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阴魂不散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阴魂不散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08

每当我书荒,没有小说看的时候,我都会去未来小说导读中寻找一番,总是可以找到如蚩尤后人写的好看的玄幻类型小说——《阴魂不散》这样好看的小说,天生极阳体,本该匡扶天道伦常,诛尽邪魅魍魉,站在人间大义巅峰,横扫阴阳两道宵小。可师父说,你注定与女鬼纠缠,阴缘不断,自陷囫囵。经过许多种种,我开始怀疑,那些一开始坚持的,固守的所谓真理道义,是否正确?我将我的一生写出来,得失对错,你来评判。书友QQ群:202039393,这里有帅哥,有美女,有歪果仁(外国读者),有***,有欢乐,有情有义有妹子!!

阴魂不散全文阅读

与盈盈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初秋的雨夜。

那时我还在部队,是某***军侦察营的一名上等兵。

假如不是与她相遇的那夜发生的诸多事情,也许我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终日里与死尸为伍,天天同恶鬼纠缠。

这几天盈盈她们都去执行任务了,我因为养伤,自己在家中百无聊赖,回想一下自己一路走来的这些历程,总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忽然就生出一个想法来,想把这些年的这些经历都一一记录下来,或许以后也能有个聊以自慰的东西吧。再或者,假如哪一天我们被那些狗东西给弄死了,也好让后人能够继续我们的使命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受伤以后自己就时常会莫名的伤感,动不动就会陷入到回忆之中去。也许是我到现在也无法接受,与自己朝夕相处、曾经托付过生命的兄弟,有一天竟然也会反目成仇吧。

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是继续写我的故事吧。只是我文笔不好,将就着写吧。

那一年夏天,祖国的南方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洪涝灾难。作为应急机动作战部队,我们部队是第一批开拔到抗洪一线抢险救灾的。灾情过去 之后,兄弟部队大多都归建回营了,但灾区还有许多灾后重建工作要做,因此上级决定把我们侦察营留在灾区。

那场洪涝灾难举世震动,有数万人在灾难中丧生、失踪,也因此在灾后重建时发生了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问题。而我们营所做的工作,便 是负责协助某非凡组织开展一些比较隐秘的活动。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关于这一点,我只能说么多。

好在这只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这段经历的背景而已。

与盈盈相遇时,我正和两位战友在一个临时殡仪馆门前站岗。

由于当晚殡仪馆里又发了一些不同平常的事情,许多“专家”正在里面工作,因此我们必须守住这里,一是不能让普通的老百姓或者死者 家属们擅闯,同时还要驱赶殡仪馆周边日复一日增加的野猫。

那夜下着朦朦细雨,夜色暗沉,伸手不见五指。我肩扛心爱的“八一杠”,在划定的巡逻范围内往返逡巡着,随时警惕着周边的种种动静 。

忽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我顿时警惕了起来,迅速将肩上的“八一杠”握于手中,同时口中大喝:“来人请止步!口令?”

来人并未答话,只是脚步声在听到我的声音后稍稍顿了一下,但紧接着又向我这边靠近了过来。

我再次大喝:“站住!口令!”同时迅速按照执勤要求打亮了强光手电,向着脚步声前来的方向照射了过去(按照要求,夜岗在没有碰到 突发情况时是不可以有光亮的)。

军用强光手电的光束马上便穿透了黑夜中的雨雾,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她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服,肩上背着一 个黑色的箱子,此时正拿手遮在眼前,以挡住手电光束对她眼睛的照射,因此我并没有看清楚她的长相,只是觉得看上去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

那时已经将近午夜时分了,天这么黑,还下着雨,她一个小女孩跑到这殡仪馆里来做什么?我心里这样犯着嘀咕,便张口问她:“你是什么人?这里现在是军事禁区,全部人员一律不得靠近!”

这时那女孩才回答道:“我叫李盈,是陈老师让我来给往生者入殓的。”

女孩口中的陈老师我认得,是一位北京来的“专家”,也是我们负责保护和协助的对象之一,应该有六七十岁的样子了,平是对我们很客 气,营里的战友也都很尊敬他。

女孩儿说出了陈老师的名字,想来也错不了,但是纪律不能违反,因此我才收起了枪,对女孩儿说:“请您原地稍等,我们这就通知陈老 师。”随后便拿出对讲机,向里面的人通报了情况。陈老师很快便在对讲机里对我做了确认,并让我对那位叫李盈的姑娘放行。

我领着李盈去门口值班室登记。她依旧是一言不发,也不抬头,看上去十分腼腆的样子。

然而刚来到我身边时,她的身体忽然便动了一下,确切地说似乎是颤抖了一下,似乎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一样。

继续她忽然便抬起了头,睁着大大的眼晴看着我问:“你属龙?”

我有点儿纳闷:她怎么知道的?但面上还是点了点头。

她又问:“六月初六生的?”

这下更令我吃惊了,因为她说的没错!我新奇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她却不回答我,似乎更加急切地又问我:“你身上是不是有一块胎记,是赤红色的,圆的?”

她这一问,我顿时就蒙了。

我身上的确有一块胎记,确实是赤红色的、圆的。只是她怎么知道的呢?而且,我那胎记长的地方……

我吃惊地看着她,心里那真是翻江倒海啊!我嗫嚅着嘴唇问:“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也是这个时候,我才认真看了看李盈的长相。第一印象就是这姑娘皮肤太白了,而且说真的,长的挺漂亮的。只是她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 的样子,我心里不禁迷惑,这么好看又这么小的女孩儿,怎么会从事入殓师这个行业呢?

而且,她怎么连我那里长块胎记都知道?

看着我吃惊的表情,李盈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脸腾的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里,急忙低下了头,以极低的声音跟我说:“你以后会明 白的。我叫李盈”。说完便转过身去不再看我。

我当时心里那个乱呀,但是李盈不再理我了,我也没办法,给她登记完后便让其他战友领着她去找陈老师了。

那时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一次的短暂相遇,竟然成就了我的姻缘。而我也因此而经历了后来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当然是后话了。

那天晚上李盈进去以后没多久,我也到了换岗的时间,战友接岗后,我与往常一样回到宿舍简单洗漱了一下便上床睡觉了。

然而躺下没久,殡仪馆里就出事了。

在这里,我需要先介绍一下这个临时殡仪馆的情况:

在灾前,这个临时殡仪馆其实是一家饭店,类似于农家乐的那种,建在一处河流转弯处的堤坝上。假如不是洪灾,这里其实算得上一处风 景秀丽的地方。但是洪水无情,全部的漂亮景象一夜之间便都不复存在,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而这里由于地势较高,因此在洪灾中没有被冲垮 。

由于灾难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整个市区里的殡仪馆根本不够安置这许多死者,但是当地人一向重视丧葬礼仪,因此这里便被辟成了临时 的殡仪馆。

当然,之所以选择这里为临时殡仪馆,还有其它的原因,这点我在后面说起。

这个临时殡仪馆的格局很普通:正对着大门,是一幢坐北朝南的二层小楼,站在二楼上,整个江边的风景便可一览无遗。小楼的东侧建着 一排平房,是原来饭店的后厨;小楼的西侧一边是停车场。而小楼正前方则是一处休闲场所,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倒也显得有几分雅致,可 以想象原来饭店的老板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

这里被辟为临时殡仪馆后,整座二层小楼便被作为了停尸间,原本饭店的厨房经过了番改造以后,被改成了美容室、悼念厅,一般做葬礼 时便都在那里。而在原来停车的地方,则临时安装了一排活动板房,作为我们侦察营官兵及那些殡仪馆服务人员和“专家”们的宿舍。

那天我刚刚躺到床上不久,忽然便听到了一连串紧急集合哨声。我和战友们迅速穿衣起床,两分钟后全营人员便已带齐了装备在宿舍门前 集合完毕了。

营长下达的命令很简单:“全部人员带齐装备,以班为单位把守停尸间各处通道,不得任何东西出入。迅速行动!”

营长话音一落,全营的官兵不到几十秒钟便已经全部就位了。

我和战友李响、陈守伟、侯大国、王洋五个人把守的是小楼东侧的通道。那里原本是饭店服务生从厨房为客人上菜的通道。

我们所带的装备,除了八一杠以外,还有几样东西比较特殊:单兵通讯终端(可以与全营任何一名战友随时通话)、强光手电、装着三斤 糯米的军用挎包、盛着雄黄酒的军用水壶、一沓画好了符的黄纸、还有就是每人胸前挂满的军功章。

这个听上去有点儿不伦不类。但当时我们的确都是这样装备的,因为经历过几次特殊事件以后,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些东西的重要性。

那天我们只用了几十秒不到的时间,便迅速占领了停尸小楼的各处通道,全部的人此时都是屏气凝神,严阵以待,丝毫不敢有片刻耽误。

阴魂不散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此时的殡仪馆内外也已经是灯火通明了。布在四面的巨大探照灯在发生了突发事件之后,第一时间便被打开,殡仪馆各处每个角落此时都 能清楚的看见,断无阴影之处。这是我们前几日与那些未知的东西作战时积累的重要经验。

单兵通讯终端里此时传来了营长的命令:“战斗编组注重:目标美容室,迅速包围、动作要轻!守卫编组注重警戒!”

听到命令,我和李响、陈守伟交换了下眼神,端着枪迅速向美容室处潜行。候大国和王洋则立即背靠着背,继续把守着停尸小楼东侧的通 道。

刚才我说过,原来饭店的厨房被辟成了如今的悼念室和美容室。因此我们小队便是距离美容室最近的一组,因此我们三人只用二十多秒便 到达了美容室的大门口处,三人默契地守在了门口两侧,背靠着墙等着其他战友到位。

其他战斗小组的战友正在围拢过来,此时通讯终端里传来了营长的命令。这次的命令是专门给我们小组的:“F组注重,你们率先行动。注 意:解救目标两个,陈老师和两位入殓师,其中有一位新来的入殓师,女,20岁,姓名李盈;出事前三人正在为往生者妆容,其它情况不明, 见机行动,注重安全!”

营长的命令讲完的时候,我们三人已经到达了美容室内,并分别占据了有利地形,李响把身体藏在一个杂物柜后面,我和陈守伟则都是靠 墙站立。

李响打了一个手势,我与陈守伟会意,三人便立即从不同方向向美容室中间包抄过去。

美容室的全称应该叫遗体美容室。灾难的降临,使许多人的死状显得极其痛苦和狰狞,她们心中的怨恨和惧怕在临死之时都以各种表情的 方式被凝固了起来。

而入殓师要做的,就是让她们在死后能够有个体面的妆容、干净的身体,来结束这极其公平,又极其不公平的命运。

美容室是里外两间,我们此时所处的是外间,是专供亲属等待以及盛放一些入殓用品的地方,里间则是入殓师工作的地方,那里的布置庄 严厉穆,宁静安详。

此时的里间里,舒缓的轻音乐还在响着。这是入殓师们专门放给死者听的。

在入殓师看来,死者与活人没有区别,她们把每一位服务的对象称为“往生者”,对她们布满了敬畏。

这是对生命的的敬畏。

假如是在往常,伴随着这音乐的,应该还有入殓师轻柔的语音:“现在,让我来为您洗头;我来为您修剪指甲……”

然而此时却只有那如水般流淌的音乐声传来,此外再无别的任何声音。

我们三个人皆是屏气凝神,脚步极轻,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这也是在战斗中积累的经验--哪怕是一点点稍微的响动,都极有可能惊动我们的对手。而那也必然是战斗的开始。

美容室里间的门开着很少的一条缝,门上挂着半截门帘,我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近了,离美容室的里间越来越近了,那里便是我们今***动的目的地,我们谁也不知道,今天又会碰到怎样的凶险。

忽然,一声尖叫划破了此间的宁静。

继而,便听“当啷啷……”一阵声响, 像是什么金属用具在地上滚落。

通讯终端里传来了营长短促而有力的命令:“战斗小组成员全体冲进去,注重掩护F组成员!”

陡然响起的尖叫声来自美容室的里间。

那是一个女声,叫声异常的凄厉,似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又像是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当这一声尖叫声响起的时候,不待营长命令,我们三人便即刻投入了战斗。

李响是第一个冲入里间的。

尖叫声未落,他已经一脚踹开了里间的门,八一杠瞬间托在手里,同时身子半蹲了下去,随时预备射击。

陈守伟紧随在李响的身后,在门被踹开的那一瞬间,已从挎包内掏出了一把糯米对着屋内洒了进去。同时他本人也迅速闪进了屋内,对着 里屋另一个方向举起了枪。

我紧跟在陈守伟身后闯入了里间,到我将枪举起预备随时射击的时候,我们三个人的火力、视线方向已经能够将整个里间左右、上下各处覆盖了。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我们三人这一连串动作,也只是在短短两三秒内完成的而已。长期的练习和这近一个月以来的实战,让我们之间的配合已经相当默契了。

美容室的里间一片狼籍,在平时入殓师为往生者妆容的床上,一条白色的被单凌乱地圈作一团,上面还有新鲜的血迹。

血迹从床上延伸到地板上,那里有一个女子正在痛苦的往前爬行着,看到我们进来,双眼中似乎看到了希望,爬行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只 是不清楚她为何没有呼救,口中只是发出着咿咿呀呀的声音。

我们认得她,她姓刘,我们都喊她刘姐,是一位入殓师。此前我们已经共事了将近一个月时间了。

除了刘姐,屋内却再无别人,只有满地的化妆用品及各类杂物零七八碎地散落着。

屋子东边的墙上,道教“三清祖师”画像前的供桌上也有明显的被翻动的痕迹,借桌两侧燃着的长明灯已有一盏熄灭了。香炉内燃点三株香也已折断了。

与此同时,屋内四壁上原本悬挂的道符也有多处损坏的痕迹。

我向李响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他立即会意,迅速向着李姐靠拢,同时严密注重着周边的情况,随时预备出枪。与此同时,我示意陈守伟 ,让他尽快去用“专家”们给我们画好了符的黄纸将那些损毁的道符一一补上。而我则径直向前,在李响的掩护下前去营救刘姐。

“砰、砰砰……”

三声点射响起, 开枪者是陈守伟。在屋子的东北角,忽然窜出一个面色青紫,浑身污泥的人,挥着双手,呲牙咧嘴地逼向了陈守伟。但尚 未靠近,便被八一杠子弹巨大的穿透力打在了地上。

他就是我们的敌人。

不,此时我们应该称之为它,而不是他。

虽然看它的样子是个男人无疑,虽然生前他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是某人的儿子,某人的丈夫,或者某个孩子的父亲。

但此时,它只是一具尸体。一具能够行动,而且随时有可能要了我们命的诡异尸体。陈老师让我们把这些东西称作僵尸。

记得在执行任务前的培训中,陈老师是这么跟我们说的:“这是一种很特殊的灵异现象,我就不做过多解释了,为了方便大家交流,你们就称 它们是僵尸吧。”

后来我想过,陈老师之所以让我们将这些东西称之为僵尸,恐怕也有上面出于保密方面的考虑。因为这种东西一旦公之于众的话,难免会引起 恐慌,但说到僵尸的话,就不会引起太多的想法。香港电影里的僵尸比比皆是嘛。

所以,现在我要讲述这件事的时候,便也先拿这僵尸之名称呼它们吧。

对付僵尸,只有一种方法可以使他们丧命--不,应该是丧失行动力,因为他们已经没命了--只有用我们手中八一杠步枪的子弹打入它们的头颅 中炸开,他们才会停止对人的攻击。

因为我们枪中的子弹并不是常规子弹,而是填充了非凡材料的子弹,至于内里究竟填充的是何物,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那些都是“专家 ”们的杰作。

陈守伟三枪点射,已经让那僵尸丢掉了大半边脑壳。不太新鲜的脑桨飞溅了一地。僵尸的尸体也重重地倒了下去,再也难以兴风作浪了。

此时的陈守伟已经跃到了它倒下的地方,糯米、雄黄酒洒落在了它的尸身之上。一股白烟升起,阵阵恶臭顿时在房间里弥漫开了。

对付行尸的方法也是“专家”们教的。我们为此只练习了两天便参与了战斗。这股冒起来的白烟叫做尸气。有毒,但对我们无效。因为我 们身上的军功章有着至纯至阳厉气,是经历过无数英魂洗礼的,对尸气这种邪异之毒有着天生的克制。

听上去很玄乎。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也是将信将疑。但不久前一位战友因为没有配带军功章参与了行动而死于非命以后,我对此不再敢有 任何怀疑。

在陈守伟击杀那具僵尸的时候,我和李响已经来到了刘姐的身边。我一手持枪,另一只手架起了正在地上爬行的刘姐,在李响的掩护下迅 速向外面撤去。陈守伟则迅速将一张张损毁的道符替换成新的,以此来避免更多的僵尸闯入这间美容室。

刘姐的一条腿已经断了。我把她架起来的时候,能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右腿自大腿的根部就是晃荡着的,似乎只是靠着一根很细的绳子牵着 点儿而已。

她的双腿上全是血,裤子被抓撕成了丝丝缕缕,小腹那里似乎也受伤了,汩汩的冒着鲜血。

此时的刘姐面色惨白,看得出异常疼痛。嘴唇不停地抖着,似乎是嗫嚅着想说什么。

我一边架着她往外走,一边问她:“刘姐,你是想说什么吗?”

她的嘴唇依旧颤抖着,嗓子里发着含含混混的声音,我只能听清楚几个音节,似乎是:压、沸、刀。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阴魂不散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