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祟祟平安(逗娘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祟祟平安(逗娘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悬疑推理 2019-01-17

记录在纸上的思想就似乎沙上行走者的足迹:我们也许能看到他所走过的路径,但假如要知道他在路上究竟看见了什么,则必须用我们自己的眼睛。小说祟祟平安记载了什么内容呢?主人公的路径是什么样的呢?【每日双更】刚从破庙来到城市,妹妹就卷入了正、邪、妖、魔各组织无尽的纷争,晁千神不禁迷惑:美貌到底是馈赠还是负累?窥探天机,五弊三缺,阴阳运转着看似合理的规则,这真的,公平吗?捡来的瘟神、不着调的天师、心魔少女、科学狂人……这群作祟的“妖魔鬼怪”还要让世界陷入怎样的深渊?去他娘的世界和平!晁千神费尽心力,只想打破妹妹身上作祟的“美貌”!特注:本书人物基本不包含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望坚持三观,正确看待。一切宗教相关内容纯属娱乐,如有冒犯,呵呵呵呵。

祟祟平安(逗娘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顶着整夜未眠留下的黑眼圈,晁千神叼着牙刷晃悠到客厅,随手打开了电视。

他是个纯粹依靠电视和报纸来获取资讯的人,假如不是为了和妹妹联系方便都不会买智能手机。在这个新媒体发达的时代,这样的人恐怕不多。

新闻中男女主播一唱一和,为近来热议的共享经济追加报道。

晁千神被电动牙刷震得睡意反增,心思全部放在了微信和短信都没回音的妹妹晁千琳身上。

【虽然说了晚上可能不回来,但一条消息也不回,可以算是离家出走了吧……就这么不想跟我说话了吗……不知道白家那边见去的人不是我会不会有微词……】

晁千神在心里默默念叨,新闻却依旧自顾自地播着:

“插播一条消息,直至今日凌晨四点,岚城市郊的白家公馆大火已被扑灭,目前搜救工作仍紧张进行,现场发现一名生还者,神志尚不清醒,我台记者将继续为您跟踪报道……”

“白家……公馆?”晁千神甚至把口中的泡沫直接咽了,嘟囔出了这几个字。

晁千琳昨天晚上就是去了这里,而且,电视画面中,担架抬出那人的轮廓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宝贝妹妹。

晁千神把牙刷随手放在一边,抽了张纸巾擦擦嘴,穿上昨天脱下还没送洗的铁灰色西装,匆匆出门。

他边开着车,边给昨天发来宴会邀请函,导致妹妹生死未卜的始作俑者打起了电话。

“嘟”声响了足有半分钟,就在晁千神***将要爆出来的前一秒,对方终于接起了电话:“神啊,救救我吧!”

“你还知道接电话啊,任道士!”

“我这一大早都要疯了!刚刚宁峙告诉我白家公馆出事了,劈头盖脸骂了我一大通,我正收拾东西预备过去呢!”

“我正要问你这事儿呢!”

电话那边哀嚎道:“我也打算问你呢啊,那边到底是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晁千神气急败坏地低喝了一句。

“你没去那边?”

“昨天千琳看到邀请函,要去参加宴会,我就让她去了。”

“***!”任道士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又不是不能带家属参加,你怎么不一起去?再说千琳去凑什么热闹……不过以她的能力,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才对。你有她的消息吗?”

“没有啊!”晁千神本就焦虑,对上他这通罗里吧嗦更加急躁,“我们吵架了,她不叫我跟着,我能有什么办法吗?我现在正预备过去那边找她!”

任道士沉吟了一下,他也想起了昨晚去递柬时看到的诡异状况:“那你应该路过我这里啊,顺便接我过去吧。”

“我都到北四环了,没那个时间绕路,你自己打车过来吧!”晁千神没好气地回答,顺便挂断了电话。

心里地焦虑不断涌上,晁千神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任由它嘟囔着:“别出事啊,千琳……”

任道士下出租车的时候,晁千神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

白家公馆外拦着层层叠叠的警戒线,四周的警务工作人员阻止着围观群众靠近,所以晁千神也只能远远打量着留下来的残骸。

【没有千琳的气息,她大概是不在这里了。不过,这火烧的可真稀罕。】

按照白家公馆的占地面积,能把整个建筑烧到崩塌的大火不蔓延到后面的山丘和树林原本是不可能的。

而且,这座公馆四面很西式地布置着大片的玫瑰花墙。究竟是土地稀缺的大城市周边,花墙不像真正的西方城堡那样保持与主馆的距离,而是几乎贴在公馆墙壁上。在这个空气干燥的春天,这片花墙竟然也毫无损伤。

整场大火都整洁地被公馆的外墙切断,并把其烧的倒塌崩裂,就似乎整个建筑四周有一层看不见的罩子。

任道士已经走到了晁千神身边,同时讲着电话,大意为自己到了,让对方过来。

不一会儿,一个梳着马尾,画着淡妆,相貌在普通人中十分出众的女警小跑着来到两人面前。

“什么情况啊老任!”女警伸手就推了一下任道士的胸口,“你不是说找了人来看着吗!”

任道士心虚地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眼神向四周闪躲:“怪我喽,没说清楚,然后发生了一些,出乎意料的,小问题。”

“行了吧你!”女警不耐烦地说着,然后整理了一个十分职场的笑脸,转向晁千神,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宁峙,你就是晁千神吧。”

晁千神握上她的手,象征性地晃了晃,点点头。

“之前任道士向我介绍过你,所以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我是负责处理里世界相关案件的警员,我们发现白氏集团的创始人白靖廉及其家人在公馆从事一些违法的里世界地下交易。

“因为展开调查是以其他类似的罪名进行的,上级授意我可以邀请里世界修者参与调查,尽可能以司法手段以外的方式来处理超自然的部分,所以我之前找到了任道士。

“可是现在发展到这个地步,媒体正大肆宣传,我们破案的时间十分紧迫,刚才我从任道士那儿了解到,你妹妹也卷入了事件,所以,希望我们可以合作,一起找到这次事件的元凶,将他绳之以法。”

宁峙口中的里世界,大体是指修道者、妖魔鬼怪躲藏在普通人类生活之下的“超自然”的世界,并不指确切范围。而表世界便是普通人们生活着的表面平静的世界。

假如说表世界的物理常识中,万物的最小构成单位是原子,那么用里世界的说法,万物灵体的构成单位则是灵子。就像原子构成了生物的细胞,细胞又构成了生物,从玄学角度上来说,灵子构成灵气,灵气又构成灵魂。

作为一个操控万物灵子来施展法术的灵辖,晁千神自然也是所谓里世界的一员。

晁千神面无表情的说:“其实我就是任道士找来‘看着’场面的人,虽然确实是他没说清楚要干什么才导致我没有重视,让妹妹来参加宴会,但这件事也有我的责任。我会想办法解决,假如调查有结果的话也会交给你的。”

宁峙又瞪了任道士一眼。她知道这类有道行的人都自视甚高,不好打交道,对他这种态度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觉得他心中办案过程的轻易有些好笑。

即便如此,她依旧礼貌地对待晁千神的死鱼眼,道:

“那么我给你介绍下现在的情况吧。我们现在只找到之前媒体报导的那一位生还者,暂时还没有发现其他活着的人。而且,根据之前截获的白家宴会邀请信息,以及院内残留的监控拍摄到的入场记录,比对现场发现的尸体,白家本家的人一个都没有被发现。

“按理来说,假如出现找不到尸体却确定到场的客人,都会把他们被列为嫌疑人,不过目前现场还没处理完,尸体和生还者数量也没确定,加上现在白家全部人似乎都失踪了,这种推断暂时没有结论。

“对于着火点的分析结果还没出来,不过专家大致定位在二楼宴会厅中心的位置。着火时间根据目击群众提供的线索和专家的推断,可判定为昨天晚上八点四十分左右。”

“所以我妹妹……”

宁峙摇了摇头:“千琳吗?你大概也感觉到了,她不在这里。”

晁千神不由得挑起了眉毛:【她们竟然熟悉。】

没想到晁千琳来到岚城才一个月就交到朋友,还没有介绍给自己,晁千神心中有点不爽。

不过,他本以为这个女警只是个有非凡身份的中间人,身上没有丝毫普通人以外的气息,这么看来,若不是她身上带有什么了不起的器物,就是她自身能力不俗。

知道这些,他对宁峙的态度缓和了不少,便点了点头:“只是这些情报,对我也没什么帮助,能不能让我去现场看看。”

宁峙说:“现在恐怕不太方便。不过等到正规的勘察和搜救程序都结束,我就可以带你们进现场了。”

晁千神点头表示理解,随即又问:“那个生还者现在怎么样了?”

宁峙回答:“我们警方在密切关注他的情况,希望能得到些案件相关的信息,不过他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身上没有任何证实身份的证件,只能一边调查一边等待。”

晁千神叹了口气,想到不知所踪的晁千琳,又想到她超乎常人的特质,内心的不安难以言喻。

晁千神对晁千琳的疼爱是非比平常,甚至可以形容为爱情的。

事实上,除却这种爱情似的疼爱,他会那么担心晁千琳处境的原因,但凡见过她的人都很轻易理解。

此时此刻,被限制在一个纯黑封闭空间中的晁千琳,正面对着挟持者无微不至地关怀。

“你想吃点儿什么吗?从昨晚到现在,你什么都没吃过呢。”

晁千琳正抱着腿坐在角落,听到这话嘴巴一嘟,偏过头去,并不理会那个穿的乌漆嘛黑的男人,只是把他披在自己肩上的外套拉得更紧了一点。

她的脑中依旧是一片混乱,身上一点儿力都用不出来。好在面前那人战战兢兢像只兔子,似乎没有丝毫不轨之象。

这倒也不令她感到意外。

那男人讪讪地赔着笑脸,忽然一拍脑袋,讨好地语气丝毫未变:“还没自我介绍呢吧,我叫李立青,敢问您的芳名?”

祟祟平安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晁千琳依旧没理会他,只是自顾自地嘟囔:“真是冷死了。”

李立青瞬间变得十分为难,他知道自己的行为非常糟糕——私自携出本应消灭的“敌人”,在老板的铁血政策面前很可能会导致一死,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究竟昨晚在宴会上,只因她不带感情的一笑,他就已经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她。

【不然我和她约定不讲出这件事,先把她送回家去。看到那么惨烈的样子她肯定很害怕,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

杀掉数十人内心也毫无波澜的李立青,此刻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意志动摇到与接受的命令完全相悖。

他竟然对这个一厢情愿的想法认真考虑了起来,丝毫没想到面前那人哪有“害怕”一词该形容的样子。

而就在他开口的前一秒,黑色空间被切豆腐一样划开,随着一个人跨步走进,又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完好地合了起来。

李立青惊恐地看着走进来的那人,躬身行礼:“队长……”

被称为队长的男人厉声喝道:“李立青,你干的什么好事?你本来应该杀了全部在场的人之后就马上回来复命,在这里躲着做什么。放跑了一个,竟然还偷偷带出来一个,你打算怎么跟老板交代!”

李立青躬着身不敢站直,却忍不住小声嘟囔:“她……”

那人随即向晁千琳看去,而晁千琳也正好奇地向他们这边的争执打量着。

两人对视,瞬间,那人脸上的怒色转变为肉眼可见的惊奇: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听了这话,晁千琳脸带莫名其妙地干笑了一声:“哈?我的脸怎么了?”

那人又是一震:“不,不对,你这个人都……”他向她走了几步,盯着她的眼睛似乎都要夺眶而出,却也和李立青一样站在距她两米开外的地方不敢接近。

晁千琳明知对方为什么惊奇,便站起身,强硬地说道:“放我回家啊,蠢男人!我可是答应大哥不能随便动手的,你们再不放我,我只能靠自己回去了!”

李立青生怕危险状况发生,赶紧询问:“队长?”

那男人依旧盯着晁千琳思虑半晌,终于开口:“这位小姐,请你跟我们回去,见见我家老板。你之前也看到了我们的手段,我们不想为难你,所以你最好照着做。”

晁千琳对这人奇迹般的逻辑有些无语,可是转念想到家中等待着自己的晁千神,昨晚发生的事情像水一样浇熄了她脱离现状的热诚。

“你们的手段我没见到,心有多狠倒是有所了解。我不惧你们两个小角色,不过幕后的大佬我还是有点爱好。走吧。”

两人都没想到她上句话还是那种说辞,神色一转竟答应得如此愉快。

队长凭空一挥手,这个空间像他来时那般被划开了一条裂口,一行人就这么走了进去。

……

又与宁峙交换了一些情报后,晁千神和任道士开车回到了任道士的“除祟事务所”。

端着任道士刚刚泡来的茶,晁千神不满地对任道士说:“我真不该掺和你这烂摊子,说到底,到现在我连你的全名都不知道。”

任道士刚喝到嘴里的茶差点儿喷出来,他一脸惊奇地看着晁千神:“你不是已经天天在叫了吗?”

“我只知道你姓任,那难道是……?”晁千神停住,难以置信地看着任道士。

只见对方苦笑一声,掏出身份证,果然姓名处写着“任道是”三个大字。

晁千神很想说你爸妈脑子正常吗,取名竟然和职业同音,但又觉得问候父母不是很礼貌,便叹了口气:“所以你不是个普通的道士吗,任道是?”究竟是念起真名,晁千神终于将他名字的最后一个字读成了重音。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自我介绍过了吧,我是正一盟威道的正统传承,职业天师。”

假如把灵力看做是法术发动的能源,那么法术产生的效果就像是能源这个势能,通过可以看做是电机的咒语转化后产生的动能。

与之匹配的解释起来,道家的修行在于提升自身对灵子的储备能力,追求用更加巨大的灵力来发动更强大的法术,所以天师相当于努力提升存储量的蓄电池。

灵辖的修行则是在提升自己对万物灵子的操纵能力,以操纵更多灵子来发动更强大的法术,自身相当于追求更大功率的即时插拔电源线。

晁千神作为见惯妖魔鬼怪的一名灵辖,对他的自我介绍一点儿都没觉得希奇。

对方穿着与常人无异,下巴上却留着胡子,还梳着朝天髻,无论是谁恐怕都要对他道家天师的身份产生联想。可晁千神的疑问却在于:

“所以,你和正规机关有关系?我真好奇你这店营业执照怎么批得下来?”

任道是哈哈一笑,挤眉弄眼地指了指空空如也的上方:“这个嘛,有人罩着呗。”

“那个女警也提到‘上面’,莫非‘表世界’的机关也和‘里世界’分不开关系?”

“只说是不许成精,难道妖精就能凭空消失吗?”任道是脖子一扬,“我们‘息事宁人’四大家族可是祖天师张道陵的正统传承,祖上都是祖天师赐姓的内门弟子,从古至今都是有国家编制的。只不过,在现代社会比较低调罢了。”

他自己干笑两声,继续说道:“总之,黑白要平衡,既然依然有‘作祟’的情况发生,自然就得有人管。”

晁千神点点头:“所以说,你是‘人’家后裔,宁峙是‘宁’家后裔。”

任道是应了一声:“是啊,其实自从张家正统后裔因为一些事断了血脉,我们这些传道家族也渐渐衰落。目前岚城相关的偌大区域,任家就我一人负责,所以之前发现你和你妹妹也是正派的同道,就格外关注起你们来。不过你忽然来我这里应聘我也没有想到。”

听到这里,晁千神脸色有点阴沉,以他那自傲的性格,若非万不得已怎么会到这种“小地方”应聘?

他本来在岚城大学任教,谁知道一次在学校里发现了小鬼作祟,动手除掉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行为被学生目击。

学生们倒也没有恶意,只是挡不住对“里世界”妖魔鬼怪和神仙术法的好奇,便让他在文学史论之外讲讲易理相关的超自然课程。

这本就是他擅长的,一不留神就讲的多了些。谁知道结课论文一交上来,不只是他,连校方也傻了眼。

清一色的超自然研究当然是当代大学难以接受的,追究下来,他的额外授课全部暴露,校方便以传播封建迷信为由要求他交份检讨。

这也不是什么大惩罚,可晁千神的傲气太冲,和领导几句尖刻的对峙后愤然离职。

眼见着妹妹晁千琳刚从那座破庙来到他身边,优渥的生活便要不保,他赶紧查阅招聘启事,过程中看到这间希奇的事务所高得惊人的报酬,便抱着来看一看的想法走进了高档小区中的躲藏店面。

谁知道刚一进门,任大老板就摆出一副久仰大名的嘴脸,极尽所能的夸赞他,并且对他身具灵力的事知之甚详。

还没等他自己决定在这里工作,对方连第一个月工资都预付了。

赶鸭子上架的应聘过程中,晁千神其实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拿人的手短,下个月的房贷还没着落,他也就暂时接受了。

在事务所上班倒是轻松,天天在沙发上读书看报就下班了。过了不到一个礼拜,昨天晚上,任道是就把那张邀请函递到了他手上,让他去参加宴会,说是留神看看有没有什么事发生。

之后的事情便如前文,由于兄妹关系处理失败,晁千神任由晁千琳独自参加了这场声势浩大的宴会。不安的一晚过后,晁千神如期听到了噩耗。

想到这里,晁千神仿佛用上全身力气抓着额发,丝毫不担心自己毛囊的哀嚎。

“千琳……哎……我已经一天没看到我妹妹了,即使是我自己在岚城的这几年,天天也至少要和她开一个小时的视频确定她好不好。那边有七个监控,十四个法阵,至少能确保她的安全,可现在……千琳最好不要有事,不然……”

任道是迎着晁千神凶狠的目光,下意识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你这已经是痴汉的程度了吧!”

发觉对方身上隐隐可感的灵力波动,他感觉转移话题,“不过按我平日的观察,千琳的能力恐怕不在你之下,自保肯定没问题……”

“就是因为……她全部的能力,只有一个法术作为宣泄口,这才是最糟糕的啊……”

……

晁千琳随着队长和李立青走在一栋建筑物里,经过的路程渐长,她明显察觉到,这不是一个岚城的房价和城市规划答应存在的地方。

按构成这个空间四壁的灵子密度,晁千琳认为这里大概是岚城与异空间的连接结界,甚至本身就是异空间。

他们静默地走了不知多久,一扇高得不合常规,长得却十分现代的大门出现在走廊可见的尽头。走到门前,队长敲了敲门。

几秒后,大门自动打开了。

这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正中摆着由整棵树横截面制成的实木办公桌,桌后坐着个矍铄精瘦的老头。

扫视走进来的三人,他眼中的惊异难以按捺。

虽然他的视线如同实体,紧紧锁在晁千琳身上,口中说的却是:“刘浪,李立青,事情都办好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祟祟平安(逗娘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