神倒是熬了过去成了真真正正的仙人元神,能力倒是强悍的没得说。

一夜过去总算是把这副身体改造成了计划中的状态,修炼速度又翻了个倍,剩下的便是积蓄真气、练练内家拳的水磨功夫,究竟以前境界的还摆在那里,加上如今的身体天赋,就算再迟也能在二十年之内超越他当初的修为。

我既占其身,今朝当暂为卡俄斯!

齐无策起身走到一旁的水池边跳了进去洗净身体后穿好了衣服,看着水中自己的新相貌,齐无策淡淡一笑,捏了一个手印去除了一身的水渍,打开大门踏出了迈向新世界的第一步。

穿越作死玩脱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走出房间大门的齐无策,伸了伸懒腰按照以往的记忆漫步走向了演武场。

来到演武场,演武场上如往常一般尘土飞扬,乌鲁克的战士们在演武场上井然有序进行着练习。

这个时代几乎是全民皆兵,所以像齐无策这个年纪大小的战士在这演武场上倒也不是很稀罕,或许是因为女权主义还盛行的原因,女性战士在这里也是很常见的。

忽然,一只大手冷不防的拍在了齐无策的肩膀之上,传来的力道使齐无策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齐无策的武道自不是白修的,虽然换了一副身体,但那一身武道修为可不只是在肉身上,只要适应了这副身体,凭借一些修炼的法门技巧,可以说他的肉身修为不出几年便能超越上一世,武道与仙道双修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这相辅相成的特性。

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齐无策反手就是预备给予敌人一记肘击。

但在看清楚来人之后齐无策不得不在心中暗骂一声。

索性他反应够快,意识到了来人是友非敌,刚刚发出的力才能轻易收了回来,不然此时的他力量虽未成气候,但也能让后面这突袭的家伙不死也得重伤。

“宁挨十拳,不吃一肘”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话,更何况是齐无策这种身体之中有着道家真气的存在,即使是刚刚练出来的微不足道的真气也能轻易搅的一个常年锻炼之人的身体内部一团乱麻。

“小卡俄斯,你又来练习了,伤刚刚好真的不要紧吗?”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长着浓密红色毛发的中年大叔,其最大的特点就在于那一口显眼的红色络腮胡子。

按照以前的卡俄斯的记忆,这个大叔的名字叫穆拉丁,是乌鲁克五个千夫长的其中之一,对原来的卡俄斯非常友好,并经常指导原来的卡俄斯进行练习。

但就是这个名字,却让齐无策不禁想问一句“你丫是从艾泽拉斯来的吗”。

“没事,我不要紧。”齐无策照着卡俄斯的习惯故做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随意拍了拍大叔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缓缓说道。

“真不愧是卡俄斯啊,果然是个很勤奋孩子啊。”说完穆拉丁便走开了,殊不知自己刚刚已经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对于这莫名其妙打了两个招呼转头就走的怪大叔,齐无策也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

刚刚修炼完,因为身体改造的过快所以在许多方面并不是很适应,所以现在身体的状况都要重新测试一下,以他的经验只需动一动便可适应新身体。

齐无策走到一堆大小不一的‘石锁’面前,这些‘石锁’大的足有一个旅行箱,小的也有一个人头大小,很难想象这些东西到底有多重,但是在阳光的照射下这些乌黑发亮的石锁却能给人以一种无比沉重的感觉,仅从气势上看便可知晓其绝对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健身器材’。

乌黑的石锁具体分大、中、小三个量级,小的大概有一千五百多斤左右的样子,中等的最起码也有三千斤,最重的大概有五千斤左右的样子,而大的石锁只有一个,据齐无策以前的记忆,这个大石锁在整个乌鲁克只有天生神力的少城主吉尔伽美什才将其举起来过。

不过,这并不是大石锁有多重,实际上这大石锁充其量其实也就是一万斤左右的样子,但是制造石锁的材料是一种较为非凡的石头可以压制住身体中的魔力,所以除了半人半神、天生神力的少城主吉尔伽美什之外,倒是还没有人举的起这个石锁,即使是这个古老时代的人类身体天赋不是一般的可怕。

齐无策随意挑了一个中等大小的石锁,依照记忆来看,就这具肉身未被他占有之前那不怎么强大的身体条件勉强举起三千斤重的石锁已经算是极限了。

但是现在嘛……区区石锁又岂在话下掂量了一下,随手挑了一个三千斤的石锁轻松的举了起来,齐无策放下了三千斤的石锁激起一片烟尘,又将目光挑落在了一个五千斤左右的石锁。

双手握住把柄,齐无策闷哼一声双臂轰然发力便轻松举起了这五千斤左右重的石锁,粗略感应了一下,齐无策便知晓自己现在单臂最大的力量应有五六千斤左右,在这乌鲁克还不能够算得上顶尖水平。

放下石锁,齐无策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摆起姿势后双腿瞬间发力,只见其身躯变得模糊起来如同一道离弦的金箭般脱弓飞射而出,百米的距离眨眼间便闪过,虽然齐无策表现的如此强势,但对于齐无策这在之前的地球上足以称得上是惊世骇俗的表演,演武场上松散练习的士兵也未对此显得太过在意,仿佛这就是一些稀松平常的事情早已见怪不怪了。

这副身躯以前的修炼到底也不是白修的,加上自己用元神改造过之后,这副身体的力量甚至直逼乌鲁克的顶尖水平。齐无策默默的想到。

演武场这里人多眼杂自然是需要留上一手,所以他的身体力量也未用至极限,至于真气……刚刚凝聚了一晚上的真气在加持身体的作用上,是真的只能顶个屁用。

“不错嘛,卡俄斯小子,看来你小子又有突破了啊。”穆拉丁大叔再次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根据以前卡俄斯的记忆,这怪大叔在苏美尔的战力分阶中大概相当于一位白银斗士。

苏美尔的修炼等阶分级大概是一到九段魔力的积蓄,然后便是斗士、青铜斗士、白银斗士、黄金斗士以及神域,这种按照贵金属价值排列的分级方式使得齐无策感到了一种浓浓的熟悉感。

照理说齐无策现在正相当于白银阶斗士只差一脚就能比肩黄金级别,前几个阶级到没什么但是到了称号斗士阶级就不一样了,因为到了这个阶级的斗士都已经逐渐开始把握自身独有的战斗方法,低阶级就未必不能战胜高阶级,这个层次的战斗技巧还是有很大的用处的。

但是当到了苏美尔流传的传说之中的那个神域境界就完全不一样了,传说中的那个境界只要一达到便可与神匹敌。

不过虽说是有此一说,但从古到今却没有任何“人”达到过这种境界,即使是整个乌鲁克也才只有大祭司一个相当于黄金斗士的魔法使(时代不同,这里的魔法使还算不上真正的魔法使)和不知实力深浅的城主,整个苏美尔的拥有有黄金斗士级战斗力的人也不会超过十个以上,不过据说城主卢伽尔班达的真实实力是神明级别,究竟是日了神的男人,不可能不知道这种修炼方法的弊端界限。

齐无策何等的眼界,心中已经有些开始怀疑这个传说之中的境界,在他的记忆之中这乌鲁克的修炼方法自然是有的,据说这修炼方法还是神明传于人类修炼,按照齐无策自己的推演,这黄金级以上的境界貌似不是假的,但是唯有那些拥有神的血脉的神子们才有可能修炼到顶,而且一但修炼到顶估计也就会被接纳成为神系之中众多神明的一员。

在西方神道的修炼之中,一个神系的其他神明面对同一神系的主神之时可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如此一看,这些居心叵测使绊子的神明定然不会是一些善男信女之辈,甚至在以后这些神明很可能会成为他修道之路上的绊脚石。

肉体才白银吗?假如我的真气修为也同步到现在筑基的境界,那绝对可以碾压那些所谓的黄金斗士,至于那些天上的神明……倒也是个大隐患啊,虽然目前是没什么机会接触到那些家伙。

揉了揉太阳***,这记忆之中神明的存在使得他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究竟这些神明若是发现了一个修炼体系与他们所教授的完全不同的人类,那后果齐无策简直不敢想象。

必须要加紧变强了,按照记忆来看这个世界可是有神存在的,不过乌鲁克这实力分级……应该不会有圣斗士吧……

向着拉丁大叔打了个招呼之后齐无策便凭着这句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慢慢走向了王宫。

乌鲁克城的城市规划分为外城和内城两个部分,外城是平民百姓居住之地,而内城则是王宫的所在地,乌鲁克的核心人物统统居住在内城之中,像刚刚的演武场也只是建立在外城。

来到通向王宫的城门之下,如同洪荒巨兽之口一般的大门与绵延望不到头的城墙阻挡住了通往王宫的一切去路,在齐无策的记忆之中也唯有前世看到的山海关可以在气势上与之相比。

作为乌鲁克城主的养子守城士兵自然是认得的,也没多做盘问便轻易放行了。

来到王宫,齐无策径直走向了祭奠大殿去学习每日必修的课程,在乌鲁克能够受到如此待遇的也就只有他与吉尔伽美什了。

乌鲁克的信仰主要分为两个派系,一种是以国王作为信仰的祭奠殿,另一种是以神明作为信仰的大神殿,而乌鲁克的人民并不怎么信仰神明,因为祭司们的插足,在乌鲁克人民们大部分都是信仰着他们的王,忠诚于他们的王,在乌鲁克人眼里王的命令是绝对的,而老国王(城主)也不怎么支持神殿那方面,他的妻子是神明,对于其中的那些道道老国王在清楚不过,所以在乌鲁克的主要宗教还是祭奠殿一家独大。

总之与某个时空的乌鲁克完全不同了,一切都被扭曲,似乎是某人刻意而为之一样。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穿越作死玩脱(齐无策)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