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夜金銮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夜金銮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1-09

宠辱不惊,闲看书卷奥秘,去留无意,漫随书卷人生。阅书,读己,追随心灵的净土!我们一起打开手机,看这本XXX小说,一场战争,金戈铁马!一种阴谋,众生皆棋!一碗鸡汤,东山再起!君王不仁,以将臣为刍狗!从廷尉狱出来的燕九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必须燕行九州。

夜金銮在线阅读

郯元十三年春分,廷尉狱的大门被打开,阳光照射进这个一年到头都见不到阳光的地方。

两名狱卒搀扶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犯人,看不出年龄,看不清面容,只能够听到脚上手上的镣铐与地面乒乒乓乓清脆的响声。

这时两名狱卒分别从腰间取出钥匙将犯人的手上和脚上的镣铐打开了。

“咔擦!”

两声清脆的声响过后,狱卒看着犯人说道。

“小九,我们两个也算看着你长大的,出去了好好过日子啊!”

犯人小九这时终于抬起头来了,脸上脏兮兮的,但就算如此也可以隐隐约约看清楚此人年龄并不大,最多也就双十芳华。

但为何年纪轻轻的他会关押在大郯王朝中的廷尉狱这种看押重刑犯的地方呢?这个是个谜团也许在这座牢狱之中也就他本人能够说清楚吧,也许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小九眼眶中蓄满了泪水,此时的脚链手链已经打开了,他用他那黑乎乎的手揉了揉眼睛哽咽的说道。

“杨――叔,王――叔,十年了――谢谢你们的照顾,请受小九一拜!”

说完小九就作势要跪却被王杨两位狱卒伸手拦住了。

王狱卒有些伤心的说道。

“小九啊,我和你杨叔也不知道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将小小年纪的你关进了我们廷尉狱这种地方,但是你可以说是我们两个看着长大的,你是个好孩子,出去以后好好做人,平平淡淡才是真,啊!这是一些盘缠你拿着!”

说完递给了小九一个包袱。

小九双手颤巍巍的接过包袱,点了点头随后弯腰对王、杨两位狱卒鞠了一躬。

“大恩不言谢,如若有一日我燕九能够出人头地,二位的大恩小子一定没齿难忘。”

说完再鞠一躬,转身便离去,而王,杨二人看着燕九离去的背影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最终燕九的背影渐渐走出了了王、杨二人的视线范围内,两人互看一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又再一次末入了廷尉狱的大门,而当他们进去的那一刻廷尉狱的大门再一次关闭,阳光也再一次被隔绝在外,廷尉狱的短暂光明又在一次末入了黑暗之中。

而另一边的燕九还在继续前行着,但是廷尉狱又岂是这么好出去的。

当燕九沿着狱墙的过道走了一半的时候,这时过道出现了一队狱卒,个个身披重甲,手上拿着明晃晃的弯刀。

从他们的走路方式以及握刀的手势来看他们绝对不是普通的狱卒。

既然不是普通的狱卒,那究竟是谁不想让燕九活着出去呢?这是一个谜题,但是燕九心中也有了自己的猜测。

不过究竟和自己心中猜测的是否一样这就不得而知了,这还需要他活着出去才会有答案。

所以要想得知是否和心中的猜测一样那么就必须活着出去。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想站着走出去那么这些人就必须横着出去。

此时的燕九目光从之前刚出来的涣散一下子变得格外的坚定。

他目光锁定这一队人马,只见他们步伐一致,很小心的迈着试探性的步伐。

就算如此,铁甲在行动的时候还是响起了“哐当哐当”的声响。

燕九知道这些人不简单,绝对是经过严格的练习的。

看着渐渐朝着自己逼近的狱卒,燕九知道此时不能够坐以待毙了,他不喜欢被动,既然不喜欢被动,那么就直接出手吧。

要知道在廷尉狱里面待的这十年可不是在虚度年华,这十年里他经历的东西远远是常人想象不到的。

只见燕九一个纵身起跃然后一记泰山压顶,一腿盖在了最前面那个狱卒的头上。

只闻声“咔擦”一身,身后的狱卒被这巨大的冲击力道扫倒在地。

而那个被正面击中的狱卒可以看见脑袋被抽进脖子里,马上身亡。

燕九的这一击走着绝对的威慑力,让后面的狱卒有些不敢贸然前进。

都在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似乎在说

“你去。”

“不不不,你去,功劳都是你的。”

“我才不上当,头儿都死了,此人绝对不简单,要去你去。”

“此话说的有道理,人死了要功劳有屁用啊,头儿就是最好的例子。”

“既然都不肯去那先等会儿!”

“嗯,有道理我赞同!”

“我也赞同!”

………

但是燕九可不是这种妇人之仁之人,既然你们想要我的命就必须付出该有的代价。

所以此时在他们面面相觑的时候燕九率先上前。

吓得这些人急忙后退,这时燕九笑了。

“别怕,我只是捡把刀而已。”

果然燕九弯腰将刀捡了起来,捡起刀的时候燕九发现了一个秘密这刀上的印记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是又说不上来,总感觉在哪见过。

刀柄上印着一个梅花的图案,燕九认真的打量着这把刀,发现这倒打造的极为巧妙绝对不是普通将士能够佩戴的。

而且这个梅花图案能够给自己熟悉的感觉那么想必是熟悉人所为究竟是谁呢?这让燕九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而就在燕九想弄清楚的时候,那些狱卒的心思开始活泼起来了。

只见他们又再一次试探性的向前探出那小心翼翼的步伐。

而这些异动燕九早就察觉了,此时的燕九嘴角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就在走在最前面的狱卒扬起手中的屠刀,露出了胜利的微笑的时候。

只见此时一把明晃晃的弯刀贯穿了这名狱卒的胸膛。

而那原本属于胜利者的微笑也渐渐的变成了痛苦之色,而这痛苦之色也没有坚持多久也就一瞬间就变成了满脸安详。

此时燕九将弯刀从狱卒的胸膛中拔出,顺带牵扯出了一些肠子等东西。

让人看着不寒而栗,而原本的邪笑也变成了残忍的笑脸。

只见他在大家震动与恶心的时候一个闪身快速的闯进了这群人当中。

不断的手起刀落,手起刀落,而那一队狱卒也随着手起刀落渐渐的一个个躺下。

大概过了了一盏茶的功夫吧,已经仅仅只有三个人站着了,燕九一个,还有两个是被吓破胆的两个狱卒。

剩下的都七七八八的躺在了过道里,脸上尽是安详之色。

这时的燕九一个进步,剩下两狱卒被吓得丢掉了手中的弯刀,瘫坐在地。

嘴里还一直呓语的说道。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当然燕九并不是弑杀之人,而且这两人对他还有用处。

这时燕九看着吓得屁滚尿流的俩人笑了笑。

“也不杀你们,你们起来吧!”

但是这两人显然还在自己的惧怕世界里,并没有听到,嘴里还一直嘀咕着。

“放过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这就让燕九很是心烦了,此时燕九大声喝道。

“滚起来,在不起来赏你们两刀。”

这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两人一下子从自己世界出来了,立马起身,僵直的站着,直勾勾的看着燕九,只不过眼中尽是惧怕。

“要想我放过你们很简单,你们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燕九话还没说完,两人立马齐声回答道。

“什么条件,只要你放过我们我们都答应。”

听到二人的回答让燕九有些诧异,原本在燕九心中想到这些人肯定是一些死侍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

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缴械投降了,这是燕九万万没有想到的。

燕九没想到这两名狱卒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线生气,虽然他们是死侍但是谁能够真正的不怕死呢,而且燕九之前的魔鬼手段让他们心中最后的一道心理防线都被攻破了。

现在命都不保了,还谈那些忠心什么的岂不是有些虚伪。

“既然你们这么爽快,那么我也直说了,不过我交代的事情很简单,只需要一个人就行了,那么另一个人就是多余的。既然是多余的,你们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啊?”

话刚说完,让原本心思刚刚有些活泼的二人在一次陷入了恐慌。

其实燕九这么做也有他的道理,那么就是从心理上攻破他们,让他们泯灭人性最后一丝光辉,激发他们内心潜在的兽性。

而站到最后的这一人,他一辈子都会活在燕九的惧怕当中,此人也多半废了。

燕九可不想在他放过的人当中还有人时时惦记着自己这条小命,这可不是明智之举,他不是圣上,所以必须用最残忍的解决方式。

而燕九的话说完之后,两人互看一眼,都纷纷扬起了手中的屠刀朝着对方砍去。

几个回合过后,终于有一人倒地了,而另一人虽然站着但是身上也有着深入骨髓的刀伤。

此时勉强靠着伫立在地的弯刀站着的狱卒,气喘吁吁的说道。

“大人,已经都按你的吩咐办完了,小人是不是可以走了。”

问这话的时候他不敢看燕九,燕九笑了笑说道。

“当然,回去的时候记得向你主子问声好,告诉他燕九会来找他的,希望他天天都能够做一个好梦!你可以走了。”

话音刚落狱卒立马卑躬屈膝的朝着后面慢慢退去。

“大人小人先告退了。”

当狱卒刚退没两步的时候,就被燕九喊停了。

“等一下!”

这三个字一出,狱卒立马吓得一惊,身体立马僵直了。

“大,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听到颤颤巍巍的声音燕九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个谁,将你的银袋子留下,人可以走了!”

夜金銮小说出色章节阅读

从廷尉狱逃出的燕九用那些死去的狱卒的银两给自己制定了一身行头,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浊世佳公子。

现在任谁也认不出他就是燕九,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身上还剩下一些银两,所以他选择了就在郯都暂住。

此时燕九正大摇大摆的走在繁华的郯都街道上。

手拿一柄折扇,看着四面伫立的楼房,让他忍不住有些感叹,十年了,原来熟悉的郯都此时此刻让他有些生疏。

郯都依旧是郯都,只不过物是人非而已,望着这繁华的都市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独自走在大街上忽然发现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此情此景让他有些寂寞。

正当他有些惆怅的时候,忽然一处的喧闹繁华让他有些注目。

他不禁好奇上前,发现一些衣着富贵的年青公子竟然在一处名为红楼的地方驻足。

颇有一些人满为患的感觉,他有些好奇的挤了进去。

发现此处有些不同凡响,红楼人如其名,一座暗虹色的楼阁,一块红然木的牌匾上面用草书书画着红楼二字。

本来是没有什么奇异的,可奇异就奇异在那块牌匾上,竟然是当今圣上郯王题字而且还有大玺印章。

这就让人有些费解了,不管怎么看这红楼不过烟花之地,何以谈得让当今圣上郯王亲笔题字呢?

这让燕九不由得更加对这处地方好奇了。

“这位公子,不知这红楼有何奇异之处,让公子们在门前驻足徘徊呢?”

听到燕九的问话,这位身穿蓝色锦袍的公子有些诧异。

“这位公子想必不是都城的人吧!”

听到蓝色锦袍公子的回答,燕九点了点头笑道。

“公子好眼力,本人的确不是郯都里的人,听人谈闻红楼是郯都的一处佳所,所以特来看看!”

听到燕九的解释蓝色锦袍的公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这也难怪,既然如此我就跟兄台好好解释解释红楼,想必兄台也看到了红楼乃当今圣上亲自题字,光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它的号召力。”

听到这里燕九点了点头跟着那位蓝色锦袍的公子拱了拱手以示对当今圣上的尊重。

“其实兄台有没有注重牌匾下的一句诗?”

听到蓝色锦袍的公子的话语,燕九点了点头。

“兄台请看,这句诗有何寓意?”

燕九听闻此话看了看,只见对联写着:

:红楼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别样红。

细细一品味这句诗不就是写的一个意思吗:醉生梦死!

可这并没有什么稀罕的,烟花场所这句诗也应景。

“公子请求在下愚钝,这句诗不就是醉生梦死之意吗?敢问有何不同凡响之处?”

听到燕九的问话,蓝色锦袍公子笑了笑。

“诗的确没有不同凡响之处,可是写诗之人的身份却是不同凡响。”

“愿闻其详。”

燕九一副恭谦讨教的样子,这副态度让蓝色锦袍公子看着格外的舒适。

“不瞒兄台,此诗正是当今太子所书,在由陛下题词。这可是莫高的殊荣啊!”

讲到这里可以看的出蓝色锦袍公子面露自豪之情,显然对自己能够在红楼当中有一席之地感觉甚是良好。

“公子请求在下直言,就算如此此处也不过是一处烟花之地,难道还有什么奇异的地方?”

听到燕九的问话,蓝色锦袍公子看了看四面,发现没有人在意他们的谈话,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

“兄台,还好没有人闻声,这话你就跟我说说就好,千万别在外面乱说,红楼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且红楼有三绝。”

“哪三绝?”

看见燕九莫名的感爱好,蓝色锦袍公子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

“当然是酒绝,曲绝,人更绝,不过兄台此地可不是简单的烟花之地,这里的美人假如不是自己情愿可不能强求,对了兄台,我与兄台聊的甚是投机,敢问兄台姓甚名谁?”

听到蓝色锦袍公子的问话,燕九笑了笑。

“公子,在下姓王名言,敢问公子?”

蓝色锦袍颇有些自豪的说道。

“在下言烁乃当今太师之子。”

燕九听闻装作一副讨好的样子说道。

“原来是言太师的公子,失敬失敬!”

“王兄让你见笑了,既然你我如此投缘,待红楼开门我们一起把酒言欢如何?”

听到言烁的话,燕九在喜悦不过了,从刚才的谈话之中,燕九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红楼是郯都打探信息的最好之地。

现如今正好有言烁的邀请何愁差不多弯刀的来龙去脉呢。

“能得言兄的邀请,小弟三生有幸啊!”

听到燕九的话,言烁心中感觉非常舒适,能够在红楼有一席之地的人,个个家世背景不比他弱,很少能够听到这般阿谀奉承的话,让他的虚荣心一下子得到了满足。

所以此时他的心情格外的晴朗。

“王兄客气了,王兄如此豪爽,做哥哥的今天一定要和你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哈哈哈……”

两人笑声刚落,红楼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红楼门一开就看见原本有些拥挤的地方一下子蜂蛹而至的往红楼之中涌去。

这般行动力似乎在对世人表示假如晚了那么很有可能连座位都没有。

可是可以看到言烁还有一些人竟然没有非常着急。

他们之所以不着急燕九其实非常懂,他们的身份肯定都是非富即贵,红楼里面肯定给他们留有座位。

一来可以满足这些贵公子的虚荣感,二来可以体现她们红楼的价值。

这一点让燕九不得不有些佩服,他这时忽然很想看看究竟是何人能够有如此的手段,让郯都全部的权贵都笼络在自己身边。

为了让人不怀疑,燕九也假装自己很着急朝着那人群挤去。

而言烁自然看的到燕九脸上的表情,所以当燕九刚急匆匆的走了两步的时候就被言烁拉住了。

“言兄为何阻止在下?”

看到燕九满脸的不甘与迷惑,言烁不禁笑了笑。

“王兄啊我说你也太着急了吧,放心有我在呢,王兄不必跟那些俗人一起挤进挤出的。”

听到言烁这话燕九假装恍然大悟的说道。

“我懂我懂,有像言兄这么尊贵身份的人,当然不用,是在下失礼了。”

听到尊贵身份这几个字,言烁的虚荣心在一次得到了满足,他点了点头。

“王兄果然聪慧,一点就通。”

“哪里哪里,是言兄点拨的好!”

话聊到这里人已经没有很多了,言烁拂了拂自己的衣袖,然后笑了笑。

“王兄客气了,请!”

“言兄请!”

此时言烁在前面开路,燕九就这样跟在言烁的后面大摇大摆的进入了红楼。

一进去就让燕九有些震动,要说天下的繁华莫过于皇宫。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红楼里面的装饰对于皇宫而言也一点不逞多让。

皇宫里面是富贵逼人,而红楼虽是烟花之地却没有半丝轻浮,有的是别具一格的摆件以及独具特色的装饰。

让人有一种一眼望去就油然而起的亲切感与舒适感,这也让燕九更加好奇红楼的幕后之人了。

看到燕九满脸的震动,言烁更加感觉自豪了。

“王兄,红楼是不是没有让你失望啊?”

燕九疯狂的点头,假装自己一副见识短浅的模样。

“言兄,多亏有你,让小弟见识到了世间还有如此美妙的地方。”

“王兄啊,记不记得我刚才对你说的红楼三绝啊,等下你就可以见识到了。”

言烁一脸的骄傲,拍了拍燕九的肩膀。

“记得记得,多谢言兄的邀请,让小弟不胜感激啊!”

言烁笑了笑,眼光中有些鄙视,不过难得碰到如此懂得抬举自己之人,所以就算有些鄙视他也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好了好了,王兄,随我去二楼的雅阁去坐坐吧!”

燕九自然听得出来言烁言语间的轻视与怠慢,谁都不是傻子,只有把对方当成是傻子的人才是傻子。

既然如此燕九自然会装成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这样既能够提高言烁的优越感,又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何乐而不为呢!

燕九已经被一楼的装饰所震动,到了二楼以后,燕九更加的震动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二楼的装饰已经不能够用别具一格与不同凡响两成语形容了。

因为他看见在二楼竟然还有皇宫里面的摆件,而且还都是摆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显然并不怎么重视,这让燕九看在眼里惊在心里。

红楼的幕后之人究竟是多大的手笔和惊天的手段啊。

震动归震动,但是这也仅仅如此,这些终究只是俗世之物,都比不上红楼的幕后之人让人来的好奇。

陪着言烁到了二楼,途中自然有许许多多的莺莺燕燕的姑娘跟言烁问好,但是这些都只是浮云。

随着言烁落座之后,燕九发现二楼之所以能够称之为雅阁,一是他没有一楼喧闹,二是他都是独立成居的。

这样既可以显示客人身份的尊贵,又能够让他们得到自己的隐私。

落座过后,言烁笑眯眯的看着燕九。

“王兄如何?”

“言兄好手笔,借言兄的光小弟才能够进入二楼的雅阁,小弟先干为敬。”

说完燕九就端起了面前的一杯酒水一饮而尽。

刚喝完,一旁守候的两名婢女立马给燕九添满酒水。

“慢点喝,王兄可还记得刚才本公子提的三绝啊?”

燕九急忙点了点脑袋,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还请言兄赐教。”

“赐教也谈不上,三绝呢之前说过,酒绝曲绝人更绝,其实对应他们的有三句话。醉生梦死饮琼浆,天籁之音绕余梁,伊人卧怀梦有香!”

话音刚落,红楼里面就响起震耳欲聋的呼喊声!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夜金銮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