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附身做皇帝(兵魂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附身做皇帝(兵魂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21

跌倒,不要怕,读书就能站起来;摔跤,不要怕,读书就能爬起;失败,不要怕,读书就有自信,好书就能陪你走向成功;给你带来附身做皇帝小说,大秦末年,宦官当道,主弱臣强。  金牌保镖季玄陵,重生附身在少年天子身上。  杀替身,诛奸臣,夺王权。  重振朝纲,开疆辟土,四海臣服!  爱江山,更爱美人。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朕要让大秦锐士,踏***,平八荒。  日月所照,皆为大秦疆域。

附身做皇帝(兵魂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咸阳城。

黑夜蜷缩,紧抱大地。

像怪兽似得,张开黑漆漆的巨口,把闪耀的繁星全吞没了。

兴乐宫。

季玄陵晕晕乎乎醒来时,隐约中听到女子哭诉的声音。

死了?

莫非我死了?

季玄陵身前是一名保镖,确切的说是名游走在正邪两道私人保镖。

他自幼是孤儿,在寺院内长大,十八岁时,方丈送他去部队参军,在军队历练两年,凭借自身超强的武艺,过硬的军事素养,被推举到更强的特战旅。

他却婉言拒之,独自前往国外历练。

受雇于一家世界闻名的安保公司,既保护雇主,又暗杀他人,凭着凌冽的手段,高超的武艺,在这一行内脱颖而出。

怎奈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最近一次执行任务时,却遭雇主泄露消息,落得身死命陨的下场。

“我在哪里?”

季玄陵渐渐睁开双眼,稍微转首瞥向四方,满眼尽是墨黑的床幔。

透过床幔之间的缝隙向外望去,一处昏暗的寝宫内,一名身穿宫装的年轻女子神情哀伤,仓皇不安的往返度步,不时传来哭啼声。

室内的装扮古色古香,墙上悬挂着金丝银线绣成的天子狩猎图帐幔,稍远处摆放着香樟木制作的案台,上面摆放的香炉渐渐涌着檀香,案台后方摆放着镂花的软垫。

柱子中心固定着四盏银制的灯架,点着高大的蜡烛,勉强能看到四面的环境。

那名哭啼的女子,哽咽中喃喃自语。

“王上生性软弱,如傀儡让人操控,终落得中毒身亡的下场...死了,也不得入王陵,被葬在乱坟岗吗...”

天呐!

这到底怎么回事?

季玄陵内心惊呼,百思不得其解。

莫非他如后世电影,小说中描述的一样,穿越了,附身在某个古人身上了?

“嘶!”

“好疼!”

思考身在何处时,忽然脑海内生疏的记忆,如滚滚洪流一样横冲直撞灌入,与他记忆快速融合。

在这股莫名的记忆洪流冲击下去,季玄陵额头渗出一滴滴冷汗,浑身情不自禁轻轻颤栗。

良久,他暗暗呼出口浊气,既惊又喜又惶恐。

“穿越了,我真穿越了,附身在别人身上了。”

这样的场景,从前他苦训之余,读小说解闷时,也遐想过有朝一日回到过,做个一国之主,享受帝王之福。

却没有料到自己真的附身在别人身上。

从脑海中的记忆得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做季玄陵。要害他的身份不简单,是雄踞西陲的秦国君王。

可惜贵为秦国新君,他的地位与身份极不匹配。

先王英年早逝,立下遗诏,指定年仅八岁的季玄陵继续王位,命太尉,丞相,御使大夫,中车府令郭天禄,为辅政大臣。

怎奈郭天禄凭着凌厉的手段,卑劣的伎俩,陆续铲除三公。

从此独揽大权,把持三公九卿的实权,任意行使帝王的权威。

也就是说,前身名为君王,实则无君王之权,不过是个傀儡皇帝。

百官眼里仅有中车府令,却没有这个少年天子。

前身在抑郁的王宫中长大,虽有习武弄棒的习惯却生性懦弱。

最要命的是,他年满十六后,稍微表露出提前亲政的意愿,却遭中车府令,兼行符玺令事的郭天禄下毒害死。

对方秘而不宣,欲寻找替身取代他。

“唉,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谁曾想你个倒霉蛋,堂堂皇帝却被太监下毒害死。”季玄陵暗自叹息,为前身遭遇深感不公。

来不及彻底融合记忆,旁边女子的举动,让季玄陵神情瞬间紧张起来。

只听那女子语声悲伤的说:“大王惨遭贼子陷害,一会儿,那阉货送来替身,臣妾免不了遭遇凌辱,何不随大王一起去了,路上好有个伴。”

语声未落,女子在衣袖内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说话间,扬起脖颈欲挥刀自尽。

“郭天禄这狗贼,毒害前身不说,这回又逼得眼前女子自尽,畜生不如啊。”

怒骂一声,季玄陵猛然翻身而起徒手夺刀,不禁脱口而出:“寡人没死。”

“啊...!”

“诈尸...!”

这一声来蹊跷,吓得那女子花容失色,出声惊呼,季玄陵忙扑上去,捂住她的嘴巴。

怀中女子一席淡青色襦裙,修长香肩披着狐裘取暖,一段湖蓝色玲珑锦带系在不堪一握的纤腰上.

削肩细腰,长挑身材,瓜子似得白嫩如玉的脸蛋,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似花非花,似画非画.

清纯,雅致,

佳人在怀,香气扑鼻而来,让季玄陵如饮佳酿,如痴如醉,越发抱紧对方几分。

纵然前世游走在权贵富豪之间,碰到过不少出彩丽人,却从没有人像眼前女子,初次谋面,就让他瞬间思绪游离。

在记忆中得知,这名女子叫张丽华,生性聪明伶俐,又容貌出众。

虽出身贵族之家,自幼却在王宫长大,先王钦点她做前身的贴身宫女,实则等待前身主政时,迎娶对方做王妃。

也是王宫中少数发自内心在乎前身的人之一,前身年长张丽华数月,喜欢叫她小南宫。

季玄陵本非善类,亦不懂得怜香惜玉,然而,看着怀中神态惊惧的少女,眼神渐渐逐渐变得柔和,温声道:“小南宫,寡人没死,无需害怕。”

熟悉的声音,生疏的语调。

张丽华闻声,身躯一震,星眸内仍布满惧怕之色。

晌午时,宫中医官下定结论,季玄陵中毒暴毙,早没了气息。

近乎半日过去,季玄陵忽然死而复生,不是诈尸又是什么?

察觉张丽华芳容中惧意未退,季玄陵苦口婆心的解释,却终究没法说服对方,情急之下,干脆低头吻在张丽华的丹唇上,一亲芳泽。

温润如玉的丹唇,似无底的深渊,让季玄陵差点深陷进去。

好在他清楚自己当务之急,该做什么,不敢做什么,及时浅尝而止。

一吻之后,捧着张丽华螓首,柔声询问:“小南宫,现在相信寡人的话了吗?”

附身做皇帝出色阅读

“嗯!”

张丽华喉咙中发出稍微的声响,秀容上泛起淡淡红晕,微微点了点头。

她自幼伺候季玄陵,对方向来颇有风度,从未对她有过任何轻浮的举动,更没有欺负过她。

甚至,郭天禄给季玄陵纳了妃子,也季玄陵视为郭天禄的亲信,故意避而不见,彼此相处次数仅寥寥三五次。

此刻,突遭季玄陵亲吻。

若非丹唇上对方气息尚存,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季玄陵松开张丽华,气喘吁吁坐在床榻中。

惧意消散,恢复安静后,张丽华灵动的眸子往返打量在他身上。

诧异,好奇。

猜不出在季玄陵身上发生过什么?

“王上,你不是...”

忍不住心中好奇,张丽华轻声询问。

季玄陵自知解释不清楚会引来额外的麻烦,干脆坏笑道:“寡人命硬,阎王不敢收,又舍不得留下小南宫你撒手而去。“说着,作势要揽着张丽华。

张丽华努了努嘴,语声幽幽的说:“王上,怕是舍不得王妃吧,怎会牵挂南宫呢?”

此刻,她越发好奇,以前季玄陵不会油嘴滑舌,为何今日忽然像变了个人。

不过,不等张丽华深思,季玄陵忧心忡忡的询问:“小南宫,你先前所说的替身,是怎么回事儿?”

身边佳人虽美,季玄陵却明白,他身处危境中,必须尽快设法自救。

不然似前身一样,坐拥万里江山,怀揽绝色美人,也无福消受。

张丽华妩媚妖娆,又聪明伶俐,做事颇有几分英气,似乎没有太多杂念。

猜出季玄陵在询问什么,轻声道:“郭天禄毒害王上后,对外宣称王上身体抱恙,要静心修养,文武百官不得惊扰。”

“下午时,高连带领一名长相与王上神似的青年入宫,正让亲信太监在偏殿内指导,南宫得知,中车府令预备在入夜时,把大王葬在乱坟岗,令替身处理秦国政务。”

“好你个死太监,敢偷梁换柱,鱼目混珠!”季玄陵气恼的砸在床榻上。

他附身在前身身上,好歹身体占据对方的身体,彼此如一条绳上的蚂蚱,荣辱与共。

那个死太监找人替代他。

岂不是说,他活不过午夜吗?

一想到自己侥幸死而复生,若让郭天禄获悉他复活,肯定不择手段杀掉他,季玄陵人如猛虎,心如怒火。

“我前世好歹是金牌保镖,怎能死在一名阉货刀下。”

季玄陵临危不惧,作为保镖,他懂得在危险时刻如何自救。

苦思冥想,捋清楚眼前处境,紧攥拳头喃喃的说:“好死不死,干脆将计就计。”

先设法诛杀替身,暂时代替他,扮演他,

保全性命后,从长计议。

他从记忆中大概知道,郭天禄担任中车府令,兼行符玺令事,所处官职与始皇帝时期赵高的职务类似,没有多少兵权,却掌管着玉玺,能够操纵皇帝。

若有支精兵,除掉郭天禄并不难,

可惜他身边除了张丽华外,没有什么可信之人。

想要自救,仅能依靠张丽华了。

思量一番,季玄陵抬头,语声严厉的询问:“南宫,寡人能相信你吗?”

此言一出,他就有点后悔了。

之前张丽华,欲***殉葬,显然值得信赖。

“王上被害,南宫早做好赴死的预备了!”张丽华点了点头,柔荑又从衣袖内掏出一瓶毒液。

如此有情有义女子,令季玄陵心生动容。

暗自发誓,若铲除郭天禄能够亲政,一定好生照顾对方。

移动身体坐向张丽华身旁,季玄陵滔滔不绝道出自己的计划,张丽华诧异的抬起头,星眸内尽是惊色。

杀死替身,这怎么可能?

他们住在王宫深处,除家里安排的丫鬟外,尽是效忠郭天禄的党羽。

在郭天禄党羽的眼皮底下偷梁换柱,危险太高了。

一旦败露,他们必死无疑。

况且,郭天禄命令亲信把替身保护的极好,不能单独接触替身,又如何杀死对方,取而代之。

张丽华咬着薄唇,忧心忡忡,不自信的询问:“王上,可行吗?”

紧攥张丽华柔荑,季玄陵斩钉截铁的说:“相信寡人!”

若他欲逃生,趁着郭天禄派人搬运尸体,也许能活着逃离王宫,却意味着彻底失去权力,这非他所愿。

仔细斟酌后,没有什么方法比杀死替身,取代替身更为稳妥。

不管能否成功,若欲自救,唯有孤注一掷,冒险一试。

“王上,南宫这就带替身进来。”

张丽华心向季玄陵,既然季玄陵欲铤而走险铲除替身,她愿意舍命相陪。

然而,张丽华来不及起身,宫门外传来紧促的脚步声,守在外面的丫鬟汇报道:“南宫夫人,高公公求见!”

“王上,是高连!”

闻声,张丽华芳容微变,惊慌失措,眼眸情不自禁投向季玄陵,把他当做主心骨。

高连乃郭天禄的义子,也是一名未净身的太监,仗着郭天禄的权势,在王宫内飞扬跋扈。

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时常为非作歹,凌辱宫女。

从前,张丽华时常受对方的骚扰。

忽然前来兴乐宫,莫非发现什么端倪?

“南宫,勿忧,争取留下替身,剩余之事,寡人来处理!”季玄陵轻声叮咛,翻身钻进锦被中,静静躺在里面。

未等张丽华召见,高连带领几名太监趾高气扬的走进来,嚣张跋扈的样子,分明没有把张丽华放在眼里。

阉党祸国。

还敢如此狂妄。

有季玄陵做后盾,张丽华底气十足,美眸瞪着高连厉声呵斥:“高公公,时辰未至,你们冒然闯进来,王法何在?”

“南宫夫人,大王暴毙,夫人该学会伺候好新王!”

高连没有理会张丽华的斥责,目光放肆往返打量着张丽华,情态轻视的哼笑,语声带着几分讽刺之意。

王法?

若王法能限制他,他怎敢飞扬跋扈,与他谈王法,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一挥手,高连背后走出一名与季玄陵容貌神似,身穿蟒袍的青年。

除面容较黑外,如同一模子刻出来的。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附身做皇帝(兵魂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