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茅山小道长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茅山小道长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2-08

哪部小说主角叫许阳,小编这就带给你茅山小道长“师父,我马上就要下山了,您还有什么交代的吗?”“有三点,徒儿你一定要记住。不然到了那繁华之地,定会招惹是非。其一,切忌贪财。其二,切忌美色。其三,切忌嗜杀。”许阳一脸坏笑:“师父,你放心,我都听您的!”可真是如此么......

茅山小道长在线阅读

故事发生在某个平行世界当中。

从前有座山,名叫象头山。山里有座庙,名叫无妄庙。

庙里住着俩和尚,不,是俩道士。

“师父,我马上就要下山了,您还有什么交代的嘛?”

许阳眯着眼,一脸坏笑,盯着正在喝烧酒,啃猪蹄的师父曹大光。

曹大光放下猪蹄,抹了一把嘴上的油星子,一脸郑重地说道:“有三点,徒儿你一定要记住。不然到了那繁华之地,定会招惹是非。其一,切忌贪财。其二,切忌美色。其三,切忌嗜杀。”

许阳紧忙说道:“师父,您放心,我都听您的。一定做个品德兼优的好少年。”话是这么说,但是许阳的心里面却一阵地腹诽。

他心说,让我不贪财,师父您那箱子里面分明装得都是红票子。让我不贪美色,也不知道是谁,总偷偷下山,跑到牛家村去偷看王寡妇洗澡。还不嗜杀,您可是没少偷山下村里的鸡鸭,还祸害山里的小动物。

“嗯,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你要是能够做到这三点,为师就放心了。”

说完,就像是怕许阳抢他猪蹄子一样,曹大光继续大快朵颐起来。吃得那叫一个香,馋得许阳哈喇子都快流到脚后跟了。

许阳咽了口口水,心说,老子到了外面天天吃香得喝辣的,什么鲍鱼鱼翅、海参龙虾,一定要吃个遍。不就是猪蹄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哼,老子才不稀罕呢。

“师父,徒儿这就要走了,您就不想送徒儿些礼物吗?”

许阳的眼睛贼溜溜地盯着破庙墙脚边的那个木头箱子。

要知道箱子里面可都是红票子。

可能是料定许阳会打自己那箱子的主意,曹大光皱眉,一脸正色道:“你想什么我知道,但是你可是答应为师,不准贪财的,怎么现在就忘了。我那些钱啊,可是给自己买棺材用的。你要是想要钱,可以自己下山去赚,但不可贪多。”

说完,曹大光不耐烦地摆摆手:“你到底还下不下山,要是不下山,就再陪我在山上呆五年。”

许阳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忙说道:“下下下,师父,我这就走。”嘻嘻哈哈地,许阳背上帆布包,收起桃木剑,挂上八卦镜,拄着一根木头棒子就朝着山下走去。

山上十年的光景算不得长,也算不得短。但是对于许阳来说,这些年他过得非常的充实和愉快,要是没有师父曹大光的话,可能许阳坟头上面的荒草都得有几米高了。

现在他十八岁,还在享受着人间的阳光雨露,都是师父曹大光的恩情。

所以在许阳的心中还是十分感激曹大光的。

朝着身后挥了挥手,许阳喊道:“师父,我会回来看您的。”

可是山上那边却传来曹大光的怒喝声:“混账!你给我回来,臭小子,你竟然偷了我买棺材的钱,看我不收拾你,打断你的腿。”

眼见自己的师父出现在庙门口,一脸的生气,许阳嘿嘿一乐,加紧马力朝着山下跑去。

但是曹大光并没有从山上冲下来,而是站在山顶,扶着花白的胡子,凝望着许阳离开的方向。

他的嘴里面轻声说道:“臭小子,你这次下山可一定给我闯出名堂来,我曹大光是不行了,但是你小子可是我曹大光的徒弟,可一定要给我争气啊,给那些老不死的家伙看看。”

这个时候的许阳已经是灰溜溜地跑到了山下。

在山下几里外,有个村子,叫牛家村。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的样子,大都靠打猎,种地为生计。

这个时候已经是晌午时分,阳光炽热无比,浑身臭汗的许阳打算先找户人家喝口水。

牛家村靠近象头山,所以许阳还是熟悉不少村里人的。

路上有几个大婶子刚洗完衣服回来,瞧见许阳的时候还很诧异。

一个体态***,走起路来,屁股直抖的妇人瞧见许阳,热情地打着招呼:“许阳,什么风把你给吹下山了?这可是稀罕事啊。”

许阳笑呵呵地说道:“王婶子,我这次下山可不是这么简单哦,我这是出师了,师父才放我下山的,我预备到大城市去看看。听说外面的世界可出色了,可大了,还有不少的有钱人。”

王婶子就是那个王寡妇,最喜欢在山涧里面洗澡。这可是被许阳的师父曹大光捡了便宜。

“哟哟哟,你这孩子还没到外面呢,就开始惦记了。不过,就你这俊模样,到了外面,那些小姑娘可就要遭殃了。你可得好好挑挑啊,挑个屁股大的能生男娃子。”

王婶子口中带调笑,冒出了一个个的荤段子。

一边的几个大婶子也都嘿嘿笑着,拿许阳开着玩笑。

许阳有些红脸,但心里面还真是美滋滋的。

以前象头山的无妄庙,就来过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还是大城市里面的,长得浓眉大眼,穿得更是大方时尚。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好看极了。

当时那姑娘是找许阳师父帮忙的,解决问题后,她就离开了。但是想想那姑娘的乖巧模样,许阳的心里面还真是像长了草一样。

当时那姑娘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现在算算,应该和许阳差不多大的年纪。

许阳只记得那姑娘叫赵梦竹。多么好听、美妙的名字啊。

“王婶子,您就别取笑我了,我可是很正直的,怎么会沾花惹草。”但是心里面,许阳想得却是能和那赵梦竹再见一面。

王婶子嘿嘿一笑:“得嘞,你许阳是个好孩子,我知道,可不能学你那师父曹大光,整日游手好闲的,还干偷鸡摸狗的事情。要不是看在他帮咱们牛家村除过脏东西的份上,村里人早就把他轰出象头山了。”

许阳自知自己的师父理亏,就陪笑道:“是是是,婶子,您说得对。”说道这里,许阳舔舔嘴唇,又道:“婶子,我师父的事情咱们就暂且不提了,我这都走了三个多小时的山路了,连口水都没喝,我想到您家喝口水。”

王婶子爽快地答应了:“这好说,走吧,跟我回家。”

可能是故意的,王婶子还面带调笑地朝着许阳挤咕了几下眼睛。

这让许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之后,许阳跟着王婶子就朝着牛家村的西头走。

王婶子家就在西头那边,门口有棵红枣树。

可是刚到那边后,许阳就听到了“嘎嘎嘎”的声音,扑棱棱地就有几只黑不溜秋的鸟,从红枣树上面飞了起来。

许阳定睛去看,发现是乌鸦。

但是那些乌鸦虽然飞了起来,却不肯离开这边,而是在半空中盘旋着,飞着,黑黑的头朝着王婶子家这边“嘎嘎嘎”地怪叫着。

“咦?咋这么多老鸦子?”王婶子嘀咕了一句。

而许阳还未到那棵红枣树跟前,就发现了不对。

在红枣树的下方,正放着一个由被子裹叠成的包袱。许阳从包袱上面感受到了一股冰凉的气息。要知道,现在可是六月天,正直最热的时候。

那股气息不同于一般的凉气,有种刺骨、阴寒的感觉。

而且许阳对那气息还很熟悉,是鬼魂身上的煞气。

紧忙的,许阳拉住预备过去看包袱的王婶子:“婶子,您先等等。”

王婶子见许阳目光冷静地盯着那个包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朝许阳小心地问:“咋啦,许阳,该不会是那包袱有什么问题吧?”

许阳点点头,不再说话。

随后,他口中念咒,喝道:“天地无极,阴阳借法,阴眼,开!”

许阳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朝着双眼上面划了一下。在法力的催发下,他的眼中闪过一道黑芒。

视线盯住那个包袱,果然,许阳发现包袱上面滚动着浓浓的黑气。那就是煞气,乃鬼魂身上生出来的怨气。

不过虽有煞气,但是却不见鬼魂。这就蹊跷了。

王婶子知道许阳得了道士曹大光的真传,有点本事。

五年前,许阳的师父曹大光就曾帮助过牛家村驱除过一个食发鬼,所以王婶子在许阳施法后,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惊异。

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咋?许阳,你咋不吭声?”

许阳收了阴眼,尽可能的保持镇静,这是他下山第一次碰到煞气之物,以前都是他师父和他一起驱鬼除怪的,现在他自己一个人来办,还真是心里面挺没底的。

不过许阳自认为道行不比他师父曹大光差。

再说了,这里只有煞气,并不见鬼魂,许阳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是有鬼,这烈阳当空的,鬼魂想要出来作恶,也不大可能。

许阳朝王婶子说道:“婶子,您别担心,没事的,我可是正宗的茅山道士,什么怨鬼,恶鬼,罗刹鬼,想要从我手中逃脱,都没可能。”

可是王婶子听许阳这么说,还是一脸的惧怕:“啥?怨鬼,恶鬼,我们牛家村咋又出现了这些脏东西?这可咋办啊,而且还出现在了我家门口,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许阳那是吹吹牛皮而已,她还当真了。

许阳撇嘴,面带笑脸地说道:“婶子,您误会了,这里没鬼,就是那包袱上面有点煞气而已。依我看啊,不是鬼魂找您,要是找您,您早就有麻烦了。走吧,我们还是先看看那包袱里面是什么玩应吧。”

王婶子用手抚了抚***的胸口,急忙点头:“好,你过去看看。我我......我就不过去了。”

许阳点点头,就朝着枣树下走去。

刚过去,他就瞧见了一张红擦擦的小脸,那包袱里面竟然是一个婴儿,而且看上去刚出生没多久。

(待续)

AAAA

一个婴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满身煞气?许阳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回头过去,瞧了王婶子一眼。

王婶子有点担惊受怕地问他:“咋样,许道长,那包袱里面是个啥?”

许阳道:“是个孩子,才出生没多久。”

见许阳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王婶子脸面一红,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紧忙说道:“你别这么看着我,虽然我老公死了好些年,但是我...我可是一直守身如玉来着,虽然村里的张瘸子看上我了,但是我可绝对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不信你可以问村里人。”

没干出格的事情就没干呗,你慌个啥。似乎是掩耳盗铃一样。

许阳回过身去,稍稍躬下身,伸手扯了扯包袱,包袱里面的孩子可能是感觉到了动静,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他小脸上面的那种红,也不是出生后的遗留,而是血红血红的。

许阳还注重到婴儿的脖子上面出现了一层黑色的发亮晶体。

那晶体薄薄的一层覆盖在了婴儿的身上,黑不溜秋的。许阳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是煞气凝聚成的晶体。很显然,这个婴儿在羊水里面的时候就受到了煞气的影响。

也就是说,这孩子的母亲招惹上了鬼魂。

紧忙的许阳从帆布包里面摸出了一张驱煞符,右手打出法诀,左手抓符,指尖在黄符上面一点,法力灌进去,红色的符纹亮起。

“噗”的一声,黄符就烧着了。

黄符化成灰,形成的符烟在许阳手指的牵引下,朝着婴孩的口鼻中钻入。

“啊呜呜啊......”婴孩一下子就哭出了声音。身上的那层煞气黑晶也都被符烟化去,形成了一道黑气消失在了空中。

婴儿的哭叫声很洪亮。可能是因为母性被激发了,王婶子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目光中却透出了万千母爱般的慈爱。

她紧忙问道,“许道长,我现在能过去吗?”

许阳点点头,把孩子抱起来,说道:“过来吧。”

王婶子动作很麻溜,就来到了他的跟前,小心翼翼地从许阳手中把孩子接了过去。

那孩子说来也怪瞧见王婶子的时候,一下子竟然不哭了,小眼睛一睁一眨地盯着她看。

“这孩子太可爱了。也不知道哪个丧尽天良的父母把孩子扔在这了。真是不知羞耻。要是我家有这孩子,我宝贝还宝贝不过来呢。怎么会......”

王婶子有些埋怨那对丢弃孩子的父母。

孩子身上的煞气虽然被驱除,但是许阳还是不放心,就又检查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其他怪异的地方。而从被子的质量上看,孩子的父母应该也不是什么有钱人。

所以,许阳最先想到的就是孩子是牛家村谁家女人生的。

而且那个女人一定招惹了鬼魂。

想到这里,他就朝王婶子说道:“婶子,孩子虽然宝贝,但是您是不能占为己有的,现在还是得帮着他找到父母要紧。”

“而且孩子身上有煞气,煞气形成了晶体,说明这孩子的母亲肯定是招惹了厉害的鬼魂。孩子刚刚生完不久,孩子的母亲也肯定很虚弱,要是这个时候有鬼魂趁虚而入的话,肯定会有大麻烦的,说不定会死人。”

王婶子听许阳这么说,脸上出现了惊容。

慌慌张张的,她不安地问许阳:“那现在怎么办啊?”

许阳道:“事不宜迟,你先带着孩子去找村长,让村长把村里人都召集起来,一个也不能放走。可能这孩子的母亲还在村里。记住我的话,一定要通知全部人,我倒是要看看,那个鬼魂在哪个女人的身上。”

“好好好,我这就去。”

王婶子紧忙抱着孩子,朝着村中走去。但是走出去几步远,她就又回头问许阳:“可是许道长,你不跟我一起吗?”

许阳缩了缩脖子:“你去吧,我在村里面转转。”

“好,那我走了。”

眼见王婶子离开,许阳就从身上摸出了黄符,快速地折成了一只纸鹤。

法力灌入到纸鹤的里面,纸鹤就像是活了一样,呼哒哒地扇动着翅膀,围着他转着圈圈。

“法无边际,阴阳寻踪,阴魔鬼煞,无处遁形。寻!”

许阳喝了一声朝着纸鹤的小脑袋瓜就是一点。

那纸鹤登时就好似明白了他的心意一般,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许阳跟在纸鹤的后面,心说看你个鬼魂哪里逃。

纸鹤呼哒哒地飞着,泛起一道黄光,在阳光下显得很鲜艳。但是飞到一半,还没有找到具体的地方,纸鹤却忽然停了下来。

“唉我去。”

许阳嘴上嘀咕了一句,把纸鹤收了起来。因为这个时候用纸鹤已经没有必要了,纸鹤已然感知不到四面围的煞气了。这才停下来。

这让许阳不禁皱眉。

出现这种状况,只可能有两种,一种是那个鬼魂已经离开了牛家村,另外的一种,就是鬼魂还在牛家村,但是他已经发现自己在用“纸鹤为引”寻他。而鬼魂封印了自己身上的煞气,使得煞气不外泄。

想到这里,许阳心里面还挺来气的。他心说,决不能让那个鬼魂跑掉。不过要是鬼魂现在已经跑掉,他也没有法子,只希望是第二种可能,那个鬼魂还没有跑掉。

不迟疑,许阳就跑到了牛家村的村外,利用四种不同颜色的道旗,将牛家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封死了。

每一面道旗里面都被他灌入了法力。

口中念咒,道旗没入地下,消失不见,不留一点痕迹。

搞完这些,许阳才朝着村中走去。

这个时候,不少牛家村的村民已经从屋子里面走出来。

在村长家的大门口,聚集了不少的村里人。

许阳目光着重地在那些女人的身上扫了一遍,但是没有瞧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村长姓牛,叫牛德华,已经五十多岁了,但是样子有点偏老,头发白花花的。

他正在问东问西,和王婶子说着什么。

王婶子充分展现了“泼妇骂街”的品质,站在那些村民的前面,就开始大骂,说孩子的父母没有良心,把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扔掉了也忍心,简直丧尽天良,不配做父母。

总之吧,她骂人的那些话还挺花花的,都不怎么好听。

见许阳走过来,王婶子朝村里人介绍:“他就是曹道长的弟子,也是一个道长,很厉害的。这孩子身上的煞气,就是他驱除掉的。”

那些村里人望向许阳的神色,带着恭敬。这让许阳很满足。

许阳去到了村长牛德华的跟前,说道:“村长,村里人都在这边了嘛?”

村长没立即回答许阳,急着盘点人数。

许阳则跟在他的身后。为了彰显自己的能耐,他特地把开启阴眼的速度降慢了一点,好让这些村民都能够看清楚。

不少村民见他眼里出现了黑芒,知道他有真本事,交口称赞。这把许阳美得鼻子都快冒泡了。

挨个女人查验,并没有发现刚生完孩子,身上带着煞气的女人。

“咦。这就希奇了。”许阳心里面暗自嘀咕着。

为了彰显自己的认真,他走到一个漂亮的,应该算是村花一般的小姑娘跟前,特意绕着她转了两圈。

“不错不错,这身材,这小***,这屁股......啧啧!”

许阳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

那个小姑娘也听到了许阳的话,抬眼偷偷地瞥了许阳一眼,但很快,她的脸上就带着羞涩的表情,把头低下了。

见许阳围着村里面最漂亮的姑娘转悠,村长牛德华紧张地问道:“许阳,不,许道长,你看出啥来了?是不是牛翠花,身上有啥问题?”

许阳正沉浸在村花姑娘曼妙的身姿当中,被牛德华这么一问,他的脸也是一红。

“咳咳咳!”

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许阳朝着牛德华,一阵正色地说道:“这个姑娘,不错,屁股不错。”

“啥?许道长,你说啥?”

牛德华皱起眉毛,以为自己听错了。

许阳意识到自己口误,紧忙说道:“这姑娘好得很,没有问题。”

那个牛翠花听许阳这么说,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还挺了挺胸。不过她的胸不怎么样,还没有鸡蛋大呢,许阳给了差评。

“可是,许道长,你不说这孩子的母亲可能还在咱们村嘛?”

王婶子有些不喜悦了。她现在是被“母性光环”笼罩着,没生过孩子,就觉得别人家的孩子哪都好。

许阳撇嘴,说:“我是说可能,又没有说,一定就在。”

“那,许道长,我们现在咋办?”

村长牛德华不安地问许阳,他自然是希望牛家村别出事。

许阳一想,既然人不在这边,那可能已经离开了。但是不管怎样,既然那人离开了牛家村,那就一定会留下线索的。

再说了,就算是那个鬼魂真的躲藏了鬼体,煞气还是会沾染在别的东西上面。

许阳叹了口气,说道:“那就一家一家的查看吧。到时候,线索自然就出来了。”

牛德华没有意见,点点头,就要召集村里人跟着许阳一起找人。

村里人很听牛德华的,抄起什么菜刀、铁锤就预备挨家挨户的搜。弄得似乎是搞破坏一样。

可是还不等他们行动,就有一个妇人惊呼道:“咦?牛春发家的牛丽丽怎么没在这?我记得早上,我从村外回来的时候,还看见她进村来着。”

“啥,牛丽丽不在?”

牛德华吃了一惊,紧忙去到一对中年夫妇的跟前,嚷道:“牛春发,付彩霞,你们给我过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飞家媳妇可是说了,说你们家的牛丽丽回来过,怎么现在人不见了?”

那个牛春发和付彩霞被吓得身体哆哆嗦嗦的,头都不敢抬起来。

无论村长怎么问,他们就是不吭声。

这可是把村长牛德华气得够呛,胡子都快被他自己扯掉了。

“快说!再不说,你们都给我滚出牛家村,村里不留害人精。生了孩子不要,这是做父母能干出来的嘛。简直猪狗不如。说,你们家牛丽丽到底在哪。她是不是干了什么恶事,不然生出的孩子怎么沾染了煞气?”

可是这两口子心挺齐的,就是不吭声。

想了想,许阳就去到了这两口的跟前,在他们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几句话说完,中年夫妇两个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叫付彩霞的妇女抬手指着一个方向,紧忙说道:“在家,在家!她现在就在家里,没离开。”

“得嘞,在家就好。走,我们去找牛丽丽。”

许阳朝村长牛德华使了个眼色,和他一起带着村里人以及牛丽丽的父母朝着一个方向赶去。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茅山小道长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