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鸣凤天下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鸣凤天下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2-10

立志宜思真品格,读书须尽苦功夫。那是上学时代了,如今你只要随着自己的心情阅读XXX小说,此身已入世界,纵为女子依旧笑傲江湖。持戈纵横,只求一生通达。可以为侠客,可以为将军,可以为士大夫,至于皇帝,也无不可。这世间,凡阻我者,杀!已经建立了书友群:201550814

鸣凤天下全文阅读小说章节

天朗气清,晴空万里。

宽广的驰道之上,一辆马车随着马儿踢踏声缓缓走来,两侧的行道树葱葱郁郁,让人顿生阳Chun三月、郊游之感。

只是丛林之间却有一丝血气冒出,而一人正横躺在大树之下,双目紧闭、手臂还有大腿之处被鲜红血液染红,另一人则是满脸焦虑,将自己衣衫撕碎想要绑住那人治住伤口。

不一会儿,那人醒转过来,当即推了一下旁边青年人,吼道:“莫要管我。你快点逃离,莫要被金兵给抓住了。”

“可是。叔叔,你的伤势!”那青年人张口问。

“不碍事的。只是你乃是家中唯一独子,若是这么死了岂不可惜?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前往全真教。那里有长Chun真人丘处机坐镇,他会护住你不被金兵毒手。”目光扫过四周,不免有些悲意:“至于我?不过残躯一个,就这样死在这里也算好事。”

“天凌子,你在哪里?”

闻声这话,那天凌子顿时紧张起来,猛地一挥手正好打在眼前青年人身上,将其震出数丈有余,低声吼道:“还不快走。”

只是那青年却一脸呆愣,浑然一副痴傻模样,完全弄不清楚状况。正在这时,天凌子见到一道刀光横扫而过,登时暴怒起来,也不管自己身负重伤,一挥手抽出腰间长剑,当即抢步欲要将那少年救下。

然而他终究速度太慢,还未冲过去,那少年就被整个捅破心脏。

一人缓步走出,将长刀抽出,任由血滴自刃锋落下。他看着天凌子狞笑道:“昔日里让你逃了,今天我看你还如何能逃?”旁边有马蹄声音传出,随后就有数位铁骑现身,一个个拉起长弓瞄准天凌子。

天凌子顿时低沉声音,张口怒斥道:“仇烈!没想到你竟然背叛了红袄军,投降了蒙古?”

“良情择木而栖。那彭义斌愚顽至极,不知天命。我背叛他又当如何?似这孽种,还不如早死早好。”仇烈咧开嘴,哈哈笑着,目光扫过旁边那少年时候,自然是带着狰狞,抬起手猛地一拍就将兀自挣扎着的青年给一掌拍碎了脑袋。

天凌子望见那丧生的青年,顿觉脑中好似轰的一下爆裂开来,空荡荡的。

他千辛万苦所求得正是为了保住红袄军领袖彭义斌的唯一子嗣,然而这人却终于还是遭了仇烈毒手,事到如今岂能罢休,一挥剑荡起阵阵涟漪,一道道金光飚射而出,就朝着仇烈攻去:“卑劣之徒,今日里我拼尽一切也要杀了你!”也不管自己身体是否承受得住,拼劲全力催动手中长剑,金光四射仿佛化作一轮烈阳,无尽光线四射而出,灼烧的人眼睛难以视物。

“好!我倒要看看你这落日剑诀到底有什么玄奇,能够和我这天河刀决相提并论?”

仇烈亦是运转玄功,令手中长刀泛起幽蓝光线,也是一样迎面看来,地上碎石纷纷浮起,亦是被莫名光线裹入其中,璀璨夺目、熠熠生辉,好似他刚才那一招,将漫天星河全都扯下来一样。

一声怒啸,两人当即对撞在一起。

待到停歇之后,仇烈依旧傲然站立在这,看着半跪地上的天凌子半死不活的样子,一把撕下身上破烂不堪的衣衫,吼道:“只需要将你辆的头颅割下,送给大汗。定然不会少我一个加官进爵。”说着,他就走上前来,预备将两人头颅割下,赠予给蒙古大汗,

“喂。你们知道全真教应该怎么走吗?”

正在此刻,旁边却窜出了一个稚**童,张口问道。

这女童约莫有八九岁,模样倒是生的俊俏,一身朴素青色道袍未曾掩住她那天真烂漫,自树荫之中横斜而下的阳光,更令她那仿似皎月的雪白脸蛋蒙上一层晶莹玉色,当真怀疑是否乃是这丛林之中的精灵。她背后背着一件皮制小包,小包鼓囔囔的也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就晓得这位只怕并非什么精灵,乃示簿仓着Xing子离家出走的劣童罢了。

被她这一问,仇烈和天凌子顿时止住动作,侧目扫过这个女童。

“这是江湖仇杀?”

被两人一盯,定慧顿感全身像是被灌了一通冰水一样,寒咧咧的让人身体发寒。心中却哀叹了起来:“怎么才从真泽宫中逃出来,就碰到了这两位狠人了?好不轻易穿越到这个世界,我可不想就这样青灯古佛的度过一生啊。”

天见可怜,他本是后世的一位正在实习期的生物科医师,而且还是同在协和医院这种顶尖一流医院里面实习。

但是实习生没**,解刨尸体、记录数据、打扫卫生啥的都得做。就算他再怎么努力,表现再怎么好,也必须要先当上三年实习医生才行。

而在他对着死尸忙碌了一整天回去休息之后,不知道咋的应当是中了传说中昏昏沉沉穿越***,等到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穿越到这具身体的上面,幸亏被宫内观主发现这才侥幸活下来。

后来见到收留自己的师傅偶然间露出的玄功手段马上就百般纠缠拜入其门下,苦心修炼真泽宫所传玄功秘籍,因为其早慧原因更兼身形年幼正处修炼绝佳时候,其心思远较一般稚童坚定,所以开始修炼的时候可谓是一日千里,故此不过九岁年华,就已经踏入常人数十年功夫也未必能够踏入的境界。

《玄冲心决》、《两生剑诀》、《幻冥步》算是登堂入室,就连她的师傅也是赞叹有加,纯粹以招式来说并不逊色,只是真元数量以及战斗经验积累未免太差,故此还是薄弱了一些。

只因在修行数年之后,她感觉烦闷静极思动下,就找了一个理由避开师傅逃到山下,却没想到竟然碰到这般的狠事来。

想到这里,定慧才不愿意自己大好时光被丢在这里呢,当即弯腰鞠躬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说道:“对不起,我是打酱油的。所以我能走了吗?”说着,就打算转身离开这里。

“想走?你以为走的了吗?”那仇烈却恼怒起来,一抽刀就朝着定慧砍去。

感应到背后刀芒,定慧一个窜步,好似灵兔一样一窜数丈,恰恰避开了那锐利刀芒,口中胡乱的喊着:“妈妈咪呀,杀人啦,有人杀人啦。”脚下也不停留,好似旋风一样,快速朝着远处溜去。

“好快的轻功。给我追!”

仇烈顿时紧张起来,一挥手当即令麾下骑兵追去。

那些骑兵也是一挥马鞭,战马纷纷踏空而出,就朝着定慧追去。

似这般俊秀之人绝非平常之人,而她到这究竟所为何事?想着这些,仇烈就紧张起来,唯恐让定慧就此逃了出去,也是一翻身整个跃出。

“快,莫要让她逃入丛林之中。”

紧随其后,那些骑兵见到定慧快要闯入丛林,连忙拉开长弓,搭上利箭射出。

定慧顿觉脑后生风,当即朝边上一窜,凭空挪移一丈多远,方才避开这利箭穿脑的可能,口中犹自骂道:“喂喂,你这个人也太无耻了吧。不仅仅以大欺小,甚至还恃众凌寡。你这家伙究竟有没有羞耻心啊!”虽是如此,她却也不敢懈怠,拼尽全力朝着前方奔去,也免得被这群狠人给灭了。

只不过是心中烦闷所以下山寻个消遣,却没想到撞见这惯常的江湖仇杀。

“宝宝心中的苦,究竟有谁知道啊1”

定慧无奈之下,只好不顾一切想要从这里逃走,也免得被身后之人当做了什么东西一并杀了。

“好个丫头,倒也有些本事。”

仇烈瞧见这一切,也是大骇。

似这般儿童时候就拥有如此实力,那若是长大那还了得?心中顿时起了杀意,他运起力量,直接将手中长刀对着对方掷去。这一掷势大力沉,当即将那长刀论称风轮,旋转着朝着定慧掠来。

“***。这家伙铁了心要杀我啊!”

定慧也是惶恐起来,一翻身却将腰间一并小剑拔出。剑长不过两尺,剑鞘上面甚至还有一些花鸟鱼虫图像,显然并非那种激斗用的兵器。这宝剑却是她师尊见她表现优异,所以赠予的玩具罢了。运转玄功,定慧也挺剑横在胸前,其上亦是布满青蒙蒙的剑芒,凌空一挥直接砍在长刀之上,“叮咚”一声就将那大刀砍成两端。

接着这一下,定慧好似Ru燕归林,整个人窜入山林之中,不见踪迹。

“剑气,竟然是剑气!这女童难道是踏入真元期的强者?”见到这般状况,仇烈更是骇然。

武者如要催动剑气,须得度过炼体三境奠定基础,之后更需要付出莫大心力才能够堪破虚妄修成入定观想之法,之后才能够咦观想之法在身体之中炼出真元,并且以真元干涉现实物质进而达成种种不可思议的举动。

昔年,他十岁入门,苦修十年功夫才窥破门径,又经十年方才达成如今境界。

然而眼前这女子,竟然在十岁时候就达到这般实力?

想着这些,仇烈杀机更甚,:“给我追!不杀了她,她迟早会将我们一并杀了的。”究竟自己之前已然得罪了她,与其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里等待被对方杀上门来,还不如现在下手彻底铲除对方。

对这一点,仇烈看的很清楚!

只是一边的骑士却有些迟疑,问道:“仇将军?真的要追吗?要知道,据说前方就是尸魔和长Chun真人交战场所。”

“长Chun真人?”仇烈顿时一愣,却旋即狰狞声音吼道:“当然追。要知道那家伙天资卓越,若是被他们看重纳为弟子,那我们还有活路吗?”说着,就拍马闯入丛林之中。

几位骑兵也随着他一并踏入,一脸警惕看着四周景象,以免错过什么东西来。

破月乌梭写的小说试读

第二章火器出,全真伏尸魔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

也不知究竟跑了多长距离,定慧不由得放缓速度。

不知为何,她觉得周遭空气弥漫着一股腥甜味道,就连那些周遭的茂密丛林也无精打采,混似那刚刚献了半升血液然后就被强迫着打上半个钟头的颓废少年一样,毫无丝毫的精气神。

这片区域,当真是透着诡异!

远处,仇烈带着一行人也跑到这里。

他瞥见定慧,当即恼怒起来:“哼,今日里定然让你死在这里。”随后,就带着一行骑兵朝着这边冲来。

定慧却感觉不妙,忽然间见到几人身后飘来一阵黑雾,当即揉身逃开,对着几人说道:“莫要呆在那里,快点离开。”

只是那几位骑士还有仇烈却分毫未曾注重身后状况,他们对定慧的建议也是置若罔闻,嗷嗷直叫就朝着这边冲来。正在这时,那黑雾猛地一张,当即将几人全部罩定,虽然偶有呼喝声,然而却旋即就被浓雾沉没。

等到浓雾散开之后,原地上仅留下数具森白的骷髅架子。

“桀桀桀,本来正愁能量不足,没想到今日里有几个血食送到口中了。”

浓雾旋即散开,却露出一个干瘦的人来,一身灰褐色皮肤,显得诡异无比。他瞧着定慧,又道:“好个灵动小子,竟然察觉到了我的踪迹?只可惜你这一身身骨,却要就此落入本尊手中了。”一张口,那些骷髅架子当即挥动手中刀兵,纷纷朝着定慧攻来,仔细一看就可以看见其尸骸之上,被一层淡淡的黑雾罩住。

夺其血肉,御其尸骸。

能够具备这般手段的,这家伙究竟是谁?

“真倒霉。才遇豺狼,就遇虎豹。早知道就不下山了!”定慧紧抿着嘴,脚步一软,整个人顿时跌倒,虽是勉强爬了起来,然而依旧感觉身体迟滞无比,不由得暗骂道:“我的妈妈啊。我又不是安苏娜,你追啥追啊!”脑海中,止不住涌出了当初看《生化危机》、《午夜凶铃》、《黑色星期五》之类恐怖片的邪恶场景。

若非她身体里面藏着一个成年灵魂,只怕只被这一啸,就会痛苦难堪、直接神志崩溃了。

至于直面这人正面攻击,那更是无法想象!

而在身后的骷髅也是身负黑雾,尾随而至,就要将其香没。

却在这时,一道清光横扫而过,正好将定慧罩入其中。这清光好似灼热太阳,只是当空一扫,就将那些白骨骷髅凌空击散,就连暗上面附着的沉腐朽的黑雾也被消解融化,不复所存。

“丘处机?”那尸魔定神问道。

身着一件洗的发白的道袍,头发也是花白无比,但是皮肤细腻如同婴儿,虽是年近天年然而精神依旧铄熠无比。

丘处机不禁叹道:“几年不见,没曾想你这幽冥法相倒是精进至如此地步。不仅仅能够汲取生灵能量,更能唤出这冥界骷髅之中,若再进一步莫不是能够现出黑白无常,平白无故拘人生魂不成?”一瞬间,自他身体之中,陡然放射出万道清光,

“桀桀桀!”

尸魔却狂声笑着:“这无量清净光果然是降妖伏魔的好神通。只是长Chun真人,你以为凭你现在的功力,能够战胜我吗?要知道,刚才那几个可是着实让我增补了许多啊。幽冥修罗,给我灭了他!”

随着他的话,那几个骷髅顿时崩裂,骨头却每层散开然而全都凝聚在一起,浓稠黑雾亦是幽然而生好似火焰一样,将其裹入其中,令其化作一个香天厉鬼,万千幽魂于其中挣扎哀嚎、痛苦不堪,唬得人心惊胆颤半分活动不了,直如要香噬天地的老魔一样。

“好家伙,若不显示我的手段,怎教你知晓我的手段!玄武真君,诸邪辟易!”

丘处机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如山,浑然将眼前凶狠厉鬼视若平常,不丁不八昂然而立。

于霎那间,清净光辉骤然间缩紧,在他的身后却凝聚出一个虚影,身影清楚、譬若人类。只见它身着藏青色五方中天鹤氅,头戴方天冠、手持玉如意,身上盘着一条青龙,脚下踩着一只玄龟,青龙咆哮威严自成、玄龟怒目戒备森严,具是对着那狠厉幽魂咆哮不止。

霎那间,那幽冥修罗和这玄武真君当即对攻起来,一个乃是香天噬地的邪魔,一个却是**诸邪的神圣真君,当真是一场好杀。所到之处,幽冥修罗将漫天浓雾全数喷出,至于四周的花草树木更是触到就亡、洒到就灭,不一会儿方圆十丈之内竟成沙漠地带,而那玄武真君身上青龙不断咆哮,大口一张一合早将那坚硬骷髅彻底咬碎,玄武亦是怒喝不止,将漫天浓雾全数挡在清光之外。

两人也算是棋逢对手,斗个旗鼓相当。

“哈切!”

忽然感觉身体发冷,定慧不由得咳嗽了一下,口中嘀咕着:“这两人我咋看不懂?刚才那个虚影是啥,幽灵还是元神?不过不想啊!难道说,这就是地阶的实力吗?”睁大眼睛,她却不敢遗漏分毫细节,以免错过了这场当世最顶尖武者的对抗。

只是刚才那一声喷嚏,却惊起了两人,他们只将神念一扫就发现躲在百丈之外的定慧。

“糟糕了。怎么这里忽然跑进来了这样一位小丫头?”

丘处机暗道不好,身后法相应声而动,欲要将定慧护住。

那尸魔却嘿然一笑:“正缺生灵血液祭奠,不如就拿你为祭品吧!”身后幽冥修罗之中,猛地窜出一道黑影,无形无质却似幽灵一般猛地窜出,当即就飞掠至定慧身前。

这诡异邪魔一张口,其中藏着的浓郁黝黑的魔气喷涌而出,就让那些地上花草仿佛跨过一年四季,由生转死化作灰烬,旋即散开不复之前Chun意盎然之象。随后,一具骸骨却自地面钻出,而那浓郁魔气“簌”的一下窜入其中,浮在了每一根骨头之上,竟然于分毫之间就化出一头骷髅。

它张狂笑道:“和那牛鼻子老道酣战已久消耗甚重,如今正好吸你真元增补进益!你若乖乖不动,我尚可让你舒适死去!”

“哎呀,这家伙竟然是个食人的恶魔!你这家伙,莫不是方寒吗?”

定慧自然不肯束手就擒,当即纵身后掠,免得被这黑雾罩住。她瞥见远处尸魔欧行客就要再次袭来,心头暗恨,转而就自身后鼓囊囊的背包之中取出一件东西,瞄准远处的尸魔,一脸愤恨说:“只可惜本姑娘可不是那些坐以待毙之徒,就算死了也要射你一脸。”

“砰”的一声,金属筒内马上冒出一团猛烈的烟火,便见数十发铁质弩箭自其中射出,,正正好将这欧行客裹入其中。

这一下并不厉害,但却正好令那尸魔神色恍惚,体内真元运转顿时一凝。

正所谓高手交锋,只挣一线。

他这一顿顿时露出老大破绽,丘处机当即抢步靠近,长啸一声其身后真武真君身上青龙猛地朝前一咬,当即将尸魔整个纳平台中猛地一合,“咔嚓”一声那尸魔就被咬成两半,一身魔功随着风飘然散去,再不复之前凶威。

“这家伙,这就死了?”

脸色呆愣起来,定慧好似石化了一样,盯着遥远之处的战场。

不过霎那间,两者俨然分出生死,难道说自己手中的燧发枪当真那么强大?还是对方实力太过虚假,根本没有传说中的实力?

且看着定慧懵懂无知,丘处机心念之下那玄武真君法相顿时消散,而他只一踏步就来到定慧身前,纵然对方不过是一个幼年稚童,却依旧恭敬无比打了一个辑手,敬道:“贫道在此谢过少侠相助惩Jian除恶。只是不知这位少侠姓甚名谁,又是因何来到这里?”

“我?你是说我吗?”

连忙收起燧发枪,定慧依旧是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

丘处机回道:“正是!之前正是你相助,令对方心思错乱,否则我如何能够灭了那邪魔?唉!这次也是我太过托大,却没料到这家伙刻意选在这里,专注香噬途径路人增补精力,否则如何会拖这么长的时间?”念及之前定慧竟然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逆转颓势,他又笑道:“幸亏是你,否则我当真要殒命于此!”

“是这样啊!”

定慧听了一会儿,当即晓得眼前老道对自己有所愧疚,当即收起痴傻样子,挺直了腰杆,黑眸之中熠熠生辉,好看的鼻子亦是微微皱起,细想道:“正所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救了你一命,难道你就不打算给点报酬吗?”

“放心吧。老道一言九鼎,当然可以。”丘处机呵呵一笑,却也没爱好去欺负一介女童:“只是你究竟幼小,独自一人未免太过危险。而且观你武功路数,脚法落处,应当是CW峰真泽宫门徒。至于答谢,只消是老道能力所及,自然可以应允。”

“我擦,没想到竟然这么就被认出来了?”

定慧心中不觉哀叹了一下,只是听到那丘处机答应了自己请求,马上就来了兴致:“那你能教我武功吗?究竟我师傅总是让我念那些佛经儒学,烦都烦死了。”她却不知自其开始修炼六年之内,其师傅慧明真人早将能教的全都教了,在深奥的就连自家师傅也没曾达到,如何能教的出来?

“当然可以!只是我全真教教派门规森严,莫非你要入我门下?”丘处机呵呵笑道,倒是生出一些心思来。

“入你门下?”听到这话,定慧顿时想起了自己被罚抄经书的悲剧,小脑袋摇的好似拨浪鼓一样,“我才不干了。又要劈柴、又要担水,甚至还要被人指使什么的,我才不要呢!”想着最初拜入师傅门下修行时候的惨状,她就感觉胆战心惊。

而且这还是因为真泽宫本是小派原因,若是全真教这等大派,门内规矩显然更为严苛。念及于此,定慧虽然想要修行上乘玄功,但却也不愿意拜入其他门下,平白无故受那些莫名其妙的欺侮。

“那你打算怎么做?”丘处机问道:“究竟我全真教玄门炼心法决《金观玉锁决》最重修行积累,亦有汰换增补身体亏损之玄奥。贫道当年正值弱冠年华方才开始修行,正是借助它的玄妙,先是在蟠西河积功磨Xing六年,又于龙门洞坐了七年的真功,否则如何能够成就地仙境界?你如今虽然有些境界,但是积累不够、根基不稳,若是不就此安定心思耐心打磨,日后想要在进一步可就是千难万难了。”

“地仙?那是什么东西?”定慧却好奇问道。

丘处机耐心解释道:“武者境界,无非天地人三法。人阶者,所仰仗者不过气力招数,虽能有千钧之力、招数精妙,然而亦被凡物所限制,故此只能称之为人阶。常人多加锻炼,自然能够达到。而那地阶,却可以神念突破凡物,劲气可达百丈、挥手投足皆可粉碎万物,故此被称之为地阶。此辈人物,皆为一代俊杰,而这九州之内我看也不过两位数字。至于那天阶,向来仅存于传说之中,我也不曾见过。只知道此辈人物,能够遍游十方之界,观想过去未来,端的是非同小可。”

“这样啊!”目中带着崇敬,定慧却央求道:“既然如此,那你能不能让我看一下《金观玉锁决》?”

“派中自有规矩,非门中弟子不得传授。”丘处机摇摇头苦笑了起来:“我虽为全真教掌教,自然得以教中规矩为本,怎么能够带头违逆?”

这一下,却让定慧来了怒气,扁着嘴娇斥一下:“一边说能够答应我的要求,一方面却就连让我看一下玄功秘籍都不行!你这家伙,未免太过于死脑筋了吧。不过是看一下,难道我还能够让你全真教丢了什么东西不成?”

“规矩就是规矩,岂能因一人而毁弃?”

丘处机叹息起来,细想片刻就说道:“既然这样,不如就传你《金莲丹元册》吧。这玄功乃是我当年踏足人阶巅峰修成道体心得所创,虽然不及师尊道法博大精深,却胜在温润平和,有润物细无声之功效,正好适合你修行。如此一来,既不违逆门派规矩,亦可尝此恩情!你觉得如何?”

“这样啊!不过那什么《金莲丹元册》在哪里?能不能现在就给我看一下?”

怒气转瞬即逝,定慧闻声有玄功秘法可以修行,马上就笑意浓浓起来。

“那东西仅是平日修行心得所记载,我尚未整理一二,如何会带在身上?待到以后整理完毕,自然会赠予你一份。”丘处机哈哈笑着,只将衣袖一卷,就将定慧卷起,大步一跨凭空挪移近百丈,却未曾惊起半分尘沙:“更何况你离家数日,想必你那师傅肯定着急起来。我觉得你还是快些回去,也免得她大发雷霆,又要关你禁闭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破月乌梭写的小说”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