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杀鬼破邪出色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杀鬼破邪出色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2-08

杀鬼破邪出色全本章节这是一本特殊给力的恐怖小说,一代茅山道士,行逆天改命之术救子,引来一场贻害子孙上千年的大祸……千年后,道灵转世,不料却是个道学废材,被打上秒死烙印,却又侥幸从万死无生的邪阵中脱生。尸煞、血煞、僵尸、金甲尸,黄皮子、蛇妖、千年老妖,恶婴、红衣女鬼、雌雄双煞,还有那夺财害命、颠倒阴阳的邪道,层出不穷的鬼邪尸妖随时都要人命。神奇的梅花胎记,蛰伏着随时可能要人命的邪魔,却又是一株救命稻草,更是……被封印的天残刀,是鸡肋还是神兵利器?别样的破鬼诀,快意情仇,杀鬼破邪,带你走进不一样的灵异世界……

杀鬼破邪出色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罗云村是罗山中唯一的一个村落,它座落于群山环抱的小盆地中,为罗氏始祖罗远山修道之地,它离山外最近的乡村也有三十余里。

这天是农历七月十四,鬼节,鬼门关大开。

太阳刚落山,罗云村家家户户就大门紧闭,村中不见一个人影。

每家的屋门上,都用黑布带悬挂着一朵大大的白绢花。大门两旁各挂着一只出丧用的白色灯笼,小灯泡发出的红彤彤亮光,衬映着灯笼上的那个“奠”字,告诉人们这里正在办丧事。

与别家有所不同的是,罗天阳家大门外则搭了一个大灵棚。

灵棚平台的上方悬挂着罗天阳的黑白遗像,遗像的镜框做得很精致,颜色是紫色的,上面别着一朵白绢花,白绢花上有一个蓝色的“奠”字。

灵棚两旁柱上各挂着五只串在一起的白色灯笼,最上面的灯笼上是个“奠”字,剩下的四只灯笼上,分别写着“音貌永存”、“千古不朽”八个大字。

灵棚内停着一顶白色大轿,轿子简单朴素,呈长方形,长和高约两米五,宽约两米。轿子的顶端有一朵很大的白绢花,轿子四面各写着一个蓝色大“奠”字。

屋内,罗天阳正坐在侧屋餐桌旁苦笑,手指不紧不慢地轻轻敲打着桌子,眼睛却瞟向坐在沙发上的老爸老妈。

老爸坐在那里抽闷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

老妈则双肩抽动,双手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他们都还不到五十岁,可头发已是白多黑少,脸上更是写满“沧桑”这两个字。从他们的眼神中,读出的是无尽的悲凉。

罗天阳心中为之一痛,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二十年的Cao心,收获的却是无助和伤痛,心中的那份绝望可想而知。

收回的目光却不经意间看到左手腕,可就这一眼,差点让罗天阳惊跳起来。

罗天阳双目圆睁,不可思议地注视着左手腕上的梅花胎记。一开始还以为是看花眼了,揉揉眼睛再看,等确定自己没看错时,他心中的那份震憾无以言表。

这尼玛的也太诡异了!

原本只是淡淡的的五瓣梅花,现在已是***欲滴,那花瓣可谓清楚可见。尤其是那朵梅花的颜色,更是鲜红得仿若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是自己一直没留心它的变化,还是今天才有的变化?

罗天阳心有迷惑,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这十多年来还真没怎么关注过这胎记。

自打记事开始,自己就非常讨厌这梅花胎记,起初是用布带包裹住它,后来则一直用护腕遮盖。今天要不是脱掉护腕,还真不会发现这事。

罗天阳不由自主地想起关于这梅花胎记的点点滴滴。

每隔二十年的农历七月十五零时,罗氏家族就会有一位新的家族拯救者出生,而梅花胎记正是他独有的标记。

在二十岁时,身为家族拯救者,必须要去闯一条几乎九死无生的“死亡之路”,否则不但自身会残遭横死,而且还会危害家族。

这些匪夷所思之事背后所躲藏的真相,令家族非常惧怕,因为这是穷尽千年都没解开的谜团。

梅花胎记的重现到底意味着什么?是家族遭到天谴,还是中了某种诅咒,或是其它原因?

“死亡之路”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邪阵,为什么它每隔二十年就会重启阵门?

家族拯救者为什么必须要进入“死亡之路”?没有按时进入“死亡之路”,为什么会残遭横死,还会变为穷凶极恶的鬼邪?

梅花胎记,死亡之路,家族危机,它们之间是否存在必然的联系?前因后果又是什么?

想到这里,罗天阳不禁摇头苦笑,族人探索了千年的未解之谜,又岂是自己的一番苦思冥想就能解得开的?他的思绪很快又转到自己身上。

身为第五十位家族拯救者的自己,学了十五年的道术,得到家族倾尽全力的培养,竟然连道学的门槛都进不了,简直是家族千年来最大的一个笑话。

可是,自已无论是智力还是体质都远超族人,又为什么无法修炼道法呢?

罗天阳不禁多看了梅花胎记几眼,心中很是怀疑自己炼不成道法可能就跟它有关,但又想不清其中的缘由。

唉,自己是个不会道术的废人,又如何闯得过“死亡之路”呢?除了被秒杀,似乎想不到还会有其它下场。

罗天阳伤感不已,心中潜藏许久的那份前所未有的愧疚,霎时涌上了心头,鼻子不禁一酸,眼眶马上就湿润了。

罗天阳的情绪变得更加低落,双肘拄在桌子上捧着头,双手猛揪头发,悲伤的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滴落到餐桌上。

过了好一会,他才强忍着心中的伤痛,抹掉泪水,走到沙发边,轻搂着老妈安慰道:“老妈,世事无绝对,不会道术也不表示死定了。”

“列祖到宗啊!你们睁开眼看看啊!我可怜的儿子啊!哇啊……”不安慰还好,这声无力的安慰不但没让王晓月止住悲伤,反而令她嚎啕大哭起来。

罗天阳眉头紧蹙,不知该如何去安慰自己的老妈,只是用手不时地拭擦她脸上的泪水,求助的目光却看向老爸。

“唉……”父子俩眼神一交错,罗荣海就发出一声长叹。

只见他猛吸了几口,吐出一团烟雾,将烟蒂随手抛在地上,伸脚狠狠地将它踩灭,而后侧身手抚着王晓月的头发,轻声道:“晓月啊,你别哭了,就让天阳好好地吃完这顿饭吧。”

“嗯。”大哭声戛然而止,王晓月哽咽着点点头。

看看老爸,又看看老妈,罗天阳心痛地摇摇头,就返回餐桌旁开始用餐。

一盘红烧肉,一盘爆炒石鸡,一盘拍黄瓜,都是爱吃的菜。可面对如此可口的饭菜,却怎么都下不了筷。要不是晚上还要赶路,他还真想撂碗不吃。

罗天阳摇头暗叹一声,端着饭碗,扒了一口饭,一筷子一筷子,只是机械地夹菜往嘴里送。

才吃了几口饭菜,耳畔又传来老爸那苍老的叹息声和老***低声抽泣,宛如尖刀般声声刺进他的心窝,更让他心中感到阵阵剜心般的疼痛。

顿了顿,猛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平复下烦躁的心情,罗天阳马上低头猛扒起来。他大口大口地香咽着饭菜,三下五除二就吃好了饭。知道自己老爸肯定有话要说,他一放下碗筷就转头望过去,发现老爸正用痛苦而呆滞的眼神在看自己。

杀鬼破邪全文阅读

罗荣海神情寥寥,看着罗天阳说道:“天阳,二十年前的今夜,我和你爷爷就坐在这里陪你叔叔吃饭,为他壮行。他是我们罗氏这四百多年来不可多得的奇才,一个即将突破的紫符高手,全部罗氏族人对他都很有信心,而他自己也是信心饱满。

“送走了你叔叔,你爷爷亲手把他的灵牌安放在勇堂中,与那些过世的家族拯救者灵牌放在一起。并祈求他们保佑你叔叔,闯过‘死亡之路’,去拯救罗氏家族。”

说着说着,罗荣海也止不住眼泪直流。过了一会,他拭擦掉脸上的泪水,哆哆嗦嗦地从口袋中摸出一包香烟,好不轻易才抽出一支,叨在嘴上用打火机点燃,狠狠地吸了几口。

等稳定了一下情绪,罗荣海接着说道:“等你爷爷回到家里,正好是晚上十二点,你出生的时辰。听到你‘哇’得一声哭将出来,他也不顾什么禁忌,飞快地往楼上跑去。到了楼上,你NaiNai流着泪将你的左手伸出来给他看。等一看到那块梅花胎记时,他整个人就瘫倒在楼板上,在那一瞬间他仿佛苍老了十多岁。”

听到这里,罗天阳的眼神再次望向自己的左手腕,心中又是一痛。谁又能料得到?就是这诡异的梅花胎记,让自己一家三代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无论是谁,儿子和孙子一起摊上这种事,那心中肯定比刀剜了还要痛啊。

“从那天起,你爷爷NaiNai天天都要去祠堂给祖宗们上香,祈求他们保佑你叔叔。只要你叔叔活下去,解开家族之厄,你就不用再走同样的路。可三年后,你叔叔放在勇堂的灵牌还是倒下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还不是他生命中的最痛。等你五岁开始学道术,发现你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学会道术后,你爷爷心中那根救命稻草也消失了。他真的是死不瞑目啊!”

说到这里,罗荣海这个坚强的汉子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罗天阳也是泪流满面,心中非常痛苦。

“啊!贼老天!我们罗氏到底得罪了你什么,要如此残忍地对待我们!”想起爷爷对自己的疼爱,他顿时进入暴走状态,怒目暴睁,跳将起来,一脚将餐桌踢碎,随后右手又不停地猛击左手碗,“你这该死的梅花!我现在就毁掉你!”

“天阳,你不要这样啊!”罗荣海忙抢上前,将狂暴中的罗天阳紧紧抱住。

王晓月也马上跑过来,帮着抱住罗天阳,大哭道:“天阳,这是命啊,你认了吧。”

罗天阳本来就力量奇大,荣海夫妇俩根本抱不住他,他一边挣扎着踢着身边的家具,一边张嘴狂嚎:“啊!我不认!我不服!凭什么啊!”

“天阳啊,以你现在的状况,一进入‘死亡之路’就会死。你认命吧!不要再折腾了,好好过完这最后几个小时。”罗荣海无奈地跟着狂喊,试图喊醒罗天阳。

罗天阳嘶叫道:“我不认命!”

“当……当……当……当……当当当!”

正在此时,村中传来四长三短的丧钟声。

听到丧钟敲响,知道丧事要开始了,三人都停了下来。罗荣海夫妻俩不约而同地长叹一声,放开了双手。而罗天阳则双手无力下垂,闭上双眼,流下两行热泪。

“砰……砰……砰……砰……砰砰砰!”

随后传来的是四慢三快的火铳声。

“哐……哐……哐……哐……哐哐哐!”

震耳欲聋的火铳声尚在山林间回荡,紧接着又传来四长三短的铜锣声。

“噼噼啪啪……”

最后响起的是长长的鞭炮声,足有几千响。

鞭炮放完,村里就传来一片嘈杂声。

“哈哈哈……”知道是族人前来送自己最后一程,罗天阳仰天狂笑起来,那悲怆的眼泪再次奔涌而出,万死无生,不认命又能如何?

狂笑毕,罗天阳抹掉脸上的泪水,转向老爸老妈,双膝下跪,双手扶地,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而后他又转过身子,对着大门方向磕了三个响头,然后高喊道:“罗家列祖列宗!天阳愧对你们那!我死不足惜!你们要保佑罗氏家族早日脱困,不要让你们的子孙再哭泣!”

站起身时,罗天阳的心情已趋平静,脸上露出微笑,走向老爸老妈,轻拥着他们说道:“爸,妈,你们要答应我,不要因我之死而伤心。你们要好好地活下去,看着罗氏家族走出困境。”

“我们答应你。”罗荣海夫妻俩应得很快,显然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罗天阳轻轻拍了父母几下,往后退了几步,抿着嘴冲着双亲点点头,然后坚毅地转身向洗手间走去。

进了洗手间,罗天阳先是拿过牙刷牙膏刷好牙,接着又冲了个澡。换上沙滩裤和休闲衬衫,站到镜子前,用电吹风吹干长长的头发,并用绸带系好。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精神气爽,目光坚定,罗天阳不禁满足地点点头,这才是真正的自己,一个天Xing乐观而又Xing格坚毅的年轻人。

走出洗手间,看到屋内已收拾停当,一群穿道服的人站在那里。除了五位太公和各房主事代表前来送终外,同房的几个堂伯和堂伯母也候在这里,他们是来料理丧事的。

NaiNai和妹妹回来了,她们同样是一副道姑妆扮。老爸老妈也换了道服,他们拥着NaiNai坐在沙发上,小妹则一脸忧伤地站在老妈旁边。

罗天阳微笑着走到NaiNai身前,蹲下身子,轻握着NaiNai那双苍老的手,说道:“NaiNai,我和叔叔都是为家族而死,死得其所,你该为我们感到喜悦,而不是伤心。”

NaiNai露出勉强的笑脸,点点头道:“NaiNai不伤心,NaiNai喜悦。我们一家有两块灵牌安放在勇堂,NaiNai为你们感到骄傲。”

罗天阳轻拍NaiNai的手,笑道:“NaiNai,从明天开始,你就天天去祠堂祈祷,求列祖列宗保佑我,杀出‘死亡之路’,拯救罗氏。”

“好!NaiNai答应你,NaiNai相信我的孙儿不会那么轻易死的。”

“哈哈哈!”罗天阳大笑着站了起来,目光往屋内扫视了一圈,坚定地说道,“我是罗氏拯救者,没那么轻易被杀死的。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好!不愧为我罗氏子孙。”屋内众人纷纷赞道。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杀鬼破邪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