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03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全文阅读讲述了:有些书可供一尝,有些书可以吞下,有不多的几部书则应当咀嚼消化,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小说又是什么样的呢?阅读走起,随小编一起体会吧,前世自己被赐婚给云离歌,他默默护着自己一世。重回到他们大婚当晚,结果遇上了穿越而来的冒牌云离歌。一个性格火爆,武艺高强,一个现代财阀富二代,风流成性。两人将会产生怎样的火花?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出色全文阅读

“一律格杀!不留活口!”

风清韵永远都记得,她被赶出府的狼狈和那些黑袍罩身的刺客道完这一句话,是怎样利索地手起刀落,无情地将自己送进地府里的。

老***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鲜血迸溅,顺着冰凉的剑尖滴下,一滴滴的在地上跌碎成血花,如同盛开的红莲那般,妖冶又令人心惊。

风清韵喘着粗气,并指一施力,刀尖狠狠没入地面半分。

“为什么……为什么?我风清韵不服!”

风清韵的身子像是残败的花朵一样颓然凋零,沾染了血迹的手掌里扶着的,是那把舔舐了数条鲜活生命的血刃。

一阵锣鼓喧天觥筹交错的声音隐隐约约传进风清韵的耳中,风清韵挣扎着起身,目光环视过四面,眼前一片片的红色令她吃惊,她这是……在哪儿?

最先入目的是静静立在红檀木案上的大红喜烛和酒樽,她记得,她明明被刺客斩杀于街头,此刻应是身处地府才是,“是谁救了我?这又是何处?”

风清韵喃喃开口,垂眸看着身上的喜袍,再次逡巡过四周一片喜哗之景,惊觉不对劲!这不是自己的喜房吗?

自己怎么会重新回到自己的喜房中?难道是灵魂游走?最后看一看让她不甘心也最放不下的地方?

风清韵抬手,狠狠地在自己胳膊上拧上一圈,疼痛感顿时蔓延神经,令她禁不住惊呼一声。

不是做梦,也不是灵魂游走,是真真切切的感觉。

她没死?不对,她似乎是重生了。

时光倒转,她回到了与云离歌的大婚当夜!

未多思,门外嘈杂声音使得风清韵眉睫一皱。

“砰。”忽然一声闷响,门扉被人大力推开。

“呦。”

娇喝声传入风清韵耳中,风清韵抬头,瞧过云婉若扬首挺胸的模样,门外守着的婢女秋菊和凤兰紧随着进来。

风清韵反应迅敏,当下敛尽不解之色,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云婉若自顾入室,斜睨着风清韵,面上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一旋身撩着裙袂落座,嘲弄道:“嗤,真是什么人都能嫁进齐王府里来。”

云婉若虽然是庶女,却是王府中唯一的女儿,生的也算娇俏,可这性子着实嚣张跋扈。

风清韵端得满脸惊奇又犹疑之色,身形未动,眼睑微抬,道:“这话是何意?”

“何意?你还要我告诉你是何意思?”云婉若尾音上扬,下巴一抬,弯着嫩白小指轻哼了声道:“京城谁不知道你风清韵,身为将门之女,整日舞刀弄枪抛头露面,说是打抱不平,可将军府的脸面,怕是都快被你丢尽了吧。”

云婉若之所以大婚当夜前来,是因为她早就听闻风清韵脾性急躁不堪,多有故意气气风清韵的原因在内,想让风清韵丢脸。

“我身为将军之女,家中世代为将,自小耳熏目染,习武乃防身之本,有何不可?”

风清韵话音刚落,云婉若的嗤笑声便马上传来。

她明白,前世她就是气不过云婉若的挑拨,导致脾气急躁的自己在新婚当夜就对云婉若大打出手,第二日成了全京城的笑话,如今,却是不能如此莽撞了。

“入了齐王府,就由不得你如此不知廉耻,日日流连在外成何体统。”

风清韵听完后,沉吟了一会儿,忽然低笑滚喉,就那么看着云婉若,笑的诡谲又神测。

“你笑什么?”云婉若柳眉一竖,杏眼圆睁质问道。

怎么说她风清韵也是在齐王府活了两世的人了,这云婉若只不过一个庶女,来这房中本就不安好心,能有胆量在大婚当夜给风清韵一个下马威,不过全然仗着有侧妃撑腰罢了。

上一世,风清韵记得,大婚当夜,她与云离歌喝的交杯酒中是有毒的,后来修养一月有余才缓过劲来。

对了!交杯酒!一抹沉思闪过,计谋逐渐成型。

既然别人不善待她在先,那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了。

“我笑你不仅愚蠢,而且自以为是。”

风清韵起身,暗中给凤兰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不动声色敛了眸。

风清韵踱步到云婉若身前才接着道:“按照尊卑,你应向我行礼,训斥之举你本就没有资格,我也无须要你教我如何做。按照惯例,大婚当夜,郎人未至,庶妹倒是不请自来,实属触了眉头。”

“我乃爹爹唯一的女儿,是这齐王府中最受宠的,真是笑话!还有我来不得的地方?”云婉若尖声喝道。

一入候门深似海。

风清韵明白,她再次重生,诸般事宜和言语都需谨慎。

“哦?”风清韵语调微扬,凉薄的唇一张一合,略带讥讽的话语如同尖针一般狠狠扎在云婉若心上。

“唯一的女儿又如何?非长女非嫡女,嫁娶也将将做个世家小妾,庶女一辈子就是庶女,永远上不得台面。”

风清韵明白,云婉若最提不得的,便是这生来为庶。

果不其然,风清韵话音刚落,云婉若登时冷了脸,棱角分明的轮廓霎时添了层阴寒,冷喝道:“你这个的贱人!给我闭嘴!”

门外忽然传来喜娘的吆喝声,风清韵眸子微抬,心中说,来了。喜娘道是吉时将至,欲让新郎官前来,行这喜秤挑盖头,共饮交杯酒之举,以免误了良宵。

交杯酒!风清韵眸光一顿,眼底沉了层冰霜,视线移至云婉若手边的酒樽之上,这酒樽的位置,是她暗中使唤婢女不动声色地挪到云婉若手旁的。

为的便是,借手渡劫!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怎么?怒了?我说的本就无错。再者,齐王府中连安分守己都做不到,日后莫说世家小妾,恐名分也无。”风清韵唇角微提,逡了丝笑意。

怒了好,她此番,便是为了激怒云婉若。

风清韵的笑意落在云婉若眼中,无外乎与嘲笑讥讽相甚,使得云婉若当下便觉面上挂不住。

心中万千思绪,实则不过短短瞬息,须臾间,云婉若的脸色已被怒色满满占据。

云婉若“噌”地一下站起来,似是被怒气冲昏了脑子,冷着眸子一抬手拂下红檀案上喜酒樽,当即甩手一巴掌狠掴在风清韵脸上。

“啪。”

力道毫无收敛,嚣张至极。

“你该死!”

云婉若怒吼道。

杯盏落地,酒水淋洒而下,清脆的声响蔓及开来,酒樽摔得七零八碎。

风清韵身形一偏,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捂着红肿的脸登时蓄了满眼泪水,抬头看着云婉若委屈又愤怒。

喜娘见状,肥肉横生的身子一顿,甩着帕子瞬间间苦了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嘴角的痣随着她说话时抖动,如同小人儿一样快要延伸至腮后。

“我的亲娘啊!洞房花烛夜,洒了喜酒打了新娘子,触了大忌!不吉利!不吉利啊!婆娘我可如何交代啊!”

喜娘哀叫完,云婉若亦是错愕不已,木讷看着自己的手才后知后觉自己做了什么,慌乱之景一瞬间布满云婉若眸底。

众人如梦初醒般反应过来,瞧着摔在地上的风清韵连忙想去扶起来,奴婢撞上奴婢,痛呼声,桌椅摩擦过地面的声音混杂,房间顿时乱作一团。

门外的小厮一闪身,快步去请了尚在前院的云离歌。

风清韵嘴角微掀,暗中盯着云婉若,不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云婉若眼底闪过慌乱的时候,那瞬间,她惊慌的神色落在风清韵眼中,让风清韵心里霎时也有了底。

门内闹剧未歇,门外的嘈杂声陡然传入风清韵耳中,隐隐约约有刺客的喊声由远及近。

她自幼习武,内力集身,听力也便远远胜过常人。

风清韵撑着地,锐利的眸子一眯,眸光倏地一狠,不妙!

“不好了不好了!世子遇刺了!”门外冷不丁冲过来一个婢子,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匆忙致使,身形跌跌撞撞地向风清韵奔来,也未行礼,急急向风清韵禀告。

风清韵一激灵,素手一拍地面身形顿起,一把扯掉头上的盖头,疾步便要去寻,刚及门槛,迎面撞上几个小厮抬着云离歌步伐急促进来,府中太医尾随而至。

一旋身,风清韵让着道,待得云离歌被小厮安稳扶在塌上后,风清韵回头看着太医唯唯诺诺正要行礼,当下手一拂,心里默念不会有事的,颤着声音吩咐道:“愣着干什么!快,取生肌玉红膏!止血包扎!”

齐王与前来祝贺的世家叔伯纷纷紧张不已,跟随着太医一涌而入,风清韵眉头一皱,起身随太医以安静为由全部请了出去,当下合上门扉才重回塌前。

时间一点点过去,云离歌躺在塌上不断出着汗,眉头拧在一块,风清韵一遍遍的为他擦拭,寸步未离。

“什么状况?”风清韵声音依旧透着一股子未压下的颤抖。

“启禀世子妃,世子腹部受伤,后脑着地,如今已包扎,暂无其他外伤。待我开个方子,世子妃按着方子抓药即可。至于内伤或者头颅会不会因为震荡引起什么后遗症,要等世子醒来才知。”太医拂袖作礼,说道。

风清韵听完后,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了些,情况总算是好的,“如此,先谢过太医了。”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晨阳透过素香薄纸洒了一室青光,风清韵趴在床边迷迷糊糊间感觉塌上有动静,睁眼发现云离歌已经清醒,此刻正满脸迷惑之色。

“你醒了?”

“嗯。”

风清韵连忙起身,拿过云离歌身后的枕头扶着他坐起来,急切询问道:“可有哪儿不舒适?”

药香扑鼻,云离歌目光转了几转,不知道身在何处,他随即摆摆手就要下榻,嘴里还囔囔道:“没有没有。我不拍剧,没有剧本不打招呼我不拍的,你们另找他人吧,摄影师?导演!”

风清韵眉头紧蹙,为何云离歌说的话她都听不懂?这是说的什么糊话?

“世子爷不知,自从您昏迷起,世子妃便一步没离开您身边,照顾了整整几夜都没合眼。”伺候的奴婢说道。

“我这是在哪儿?你们是谁,跟我开玩笑呢?”云离歌低头看着身上的锦袍,拧着眉问道。

“夫君乃齐王嫡子云离歌,此处乃是齐王府,我乃将门之后,风家风清韵,与夫君你三当前完婚,大婚当夜你遭了刺杀,腹部受了伤,如今昏迷了整整三日。”

风清韵急忙拉着云离歌简洁道完。

云离歌身子一顿,一双剑眉皱在一块,细细将风清韵说的话赶紧过了心,迟疑再问了句:“那,现在是什么世纪?哦不,今夕是何年?”

风清韵是听的云里雾去,她觉得,云离歌自醒来后,与之前的性情便是大相径庭,可还是一点一点地跟他解释道:“如今你身处扶风国,扶风国已有数百年历史,当今皇上夫君你应称皇叔,怎的,你不记得了?”

风清韵看着云离歌一副风中凌乱的样子,不禁就要抬手放在他额头想要给他试一试温度。

云离歌本能后撤一步,

“我……”云离歌支支吾吾的,生怕风清韵瞧见他哪儿不对劲的样子,眼神闪躲话锋忽然一转,语气三分试探地道:“我自然是记得,不过那日后脑着地,如今怕是忘记了一些事情,就连你,也依稀失去了很多记忆。”

风清韵扶着云离歌坐在榻上,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无妨,夫君醒来就好,总会想起来的,如若不然,我风清韵也会保护你的。”

他占着别人的身体,来这生疏的世界,尚且不知道谁对他好谁想他死,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凭着二十一世纪的经验,堂堂大财团的少爷,烟花柳地摸打数年,丰富的现代化知识,穿越了又如何?在这古代不是能一样混的风生水起。

风清韵看着云离歌出神,“你还好吧?”

“你是我老婆?”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问道。

风清韵疑问道:“嗯?什么老婆?”

“那个,就是,你是不是我云离歌之妻?”云离歌比划着,一口流利的现代文愣是让他觉得颇难表述。

“是,三当前完婚。”风清韵也不骄不躁,利落答道。

风清韵上一世重伤,在云离歌怀中含恨而终,如若不是临终前云离歌对她道出心底话,表明爱意,她甚至自始至终都觉得云离歌一直冷淡对她,是因为对她毫无感情。

未曾想,冷漠是为她,疏远亦是为她。

而她如今有幸重生,不仅要调查前世究竟是何人想要她的命,更想对云离歌好,跟云离歌就此平淡一生,羡煞旁人便罢。

三日后。

“见过姨娘。”风清韵行礼问候道。

侧妃笑意盈盈进来,示意贴身侍奉的婢子将粥碗放在桌上,温声润语说道:“无需行礼,我唤人煮了些青叶子,听太医说,这青叶子有助于恢复,来来来,快些坐下。”

风清韵点头,看眼塌上的云离歌,弯眸坐在侧妃身边,“夫君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还劳姨娘亲自送了粥品过来,清韵先行谢过了。”

“应该的。不过这几日我心中实在放心不下,来了几回,可三番两次来都被拒之门外。”

“实在是清韵疏忽,也忘记派人去给姨娘通报一声,害得姨娘担心。”风清韵微微一笑,颇有些歉疚。

“无妨,既然没事了,我心里也便放心了,歌儿既然无事了,便下了塌,来喝了这碗粥吧。”侧妃将碗端起来,放在唇边吹了吹,如同照顾孩子那般细心。

云离歌盯着眼前满目含笑的侧妃,心中不免想起自己的母亲,小时候吃饭的时候,他的母亲也是这样一口一口喂给他的,云离歌觉得她们很像。

“天气炎热,刚煲好的粥还是凉一凉的好,姨娘好不轻易来一趟,清韵陪您说说话。”风清韵接过侧妃手中的碗,轻轻置在桌上说道。

“我这煮了很久呢,快让歌儿尝尝是否合胃口,若是合得来,我就多煲上几次。”侧妃垂目,又说:“以前锐儿是最爱喝我做的莲子羹的,如今大了,不需要我照顾了。”

“姨娘有如此手艺,实在出乎清韵的意料,若是姨娘得空,定要不吝赐教,让清韵也学学做这羹汤。”

“夫君,可还吃得下?”风清韵回身,扬声问了问云离歌。

此刻风清韵背对着侧妃,话语间,眼眸轻佻示意。

“姨娘大清早的便费了一番心里,自然是不能拒绝的,”语气微顿,云离歌暗自思考,“可是我现在吃不下东西了,恐怕要等等了。”

“这样啊,”侧妃眸子一闪,随后笑开,“那我待会重新做了,派人送份热的来就好,你好生照顾歌儿,我就先回去了。”

侧妃嘱咐后又细细嘱咐了清韵十数条养身健胃之法。

“清韵记下了,姨娘无需担心。”风清韵一垂首,应了声,恭送了侧妃离去。

风清韵回身反手拉上门,瞧着粥碗目光顿时一厉,回身吩咐婢女凤兰,“将粥端走,尽数倒掉。”

云离歌不解,待凤兰退下,这才问她,“人家一片好心,专程过来看我还熬了粥,你怎么能让人给倒了呢?”

“糊涂!”风清韵斥责云离歌,“你只要一吃青叶子就会起红疹,浑身瘙痒难耐,你忘记了?”

“我……我不记得。”云离歌恍然大悟,“幸亏你拦下,不然我可能……”

风清韵抬手并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

“你记住,不管谁再来这当中,你切莫多言,不管别人说什么,都由我来应付。”

云离歌点点头。

因为风清韵重生一世,前世在齐王府过了很久之后,她才知道云离歌是不能吃青叶子的,这青叶子旁人吃下却是有补药的功效。

但是云离歌不同,他吃完虽然不会中毒,但是却会浑身过敏不适,这侧妃是看着云离歌长大的,断然不可能不知道云离歌是不能吃青叶子的。

看样子夫君失忆的事情怕是外人听到了些风声了。

还没想明白,敲门声响起,有些大力又无礼。

风清韵刚把门打开。

“嗤,病秧子配灾星,果真是天作之合。”

尖细刻薄的声音传来,云离歌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心中一咯噔。

这三天前刚碰面的云婉若,风清韵没去跟她算算旧账,倒是先带着人来重新会会了。

云离锐脸上挂着明显的讽刺的表情,看向云离歌的目光里满是鄙夷还有一丝丝的,嫉妒?

风清韵没真正看清那抹情绪是什么,转头暗中给云离歌使了个眼色。

风清韵撩着裙袂大大方方落座,启唇道:“二位可是来探望夫君?夫君尚好,无需挂心。”

“都是你这个不要脸的灾星!”云婉若刚进门,葱指一抬,不知轻重地当即指着风清韵鼻子骂道:“要不是你啊,这齐王府能搞得鸡飞狗跳的吗?这刚娶你进来就遇刺,我说,你该不会克夫吧你?莫不是哪天还可能死在你手里!”

“放肆!”风清韵目光陡地一寒,神色顿时如坠冰窖,满眸阴森直直射向云婉若,身影微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一巴掌结坚固实打在云婉若脸上。

“啪。”

“口无遮拦,不知礼法,眼中毫无尊卑!”风清韵厉喝道。

“你敢打我?”云婉若尖叫着。

“你该打,打便打了,还需向你请教意见?”风清韵提唇反问道。

她上一世被齐王府的人设计陷害,不懂得反击,更甚的是被自己的奴婢背主,最后关头竟是自己最近的人将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这一世,她绝不答应这样的事情发生,更不会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善茬,肆意妄为地欺负。

云婉若捂着脸登时红了一双眸子,恨不得冲上来朝着风清韵的脸上挠上几爪子,但是她忽然看到了云离锐的眼色,多大的怒气也生生忍了下去。

云婉若细微的反应引起了风清韵的注重。

“都说将军府的女儿凶悍,果然名不虚传。”云离锐薄唇微扬,嘲弄道。

“传闻齐王府的庶子无勇无谋,没想到当真如此。”风清韵冷哼一声,状似随口言之,实则狠狠戳在了云离锐最揭不得的伤口上。

风清韵拥有两世记忆,所以她明白,云离锐野心勃勃,一直不甘心生来为庶且活在云离歌的阴影下,眼里也更揉不得半粒沙子,这个时候来,肯定不是抱着什么好心思。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