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芥子长生出色章节阅读

芥子长生出色章节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1-02

芥子长生最近章节阅读内容怎么样?穿越为奴,妹子还要殉葬。楚凡以科学入道,战天下,灭神魔,证长生。双拳破天,力压万古……待到星辰寂灭,人没了,仙没了,连修罗都没了……光阴尽头寻芥子,归来白发少年心。

芥子长生出色全文阅读

空气中充斥一股陈旧冷冽气息,类似锈蚀的铁。

一人多高、粗过大腿的木柱******扎入地底,形成栅栏,围出了方圆约六丈一块空地。

三面都是低矮平房,像个马蹄铁。

东方耸立一栋两层青砖大瓦房,窗明几净。二楼栏杆旁有四个锦衣人围桌吃茶品点心,言笑晏晏。

两名丫鬟伺候,六名劲装武者守卫。

青铜兽首冒出缕缕轻烟,如兰如麝,沁人心脾。

楼下坪地上,木栅栏外散布二十几人,均衣衫破旧,表情木讷。

他们有的抓***木柱,从缝隙望向场中,目光满是怜悯。有的借侧转身子之际用眼角余光一撇楼上,露出凶狠仇恨表情,又飞快收敛。

场中心站立两个执刀人,一壮汉,一少年。

壮汉脸有伤疤,肌肉坟起,左脚前探,双手擎刀摆出劈砍架势。

少年高高瘦瘦像一根嫩竹子,拖刀于地,目光却没有注视对手,反望向二层楼。脸上的表情很迷惘,痛苦。眉头微皱,似乎正在努力思考。

壮汉一声虎吼扑过去。

少年如梦初醒,僵硬地挺刀迎上。

叮当叮当叮当……

叮当,叮当……

叮……当……

雪亮的刀光如雪花乱溅,磕碰声初起若狂飙骤雨,继而似捣蒜打铁,最后如洪钟长鸣,悠悠而逝。

壮汉灵敏地跳出战团,轻视看向对手。

少年的刀脱手坠地,浑身冒出了十七八道口子,痉挛颤抖,血水喷溅。

他眼眸越来越黯淡,喉咙发出喑哑模糊的无意义音节。

惊呼声,叹息声四起。

“砍头。”楼上有人吆喝。

壮汉闻言一颤,咬咬牙,迟疑地踏上前半步。

栅栏旁一名老者面对楼房“扑通”跪下了,磕头道:“求大人可怜这孩子,给留个全尸吧……”

他身边四人也跟随跪下,花白头颅不停撞地。

楼上传出议论声。

“咦,那五个老家伙是怎么回事?”

“回公子,他们全是老卒,二十年前跟随这小孩的父***打过仗……”

“哼,一帮腌臜奴隶。自己的命都不知道在哪里,也敢为别人求情?”

……

少年怒目圆睁,摇摇摆晃,终于直挺挺倒下了。

他感觉四周的景物和喧嚣仿佛梦境一般遥远,稀薄,扭曲,不真实……而自己的灵魂正在消散融化,正在坠入***暗无底的***渊,彻骨凉寒。

意识***处,有什么东西清醒了,轰然炸开……

……

第二天午后,艳阳高照。

一个十岁多点的少女出现在一座高大城堡下,怯怯不敢靠近。她模样颇秀气,但头发枯干泛黄,眉毛稀疏,***瘦矮小。

“走开,走开,干什么的?”

一名年轻的守门护卫不耐烦迎上前去,挥手驱赶。

“我,我……找凡哥哥。”

少女嘴一扁像是要哭了,低下头捻着碎成了条的衣角。脚下连布鞋都没穿,脚踝被茅草割出了好几道血痕。

凡哥哥?年轻护卫一愣。

另外一名中年护卫走过来,低声提醒:“就是昨天在角斗场被砍死的奴隶,阿凡……”

年轻护卫想起这件事,语气缓和,遥指五里外一个山包,道:“你是听了消息过来收尸的吧,去那边乱葬岗找……”

中年护卫叹了一口气,道:“小姑娘,你弄不走他的。赶紧回去,叫大人扛张木板来……”

瘦小身影却没有理会,跌跌撞撞朝山包奔去,压抑的哭声传出。

三炷香后,少女扒开浅浅的浮土,把一名少年从大坑里费力拖出,扭头不去看那些腐烂尸体和森森白骨。

一条血红的蛇从草丛钻出,盘成草帽状,“咝咝”吐着信子对峙。

少女仿佛吓傻了,呆了一呆,没有像平日那般尖叫逃避,鼓足勇气找来一根长树枝,将它挑跑了。

“凡哥哥,我们回家去,栀子给你熬粥喝。我偷偷藏起了一包小米,***不知道的。你说我聪明不……”

少女的动作有点僵硬,语调有些麻木,梦游一般把少年安放在一棵大树的荫下,收集了一堆藤条、茅草、小树枝、细竹枝。

竹枝不比树枝,极具韧***,很难掰断。她没有柴刀,只好用小手反复地拗,虎口崩出血了才弄一小捆。

“凡哥哥,你上回磨的石片又轻又薄,垫在毽子里可好使了。小草眼馋得很,也想要一个呢。我跟她说,只准跟我要,不准跟你要。你人又好,谁要都会给的,谁叫你哥哥都会答应的。我才不想这样呢,你是栀子一个人的哥哥……

“凡哥哥,你是不是死了?阿爹死的时候也这样,一动不动,冰凉冰凉的。阿爹死之前说,你要早些娶我才好。可***来了以后,只想把我卖掉,不想把我嫁给你。我都同她吵好多次架了,哥哥阿土也不作声……

“凡哥哥,你去哪里,栀子就去哪里。你人又笨,饭也做不好,衣也洗不好,没有人帮怎么行呢。反正你死了,栀子也不想活了……”

一阵风吹过,树叶哗哗乱响。

少女抹了一把额头细密汗珠,停下手里活计与碎碎念叨,茫然四顾。

目光最后凝聚在少年苍白的面庞,怔怔出神。忽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哇地大哭出声。哭过了一阵,她擦干眼泪,起身又去寻找宽大树叶盖住少年脸,遮挡移动的阳光。

待忙完这些,她重新坐下,把茅草和藤条搓成绳连接树枝、竹枝,编织藤床。

终究低垂着头,瘦削的肩膀一耸一耸,沉默无言。

天光渐渐黯淡,残阳如血。

“凡哥哥,我们回家。”

少女咬***牙关,瘦小身子佝偻倾斜着几乎与地面平行,汗水“吧嗒吧嗒”滴进泥土,粗糙的绳索勒进肩膀,硬是将沉重藤床拖下了山坡。

少年躺在藤床上,脑后枕着一捆茅草,身畔堆满野花,似乎***着了。

到了山脚,少女默默把绳索换到左肩,停下来喘气。在平路拖拽,可比从山坡滑下要艰难得多。

右肩被磨破,血痂皮肉衣裳粘连在一起,硬硬的,***红***红。

两只手掌也被磨破,一碰毛刺粗糙的茅草绳便钻心痛。只能过一阵子就哈哈气,摘几片厚实树叶裹住手握地方。

她聪明地不走路中心,藤床在草地上滑行,可以省下许多力气。

但路边草多,石头与坑坑洼洼也多,一不小心摔倒了。

背后传来极轻极轻的呻吟。

少女呆了一般趴在草地不动,数息后迅速爬起扑到藤床边,惊喜叫道:“凡哥哥,你活过来了,醒了……”

少年的身躯被结坚固实捆绑于藤床不能动弹,眼睫毛微微颤抖。眼睛有点怕光,睁开一线缝又飞快闭合,反复数次后才彻底张开。

但眼神却是涣散的,望进了无尽虚空。似乎身躯躺在这里,灵魂却在另外一个世界飘荡。

“你……”

嘴唇动了动,微弱的声音传出。

少女赶***把耳朵贴过去。

“你……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事。”

嗯,少女不假思考点点头。

“你拖不动的……去叫苍叔,别让外人插手……”

少女觉得他口气怪异,不像平时讲话,却也没放心上,急道:“凡哥哥,我拖得动……”

“不……”

话未说完,少年的眼睛又闭上了,再也没有出声。

少女小心翼翼探了探鼻息,听了听心跳,站起身,望见到远处有两个人抬着一副门板,正匆忙朝这边走来。

芥子长生出色章节阅读

叮咚,屋角漏下的水珠滴入陶罐。

光线昏暗,气温阴冷,空气中弥漫一股霉腐和草药刺鼻的混合味道。

几朵灰白色蘑菇冒出潮湿墙角,伞面比指甲盖还小,茎梗比稻草还细,垂头丧气耷拉着。

……

哎,日子没法过。

茅草屋早该翻修了,破得太厉害。外边下大雨,里面就下小雨。外边雨早停了,里面还漏个不停……

算了,咸吃萝卜淡操心。以后还不知道谁住这儿呢,爱谁谁。

……

楚凡盖一床残破薄棉被,双手枕颈后,皱***眉头,瞪着低矮乌***的屋***发呆。过一会儿掀开被子,缓慢爬起。

呵呵,似乎内外伤好得七七八八,走动没问题。

他勉强笑了笑。

布鞋肮脏的鞋面破了几个***,边沿龇牙咧嘴绽开。鞋底阴冷,硬得像铁板。是去年老苍头打了一只野兔子,央求隔壁村寡妇做的。不是人家做得不好,是没有好布料,穿太久了。

站起身后天旋地转,他晃了晃,又稳稳立住。

难道伤没好?那可麻烦了。

楚凡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想想之后又苦笑着摇摇头。估计是躺太久了忽然起身,大脑缺血,供氧不足,人有点犯晕。

他试探往前走了一小步,见没啥事,便放心蹩到后墙,***了***剥落的墙皮,又贴耳去听。

呜呜的风声啸鸣,像极了海螺。

茅草屋由几根大木料支撑,墙基垒土胚。墙体是竹子缠绕一圈圈稻草后再用糊稀泥巴填充,干透了勉强遮挡风雨。若逢强台风,恐怕整栋屋子都要飞起。

十天前他离开时,才在外墙凃抹厚厚一层泥。不料秋雨才落,又生出蛮多小孔***。

可这些,以后跟他不会有什么关系了。

楚凡慢慢拐出厢房,进堂屋拉开大门,望不到小丫头的影子。等了一阵见毫无动静,又怅怅返回躺***。

呵呵,水滴的声音真像一首忧伤老歌。

滴嗒滴嗒滴嗒滴嗒……

他来到这个世界十五年了。

作为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生命科学研究生,本来没资格参加高大上的虫***试验,被临时指派。而他在这场人类首次突破时空的壮举中,作用仅仅是测量小白鼠的生命体征。

当然,前提条件是那只穿越了时空之门的小白鼠还能够回来。

大爆炸发生前,他正把小白鼠放进导引槽,三米外一扇介于虚实之间的门凭空出现。后来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只记得漫天白光。

眼下悲催躺在这间昏暗茅草屋,躺在一晃就吱呀作响随时可能散架的木板床。身受重伤,动弹不得。

这几天幸亏栀子和老苍头照料。根据他们对话和脑海记忆,楚凡渐渐拼凑出了目前险恶的状况。

这地方是厉国一个偏僻小山洼,仅仅三户,是山阴县鲁伯的家养奴隶,俗称“家生子”。父母为奴,子女一生下来也为奴,世世代代永远是奴隶。

奴隶没有姓,他从小被叫作阿凡。意思是平凡如尘埃,好养。

楚凡,是他清醒后给自己安上了姓,以纪念前生。

二十年前厉王征兵讨伐姬国,阿凡的父***跟随鲁伯打仗立下军功。按照律法本来可以脱离奴籍,却把名额让给邻村一名漂亮***并和她成了***。小阿凡出生后,父母隐瞒不报,想找机会偷偷把他送出去。

阿凡两岁时被发现,官府治罪。

父***执刀抗法,被官兵和鲁伯家兵围殴砍死。母***的庶民身份被剥夺,判作鲁伯隶妾,当场撞树而亡。小阿凡被鲁伯一脚踢飞几丈远,侥幸没有死,额角烙下了一个“鲁”字。

家生子温顺,不比时刻预备逃跑的战俘奴隶,极少黥面。显然,鲁伯对孽种非常厌憎,见是自家财产才留下一条贱命。

老苍头和山洼另外一户阿吉是与阿凡父***一起上过战场的铁杆兄弟,共同抚养他,情同父子。阿吉一直想把女儿栀子许配给阿凡,可惜没福气等到两个小孩长大,前年和婆娘染病,先后撒手西去了。

栀子的哥哥阿土沉默寡言,三棍子揍不出一个响屁。***阿花却极刻薄,嫌弃栀子在家吃闲饭。一心想把她早早嫁了收聘礼,“卖”出个好价钱。

阿凡今年十五岁,脑子不太灵光,身体瘦得像一根竹竿,比常人高一头。

他力气大,跟随老苍头学了粗浅武艺,老琢磨怎样帮栀子脱离奴籍。见没仗打,便偷偷跑去为鲁家角斗。

奴隶对主人而言,就是个物件。

贵族老爷为了取乐、炫耀或者解决争端,经常让奴隶厮杀角斗。杀奴责罚不过一头牛,民不举官不究。对于打赢了的奴隶,主人往往赏赐,甚至一喜悦让他脱离奴籍。

可怜的阿凡第一次上场,被砍得惨不忍睹。栀子闻讯匆匆赶到鲁家城堡外乱葬岗时,他已经在死人堆浸泡一天一夜,气息全无。

十一岁小姑娘爆发出令人生畏的倔强,一定要把哥哥带回家,幸好老苍头和阿土半路接住。

阿凡再一次大难不死。

栀子和***大吵一架,连夜卷铺盖搬过来照顾。

老苍头留下两块风干肉和半瓮粟米,第二天进山了。这里位于山脉边缘,想弄点新鲜野物和稀罕草药,只能往更***的山里走。

这块逼仄的地域外形狭长,约五十平方里,属于山阴县鲁伯。

东西两面分别是潇水同虎跳河,往北是鲁家堡,往南是戴山。

河堤上与戴山前都有鲁家哨卡,八百多奴隶如困囚笼。即使侥幸逃脱了,天下之大,何处容身?没有庶民身份,一样要被官府抓去做苦役,甚至砍头。

所以他们极少逃跑,绝大部分一生都没有越过鲁家堡见识县城。

老苍头打过仗,有本事,见多识广。可冒着***命危险躲避哨卡毒虫猛兽瘴气寻找药材,对他而言也不轻易,到现在没回。

“哥哥,还痛不痛?”

清脆稚嫩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楚凡胡思乱想。

一个瘦小身子歪斜肩膀艰难***开堂屋的大门,右手拎一大捆柴禾,左手端一个破陶碗。

栀子名字的由来,仅仅因为门前有一棵栀子树,碰巧花开时出生。她与阿凡青梅竹马,比兄妹还***。

午后牛毛细雨停歇,栀子发现卤水没有了,便去往五百多米外的老苍头屋里端。

五百米直线距离在平原一蹴而就,但五百米曲折泥泞山道对拎柴端碗的少女而言,恐怕不是一个简单工程,整整花费了快两小时才返回。

人体无盐不行,会乏力。

奴隶买不起盐巴,只能喝卤水。

卤水是盐卤矿石浸泡出的不明***,苦且涩。

楚凡昨天被硬灌一大口后,强烈怀疑长期食用将导致慢***中毒。而少女馋猫似的嗅了嗅残余卤底却没舍得喝,又兑上开水,等凉了好用麻布团沾着擦拭外伤。

大山边缘,柴禾本不缺。可阿凡不是一个过日子的人,没积存多少。

昨天少女去哥哥阿土家抱回一大捆,马上招来一个妇人泼天叫骂。少女回骂不过,不停抹眼泪。

那是栀子恶毒的嫂嫂。

楚凡猜测,泼妇已经不指望把小姑子卖出好价钱,却对掏空家底布满警惕。这个时代礼教才萌芽,对女子的禁锢与歧视并不严厉。栀子父***临终前明言,家产留给女儿一半。

尽管他们是奴隶,一切属于主人,也答应拥有一点可怜巴巴私产。何况,主人是不会对几个旧瓦瓮几间茅草屋动心的。

泼妇敲山震虎,意思无非是,休想占老娘便宜!

这一次,栀子反常地没有马上丢下东西扑到病榻前查看伤势,先去灶屋卸下沉重柴禾,又舀水洗了洗脸,窸窸窣窣擦拭了衣裳,才蹩进里屋。

“怎么啦?”

楚凡瞪着她麻衣上的泥垢***痕,沉声问。

又***又瘦的少女呆立半晌,眼圈渐渐红了,扑到床边泣不成声。

“呜……凡哥哥,我真没用……路滑,半路摔一跤。柴打湿了,碗打破了,卤水也泼了……呜呜……凡哥哥,我先熬小米粥。你喝完粥以后,我再去端卤水……”

楚凡鼻子一酸,眼泪几乎涌出。举起的手好半晌才轻轻落下,抚***她蓬乱枯干的头发,柔声劝慰:“没事……别去了。”

“不行,我得去。苍伯说过,要用卤水一天擦三次伤口,才不会坏……”

抽泣的少女闻言飞快昂起头,抹了抹眼睛,神情坚定。

“别去了,好好***一觉……”

楚凡重申一遍,大拇指按在她太阳***。

少女眼神涣散,随即沉沉***着。

楚凡掀开被子蹒跚下地,先将小丫头费力抱***,再去灶屋烧一锅热水舀进木桶提进厢房,把垂在床沿的两只乌***小脚丫细细洗干净。

她没有靴子,来往返回山路全靠光脚走。脚底除了厚厚老茧,还有几条新旧伤痕。

擦干净脚,把小小身子扳正盖上薄被,轻轻解开发髻抽出发簪。

忙完这些,楚凡拎桶到堂屋拉开半扇门,见外面暮色苍茫。泼完水又拉门栓***门杠,再返回厢房端出火盆,穿过堂屋进灶屋,晦暗中正确找到火石。

有一个秘密无人知晓,这一世的阿凡目力与听力非常惊人。看得清两里外兔子,听得清百米外虫鸣。

但无论前世的楚凡还是今生的阿凡,都不太会生活。

从火盆里扒出部分灰,垫入枯叶洒上糠皮,整整用了半小时才把火生着。

期间浓烟滚滚,小丫头***梦中咳嗽了几声,吓得他赶***关闭灶屋门。等木碳烧红小半,估计不会熄灭了,楚凡才把火盆端回***觉的厢房,胳膊下挟着几根干燥大柴。

红红火焰像艳丽的妖姬翩翩起舞,驱散了阴冷与潮湿。木柴时不时发出爆鸣,迸发出火星。影子投射在墙壁,光怪陆离,仿佛狰狞怪兽,***暗森林。

想起昨晚小丫头生火时,自己差点提醒她小心一氧化碳中毒,楚凡哂笑着摇了摇头。

草屋四处漏风,假如没一盆火,真的难捱秋夜。

谁的肚子咕咕叫?

他犹豫地看了看小丫头熟***的脸,再次摇了摇头。

床对面墙根下,是少女用破烂被褥堆出的临时地铺。楚凡盘坐在铺上,注视指间发簪,怔怔出神。

那是一截剥去了皮的分杈柳枝,像一个细长“丫”字,黄中泛***。

说什么宝石翡翠,珊瑚象牙,蛾儿雪柳黄金缕。对楚凡而言,都不如眼前这截干瘪的树枝珍贵。

他下意识转动发簪,回忆起一桩极其诡异的事。

三天前在角斗场,听到楼上有人说话。

正是那段话令他毛骨悚然,才在后面战斗中大失水准,早早挂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芥子长生出色章节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