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岐山有仙乐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岐山有仙乐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06

岐山有仙乐在线阅读是一本好书,你会忘却了紧张与劳累,处事的烦恼与愁绪也会随之消失,没有寒暄与打搅,独自神游于字里行间,世界读书日,让我们养成阅读的好习惯,一生都与好书相伴吧!第一次,穿越不断升级打怪成妖尊,还没享两天清福——被***,死。

岐山有仙乐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古树斑驳,清风朗日,岐山圣地桃花林传来一阵悦耳的仙乐。

高山流水,花瓣飘零,好生漂亮。

桃花林中心,远远望去,某棵桃花树上像挂着一块黑色的长布条。

那黑色长布条……十分的,显眼。

“天天对着我吹笛,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就算喜欢我,你也换首曲子吹不是?三百年天天吹这一首曲子,再好听我耳朵也都要长茧子了。”

祁婴有气无力的吐槽,身上结痂的伤口又再次因为这笛声而裂开。

祁婴痞子气的啐了口,呵笑,注视着景传镜那头的苏乐,那眼神,像极了在看姑娘。

苏乐冷眼,加重笛声,仿佛在说,“你胡说什么?”

祁婴继续说着——

“人常说谈情、说爱、***,人间三大乐事。你脸皮薄,不和我谈情,也不和我说爱,更不给我***,所以就暗示本妖尊,整天给我吹笛子听,其心可知啊。”

“苏乐上仙……我看你根本就是在觊觎本妖尊的美貌。”

那年,他依旧被囚禁在岐山圣地,吊在桃花树下。

那年,修仙界第一美男依旧整天对着他吹笛,美其名曰用乐理洗涤他丑恶嗜血的灵魂……这一洗涤,就是三百年。

他这灵魂哪里丑恶了?

他可是妖界最貌美最貌美的妖尊了好么!

苏乐收起破冰笛,冷笑一声,“祁婴,你不知羞耻。”

……

冷颤、冷颤、冷颤。

每每梦到此处,祁婴总是会被惊醒。

自打他一代妖尊重回三百年前,可能是因为踩了十几斤重的狗屎,所以摇身一变,变成了修仙界三大门派——岐山白月宗的宗主!

成为白月宗的宗主后,他每日吃好喝好,活得简直是不要太潇洒。身边座下弟子三千,其中冰肌玉骨的美人弟子堪称如云。

但他一个直男,总是梦到一个想害死他的男人算怎么回事?

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师宗,师宗!”

大弟子梓陌推门大步入内。

梓陌上前道,“师宗,各门派来了不少的女弟子,吵着要见师宗你呢。”

祁婴黑了脸……

“扔出去。”

梓陌忙是摇头,“师宗,这可使不得,那些女弟子都是各门派精挑细选出来送上山的,各个生得貌美如玉,要是给扔出去了,不就得罪了那些门派。”

祁婴气不过,骂道,“胡说!”

一代妖尊化为一代仙宗,这其中的鸿沟不过就是——放屁,和,胡说之间的距离。

修仙界以三宗为尊,三大修仙门派之外,还有不少数都数不过来的小门派。

修仙界中,最好看的女弟子,应属洛书宗修行的弟子。那些小门派能有什么好看的女弟子?

在歪瓜裂枣里精挑细选,那算哪门子的精挑细选!

修仙界三宗,就只有白月宗有过娶妻生子的先例,这下子倒好,那些女弟子不潜心修炼,一个劲的想往白月宗钻,就想着成为宗主夫人。

梓陌为难着,“师宗,这次那些门派们选送上来的女弟子们真的皆是长得美的。”

祁婴冷了脸,“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事?”

经祁婴这么一提醒,梓陌这才是想起一件大事。

他道,“对了,师宗,在后山圣地修炼的师弟们发觉圣地有妖气。”

祁婴蹙了眉,岐山圣地有妖气?

他一个绝世大妖尊坐镇岐山百余年都没有妖气,显然……这妖气——和他没关系。

他重生过来的时候,睁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的‘父母’,也就是上辈子把他往死里折腾的人之二。

这一对夫妇双修时走火入魔,临死前留下祖训,让宗中弟子在圣地以寒铁铸造莲花绝灯。说是前阵子双修时预感妖界妖尊要现世。

祁婴叹了口气,这得是有想匡扶天下大义,才会在双修的时候也想着那档子事。

不过,那莲花绝灯是用来对付妖尊,也就是用来对付他的。

他早在百八十年前就现世了好么!不光现世,还得了白月宗后人至纯的命格,身上是一点妖气都没有了。

不能不说,这对夫妇反射弧够长的,至死都没有反应过来,妖尊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他们儿子的事实。

祁婴拂袖,“圣地有妖气,你怎么还有心思管哪些歪瓜裂枣?”

梓陌羞惭的低下了头,“师宗,实在是那些女弟子们……太猛了。门槛都要被她们给踏破了。”

那些漂亮姐姐全都是歪瓜裂枣,师宗说得对,师宗说什么都是对的。

祁婴:“……”

出了飞烟殿,祁婴看向飞烟崖百丈远的后山圣地,立即运气朝圣地御剑飞行而去。

梓陌连忙也跟了上去。

百八十年来,祁婴最不爽的就是这岐山圣地。

上辈子他就是在这里丧生的。

还真是从哪里摔到就是从哪里爬起来。

和爬起来不同,他不光是爬起来了,还成了岐山的主子。名扬四海的白月宗仙宗。

祁婴暗搓搓算了把账,妖尊之位换白月宗宗主之位,这怎么算……他都是亏得连裤衩都不剩下。

圣地处,寒铁在薄雾中泛着冰蓝光线。

数十位仙力高强的白月宗弟子正排好了队形恭候祁婴大驾。

他们见雾中来了个身量和自家师宗差不多的人,就纷纷齐齐行礼。

一弟子道,“师宗,这圣地隐隐有妖气,但是这雾气渐浓,弟子等人暂时还不能分辨出妖气的方位。”

祁婴摇首,叹了口气,只是扫视着周遭。

自从他成了宗主,也不让宗中弟子多为难妖类。

他一个劲的灌输什么人界、修仙界、妖界是要和睦相处之类的思想。以至于这群弟子连个妖气的方位都不能够判定。

这……是他教导不严。

祁婴施法驱散雾气,等雾气消散后,这岐山圣地一如往常,桃花摇曳,流水潺潺,并无异处。

梓陌上前,确认着,问道,“师宗,这圣地上有妖气么?”

祁婴应声,“凭借为师多年来对妖类的研究,以及身经百战的实战经验,为师断定,圣地有妖气。”

梓陌愣着,这不对呀,咱们师宗什么时候对付过妖类了?

看来,是师宗平日里修炼,还瞒着他们下山维护苍生和平了。

师宗果然是厉害。

在梓陌等人仰慕之下,祁婴沸腾了。

他心情大好,预备露两手。

这也不怪他显摆自己能够正确识妖气的能力,实在是因为他命苦。

他第一次穿越到这个需要打怪升级的仙侠世界,穿到了一个小妖身上,最后凭借他本人的不懈努力,他终于不断升级、升级、再升级,成为一代妖尊!

他还没带领妖界人民走向繁荣昌盛,就被修仙界的三大门派给盯上了。

不光盯上了,还不惜掏出老本,把他堂堂一代妖尊给neng死在了岐山圣地。

对,也就是他的这块脚下。

好不轻易莫名其妙不知道因为什么具体原因重生了,他就重生在了原本根本、根本、根本就不存在的他‘老子’的儿子身上。

也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bug,还是老天有眼,他成为了修仙界中第二个修成上仙的修仙者。

咳咳,这里就不得不提一提苏乐了……

那个修仙界第一美男苏乐,是修仙界中第一个修成上仙的修仙者。

只见,祁婴袖中的锁妖丝自动朝着其中一块巨大的寒铁飞去,将那块巨大的寒铁包裹住。

寒铁散发出丝丝黑气,想来,那一块寒铁应该是被妖类动过手脚的寒铁!

正当宗中迷弟弟子们睁大了眼睛,预备继续仰慕祁婴的时候,那寒铁忽然发出亮眼的光线,晃了迷弟们的眼,以至于迷弟们不得不用袖子挡住那刺目的光线。

待光线消退后,岐山圣地仍然桃花摇曳、仙气弥漫——

“师宗……不见了?”

“师宗人呢?”

“师宗一定带着大师兄亲自去捉妖了!不行,我们也要勤加练习,这样师宗下次就会带着我们下山了!”

……

等祁婴等人发觉这亮光消失不见时,他们一行人已不再身处在岐山。

而是在离岐山有万里之遥的,西北方,极野沼泽之地。

祁婴凝神,立即出鞘佩剑踏浪。

顿时,一道月白色光线穿破云层,不过一刹,踏浪剑回鞘。

梓陌扶额,只觉眩晕,差点没站稳脚。

梓陌被祁婴扶稳,问,“师宗,这是怎么一回事?刚刚我们还在岐山圣地,怎么不声不响,就到了这里?”

“此乃西北极野沼泽之地,想来,是有妖类作祟,在寒铁上做了手脚。”祁婴面目肃然,负手,“此地已被布置了结界,方才踏浪剑发觉结界时曾试图冲破结界,但剑气并不敌结界灵气。”

祁婴耐心的解释着,究竟莫名其妙的被妖气传送到了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需要故作镇静一下。

但是,他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他怎么就被转移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他蹙眉,算上重生前那三百多年,他已数百年没有碰上过如此厉害的妖了。

但是话说,这一时期,最为厉害的妖,不应该是他祁婴么?

不应该是他穿越重生无bug老天创造出bug的祁婴么!

岐山有仙乐章节全文

本来,他应该含蓄内敛一些,但事实便是,他当初的确是妖界最为厉害的妖!

虽然说他现在并不是妖界妖尊,但据他所知,这妖界,还未曾有可与他相提并论的妖。

若真是有,那他定然是刮目相看,并且心生赞赏的。

长江后浪推前浪嘛,反正他如今也不是妖,也不至于被后浪推死在沙滩上。

梓陌已拿出佩剑三水剑,“师宗,这里当真有恶妖?”

祁婴答道,“自然是有的。”

祁婴拿出景传镜,景传镜,可出现数万里绵延景象。

万里其中,景传镜里已是出现了极野之地西北方外百里处的某处。

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破除结界。

百八十年没有见到妖界同仁,就算再不能跟从前一样谈天说地饮酒作乐,那这次见见面,就当怀旧怀旧也是好的。

正是这么想着,祁婴就是看到了景传镜所追踪到的地方——

那一处不同于此处大半的沼泽地。

茅草屋成排,几乎每一间屋子外都有一亩三分地种植着瓜果蔬菜。青山绿水,曲水流觞,是个杨柳依依,山清水秀,养老的好地方。

而画风突转,茅草屋屋顶竟都在散发着黑气。

黑气弥漫,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竟然都看不到景传镜中的境况。只能听到景传镜中传来嚣张尖锐的大笑声,那笑声,为女声。

令人瞠目的是——

景传镜俨然是变成了一个排污通口,涌出无数的污水。污垢遍地,臭气熏天。

“噗……”

祁婴往后退了一大截,差点就要反胃。

“黑气弥漫,生性残暴,这一定是个恶妖。”梓陌捂住鼻子,委屈道,“师宗,这比咱们岐山如厕里的屎还臭。”

祁婴安抚着梓陌,“你年纪小,此等小事,多习惯……咳咳,多习惯习惯就好。”

梓陌马上谨遵师命的点了点头。

祁婴将景传镜收回,他再也不想让那处的恶妖往他们这里输送臭气水和受害群众了……可熏得他。

收回景传镜后,他蹙眉,盯着地上那摊恶臭难耐的污垢血迹。

此刻,东南方,苏门洛书宗等人御剑飞行而来。

苏乐仙姿俊逸,一如当年,雅人深致。

祁婴皱着的眉不由更深了……

他百八十年没下岐山,头一次下山,就和他冤家路窄的碰上了?

苏门弟子苏六箫见祁婴在此,立即上前作揖行礼道,“师叔,师叔可也是为妖界圣器而来?”

大概是因为三宗都是修仙界中最为牛逼轰轰的修仙仙宗,所以三个宗主就算没有一丁点的师兄弟名分,这些各宗下弟子皆会称呼彼此各宗主为一声师叔。

对于这帮曾经想杀他而够快的人叫他师叔的这件事情,他也颇为苦恼。

祁婴蹙眉,“妖界圣器?”

当年,他为一代妖尊后,为保妖界安宁,乃造妖界三大圣器。而这三大圣器,皆是他各取三宗神物为引而造。就光说洛书宗,他当年取苏门清泉寒冰水三寸,苏门极寒殿凤凰心头血一滴,妖界百妖以已所长亲制的毒蛊,混着岐山寒铁,注入妖力,制成九死醉尺。

九死醉尺,醉生梦死。

一入醉尺,九死一生。

醉尺乃修仙界、妖界、人界的心中梦魇,入了梦魇,将会直视内心真正所求,而一旦留恋梦境,便会道行尽失,终生囚于梦中。

简而言之,就是,进了九死醉尺,多半都得死。

妖界百妖——长得美的,动人心魄。心地狠的,杀人于无形。勾引人技术在行的,魅惑众人。

这……这可是祁婴当初最为自得之作。

究竟九死醉尺可满足了各类男性最大的需求。上至精英男性,下至diǎo sī男性,外加脱离红尘男性,皆可满足。

九死醉尺里,要事业有事业,要钱有钱,要美女有美女。

总之,要什么有什么!

做梦嘛,当然得做最大的梦。

苏六箫颔首,解释道,“听闻妖界圣器之一的九死醉尺已现世,它已是伤了不少人的性命。”

他又道,“据闻,那九死醉尺就在极野之地西北百里处。弟子等人已来极野之地一个时辰,方才发觉极野之地忽然被布置了一道强大的结界,这才御剑飞行,看个究竟。未曾想,竟然碰上了师叔。”

祁婴不由又注视着地上那摊黑色发臭的污垢血迹。

九死醉尺,乃他成为妖尊后亲自所造,现在妖界还无妖尊,又何来的九死醉尺?

难不成,是那妖界新贵修炼出来的?

不过……苏门洛书宗的弟子说话还真是绕口。跟苏乐如出一辙。

苏乐缓缓说着,“极野之地西北百里处名为大阿山,大阿山中有深潭,深潭之中有一水妖,性温顺,近百年来,行事不轨,性情大变,那九死醉尺就是那水妖的法器。”

那水妖祁婴也是知道的,长相绝美,性情温顺,上辈子和他关系特殊的好。

再加上,那水妖千年未曾害人性命,手下有恶妖时,她亦也是时常亲自清理门户。所以祁婴一直认为她也是妖界的一股清流。

不过,据祁婴所知,这水妖,是断然还不具备修炼出九死醉尺的能力。

“那大阿山据闻风景奇异,既然咱们都被困在了此地,不如我们同行去瞧瞧?赏赏景,收收妖,此等人间美事,要是能和苏乐上仙一同去做,定然别有一番惊喜。”祁婴轻佻,凑到了苏乐跟前去。

上一辈子苏乐天天吹笛给他听,对他爱答不理,虽然没把他给烦死加气死,但是他已经是有了后遗症——天天做梦梦到他。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反其道而行,就算是烦,他也要烦死他!

苏乐对祁婴忽然的接近没有任何反应,道,“假如得白月宗同行,那再好不过。”

祁婴悠悠叹了口气,得,上辈子和苏乐的恩怨果然都是因为他是妖引起的。

现在他不是妖了,是仙宗了,苏乐竟然都容许他和自己并肩而行勾肩搭背了。

不过多时,祁婴等人已经是来到了大阿山。

大阿山处,险象迭生,奇峰异石,重峦叠嶂。

祁婴满足的点了点头,这里果然不是刚刚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比的。

山脚四周有不少民居处已处于空空状态,但林立的房屋如鱼贯相连之,只是人去屋留,只空余萧瑟。

和刚刚从景传镜中看到的不同,这里,没有一丝黑气。

山麓之地,黄沙遍地,流沙成画缥缈百状,黄沙中有独一棵的白杨。

大阿山半腰处,瀑布径直倾泻,惊涛骇浪,气势磅礴。瀑布声如雷,让人震耳欲聋。

山顶雾霭茫茫无可见。

那深潭一定是在山顶处没错了。

祁婴对此深信不疑,因为——他上辈子去过深潭。

想来,若是要见那水妖,定是要登上山顶。

苏六箫惊呼,“师叔小心!”

祁婴都要以为他是眼花了,山腰处的瀑布竟然凝聚成了剑形,并且猛然向他们涌来。

祁婴:“……”

祁婴迷茫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堂堂一代妖尊,修为总是在的。

现在,是小妖要篡位?袭主?

苏乐见祁婴没有反应,立即将祁婴往身后一拉,横放破冰笛在身前,破冰笛自成浅紫色屏障,挡住这崩腾而来的瀑布,将他们完好护住。

梓陌和洛书宗弟子虽然也及时拿出佩剑来抵抗这来势汹汹的瀑布,但是也还被逼退了几步。

这剑形瀑布,雪浪白花,触碰到这诸多屏障,立即碎裂成冰凌,冲撞到了山口挺拔的绿植之上。

景象奇观,千植晶莹。

“这瀑布之水是从山顶深潭来的,一定是有妖类在操控这瀑布。”

祁婴回神,冲着梓陌喊道,“乖徒弟,看好了啊!实战教学。”

祁婴袖中也疾飞出一根红色的锁妖丝,锁妖丝灵气非常,穿出屏障,灵巧将剑形瀑布捆绑住。

修仙者必备常用法器锁妖丝,修仙者等级不同,锁妖丝灵力也不同。

像祁婴这样的等级,平常的恶妖并不能冲破他的锁妖丝。

真是今非昔比。

上辈子他都是被人捆的。

剑形瀑布垂死边缘,怒吼一声,嘶哑的声音骤起——

锁妖丝下,一条死气沉沉的鱼正躺在地上。睁着,死鱼眼。

祁婴没什么常识的乐着,“瀑布……也养鱼的么?”

梓陌立即朝着祁婴跑了过来,拍手叫好,“师宗好厉害!”

苏乐也温顺有礼道,“白月宗的锁妖丝,果真不同凡响。”

祁婴惊了……

不当妖的时候,竟然还有这样的福利,能够听到苏乐如此温顺有礼的声音!看来,当个白月宗宗主,也并没有那么亏。

他上辈子对苏乐,也和苏乐对他一样,爱搭不理!

究竟,妖嘛,特殊像他这般有个性的妖,是断然得有些脾气的。

“哪里哪里。”

祁婴又是凑了前去,同苏乐勾肩搭背。

他腹黑想着,要是等哪天他不当仙宗当妖尊了,等苏乐想起来今日他俩勾肩搭背,一定得气死!

梓陌看到二宗关系亲近,也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苏六箫:“你笑什么?”

梓陌乐呵道,“我看师宗和师叔关系这样好,我喜悦。”

祁婴:“……”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岐山有仙乐章节全文”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