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万古圣道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万古圣道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2-10

万古圣道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内容怎么样?天御大陆,苍天主宰,万族征伐,人族第一皇惨遭暗算身死,意外重生十万年后,解封传说中的七窍玲珑心,自此青云直上,拳打各种妖孽,脚踢一切天骄,一剑斩万族,一力压苍天,傲视天地,寰宇千古。

万古圣道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会是你?到底为什么?”紫衣男子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响彻云霄,随之一头乌黑的长发瞬间雪白。

而他的胸膛上插着一柄锋利的长剑,乃是他亲手锻造的七星通天剑,而握着这柄剑的主人更是熟悉,红衣长裙,绝美容颜,是他朝夕相处万年之久的道侣。

“凌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红衣女子轻唇蠕动,没等紫衣男子再张口,便是一指伸出。

“寂灭一指!”

清风吹拂,紫衣男子带着滔天的不甘与愤怒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

“剑是自己铸的,指是自己创的,爱人是自己选的,真是...真是死的窝囊和憋屈啊。”

“希望万帝联手能够破了天道,杀了那视万物为刍狗的苍天,也算是为我报仇了,可惜我还没有看到那一幕就是灰飞烟灭了。”王凌暗自苦笑。

陡然,他就是豁然睁开了眼睛。

他不是死了吗?

万族反天,被封凌皇的他奉命前往天族后方截断天族退路,不想意外叠生,所部忽然被调往他处,天族更是早有预料将他包围,最意外的是临死那一剑,那一指,来自他的挚爱。

朝夕相处、生死与共万余载,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是她背叛了他。他死的不甘,死的憋屈,死的窝囊。

只是明明他已经灰飞烟灭了啊?

冷静之下快速的扫视了一下四面,四面一片昏暗,隐约感觉自己好似被困在了一个十分狭窄的小房子里。

不远处有着一阵阵的嘈杂声,其中隐约有着一道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

“这声音…是娘?”王凌心中一颤,身躯剧烈的抖动起来,似乎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强迫着他承认那声音的身份。

“不对,不对,我乃凌皇,自幼是个孤儿,怎么可能有娘。咦?我的风灵?我的风灵没了,我的修为也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这是…”王凌的双眸慢慢的适应了黑暗,看清了自己的双手。

这是一双十分稚嫩的双手,好似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这不是我的身体,绝对不是。还是说我死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怎么可能?我不是魂飞魄散了吗?怎么能复活?就算死后轮回,也是去阴间的地狱啊,甚至是传说中的天狱永世囚禁,怎么会复活呢?”

“嗡!”

忽然,无数记忆瞬间充斥王凌脑海。

“这具身体也是叫王凌,自幼胆小如鼠,活活的被吓死了?真是奇葩。”王凌一阵苦笑。

胆小,这原来的王凌十分的胆小,无比的胆小,胆小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有人和他说话稍微音调高一点,他都能吓得哭上好几个时辰;有只巴掌大小的小狗冲他汪汪叫了两声,他都能吓得跪在地上;至于几个堂兄堂弟瞪了他一眼,呵呵,他绝对会被吓得尿裤子。

不过他的身份却是有些非凡,乃是天极城第一大家族王家的少族长,他的父亲王秦乃是天极城第一强者,更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帮他与城主府的千金大小姐,有着天极城第一美女之称的白映雪订了婚约。

可是悲催的是,就在成亲的前一天,他的床头忽然冒出了一条小蜈蚣,然后他就是被活活的吓死了。

“真的不是梦?哈哈哈,我活了,我活了?好,好,好得很!希望你还活着吧,不知道当你知道我还活着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王凌一阵惊喜之后便是怒发冲冠,浑身上下散发出浓烈的杀气,宛如实质般的敲击着四面发出砰砰声响。

“你们这群畜生,你们还是人吗?族长和夫人平日里对你们那么好,少爷尸骨未寒,你们就急着偷东西,以后哪有钱为少爷安葬啊。”

“呸的族长,就是一个活死人而已。”

“我的,都是我的,不要抢,不要抢!”

“你们都去那边,这边我都包了。挖,快挖,将这白玉石的地板都挖走。”

“你这老东西,赶紧滚,不要挡着老子发财!”

砰砰砰!

一阵嘈杂的声音打断了王凌的思绪。

咔擦!

王凌下意识的双手一推头顶上的木板,大片的阳光照耀了过来。

“呃?”王凌顿时愣在了那里。

此刻他正坐在一副棺材里,四面有着许多熟悉的面孔,只是这些人各个手里拿着首饰,肩上背着桌椅,腰间挎着锅碗,如同搬家一般的行色匆匆。

再一联想到自己的死,王凌怒火中烧。很明显,这些下人预备偷了东西各奔东西了。

所谓树倒猢狲散说的就是现在。

只是他们怎么敢啊?自己的父亲可是王家的族长,而且他的母亲也是实力强大的灵师,谁给了这些下人胆子?难道说出了意外?

“没想到一复生就是碰到这等背主之奴,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收拾他们,让他们知道主是不可欺的。”王凌眼中闪过一丝阴历。

他占据了这具身体就得承受这具身体的全部一切,要不然魂与体无法完美的融合,寒风一吹,身体护不住,他的魂还得灰飞不可。

而现在这具身体很明显布满了怒火,而他对于背叛之人更是极度的憎恨,自然要顺应这具身体的心意。

反正他凌皇自幼是个孤儿,重新活一次,多了份亲情也是个不错的开始。

“住手!统统住手!”王凌用尽了力气大喊道。

哗啦!砰砰!咚咚!

四面依然是一片混乱。

陡然间一声惊叫:“啊?少爷…少爷活了?诈尸啊。”

嗡!

四面一片寂静,全部人都是愣在了那里,神色紧张的望向了那处棺材。此刻正有着一位少年端坐在棺材里,紧皱着眉头,脸色阴沉的望着四面。

“诈尸了!”

“快跑啊!”

“救命啊!”

轰隆隆!哗啦啦!

一大群人拼了命的朝外跑,手里的、肩上的、腰间的各种衣服、首饰、鞋子掉了一路。

“少爷,少爷?你…你活了?真的活了?苍天有眼啊。”一个年迈的老头一阵惊愕之后,踉踉跄跄朝着王凌走来,脸上满是欣喜。

“我…我父亲呢?我母亲呢?”王凌急切道。

“族长…他…”老头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福..福伯,你快说,你快说!”

王凌努力回忆着眼前的老头似乎是叫福伯来着,是家里守夜的,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

而现在?果然是患难才能见真情。

“族长他…他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族里的长老们都说这辈子再也醒不过来了,就…就另立了族长。”福伯哽咽道。

“那…那我母亲呢?”王凌又是问道。

“少爷被意外吓死,加上族长重伤,夫人承受不住打击,变得有些痴呆,天天藏在房间里抱着一根木头胡言乱语,夫人…她把那根木头当成少爷了。”福伯强忍着眼泪道。

滴答!滴答!滴答!

“噗嗤!”

几滴真诚的泪水从王凌的眼眶里滑落了下来,更是一口鲜血吐出。

“少爷?少爷?”福伯紧张道。

“没事,没事!”王凌急忙安慰道。

“太好了,太好了,少爷活着,活着,小老儿马上告诉夫人去,说不定她听了消息就好了呢。”福伯一边喜悦的说着一边晃晃悠悠朝隔壁跑去。

“他娘的,真是没出息,人都死了,怕什么?还诈尸,有本事你诈尸一个给我看看!”一道粗声嗡叫从远处传来。

紧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有着五六个人折返了回来。

“你们还敢回来?欺主的奴才,可是要五马分尸的。”王凌说着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壮汉叫刘大,跟在他身后的还有马二,张三,李四,齐五,平日里都是他的随从,为他鞍前马后,吃饭怕他噎着专门为他熬制三叶莲花粥,睡觉怕他冻着专门为他找来蚕丝铺床,走路都是怕他磕着铺砌了玉石大道。

之前这具身躯怎么就没有觉得这些人是那么的谄媚呢?结果抢的最凶的就是他们。

“吆喝,模样倒是挺像的。若不是亲眼看着你吓死了,我都当真了。”刘大冷笑道。

“你亲眼看着我吓死的?这么说来,那条蜈蚣是你放的?”王凌顿时双眸一缩。

“你老子为了你都是废了,自然我得另寻高枝啊,就是放一条小蜈蚣而已,这点小事不是信手捏来吗?可是回报却是大大的,以后我就是刘大管事了,哈哈哈!”刘大一阵大笑。

“真是养了一个白眼狼啊。”王凌冷冷一笑,可是心中却是愤怒至极,尤其身体本能的有着一种冲动,恨不得上去就是掐住刘大的脖子活活的掐死他。

“现在知道了也不算迟,就当你我主仆一场,当个明白鬼吧。”刘大冷冷一笑,嗖的一声抽出了一把匕首出来。

“你敢杀我?欺主就是五马分尸的大罪。若是弑主,别说你,就是你们,你们的家人,统统都得被活剐。”王凌伸手一指怒喝道。

“呃,老大,要不咱…”

“不是…不是我干的。”

其他几人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怕什么,反正外人都知道他死了,死一次和死两次有什么区别?”

刘大眼珠一瞪,又是恐吓道:“你们以为不动手,事后就没事了吗?杀了他,我们荣华富贵一辈子,若是不杀,转头他就要杀我们了。”

“嗯!”

“拼了!”其他几人顿时纷纷点头,看向王凌布满了杀气。

“既然如此,那我只有费些力气送你们归西了。”王凌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一股凶性爆发了出来。

他现在虽然没有一点修为,可谓是手无缚鸡之力,可他前世乃是凌皇,人族第一皇,是累累尸骨成就了他的凌皇之位,自然带出了一股庞大的凶煞之气。

这道煞气,带着前世那屠天灭地般的大威慑,一道无形的涟漪激荡之后,瞬间让刘大等人心胆俱丧,哗啦啦的,全部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嘭!”

王凌狠狠的一脚踩在了刘大头上,一股鲜血飞溅了出来。

“啊!”

刘大顿时头破血流,惨叫一声,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又是飞来一脚,顿时横飞出去数尺。

“你这废物,你这胆小如鼠的废物,竟然敢打我?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刘大抱着肚子嗷嗷惨叫,蜷缩着身躯,咬牙切齿的开口大骂。

王凌一言不发,走上去又是一脚踢在了他的腹部上。

“嗷!”刘大疼痛脸部因为剧痛而扭曲变形,狰狞无比。

“你个废物,竟然敢打我?哼!我可是得到了奇少爷的赏识,马上就能成为灵师了。一手劈山掌,绝对让你死的无比凄惨,还有你那废物老爹,傻子老娘,都别想活。识相的快跪下磕头谢罪。”刘大露出嚣张之色,恶狠狠的吼道。

“哼!死到临头还这么多废话。”王凌目光严寒如冰。

随即出手如电,一把就是将刘大的脖子掐住,继而轻轻一拧。

“啊?不,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现在是奇少爷的人,我是奇少爷的人,你若是动了我,你就要倒大霉了。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在奇少爷面前替你美言的。”刘大惊吓的浑身颤抖。

“哼!我不仅要杀你,而且还要将你挂在大院门口,我倒是要看看,有你做榜样,谁还敢欺主?”王凌双目杀意毕露。

“不,凌少爷,饶命啊,饶命啊,小的都是被逼的啊,救命啊,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终于刘大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怖,面露惊恐之色,满脸的请求。

“求饶要是有用,何来报仇之说!”王凌冷冷一喝,继而手指用力。

咔擦一声,刘大顿时一声惨叫,眼珠瞪大,双腿一瞪,没有了呼吸。

“死…死了?”

“老大死了?”

“怎么可能?”

刘大和王凌的交手只在片刻之间,等到刘大死了,马二等人才是震动的惊呼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他们的废物少爷怎么一下子就杀了刘大了呢,实在是太恐怖了,太吓人了。

“不要杀我啊,我现在跟随了奇少爷。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啊。”

“我是大长老的人,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动我一根汗毛,你就要倒霉了。”

“不…不…少爷,我知错了,一切都是刘大的指使啊,我是被逼的。”

亲眼看到了刘大真的死了,再望向王凌,冰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们,马二等人更加慌乱起来。

王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马二等人,双目冰冷如刀,道:“想活命,就乖乖的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都有谁想要害我。”

“我说…我说!”

“我来说,我知道的最多!”

“族长,大长老,二长老,还有…”

马二等人七嘴八舌的争抢起来。

王秦作为王家的族长,向来做事秉公处理,全部的长老都曾受过责罚,以往王秦实力强大,长老们敢怒不敢言,可是王秦为了王凌的婚事竟是将自己体内的金雕灵挖了出来当成聘礼,于是他们觉得机会来了。

因此王凌意外被吓死,城主府退亲,王秦想去理论又是被打成了活死人,王凌的母亲齐欣梅受不了打击变的痴呆起来。

“说完了,那就去死吧。”王凌双目杀意毕露,手臂化刀劈砍了下去。

“啊!”

“不!”

咚咚咚!

一阵抽搐,马二等人统统双目瞪大,气绝身亡。

这些欺主的奴才怎么可能留着他们,说不定转眼就是告密去了。他可是凌皇,怎么可能会心慈手软。

“咳咳咳……”

忽然,王凌只觉得胸口一闷,陡然剧烈呛咳,咳出大股鲜血,急忙双手捂住,神色凌然。

刚才他只是稍微用了点力气而已,对于堂堂凌皇而已,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就是如此,他都是感觉心脏好似要炸裂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这具身体虽然胆小,可是自幼被父母疼爱,常喝一些强身健体的汤药,身体还算强壮,刚才我也没敢太过用力,怎么就感觉心脏都好似炸裂了呢。”王凌感到一丝不妙。

嗡!

就在此时,王凌心头一阵巨颤,紧接着他便是感觉心头一阵空灵。

“终于完美融合身躯了?”王凌转忧为喜。

可是下一刻,他就是无比震动起来。

他体内的那颗心脏没有一丝的血色,更不是毒化的绿色或者魔化的黑色,通体透明色,清楚可见其上一条条纤细的经脉纵横交错,只是这心脏没有任何一个孔洞,如同一个封闭的圆球,任何一点异动都会引起心脏的剧烈反应,好似膨胀的气球随时都会被胀破。

“玲珑心?”王凌的双手剧烈颤抖,震动无比,差点脱口惊叫起来。

天御大陆,苍天在上,万族林立,传言有着一猴一日踏上王道,百日称皇,万日登帝,成为天御大陆最为年轻的一位大帝,而次年轻的那位大帝成就帝位足足用了万年。

后来才是知晓这位猴帝乃是天生的七窍玲珑心,天生心灵就异常的纯洁,心性与天地相合,甚至可以聆听万物的心声,修行悟道的速度可谓是一日千里。

正因为有着七窍玲珑心,猴帝才是踏王道信手拈来,闯皇道探囊取物,就是那帝道都是触手可及,一时间,七窍玲珑心成为世间公认的妖孽天资之首。

“竟然是玲珑心,岂不是代表着我以后…”王凌心中想着,却是马上呼吸急促起来,脸色涨红。

下一瞬间,他就是如同霜打的茄子焉了下来。这玲珑心是传说中的玲珑心不假,可却是无窍。

“或许就是因为无窍,血流不通,才是害得这具身躯一点芝麻大的事都能被吓死。这或许是心脏的一种自我保护吧。”王凌猜测道。

咚!咚!咚!

玲珑心持续不断的跳动,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意外的发现这玲珑心的跳动竟是与常人的心跳节奏似有不同,好似有着某种韵律一般。

“咦?”王凌诧异之下调动起灵魂之力触摸向透明的玲珑心。

嗡!

陡然间,玲珑心好似受到了威胁,其上的细长经脉马上树立起来,如同长蛇一般的游走,又如同飞龙一般的舞动。

“嘶!”他又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这玲珑心怎么感觉是活的啊?仔细观察之下,他赫然又是震动无比。

一根根细小的经脉纵横交错在一起,组成了一张张大网,散发着淡淡的光线,感觉拥有着莫大的威能一般,笼罩住心脏的七个方位。

“封印?”王凌神色肃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生的玲珑心怎么会有封印,而且这封印完全是由经脉组成,实在是太诡异了。

尤其是小小的心脏竟然承载了足足七个封印,封印住了七个方位,似乎正是对应了七窍玲珑心的七窍。

蓦然,他看向了其中的一个封印。七个封印大阵,其他六个见所未见,可是其中一个,他认出来了。

万古圣道全文阅读

“万剑归宗?”王凌终于失声叫了出来。

那里的经脉如同一根根倒刺丛生,只示簿博梢之上如同锋利的剑刃锐利无比,正是他万分熟悉的万剑归宗大阵。

“哼!色魔,受死吧,万剑归宗大阵起!”

“哦,原来你叫王凌啊,不好意思,我还以为…嘻嘻,我叫大玉儿,刚才没有伤到你吧。”

“凌哥,我今天刚学了一支舞哎,我以后只为你跳可以吗?”

“凌哥,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凌哥,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我大玉儿对自己夫君的承诺。”

往日的一席一幕再次涌上心头,心痛之余,噗嗤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咳咳咳!怎么回事?我的心脏怎么会被万剑归宗大阵封住。”王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有这等鬼神莫测之力以心脏上的细小经脉为引化为封印大阵,最要害的是怎么有他熟悉的万剑归宗。

过了许久,他都是想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

虽然他对法阵一窍不通,可是他对万剑归宗的诀窍一清二楚,心下一横,一股浩荡的灵魂之力奔驰而出,宛如一柄锋利长剑直刺大网中的某一个网孔。

嗡!嗡!嗡!

无数的经脉化为一柄柄噬人的锐利长剑,只是没等威力爆发出来,便陡然耗尽了全部力量无力的垂落下来。

“与她布置的万剑归宗阵一模一样,连破阵的活点都一样?”王凌一时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咚的一声巨响,随着长剑溃散,经脉回归,那空出的地方竟是多出了一个血洞,而心脏内的血液如同泄闸的洪水一般喷涌而出。

这一刻,王凌一阵轻松,如同一个人挣扎在泥沼之中忽然被人救起,浑身上下透着清爽,同时有着一种劫后余生之感。

嗡!

就在他狂喜之时,他那颗已经正常跳动的玲珑心再次巨颤起来,一道金光从玲珑心的血洞中钻了出来。

“七星通天剑!”王凌再次一声惊呼。

七星通天剑,乃是他亲手锻造,送与挚爱作为定亲之物,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柄剑了。

尤其这剑之上微微传来的一丝亲切感更是让他确信无疑。这就是他锻造的那柄。

可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他亲手锻造的七星通天剑竟然藏在了他的心脏里。

嗡!

忽然七星通天剑一阵轻颤,直冲而上,想要钻入他的脑海之中。

“想成为剑灵吗?”王凌一阵纠结。

天地万物皆为本源所化,形态各异,皆有灵性,但万物各有所长亦各有所短,人族聪慧,却也身体孱弱,时常沦为其他各族的血食,经过无数先民的探索,才是创出了聚灵之法,学其他各族之优点,借助他族之力。

比如他的父亲王秦,乃是机缘之下碰到了一只重伤的金雕,将其魂魄融入自己的魂魄之中,成就金雕魂灵,除了锋利的爪子外,最大的优势就是可展翅腾空。

还有魂魄与一团火焰相融便可铸就火魂灵,拥有着焚尽一切的力量,更可进一步成为人人敬仰的炼丹师;再诸如他前世拥有的风魂灵,使其身法飘忽不定,凝练而成的风刃也是锐利无比。

可现在,他亲手锻造的七星通天剑竟然想要成为剑魂灵。

所谓一剑破万法,剑灵可是人族万灵之中攻击力最为犀利的一种,乃是无数人为之向往的魂灵之一,就是大帝转世都是想尽了办法为自己储备一枚剑灵,可想而知剑灵的珍贵。

只是这七星通天剑本该在她的手里啊?又怎么会跑到他体内了呢?

他的复活,传说中的七窍玲珑心,万剑归宗阵,乃至七星通天剑,怎么想怎么透着诡异。

想到这里,他按捺下七星通天剑的悸动,朝着印象中的藏书阁而去。

王秦作为王家的族长,曾经更是天极城的第一强者,自然家中藏书众多,甚至有着一些珍贵的密卷,足足装满了一座阁楼。

可惜的是,现在的藏书阁里可以说是空空如也,仅剩的几本书散落在地上也是被老鼠咬得残破不堪。

王凌却是视如珍宝,仔细的翻看,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字,哪怕空缺的地方残缺了,他都是努力凭借上下的意思去推断空缺的部分。

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引灵法诀或者战技、秘术最是珍贵,可是对于曾经的凌皇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一个小小的天极城里能有什么强大的***,反而是一些常识性的介绍,甚至是地理图志,人物传记更吸引他。

幸运的是,剩下的几本残书恰恰就是。

“天荒大陆?人皇统御三千六百郡?天极城只是扶风郡下的一座小城,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天御大陆,这世界还有另外的大陆不成?”

“‘十万年前,天降血雨,万族征伐,大地崩裂。’这应该就是万帝反天之战吧。‘自此天地衰败,为警示后人,取天荒地老之意,更名为天荒大陆’。”王凌轻声低语。

过了许久,他才是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将几本残卷合起。

这世界还是那世界,只是已经物是人非,反天一战,苍天沉睡,万帝凋零,万族更是伤亡惨重,龙凤等族还有着大帝坐镇,而人族只剩下人皇支撑着场面,至于牛、羊、猪、狗等族更是沦落为了人族的口食,可想而知其下场是多么的凄惨。

呼!呼!呼!

就在他沉思之时,一阵阵的清风吹拂,四面竟是有着微不可察的星星点点如同萤火虫一般汇聚了过来。

“啊?怎么回事?”王凌心中一惊。

此刻他的身周有着一层淡淡的星星点点,好似猫碰到了腥味一般拼命的顺着毛孔朝体内钻。

“灵气?这么多?马上就聚灵一重境了。”

王凌万分惊愕之余急忙内视向自己的玲珑心,顿时哭笑不得起来。

别人修行是唯恐吸纳的灵气不够,所以拼了命的寻找灵气充沛之地,灵师可以为了灵石大打出手,哪怕是封王称皇了,若是碰到灵脉长龙也是会豁出性命。

可是现在呢?他体内的玲珑心就如同一盏明灯,无数的灵气如同飞蛾一般扑过来。

“也罢!七星通天剑,既然你不愿再和她一起,就成为我的剑灵吧,一起见证我重新崛起,傲视天地的传奇。”王凌犹豫了片刻,终于放松了心神。

嗡!

七星通天剑再次一阵巨颤,冲入脑海之中,而随之三魂七魄汇聚而来,与七星通天剑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七星通天剑魂灵!

“上一世机缘巧合之下才是踏上了修行之路,但也蹉跎了岁月,止步皇位,这一世十五六岁,正是青春年少,又有着玲珑心和剑灵,倒是可以与那些传说中的妖孽争霸,甚至掀翻苍天,傲视天荒。假如她还活着,到时她的表情一定会非常出色吧。”王凌心中暗自想道。

他凌皇活了数万年之久,深知天御大陆的可怕。有些族类拥有着可怕的血脉传承,后天的培养更是恐怖,其手段听着都令人汗毛炸立。

比***族,将一万只幼狼扔在了悬崖之下,最终厮杀之后只有一狼可以活下来。然后这一狼再和一万只有着同样厮杀境遇的狼再次厮杀,如此反复历经十次轮回,最终活下来的才能成为真正的狼王。

再比如金鹏一族,更是取龙骨熬汤喂食小鹏,所以金鹏一族数量稀少,却是以金龙为食。

哪怕是人族,也有着一些古老家族,其传承手段甚是骇人。将三岁的婴儿扔进龙巢之中,沐浴龙血而归才能接受真正的传承;捉来狼王,与族中弟子关在同一个笼子里,要么骑在狼王背上,要么成为狼王的口食。

就算是他凌皇所在的四海宗,精英弟子选拔的时候,也是深入深山大荒,寻一匹飞天龙马作为坐骑才算通过。

而通过这等手段培养出来的弟子无一不是妖孽般的存在,越级杀王,跳级斩皇都有可能,他们才是天御大陆真正的主人,也只有他们才有可能成就帝位,与主宰一切的苍天一较高下。

虽然天御大陆变成了天荒大陆,但是他不相信沉淀无穷岁月的族类真的衰败了,或许只是暂时的蛰伏而已,那里绝对有着大恐怖和大秘密。

“十万年过去了,天已荒,地已老,不过人族的修行之法倒是变化不大。”王凌暗自庆幸,这代表着他前世的一些手段还有着用武之地。

人族之中修炼的手段各异,可是修炼之法却是大同小异。寻找合适的灵体与魂魄相融,便可成就灵师,不过想要拥有排山倒海般的威能,却是需要借助天地之间的灵气。

灵师分为聚灵境,显灵境,凝灵境,真灵境,一境九重天,四境三十六重天之后才有着资格感悟天地,踏上王道,成就人人敬仰的王者。

而只有踏上王道,人族的寿命才能从百岁猛增至千岁,才拥有着移山断河般的威能,才有着那么一丝机会去接触万族,一窥天荒之密。

“有了剑灵,修炼什么剑诀好呢?惊雷剑法?万灭剑诀?还是流影剑法?落尘剑法?白虎杀剑?周天斗剑?”王凌心头再次沉思起来,而脑海中的细长黑剑微微颤抖,好似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等待着美味的母乳。

“或许只有惊雷剑法适合现在的我。”王凌想了许久。

惊雷剑法,乃是他意外得到的一门剑法,虽然算不上最为顶尖的剑术,不过它最大的好处就是剑法分成了足足四重,非常适合没有任何剑术基础的人。

比如说他自己,究竟上一世他的魂灵是风灵,修炼的是风卷残云的身法,与剑术完全不相干。

“惊雷剑法第一重,惊风!”

嗡的一阵巨颤,细长黑剑随之舞动起来,虽然动作十分的生涩,可是剑刃之上依旧是带起丝丝寒光。

“少爷?少爷?你在哪啊?少爷,你可别恐吓小老儿啊。”福伯略显沙哑和紧张的声音响起。

王凌急忙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激动,走出了藏书阁。

此时福伯搀扶着一位宫装美妇站在不远处瑟瑟发抖,而那位宫装美妇却只是微微低头,对着怀里抱着的一根细长木棍喃喃自语。

“少爷?少爷。这…死人了,死人了啊?怎么办啊?怎么办?”福伯颤巍巍的惊恐道。

“福伯,不用害怕,这些人都是我杀得。经历了这一次死而复生,父母遭难,我想我已经长大了,我有能力保护一家人了。”王凌舒缓了一下语气道。

“呃。是…少爷终于长大了,这是好事,好事!”福伯下意识的点头应和道。

他也是听说过一些人,经历过一番变故之后,尤其是亲人离别,家破人亡般的惨痛,往往都会心性大变,有的浪子再回头,有的懒汉变勤快,更有些不学无术之人变得发愤图强起来。

“娘?娘?”王凌走到了宫装美妇身边,轻声低语。

可是宫装美妇依旧低头自语,痴痴呆呆的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唉,小老儿告诉夫人少爷没死,可是…可是没用。”福伯叹息道。

“唉。这样吧,福伯,你将这些尸体统统挂在门口,我陪着我娘就行了。”王凌道。

“啊?挂在门口?这…这能行吗?也太…太…”福伯为难道。

“照做就是!我就是要让整个王家都知道,欺主是个什么下场。”王凌语气森寒道。

“呃,哎,好!”福伯无奈的点点头道。

王凌则是搀扶着宫装美妇,放开全部心扉接受这一新的身份,轻声道:“娘,我是凌儿,真的是凌儿。娘,莫怕,凌儿真的没死,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娘和爹的。”

就在说话之间,忽然砰的一声巨响,继而嗡的一阵涟漪激荡。

“阴风阵阵,黑气席卷,难道是诈尸?”王凌猛然脸色大变,急忙扭头看去。

另外一间房间的木门被撞开,从中蹦跳着出来一人,正是他这具身躯的亲生父亲,王秦。

只是此时的他全身漆黑无比,更是冒出一股股的黑气,散发着腥臭的味道,与尸体蜕变而成的尸族十分的相似。

“人没死?怎么可能蜕变成尸族?再说尸族蜕变条件极其的苛刻又岂是说变就变的,难道是尸毒?”王凌心中凌然。

“吼!牟!哃!我…不….”一声声的怪叫从王秦的嘴里吐了出来,震耳欲聋。

“果然!还有意识的挣扎就代表着不是自然的蜕变而是人为的,只是必须要快,不然一旦蜕变完成就糟糕了,尸族可都是以人肉为食的。”王凌万分着急。

蓦然他就是看到了母亲齐欣梅头饰上的发簪,急忙伸手拔了出来,三步并做两步绕到了王秦的身后,一下子便是捅了下去。

“吼!”王秦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少爷,你干什么,那可是老爷啊,是老爷啊,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啊。真是造孽啊。”

一旁正在拖着尸体的福伯察觉到了这边的异动,扭头一看,正巧看到王凌手中的发簪刺在了王秦的脊骨之上。

不过就在此时,又是吼的一声长啸,王秦身上的黑气化为一个个硕大的骷髅头将王凌扑倒在地,疯狂的吞噬。

“快,快来帮忙,快,快,快刺中身体的气海、太渊、曲骨、大椎,哑门、神庭几大穴道,不然就来不及了。”王凌一边将手中的发簪为剑刺向骷髅,一边着急的朝着福伯喊道。

“啊?怎么回事?啥穴?到底怎么回事?”

福伯看到一个个黑气化成的骷髅头顿时吓得双腿发软,不过看到王凌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滚,还是强撑着挪步过来。

“跟我学!”王凌一咬牙,手中的发簪噗嗤一声就是刺中了自己的气海穴道。

“哦!哦!”福伯这时也意识到了危险,急忙连连点头,东瞅西瞧便是看到了死去的齐五身上别着一把短刀,急忙抽了出来握在手里。

“小老儿…小老儿…老爷夫人待小老儿不薄,小老儿…小老儿只有以死相报。”

说着就是噗嗤一声,自己刺在了自己的气海上,如同王凌一般的动作。

“我…去,不是刺你自己,是刺他,刺我爹,也就是你的老爷。”王凌大吼道。

“啊?哎呀,疼死小老儿了。”一阵惊愕之后,福伯就是惨叫起来。

“快,快啊!”王凌催促道。

“拼了!”福伯一咬牙,拖着受伤的身躯到了王秦身边,挣扎了好久,终于眼睛一闭,再次噗嗤一声刺了下去。

“吼!”王秦再次一声怒吼,只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黑气渐渐的淡了一些。

“好,继续,继续!再刺太渊穴。”王凌说着又是自残了一次。

噗嗤!

福伯学着模样再次刺中了王秦。

吼的一声,王秦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大股大股的鲜血流淌了出来。

“啊!不,不,老爷,小老儿可是忠心耿耿啊,小老儿没想要杀老爷啊。没…没想到…小老二是听了少爷的话啊。”福伯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人没死,只是晕死了过去。继续刺,继续啊!你现在是在救我爹,刺中他就是忠心耿耿。”王凌大叫道。

“啊!”

福伯一咬牙,再次噗嗤噗嗤一连串刺了下去。

等到刺完了神庭穴,福伯依旧将手里的短刀瞄准着王秦等着王凌的指示。

“够了,够了!已经够了,暂时没事了,赶紧搭把手,一起把我爹扶回去。”王凌身上的黑气骷髅彻底的消散,他也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待得王凌和福伯一起将王秦拖回了房间,他才是仔细端详了一下王秦的伤势及身上中毒的地方,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王秦身上的尸毒应是刚发作,想要清除十分的轻易,可是他体内的金雕灵被硬生生的挖走了,等于是丢了半条命,又是被人打伤,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了。

“去找些糯米来,另外家里要是有灵草或者丹药就更好了,统统拿来。”王凌吩咐道。

“哎!哎!”福伯点了点头。

可怜他如此大的年纪,又是自己捅了自己一刀,已经是走一步晃三晃的人了还被指使的干这干那。

过了许久,福伯才是踉跄的回来,左手拖着一小袋米,右手拖着一个大铁箱,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少爷,糯米小老儿是熟悉的,至于丹药之类的小老儿不熟悉,反正小老儿看其他人将一个个瓷瓶都是装进了大铁箱子里预备拖去,只是少爷忽然活了,把他们都吓跑了,大铁箱子就留下来了。”

王凌急忙接过了福伯手里的米袋子,伸手抓了一大把,然后洒在了王秦的身上,顿时嗤嗤嗤一阵声响,好似沸腾的开水一般,一个个黑色大气泡炸裂开来。

然后又是打开大铁箱,翻腾了好一阵,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

“啊?少爷?怎么了?难道救不了老爷吗?”福伯着急道。

“唉,树倒猢狲散啊!”王凌无奈的感叹道。

可怜的老爹,堂堂的王家族长,晕死之后家里几乎都被抢光了,连像样一点的灵丹都没有。

“将糯米统统洒在我父亲的身上,另外这小还丹也给我父亲服下,金蛇丹涂抹在伤口上,希望暂时能够控制得住伤势。我们两个就将就一下用普通的创伤药膏吧。”王凌又是道。

“哎,哎,都听少爷的。”福伯急忙点头。

足足半个多时辰,房间里才是再次恢复了平静。

王秦昏迷在床上,福伯尽心尽力的照顾,而自始至终,王凌的母亲齐欣梅都是在一旁抱着一根木头低头乱语,一副痴呆模样。

“王家的长老,城主府,神秘的尸毒,你的仇家倒是不少啊,不过我堂堂凌皇岂会惧怕?谁让我们同命相连呢,一定会帮你查出真相,替你报仇的。”王凌暗暗想道。

随即找了个借口就是出了房间朝着厨房而去。

此时的厨房已经是没有任何熟食,不过生米倒是有些,幸好是四面无人,不然看到他一把一把的抓着生米朝着嘴里塞一定觉得他疯了不可。

可若是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随着王凌不断的吃米,他的身体正在不断的发福,几个时辰就是长胖了一百多斤,可谓是惊世骇俗,叹为观止。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万古圣道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