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无限速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无限速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08

书籍便是这种改造灵魂的工具。人类所需要的,是富有启发性的养料。而阅读,则正是这种养料。一本好的小说能洗涤心灵,无限速小说带给你,赛车团体花式赛是一种新式的赛车方式,顾名思义就是团体对抗,两支或更多车队在同一赛道pk,运用变化队形、高难度动作、甚至碰撞挤压等方法,阻挡对手车队超车,两车队中任何一辆车先超过终点视为比赛结束,第一个超过终点的车所属车队拿到最高起评分,再以此类推。综合视觉效果,动作难度,队员默契程度给定最后分数。比赛分为单人、双人……七人赛,所得分数最高者夺得冠军。一个车队往往七到八人,队员既是车手,也是军师和维修员……由于比赛太过危险,队员上场之前必须签订协议,一切后果将自己负责……一旦夺得冠军,车队的价值,将不是用钱衡量的问题。因此吸引无数人加入这个危险的极限运动。然而车轮下的阴谋你看到了吗?

无限速全文阅读

刺眼的阳光劈开尘土,深蓝色的跑车一个飘移停在LED前,车轮溅起的尘土飞扬在无云的天空,一个穿着黑色休闲外套的年轻男孩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摘掉精致脸庞上的墨镜,露出漂亮得像女孩的脸,身体前倾,双手挨在车门上,细碎刘海下深邃的纯黑瞳孔朝LED看去。【这里是彩虹战队……】“看来就是这了!开了我怎么久的车,终于到了,这个地儿还不好找……”男孩嘴角微微上扬,一副释怀的样子。接着又重新坐回车子,哼着歌,驶向弯曲的道路,车轮下,一阵一阵尘埃浮动……

俱乐部里,充斥这人尖锐刺耳的呐喊声,练习场内机车涡轮的转动声,pk场上硝烟枪发出开始的指令,穿着性感的赛车女郎在终点和舞动曼妙的身姿,这里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心潮澎湃。

男孩在等候场停好了了车,大摇大摆地走进大厅。

“先生您好,请问练习场还是pk场,现在整好有两个pk赛缺人,一个10点整开始,一个11点30分开始……”大厅前台,一个褐色卷发的女人用甜美的声音叫住了男孩,她的身材极佳,加上穿着青黑色的露肩皮衣,更显妖娆。

“我是来组队的。”男孩不紧不慢地回答

“不管你来干什么的,把你身份证给我登记一下。”女人一边回答一边伸出手到男孩面前。男孩很快把身份证递给了女人。“李暮……97年的,蛮小的嘛~”女人一边登记一边略带笑意地说。

“你知道了我的名字,不知道是否有荣幸,听听美女的名字呢?”李暮用手撑住自己的脖子微笑地看着女人。

【在前厅那么久,还真是很少听到那么有趣的回答。】女人心想。“徐秋阳,”女人回答“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练习还是……”

“我说了我是来组队的。”没等徐秋阳说完李暮就抢先一步说话。

“我知道你是来组队的,那么请问你是组队练习呢还是组队pk呢?”秋阳只能一阵苦笑。

“我要加入彩虹战队!”李暮一个一个字的说,“我知道你们现在缺人!”

徐秋阳一个不屑的回头苦笑:“你从哪里听说我们战队缺人的。做梦梦到的吧!小孩,麻烦你分清理想和现实好吗!”

李暮直了直身子,对徐秋阳说:“今年的锦标赛,你们有一个队员手上有挂水淤青的痕迹,而且他精神状态很不好,出现多次失误,按理说这么大的比赛,出现身体不佳的情况应该会换下队员,而且你们直接放弃很有优势的7人赛,靠着先面比别人高出一大截的分数赢得了冠军,更证实了你们现在只有6个人,不!够!人!”李暮最后一句激动得几乎跳上桌面。

徐秋阳很想控制住自己惊恐的表情,但还是不自觉地目瞪口呆,她的手握紧了身边的水瓶,手心不停地冒汗。车队缺人的事实一再隐瞒,瞒过了媒体和对手,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孩一眼看穿?看着男孩嘴角***高傲的样子,她一时语塞。

“就算我们要招人,我们也不要那么小的好吗!屁大一点就想玩赛车啊,你妈不担心啊?先把书念好再来可以吗?!”徐秋阳恍过神来,对着李暮一脸无奈地说,更有点奉劝的意味。

“哦!好吧~那我要一个练习场,最靠近顶楼的那层。”出乎徐秋阳的意料,李暮很快就妥协了,【还真是立场不坚定】她想。

“我们这的规矩是这样的,越靠近顶楼租金就越贵,小朋友,你要做好心理预备啊……”

“我有钱!”又没等徐秋阳说完,李暮就丢出了一张银行卡。“还有,别叫我小朋友!除非你已经五十了!”李暮瞪大了眼睛,恶狠狠说到。

“好好好,跟我来吧!”徐秋阳走下前台,和李暮一起来到了等候场。

阳光毒辣刺眼,等候场上只有几辆跑车,黄棕色的土地上,错乱的车轮痕迹伸向建筑上画满涂鸦的卷帘铁门,稀疏的小草点缀在暗黄的土地上,狠毒的太阳之下它注定活不长久。

李暮坐上自己的蓝色跑车,火热的暑气憋得他发闷,他按下车窗。徐秋阳双手搭在车窗上,微微弯腰把头凑近车子里,她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更加透亮,惹人上火的身材妩媚动人。“看见那个门了吗,一直顺着路开,会有提示的,到自己该去的地方,走错了鬼知道会发生什么,故意找茬的话你懂得下场是什么……”徐秋阳撩了撩头发对车中的李暮说。“知道了!”李暮不耐烦地按键关窗。

铁门缓缓地打开,李暮踩下油门朝建筑里面开去,建筑里不通阳光,透白的灯光直恍人眼,同样透白的赛道更让人恍惚……

“我想做的事,还真没有人能拦得了我。”白亮的光晕现在这个精致的男孩脸庞上,嘴角的坏笑像北极划过的刺冷寒风。

建筑顶层,战队的成员像往常一样进行着练习。一层厚厚的隔音墙后,一场旋风般的极限飞移正在上演。

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在雪白的赛道上飞驰,刺耳的摩擦声奏响如魔鬼般的乐曲,车轮快速的转动在地面留下一道划痕。车中的少女像是玩弄着手中的方向盘,黝黑的直发随着车子的转动摆动着,她似乎完全不受眼前的黑发影响,熟练地变化油门和刹车。银白的车身在她的指挥下化作一道闪电,不停超越障碍,变化自己的行驶轨迹,看得人眼花缭乱。赛道旁的一男一女看着少女摆弄着车技,男子一身简单的t恤运动裤,一边拍手一边不停啧啧赞叹,女子一头棕黑的小波浪长发,一身和徐秋阳一样的皮衣,面对少女奔驰中的跑车时不时点点头。少女完成一系列动作后,一个急打方向盘,旋转着停在了男人和女人身边,她骄傲地按下窗,然后对着后视镜捋了捋自己的一头黑发,会心一笑……

“哎呀哎呀!我们家小穆言真是太棒了!我这套方案刚刚设计出来,小穆言看了两次模拟视频就把动作还原出来了!真是让我太感动了!”男人拍着手,装出娘里娘气的样子,不停地对着少女赞叹。

男人又是卖萌又是撒娇的样子女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陈缘!差不多得了哈!穆言可是我们俱乐部全年pk无败纪招进战队的,人家当然厉害。要不人家还是吃素哒?!”

“行了!白羽姐,你就别抬举我了,我没输过不是因为我还没遇见你们嘛!想当初我刚进战队,你们和我比赛,我还不是输得一败涂地。直接把我那嚣张的气焰浇灭了。”少女微笑着,她那张清纯的脸庞真是让人想不到她在赛道上堪称“杀手”。“缘哥,是你的视频做的好!”穆言转头面向陈缘,嬉皮笑脸地说。

“看看人家!看看人家,我们家小穆言长得又漂亮车技又好说话又好听,再看看你,什么鬼泼妇样子。”陈缘对白羽一下翻了好几个白眼。

“别老用娘炮的声音说过,你说我泼妇,也不看看你自己!老——司——机!”白羽冲着陈缘耳边大喊。

“哎哟!白羽,你玩车的时间比我可久多了,我是老司机你什么,车神吗?!”陈缘双手抱胸,一脸不屑的样子,又朝天花板翻了好大一个白眼。

“陈缘!!你和我瞪上眼了是吧!”白羽被气得直跺脚,一脸抓狂的表情。

“反正你们也瞪上眼怎么多年了,也不差这次。”一个有些粗犷的声音从赛场的那头响起,两个男人迎面走来,一个身穿灰色运动服,另一个则穿着白衬衫牛仔裤,与其说他们是队员,不如说他们这种休闲的样子更像是宅男出来散步。

“老大!”赛场上的队员对着白衬衫男人招手。

这个白衬衫的男人就是当今价值最高的塞车团体花式赛的车手,他带领彩虹战队一举拿下五届国际最高赛事的冠军,自己也在单人赛中战无不胜,作为战队的队长,他有绝对的声望,队员们都把他当做大哥,比起那些“重在树立威严”的队长,这个男人做的队长,可谓出了名的开明幽默。他,就是“赛场奇迹”吴恺歌。

“早知道就不和你一起走出来了,风头全被你抢了,我可比你高半个头,还是被华丽丽的忽略了……”深灰色运动服的男人一脸“宝宝受委屈”的样子冲吴恺歌说。

“不服啊!”

“没有大哥,宝宝服齐!”这样的对话一天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这个灰色运动服的男人叫姜禹潮,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吴恺歌玩车的“老人”,他算得上大哥的心腹。

“行了'穆言,在重复一次动作给我看看。”吴恺歌对着车上的穆言说。

穆言关上车窗,白亮的赛道透过车玻璃倒影在一双混黑的瞳孔里,她纤细修长的手指握紧了方向盘,抿了抿嘴唇,踩下了加速踏板……

透亮的后视镜倒影出李暮的脸,他的蓝色跑车开在黑暗的通道上,他四处张望着,播放器的摇滚乐声响放得老大。

建筑内部的车道比李暮想象得复杂很多。像是一个微小而繁华的市中心,立交桥样式的赛车道不知道通向哪个地方。假如不注重观察道路两旁的楼层提示,肯定会迷失在这车道森林中。

“设计得是很精妙,可是安全的漏洞百出,简直随便一个人就可以闯进去,所谓华而不实哟……”李暮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李暮说得没错,这个地方的确错综复杂,就是因为这样战队才放心地把安保裁去以剩资源。不过“随便一个人都能闯进去”这种话还真是有点真才实学的人才敢说出来,谁知道迷路了还走不走得出来。

灰白的赛道上,穆言重复着复杂的动作,吴恺歌手捧着平板实时监控着跑车的状况。谁也没有人注重到,一阵不同平常的震动正慢慢靠近。

忽然,金属被撕裂的声音扎进全部人的耳朵里,李暮那辆深蓝色的跑车破门而入。就算自己的爱车被撞得铁皮变形,李暮也毫不在意,这个男孩骄傲地冷笑着,急打方向盘灵活地绕过被撞得四散的铁门,朝穆言的车冲去。

等穆言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台蓝色的跑车已经靠近了自己——李暮的速度甚至没有给穆言考虑的时间,他把穆言的车往赛道旁逼。

“什么情况!哪来的车!他想对我们小穆言干什么!”陈缘惊奇地大喊!

“穆言,你能看到对方是什么来路吗?有没有别的车队的标志。”姜禹潮还算镇静,但还是能看出他的神色有些慌张。

“我没有看见有什么明显的标志啊!这车像疯了一样,根本不顾自己会不会散架,一直不停地撞我,这是个什么路数!挑衅吗?”穆言坐在车里,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车门被一次又一次地撞击,她想摆脱这个不要命的蓝色跑车,但她被李暮的车死死地压制在赛道边无法动弹。

一楼大厅的警报发出刺耳的鸣响,徐秋阳惊得一个踉跄从椅子上站起来,这么多年了,顶层从来没有人敢闯入,【侵入者看来是个神级的人物了!】可当她从监控里认出李暮的车,差点没吐一口老血,“这小子,有点能耐竟然给我TM搞事情!不要命了!”徐秋阳匆匆踏上自己的车,朝顶层飙去。

“看来是个野路子,别慌,我看他只是想和你比个赛罢了,反正也好久没碰到怎么有趣的对手了,整好给穆言当个练习靶。”吴恺歌看着平板的屏幕斜嘴一笑。李暮虽然不停地撞击穆言,却有意避开了全部致命的撞击点,平板上的数据还是平稳的,穆言的车顶多受点皮外伤。

穆言从耳机里听到了吴恺歌的话,心安定了不少,她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随随便便被欺负的话真是太没面子了!她一个甩尾给了李暮一个回击,仿佛宣告着迎战。

“终于是开窍了啊!那就好好比一场赛吧!”李暮兴奋地拍着方向盘自言自语。

银车和蓝车的后尾狠狠地撞在一起,场边的人能清楚地听到金属相互摩擦的声音,它尖锐有力的嗡鸣声钻进耳膜里,让人心里直发毛。少女观察着四面,想找到突围的缺口,她狠狠咬着上唇,快速擦过的白亮灯光让她有些手心发汗,少年则自信邪笑着步步紧逼着少女,再这样下去,穆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暮先一步超线,而自己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战争只能在单纯的绕场中结束。

不过把人逼急了,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那可是分分钟做得出来,穆言透过车窗看见李暮边比赛边摇着脑袋哼着歌的不正经样子,气得大力猛踩油门,马达加速的声音像是要把什么撕裂,这俩银白的跑车的车头如重锤一样压向李暮的蓝车,剧烈的晃动把李暮吓了一跳,撞击穿过厚厚的钢铁车门扑向李暮,他明显感觉到强烈的撞击和车体的摇动带来的疼痛,只得做出让步。而穆言的车头也因为撞击受损,车灯的玻璃碎片洒落一地。

等李暮缓过神来,一道银色的闪电已经突破了他的压迫,他绝不能给穆言用出高难度动作当到他前面的机会,彩虹战队里的每一个人的个人能力都不容小觑,像他这样完全无师自通的“野路子”,一旦处于劣势,就在难有翻身的机会。持久的胁迫战是李暮的最佳选择。

不过幸运的是,比赛快接近尾声,留给穆言反超的时间只有不到两圈。

李暮才不会管自己的车身会被撞成什么样,为了进这个战队,再贵的车他也愿意赔。他在一次打方向盘把穆言的车往赛场边逼去,尽量让车身挡住白车的去路,穆言并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她的法拉利Spider 还是经得起硬碰硬的。李暮感到前所未有的吃力。

“时间要到了……”场边的吴恺歌看着飞驰的两辆车,长叹了一口气,“少年可期。”

无限速小说出色章节阅读

两台车几乎同时超了线,轮胎在强大的摩擦力下散发出阵阵白气,李暮擅闯了顶层,把门口和护栏撞得乱七八糟,还在比赛中频频轻视地挑衅,可把穆言给气坏了,她狠狠摔门下车,把手套用力摔在挡风板上大声吼到:“你谁啊!有没有点规矩!”

李暮慵懒地下了车,把头搭在车门上,仔细地端详着面前气急败坏但可爱至极的女孩。

“问你话呢!”

“小姐,你几岁啊?”李暮无奈地问。

忽然被男生问了年龄,穆言一下子脸红了,嚣张的气焰仿佛一下被浇了盘冷水“20岁,怎么……怎么了。”

赛场边,徐秋阳慌张地扣着手指【什么不收年轻的队员,穆言也就20岁啊,我到底说过什么话啊,这下实力打脸了。】

“喂!场边那位大姐!”李暮还是cue了徐秋阳,“你不是说彩虹不收年纪小的队员吗?这算什么意思?!”

“哈、哈、哈、”徐秋阳在全部人的目视下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

吴恺歌缓缓地穿过刚刚被磨的车痕累累的赛道,来到李暮面前,“你叫什么名字?”

李暮看清了这张脸,这张在赛场中人尽皆知的脸,“o my gad!你是吴恺歌。”李暮兴奋地围着老大打转。“没想到此生真的能见到你真人!”他边打着吴恺歌的胳膊边说,“哟哟哟,肌肉那么棒。”

“你刚刚撞飞的铁门差点砸到我,这笔帐怎么算”吴恺歌拍掉李暮的手,面无表情地说。

“我的锅我的锅,这不是秋阳大姐拦这我不让我上来嘛!也就只能硬闯了。”李暮摊开手,一脸无辜。

“老大,慢镜头的结果出来了。”白羽紧接着把慢镜头的分析画面穿到大屏幕上。

“看来,男生略胜一筹。”

“承让,承让,请答应我不厚道地笑会……”李暮说。

吴恺歌看着屏幕上被撞得变了型的的蓝色跑车,它已经没有了流线型的外形优势,却还是被这个年轻的男孩操控地游刃有余,穆言虽然没有被完全压制,却没有任何的机会超车,更别说用什么复杂的动作反击,费尽力气也不过能并驾齐驱。看来确实是个可塑之才了,他又仔细看了下面前这个叉腰望天大笑的男孩,【额……除了为人急躁了点,似乎也没什么缺点,反正也不够人,收了他算了。】

“你跟我来。”吴恺歌对李暮说,“别笑了,你没赢多少……你正经报个名字”

李暮小碎步跟上吴恺歌的脚步“李暮,木子李,暮光之城的暮。”他们一起超赛场深处走去,空调的声音一成不变地飞旋着,深处的灯光越来越暗,锃白赛道上延伸出七零八落的黑色轮胎磨痕,他们像爪牙一样从深处又一个卷铁门中蠕动出来,让李暮不由得打颤。他瞪大了眼睛环顾四面,墙上的指示灯有节奏地闪烁着,每隔一段距离就出现一个喷满七彩荧光涂鸦的卷门,那些世界上极佳的跑车就沉睡在这里。绕过这些卷门,吴恺歌和李暮进入道路尽头的电梯,这个电梯只有一个去向,电梯齿轮的声音没有情感地反复着,时间也仿佛跟着一起倒转,反复,最后被撕裂在那里。李暮看着身旁的吴恺歌,紧张得有些喘不上气。

他们来到一个诺大的房间,这里才是建筑真正的顶层,全部的队员在这里工作生活,这个地方,才是车队的核心。落地的玻璃窗沿着建筑边缘延伸,李暮趴在玻璃上俯瞰整个峡谷,错***错的赛道反射着太阳的光,他“啧啧”地赞叹着。吴恺歌在桌子后的金属架上翻出一个黑色的文件夹扔向李暮,李暮一个帅气的转身单手接住。

“你把这个签了。”吴恺歌对李暮说,接着又扔去一支笔。

“这是什么,***契吗?”李暮随手翻了翻文件,看玩笑似的说。

吴恺歌冷笑了一声,那种笑仿佛雪崩后沉默的废墟,让人毛骨悚然,“反正这种小说大全,不就和赌命差不多吗,从你真正决定打开跑车车门的那一刻,你的命已经签给了赛道。”

“彩虹战队战无不胜,人人尊敬。就算我真的捅出什么篓子。凭你这张脸,谁敢为难我。”李暮随意地签了个字,把文件夹还给了老大。

“你不再看一下?”

“既然我选择加入彩虹战队,就会对队友百分之百的信任,我相信你不会骗我。”

吴恺歌嘴角扬了一下,把文件夹锁进了柜子里,“不过,你把我想得太万能了,”他转回头,“李暮,假如有一天,有人真的要让你死,我可不能保证我能救你。”

远方的的夕阳喷薄如血,凉气一阵一阵灌入峡谷,秃鹰飞过玻璃窗,翅膀挥动的声音透过窗户传了进来,男孩和男人面对着面,落日的鲜红撒在他们的脸上,这个时候的太阳光,几乎没有任何温度。只是冷冷的,从皮肤到血液。

“会有人……想让……我死?”李暮被这些冷酷的词语震动,赛场在他们这些专业车手的嘴里,难道都不是单纯的吗?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吴恺歌已经离开了房间。这个顶层,似乎只有李暮和他的影子。

“谁知道呢?或许吧!总之,你别太天真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穿了出来,姜禹潮站在饮水机旁摇着他的咖啡,他走过来跟李暮握了手,“姜禹潮。”他介绍自己,“和你比赛的女孩叫穆言,场边调录影的是我们姐头白羽,还有她身边站着的那个娘炮叫陈缘……”

“说谁呢垃圾潮,谁娘炮了会不会说话!”陈缘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生气地冲到姜禹潮身边掐他的脖子猛摇,“这叫有个性,有个性!”

李暮看着面前打闹的队友,忽然觉得亲切不少,忍不住笑出了声。

陈缘用手肘挽住姜禹潮的脖子,掐得他直咳嗽,“我先找个地方教训我儿子,你慢慢参观哈!”他一边用手按住禹潮一边嬉皮笑脸地对李暮说。

看着他们慢慢远去的身影,李暮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追了上去。

“哥们!”

“怎么了,小李暮?”陈缘回答。

【我的天“小李暮”那么肉麻】“我的车,保时捷GT3 RS , 521的马力,加速到100km/h只用3.2秒,为了进战队,我那么好的车都被我毁了,它被撞得稀巴烂的时候我可是眼睛都不眨,你们不打算重新给我配辆车吗?怎么说你们也得送我辆好的吧!”

闻声有人转移话题,姜禹潮马上把陈缘的手拍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跟我来。”禹潮拉起李暮就跑进电梯。

“怎么,你想跑!”陈缘对着即将关上的电梯门大吼。

“没时间跟你闹,我办正事去!以后我们再单挑……”话音未落,电梯大门紧闭,向下一层驶去。

灯光又变得昏暗,李暮跟着禹潮来到一个卷门前,卷门上积满了尘土,似乎已经沉睡了许久,李暮用手摸了摸厚重的尘土,嫌弃地缩回了手,【情况不妙?!】“你不会让我开辆古董车吧?就是那种随时都有可能散架的那种!”

“我像是会亏待你的人吗”禹潮斜嘴一笑,顺手拉起了卷门。

一辆全新的宝蓝色跑车匍匐在那里,仿佛沉睡的可怖野兽,下一秒就会一跃而出,它的车窗干净得发亮,完美的流线型如同野兽高傲的身姿,吸引着李暮一步一步得靠近“哇!!”他的嘴里只剩下感叹词。

“保时捷GT2 Rs,七百马,加速只需要2.8秒。也没怎么样,就给你原来辆升个级。”禹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介绍到。

“2.8秒?!700马?!”李暮惊呆在跑车的窗前。

“以后它是你的了!”禹潮丢过一把钥匙。

李暮一个踉跄接住了钥匙,差点摔一跤。【我的妈呀随手就是一辆豪车,我以后待在这个土豪车队里不是可以一辈子白吃白喝!】想到这里李暮傻笑起来。

“看把你能的,”看着这个拿到新车傻笑的弟弟,姜禹潮似乎有点……宠溺?!“拿到那么好的车,以后为彩虹的比赛可别输了。”

“不会不会,这么好的装备还输不是垃圾嘛!我可以,去试试手了吗。”李暮迫不及待地问。

“跟着指示灯走就能到赛道。”

“got it!”姜禹潮刚说完李暮就坐上了跑车踩下油门,男孩的欢呼声终于越飘越远……

车库里,禹潮一个人看着墙面上李暮跑车返照回的灯光,他扯了扯衣领,里面有一个纽扣一样的黑色对讲机“老大,他过去了……”

对讲机里一段嘈杂的对话,除此以外听不见任何东西,禹潮耸了耸肩,也消失在了车道尽头。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无限速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