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最牛锦衣卫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最牛锦衣卫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09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聪明累积非一书之功,多读最牛锦衣卫这样的小说,让你积累聪明满满,挥墨泼毫,写不出繁华散尽梦依旧。刀曰绣春,斩不断众生多情恩怨仇。孤楼远望,醉看一缕风月,红颜舞,两分寂寞,三分柔情,五分苦寒锁千秋。长歌送晚,戏说十里黄昏,笑天下,谁人知我,踏破江河,七尺青锋荡九州。大明弘治末年。一位才子不爱吟诗作赋,却擅巡查缉捕,只身入锦衣,手藏绣春刀,破获一件件扑朔迷离的案件。以刑名入手,步步高登,立于朝堂。随着一名锦衣卫子弟,再现明王朝那波诡云谲的朝堂之争。文官说他是士林败类,锦衣卫说他是武夫骄傲。

最牛锦衣卫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第1章最悲惨的才子

飞花逐月梦相随,***到死终无悔。

一生,倏然而过,流年飞逝,不断求索,谁是庄周的梦,谁又是的梦中的蝶。彩蝶飞舞,千年古画,爱与恨,酒与诗。

多少楼台古道,烟雨繁华,譬如南柯一梦。一条长河如银幕流淌,诉说着一段文武风韵,盛世狂歌。

弘治十六年,汴河街成了整个大明王朝的缩影,街上行人络绎不绝,沿岸草长莺飞,杨柳依依。千年来大浪淘沙,物转星移,历经多少沧海桑田,那些英雄美人早已是一抔黄土,唯有汴河街依旧维持着那份古色古香,它继续了宋人的文采风流,也同样有着大明王朝的铮铮铁骨。傍晚时分,古老的城墙映着昏黄的光,山岳门楣,红灯欢语,虹桥横过,雕梁画栋,铺开一幅漂亮的画卷。

这里是祥符县,隶属河南开封府。长街与阁楼相辅相成,夕阳与河水相映,长天一色。多少文人墨客,曾经驻足汴梁河畔,多少英雄,愿去长枪铁甲,下马踏山河,从此钟楼暮鼓,醉饮风月而歌。

祥符不仅仅是曾经的大宋故都,更是中原腹地,一条汴河长街,浸染了无数风采。天近黄昏,几艘画舫从南端飘来,春风吹拂,三月里的女子穿着薄纱,妆扮的花枝招展,偶有丝竹声传来,弹奏着动人的汴梁风月。

几百年过去,李师师艳绝中原的歌舞已经消散,但那座得月楼依旧傲立在汴河东岸,两串灯笼,隐隐约约,如梦似幻。一名青衣男子来到得月楼门前,转头看了看粉色的牌匾,嘴角撇了撇,继续沿着长街向南走去。男子五官端正,脸庞棱角分明,如刀刻一般,英俊而刚毅。古铜色的肌肤,一双眼睛明亮中透着些狡黠。

苏瞻,苏立言,年仅十八,两年前乡试中一举夺魁,成了开封府最年轻的解元公,被称为白鹿书院第一才子,风头一时无俩。苏瞻有着不错的家世,虽说父母双亡,但老爹苏乔去世的时候可是开封锦医卫千户,算得上正个八经的锦衣卫子弟了,再加上才学惊人,少年成名,可谓是春风自得。不过,此时的苏瞻脸上看不到半点笑脸,眉头紧紧皱着,不时地腹诽几句,满是愁苦之色。

同样是穿越,别人穿越生活美满,自己穿越却是负债累累。顶着开封解元公的名头,却穷得叮当响,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自从穿越醒来,坐在床头想了两个时辰,才弄清楚原来的苏瞻干了什么。自夺得开封解元公后,苏瞻便开始流连风尘,近两年更是一门心思扑在了得月楼花魁姚楚楚身上,为了得美人青睐,苏瞻散尽家财,就连苏乔留下的几十亩地也卖了出去。这两个月,苏瞻更是不堪,动起了替姚楚楚赎身的念头,奈何手上闲钱不多,就咬着牙拿苏家的宅子做抵押,跟邻居张仑借了一千两纹银。

一千两纹银不算少,相当于后世六十万人民币了,但这些钱,想替得月楼花魁赎身还是有些少的。奈何张仑只肯借一千两,苏才子没了办法,便脑袋一热,拿着钱去了赌场,结果赎身的钱没赚到,还赔了个精光。身上分文不剩,别说赎身了,光是还钱,就够苏才子着急上火了,最后急火攻心,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于是苏侦察穿越大明朝成了苏才子。

穿越大明朝第一天,什么福没享,先背上了一千两纹银的债务。一千两啊,哪怕苏才子苏侦察两世记忆合体,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弄来这么多钱啊。赖账?苏瞻并非蠢人,虽然是邻居,但之前那位苏才子整日里恃才傲物,眼高于顶,搞得邻里关系很僵。更何况张仑也非凡人,他可是英国公府张家的小公爷。老国公张懋年迈,儿子张锐又早亡,膝下就一个孙女一个孙子,将来张懋去世,张仑铁定继任英国公。

一想到这里,苏瞻就恨得咬牙切齿的,真要说起来,苏乔也算煞费苦心了,跻身锦衣卫千户,又花重金买了宅院,跟英国公张家老宅当邻居。这些是多好的人脉资源,可惜苏瞻浪费了苏乔一番好心,平日里自恃才学,瞧不起粗鄙武夫,不说年轻气盛的张仑,就是苏乔的那些老部下,都有些反感苏瞻。跟张家做邻居,与张家姐妹打小的交情,又和开封锦衣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苏瞻可谓是手握好牌,却硬生生把自己折腾到这种地步,也算是大大的人才了。

赖账,是肯定不行的,苏瞻只能去白鹿书院那试试运气,但愿老师杜林茱能帮帮忙。假如不尽快还清债务,就要无家可归了。

由于之前流连风尘,耽搁学业,搞得恩师杜林茱大为光火,也不知道杜林茱肯不肯帮忙。杜林茱自然拿不出一千两纹银的,但杜林茱乃中原大儒,与礼部尚书李东阳、左春坊大学士杨廷和为好友,在中原士林中威望十足,假如他肯说话,找别人拆借些银两也不是什么难事。夕阳西下,红色余光洒在水面,清风拂动,荡漾着一丝静谧的情怀。蔡河横贯东西,与汴梁河南端相连,比起汴梁河的热闹繁华,蔡河多了几分宁静祥和。白鹿书院坐落于蔡河北岸,更为这清幽之美增添了一丝书香气息。

苏瞻脚步飞快,心里不断骂着原来的苏才子,身为锦衣卫子弟,和英国公张家后人自幼相识,又是中原大儒杜林茱的关门弟子,偏偏不好好利用。现在欠债太多还不了,名声尽毁,他倒是俩眼一闭灵魂升天了,把一堆烂摊子留给了别人。

时光荏再,岁月如流,大多数人都变了,而白鹿书院却依旧维持着原来的样子。书院紧靠蔡河,又依托被损毁的北宋太学院而建,整体借鉴江南的园林艺术,三排瓦房自南向北,之间游廊曲折,整体布局与自然相映成辉。西面为人工小湖,茂密的柳林,学子们空闲时可以在此休闲,放松心情。

书院整体布局,以园林自然为主,体现了对万物自由、修身养性的追求。三排瓦房,前两排为书堂,最北面一排是外地学子的居所,而杜林茱的居所则位于最北面瓦房西面,人工小湖的北面。作为中原大儒,却将居所建在书院最不起眼的地方,可见杜林茱心境淡泊到什么程度了。

两间低矮的茅草屋,翠竹围成的小院,正中间摆着一张紫檀木方桌。院子四面培育着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杜林茱一身土灰色袍子,系紧下摆,像个老农一样趴在一棵花苗前观看着。

几簇花丛,一片竹林,芳香飘散引彩蝶飞舞,暖日温馨,清风拂动,红云绵绵裹着一层霓裳羽衣。

杜林茱性情淡泊,不追名逐利,唯独喜欢侍弄些花草,陶冶情操。感觉到院中有些动静,杜林茱回头望去,苍老的脸上出现一丝怒色,花白的胡子一抖一抖的,丢下手里的水壶,抄起旁边的笤帚怒气冲冲的朝院门走去,“混账东西,你还敢来,老夫今日打死你。”

莫看杜林茱年逾六十,身材单薄,这几步冲过来,颇有点猛虎下山的架势。花白的眉毛挤作一团,双眼瞪着,目光里满是气怒。杜林茱又如何能不生气?临老了收了一个关门学生,几年来悉心教导,好在这个学生也算努力,天赋也不错,年仅十六便拿下了开封府乡试解元。可惜好景不长,这学生竟然开始流连风尘,荒废学业,骂了好几次也是不听,最近半年更是很少来书院了,今日乍看到他站在门口,杜林茱积压的怒火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杜林茱来势汹汹,看到那把笤帚,苏瞻心里一阵发颤。不过也怪不得杜林茱,假如不是之前恶事做得太多,也不可能将修为涵养极高的杜老先生气成这个样子。既然现在自己就是苏瞻,那就得好生受着,于是,他不躲不退,任由杜林茱的笤帚打在身上。杜林茱用力极大,狠狠地抽了两下,苏瞻咬着牙皱了皱眉头,心里却一股暖流滑过。老先生还是心疼自个学生啊,用力虽大,却全都照着后背打的,硬生生受了两下,苏瞻双腿一曲跪在了地上,头一垂,语声中布满了愧疚,“先生....学生知错了.....”

苏瞻神色凄凉,声音诚恳,他倒不是装出来的,穿越第一天就背了一身债,想不凄凉都难。杜林茱手里的笤帚举在半空,再没能打下去,他没想到那个心高气傲的学生会如此诚心认错,本来就是气他不懂得珍惜满腹才学,如今看他一脸颓丧,杜林茱反而心疼起来,放下手里的笤帚,不无慈爱的感叹道,“你若早这般懂事,老夫何必如此置气,既然知道错了,那以后便放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勤修学业,好好预备下今年的学院***和明年春闱。”

“是,先生”苏瞻拧着眉头,只是轻轻应了声,却没有站起来,脸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杜林茱哪里看不出来,刚刚伸展开的眉头,又忍不住凑在一起,拍了拍袍子上的尘土,有些微怒道,“还不赶紧站起来,难道还要老夫扶你不成?”

苏瞻心中着实有些过意不去,但也实在没有办法了,挠了挠耳朵,有些怯懦的抬起头,“先生,学生还有些事想请您帮帮忙!”

不等杜林茱点头,苏瞻赶紧将替楚楚赎身,抵押宅子的事情说了一遍。杜林茱脸上怒色稍霁,转眼间又蒙上了一层寒霜,抬起手臂指着苏瞻,身子打着哆嗦,半天才吐出一口浊气,“你...你...你要气死老夫不成?”

杜林茱弯下腰就去捡地上的笤帚,只是还没打下去,就听院外一阵吵闹声,不多时,一群学子朝这里走来。

“哈哈....苏立言,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

听到这个声音,苏瞻身子一怔,两眼一翻,差点没晕过去。

最牛锦衣卫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第2章跳河逃命

这声音粗犷中带着点兴奋,一个俊朗威猛的公子来到了院门前。

这人头戴绒球紫金冠,穿一件白色镶金大袖,脚踩碧云靴,面冠如玉,双眉修长,端得是一个俊朗佳公子,宛若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一般。这位俊朗公子就是张小公爷张仑了,张公子长着一副好相貌,可惜完全没有贾宝玉的雅致,此时他右手握着一根齐眉棒,左手撩着锦袍下摆,一副急吼吼的表情。

苏瞻满脸郁闷,躲来躲去,还是让张仑给找到了。苏才子很怕张仑,倒不是因为张小公爷能打,概因为当初借钱的时候签了一份坑人的契书,按照契书内容,苏才子若是到期还不上钱,就要去得月楼当兔相公。这真要当了兔相公,以后还有脸见人么?苏公子两世为人,要说这脸皮确实厚如城墙,可是当兔相公,那是万万不行的。

此时张小公爷持着一根齐眉棒,笑眯眯的堵在门口,苏瞻嘴角直抽抽。杜林茱之前可是听苏瞻把事情详具体细的说了一遍,看到眼前的情况,心里如明镜一般。这个学生千错万错,自己打骂一番也就罢了,哪能让张小公爷抓到得月楼里去。于是杜老先生瞪了苏瞻一眼,缓步朝院门走去,皱着白眉没好气道,“张仑,此处学院重地,休得放肆。”

张小公爷正自得呢,听杜林茱这声训斥,心里一阵无奈。张仑贵为英国公府小公爷,身份尊贵,平日里横行开封,号称小霸王,可饶是如此,他也不敢在杜林茱面前嚣张。杜林茱贵为中原士林泰山北斗,素有威望,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杜老先生可不仅仅是苏立言的老师,也是姐姐张紫涵的老师。张仑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最怕姐姐张紫涵,见杜林茱脸上的怒色,他赶紧将齐眉棒扔在地上,站直了身子拱手施了一礼,“先生息怒!”

杜林茱挡住了张仑,苏瞻苏大才子也没闲着,一对狡黠的眼珠子扫来扫去,铁定是不能让张仑抓住的,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跑为先。院子是用竹子篱笆围起来的,倒是方便苏公子逃跑,瞅见一处低矮的篱笆,趁着张小公爷拱手施礼的档口,苏瞻拔腿就窜了过去,那身形步伐如打慌的兔子,哪像个文雅的才子。也就眨眼的功夫,苏才子已经从篱笆窜了出去,张仑瞅见这个情形,哪里还能忍得住,也顾不得眼前的杜林茱了,捡起地上的齐眉棒就追了上去,嘴上更是依依不饶道,“苏秃头,你给本公子站住!”

白鹿书院西北竹林中,两个身影迅速奔跑着,杂乱的脚步声惊动了一对谈情说爱勾勾搭搭的黄雀,愤怒的黄雀决定要教训下这两个可恶的人类,于是一坨鸟粪好死不死的落在了苏才子头上。苏瞻累得气喘吁吁的,感觉到头顶落了什么东西,抬手摸了摸,看着手指白花花的一坨,脸色顿时就黑了,真是人要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连林子里的破鸟都敢这么嚣张了。苏才子很想坐下来歇歇,奈何张小公爷追的紧,“苏秃头,你跑啊,看看谁跑过谁!”

一阵奔跑下来,苏才子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反观张仑,却是脸不红气不喘。苏才子想死的心都有了,张仑那大嗓门,隔着几十丈都能听得见,如今白鹿书院的学子们大部分都跑过来看热闹了,这下子苏秃头这个外号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一想起苏秃头这个外号,苏瞻就气不打一处来,五岁多的时候头上长疮,就剃了个光头,结果张家大小姐整天追着喊秃头和尚,于是乎苏秃头这个外号算是在张家人口中传开了。小时候喊喊也就罢了,如今苏才子已经贵为开封府解元公,还被当着众人的面叫这个外号,那风流倜傥的形象还不得瞬间崩塌,成为开封府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果不其然,此时一帮子书院学子们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大事情一般,全都一脸的笑脸,相互之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哈哈,如何能想到,我白鹿书院第一才子,竟有如此称呼.....”

“那可不,若不是今日张小公爷一声吼,怕是我等还不晓得此事哩。真是太有趣了,小弟先走一步,也与其他同窗好友小酌痛饮一番”某位青袍公子哥脚步轻松的走了,嘴上还不断嘀咕着。

苏才子心里那叫一个郁闷,要不是打不过张仑,早就回头拼命了。眼看着就要跑到林子边缘,苏瞻暗自叫苦,这样逃下去也不是回事,自己一介才子,平日里吟诗作赋,琴棋书画,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那张仑呢,虽说出身高贵,但英国公府却是武勋豪门,张仑自小练武,舞枪弄棒,身体壮得跟牛一般。苏才子想要跟张小公爷拼脚程拼耐力,那无异于是找死。

必须想想办法才行,这样跑下去,早晚得让张仑抓住。搜肠刮肚一番,苏才子还真想了个主意,跑着跑着,苏瞻忽然刹住脚步弯腰拾起一块土坷垃,甩手朝着正在奔来的张仑扔了过去,口中更是大喝一声,“张不凡,看暗器!”

张仑看到有东西飞过来,也来不及多想,赶紧停住脚,身子往侧面一倒,手撑地面,土坷垃堪堪从头顶飞过。苏瞻不得不叹息一声,这都能躲过去,趁着这个机会,苏瞻扭身朝南面奔去,张仑自然紧随其后,二人不断追逐着,一口气跑出了白鹿书院。书院紧靠着蔡河,所以一出书院南门,苏瞻就朝着河边奔去,又跑了足有一刻钟,便来到了汴梁河与蔡河交汇处。眼看着张仑就要追上来,苏瞻反而不跑了,张仑脸上一阵喜色,抖着手里的齐眉棒自得地笑道,“苏秃头,你倒是继续跑啊!”

苏才子耸耸肩头,满脸的无辜,“张不凡,你真不肯放过苏某?”

“嗯?”张仑仿佛听到了什么稀罕事一般,好整以暇的上下打量着苏瞻,他总觉得今日的苏立言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瞧苏瞻那副镇静自若的样子,张仑摇摇头,齐眉棒轻轻地往前戳了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再说了,当初契书可是你自愿签下来的,张某可没逼你吧。”

听到这里,苏瞻顿时没脾气了,事实上这份奇葩的契书确实是自己自愿签的,可又不是自己签的,这口黑锅只能老老实实的背着。一时间二人都没什么话说,你看看我,我瞪瞪你,气氛十分诡异。

张仑真的想让苏瞻当兔相公么?倒也不是,只不过是想借机整整这个眼高于顶,恃才傲物的苏立言罢了。小时候两人经常一起玩耍,感情也是不错的,可随着年龄长大,慢慢有些不一样了。张仑作为英国公府小公爷,打小练武,研习兵法,也好将来掌都督府事务。苏瞻则不同,自小读四书五经,诗词歌赋,受大明朝重文轻武的风气影响,觉得张仑老是舞枪弄棒的,着实粗鄙不堪。尤其是两年前一举夺得解元公后,更是变本加厉了,见了张仑后,眼睛朝上,鼻孔朝天,那股子傲慢劲实在让人不爽。张仑是什么人,那是英国公府小公爷,何时受过这种气,好不轻易有了机会,那还不得好好整整苏瞻。

二人站在两河交汇处,也就一会儿的功夫,那帮子看热闹的学子们也追了上来。苏瞻叹口气,有些无奈道,“看来苏某只能继续逃了!”

张仑顿时被气乐了,二人距离如此近,迈上两步就能把苏瞻揪过来,凭自己的本事,还真不知道苏瞻凭什么能继续逃,“嘿,你倒是继续逃个看看?”

“哦,张不凡,这可是你说的,那苏某就逃了”说罢,只见苏瞻转过去纵身一跃,扑通一声,浅绿色的河水中激起一阵水花。不错,苏才子跳河了,这下张仑有些傻眼了,他张小公爷天生神力,刀枪双绝,可....可这水性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这下张仑总算明白苏瞻为什么出书院的时候不直接跳河,非跑到两河交汇处跳河了,两河交汇处可没有桥,要到对岸,得绕个大圈才行。再说了等人绕过去,苏瞻早不知道游哪里去了。

苏才子一阵狗刨蛙泳,来到了河水中心,朝着站在岸边龇牙咧嘴的张仑笑道,“有本事你下来继续追啊!”

“你.....你有本事到岸上来!”

“你下来.....”

“你上来.....”

嘎,看到张小公爷和苏大才子这番斗嘴表演,一群看热闹的人顿时绝倒。

苏才子耍无赖,张小公爷也是没什么好办法,倒提着齐眉棒推开人群气冲冲的走了。苏瞻可一点喜悦不起来了,他可不觉得张仑是个半途而废的人,估计这家伙是去找船了,真是要命,赶紧游吧,趁着张仑还没来,得迅速找个地方上岸继续逃命。

张仑确实是找船去了,至于苏瞻苏大公子,这会儿正拼命狗刨呢,至于能不能逃脱升天,只有看天意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最牛锦衣卫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