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窥酆人免费章节阅读

窥酆人免费章节阅读

灵异恐怖 2018-12-29

书是灯,读书照亮了前面的路;书是桥,读书接通了彼此的岸;书是帆,读书推动了人生的船。读书是一门人生的艺术,因为读书,人生才更出色!小说窥酆人真的很好,小编特意推荐给你,这本书仅献给我死去的,和还未死去的朋友们。

窥酆人出色全文阅读

钟鸣,自海外传来。江都,当你踏上这块城市的第一寸土地时,你就会感知到腐烂在这块尘土里的全部恶臭。你就会知道,自己堕入了灰黑地带。

遍布满大街的葬仪屋是江都城区独有的特色。老的,新的,生的,死的,旧的,还有半死不活的。

空气中散发着刺鼻,却又熏香的福尔马林味。

百年来,千年来,江都永远是那么一座腐朽,不被钢铁城市同化的地方。

江都首家葬仪屋内,灯光忽暗忽明,席酆将最后一个纸人扎好,长叹一口气将脚旁躺着的一对纸人一并抱起,走出房间。他摸黑走到楼道,随后右手握紧敲了敲肘下的墙壁。

“老板我去送货了。”席酆侧耳贴近墙壁说道,怀中抱着的纸人忽然骚动起来,席酆见怪不怪就是一巴掌拍在其中一个纸人脑袋上。

纸人恢复安静。

“啧,人又不在。”席酆瘪了瘪嘴。重新朝楼道走去。

墙壁后是足有三米宽的隔间,并不狭小的空间内此刻散落着人类的四肢。

以及一颗脸色残留惊恐的头颅。

夜晚十一时,随着江都市中心广场上的大钟敲响,宛若阿鼻魔音的钟声带着沉闷深重的低响打入整片夜幕,钟音未消弭,一场江都罕见的暴雪便夹杂着狂风和让人颤栗的哀嚎降临,使江都就如盖上了一身褶皱的丧服。

市中心五公里外的高级市民住宅区。暴雪顷刻间就带着不可阻挡之势来到这块富地,狂躁如被人惊醒的暴雪交织翻滚,最后张开厉鬼般的巨嘴朝住宅区大门伸去。就在大门之外,无数雪花碰撞冲击的声音之中,人类模糊不清的低语声从大门深处扩散开来,向着如恶鬼般可怖的暴雪洒去。

“我听到神说,要有光,那便有了光。”破碎的声音响起,倏然之间,蔓延到此的暴雪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气势。

在大门的面前,瘦削的年轻人突兀站在那里,残存的雪花从空中飘落下来,在落及他身体的时候便伴随着滋一声化作灰烬,在远及江都外的一栋高楼内,将全身都包裹在破布中的人怔怔地看着自己燃烧的左手,恶鬼般的笑声从阴影中响起。笑声越发渗人,一道魁梧的身影从他的影子中爬出。

“去暴雪袭击过的地方。”他轻声笑起来,“把那个酆都后人杀了,他的脸皮就送给你了。”

就宛若是远古神话中的泰坦,阴影中爬出的怪物足有五米多高,扎成辫子的头发不符合体型滑稽地从虬结如磐石般的后背上挂下来。没有皮肤的脸部上两颗眼球转动几圈后将视线放在面前怪笑的人身上。

两“人”相视数秒后,怪物捡起一旁桌子上沾满血渍的风衣披上,在朝房门行走间体型急剧减缩着。

除了那张没有一点皮肤的脸。

“出门记得随便找个人杀了换上皮先。”身后传来友好的提醒。

砰!大门被人用力关上,门框破碎。墙壁发出哀鸣绽现出裂痕。

原本已被击退的暴雪却重新蓄势,化作更猛的怪物

给我滚开。

怪物离开后,高楼内面色狰狞的恶鬼掏出锈迹斑驳的匕首,一把朝自己的心口刺去。

碍事的东西。

破布内的眼瞳变为深紫色,疯狂的低语就如同包含着诅咒化作暴雪的动力。

而住宅大门前的年轻人,却是依旧面无表情站在那里。

“不怕死的话,来试试啊。”同样是轻笑,年轻人却是完全不同的气势。

疯狂与淡漠。蔑视和不惊。江都的那一端,屋内的人感觉到一股心悸化作涟漪般的波纹传来。

如同被深渊里的魔物盯上那般,同样布满恶的他却是感到被猎食者盯住一般。

危险!危险!危险!

嗡——魔术引导被他提前切断,下一个瞬间,耳鸣夹杂着满鼻腔的血味冲击而来。

“咳咳咳……哈…哈哈”被血液呛到的他连忙拔出匕首,胸前裂口处心脏如树藤一般缓慢有力地扭动着修复伤口。

他缓慢转头看向布满尘土的墙壁,随后瞳孔中闪出一抹黑芒,一瞬间,千里之外的全部景象如被加快了数百倍般后退,视线穿梭转移,就如机器般搜寻着。黑芒乍现的眼眸闪过无穷的杀意。

是谁!

是谁干扰了我!

哧——

背后忽然贴上来一阵暖和。

“够了。”消瘦到骨骼分明的手掌按住了他的眼睛。

全部活动的魔术音调化作死寂,只剩下身后来人稍微的呼吸。

“休息会吧,一会要有客人来了。”他听闻后点点头,身后的人将手拿开,他像是想起什么,猛地回头。

却是空无一人,破布落下,显露出真实的面容。一半是溃烂,可怖的脸。另一半却是暖人俊美。

只是现在两张不同的半脸却都是错愕,阴晴不定的表情。

匕首被人握断抛在地板上,拥有着双面的年轻人半蹲着随后又蜷缩在地板上喃喃自语。

“凭什么呢……为什么呢”

他似是想不通,随后将脑袋埋入双臂内。死寂的魔术音调再次暴乱,如凌迟的刀刃开始毁坏着四面的一切。

江都内部。年轻人有些费力地捂了捂脖子。他的整只右手掌变得如同碳化的岩浆,灼红翻滚在指缝之间。

真是麻烦。

在他原先站过的地面不远处,一道狰狞,裂痕如一张被硬生生撕开的纸般的大地中翻腾出高温的蒸汽,像是就在之前有个从地狱来的巨兽在这块地面上狠狠重击了一下。

超出常理的暴雪,也是被此警告击退。在住宅区内,年轻人回到了房间,朝阴影中的人屈身报告。

“已经被警告走了。应该是毒藤那些人。”

“席酆,20岁,男, 从事丧事服务业。父母离异,居住在江都低级市区5号,对解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无任何武术搏杀基础,目前仅有接触的人是丧事处理所的老板。就在刚刚也被人宰掉抛在了墙缝里。”阴影中,一道雅致带着慵懒语调的声音传出。

“从前的魔人沦为现在的低级生物么。”纸张翻动的声音传来,阴影中披着人皮的怪物宛若看到哄世笑话,忍不住笑。

“让面试开始吧,这枚棋子,我们要定了。”

丑时,江都市中心大广场处,人群依旧喧嚣吵闹,似乎在讨论先前来的匆忙又消失的诡异的暴雪,而席酆叼着燃了一半的万宝路,一边踢着脚边的石子一边注视着往来的行人。

“啊……”席酆一脚将一颗人指头大小的石子踢飞,又看了看腕部的手表,上面显示01:25。

距离事先说好的时间,足足迟了一个多小时。席酆掏出表面已经有些脱色的手机,想了一会,便点开联系人拨了自己客户的号码。

“短信不回,电话也不接。”席酆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无奈叹口气,嘴里的香烟恰好燃尽。正欲挂断电话。

“嘟……”出乎意料,电话忽然通了。

手机里传来咀嚼的声音,并且还有撕***装纸特有的嘶声。

“……”席酆脑袋一疼,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等手机里的咀嚼声消失,随后传来一堆金属容器碰撞的声音,接着,电话那头才传来的人声。

“你不该打这通电话的。”电话那头的人说的话让席酆有些莫名其妙。而且说话的声音让他很熟悉,是中年男人独有的低沉声音。他总感觉这声音在哪里听过,可现在却想不起来。

“我管你该不该打,东西还要不要了。”席酆也是硬脾气,白白多等了一个多小时,自己抱着三堆纸人还要躲着城管,要不是为了生计。这晚间的生意还轻易撞邪呢

“听好我的话,能救你一命。”电话那头的人没有理会席酆,管自己说了下去,“拿着你的纸人去阴阳路627号报名,你可以管报名的人要一个道具,用来帮助你接下来的任务,接下来事情吗……”电话那头又传来一阵咀嚼声,这次似乎是在啃骨头之类的东西。

“人类骨骼的坚硬程度往往超出你自己的想象。你的肋骨少掉三条也没事。”电话那头砸了砸嘴。说了一句无关紧要又怪异的话,随后又是纸巾盒抽纸的声音。“席同学,从某种角度来讲,你可是摊上大事了,这通电话本来不是你来打的,但是现在却是你打的,那么你就帮原先那个人承担下面试的责任吧。”

席酆有些懵,之前这个单子本来是老板亲自要送的,为了这个单子甚至还让席酆重新采集材料制作纸人说来取材其实也就是到市郊外墓地旁偷些竹子,说来也希奇,竹子竟然能够长在墓地旁边,席酆每次过去前都要先上炷香保个良心。

那个什么面试,以及这通希奇的电话是什么意思?

在席酆愣神的时候,电话那头已经变回了忙音。就似乎之前那场对话只是臆想。

这时,一股凉风往席酆脖子处打进去,让他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而席酆这才发现,广场内除了他已经没有任何人了。空旷无人的广场上,巨大女性雕塑举着的弓箭仿佛对准了席酆,将要射下。

仿佛已经没有任何的活物。

滴滴——出租车喇叭声在这时传来,席酆眼睛一眯,在他身前十字路口的拐角处,一辆黑色的出租车朝他驶来。

“这种时候来一辆这么诡异的车……可是真的很不正常啊。”席酆抖了抖身体,将纸人抱起注视那辆车。

车停,灯灭。

“欢迎。”车窗摇下,一个面色比席酆手中纸人还惨白的脸出现,席酆僵在原地,一股恶臭味从驾驶座内传来。在车前台上,放着一个沾满油渍的黑盖手机。

嗯,是尸臭。席酆眉心跳了跳,就保持着这样的距离侧头与司机对视。

淡黄浑浊的瞳孔同样死死盯着他,一瞬间,席酆就产生了“再被看下去就会被杀掉的”感觉。混杂着尸臭的空气仿佛发出哭丧般的嚎叫。

啪!车门自动打开,席酆在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已被背后刮起的风直接推了进去。

“地点。”沙哑如破碎风箱的咆哮声从丝毫不起伏的胸膛中传来,席酆的脑中布满了惊异和紧张,先前电话里男人给他报的地点也下意识从口中说出。

“阴阳路627号。”

“呵呵……”不知何处照来的黄光斜打在司机惨白的脸上,光与暗之间的交接,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一道粗糙的轨迹。就在听闻地点后,他的嘴角裂开,露出诡异渗人的笑脸,“又一个送死的。”

这个回答或许很欠揍,但此时的席酆却发怒不起来。在他正欲询问任何消息的时候,司机的脑袋忽然转了过来,就似乎被人强行扭断了脖子,一团褶皱紧堆且狰狞的脸对准席酆低声道,“你,也是去面试的?”

“我……”席酆脸色铁青,看着面前早已做出常人范围外动作的不知是人是鬼的司机,结巴道,“额对……那啥面试的,我连预备都没有预备好。”

“没事的,小子。”司机就保持着这种形态开着车,黑色的桑塔纳就如幽灵般在夜色中极速穿梭着,从一旁的车窗可以看到时不时有一些怪影擦过,它们或扭曲或如迷雾,但共同点都是没有一个具有人类的轮廓。“阳人身负三盏阳灯,一般死的不会特殊快。何况像你这种新人一般都有人接应的。”

“呵……哈哈”席酆干笑一声,发现身上扣着的安全带如蛆一般附在自己身上,面前狰狞带着戏谑神色的人脸也是看着他挣扎,那抹冷笑愈发显得惧人。

“这是用人皮做的,你解不开的。”鬼脸吹着口哨,神情变得愉悦,“瞧把你吓得,你这种人一般都是那些富家子弟或者道门的人拉过来试炼的,我可见多了。”司机说着,那如麻花状的脖颈发着骨骼强行扭转的声音转了回去,显然,他把席酆当作上述两类人之一了。

席酆倒吸一口气,感到自己步入了狼窝,车内的鬼司机,人皮制成的座椅,还有窗外的鬼影。

“看来……只能这样了。”席酆深吸一口气,随后怒目开口道。“大山的子孙——唷!”

扭曲的头颅再次转头来看着他,浊黄的瞳孔与他对视。

瞬间,嗷一嗓子后的席酆马上闭上嘴。

惧怕消散不见,席酆眨巴眼睛盯着看了很久后道。

“您……是不是有些白内障啊?”

“你刚刚在干什么?”鬼司机朝近嗅了下,没了,原先惧怕的味道,已经没得一干二净。

鬼影依旧在窗外出现,但车内的气氛俨然发生了变化。

“您抽烟么。”席酆有些不好意思,就这样把之前那样惊悚炸人的气氛毁掉。掏出烟后递给面前的脑袋。

“谢谢……”司机呆呆用嘴接住,随后任凭席酆点上烟卷。

“我接下来要去哪里啊。”席酆深吸一口烟,不得不说,此时无论是气氛还是在场的人和鬼,都充斥着不和调的异样。

“面试…”司机没由来的一阵挫败感,想当初接新人的时候哪一个不是被他整的吓破了胆,怎么忽然来了个适应力那么强的。

啧,这很不好。

而且要害的是,席酆甚至已经开始与司机聊起家常,例如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家住几口人,有什么遗愿等等。

正如当年孙猴子想要掐死唐三藏一般,鬼司机现在真想把他的脖子拧断。

而显然,正当席酆再次八卦的时候,车,到站了。

“下车,带上你的纸人。”司机像是赶瘟神一般,“然后——赶紧给我滚!”

当席酆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模糊一转时,黑色的桑塔纳和司机已经消失不见。

“而且,究竟什么是面试啊。”席酆脑回路有些慢,雾气弥漫的十字路口内,有一道黑影正朝他走来。

席酆有些近视,雾气散化成水珠在他的睫毛上。他觉得视线更加模糊了。抱紧纸人的手下意识一松。

“哈喽?”席酆试探性喊道,雾气之外的外来者却是脚步一顿,随后停在席酆对面的路道。

扑哧——

利器插入身体的声响,心房破碎。

一只白藕玉般的手臂穿过席酆的心脏,就好似撕开薯片包装袋一样简单。

“这个人是谁?”雾气外的人走了出来,无视倒地瞳孔扩散开的席酆,问向此刻站在他对面的人。

“不知道,看到了,就杀了。”那人轻声回答,发出愉悦的笑声。“真的好久没有活人来了,太怀念他们了。”

“就杀……了?”他低下眼帘,朝席酆摆了摆头,雾气愈发地浓烈了。

大雨,骤然爆发。穿透雾气,穿透被血液浸透的街道。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他依旧轻声讲完,但下一个瞬间。他一直摊开垂下的手掌忽然微缩了一下。

然后,便是空气被挤爆点燃的巨响。无形的力量砸在了整片街道上,像是要将这块区域砸得粉碎。

一丝丝灰色裂痕至雾气弥漫之间蔓延,在他的面前,女孩依旧站立不动。

但在她身后,是一块直径五米余大,延长数十米的圆形通道。

像是被人一拳轰击出来那样。瞬间间,被挤爆的空气被填满,他转身,就好似什么也没发生那样踩着席酆的血液离开。

女孩显然也不在乎这有些发泄情绪的行为。蹲下身歪头看向席酆,精致白皙的脸上面无表情

一颗泪痣,完美地点在她的侧脸上。而此时,数不清的人影将倒地的席酆以及女孩围住,像是从裂痕里刚跑出来,挤满了整个空间。

假如席酆这时还有知觉,他或许会将面前的女孩认出来。

富江,拥有无限分裂繁殖能力的鬼怪。

“你的身体,我就暂时借宿下啦。”

窥酆人免费章节阅读

迷雾深处,从裂痕中出现的人影缓慢朝席酆涌去,他们都是从死界中逃出的游魂,这片迷雾区以及整片面试会见的地带,都处于死界与生界之间。

而席酆,身上有他们熟悉的味道。

四足朝地的人影拥挤着,仔细嗅着这股味道。他们低头,循着席酆流出的血液,开始争夺,但唯独不敢先去触动席酆倒在地上的身体。

“低劣的灵魂寄生体啊。”富江轻轻用手指在席酆破碎的心房上画着圈,在先前有几道人影想靠近席酆,但只是在触及富江脚旁一寸的时候便化作灰烬。“竟然会让我在这里碰到你,席酆。”

看起来俩人似乎原先熟悉,但席酆却是没能回答她,而且,就算他醒着也想不起自己何时碰到过只在传说里存在的富江。他的整个心房,被富江一击穿透,就仿佛将整颗心脏剥离开来。这样的伤势,怎样也活不下去。

迷雾之外,倏然响起脚步声,以及沉重的喘息声。

富江转头,在她身前的浓雾中,遮掩住半边视角的人影朝她走来。

巨型三角状的头罩被陈旧,红褐色的血迹染尽,体型比得上一座墙壁的屠夫踩着遍地的灰烬而来。单手扛着的巨斧在富江完全出现在他面前的下一个瞬间,便毫不犹豫地被屠夫举起,对准她的头颅!

一路劈碎游魂的斧头在富江的头顶停顿了下,头罩后的视线放在了席酆身上。

“有事?”富江站立而起,若无其事盯着悬在自己头顶的巨斧,“有本事,那你就劈下来啊。”

下一刻,巨斧猛然坠下!

然后,血液和内脏向着四面溅起,落下。

富江被一斧劈碎半边的身体,娇小的身体带着恐怖的力量向后飞起,在半空中被劈成两半的身体间数千条疯狂涌动着血丝正拉扯着两边的身体。

随后,完好无损的富江轻轻踩在平地上,而那些散落在地的血液,内脏发出刺耳发麻的蠕动声音,宛如新生的毒蛇,扭动着身躯。

一具具纤细,不着衣袖的身体长出,随后发出凄厉刺耳的尖啸!

“你这个家伙……”富江带着病质的笑脸看向再一次举起巨斧的屠夫。

“你找死吗。”

冰冷的巨斧毫不管富江的警告,朝面前的新生体砍去,而就在巨斧即将砍过头颅的时候,却倏然停下。

碎溅的火星在迷雾之间格外突显,身着米色风衣,戴着口罩的女人单单用一把短柄剪刀挡住了屠夫的砍击。

晦涩阴郁的眼眸死死盯着面前的屠夫,随后右手微挑将整柄巨斧弹开。

一对二,局势在一瞬间改变。

而屠夫却并未因为面前忽然多出的人感到退却,巨斧被他倒握插入地面,铁链交织的嘈杂声从他背后传来。

灰烬,满是灰烬的雪花在三人之间落下。

“啧,你没事插什么手?”富江看着不请自来的裂口女,虽是抱怨却默默站在其旁。

“你要是觉得你可以对付寂静岭,那我就走了。”裂口女的声音十分喑哑,就似乎破旧的风箱被人按下开关后运作的声音。

不再发动攻击的屠夫停在原地,数条铁链从迷雾后伸出,在铁链之后,是一道人影。

“喏,把她交给你?”裂口女依旧盯着面前的屠夫,“我来对付这个,你来对付那个阿廖莎,怎么样。”

“你要是想我被她碾碎的话,”富江看着不远处的迷雾中,拥有里世界能力的小女孩朝她挥了挥手。

下一个瞬间,富江的表情变为呆滞。

随后整个人爆裂开,成散粒状的肉块扑满整片街道。

裂口女单单瞟了一眼,看了看自己被蹭上肉沫的风衣,叹了口气。

“说下你们的来意吧,寂静岭的几位。”裂口女将双手举起,短柄剪刀消失不见,“究竟人是我们先找到的,凡事总要来个道理吧。”

紫色连衣裙的女孩踩着碎步朝裂口女以及正在愈合的富江走去,天真无邪带着笑意的脸上却是沾满了血液。

灼热焰火燃起,裂口女无声看着面前的阿廖莎***,却是保持沉默。

“我们想要你们身后这个人。”阿廖莎踩着富江的肉块,觉得脚板有些痒,低头看去发现一张张怨恨的脸正盯着她。“喔,诡异的东方魔法。”

“不如这样,直接算上我们两方势力如何?大家都是迷雾区的。”裂口女开口便是妥协,但视线却从屠夫身上挪开,转向矮自己半截多的阿廖莎。

“难得一见的生命体,说分就给分?”阿廖莎歪着脑袋抬头看向裂口女。她打了个响指,富江刚刚愈合的身体再次化作一团肉沫。

“你这样的行为是没有意义的,这个女人她在原理上可以无限的复制自己,哪怕是一个细胞都可以让她无限繁殖下去。”裂口女感受到富江散落在地面上残余身躯里越来越浓郁的怨气,“而且,惹恼一个不怎么发脾气的人是不太好的。”

看来他们并不知道富江的特性啊。裂口女暗想道,每死一次就强上一倍,真是恶心的能力。

凌乱的长发垂下。

一道惨白,被长发包裹着的人影忽然出现在四人之间。

一片黑发如潮水般朝屠夫和阿廖莎涌动蔓延,白色衣裙下的身体诡异扭动爬行,来到裂口女和富江身旁。

“八尺女呢?”裂口女看向如蜘蛛般爬行的伽椰子,怨毒眼眸透过发丝的间隙看着裂口女。随后发出咯咯咯的刺耳声。

“竟然让她去到迷雾外的现实里了吗。”裂口女转眼看向寂静岭的两位,屠夫一半的身躯被伽椰子的黑发裹住绞碎,而阿廖莎却是面无表情用业火燃灼着黑发。

“最后一次妥协吧,寂静岭的两位。”裂口女摘下口罩,被一分为二的侧脸,漠然无神的眼眸中折射出富江扭曲的面庞。

“你以为叫来一个念力体我就怕你了不成?”阿廖莎用平淡的语气说着。

“你这是在挑战东区的忍耐性。”裂口女抱着双臂,眼眸冰冷。

就见阿廖莎脑袋一歪,不含感情的童音开口,“不然呢?”

骤然之间,尖锐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划破迷雾,周遭的街道迅速老化换上铁锈色。

伽椰子一念之间,漫天黑发便沉没屠夫的身躯朝阿廖莎刺去!富江全部的复制体发出尖啸,扭曲爬动着如虫潮般涌去。

而就在最后的瞬间,一声悠长牛鸣悠悠传来。

被里世界同化的街道,原本被伽椰子撕碎身躯的屠夫,以及破碎的游魂全数恢复原状。

那一丝黑发,在最后的关头停在阿廖莎的额前,凌厉的斧风刺破伽椰子的白色衣裙,在她的背后留下一道血痕。

没了支撑的巨斧停滞了半空中几秒,随后被阿廖莎收起,交还给屠夫。

“后生可畏啊。”迷雾中再一次迎来了外来者,头戴竹笠衣着蓑笠的老者骑在黄牛之上,黄牛在驱策之下朝他们走来。

一人,一头黄牛,在迷雾之中出现,老者面容安恙,却是面带金光道文,只是在触及他的目光一瞬,裂口女等便觉得双眼刺痛。

“人不人,魔不魔的,有什么好抢的呢。”老者像是自言自语,浊黄的眼瞳依次擦过阿廖莎,裂口女,富江最后落在席酆身上。

“你们要是夺不下来,那老夫帮你们抉择,如何?”老者胯下的黄牛忽地人立而起,宛若一匹战马。

阿廖莎看着自行崩坏的里世界,发现老者正盯着自己。

“切……”虽然不满,但还是要妥协,阿廖莎只得点头表示同意。

“小年轻的,要是放在老夫那时候啊,老被拉去罚抄经文了。”老者说着,下牛,走到席酆身旁,顺手便是一道金文打进席酆体内,随后管也不管他胸前的窟窿,把他丢在中心。

“算老夫一份,你们,看着办吧。”老者驾牛发出大笑离去。来也匆忙去也匆忙,却恰好避免了众鬼争执席酆而引起的战斗。

而如今,在经过老者一番搅和后,寂静岭与裂口女等人终于达成协议,由他们五个同时进行借宿,来开始此次的面试。

但席酆却浑然不知,待他醒后要面对的试题是怎样地步的了,五鬼临身,哪怕是道门入室弟子也没有这般的开局。

我们的故事,正式开始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窥酆人免费章节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