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明末好女婿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明末好女婿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07

明末好女婿小说在线内容怎么样?“崇祯,别急着上吊,只要把女儿给我,我带你杀出北京!”“李自成,这座北京城就留给你了,好自为之吧!”“多尔衮,我陈越有朝一日必定打进东北,把你满洲人赶到北冰洋,去和爱斯基摩人为邻!”穿越到崇祯末年,碰到了崇祯的女儿坤兴公主;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却要担负起整个国家。

明末好女婿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天光微明,陈越便从梦中醒来。不是他想醒来,而是“父亲”起床后叮叮咣咣的声音把他弄醒。

不过他并未睁开眼睛,而是继续躺在床上装睡,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这个“父亲”陈江河。因为在另一个世界,他是一个孤儿,从来没有和父母相处的经验,也从来没有叫过别人一声爸爸。

是的,此时的陈越已非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而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

只是下班路上偶遇小偷,抓贼时被小偷同伙砸了一板砖,一睁眼便来到了这个世界。事情很荒谬,让陈越花费了几天时间才接受来到了明朝末年这个事实。也幸亏他附体在一个同样脑袋被砸伤的伤者身上,而且是一个脑袋被砸伤的傻子身上,才没有人注重到他的异常。

是的,自己所俯身的这个家伙是一个傻子,因为这两天来,陈越经常听到父亲在他病床前叹息,说他要是一个正常的孩子那该多好。而根据这具身体生前的记忆,根据记忆中别人对自己的态度,陈越再次确认了自己俯身在傻子身上这一事实。这具身体生前虽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死傻子,最少也缺了三四个心眼。

装一个傻子很轻易,只要躺在床上不言不语就行了,对于一个受伤的傻子,没有人计较他为什么不说话。可陈越可不愿意装一辈子傻子,那样的滋味还不如死了。

可如何从傻子变成正常人,也是需要细细思量的事情,因为一个傻子忽然变成一个聪明人,变成一个天才,肯定是一件让人很难接受的事情。会不会有人把自己抓到医院切片研究?对了,这个时代没有医院,那会不会有人认为自己被恶魔附体,然后往自己肚子里灌药水符水驱邪?陈越表示很担心。

必须得想法让别人慢慢接受自己,接受一个傻子变聪明的事实。

就在陈越躺在床上暗暗盘算的时候,父亲陈江河已经收拾停当,站到了他的床前。

“阿越,爹走了,你一会儿起来把锅里的粥喝了!”陈江河站在陈越床前吩咐道。

语句轻柔,布满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溺爱之情,这种感情陈越虽然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并心中为之震颤,因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陈越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他不是我的父亲,不,他是我的父亲,因为他生了我现在这个身体!就在陈越内心挣扎着,要不要醒来喊“爹”的时候,陈江河已经转过了身去。

“你要是一个正常的孩子该多好?”随着这句话语,陈江河走出了家门。

直到陈江河的脚步声消失,陈越才苦笑着坐了起来。洗了把脸,开始吃饭。在煤炉上坐着一口锅,掀开锅盖里面有箅子,箅子上有一大块黑乎乎的饼子,在箅子下面则是熬得稀烂的大米粥。

一手拿着黑乎乎的大饼,一手端着硕大的饭碗,陈越坐在门槛上稀溜溜的吃喝着。

不是不想坐在饭桌上吃饭,而是屋子里根本没有饭桌。两张床,两口放在墙角的破箱子,一个做饭的煤火炉子,一口铁锅,这就是这个家全部的家当,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这个家并不为过!

不过陈越并不为这个家贫穷而难过,因为再穷它也是个家,是个有亲人的家,是自己的家!贫穷算什么?只要肯努力,总会赚到钱,总会过上好日子!

真正让陈越下定决心赚钱的是,手里的黑饼子实在太难吃了。似乎是小麦麸子掺着野菜做成的,闻起来一股子霉味,吃到嘴里硬得能把牙齿硌掉。上一世虽然是孤儿,虽然也挨过饿,可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想了想,陈越把饼子掰开,泡在米粥里,被米粥一泡饼子软了很多,这才捏着鼻子连吞带咽全部吃了下去。没办法,头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必须吃下去才能尽快养好身体,才能展开赚钱大计!

吃过饭后,陈越不愿再呆在床上躺着,开始在屋子里翻腾着,想找出一条赚钱的门路。

虽然说陈越雄心勃勃的想赚钱,可是钱哪那么轻易赚的?这不是在另一个世界,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只要肯吃苦都能找到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这可是古代,况且自己名义上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傻子。

根据这个身体的记忆,陈越知道这个家现在的基本情况。父亲陈江河是个军户,在京营里当总旗,可是这个时代的士兵和前世不一样。虽然陈江河是个职业军人,而且是一个低级军官,并不需要天天都呆在军营里。因为军队每半月才会操练一次。陈江河之所以忙忙碌碌,因为他还有另外一份活计,就是在铁匠铺帮工,赚钱养家。

陈江河饷银并不低,按照朝廷制度,他身为一个总旗,每月应有三两银子的饷银,包吃住,每月还会有若干菜米油盐的补贴。可是实际上呢,陈江河现在每月实际拿到手的还不到一两银子,而且为了节省粮食,军队每半个月才操练一次。操练的时候军队管饭,平时的时候自然各找各妈,自己想饭辙。

粮食价格连续上涨,现在竟然涨到了五两银子一石,陈江河的饷银只够买二三十斤粮食,如何又养得起父子二人?所以不得不去铁匠铺帮工,好挣一点银子糊口。

至于原来的陈越,因为人傻,根本找不到什么活计,只能干些搬搬运运出傻力的活计,还经常被人骗。

虽然现在的陈越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傻子,可仓促间想出好的赚钱主意也并不是那么轻易,因为他究竟前世只是一个刚从警校毕业没几年的小警察而已。

背着双手,陈越在屋子里转着,东瞅西瞅,想着赚钱的办法。

屋子里很空,什么都没有,除了墙角那两口箱子。走了过去打开箱盖,一口里面装着的是衣服,都是些破衣烂衫。

掀开另一口箱子的盖,陈越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刨子、凿子、锯子、锤子、钳子、剪子、墨斗、皮尺,里面是各种各样的工具。

除了工具以外,还有钉头铁杵,钢皮铁锤,以及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使劲翻了翻,在最底部竟然有一柄黑乎乎的枪头。

看着眼前的工具,陈越有了初步的赚钱主意,也许自己能靠着这些工具,制作一些东西来卖钱。

在前世的时候,陈越最喜欢的就是手工制作,在他租住的屋子里,堆满了各种工具,也同时堆满了他制作的各种物品。小到木头雕刻的小人,大到强弓硬弩、帆船模型,各种手工制品很多。为此陈越买过许多的专业书籍。不喜欢看电视剧,不喜欢上网看小说,手工制作是他唯一的业余爱好。为此,好些女孩觉得他古怪而放弃与他交往,导致他毕业好几年一直到穿越前都没有女朋友,活了二十多年连恋爱都没谈过。

翻着箱子里的工具,陈越思考着做些什么东西出来。要想赚钱,要想赚大钱,就要做出一些这个时代稀少的东西。根据脑中的记忆,在这个时代手工制作已经非常成熟,而且这里是北京,是大明的首都,好东西更多,所以想做出与众不同的东西真的有点难。

陈越最擅长的是制作帆船模型,从明朝的福船到西班牙大帆船他都做过,可是制作帆船需要足够的材料,也需要很长时间。而这两样陈越现在都欠缺,因为他既要尽快赚钱改善伙食,又没有钱购买材料。

根据屋里的材料工具,他只能做出一个简单的东西。仔细想了想,陈越决定做一个木马,一个会自己动的木马。这种玩具在明代应该还没有,因为根据陈越的记忆,他的前身并没有在北京城发现类似的玩具。这个时代有的不外乎“拨浪鼓”、“哨子”、“竹喇叭”,或者是泥塑玩具“布老虎”“兔儿爷”等等,至于会自己动的玩具,在陈越以前的记忆中则没有过。

其实自动玩具很简单,只需要一个动力源即可。在后世动力源多是电池,当然有些是简单的弹簧和发条。在明末根本没有电池,这样的玩具陈越做不了,即使是弹簧,以这个年代的冶炼技术也造不出弹簧钢。不过没有弹簧不要紧,可以用皮筋代替,反正只是一种弹力,不需要太大的弹性。

在木箱里陈越发现了一条牛筋,试了试很有弹性。屋子里尚且能找到几块好些的木板,如此基本材料算是齐备了。

在院里找了块石灰石,在地上画着,陈越在设计木驴的图纸。制作物品最重要的是设计,只要画好图纸,设计好尺寸,剩下的加工就简单了许多。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当陈越还在忙碌时,陈江河从铁匠铺回来了,给陈越带回了一块黄橙橙的饼子。

看到陈越把院子画的乱七八糟各种线条时,陈江河皱了皱眉并没有说啥,究竟一个缺心眼的傻子除了傻玩还能做什么?

“快把饼子吃了,凉了就不好吃了。”陈江河把饼子从怀里取出来,递到陈越手里。

饼子上有明显的掰痕,很明显是陈江河从自己的口粮中省下来的。铁匠铺管一顿午饭,可并没有义务管工匠的家人饭。

饼子黄橙橙的,是玉米面做的,吃到嘴里很甜,可让陈越感到甜的不仅是饼子。

“爹......”陈越鼓足了勇气,叫出声来。然而陈江河并没有和他交谈的意思,也没有为他这一声爹而感动,而是摸了摸他的脑袋,转身又离开了家门。

“好了就在院子里呆着,不要再跟麻杆吴良那些人瞎混!”陈江河的话远远传来。

麻杆和吴良是西城有名的浪荡子,经常挑唆以前的陈越做坏事。陈越脑袋上尚未痊愈的伤势就是拜他们所赐。

明末好女婿小说免费章节

吃过大半块饼子,虽然还很饿,身子又恢复了力气。陈越开始继续忙碌了起来。

按照画好的尺寸把木板锯成一块块的小块,用刨子刨的精光溜亮,再用木楔安装起来,便做成了一个腹部空空的木驴。木马的四肢做成了空的,腿根部没有直接和身躯固定起来,而是用一个木轴做成可以转动的模式。在四肢内部装了绳子,通过关节和木马腹部盘着的牛筋相连。在木马的腹部安装了一根圆形的木条,只要转动木条,就可以给牛筋做成的发条上劲,然后就可以带动木马的四肢,使木马走动起来。

原理很简单,问题是这个时代的工具简陋,材料极其有限,陈越颇花费了很大功夫,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才把这个简陋的木马玩具做了出来。

拧着木条上足了劲,看着木马在地上欢快的走着,陈越满足的点了点头。

天色快要暗了,陈越就觉得肚子里咕噜噜的直响,中午时吃得那块饼子所带来的能量早已消耗殆尽。父亲陈江河也快要收工回来了,陈越决定开始做饭。

寻遍了整个屋子,除了米缸里的一点米再也找不到其他可以食用的东西,而且米缸的米也不多,陈越只好把全部的米都倒了出来,用水淘了淘放进锅里,加上几碗水预备熬粥。

陈家做饭用的是煤炉,在院子里堆着一堆煤块,这玩意不像后世的蜂窝煤,点火做饭很麻烦,经常性的灭火,每次灭火都需要重新点燃。而且很费煤,据陈越的记忆,陈家每月要花好些钱在买煤上。不过这也比烧木材来的便宜些,北京城的人口有近百万,都要烧柴禾的话上哪里去弄?估计把四周的山砍光了也不够。所以此时的北京城烧的大部分是煤炭,在京西五六十里的门头沟山区,地下到处都是煤炭。在更远一些的山西大同一带,地下的煤炭更是取之不尽。可是因为这个年代挖煤全靠人力,再通过坎坷的山路运送到北京城,使得煤炭的价格并不低,每一户百姓每年都要花好大一笔钱在煤炭上。若要是能做成蜂窝煤就好了,估计会省一些,陈越心里想道。

做好了米粥之后,又过了一会儿,父亲陈江河才满身疲惫的回了家。看着陈越端来的米粥,陈江河咕哝了一声“米放的太多”,端起碗来大吃了起来。

陈越把锅刷了刷,预备烧些洗脚水来给劳累了一天的老爹洗脚,谁知水还没烧开,陈江河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让陈越炫耀自己做的木马的机会都没有。

夜里,陈越躺在床上,两眼直愣愣的看着黑漆麻黑的屋顶,久久无法入睡。

这具身体年龄比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要小许多,才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年轻长身体的时候,一碗稀米粥根本不足以填饱饥饿的肚腹。所以现在必须挣钱填饱肚子才是正经。

另外,根据身体的记忆,现在应该是崇祯十五年,换算到公历不知道是一六几几年,陈越以前的历史学的并不好。

可是历史再不好,陈越也知道崇祯是明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就是李自成攻打北京时上吊的那个。现在既然已经是崇祯十五年了,估计李自成快来了吧,明朝就要灭亡了,北京很快将陷入战火之中。

所以现在必须要尽快赚钱,有了钱就可以和父亲一起逃到安全的南方去。

按说一个王朝覆灭另一个王朝兴起之时,正是投机的好时候,只要找准机会,就可以做一个开国功臣,以后自然可以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多少穿越者都是这样做的。可是陈越知道,明朝灭亡后,李自成并没有再北京立住脚,很快就被满清赶了出去。所以投靠李闯是自寻死路。

投靠满清?陈越则从来没有想过!陈越在前世的时候,有一个警校的同学兼以后的同事,是一个极端的明粉。受他的影响,陈越对辫子朝毫无好感。况且按陈越现在的身份,他可是一个明人,投靠侵略明朝屠杀汉人的满清,岂不是好比抗战时投降日本做***?这是陈越宁死不会做的。

既然不投靠清人,那就要想法离开北京,逃到南方,据陈越有限的历史知识,北京陷落后,南方的汉人又坚持反抗了十多年,而且郑成功的台湾反抗了更久。

要逃到南方,就得有钱,要不然不说怎么到南方去,即使到了南方又怎么生存?

带着满脑子的思虑,陈越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父亲陈江河已经走了。

炉子上没有做好的稀饭,那时因为昨晚陈越已经把米缸里最后的米熬了粥。不过陈江河给陈越留了钱,就放在锅盖上,陈越数了数,一共五枚铜钱。

五枚铜钱够买什么?在陈越的记忆中可以买两个包子一碗稀粥,这对饭量小的人来说完全能吃饱。可对陈越这个大小伙子来说,即使再来这些也只能填个半饱。

傻子自然长个傻大个子,陈越此时的身材比前世做警察的自己还高些,足有一米八零,这样高的身材饭量自然很大。所以穿越这几天来,陈越从来没有吃饱过。由此可见,陈家的经济已经紧张到了什么程度。

叹了口气,陈越洗把脸抱着木马往外走去。他必须尽快卖掉木马,好换回些钱买吃的。

陈家位于一个小巷里,出了胡同是一条狭窄的街道,走到街道的尽头则是一条宽广的大街,宣武门大街,那里是陈越卖掉木马的地方。

已经天明了好一会儿,一路上陈越碰到了好些人,有挎着篮子的大婶嫂子,有叼着烟袋的老汉。看到每个人,陈越都满脸堆起了笑脸,可是很多人却对陈越视而不见,于是陈越只能郁闷的闭上了嘴巴。

终于有一个人回应了陈越的笑脸,说出的话却让陈越脸上笑脸消失了。

“傻子,怎么起这么早啊?”一个姓马的老头笑眯眯的问陈越,可他脸上戏谑的笑脸分明就是在逗弄自己。

“马爷您也早,我卖马去。”陈越还是恭敬的回答道,并挥了挥手中拿着的木马。

“傻子,你怎么学会了骂人啊?”马老头脸色一变,可能以为陈越的一句卖马是在骂他,便不再理睬陈越,骂骂咧咧的走了。

“大傻子

二呆子

滋愣滋愣流鼻涕

......”

几个顽童跟在陈越身后一边唱着歌谣,一边往陈越身上丢着土块。

对于这些没教养的屁孩子陈越不屑的理睬。

出了巷子就是宣武门大街,看着眼前的街景陈越不禁长叹口气,再没了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有的只是古色古香的两层木楼檐角飞扬,有的只是长衫的古装男子悠闲的脚步,和身穿襦裙挎着竹篮的妇人买菜时的讨价还价声!

街边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对面的包子铺里白色烟雾淼淼,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生疏。

由于天刚明不久,很多店铺还未开门,很多天不明就进城的乡民在街道的两边摆着摊子,卖着各种各样的物品,已经到了十月的天气,摊贩上摆放的多是萝卜白菜粉条,青菜之类的非常少。究竟在这条街上摆摊都是针对普通的市民,暖棚里种的新鲜蔬菜普通人家哪里吃得起?

随意选了一块没人的街边蹲了下来,把木马摆放在地上,斜对面正好是张婶的包子铺,卖了木驴正好去买几个包子吃。想起记忆中张婶菜肉包子的美味,陈越只觉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随手捡了个土块,正砸在一个不依不饶的顽童的脑门上,把他砸的捂着脑袋大哭,其他的顽童一哄而散。有这帮讨厌的死孩子捣乱,休想能把木马卖出去。

给发条上了劲,木马便抬起蹄子,在地上踢踢哒哒的走着。旁边卖菜的小贩惊异的不时打量着陈越的木马。

“咦,傻子拿的是啥东西啊?”一个买菜的街坊在街中间驻足,定目观看着会走动的木马。

“可能是他爹给他做的玩具吧,别靠得太近了,傻子今天不知怎么的学会了打人。”另一个街坊提醒道,他看见了刚刚陈越打哭顽童的情形。

“不会吧,没听说过傻子打人啊!”

“什么不会,我刚看到的,他刚刚把狗子打的抱头大哭。”

也有不熟悉陈越的行人停下来驻足观看,感爱好的问着,不过很快就被陈越的要价吓了一跳,骂骂咧咧的走了。

“什么破玩意,竟要这么贵!”

陈越无辜的看着他的背影,一两银子还算贵吗?仔细的回忆着前陈越的记忆,听着身边摊贩们买菜的报价声,陈越才知道,一两银子确实挺贵的。

一斤白菜才一文钱,一口铁锅三十文,一把菜刀十五文。一两银子呢,能兑换一千枚铜钱,能买一千斤白菜,三十三口铁锅,或者六十七把菜刀。按购买力来算,一两银子相当于后世一千五百块钱吧,足够一个普通人吃上一个月的饱饭。

看着地上简陋的木马,呆头呆脑,连漆料都没刷,陈越觉得自己要价确实有些高了。

日头缓缓升起,斜挂在半天空,摆摊卖菜的摊贩很多都收拾摊子走了,陈越独自孤零零的蹲在街角。早上粒米未沾,陈越就觉得肚子实在饿的难受,不行了,必须得去买两个包子吃吃,反正怀里还揣着父亲陈江河给的五个铜钱呢。

“你这是什么啊?”

就在陈越低头收拾木马想去包子铺时,如黄鹂一般清脆的声音在陈越耳边响起,抬起头来,陈越就看到一张清丽绝伦的面孔。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明末好女婿小说免费章节”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