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她眇眇兮愁予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她眇眇兮愁予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10

也许你没有大量的财富,但阅读可以使你精神富足;也许你没有很多的朋友,但如她眇眇兮愁予小说在线热读小说却从没有将你抛弃不顾;“我爱你的眼睛是海,只是遗憾我不识水性。”丁眇眇喜欢白予,从130斤到90斤,喜欢掉了半个自己,喜欢得即使白予在她眼里融化,她都愿意从此失明再不睁眼。

她眇眇兮愁予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E中的开学典礼总是莫名地早,早到丁眇眇的眼睛都睁不开三分之一。

感受到怀中包子逐渐冷却的温度,又瞄了眼台上兴致勃勃的教导主任,眇眇偷偷把手伸进衣服里,轻轻摩擦着快冷掉的肉包,同时祈祷没有人看到她猥琐的动作。

忽然人群中响起一阵骚动,队伍里的人都自觉地往四面挤了挤,给中间的人让出了一条路。漂亮的学姐主持拿起话筒:

“感谢教导主任的出色发言,下面有请高三年级去年期末优秀学生代表——白予,上台共享学习经验。”

人群里传来一阵哄笑,也许是因为主持浮夸的风格,那长长的破折号不知道在吊谁的胃口,难道破折号后面的名字还会有别人吗?

白予漫不经心地走上讲台,把话筒扯高,果不其然没有稿子就开始讲了。

他嗓音总是懒懒的,有一种你爱听不听的气质。但就是这种气质,让E中许多女同学都崇拜得不要不要的。

虽然大多数人其实是看脸。

如何形容白予的长相呢,用眇眇的话来说,就是,我知道我怎么样都会很帅,所以就随便长长。

当然这句话也是模拟白予的风格。

那天他作为高一优秀学生第一次上台共享经验,清秀好看的脸和傲人的身高已然模糊了学习好这个焦点,牢牢吸住了全校女生的目光。

当被问及每次考试云淡风轻的态度是否源于平时扎实的学习时,白予是这么说的:

“还好,我知道反正我怎么考都是第一,所以就随便考考。”

简直不要太炫酷,旁边的老师们都惊得不知道怎么接话,唯有校长云淡风轻地接过话筒,开始最后一轮的讲话。

当然是云淡风轻的了,究竟校长是白予爸爸。

眇眇暗暗腹诽,手里一刻不停地摩擦着她的肉包,已经是皮开肉绽,却还是没能升高它的体温。

终于到了“请同学们有秩序地回到教室,认真学习。”

眇眇飞快地冲到队伍最前头,只闻声刘西禹在后面喊:

“漠爷!这么急着去教室干嘛?干将还在你后头呢!”

同学们迅速哄笑起来,眇眇脸一红,加快了脚下的频率。

白予也淡淡地笑了一下:“恐怕是饿急了。”只是声音太小,没人闻声。

其实眇眇平时轻易不脸红,甚至有些皮厚,可能是关于白予吧,她有种被当众戳穿的害臊。

说到“干将漠爷”的来历,那还得说到高二的第二节语文课的时候了。

那时候不但要文理分班,而且还要按分数分等级分班,理科大致分为一个清北班,四个一本班,六个二本班,而且每次期末考试后都会根据分数实行滚动制,每班最后一名都会降一个班。

白予一直高居清北班榜首,眇眇在倒数几个排位苦苦挣扎,只求不被刷下。

学校新来了个很厉害的语文老师分到了清北班,为了了解每个同学的写作水平,第一节课就叫每人写一篇随笔让班长刘西禹交到办公室,第二节课每个人进行自我介绍,然后读老师根据你的随笔想象的你的性格。

眇眇因为一直很喜欢写东西,所以发随笔的时候就一直期待着,老师会给她怎样的评价,她一直很在意自己的文字带给别人的感受。

反倒是坐在前面的白予十分悠哉游哉,还在玩着魔方。

眇眇偷偷朝他吐了吐舌头,然后兴高采烈地从刘西禹手里接过随笔。

还没看几个字呢,忽然就从前方伸过来一只大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煞是好看。然后眇眇还没来得及反应,随笔就被白予抽走了。她反应过来后,正要龇牙咧嘴去抢,后脑勺却遭到刘西禹的一记重击:

“扭啥扭,老师来了!”

眇眇只好默默地收起爪牙,不甘心地踢了一下白予的凳子:

“看什么看!你不会看你自己的啊!”

“我的没发下来。”

白予似乎不太想理她,专心致志地看她的随笔。

眇眇知道假如白予不主动还的话,她肯定是抢不到的,虽然她有130的体重,但白予有180的个子啊!

于是她狠狠地又踢了几下凳子泄愤,白予权当没感受到,沉浸在她的随笔里无法自拔。

还没等眇眇从随笔被抢的屈辱中抽离出来,大腿又被刘西禹狠掐了一下,只听到她刻意压低却又非常如雷贯耳的声音:

“到你了!”

眇眇只得迷茫地站起来,戳了戳刘西禹。

“你不用看班长,我重复一遍问题就行,以后记得认真听课。”

语文老师还算温柔,笑眯眯的。

“说出一个你最有趣的外号。”

眇眇想了一下,因为自己网名叫冷漠……大多数人叫她漠爷(因为壮实),少数人叫她漠胖(刘西禹这种比较熟的),还有人叫她漠宝宝(……)。

“漠爷吧。”

她觉得只有这一个说得出口的外号了。

“莫邪?是莫邪?”

语文老师忽然很喜悦地问。

“这里有本随笔没写名字的,只写了个笔名,干将,是你的吗?”

眇眇茫然地摇了摇头。

“干将莫邪不是一对吗?这随笔可是关于爱情的,我以为就是你的呢。”

全班一起一脸茫然,谁那么大胆敢写些爱情的东西,不怕被班主任以早恋为名吊打吗?

“是我的。”

白予少爷终于从眇眇的随笔里抽出来了,并给了全部人一记暴击。

“忘记写名字了。”

这下全班沸腾了,本来高三生活就太过枯燥,稍微一点波动就能在同学之中引起***,何况还是带有爱情这种敏感词汇的。

于是眇眇和白予就这么被说成一对了。

虽然没有一个人将这个笑话当真,究竟一个体重130,一个个子180,一个要靠文科底子撑着才能在清北班混下去,一个是次次年级第一的理科天才。在谁的眼里,都不搭吧。

在眇眇的眼里也是,她也只当这是个好笑的巧合。

只是笑过之后脸会微微发热。

终于熬到下课,眇眇刚想开溜,就听到头顶传来冷冷的威胁:

“走我就撕了你的随笔。”

眇眇不情不愿地坐下,收好蓄势待发又被憋回来的小短腿,一脸憋屈。

“都是你害我出了个大丑,还好意思威胁我。”

“……”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你快把我随笔还回来!”

“……”

在白少爷的冷漠下,眇眇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脾气了,就认命地盯着他的后脑勺,发呆。

……

还真别说,这白予的后脑勺还挺好看的,嘻嘻……

化发呆为花痴。

等了好久好久,久到教室里只剩他俩了,白予终于冷冷地发话了:

“丁眇眇,你是不是思春了。”

一个问句问得这么肯定,生生问红了眇眇一张大肉脸。

“‘你的眼睛是海,而我不识水性’是什么意思?”

白予皱了皱眉头,又扭过头去问她。

没想到白予会直接把自己的随笔念出来,还是那么心酸的句子,眇眇仿佛是小猫被踩到尾巴一样,猛地炸了毛,露出了尖尖的獠牙:

“像你这样作文还没有36分的人就算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你次次数学20多,我难道有放弃给你补习吗?”

白予也许是很少听这么直接的讽刺,语文作文虽然是他的短板,但是就算他拿零分,他也还是稳坐第一。相反地,眇眇只要语文没发挥好,就很可能退到倒数。

眇眇意识到这一点,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刚刚可能跌了白予的面子,还好没其他人在……

不过话也已经说出口了,又不能收回……

“我也不是像我说出口的,那么,那么,那么强烈的意思……”

“谁叫你乱拿别人东西,还乱念的……”

眇眇结结巴巴地解释。

白予只觉得好笑,明明眇眇胆子很小,却总是爱做一些很需要勇气的事。

比如读理科。

白予是非常清楚眇眇数学底子的,基本上她数学能考的分对她的总分毫无贡献,但是她却在文理分科时选了理科,而且分级考试还考进了清北班。虽然是垫底的。

不过也一定花了不少功夫吧,究竟有那么严重的偏科。

“数学那么烂,当初为什么还要选理科?”

眇眇对白予重点的跳跃表示接受无能,但还是乖乖回答:

“因为地理比数学更差,而且文理都得学数学,学理还能避开一科……”

眇眇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肯定更会觉得她笨了……

白予顿了一下,没想到眇眇的理由会这么清纯毫不做作,而且丝毫跟勇气扯不上关系,不禁哑然失笑:

“所以你就是在气我这件事上胆子很大就是了。”

眇眇觉得莫名其妙,今天丢脸的明明是她耶!他聪明帅气无所畏惧,她可是要被嘲笑的好吗……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眇眇又莫名地觉得委屈,刚觉得眼眶就红了起来,她慌慌张张地扭过头:

“我去尿尿了!”

说完就匆匆跑了出去。

也可以说是夺路狂奔。

耳膜里全是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以至于她没听到白予脱口而出的急促而亲密的称呼:

“漠宝……”

“那是男厕所……”

她眇眇兮愁予小说免费章节

熬过了此生最漫长的一个开学典礼,眇眇都觉得自己瘦了几斤。

刚回到教室,就迫不及待地拿出肉包大口吃了起来。虽然冷了口感不是那么的好,但好说歹说里面包的也是肉不是?

一大口下去——

咦?怎么不见肉?是不是老板太小气就包了一点点啊……

眇眇不甘心地继续咬。

可能是馅包偏了也说不定呢。

“我就知道你回教室能跑这么快,一定是为了吃的。”

眇眇感到头顶一黑,手上一空,吃了一半的包子就被白予拿走了。

她呆呆地看着白予拿着包子上下掂量,好奇地问:

“这包子怎么没有皮?”

总不能说是搓没的吧……

“这是我们家乡的习俗,吃包子不吃皮。”

眇眇假装十分理所当然。

白予觉得好笑,这小胖球怎么这么有趣。

“开学典礼的时候你放在衣服里就是在搓包子皮咯?那么猥琐。”

他顺手把包子拿到嘴边咬了一口,平时因为寡言而紧闭的嘴唇有规律地上下张合,眼睛好笑地打量眇眇,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他的眼神看起来,好温柔……

眇眇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一抹粉嫩静静爬上白皙的脸颊,和细密的容貌一起微微颤抖。

拜托拜托,这么大一个美男子站在面前,还是一个吃着自己最喜欢的包子的美男子,她是真的移不开眼睛啦!

后面陆陆续续进来的同学打断了她的花痴,她回过神来,恶狠狠地抢过包子:

“你才猥琐!吃别人吃过的包子!”

虽然被反击了,但是白予不知怎么心情特殊好,嘴角上扬的弧度连他自己都想不到:

“我吃一口你的包子就这么心疼?”

“我自己都还没吃饱呢!”

“我再给你买一个。”

“都要上课了怎么买!”

白予笑笑,就这么抬腿走了出去,刚好碰到从门口进来的语文老师。

“诶,都要上课了你去哪?”

“买早餐。”

冷漠回应。

语文老师不喜悦脸:“你不都是在家吃的吗?”

白予有些不耐烦,他特殊不喜欢别人问问题,带问号的语气都让他觉得心烦。

“给丁眇眇买。”

说着便快步走了出去,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留下语文老师和同学们风中凌乱。

眇眇不同,眇眇是被投了一枚深海炸弹。

“那我们先上课吧。”

语文老师尴尬地清了清嗓。

虽然在上课,也免不了一群女生叽叽喳喳八卦:

“我去,白予竟然帮丁眇眇跑腿!他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的?”

“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啊……”

“不会吧,白予那么傲气的人,应该不会看上丁眇眇吧!”

“难说啊,可能白予那种天才的口味就是跟常人不一样呢!”

“你还真别说,发现没有,这两年不管怎么换座位,白予可都是坐在丁眇眇前面的。”

女生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煞有其事一样。

“就算白予再怎么口味独特,也不会独特到喜欢丁眇眇吧。”

女生们讶异地看着打断他们八卦的顾丽:

“卧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不会主动跟人说话呢。”

顾甜说完就不作声了,把脸埋进书本里,像是躲进了一个深渊,在这里谁都看不见她的容颜。

女生们识趣地不再八卦,究竟临近高考,管好自己才是正事。

但是我们爱管闲事的刘西禹班长就不一样,她自己说的:不八卦何人生。而且还是她最好朋友的八卦。

“……”

眇眇在刘西禹的胳膊肘下无语凝噎。

见眇眇什么都不肯说,刘西禹顿时火气一来,大手一收,直掏眇眇的胳肢窝。

“噗——”

肉太紧手插不进去……

眇眇无奈地摇了摇头: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任何攻击都对本王无效。”

刘西禹脸一沉,一手拍在眇眇的大腿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胖还有理了胖还有理了!”

眇眇疼得龇牙咧嘴,还没从痛劲中缓过来,就被一脸乌云的语文老师给提溜出去了:

“高三了还在课堂上打打闹闹,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师了!你们俩都给我出去!去走廊上站着!”

“……”

你瞪我,我瞪你。

走廊上含情对望的两人。

“你到底跟白大少爷什么关系?”

“其实我也不知道……”

眇眇阴郁地低下头,吸吸鼻子。

她暗恋着白予,但是暗恋白予的女生简直不要太多好吗!她跟那些女生唯一的差别也就是多了几十斤肉啊!还有从熟悉白予以来出过的无数个丑。

她高一的时候还是个无拘无束的小胖子,整天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因为分到的是一本班所以学习压力也不是挺大,同学关系也很融洽,她就开喜悦心上学就行。

那个时候学校唯一比较答应的体育活动就是乒乓球,因为不需要剧烈跑动,受伤几率小,再加上校长酷爱乒乓球,甚至会在有的班上体育课时找同学切磋。

然后眇眇就偶然地赢了校长几球。

这下眇眇小胖子可就膨胀了,到处找人比赛,赌各种辣条阿萨姆奶茶,因为她水平还算不错,性格又比较狂,赢就算了,还要羞辱人家。

于是人家就不喜悦了,挑衅眇眇说:

“你要是真厉害去跟人校长儿子打啊,你这水平也就虐虐我们!”

眇眇一听,还真就屁颠屁颠去了。

虽然白予是一开始就待在清北班的,但是他几乎不怎么来上课,但是天天晚上会来学校花园遛狗。

眇眇当天晚上就蹲在花园等白予,结果只等来一只哈士奇。

眇眇是爱狗狂魔,看到狗就跟亲儿子一样,尤其是这种皮相好的,她乐呵呵地逗了一下,结果那狗就蹭过来求摸摸了。

哈士奇的二果然名不虚传。

眇眇暗自腹诽,但还是很喜悦地跟狗聊(?)了起来:

“小东西长得挺别致的啊,再长大点就可以吃屎了吧!”

哈士奇以为是夸它的话,喜悦地“嗷唔”一声,逗得眇眇哈哈大笑起来。

一人一狗,浑然忘我。

完全没发现一脸冷漠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的白予魏大少爷。

“狗,回去了。”

一人一狗同时停住。

哈士奇:“卧槽这大冰山才是我主人,认错人了!”

丁眇眇:“卧槽这狗竟然是白予的!”

见到真正主人的哈士奇喜悦地朝主人扑过去,白予嫌弃地退后几步。

哈士奇尴尬了。

更尴尬的是丁眇眇,本来信誓旦旦要去挑衅别人的一腔热血,结果就因为逗了逗狗全给忘了。

不过这还是她私底下第一次看见白予,感觉似乎比开学典礼上更帅一些啊……

你在干嘛丁眇眇!不要为色所迷啊啊啊啊啊啊!

她故作镇静地起身,拍拍身上的狗毛,咳几声,清了清根本不存在的老痰,自以为无比炫酷地冷哼:

“听说你乒乓球很厉害,有胆子跟我比试比试吗?”

“不。狗,走了。”

白予压根不想理会眇眇的挑衅,本来他就不知道棋逢对手是何滋味,更何况对手就是一个女生,还是一个小胖子。

“欸欸欸!这态度瞧不起谁呢!”

眇眇不服地挡在白予前面:

“今天不比比你就别想走!别怪我没告诉你啊,我可给你狗下了药,三日之内没有解药它必死无疑!”

白予可能是没见过这样子乱说话的女孩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见白予没什么反应,眇眇更加得寸进尺了:

“怎么?怕了吧?输的人可是要叫师傅的!”

白予继续沉默,好半天憋出一句:

“你有病。”

眇眇不依不饶地挡着白予,不让他走,四周散步的人听到动静都在往这边张望。白予不悦地皱眉:

“速战速决。”

……

十分钟后,体育馆。

“这是什么?”

白予难以置信地看着手里光秃秃的木板。

“你的球拍啊。”

眇眇得逞地挥了挥自己手中完好的球拍,笑得无比狡诈:“你一个大男人让我点装备怎么了?”

开玩笑,白予的技术她又不是没听过,硬碰硬不是找亏吃么,虽然这招有点损,但只要赢了还能借着白予的名气威风一把,嘻嘻……

看着眇眇快要咧到耳朵上的嘴角,白予只觉得掉坑里了……但是到这份上了,又不好临时反悔,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果不其然,他输球了,还是输得很惨的那种……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件事第二天就在学校传遍了……

他白予的名声何时被他人压制过?此时却成了别人口中丁眇眇的手下败将。

此仇不报非君子。

于是天天拉着眇眇打球,誓要用木板完虐这个小胖子。

半年下来,两个人的球技都精进不少,就连感情也似乎变好了。

当然,这是眇眇的说辞。

白予的版本却是——

“是她哭着喊着要我教她打球的。”

虽然蛮不情愿,但白予不得不承认,跟眇眇在一起挺有意思的,而且她打球确实是还可以……

然后他们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吧。

“就这么简单?就是好朋友?”

刘西禹听完后表示怀疑。

“不是好朋友还能是什么?究竟我们差距那么大,不可能有其他关系啊……”

眇眇做了个忧伤的表情。

……

“卧槽白大神什么时候来的?!”

刘西禹忽然尖叫出声。

眇眇顺着西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站在楼梯口的满脸阴郁的白予,瞬间呆若木鸡。

白予阴冷静脸,把包子甩在眇眇脸上,头也不回地进了教室。

刘西禹又震动了!

“大神是因为你说你们是好朋友生气了吧!”

“丁眇眇!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她眇眇兮愁予小说免费章节”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