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一剑破妄虚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一剑破妄虚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2-10

一剑破妄虚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一元太极两仪,阴阳三才,天人地四象,老阴老阳少阴少阳五行,木火土金水***,指的是地支***的关系吧.另有六仪,是七门遁甲里的,分别是戍、已、庚、辛、壬和癸六天干七星,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八卦,乾坤震巽坎离艮兑九宫一宫坎(北),二宫坤(西南),三宫震(东),四宫巽(东南),五宫中(寄于坤),六宫乾(西北),七宫兑(西北),八宫艮(东北),九宫离(南)。

一剑破妄虚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圣洲

苍茫大地,星火弥漫!

江湖武林,天下豪侠争锋相斗!

五湖四海,民不聊生,国乱,城乱,家乱!

圣帝持运天剑,***世人,还江湖武林片刻安宁!

.............................................

剑山禁锢碎,剑壁裂!

百余位修士散于剑山,席地而坐。

一位少年站在剑山之巅,冰冷双眸中蕴含一把长剑,长剑旋转,散发滔天剑气!

少年肤泽白皙,肃然若寒星,鼻梁直挺,唇色绯然,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漂亮!

剑气沉浮,稍纵即逝,震动剑山数百剑客!

少年并未久待剑山之巅,而是迈步,踏下剑路!

剑山只有一条路,是剑威,剑势,剑意的汇聚之处,也是剑客的向往之地。

一名老者白发长须,抱剑而坐,煞气凛然,无人敢靠近分毫!

少年身形如剑,锋芒毕露,直视老者!

“少年,你要挑战于我!”

老者张开紧闭双眸,目光凌厉,看着面前这位十五六岁大小的少年,开口大声喝道!

剑气成魔成风,形成一柄滔天魔剑,欲撕裂天际,斩杀少年!

少年没有言语,举起雪白蘸锈的剑鞘,直指老者面门!

“好,好,好,你莫不是以为用剑鞘就能胜我!”

老者满脸怒容,气急败坏的连叫三声好!

剑山剑客朝老者望去,心中各个震动无比!

“白发剑魔,此人修剑成魔,欲一统江湖,称霸武林,一手惊天魔剑不止斩杀多少江湖豪杰,如今竟有人挑战于他!”

“白发剑魔,喜怒随心,举止让人捉摸不透,看来是有人将其惹恼,我还是先行离去,免得被其伤及。”

剑藏鞘中,未现剑身!

“斩你的是剑,不是鞘。”

少年修长的手指环绕剑柄,只见剑鞘微微颤抖,白光乍现,鞘锈淡落!

白发剑魔面部表情极为出色,想笑却笑不出,索性挥手一剑!

“轰”

魔剑悬浮,轰鸣滔天,响彻剑山!

白发剑魔一剑,破碎虚空,泯灭日光,毫不留情!

少年看着眼前魔剑,手指紧缩,同样是挥手一剑,剑出有声,剑落无形。

“铮”

白发剑魔直视少年手中剑鞘,目光涣散,随后缓缓倒下。

一道鲜血如同惊鸿一瞥,划破天际,让剑山上的剑客心中猛颤。

“噗通”“噗通”

心脏跳动的声响遍布剑路。

“江湖剑客要变天了,白发剑魔竟挡不住这名少年一剑,此剑法定是绝世***,但却无人敢想!无人敢夺!”

一名剑客咬破唇角使自己恢复镇静,说道的同时朝着少年看去,想记住少年的面庞,记住这位崛起的少年剑客!

然而剑客看到的一幕,却使其心中生出了一股惧意,不敢再看!

剑客强迫自己转过身形,迈步而逃,其嘴角一片血肉模糊,被自己咬的难以直视。

少年并未理会死去的白发剑魔,而是继续迈开步伐走在剑路上。少年身前的剑客,全都被少年一剑击杀!

无人可挡一剑!

“一起杀,此人心智如魔,剑法如妖,杀人如麻,若是出现在武林之中,定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一名剑客晃动双腿,其意果决,布满着一股琳琅正气。

“道阳真人开口,算我剑痴一个。”

剑客剑法精湛,步伐轻盈,一剑落下,划破尘埃。

“一剑破妄虚!”

少年握剑之姿未变,长剑隐于剑鞘。

“铮”

剑山之上,再无响声!

修剑之人生性张狂,随心所欲,为剑生,为剑死!

一场惊天秘闻席卷江湖武林,武林中人为之震动,有不信,有不服,有崇拜,有尊敬,百名剑客有百种念头。

“少年离开了剑山,而剑山上横竖不一躺着的剑客,自然有身份地位非凡之人,甚至有着武林盟主的候选之人。”

酒楼之中,一名剑客正侃侃而道,四周听众倒也是听的起劲。

“一剑,白发剑魔是何人!阳道真人是何人!剑痴又是何人!这名少年皆数不识,就是这样,再这样,刷刷刷,没有任何剑客能挡住少年一剑!”

这名剑客手舞足蹈的说着,话语之中极其兴奋,甚至站在了酒桌上。

“屈鸿玮,你看到的是少年吗?你我在江湖之中虽没有混迹出人样,但是手持长剑就是剑客!剑客心中自有正气!若是说谎的话,就连你那仅存的一丝尊严都要被人践踏喽。”

一名肥胖修士握紧手中长剑,对着酒桌之上的剑客酸溜溜的说道,但是在提及剑时,却神情肃然,剑在其心中的地位显而易见。

“我说的若不是事实,你这个胖子兴奋个什么劲,脸上的瞟都要被你抖下来了。”

屈鸿玮看着肥胖修士激动的样子,开口嘲弄,随后则继续开始了他的表演。

屈鸿玮对这个少年似乎极感爱好,而来到酒楼的修士都会对他所讲话语细心听上一番。

究竟一剑斩杀剑山大半剑客的少年,可绝对是江湖之中的最大头条。

江湖人称这名少年,妖邪!

酒楼一处酒桌,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望着杯中美酒,细斟慢酌。

一位与少年岁数相仿的少女,从旁桌走来,一屁股坐在少年身旁,看着少年抿酒,双眼眯成一条细缝,少年此番模样倒是勾起了她的好奇

“喂,你叫什么名字?我看酒楼之中的这些江湖中人,都去听他讲故事了,只有你从一开始便自顾自的喝酒,这么,难道你杯中的酒难道好喝一些?。”

少女看着少年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便抢过少年酒杯,手指屈鸿玮,细声问道。

“江湖中人,我不是江湖中人,所以没有去听他的故事。”

少年拿起崭新的杯子,为自己重新倒上了一壶酒水,淡淡回道。

“噗呲,我看你身旁有一柄长剑,怎么就不算是江湖中人了?江湖中人身不由己,你手持长剑,便是江湖中人。”

少女看着少年这副不通人情的样子,捂嘴轻笑出声,其眼神暗示少年看向靠在长凳一旁的长剑,随后肯定的说道。

“琅昊。”

“什么?”

少女一脸迷惑,听不懂少年所说。

“我的名字,琅昊。”

少年扭过头去,看着少女的双眸,认真说道,眉宇之间一股剑芒出现,使少女心中一怔。

一剑破妄虚全文阅读

柳城,江湖散乱之地。

炉火生烟,烟如穿织,柳枝依墙,墙生翠意。

琅昊腰插长剑,踏步在飞灰瓦砾之上,剑隐鞘中,剑鞘雪白,白如羊脂。

“唯一的盘缠被酒楼女子偷走,若是没有银两倒是有些麻烦。”

琅昊微皱眉目,左右一齐轻拍怀中,向前迈出的步伐又收了回来,随后转身朝着酒楼返去。

“快跑,快跑,鬼泣宗屠城,柳城危矣!”

一大汉满头汗珠,从琅昊身旁飞快奔走,面露惧意,就似乎见了鬼一般。

“当”“当”“当”

“柳城敲钟,是有强敌来犯。”

“今日柳城中满是剑客,也不知是谁,竟如此想不开。”

“剑客一心,身陨城门!”

此起彼伏的喧嚣吵闹传遍柳城内外,剑客一心的死使柳城人心惶惶,城内一片大乱!

琅昊并未随着众人一起奔向城北,而是继续朝着酒楼前去。

鬼泣宗丝毫未被琅昊放在心中!

天空骤暗,惊雷异响,一场风起云涌即将席卷柳城!

鬼泣宗是邪门妖刀,宗内皆是刀客,刀法霸道无边,让人胆寒!

“柳城自古以来坐落于剑山身旁,江湖武林中的剑客多数都在此地。”

“鬼泣宗屠城,莫非是被邪门歪道练傻了不成!”

城南,一中年男子,白衣黑发,立于高墙,寒剑傍身!

剑气四溢,将黑烟层层掀起,目视鬼泣宗,战意破天!

“白发剑魔,道阳真人,剑痴被江湖人称妖邪的少年一剑击杀,如今柳城又有一心剑客之死。”

“我鬼泣宗,手持妖刀,势必斩尽天下剑客,告知江湖武林中人,鬼泣宗的妖刀才是天下第一!”

一股刀气从黑烟之中斩出,气势如虹,贯穿剑气,直逼男子!

妖刀变化莫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将男子头颅斩下!

“鬼泣宗,天下第一!”

“鬼泣宗,天下第一!”

“鬼泣宗,天下第一!”

刀气由散而凝,冲破城门,鬼泣宗的刀客朝着柳城之内蜂拥而至,杀意刺骨!

“剑乃万兵王者,江湖武林数我剑客最为强大,鬼泣宗凭借歪门邪刀,自然无法战胜我等,随我一起杀!”

“邪不胜正,杀!”

柳城剑客自诩正义,瞧不起鬼泣宗一派,虽说几位强大剑客消亡,但是天下第一的名号,足矣激起众怒。

“鬼泣宗门人听令,柳城之内手握剑者,杀无赦!”

“一把剑,赏金百两!”

鬼泣宗门人双眸充血,煞气穿肠,脸上纹有一把猩红妖刀!

“祭鬼泣宗,血雨妖刀!”

一抹红光遮蔽斜阳,映染柳城。

“叮”“叮”“叮”

鬼泣宗领袖高高举起血雨妖刀,所斩之处,无人生还!

琅昊看着前方一片杀戮,步伐依旧,不快不慢,悠悠哉哉。

“鬼泣宗来势汹汹,只凭借如今柳城中的剑客,不足以抵抗。”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打铁铺一片凌乱,炉火侧翻,木屑飞舞,一名少女转溜着漆黑的大眼睛,驻足片刻,便要转身朝着城北跑去。

“砰”

少女只感觉自己撞在了一堵墙上,使其步伐不稳,晃晃悠悠,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

“是你?琅昊?你发什么呆,鬼泣宗屠城,还不快走!”

少女站直了身形,看清来人正是琅昊,对着琅昊大声喊道,随后就要离开。

“我的钱袋。”

琅昊身形一斜,挡住少女,不让离去。

“钱我会还你,我们先离开柳城。”

少女看着鬼泣宗门人不断靠近,有些畏惧,足尖挪移,想要从琅昊身旁穿过。

“江湖中人的纷争与我无关,若不是我的钱两还在你这里,我早就离开了柳城。”

琅昊伸手抓住了少女手腕,五指用力,面容上流露出了一丝不耐。

“我说了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给我放手!”

少女疯狂扭动身子,张口就对着琅昊的手背咬去。

琅昊又其会让少女得逞,左手撑住了少女的额头,一动不动。

火光随着木屑的上浮飘曳而起,照亮暗沉,二人僵滞在此,影子从侧方开始蔓延伸长。

“鬼泣宗所过之处无不鬼哭狼嚎,至于你侬我侬的画面可算是别具一格,两把剑,是二百两!”

一名鬼泣宗弟子步履轻快,手握长刀对着琅昊脖颈斩去!

此刀,霸道无双!

刀身两侧与空气摩擦出层层白烟,摧枯拉朽!

“我说了先走先走,你就是不走,不就是一点银两,能比性命重要吗?”

少女有所察觉,周身颤抖,面色苍白,冷汗从眉心滴落。

“你好好想想我的银两放在了哪里。”

琅昊松开了紧抓少女手腕的右手,随后握住了腰间长剑的剑柄。

“此人内力强大,能第一个杀穿柳城剑客,在鬼泣宗内定不是无名之辈。”

少女紧闭双眼,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死期,身形平静,不再扭动。

“铮”

一息,两息,三息。

三息的平静让少女心中生出了迷惑,渐渐将紧闭的双眼张开,露出一条缝隙,打探四面。

“想好了吗?”

熟悉的声响,少女一下子瞪大双目,看着琅昊久久没有回应,而其余光则看到了鬼泣宗门人在一旁尸首分离。

“你...你...你...”

少女状若木鸡,半天只憋出了一个字来,就连此时的危机都被其抛在脑后。

琅昊没有理会少女,而是看着不远处冲来的刀客,微微皱眉。

“泣子!”

“为泣子报仇,杀!”

鬼泣宗门人面露怒意,滔天刀气,绞烂云层!

“先离开柳城。”

琅昊拉起少女手腕,朝着城北快跑而去,其步伐看似缓慢,实则飞快,鬼泣宗门人一时之间竟无法追上。

“鬼泣宗泣子被剑客所斩,剑客威名不落刀客!”

“冲出去的两人由我来战!”

一道剑光挥挥扬扬,布满琳琅正气,锋芒毕露,以一敌二不落下风!

追着琅昊的两名鬼泣宗门人,忽然脚步停顿,纷纷朝着身后砍去。

“铛!”

剑客刀客均后退十步,由此可见这名剑客实力之强,更胜刀客!

柳城,城北。

一片乱象横生,人潮拥挤。

“都别挤了,在挤谁也走不了。”

“柳城无主,只有剑客身在其中,武林中威名赫赫的白发剑魔,道阳真人,剑痴,一心等人皆数身死,不挤出柳城,只有死路一条。”

话语一响,人群更加躁动,甚至有剑客持剑伤人,只为了率先逃离柳城。

“白发剑魔,道阳真人,剑痴,好熟悉的名字。”

琅昊与少女站在城门一旁,并未参与到人群的推推嚷嚷之中。

“当今武林谁人不知,白发剑魔,道阳真人,剑痴是被世人称为妖邪的少年所杀,如今柳城被屠,与那少年脱不了干系。”

少女挥动着双拳,对着空气一顿乱打,似乎和妖邪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琅昊摸了摸鼻尖,心中暗想,若是被少女知道了自己便是那名妖邪少年,不知道少女又会有何反应。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一剑破妄虚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