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这个道士不捉鬼火热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这个道士不捉鬼火热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2-08

无论在什么时候,要想摆脱令人烦恼的胡思乱想,这个道士不捉鬼火热完整章节小说可以看一看,一个生活在鬼村的少年,一个与鬼为伴的另类。他带着满腔仇恨走进现代,同样背负着通天秘闻,在与鬼为伴的无数个日日夜夜,他终于明白,人!是比鬼更可怕的东西然而一切都不重要,他终将会进入一个崭新的世界,一个属于修真者的世界。

这个道士不捉鬼火热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他叫叶璇,据说出生时只有两斤,所以又得了个小名叫“二两“,许多人都说他能活下来是个奇迹,事实证实整个山村的存在都是个奇迹。

听老一辈的说,生他的人本不是村里的,只是那天村口的狗叫个不停,随后便来了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妇人,还没到村口就倒下了,幸好碰到一位忘了带弓箭的猎户将其救了下来,这才有了如今的叶璇。

很不幸的是那名孕妇死于难产,可能是因为村里唯一的接生婆年龄过大原因,孩子出生时没哭,就朝娃的屁股上使劲拍了两下,可还是没哭出来,本以为是死了,却不想与其母一块下葬的时候竟从棺材里爬了出来,这下可是吓坏了围观的村民,一个劲的磕头请神。

村里稍微识几个字的教书先生把他领养回家,取名为“悬”,有“命悬一线”的意思,后来为了彰显其文化又将“悬”改为了“璇”字,这已经是他能写出的最复杂的字了,究竟村里的人都认为,能写的笔画越多就越有文化,整个村都姓“叶”,叶璇的名字也就此诞生了。

好在小叶璇聪明伶俐,年仅两岁便学完了教书先生仅熟悉的几个字,在其四岁时又读完先生家仅有的两本书,这可是老头一辈子都没碰过的东西,不是不想碰,而是其中有许多字连他都不熟悉,自此,村里最有文化的已然变成了年仅四岁的叶璇。

终于,在第三位带着孩子上门求学的村民直奔小叶璇之后,教书先生喷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临死前嘴里还嘟囔着让人不明所以的话,听有心人提起似乎是什么“既生我……何生璇……“

别人可能不明白,叶璇却是明白,先生是被他气死的,所以在下葬的那天,他将家中仅有的两本书扔进了火堆,将灰烬撒在了老头的棺材里,又在坟头刻了几个字,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如今已是看不到了。

今天是叶璇十八岁的生日,按照村里的传统,今天他要一个人在坟地里呆一个晚上,也算是场“***礼”。

其实这个传统在这个山村中还颇有考究,主要是因为村中与外界甚少来往,做什么事都要自给自足,幸好生在山中,门前有水,俗话说靠山吃山,村中猎户自然是最多的,村中大部分的青壮年都是猎户出身,那些老一辈也不列外。

既然以打猎为生,免不了碰到些凶禽猛兽,而且大虫吃人的事情也没少在山中发生,为了锻炼年轻一辈的胆量,这才有了让成年后辈在成年当天坟地里呆上一晚上的习俗。

村后头十里外的坟地便是叶璇今晚的去处,掰掰指头算算,这次应该是他第三次去那个地方。在他看来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还记得上次送“先生”下葬时,大夏天的正午,那里竟然凉嗖嗖的,实在是邪门的很。

说到邪门,那块坟地还不是最邪的,最希奇的当属这个小山村本身。

自打改革开放之后留在村里的人就越来越少,如今几十年过去了,竟没一个人回来过,村里的人也由原来的几百户变成了几十户,能留到现在的,都是些对脚下土地有感情的人,或者说快要入土的人,像叶璇这个年龄的不多,十个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当然,这并不是最希奇的,希奇的是这个村中的每一个村民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残疾,当初救了叶璇母亲的那位猎户就是个跛子,而那位教书先生则瞎了只眼,就连叶璇这位“外来者”也没逃过命运的捉弄,成了个哑巴,好在四肢还健全,而且还颇为坚固,想来上山打猎应该是不成问题。

不过村里的人可不是看上他这点才将其留下,最主要的还是他这个“外来者”熟悉的字最多,村里比他小上几岁的孩子能熟悉字也多是他的功劳,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先生”二字叶璇也没落下,在其他人看来,也许教书先生都应该留着一撮山羊胡子,或头上顶着一顶标志性的圆帽,整天躺在摇椅上茶不离手才是。

假如叶璇成了“先生”,也就没有今天所谓的“***礼”了,历来村中的教书先生都有些特权,不能上山打猎便是其中之一,若是哪天真出了什么意外,那整个村可真成了“文盲村”了。

除此之外,村里的怪事也时常发生。

在叶璇还未出生之前村口还有一个村民自发组成的集市,那时村里的人多,这种现象也不希奇,不过集市中并没有钱的流通,像这种与世隔绝的村子即使有钱也没什么用,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甚至有人脑海中“钱”的概念还是不知哪个朝代的铜板,所以集市上唯一能从别人手中得到东西的方式就是“以物换物”。

据说当时住在村口的是一位寡妇,天天都会起的很早在集市中卖葱,但不知为何,她卖的葱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希奇味道,用当时村民的话来说就是“简直不是给人吃的!”,但她依然天天坚持到村口把葱摆好,准时准点,从不落下,久而久之便成了集市上的一道风景。

山中村民比较淳朴,即使那寡妇卖的葱再难吃,天天仍有一些人用其他用品或食物换上一些,最起码够其一天的口粮,最终也没饿死。

直到清明节的这天,寡妇仍是天不亮就来到了村口,等他摆好葱天边已有少许亮光,让她意外的是,今天的人似乎都起的特殊早,本该冷清的时段竟是人声鼎沸,而且全部都是些生面孔。

寡妇以为村中来人,心中也是喜悦的紧,他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外人”,开始卖力的吆喝,更让他喜出望外的是这些生疏人似乎对她的葱情有独钟,一会便卖完了面前全部的葱。

只是有一点让他不喜悦的是,那些生疏人总是会拿出一些不熟悉的纸条来与她交换,她也只挑了几个看的顺眼换了些,其他人被她一律拒绝,被拒绝的人在一阵摇头惋惜之后又会拿出其它一些稀罕古怪的东西作为交换,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寡妇也是知道这点欣然接受,双方你来我往,竟真达成了交易。

事后听人说那天集市上根本就没人,寡妇不信,拿出与人交换的纸条,村民们这一看差点都吓出心脏病来,那寡妇手中拿着的不是别物,竟是村民们以前烧下的冥币,为此村长还集结众人大办了三天三夜的丧事借此告慰亡灵,至于那位寡妇,这件事之后就变得疯疯癫癫,整天满口胡言,紧靠着村民的施舍渡日。

像这样的事情在村中发生的不在少数,久而久之,这里的村民便越发的相信有鬼神的说法,村上头那座破庙也成了人声鼎沸的所在,天天都有人到庙中烧香,可惜拜的却不是佛,而是一块石头上的屁股印子。

相传这块石头可是大有来历,或者说石头上的印记大有来历,有人说那是道家中赫赫有名的神仙“吕洞宾”吕祖坐下的屁股印,至于为何会在其上建座庙,此事也是众说纷纭,不过在村民中流传最广的当属“富人醉卧石,被人踢下山。酒醒荆棘中,梦回建寺庙”这一条。

这四句话至今都能在村民的口中闻声,原来是被改成了儿歌,时常都能听到几个自觉高雅的闲人在庙中吟唱。

尽管村民们各个敬神烧香,但叶璇不那么做,在他看来,所谓鬼神根本就不存在,那些村民口中说的即使的真的也有其合理的解释,要真有鬼神,这些村民这么拜他,为何还个个残疾?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不过有一事是他至今都想不通,也不愿提起的,那便是在其儿时曾在窗外见过一只浑身冒火的鸟缓慢飞过,他的第一反应是“凤凰”,然后……就再没然后了,直到今天他也没有再见过同样的鸟飞过,或许那只是某种他从未见过的生物吧。

今天的村口异常的热闹,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集市存在的画面,只是大多数都是些老人,脸上的皱纹都赶得上村口老槐树的树皮了,一笑起来更是挤成了一堆。

众人众星捧月般的将一位年轻人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在说些什么,这人便是叶璇。一米七出头的个子在人堆中算是矮的,五官倒也端正,最为引人注目的当数他那双眼睛,虽然不大,但露出的瞳孔中总给人一种闪闪发光的感觉。

曾经一位会看面相的老人曾说过“此子目含星辰,将来必成大器!”,待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位老人便一命呜呼了,算起来这是在叶璇面前死的第三位,前面两位的死跟他有直接的关系,至于这位,他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然而其他人总是说那算命的是泄露天机遭了报应,不过这点在叶璇看来简直是一个笑话,只能在别人说的时候点头笑笑罢了。

这个道士不捉鬼全文阅读

“咳咳……”

嘈杂中两声干咳声传来,声音不大却很有底气,听声线应该是一位年迈老者,像这种场合能够发出这种声音的,不是颇有地位就应该是在倚老卖老,而逐渐消失的杂音不容他人多说也知道此人属于前者。

与此同时,一位拄着拐杖,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老头走了出来,虽然拇指上被其不断拨弄那枚翡翠的扳指比较惹眼,但无论是谁,看到的第一眼绝对是他那双空洞的眼神,他就是这个不知名山村的村长,一位瞎子。

老人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径直走到叶璇身前,方向不偏不倚,抬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说二两啊,你可是这十几年来我们村中第一位成年的孩子,我们都老了,这个村子的将来还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

村长说完还不忘轻轻的拍了两下叶璇的肩膀,随后又头也不回的拄着拐杖走了回去。

叶璇头点的如拨浪鼓一般,身体还不由自主的打了两个冷颤。

不知为何,他每次见到村长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尤其是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时候,他总感觉对方能够看到,再加上对方悄无声息的步伐和从未走错过路的传说,简直是见了鬼了!

“大家都散了吧……年轻人的路就让年轻人自己走,我们这些老骨头就不要干预了……”

村长走过的地方,一众村民非常自觉的让出一条捅道,光凭这点,他的地位和威望在这个村中可见一般。

而他的一句话撂下,其他村民果然听话,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散了,留下叶璇孤零零的一个人不知如何是好。

眼看天色正直正午,离天黑肯定还早的很,他一个人岂不是要在这等上大半天?!叶璇嘴上说不出,心里已是将村长老头不加修辞的问候了一遍,王八还有三分气呢,更何况是他?

叶璇闲来无事,索性找了块空地坐了下来,幸亏背后还有一棵老槐树,长了这么多年枝叶也还繁茂,否则这大夏天的,非得把人晒***干不可。

其实他大可以现在就出发,十里的路程以他的脚力大概也就半个时辰,可他不想也不敢,那多出大半天与死人独处的时间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二两……二两……”

睡梦中叶璇仿佛闻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但是由于实在太困,迷糊中又陷入了沉睡,直到感觉一双手揪住了自己的耳朵,下一刻不用这双手用力叶璇已然变的精神抖擞,关于这双手的力道他早就尝试过了,自从那次之后便再也不敢尝试第二次。

所以,他清醒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连忙握住耳朵上的双手,随后极为娴熟的摊开其中一只手掌,一脸认真的在摊开的手掌上写了几个字。

“咯咯……我有这么可怕吗?我又不会吃了你!”

入耳的是一位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年龄应该不大,有可能比叶璇还要小一些。

叶璇闻言,又在对方手掌上写了几个字,这才抬头看着对方,表情有些失神,片刻后又恢复如常。

不过这也难怪,整个山村中也就属面前的丫头最为水灵,而叶璇又正直血气方刚的年龄,有一瞬间的恍惚那再正常不过了,要是换做其他人握着对方的小手,这么近的距离,估计鼻血都喷了一地了吧。

唯一可惜的一点就是,叶璇面前的女子双目同样空洞,显然与村长一样是位瞎子,这也难怪叶璇会用这种方式与她交流,不过她可没有村长的那种本事,光是摸索到林雨的耳朵就花了半天的时间,鬼知道她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叶璇虽然好奇,但也不问,主要是碍于对方的身份,这丫头的来头还真不小,正是那村长老头的亲孙女,比叶璇小了两岁,听说还没出生就被定下了娃娃亲,可惜那比她早出生两年的娃因为贪玩跑进了山里,从此就再没回来过,即使发动了全村人去寻找也没找到一根毛。

按照村里的规矩,定下亲事的一对,除非一方死了,另一方是不能擅自改嫁的,巧就巧在那跑进山里的娃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种生死不明的情况可能就连亲自定下这门亲事的村长也没料到,假如不出意外,这村里最美的姑娘极有可能还未出嫁就守一辈子活寡,这件事也一直是村长老头的一块心病,究竟即使是一村之长,也不能随便更改老祖宗定下的规矩。

“喂!你想什么呢?半天不说话!”

叶璇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对方,抬手又在对方手上写了几个字,哑巴与瞎子交流,也只有这种方法了,而想出这种方法的恐怕也只能是叶璇。

要知道当初村长找到叶璇要求他教自己孙女写字他本是拒绝的,但耐不住村长老头的软磨硬泡威逼利诱,叶璇总算是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来,他想了许多方法,期间更是少不了一些“肌肤之亲”才勉强让对方能与自己交流,所以说这丫头除了自己的亲爷爷之外,叶璇便是她最亲的人,对叶璇更是毫不见外,只是有时候有些没大没小罢了。

至于两者的关系程度,可以这么说,这丫头的名字就是叶璇给取的,要知道对方出生时叶璇才两岁,让一位两岁的孩子给一位刚出生的婴儿取名恐怕也只有村长这种怪人能够想的出来,现实却是叶璇不但给对方取了名,听起来还颇为高雅,叫“叶絮”。

关于这个名字倒没什么说法,主要是叶璇认为“絮”和“璇”的发音相似,而且笔画又多,这才随手写的,没想到村长老头极为满足,当时还赏了叶璇一桶羊奶,可是把他喜悦的不行,再后来不知道自己容貌的叶絮更是将这个名字当成了她最大的炫耀资本。

天边晚霞如火,住在这山中唯一的好处就是天天早晚都能看到这世间最让人惊喜的一幕。

叶璇这一觉竟然睡了足足有三个时辰,若不是叶絮把他叫醒,他恐怕会成为这个村子历史上第一位因为贪睡错过“***礼”的人。

当然,对于叶絮来说天边的晚霞可能是一种奢侈,这个时候叫醒叶璇实在是纯属巧合。

叶璇起身,掸了掸身后的尘土,在叶絮手上写下几个字后就要出发,却被身后的叶絮一把拽住。

“二两,你可不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村口离我家还有一段距离,我可怎么回去啊?要不……”

叶絮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又忽然咬牙说道:

“要不你带我一块去好不好?”

叶璇听到这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开什么玩笑?!要是把这丫头带到坟地里去,村长还不得扒了他的皮?!村长老头就这一个孙女,平日里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上次隔壁家的小胖子“欺负”了她,便不由分说的打折了胖子另一条腿,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来呢!

叶絮似乎感觉到了叶璇的异动,握着对方衣角的手不由又紧了紧,生怕一不小心叶璇就溜了,这种事对方可没少干过。

“就一次,就一次嘛……我从出生到现在还没出过村口,你就带我见见……不对,是听听外面的声音,我保证不会和爷爷说的,二两哥哥~”

听到“二两哥哥”几个字,叶璇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种撒娇***以前在叶璇面前可能是屡试不爽,但这次叶絮显然是嘀咕了叶璇的定力,他还想留着这双腿走路呢。

面对着叶璇的无动于衷和手上传来越来越重的力道,叶絮终于选择了放弃,松开手的那一瞬间,只听“噗通”一声,叶璇结坚固实的摔了个狗吃屎。

“嗯……你没事吧?”

叶絮捂嘴笑了笑,虽然看不见叶璇此时的丑态,但想想就是好笑。

“…………”

“你不让我去也行,那你要把这件毛衣穿上,听以前守夜的老人说,坟地里的夜非常冷,就算是大夏天的晚上若是不多添点衣物极有可能被冻出病来。”

叶璇早就看到了叶絮手中的毛衣,本来还好奇大夏天的对方为何会拿着件毛衣,现在听了这段话,忽然感觉心中暖暖的。

早就听说叶絮会织毛衣,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在这个小山村中,一切的一切都要自给自足,所谓的毛衣,只不过是村民从山中取来的一种长条形柔软的毛绒植物编织而成,穿起来虽然不太舒适,但在严寒的冬天却是最好的保暖衣物。

不过这种植物虽然不少,但处理起来却非常麻烦,只因其上多有倒刺,需要编织者一点一点剔除,而且由于韧性极佳,一不小心就会划伤手指,一般没有几十年的经验,编织起来或多或少都会受些小伤。

现在叶璇终于明白叶絮手指上的那些伤痕是哪来的了,看来对方除了刁蛮任性之外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轻轻的在对方手上写下“谢谢”两字,接过毛衣,叶璇头也不回的向山中走去。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这个道士不捉鬼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