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木石为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木石为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03

把寂寞放在屋外,把烦恼丢在远海,倾听鸟语花香,感悟万千世界,只要将书打开,心灵释放幸福迎来。木石为安小说好看么?小编觉得真的不错哦!“石头,你长大了想做什么?”“我?我要当盖世大英雄,拯救世界!要不然就做混世大魔王,毁掉世界!”“都很好呢。”“木头,你想做什么呢?”“我?我跟着你就好了。”“你们两个小和尚在这说什么呢,还不快去挑水?!”

木石为安出色全文阅读

青石长阶一路蜿蜒,伸进松林深处。

一个光头少年埋头担着两只木桶,一步一顿往上。

少年穿灰白色衣衫,肥大的下摆被塞入裤中,小腹的地方因堆叠的衣服鼓鼓囊囊。衣衫的两只袖子被挽至肩膀,用草绳系住了以免落下。肥大的裤腿也如法炮制地挽至膝盖。

两只木桶晃晃悠悠,少年尽力伸手去扶住木桶,以免水洒尽了。

扁担对于少年而言显得过于长了些,两只木桶沉甸甸地压出一道弧线。

忽然迎面陆陆续续下来一行人,吵吵嚷嚷念念有词,像晨读时哄作一团的诵经声。

细听那调调也颇为相似。

少年停了停,将木桶落在石阶上,顺势抹了抹汗,抬起头来。

迎面一个同样穿灰白色衣衫的青年下了石阶来,少年忙将水桶提到一边,青年一言不发,侧身下去了。

后面熙熙攘攘一群人已陆陆续续走到少年面前来了,这一路浩浩荡荡的灰白色身影随青石长阶一路蜿蜒到松林深处,在目之所及的源头,也仍然涌出源源不断的白色长流来。

少年已让到石阶边的草丛中,一会儿看看下了石阶的灰白色长流,一会儿又望望这流水的源头。

这长流涌动着,喧哗着,却也像扑在礁石上的浪花,只听得见响声,听不清每一朵的细枝末节。

忽然浪花里有一朵翻腾了出来。一个青年伸着头瞧见了少年,“嘿,木头!你还搁这儿干啥呢?”

少年迎着脸回他,“师兄,我在担今天的用水呢。”

师兄忽的放声笑起来,“可别担了!赶紧回去吧!以后也再用不着担了!”

少年正要开口问些什么,人流里挤出一个小身影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木头!木头!木头!”

少年拎着扁担挤着人流迎上去。

那小少年见了木头,一把抓了木头就逆着人流往回跑,木头叫道,“等等!等等!我的桶还没拿呢!”

那少年也不停停脚,头也不回地拽着木头在人流里左躲右避,甩过来一句,“别拿啦!不用拿啦!以后都不用啦!”

木头跟随着小少年飞奔在石阶上,两只小小的身影逆着人流里起起伏伏。

小少年拉着木头穿过寺庙正堂,直奔厢房而去。

一个身穿浅黄色僧袍的花白须老人正将一个黄色小包放到一叠衣服上,门忽然被一脚踢开,小少年直冲到老人身边,一把拽住老人的衣袖。

老人浑身一颤,颤颤巍巍扭头看到了这个小家伙,松了一口气,一边呵呵地笑着,一边两手拎着包袱两角,飞快地一系,往肩上一撂。这才伸手摸摸了这个小家伙的小光头。

老人笑眯眯地摸着小家伙的光头,问道,“石头,怎么了呀?”

石头死死地拽着老人的衣袖,眼泪汪汪地看着望着他,“师父,你也要走吗?”

老人捏捏石头的小脸蛋,“师父要去别的地方继续修行啦。”

忽地一位高高瘦瘦的僧人匆匆跑进来,“师父,干粮我都收拾好了,要不要去藏经阁带几本经书?”

老人干咳了一下,“经书就不带了,留着感化感化这帮强盗吧,对了,把佛前的金烛台一等金器装上!”转头又对石头说,“我们在路上也要为佛祖焚香祈愿。”

“是,师父。”僧人转身一个跨步迈出门,飞快地奔大殿去了。

老人继续打包着自己的行李,“善哉善哉!”

石头可怜兮兮地望着老人,“能不能带我和木头一起去?”

木头站在门边望着院里匆匆忙忙来往的僧人,听到这话,也转头真挚地望着师父的脸。

老人的手滑到石头紧紧捏住衣袖的手上,握住石头的手,蹲下来和石头平视着,“石头,”又扭头看着木头,“木头,”他一会看看石头一会看看木头,“师父也很想带你们一起去,但是师傅要去的地方太远了,真的太远了。”

石头抓着师父的手,“我不怕远,我能走,”又向木头扬了扬下巴,“木头也可以!他的体力很好的!”

刚刚的僧人忽然急匆匆闯进来,喘着粗气,“师…师父”他用力拍着自己的胸脯,又咽了一口口水,“不…不好了,师兄他们在撞大殿的门!”

“岂有此理!”老人大步一横,一跃而出。僧人紧跟上去,石头和木头也紧随其后。

木头撞击门锁的声音越来越近,在撞击前还有“一二三走!”的吆喝,如浪潮一般循环往复。

“住手!”随着一声怒喝,师父穿入人群。刚刚干劲十足的一群人忽地漏了气了,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唯有站在最前面指挥撞门的大师兄嬉皮笑脸地迎上来。

“非争!”师父怒目而视,“你这是做什么!”

“师父,”大师兄堆着一脸笑脸,“我想着咱们不能把佛祖落下了呀!干脆您给开了门,咱们一人带走一点金身,也总比留给强盗要好吧!”

“混蛋!”师父气得浑身发抖,花白的胡须不住颤抖,“佛祖的金身怎能轻易分离!你这个无耻之徒!”

“师父,”二师兄上前一步,“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师父气得语塞,干瞪着二师兄。

二师兄手里握着一把铁斧,径自玩弄着,又看看瞪着眼的师父。

“强盗!你们才是真正的强盗!”师父大吼,忽然扭头对刚刚那个僧人说,“非明,千万不要把钥匙给他们!”

说完忽然倒地晕了过去。

非明一步上前扶起师父,“师父,醒醒,醒醒…”

“非明,”大师兄拖着脚步过来了,“佛祖的金身四散在每个人的身边,不就是普渡众生了吗,听话,把钥匙拿给大师兄。”

“不!”非明大喊,“我死都…”

“哐当”一棒子打在头上,非明应声倒地。

“跟他废话做什么,”二师兄蹲下把斧头放到怀里,伸手在非明怀里摸了摸,掏出钥匙,又拍了拍非明的肚子,“这小子,还挺有肌肉嘛。”

二师兄晃了晃钥匙,上前去开了殿门。

一群人也随之涌入大殿。

大师兄领着众人恭恭敬敬地向佛祖施礼,“佛祖,今日之举只是出于不愿看佛祖流入强盗之手,实属无奈,万请谅解。”

大师兄话音刚落,二师兄一步登上贡品桌,照着佛祖的手就是一砍。

石头和木头蹿到师父身边,使劲摇了摇师父。师父微睁了一只眼,看到是石头,马上全睁开双眼,揉着腰坐了起来。

师父又左右望了望,支楞着腰站起来,起身时因为倒地而松散的包袱滑开一个小缝,滚出几块金条和银两来。

木头躬身去拾,石头也帮忙拾。师父蹲下身飞速在地上一揽,扬头接过木头递过来的金条,打***袱重新系好。站起身来又拍了拍包袱,抖了抖衣衫,抬腿就要走。

忽地停了一下,又扭头看了看木头和石头,挤了挤笑,伸手从怀里掏了掏,把手伸向木头。木头就将两只手捧起来,从师父的手里落下两块铜板撞到木头手上。

“善哉善哉!”师父大步迈开,三两步就消失不见了。

石头走过来拉了拉木头,木头将捧着的手摊在石头面前,石头撇了撇嘴,伸手将两块铜板夹起来。

忽然大殿一片骚动,二师兄从里面冲出来,“秃驴!我非宰了你不可!”左顾右盼,没见着师父的身影,冲过来直问木头,“师父呢?”

“师父醒后已走了。”木头答道。

二师兄把佛祖的手重重地摔在地上,灰白色的碎渣四溅,转身又冲回大殿去了。

石头蹲下身,捡起一根手指,“哇,原来当初修的时候那么秘密,结果是因为只镀了一层金,里面都是石灰,木头,你看。”石头将那根手指伸给木头。

木头从石头摊开的手心里捡起那根手指,仔细地瞧了瞧,“可能是钱不够吧,师父也是为了我们寺的发展嘛。”

石头撇撇嘴,“才不是呢。”

忽然大殿里的人全出来了,人流从石头和木头身边穿过,各自分得一点金器,嘟嘟囔囔地走了。

石头附到木头耳边,“跟我来。”

两个小小的身影从人流中穿过,又往厢房去了。

石头领着木头又回到师父的厢房,木头一脸困惑,“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石头左右瞧了瞧,对木头隐秘地笑了笑,又凑到木头的耳边,“我知道师父有个小暗格。”

木头愣了愣,又看了看石头。

石头把木头拉进屋,在门口左右望了望,啪嗒关上了门。“我之前有次帮师傅整理经书的时候偶然发现的,”石头走到床尾堆着经书的地方,蹲下身子,把最左边的书搬开两摞,木头也走到石头身旁蹲下,石头对着墙砖左抠右抠,竟然真的抠下一块来。

石头伸手进去摸,“这里面空间很大的,可以放很多,之前师父就把金条放在这里的。你来摸摸。”说着石头往木头的方向挪了挪,木头转到石头的位置。

木头有点试探性地把手往里放,“欸欸嘿~”石头忽然猛地晃了一下木头,“啊!”木头马上缩回手。

“哈哈哈哈哈!”石头放声笑起来,木头用手肘推了一下石头,又把手往里放。

里面是石头的冰凉,意外地宽广,往左往右往上似乎都还有很大的空间,底面似乎铺了一层软缎,木头又蹭了蹭凉滑的绸缎,把手抽了回来。“嗯!确实很不错!”

“是吧~”石头为自己所知道的宝地而洋洋自得起来。

“可是,现在都空了,有什么用呢?”木头看向石头。

“你呀,”石头戳了戳木头的脑袋,“现在师父走啦,这个秘密宝地,就是我们的啦!”

“可是,”木头不解,“我们有什么宝贝需要藏起来呢?”

石头神秘一笑,“木头,你看,”木头把头侧向石头,石怀里捂着什么东西,像模像样地又左顾右盼了一番。随后才摊开双手,是一个黄灿灿的金条。

“你…”木头瞪大了眼睛,石头把食指放到嘴上,“嘘…”

木头压低声音,“你,哪里来的?”

石头一笑,小声说,“刚刚,师父掉了,我藏在袖子里的。”

“这不太好吧。”木头流露出有点犹豫的神情。

石头有点生气,“那师父私吞了大家募捐的钱,就很好吗?”

木头神情软了下来,“好啦好啦,对不起,你做的对!”

“嗯…”石头这才松下气鼓鼓的腮,“来,我们把它藏起来。”侧身过来伸手把金条用力往里面塞了塞,石头把手抽出来以后,木头的伸手进去,又把金条推了推。

两个人胡乱把经书搬回原位以后,石头打开了门,从怀里掏出之前师父给的两块铜板。

两块铜板被石头放在手心里把玩,啪嗒啪嗒撞来撞去。木头终于开口,“到底怎么了?”

石头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就是那股子专杀和尚的强盗啰!前几天听人说往西北方去了,今天忽地有人跑回来报,看到强盗往左扶山这边来了,估计天黑就到了!”

木头在石头旁边坐下,石头又把两块铜板放回木头手心,“木头,咱们寺倒闭啦!”

“倒闭了?”木头喃喃地念叨着。

石头忽然兴奋地站起来,绕着木头挥舞着手脚,“木头!你说咱们俩以后做个什么好呢?”石头围着木头转圈圈,“咱们去卖葡萄吧!你种葡萄我来卖!卖不出去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吃葡萄!”

“可是葡萄没成熟的时候我们吃什么呢?”木头支楞起双手拖着下巴。

“嗯……”石头转圈圈的速度放缓了些,“那我们就种菜!你种菜你炒菜我吃菜!”石头又快乐地转起圈圈,“现在大家都走了,寺院的土地是我们两个人的啦!”

“可是强盗就要来了。”木头望着转圈圈的石头。

“对哦!”石头颓然坐下。

天色已黑了,院里寂然如死。

木石为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石头戳了戳木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木头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前院忽然一阵骚动,木头猛地关上门,拉了石头往师父床底下一钻。

两个人静静地趴着,那阵骚动过来了。一个粗声粗气的男声骂骂咧咧,“这群秃驴,知道老子来了吓得屁滚尿流,跟土匪一样,佛像都给老子拆了,毛都不给老子剩一根,明天非得给他这院烧了不可!”

“这帮犊子,值钱的东西全带走了,破经书倒是一本没带。”骂声越走越近,啪地踹开了门,门板撞在墙上哐当直响,灯笼的火光映照着一双穿着黑色长靴的大脚走进来,“给老子点灯!”

另一双灯笼照着的脚在屋里找了找,“大哥,这秃驴连蜡烛都带走了,就剩个座儿!”

“***!比老子还抠!”那双大脚往床边一伸,转了方向一屁股坐下来,震得床板哐当响。

“我说,”大脚的主人发话了,“弟兄们今个儿就搁这儿睡一宿,明儿早老子一把火烧了这院儿,咱们往右扶山去!”

“好!”门里门外七零八落有人应着。

大脚抖着腿,咳嗽了一声。

先前找灯的那双脚往屋中心走了两步,“大家伙儿,齐声哈~来,一二三好!”

“好!”这一声像要掀了屋顶。

大脚又咳了咳,“好!那弟兄们就各自找个屋躺躺,明儿早出发!解散!”

听得像有二三十人齐齐地跺了两下左脚,又齐声拍手,啪啪啪三下。

而后那些脚步声,三三两两混着嘈杂的谈话渐渐去了。

屋里只剩下那双大脚的主人和那双点灯的脚的主人。

大脚伸手去卸长靴,“小周,去给老子找点吃的来,快饿死老子了!”

小周应了一声,提了灯笼往门边去了。

屋里陷入黑暗,大脚没声了,只听啪啪两声长靴掉在地上,床板又是重重地咯嘣咯嘣响。

那长靴就落在石头木头的面前,筒儿向着他们,一股子呛鼻的汗臭味儿冲过来,石头和木头捏了鼻子。石头伸手小心翼翼将长靴的筒转往外侧,又向前推了推。

两人往床底更里缩了缩,石头却踢到了床底里一个小竹篮,吱呀一声。

床板咯吱一响,大脚迅速坐起,“谁?”

两人屏住呼吸。

“谁?”大脚将两只脚伸向长靴,却没够着,左探又探才找到被推远的靴子。

大脚的手摸向腰间的斧子,离了床,起身在屋里胡乱挥舞了两下,“给老子出来!”

屋里漆黑而安静,像吞没一切的黑洞。

大脚收了架势又往床边去,重重一屁股像要将床坐塌,又不死心地猛坐了两下,恐吓屋里的老鼠一般。

沉寂包围着屋里的空气,微微有风扑打着窗户上的纸。

大脚又缓缓躺下,支楞着耳朵听屋里的动静,打起精神听了好一会儿,又被绵绵的睡意抓紧了,闭起了眼,转瞬之间鼾声如雷。

石头听大脚睡得沉了,正欲从床底爬出来,忽然被木头拉住了,石头不动了,两个人屏气凝神,听到门轻轻地开了。

踮着脚的脚步轻轻地走向床边,被踩到磨滑的沙子发出细腻的咯咯声。

忽然门吱呀地被风吹动,床上的人鼾声忽然停了,脚步在屋中心顿了顿,脚的主人屏住呼吸,静静看着床上的人的动静。

门又摆动合上,缓缓撞到门框。

床上的人只是挠了挠脖子,向空气中摆了摆手,又鼾声大作起来。

在屋中心立着的人又踮着脚往床边靠近。

那双脚已经走到床边了,一双布靴正对着床沿。

粗布衣服摩擦的声音窸窸窣窣,一把大刀被小心地提起,忽地轻轻磕到了床沿,发出细微的金属与木头碰撞的声音。

粗布衣服的人静默地立在那里,床上的人翻了个身,面朝里面的墙壁睡了。

粗布衣服的人又缓缓提起了刀,木头按捺不住,石头一把拉住木头,捂住了木头的嘴。

刀已然举到半空,缓慢之间并无风声。

啪!

床上的人一把拍在手臂上,“什么臭蚊子,一直叮老子!”隐隐感到屋内有人,他飞翻起身,一脚踢翻了立在床边的人。“谁?!”

“是我是我!”倒在地上的人在倒地前唯一迅速的反应是小心地将手腕立起,以免大刀碰向地面发出哐当声。

听他出声,大哥往坐在床上一坐,松了口气,但语气里仍带着一丝恼怒,“你这时候来干什么?!”

大刀被轻轻地放在地上,小周一边“哎哟哎哟”,一边爬起身来,“大哥,我去给您找吃的了呀。”

“噢!”大哥咳了一声,“东西呢?还不拿来给我!”

小周一边揉着腰,一边缓缓走向床边,“我真是找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一点吃的!”声音吼得很大,脚小心地将大刀踢往床底。

大刀滑行中忽地撞到点什么,轻轻磕噔一声,紧接着大哥的肚子忽然咕隆咕隆响了一连串。

大哥摆摆手,“***!饿死老子了!老子要吃东西!”

小周马上哈了腰,“是是是,大哥,我再去找!”

刀锋被踢到石头面前,石头一个胆战,木头伸手拉紧了石头,石头紧捂着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声音,静止在床底。

小周哈腰之间见刀把仍露在床沿外,又往前挪了挪,“大哥,你想吃些啥呀,我跑到山下给你买去。”不动声色地将刀又往里踢了踢。

“等你买回来,老子都饿死了!”大哥摆摆手。

大哥话音刚落,一片沉寂之时,被往里踢的刀撞到石头,哐当一声响。

“谁?!”大哥翻身起床,一脚踢翻了床板。

小周连忙上前一步,“你们是谁?!带着刀做什么!是要行刺大哥吗!”

趴在地上的石头坐起来,连忙推了推木头,“木头,醒醒,醒醒。”

木头也迷迷糊糊睁开了眼,“怎么了怎么了?”

石头从床板间爬着站了起来,高不及腰,一大步迈出床板,扑通跪倒在大哥面前,“大哥,我们二人今日负责为师父打扫卫生,不知不觉太累了竟在床底睡着了,早就听说过您侠肝义胆英勇无畏又从不与人计较,心中敬佩,今日见面实在是太有缘了,恳请大哥收留!愿为大哥当牛做马!”

木头也拍了拍灰,从床板里跨出来,一个步子扑在大哥面前,“愿为大哥当牛做马!恳请大哥收留!”

“嘿!这俩小秃驴,倒有点意思!”大哥咧着嘴笑了笑,摸了摸下巴。

“大哥!”小周紧紧往大哥趋了一步,“这俩小滑头不可以信,他们说不定有什么图谋,何况还带着刀。”

“就俩小破孩,能有什么图谋?”大哥皱了皱眉,回头望了望小周,又看了看扑倒在地面的两个小身影,“就算是有,我难不成还治不了两个小屁孩了?”

“大哥英明!果然是英雄豪杰!”石头马上大声喊道。

“大哥果然名不虚传!”木头紧跟一句。

“嘿,过奖过奖,”大哥嘿嘿地笑了起来,转眼望到床底下的刀,声音又严厉起来,“这把刀怎么回事?!”

“大哥!他们就是来行刺您的!”小周又往前挪了挪,马上接上话茬。

“大哥,最近寺里有要换主持的风言风语,师父近日担心有人图谋不轨,所以时常会放一把刀在床底以防万一。”石头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哈哈哈哈哈!”大哥前俯后仰地大笑起来,“想不到你们这群秃驴,面子上做得光,背地里,都一样脏!”

“恳请大哥收留!”木头马上添上一句。

不等大哥再接话,石头又马上说道,“大哥,您远道而来想必饿了,我知道哪里有吃的!”

大哥一听,马上来劲了,“快去拿来!”

“我们这就去。”石头马上接话,示意木头和他一同去,两个人爬起身拍拍土,向大哥施了一个和尚的礼,惹得大哥又哈哈大笑,退着跨出门槛。

“等等,”大哥忽然叫道,侧身往小周看了一眼,“小周,你跟他们一起去。”

“好,”小周飞快地应承下来,身子已经随着出门去了,“我马上就去。”

跟在木头后面的石头把脚放低,勾住门槛,稳稳当当摔了个大马趴,“哎哟!”

“怎么了?!”木头连忙转身过来,蹲下身去扶石头,“伤到哪里了?!”

“哎呀!我的脚好疼!我扭到脚了!走不动了!”石头坐在地上一边揉着脚腕,一边放声大喊。

“那怎么办?”木头急得团团转,弓下身子对着石头的脚腕左呼呼右呼呼。

“那就让那个小破孩儿去吧。”大哥锁了眉头吩咐道。

“他去不行,”石头马上接上话,回头望着大哥,“他不知道地方,他不是负责伙食的,只有我才知道。”

“烦死了!”大哥摆摆手。

“小周,”大哥往门口走了一步,“你背这小破孩快去快回,饿死老子了。”

“好嘞!”小周在石头旁边蹲下,示意石头上去他的背,石头一个猛扑,紧紧环住了小周的脖子,回头望向大哥,“大哥真仁慈!我们马上就给您带着吃的回来!”

小周被石头勒的紧紧的,踉踉跄跄起身,背着石头出了门,木头紧紧跟在他们身后。

“往哪边?”刚走出了两步,小周语气焦躁地问道。

“右边。”木头回答。

“你不是不知道吗?”小周跳了跳,把背上的石头往上移了移,转身回头看着木头。“给老子放松一点,你想勒死老子啊!”小周扭过头冲着背上的木头吼道。

但小周忽然不言语了,径自往左走到一处竹林遮蔽的地段,木头紧紧地跟在他们身后,小周忽然停下来,转身一脚踹向木头,木头闪身躲过了。“这就是你们俩的葬身之地了。”小周狞笑起来,又猛甩了甩趴在背上的石头。

“大哥,”石头紧紧地勒着小周的脖子,趴在小周的耳边说,“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

“呵呵,”小周冷笑道,“就凭你们两个,也配跟我谈条件?要你们保密?死人才保密呢!”小周一个猛转身,预备把石头甩下来,奈何石头紧紧勒住他的脖子,转身之间倒把他的脖子勒得生疼。

“你不要乱动,”石头忽然怪怪地笑起来。

“你什么意思?”小周立在原地不动了,有点紧张短促地问道。

忽然小周感到脖子上有微薄的一丝冰凉用了一下力贴进肉里,很快又移开了。

“刚刚还只是刀背,”石头语调平淡,“你要是一定要杀了我们,指不一定谁会先死呢。”

“你别动,别动,”小周身体马上绷紧了,“我不乱动了,我放你们走怎么样?”

木头爬了起来,手里握着一块大石头,站到小周身边。

“放我们走的时候趁机杀了我们吗?”石头仍是紧紧挂着小周的脖子,“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不,不会的,我保证!”小周刻意颤颤巍巍地作出承诺。

“这样,你把眼睛蒙起来,面向那棵树。”石头在小周的背上发出指令。

小周缓缓地照着石头的指令向林中一棵榆树移动,站到了榆树面前。

“紧紧贴着这棵树,把腰带解下来。”石头又在小周背上发出第二条指令。

“这…”小周往树移动,迟疑地应道。

“脱!”石头使劲勒了勒小周的脖子,小周马上开始解开了腰带。

“木头,你把他的脚和树捆起来,捆紧一点。”石头在背上扭头轻轻对木头说。

木头从小周手上抽过了腰带,蹲下去捆小周的脚,又将小周往前推了推,紧紧贴在树上。石头也伸着头,仔细地看着木头的动作。

木头使劲勒紧腰带,预备打结时,小周忽然将手往上去扒石头的手,一只脚从鞋里抽出来踢向木头。

木头机敏地一个扭身闪开了小周的腿,石头却被扒开手摔了下来,“哎哟!”

木头一个跨步过去弯身伸手,连忙去扶石头,小周却对准木头的背部,又是一脚踢来,这下木头也被小周踢中,狠狠地往前一摔,倒在石头面前。“木头!”石头大叫道。

小周提了提裤子,走到树旁边捡起腰带,边系着腰带边走向在地上抱成团的石头和木头,“你们两个小屁孩,鬼名堂这么多,见鬼去吧!”

小周随手抄起脚边的石头,猛地扬手向他们砸去。

“你们在干什么!”忽然一声大喝传来,转瞬之间小周被踢翻在地。

一个粗壮的黑影立在倒地的两边之间。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木石为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