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画演天地(骁勇)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画演天地(骁勇)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2-10

《画演天地》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小说,画演天地(骁勇)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在以画入道的修真界,初入宗门的少年少女和历练不够的修士举止行为都像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主角骁勇自小跟随爹爹上山打猎,极为善战,他入了修仙宗门,来到他们之中,就如同虎入羊群,所向无敌。

画演天地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今日是仙门大宗知画宗三年一度的收徒大典,雍州各郡的少年少女只要年满十三岁,又不超过十六岁,均可于各郡的登仙台等候知画宗的仙人挑选。

被选中者,入得仙门,一步登仙。

未被选中者,若无机缘,终生为凡。

此处是雍州岐陵郡的登仙台,建于一座被仙人以仙法削去山顶的险山之上,造型恢弘,萦绕云雾。

登仙台上有一巨大圆台,圆台上站有数百等候挑选的少年少女,圆台一旁有着陪同他们前来的人数过千数的父母亲友和仆从。

登仙台乃仙人设立之地,令人心畏屏息,故人数虽多,氛围却也安静。

圆台上的少年少女无论出身如何,皆是一副干净整洁的妆扮,唯有一人例外,那是一名少年,披头散发,脏眉花脸,身着破烂兽皮,臂膀腿上满是污迹和伤痕。

少年名为骁勇,年过十四,来自岐陵郡某深山老林的猎户人家,在数月前,他的娘亲患上了一种怪病,他和爹爹在为她寻医问药的途中才意外得知这方天地竟有仙人,也在那时才知晓这三年一次的知画宗收徒大典。

与之相伴的,骁勇还得知娘亲的怪病无人能医,且她最多只有三年可活。

无人能医就找仙人来医,故而骁勇在三个月前留书出走,独自一人翻山越岭,历经千辛万苦方赶到此处。

骁勇此来便是为请仙人帮他的娘亲治病,若是不能,则自己拜入仙门登仙学法,再回去为娘亲医治。

骁勇的模样另类,因而吸引了不少少年少女的好奇目光,其中有一位特殊的少女。

此少女不过十三四的年纪,却如同夜空皓月,站在那处便掩去了万物之辉光。

少女姓秋水,名灵眸,是岐陵望族秋水家的二小姐。

骁勇从未见过像秋水灵眸这般刺眼的姑娘,可他记得此来的目的,不会为他事扰心,瞧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此举显得有些无礼,秋水灵眸却未放在心上,与之相反,她看向骁勇的目光中还带有些许异彩。

时天下以仙人为尊,而仙人多以画入道,因而仙人往往状若书生。

上显下效,天下百姓便喜那书生做派,喜那斗诗比画,不喜莽夫风范,不喜拳脚功夫,此点在尚有仙缘可待的少年少女身上尤为凸显。

故秋水灵眸平常所遇的同龄少年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之辈,即便有那么几个会几招的,也多是好看不好用的绣腿花拳。

而这骁勇,单凭身上伤痕,便知他不会柔弱。

或是见着新鲜,或是觉着新奇,秋水灵眸眸中的异彩渐浓。

与秋水灵眸截然相反的是同样出身岐陵望族的古昭溪,他的眼中只有因为骁勇的糟糕模样而越发浓郁的厌恶。

为这厌恶所扰,古昭溪走出来斥道:“粗蛮野人!这里是仙人之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滚,否则本少叫人揍你!”

骁勇也知自身模样糟糕,但这没有办法,因他身上缺少财物,便无法与人换取干净衣裳,且他来时在山下寻了许久,也未寻到可以洗去身上污浊的地方。

是以面对古昭溪的斥责,骁勇抱拳一礼的说道:“这位公子,俺找仙人有要事,不能离开,还请这位公子海涵。”

“你找仙人有要事?哈哈哈!笑话!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找仙人?”古昭溪一个抬手,冷声道:“来人,把这粗蛮野人给本少轰出去!”

话出恶仆应,一高一瘦,跳上圆台,狞笑加身,大步走来。

秋水灵眸本想阻了他们,却因想瞧瞧骁勇的实力,故做袖手旁观。

骁勇面对那两恶仆,没有惊恐怯退,露出微笑,摆手道:“俺娘说过,君子动口不动手。”

瘦恶仆狞声道:“我们不是君子,我们少爷才是君子,我们是小人,不动口,只动手!”

高恶仆连口都未动,临近便动手!他右臂一抬,右手捏拳,轰向骁勇的小腹。

骁勇躲开,咧嘴露牙:“俺爹说了,君子动口不动手,小人动手便打趴,所以……趴下吧!”

骁勇话落人动,错身冲出,顿步扫腿,狠狠踢中高恶仆的腿弯。

高恶仆中脚跪地,勃然大怒,欲起身让骁勇好看。

骁勇一脚踩中他的小腿,截了他的起身,给了他后背一拳再一拳,两拳连出就是拳拳相接,接连不断。

骁勇自小跟着爹爹上山打猎,练就了一身硬实功夫和猛兽气势,瘦恶仆见着心生惧意,不敢上前。

高恶仆腿部被制,后背又遭了连击,他虽愤怒,却已失了先机,一时之间竟无反制可能。

而骁勇气力不小,又拳拳到肉,拳拳透骨,高恶仆连遭十数拳之后,已然跪坐不稳,扑倒于地。

骁勇不再砸他,起身掸灰,声响回荡。

众人静默,凶悍之兽常见,但如此凶悍的少年万分罕见。

秋水灵眸呼吸微促,眸中异彩连连。

古昭溪脸色微变,愤怒却更盛,但他依然没有出手,因他正是连花拳绣腿都没有的柔弱之辈,他是朝着瘦恶仆使了一个眼色。

瘦恶仆读懂眼色,那是要他继续!

瘦恶仆脸色发苦,他可看出了骁勇绝非平常少年,一身实力或许比他还高,这要他如何继续?

骁勇没要他继续,再向古昭溪一个抱拳道:“这位公子,俺叫骁勇,善战骁勇,俺只想在这里等到仙人到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求,故请这位公子将俺无视。”

古昭溪冷笑说道:“你打了本少的仆从,还想让本少无视,你说可能吗?”

骁勇微有尴尬:“这个……俺那是自保,是防卫。”

古昭溪才不管那般多,转头看向一旁,沉声道:“再来几个人,一定要把这个粗蛮野人给本少撵走!”

跟着古昭溪来的仆从不少,随他一声令下,便有有好几个跳上圆台。

人多壮胆,瘦恶仆有了胆色,静静抽出腰上的短棍,无言无语,绕到骁勇身后,目落骁勇双腿,一棍子砸下!

腿伤则不可逃,便能轻松将其拖出登仙台范围,完成古昭溪的命令。

骁勇没有短棍,却有短刀,是他出门时挎的一柄刚及一尺的骨刀。

骨刀上沾有干涸的血渍,那是刀的功勋,亦是骁勇与野兽战斗,与山贼拼杀的战绩,而有此刀此功,骁勇又岂是傻站挨砸之辈?

骁勇抽刀破空,闪身转臂,拧身回斩。

“当!”

刀棍相撞,瘦恶仆只觉虎口微麻,手臂微颤。

骁勇并不想将事情做绝,可若谁人欲断了他的救治娘亲的路途……哼!

骁勇错步一进,刀走直线,趁瘦恶仆手麻臂颤,直指他持刀的臂膀。

谁知刀未到,身先斜!是高恶仆不知何处来的力气,制住了骁勇的脚腕,扰了他的动作。

若非骁勇动作遭扰,瘦恶仆的一条手臂可就伤了!

瘦恶仆回过神来端是又惊又怒,惊怒之余,他见此时有高恶仆相助,知是制住骁勇的绝好时机,没有将其错失,再绕到骁勇身后,腰身一拧一放,一棍横砸。

不再砸骁勇的双腿,瘦恶仆砸的是骁勇后背。

骁勇被制的只是左脚脚腕,他的右脚可动,身也可转。

骁勇动脚转身,斜面瘦恶仆,竖刀便欲挡他那短棍。

可单挡这根短棍还不行,因那高恶仆也出棍了,他空出一手抽棍一捣,捣向骁勇的小腹。

骁勇只有一刀,又躲闪不便,旁人看来,此战必败。

秋水灵眸原本亦觉如此,可她发觉骁勇未有惊慌,唯有冷静。

“莫非他有后手?”秋水灵眸小手微捏,手上捏着的纸片被她捏出了褶皱,她的一双灵眸散发出淡淡辉光,眸中映照出骁勇的身影。

骁勇骤然感到一股寒意袭来,让他仿若坠入冰窟,通体生寒,亦让他警惕大盛,不敢怠慢。

骁勇身子微沉,手中骨刀下划,荡向高恶仆的一捣,而瘦恶仆的横砸,他一挺胸膛,用胸口硬接。

当的一声,高恶仆的一捣被骁勇荡开,瘦恶仆的横砸却毫无偏差的斩中了骁勇的胸口。

旁人有人轻叹,有人惋惜,有人讥讽,有人畅快,因这胸口不可能挡得住短棍。

古昭溪便是心头畅快:“和本少作对,简直……怎么可能!”

古昭溪惊骇莫名,旁人亦是震动,因骁勇的胸口还真的把瘦恶仆的短棍挡住了!且挡住不说,还有咔嚓一声的崩断脆响,赫然是短棍它被挡断了!

瘦恶仆的短棍可是坚固的铁木,就是砸在平常石头上也不会断,却被骁勇一挡就断了,他这胸口得有多么坚硬?

秋水灵眸俏脸上带有笑意,她明了不是骁勇的胸口坚硬,是他怀中的宝物足够坚硬。

古昭溪没有实力,却有见识,猜出些许,厉声道:“他身上有好宝贝!夺来让本少瞧瞧!”

骁勇荡刀挡棍之后,趁了瘦恶仆棍断发懵之机,一脚踢中高恶仆的下巴,踢得他人昏手松,借机脱身暴退。

身形方止,骁勇便听得古昭溪的厉喝,心下微沉。

画演天地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骁勇怀中揣着一样儿时在山中捡到的宝物,此宝物是能否请动仙人救治娘亲的要害,失去不得!

此刻古昭溪的那些仆从已经围来,又有瘦恶仆在旁,凭他一人,护不住宝。

不!谁说护不住了?

骁勇忽然想到此处可是登仙台,此日更是知画宗的收徒大典,换言之,知画宗的仙人不期将至,再换言之,他只要挨到仙人降临就能护得宝物。

骁勇心思一转,主意已出,猛然冲向古昭溪。

古昭溪乃是一位身娇体贵的少爷,捉了他作人质,他的仆从因此忌惮,定然不敢动手,这便能拖延时间。

古昭溪的仆从中也有剔透之辈,猜出骁勇的想法,或急喝“少爷快躲!”,或厉喝“贼子尔敢!”,纷纷抽刀奔来。

没错!是刀!精钢铸造的腰刀!显然他们才是保护古昭溪安全的人。

瘦恶仆手中短棍虽断,可他终究是临得最近的一个,不得不闻声护主。

古昭溪听得急喝与厉喝,再见向他冲来的骁勇,哪有不懂?赶忙向护他而来的瘦恶仆跑去。

骁勇岂能让古昭溪得逞?手腕一转,手臂一扬,在急速冲前中掷出手中骨刀,狠狠的砸中古昭溪的后背,砸得他一个踉跄。

骁勇猛扑过去,将古昭溪扑倒在地,再抄起地上骨刀,刀尖下抵,抵住古昭溪的左背。

此刻瘦恶仆已然很近,抽刀奔来的恶仆也不远,骁勇冷冷的看着他们,冷冷的道:“谁动,他死!”

左背之下是心脏,若是一骨刀刺下去,必能要了古昭溪的Xing命。

古昭溪到底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娇弱少爷,被骁武一吓,心起惊慌,慌声嘶吼:“不要动!谁都不要动!”

无需古昭溪嘶吼,瘦恶仆和一干仆从也如骁勇的愿,因顾忌而不敢妄动。

他们不敢,旁人却能,是秋水灵眸,她走上前来,微笑道:“骁勇,放了古昭溪,有我秋水灵眸护你,无人敢夺你的宝物。”

骁勇没有放人,因这秋水灵眸只是柔弱少女,但也抬头看向她,认真问道:“真的?”

秋水灵眸能上前来,便是有保护骁勇的把握,被他这般一问,仿若不被他信任,气急道:“不是真的,难道是假的?还是你怕我抢了你的宝物?哼!区区一块紫曜铁还入不得本姑娘法眼!”

骁勇不晓怀中宝物的名字,但它整体紫色,闪烁星耀的样子倒也符合紫曜铁这名字,可它藏在他的怀中,不曾显露,为何这秋水灵眸能道出它?

骁勇心起迷惑,却没能得到答案,因为整个登仙台上响起了嗡嗡的轻鸣和悦耳的仙音。

“仙……仙人来了!知画宗的仙人来了!”

不知何人高呼了一声,圆台之外那过千数的人们呼啦跪下七成有余,余下没有跪下的也变得恭敬非常。

圆台上的少年少女则多是紧张不安,而瘦恶仆和那些仆从则是惊慌的逃下圆台,就连昏迷的高恶仆也翻身而起,连滚带爬的逃了下去。

没了他们的威胁,骁勇放开古昭溪,收好骨刀,四处打望,寻觅仙踪。

古昭溪在此时爬起身,惊慌消去,满脸愤怒:“骁勇,你给本少等着!”

秋水灵眸看了一眼古昭溪,又看了一眼骁勇和他别在腰上的骨刀,便抬眼看向某处天际。

那处天际飞来一团巨大的黑影,是一只半隐于云团的百丈巨鹰。

百丈巨鹰头上站着三道身影:一道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晏鹰子;一道是俊逸非常、温润可亲的书生穆渊;一道是仙裙清逸、羞花闭月的仙子秋饰心。

“这便是知画宗的仙人吗?”骁勇心神激荡,能踏百丈巨鹰的仙人,定是厉害非常,若是能请得他们为娘亲医治,娘亲得的怪病必然根除!

可如此仙人是能被一块紫曜铁请动的吗?骁勇想着秋水灵眸对它的“区区”评价,心头忐忑。

百丈巨鹰飞临,三位仙人飘然落下,而那百丈巨鹰几下缩小,赫然化作了一幅巨鹰展翅的画卷,飘入晏鹰子手中隐没不见。

当真神奇!也当真让敬者更敬,畏者更畏,亦让神往者更为心驰。

骁勇却更为忐忑,忐忑区区一块紫曜铁只怕是真的不能请动眼前的仙人,但随即,他身体一僵的发觉这事已然不重要了,因为他运道太差。

“古家子弟古昭溪可有前来?”老者扫视圆台上的少年少女,正色说道:“老夫乃知画宗‘观羽峰’长老晏鹰子,奉本峰古师叔之命,特来接其后辈。”

“古昭溪?古师叔?其后辈?”骁勇转头看向了对他还是满脸愤怒的古昭溪,心中苦涩。

对方在知画宗有着已为仙人的先辈,且对方的仙人先辈还专门派了一个仙人来接他,而他骁勇却和他起了过节。

骁勇轻叹:“这下怕是有麻烦了!”

看向古昭溪的人不少,晏鹰子自然循着目光发现了他,露出和蔼微笑的问他道:“你就是古昭溪?”

古昭溪愤怒未消中,抱拳一礼道:“晚辈正是三古荣卿的古家少爷古昭溪。”

“三古荣倾”乃是宗族名号,指的便是岐陵望族的古家,据传其祖上出过三位仙人,故有“三古为仙,荣倾故里”一说。

晏鹰子不晓这典故,也没问这典故,他和蔼的问另外一事:“昭溪啊,看你模样狼狈,难道有谁欺负了你?”

听到这话,骁勇心头苦笑一声,就要站出来解释,古昭溪没给他解释机会,目光落来,气冲冲的道:“就是他!他个粗蛮野人打伤了晚辈仆从,还拿了晚辈做人质!”

晏鹰子一听这话,敛去和蔼,目光微冷的看向骁勇,仅仅只是这一看,便让登仙台上嗡声停,仙音止,更让萦绕的云卷雾散,脚下的地面摇摆不已。

而骁勇,对上那目光,神魂俱颤,身喷鲜血,整个人更如被蛮牛冲撞,倒飞数丈,轰然砸地。

骁勇身砸圆台边缘处,肉损骨断,脏裂腑伤,神魂萎靡,已然不见了半条Xing命。

古昭溪想的只是将骁勇狠揍一顿,再丢出登仙台范围,没曾想晏鹰子一出手就这么狠。

古昭溪香了香唾沫,颤声说道:“那个……晏长老,您出手太……太重了……”

晏鹰子出手不重,只是骁勇与他相比太弱太弱,不过如此结果还是出乎晏鹰子的意料。

“竟然没死,怪哉!怪……嗯?”晏鹰子神色一动,笑道:“原来是有紫曜铁护身!”

晏鹰子轻轻一抬手,紫曜铁便要强行脱离骁勇怀中,却被一双染血的手死死按住。

手是骁勇的,他忍着全身里外的剧痛,艰难撑起,艰难站起,挤出恭敬,咳着鲜血的道:“仙……仙人长老,宝物是……是俺拿来请仙人为俺娘亲治病的,仙人长老要是愿意为俺娘亲治病续命,俺愿把它给你。”

“凡人即是蝼蚁,你可见过为蝼蚁治病续命的仙人?”晏鹰子冷漠无情的道:“何况老夫想要的东西,岂是你不愿就能不给的?跪下献与老夫!”

声音传出,引得风起云涌,天地轰鸣,更有磅礴威压降临登仙台上,压得圆台一旁尚还站着的人尽数软倒跪下,圆台之上的少年少女若非有那穆渊和秋饰心联手相护,也怕难逃跪地之举。

骁勇被这威压所侵,全身骨骼咔咔作响,五脏六腑几近混沌,内外之伤更为严重,但最严重的是他的双腿,颤颤欲弯欲折,仿佛只有跪下才会好受些。

骁勇不跪天地皇命,只跪父母长辈,区区晏鹰子即便是仙人,他也不会跪!

骁勇不顾骨的作响,膝的欲折,身摇体晃,更为艰难却更为稳稳的继续站着。

“在老夫面前,你这蝼蚁还想不跪?给老夫……嗯?”晏鹰子神色诧异,散了威压,一个打量,惊异道:“这是……猛虎魂像?”

不愿跪下,便是不屈。

骁勇这不屈引动了一缕不屈虎魂,这魂从他腰间骨刀中窜出,环绕其身,凝做了一头一丈高的猛虎魂像,威猛不屈,霸气凛然。

知画宗以画入道,而这作画便需画出所画事物之韵之意。

眼前这猛虎魂像由虎魂而来,且其内意识已散,属于最为本质的魂像,这般魂像轻易参悟,而一经参悟,那虎之韵、虎之意便能跃然纸上,便能借之入了虎画之道。

那这猛虎魂像便是一宝,比那紫曜铁还宝贝许多,如此宝物,晏鹰子不会放过,抬手一翻,便想把它收走。

“住手!晏长老,这虎,你收不得。”

一声娇喝传来,竟是秋水灵眸站出来阻拦。

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喝止阻拦,晏鹰子动作虽停,神色却变得狞然:“难道你想死吗?”

晏鹰子没待难道,转手就想一掌拍死秋水灵眸,却又被秋饰心阻止了。

“晏长老,使不得!”秋饰心盈盈一礼,解释道:“她是秋水长老的妹妹秋水灵眸,您不能伤她。”

秋水灵眸有一姐姐名为秋水天心,她于六年前拜入知画宗,因道心澄净,资质绝伦,一朝炼气,半月筑基,入宗两年便步入结画之境,成为知画宗建宗以来最为年轻的长老。

晏鹰子修炼两百五十余载也才结画境初期巅峰,而那秋水天心现今已是结画境大圆满,只待一朝顿悟便能崩画凝形,成为凝形境的大修士。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画演天地(骁勇)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