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背着夫君上战场出色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背着夫君上战场出色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07

每当我书荒,没有小说看的时候,我都会去东东小说导读中寻找一番,总是可以找到如暮色如春写的好看的职场类型小说《背着夫君上战场》这样好看的小说,沈思弦对这桩婚事是不大满足的,她原先以为贺枫这样一个读书人定然是看不上自己这个粗俗的女人。她还想着婚后给他多找几个美貌的小妾,可是没想到这贺枫完全不按套路来啊!“贺枫,你看我啊!我书读得不多,我配不上你。”贺枫将她禁锢在怀中,吮着她的耳珠,“无事,我书读的够多了。”“贺枫,你再看啊!我什么都不会,做菜女红我都不会!我不贤惠!”他贴着她的耳畔暧昧的笑,“无事,我是娶媳妇不是找下人。”都说澄郡王府的贺枫天人之姿,出尘清贵如高山上圣洁的皑皑白雪。可是这个脸皮堪比城墙,不断对她死缠烂打的男子究竟是谁!一定是她成了一个假亲,遇上了一个假的夫婿!

背着夫君上战场全文阅读

承恩侯府人来闹的时候思弦正在院子里看书。这一连下了好几天的大雨,今天早上好不轻易放了晴,她难得无事可做,便拿了书在石桌上看。

“姑娘,你真的不出去看看?”冰魄一面给她添茶水一面道:“这在外头骂了都快有一盏茶的功夫了,大街上的人可都围在这里看热闹呢!”

思弦翻了一页书,头没有抬一下,“她骂她的,与我何干。”

嘴在旁人身上,管也是管不住的。沈思弦压根就没摆在心上,“大门紧闭,等她骂够了自然就会走的。”

“可这样下去实在不是法子呀!这婚事是圣上赐下的,她们若是有本事只管去寻圣上,来同您置气算是什么本事?”冰魄越想越生气,“不如叫宋慧几个一人一棍子将她们打了出去吧!”

沈思弦摇摇头,颇为无奈,“你家姑娘可是正经带兵打仗的,这仗势欺人的事情我可是做不得。”

承恩侯府的人一闹就是大半天,到了晌午的时候才回去了。思弦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若是按照她的性子,只怕是今生今世也是不愿意同承恩侯府打交道的。

三个月前她跟随舅父从晋南打了胜仗回来,圣上龙心大悦大肆封赏,舅父吃多了酒竟然说出叫皇上给她找一个夫婿这样的浑话。

那皇后娘娘是她娘亲生前的闺中密友,知晓后将她叫到了宫中,细细问了她的喜好。

她十二岁就上了战场,蹉跎到如今已经十九岁了,算得上是个老姑娘了。原先嫁人这件事她下辈子也是没想过的,结果皇上和皇后倒还真的给她赐了一桩婚事。

若是旁的人也就罢了,皇上给她赐的婚正是那澄郡王府的三公子,贺枫。

贺枫是嫡出的,号称是京中第一美男子,从小就有第一神童的美誉。十七岁那年中了状元,二十岁不到就成了太子少傅,人人都说他前途无量。

按理说这么亲事该是她高攀了,她就该背地里偷着乐了。可坏就坏在,这贺枫曾与承恩侯府的六小姐徐莹谈婚论嫁过。

这徐莹也不是旁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想当年沈思弦她爹薄情寡义,她娘倒是个烈性子,一纸和离书丢下,带着她回了娘家,将她的姓氏也改了过来。

她同徐家委实不该有任何关系。

可是徐莹的母亲,如今承恩侯府二爷的妻子却是个不依不饶的。认定了她是从中作梗毁了自己女儿的婚事,一时气不过,喊了人过来骂街。

想到这沈思弦就揪心,她那舅父当真是给她惹了麻烦!她将书一丢,站起来就往外走。

冰魄见了急忙追问,“姑娘你上哪儿去?”

“这府中实在憋闷,我出去溜一圈,你们不用管我!”她换了男装,拿了马鞭径直去了马房。

一路策马到郊外,绕着青山跑了一个往返方才觉得心中那口浊气愉快了。

她十二岁后随着娘亲回了西北,那里比不得京城精贵,有的只是黄沙满天。每日里跟着表哥表姐几个骑着马满城的跑,才觉得无拘无束。

后来娘亲仙逝,她也了无牵挂,因练的一身好功夫便跟着舅父上了战场。一来二去的倒是挣了几份军功,皇上特特给了她一支娘子军,算是嘉奖。

可是京城的人却不大看得上她,觉得女儿家抛头露面的委实不够矜持。可这一回被赐了婚,嫁进了澄王府可不是要了她的命!

思弦扯着缰绳愁眉苦脸的一路瞎晃,忽然听闻前头林子里传来的打斗声。她立马警觉,抽了一马鞭,快速赶过去。

起先静谧的林子如今一片混乱。几个黑衣人将一辆马车团团围起来,马车上下方站两个年轻男子,其中一个气度非凡,另一个大约是身边的小厮。

两人身上的衣衫料子看上去都挺值钱的,不过浑身的血污倒是有些慎人。

沈思弦停在林子口,瞅这情形不大像是打劫的啊!倒像是要害命的!

“公子,回头我拖住他们,您一旦找到机会就冲出去!”桢铭低声道。

贺枫自然做不出这般事情,“我怎会让你一个人送死!”

他们主仆二人会些许功夫,但也仅仅是对那些小毛贼,对付这等武功高强的杀手,他们是绝无胜算的。

千钧一发的时刻,一把剑直直的冲过来,擦着黑衣人的面颊,留下一道血痕。

贺枫抬眼望去,一个白衣男子赫然出现在他跟前。

沈思弦面色寡淡,“这么多人欺负他们两个,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吧!”

“多管闲事!”黑衣人骂了一句,执剑刺过来。

思弦轻视一笑,这点雕虫小技她还不放在心上。她侧头叮嘱,“照顾好你家公子。”

贺枫捂着伤口就看着她冲出去,原先还是满心的替她担忧。不曾想她功夫这般好,舞起剑来跟跳舞似得,流畅的很。

这几个黑衣人功夫确实很高,但是她也不差,虽说不至于一剑结果了他们,但至少打个平手还是绰绰有余的。

她动作幸运如流水,潇潇洒洒的穿梭在黑衣人之间。半盏茶的功夫,那些人知道讨不了好处,只得恨恨的走了。

沈思弦收回剑抱臂站在树下,贺枫瘦削细弱的身影同树影几乎连成一条线,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救了他的命。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尽。”贺枫抱拳道谢。

“不必,前头再走一会便到了京城,想来他们也不敢再造次。”沈思弦淡淡道。

他们主仆二人也不知是被谁下狠心追杀,终归都与她无关。此番也不过是凑巧,正好救了他们二人的性命。

贺枫点点头,“还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日后在下好亲自登门拜访。”

“大恩不言谢,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公子实在不必这般客气。”她吹了一声口哨,一匹白马快速穿过林子跑到她身边。

她翻身上马,“就此别过。”

她尚且不知此番她救得这个人正是皇上赐婚于她的那位未婚夫,贺家的三公子贺枫。

她也倒未将此事搁在心上,瞧着日头差不多了,便打马回去了。她想来想去还是预备先去舅舅那儿一趟,这婚事委实不该接下,也不知此时去退婚还来不来得及。

她一进镇北将军府就觉得气氛不大对,一把拽过表哥沈磊,“可是出了什么事?”

“可不就是出了事!你那薄情寡义的亲爹今儿来了一回,将爹气的不行,最后若不是娘拦着,只怕都要拔剑了。”沈磊与她蹲在树下细细道来原委。

她便是个再傻的也是能猜出来承恩侯府那位到底说了什么。这么多年她跟着舅舅,吃喝都是舅舅管着她,事事也都拘着她不叫她胡来,便是不喊一声爹,这个友谊也是存着的。

而承恩侯府那位不过是占了一个名头。

沈磊很是揪心,“我瞅着这门婚事你是推不掉了。”

两个人蹲在那树底下愁眉苦脸的,他舅舅沈祺不声不响的出现在身后,咳嗽一声沈思弦赶紧站起来,“舅舅。”

“跟我进来一趟。”沈祺目光沉沉,看不出什么来。

可即便这样还是把沈思弦吓的不轻,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舅舅了。

沈祺已经背过身子先走了,留下沈思弦和沈磊面面相觑。后者摆摆手很不义气的往后退,“虽说有难同当,但你且放心,若是谋财害命的紧要关头我定是要帮你的。”

沈磊溜得比兔子还快,滋溜一下就没影了。她只好认命,拖着步子去书房。

一进书房,沈祺已经坐着等她了。她老老实实的去斟茶,“舅舅,为了那样的人生气不值当。”

沈祺倒是被这话逗乐了,“你心里怎么想的我也是知道的。”

沈思弦没说话,沈祺看着她与妹妹越发相似的眉眼心中一痛,“这门婚事你心中并不愿意是不是?”

沈思弦搁下茶壶,“既然您这么问了,我也就不遮不掩了。舅舅,我不想嫁人,我情愿一辈子大漠黄沙。”

“浑说什么!你娘临死前把你托付给我,我应当好好照看你。现如今叫你走了歪路,姑娘不像姑娘,成天打打杀杀,她若知道了心里会怨我的。”

她浮躁的心思顿时就安静下来了。她娘走的早,还没来得及教她什么就撒手人寰了。

“舅舅,我挺好的。人家贺枫是个好的,我配不上他,况且我时常打仗杀敌,贺家如何能忍?”沈思弦知道自己是什么德行,她不想耽误了人家。

沈祺摇摇头,“都说女子不如男儿。可你在我眼里却抵得上十个男子,可是一个女儿家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好的归宿。就算不是贺枫,我也不能叫你一直这般下去,你既然不喜欢贺枫不如嫁给磊儿。”

嫁给沈磊!她脑海里立即出现出沈磊溜得飞快的背影,急忙摇头,“您可饶了我吧!”

“若真是这样你舅母做梦也怕要笑醒。”沈祺脸上还有点遗憾,“罢了,你自己回去想清楚吧!终身大事,总不能瞎子点蜡烛胡来!”

她得了特赦赶紧出来,在门口遇上了沈磊,他问她:“爹可是逼着你答应了?”

她没答反问:“沈磊,若是叫你娶了我,你可愿意?”

背着夫君上战场出色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沈磊的表情实在出色,像吞了一个生鸡蛋一样。他往后退了几步,“你可饶了我吧!”

早知是这样的结果。她叹了口气,“也是,叫我嫁给你还不如叫我削了发去做姑子!我府中还有事,回头舅母问起来你说我改日再来吃饭!”

她翻身上马,下意识的去看自己掌心。多年习武骑马射箭,她的手真是一点都不好看,又粗糙还都是茧子。

再看看自己一身男装,行为举止都是十分粗鄙,哪里有半分女儿家的精贵。

沈磊都看不上她,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沈思弦回到府里,晚饭也没吃几口就去竹林里练剑。一身汗的回来,洗了澡就裹着被子呼呼大睡。

贺枫受了点轻伤,为了怕家中人担心愣是一句话也不说。直到晚上他一个人回了院子,他大哥贺凖后脚跟进来,“我瞅着你那右臂似乎不对劲啊!”

贺枫没说话,却当着他的面慢慢撩开袖子。伤口上的血液已经凝固住了,同里衣粘在一起,贺凖眉头一皱,贺枫却是不声不响的把里衣一扯,那伤口再度崩裂。

“你这是做什么!”贺凖变了颜色。

贺枫摆摆手,“不碍事,小伤而已。”他让贺凖把边上的一盆水端过来,草草洗了伤口,然后让贺凖给他上药。

一个月前圣上派他秘密下江南去查科考徇私一事,他为了不张扬对外只说去外祖家,身边也不过只带了一个随从。

到了江南后一路斗智斗勇总算是找到了证据。那些人却是贼心不死对他一路追杀。这次到了京城他们竟然还不放过,若不是有人救了他,只怕这次回来可真的就是一具棺椁了。

贺凖是他亲大哥,两个人自小就是无话不谈的。贺枫也没什么隐瞒,贺凖听了之后眉头皱的更深,“按理说你捡回了一条命,这是一件好事。可是最近有一桩不太好的事情,你要不要听?”

贺枫换了带血的里衣,清清淡淡的看了一眼贺凖,“说。”

“皇上给你赐婚了,是镇北将军的外甥女,那位人称女中豪杰的沈小将军。”贺凖一面说一面观察贺枫的脸色,发现他还是波澜不惊的,着急了,“就是沈思弦!”

贺枫哑了半天,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沈思弦的名号他倒是听过的,单枪匹马砍杀敌军数十,晋南一战成名,就连敌军听了她的名字都能抖三抖。

皇上竟然会让她嫁给自己?贺枫有些难以置信,贺凖叹了口气,“祖母和娘亲倒是愁死了。你是知道的,娘一直希望你能娶一个温柔小意的姑娘,现在倒好,圣上下了旨要你娶这么一尊大神。”

按照贺凖来看便是尚公主都不要娶什么沈思弦!一个成天打打杀杀的姑娘,这娶了回来万一夫妻两个吵架,那沈小将军动起手来谁是她的对手。

贺枫也就那么一瞬间的讶异,很快面色恢复平静,“既然皇上已经下旨,那我自然是要遵旨的。”

贺凖盯着他,“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贺枫没说话。他对男女之事本就没有多上心,一直以来是他娘热火着急的,对他而言娶谁都是一样的。

“那沈思弦可不是好惹的主,你这身板我还担心日后怎么办呢!”贺凖拍拍亲弟弟的肩膀,满心的焦虑。

第二日她是被冰魄拽着起来的,“姑娘,再不起来早朝又要迟了!”

沈思弦还闭着眼睛呢!这宅子什么都好,就是离皇宫忒远了,她还是喜欢在漠北打仗,哪用得着天天上朝!

冰魄伺候她洗漱,又给她把繁复的朝服穿上,最后踹了几个点心给她。沈思弦云里雾里的上了马车,就着一壶热茶几口解决了点心。

她到重华门的时候贺枫贺凖两兄弟也到了,贺枫老远的就瞧见她挥挥手叫车夫先走。她在原地站了会,然后才提起步子往前走。

她是本朝唯一一个可以上朝的女子,她的朝服自然同他们男子的有所不同。正四品的朝服是红黑相间的,上头绣着云纹,后头的裙摆有些长一直拖曳到地上,她每走一步都要拉一拉。

不似女儿家的矜持,她走起路来也是大步大步的跨。

贺枫看的出神,贺凖顺着望过去,“今日倒是可见见一见芳容,这沈将军的娘当年是晋南第一美人,想来她也生的不会太差。”

贺枫懒得理他,自己朝前走。贺凖摇摇头,痛心疾首,“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哥!”

她站在武官这一列,今日舅父倒是没有来,同列的陈大人问她,“沈将军今日告病,想来昨日是气得不轻,可是要紧?”

她一愣,随后才想明白过来。徐健下了舅舅的面子,舅舅心里不愉快,他一不愉快肯定有人就要遭殃。昨日她去的时候舅舅分明生龙活虎的,今早便告病不来早朝,她想想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劳烦陈大人挂念了,舅父身子一向好,想来也是无恙的。”她眉头微蹙,“说起来也是我不孝顺,叫他操心。”

陈大人袖子一挥,“沈小将军义薄云天,是我国之栋梁。依我看分明就是那有心之人见不得沈家好,这才想出些昏招来。”

说罢眼神还瞟向文官那一列,沈思弦自然知道陈大人指的是谁,她陪着笑又说了几句。

早朝最是无趣,她一路听下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散朝之前御前太监照旧出来喊了一嗓子,“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她打着哈欠站出来,“臣有事要奏!”

龙椅上的帝王微微一笑,“沈爱卿有何事呀?”

“臣要告那内阁侍读学士徐大人目无法纪,以下犯上!”她声音清脆,掷地有声,一点含糊都没有,“昨日里徐大人的家眷上门前来,本是妇人口舌,我不欲多理睬。谁知那几个长舌夫人在我府邸门口足足骂道晌午,此事长安街上人人皆知。而后徐大人又亲自去了将军府,将我舅父气的旧病发作。臣是由舅舅带大的,恩情如同父女,如今父亲被人这般糟践,臣为人子女难以下咽。”

“陛下圣明,臣冤枉啊!”徐健已经跪出来了,“昨日里臣去将军府上只不过说些私己话,何曾将大将军气的旧病发作?”

“昨日在我府邸门口骂街的可确确实实是你承恩侯府的人,你若是觉得我冤枉里,便可奏明皇上即刻将人抓来对峙一番。”对于这个亲生父亲沈思弦是半分好脸色都没有的。

她娘亲若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又怎么终日郁郁寡欢,最后心力交瘁而亡?

若是能将眼前这负心汉一刀结果了才是解气,遭雷劈她倒是不怕,只是他到底是她生身父亲,她不愿她娘在天上过的也不安宁。

当今圣上年岁不大,而立之年还未曾到。当初老皇帝驾崩,如今的这位皇帝只是个皇子,前太子又是个不成器的。所以打江山这件事皇上当年也是一起参与过的,,同沈思弦还是有几分兄弟情义的。

“徐爱卿,当真有这样的事情?”

徐健跪着,颤颤巍巍,“还请皇上明鉴,臣不敢。”

“那徐大人的意思就是本官胡诌咯?”沈思弦冷冷笑,“本官还以为徐大人终归是个男人,理应敢作敢当,不曾想连我一个弱女子都不如。”

在场的其他大臣一听这话脸都绿了。弱女子?***,你一个人单枪匹马能砍死十几个人,你跟老子们说你是弱女子?

就连贺枫都撑不住笑了,贺凖偷偷跟他低语,“你这媳妇有点意思啊!”

贺枫止住笑脸,冷冷的瞧了一眼,贺凖立即闭嘴了。

徐家也不知道是不是亏心事做多了,这些年渐渐式微,再也不复当初的富贵。想想徐健这个爹的官职还不如女儿大,也就知道皇上不怎么看中徐家了。

一个是一起打过江山的沈思弦,一个是竟干蠢事的徐家人,皇上不用想就做了选择。

“贺枫同沈爱卿的婚事是朕亲自赐的,你们有什么不满直接来同朕理论。徐爱卿,你府中那位夫人若是不懂事,朕可以让皇后派个嬷嬷过去,规矩一日日的学,总有学好的那一天。”

徐健的老脸通红。他夫人再如何会保养,如今也实打实不是什么小姑娘了,若真叫皇后娘娘派个嬷嬷过去,那可真是打脸打得家都认不得了!真是天大的笑话!

下朝之后沈思弦也不多啰嗦,自顾自的往前走。她还要回去补个觉,回头她也得跟舅舅一样装个病不来上早朝。

***,天天起的比鸡还早!

“沈思弦!你给我站住!”徐健梗着脖子在后头追,“你个不孝女,你就是想气死你亲爹!”

沈思弦停下脚步,她回过头,徐健年轻的时候还是人模人样的。可是人到中年,吃了又不动,如今是越发的虚了,这才跑了几步就开始喘气。她也是好笑:“不知徐大人还有什么事?本官府中还有事,恐怕不能就留。

言下之意就是我要回去,没工夫在这儿听你瞎比比。

“沈思弦,我是你亲爹吧!你就这样对我,你也不怕遭天打雷劈!”

“你当初做出那等子薄情寡义的事情,我看你也没怕遭报应啊!”她才不怕他呢!这么多年他也没管她一次,现如今还要来摆出父亲的谱来教训她?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背着夫君上战场出色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