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恶鬼临天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恶鬼临天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09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益友交谈;看着一本好书,如受良师教诲;合上一本好书,如与知己握别。小说恶鬼临天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可以阅读全本喽!踏天路成仙,逆天路修魔,万念悟道聚成神,阴阳之间守无常。何谓善,善者独善其身。何谓恶,恶者横行无忌。天弃良人而忌恶,假如这便是善,那我李审就要让这天在我脚下颤抖!

恶鬼临天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破旧,阴森。

一间残破的小屋里,由一根蜡烛苦苦支撑着黑夜。

这仅有的一根蜡烛在一块小牌前摇摆不定。

小牌上刻着扭曲的两个小字,李寿.

它是前方被一个简陋的棺材所遮挡着。

仔细看去,那棺材似乎还残留着泥渣,残枝碎叶!

在烛光下,被绳索围绕的棺材,显露出了一条条光痕,似乎是用木板被绳子硬生生拼凑出来的一般。

“小瘸子别以为老瘸子死了,你就可以不用干活,身为低等奴才就要有低等奴才的觉悟,打今儿起你不仅要干完原本的活,同样老瘸子的活你也得干了。”

黑夜中,一个二十出头身穿破麻布的男子,正跪在棺材前面,他的双眼微红,眼里说不出的阴寒,有种择人而噬的狠厉!

而他身后门口方向则站着数人,以一身穿着鲜艳,领口出绣着一个小小奴字的中年男子为首,他的身后则站着几个身着较为朴素的男子,同样的身上具都绣着奴字。

当然,他们的奴字比起这中年男子要大上不只一倍。

跪在地上的男子双眼仿佛在燃烧一般,身体不自觉的颤抖。

只不过很快他就压抑了下来,牙齿一咬,双眼禁闭,眉头皱得快掉下一般。

他只不过是个连低等的奴才都不如的奴才。

正如他那躺在棺材中的父亲所说,凡事无论对错我们都要忍,尤其是在这方俯中,想活下去就要学会忍,因为这就是奴才的命。

忍,忍,忍!

一滴泪水从眼中滑落,这不是因为他父亲去世伤心的泪,这是愤怒。这是委屈,还有无奈的泪!

这时一人从后面上前一步,指着跪在地上的男子怒斥道:“你个狗奴才,刘管家跟你说话,你竟然敢不理不采,我看你是对方俯生了不轨之心!”

这个世界奴才是最没有人权的存在,比之外面乞丐都要不如,他们的死活完全被主人所掌控着,一但生出不轨之心主人将其杀死,连官府都不会过问。

那刘管家的一听,双眼一瞪看着前方依旧躺在地上不停颤抖的男子。

只见男子缓缓转过身来,脸上泛着扭曲的强笑,口中带着淡淡的腥气,牙齿缝隙都被鲜血染红。

他身子对着刘管家略微一扣:“小的李审,怎敢对主家不敬,只是我父亲刚死,奴才实在难受。现在奴才知道错了,我这就去做事,只是求求刘管家的可否让我为我父亲烧完这些钱,好让他在下面不再挨饿,受冻。”

他说着双眼的泪水如溪流淌“小人,小人是怕我父亲若是在下面挨不住,跑来上面跟我要钱,到时候害得方府徒增晦气,那小奴就真罪该万死了。”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样被红布死死包裹的物体,打开后一个金锭出现在他双手中,递给了刘管家。

“刘管家。这是我父亲一辈子积攒下来,为我留下的全部积蓄。我父亲本就是方府的一介奴才,他的东西自然也是方府的东西,小奴不敢私藏,交由刘管家处置自是再好不过!”

他将金子奉送给了刘管家,他明白这群人来这就是为了他父亲积攒下的钱,要知道在方府中做奴才每年少有几天假。吃喝全在方府,自然也少有花费,加之方府每月都会给奴才们发下赏钱,好让这些垃圾的低等人专心对他们生出感恩之心,久而久之自然就积攒下不少的钱,尤其像他父亲那样的,在方府年龄属于最高,更是难以想像。

如今想要把这事儿息下,最好的方法就是钱,少了也不行,事后必然会被搜刮一凡,一但发现还有必会一场毒打,与其如此不如大大方方送出去。

别看这小小的一锭金子,普通人***为奴的价格也就数锭银子以内,更有的甚至以铜钱来计算。

刘管家接过金子,脸上立马就露出了微笑,一扫之前那阴沉的脸色,仿佛吃了蜜枣一般,那心里别提有多甜美了。、

他将金子微微掂了掂,满足的往怀中一收。

“嗯!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准许你今晚在此为你父亲守灵,尽孝这中道德方府一向都是提倡的。“

“只不过”

李审一愣,他早料到这事没那么轻易结束,但他还是配合的问了句。

“不过什么?刘管家若有什么事需要小奴办的,小奴一定竭尽全力在所不辞。”

刘管家似乎很满足他的回答,摇了摇手说道“倒不需要你做什么,只是听闻说你私藏利刃,你要知道这可是大罪啊,本管家也是无奈。当然本管家相信你的为人,但查还是要查的,过过场而已!”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本管家亲自动手不成,还不快搜,早早办完事儿,也好让小瘸子为老瘸子尽孝道啊。”

话落,他身后的数人便向四处翻动,手法娴熟无比仿佛经常做此类事情一般,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的小屋子眨眼间变被翻了个底朝天。

桌子,床,物架全被翻了过来。

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奴才走到刘管家旁边,***脚尖在刘管家耳边低声回道“刘管家,那盒子没找到!”

刘管家闻言顿时沉默了起来,一双眼睛打量了下四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最终他双眼盯向了棺材。

李审一急,似乎想到了什么,急道“不可。刘管家你需要什么尽管说便事,请让我父亲能死个安身啊。”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给架住了。

“还楞着干什么!”刘管家喝道

他身后的两人有些愄愄惧惧的走向前去,看着那棺材他们的双腿顿时打颤了起来,最后在刘管家的淫威之下打开了棺盖。

只见棺材中尽是碎肢残骸,没个完整的,仅存的手臂也血肉模糊不堪。

两人竟然一时间呕吐了起来。

“没用的废物!”刘管家生气的骂道

对着身后剩下的一个喝道“你去!找不着东西老子扒了你的皮!”

那人闻言也是身体一颤,硬着头皮上前,撸起袖子完全不敢看棺材里面,一只手伸在里面一阵乱搅。

搅了半天,他头满是冷汗,情绪似乎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最后手满是红浆的从棺中伸出,同时手上还抓着一个沾满碎肉,完全已经被染红的小木盒。

当看到这盒子的一瞬间,李审身体猛的一颤,似乎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发现了一般。

那人将盒子在身上一阵猛蹭,将血肉擦个干净,完全不在意衣服的污秽,把盒子交给了刘管家的。

刘管家拿起盒子在李审身前一晃“不错啊,懂得留一手啊。”

“不知刘管家这是何意,这盒子乃是父亲遗留,曾嘱咐与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打开,在其死后要将其与之同葬,至于里面是什么,小奴真的不知!”

“瞧你紧张的。”刘管家微微冷笑“你说你不知,为何如此紧张,不如赠与我如何。”

恶鬼临天全文阅读

“瞧你紧张的。”刘管家微微冷笑“你说你不知,为何如此紧张,不如赠与我如何。”

“不可!”李审惊道“此物乃父亲千吩万嘱,无论如何也要将同葬!”、

“哼!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若非看在你主动孝敬的份上,本管家哪跟你那么多废话,给你点脸你还敲着杆子往上爬了。”

“这里面的东西你我都清楚,那老瘸子藏这么隐蔽我想你也早已经明白,至于这东西到底是不是利器那都是本管家说了算!”刘管家趾高气昂的恐吓道

李审却是一改之前的慌张:“那就请刘管家打开它,此物有我父亲嘱咐,我亦是大奇,若是什么珍贵物品,小奴愿意奉送与刘管家。”

刘管家说道“一言为定!”

李审说道“一言为定!”

四周的低等奴才具都双眼直盯刘管家手中的盒子!

盒子在刘管家手中打开,只见里面露出一叠厚厚的银票。

见到里面的银票别说是四周那些低等的奴才,哪怕是刘管家自己也被震慑了一番,眼中尽是贪婪。

刘管家拿起一张银票兴奋得哈哈大笑,如胜利者一般。

只见他的脸忽然一僵!

只因他看见了银票之上写着冥币两个字。

同时还盖朱砂红印,要知道他们这的银票基本上盖的印章都以金银为主。

而他们国家在发行银票的同时,还销售死人专用的冥票,而最简单的区分方法就在于冥币和朱砂印上。

刘管事僵硬的脸上微微抽搐,他愤怒的将盒子往地上一扔:“混蛋!“

李审却是一脸的平静,向着散落的冥票一张张的捡去,动作不缓不慢,仿佛这冥票只是忽然被微风吹落一般。

“好,好,好得很!“刘管事愤怒到气节的地步,他看着还在捡冥票的李审说道:“很好,本管家向来都是讲信用的,既然你没有私藏利刃之物,那便就此罢了,你继续陪你那死老瘸子!”

刘管事转身欲走,只见李审将冥票全部捡回盒中,对着管事道:“刘管家,这盒子你忘拿了。”

刘管家心口一憋,也种吐血的冲动,他脸上强行挤出了个扭曲的笑脸:“此物还是留给老瘸子吧,不管怎么说,本管事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你就留着下为你老瘸子好好尽孝罢。”

说完他便阴冷静脸,走出了这残破的小屋。

一群低等奴才见管事已走,互相对视了几眼,对着李审冷眼一瞪后具都尾随而去。

此时李审确是冷笑的看了看远去的身影,他拿着盒子向老瘸子棺材走去,仔细看去可以看见他走路间脚步极不协调。

透过残破的裤脚处,可以看到一排深入骨头的牙印,伤口结下深深的黑痕!

“刘管家,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

刘管家暗自咬牙,闷不吭声的向前走着。

而他旁边那身材矮小的人再次说道“刘管家,小的认为这小子分明就再戏弄于我们,我敢肯定他早就将真的藏了起来,不然怎会如此大方的拿出一锭金子来。”

“哦,那馊狗,你认为本管家应该怎么做!”

馊狗定了定身,眼睛打转了一会儿“小的认为,不如我们再次回去,那小子见我们离开肯定会先去取那真盒子,不如我们来个守株待兔。”

“守株待兔?呵呵。”刘管家笑了笑,接着一巴掌狠狠一扇,将心中的怒火都扇向了馊狗的脸上,直接把馊狗人都给打飞了起来。

“你能想到,难道本管家就想不到么。”

刘管家喘了几口气“那西院的张副墙一直跟本管家不和,一但闹出动静肯定会插上一手,到时候东西没弄到,倒是被他们取笑一番!”

“是是是。刘管家教训的是!”馊狗连连点头应是,被扇的浮肿的脸硬是强挤出一个笑脸,丝毫不敢生一丝怒火。

刘管家看了看夜空,似乎还是心有不甘:“不过,你既然这么说,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去,拿不到东西有你好受的。”

“是是,叫的这就去办。”

说完,馊狗对着一群低等奴才大手一挥,那群人似乎会意,具都跟上。

“慢着!”

刘管家看向馊狗:“你是不是怕事闹不起来啊,想看我笑话是不是,这事只能你自己一个人去。”

刘管家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扔在了地上:“大家都辛劳了,这银子你们拿去喝点小酒,今天的事儿都给我把住嘴了,不然你们是知道我的厉害的。”

众多奴才闻言皆是一喜“谢刘管家大恩!”

馊狗则是颜色阴沉,对于他们这种奴才自由是非常受到限制的,想出方俯唯一的办法就是得到管家的许可。

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偏偏这个机会就这么跟自己擦肩而过不说,还平白挨了一把掌。

“好你个狗崽的小瘸子,老子跟你没完!”

烛光幽幽,李审跪在地上眼睛微眯,他已经在此跪了近一个小时。

看着蜡烛即将烧尽,赶忙起身拿出另一根蜡烛换上。

“难道他们真不打算回来再搜一番。”李审皱了皱眉头

最终一叹,脑袋微微一摇,又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上跪下。

时间幽幽而过,李审有些迷糊的坐在地上,他已经忘了自己换过几次蜡烛。

他就这么静静等待着,等带外面的酒汉都没了嘈杂之声,等到黑夜无鸣。

迷糊的双眼看着漆黑的夜晚,在心中推算着时间“应该已经丑时了吧!”

他深吸了口冷气让自己清醒一些,再次走向棺材,此时蜡烛也燃到将尽之时。

然而,他却没有去换蜡烛,而是直接打开棺盖。

李审双手合十,祈祷般说道:“父亲大人,不孝子李审打搅了,望见谅!”

接着右手直接***碎尸体之中,他手在里面略微摸索,在棺材中偏后的位置里拨开一块区域。

接着他手五指对着有凹槽抠去,那凹槽似劈砍之下遗留下的印痕,然而他却没有丝毫在意,而是奋力的抠动,使劲往外抓出。

最终,那凹槽似乎承受不住这力量一般,竟被缓缓抓出。

木屑扎入他手指的皮肤,他父亲碎尸上的血渣让他分不清手上的血到底是自己的,还是他父亲的。

出现在手中的赫然是一个木盒,与之前木盒大小基本完全一样,只不过这木盒在血液的浸泡下显露了一道道纹路,有道家八卦,亦有佛家梵文。

好似非常珍贵的物品一般,又让人感觉像***某种极其可怕的邪物。

他父亲交代过他,无论如何,他死后这盒子必须与他同葬。

看着这木盒,他已经把持不住了,哪怕他父亲再三叮嘱不得打开,但他还是决定打开一看,他要看看这让他父亲守护一辈子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他心中不觉的激动了起来,他感觉自己正在打开一个宝藏。

盒子中暗红的光线透过打开的缝隙照耀了出来,那光的时间很短暂,加上并不是很亮,与烛光完全混杂在了一起。

当他打开后,他的表情变得僵硬,有些不敢相信一般,与刘管家一样,他感觉像是被戏耍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恶鬼临天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