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聊斋都市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聊斋都市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2-22

品一杯茗,读一本书;脚下有书,人生顺畅路路通;路上有书,生活一派好风景:心中有书,你的聪明能进步!天天读书,让书香弥漫,陪伴我们走向成功之路!小说聊斋都市带给你,作为一个传承数千年的蜀山的最后传人,一个小道士,在这个物欲横飞、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捉鬼降魔,却发现,鬼和魔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活着的某些人!

聊斋都市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蜀山,或许看修仙的小说又或看仙剑奇侠传的电视剧,亦或者有关它的电影;总而言之,它出名了。

得益于百年前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大伙儿知道蜀山是个什么样的门派;没错,它是个捉鬼降魔的名门正派,大伙儿看清楚了,捉鬼降魔并不是茅山道人的专利,蜀山也有这一秘术。

但具体对于蜀山的了解,或许有人还在腾云驾雾间徘徊,实际上,蜀山是个正儿八经的道家门派,只不过,信仰的和其余修道场所不太一样的是,蜀山信仰的是白眉老祖,这白眉老祖相貌幻化太多,有的人说是三清的某个,有的说不是,具体是哪个,连蜀山的人都说不清楚了;何况,蜀山弟子也不研究这信仰的;随着时代的变迁,现在听到的和看到的要么出于电视剧电影,要么出于小说。

世界的变化太大,原本的模样已面目全非,我们不能去追究为何,人只能向前看。

……

蜀地的山都比较大,蜀山却不是名山中的哪一个,为何呢?

出名的山都称了景区,景区自然有了很大的改观(改动和建设),那就不是原本的样子了,再加上称了旅游景点了,来的凡夫俗子多了,那自然污染物就多了,怨气也多了,就破坏掉了山的灵气,对于修道之人影响很大的。

蜀山是这一片群山的总称,它的道观位于深山中的某一个的山顶,山顶很宽,换算称现在的单位应该是十几平方公里,相当于很多大洋的***面积了;这周遭都是深山峭壁,能下山的只有一条通道还是很窄的道路;这里花草繁茂、阳光普照、四季分明。

道观是数千年传承下来的,虽然陈旧的很,但除了显得历史的斑驳之外,内里的构造却是很严实,人在外面可以感受到这数千年道观的肃严,可这道观四面山林那么多的雕虫野兽,竟然相处的相安无事,而外界的妖魔鬼怪都很难近山,传说白眉老祖在这蜀山设了禁制,纵使修炼再猛的妖魔都无法闯入,还不说区区鬼怪。

这日中午,道观的厨房里升起了袅袅青烟,不一会儿,就有股清香飘来,坐在大殿里打坐的老道士不由抽了抽鼻子,“好香,自这徒弟十岁开始做饭,这二十年过去了,他现在要离开了,还真的不习惯了!”

旋即他又摇摇头,“几十年过去了,蜀地竟然有了怨念,而且还在日夜累积;最近夜观天象,发现蜀地充州竟然怨气最重,等这些鬼魅成了气候,再被有心人利用的话,这世间将会有遭一场灾难!”

“唉,这也是造化,”老道士叹息一声。

“师父,饭做好了,”来了一年轻人,约莫二三十岁,穿着一身补丁的道袍,他五官周正,相貌一般看起来很憨厚。

这种人落在人群中,虽然是着着补丁的道袍,但还是干净整洁,可不是很显眼,然而身上却有种独特的气质,这要是多看几眼才发现此人的不凡。

“为道,”老道士唤了他的名字。

“师父,”被唤为道的年轻人低声垂眉。

“这饭好香,”老道士随着他来到侧屋,这间侧屋就是饭堂了,平常吃饭都在这里,老道士坐下了,吃了好几口素菜,才放下筷子,说到,“你预备好了吗?”

“预备好了,”为道低声回答,师父昨天就给他讲过,他可以出山了;所谓出山,意思是,他出师了;出师意味着离开这个地方。

“那符呢?”老道士问。

“在这,”只见为道嘴唇蠕动了几下,左手掌心便出现了黄纸黑字的符条,老道士看了一眼后,它又消失了。

“那灵石呢?”老道士继续问。

“在这,”为道嘴唇又蠕动了几下,右掌心出现了很小的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在这屋子里显得很刺眼。

“嗯,”老道士点点头,叮嘱道,“为道,这是你捉鬼降魔的武器,不能弄丢了!”

“师父,”为道很有耐性,也知道老道士为他好,“这些东西与我已经合二为一,成为整体,不会丢的!”

“唔,”老道士轻轻的挥了挥道袍的的袖子,旁边就出现了一把剑。

为道楞了一下,仔细观察这剑,很普通,像生锈了似的;但即使这样,也不敢小瞧这把剑,因为它以出现,这屋里的温度顿时降到了零下,但一会儿就恢复了正常。

“这是?”

为道感受到了这是件宝物。

“这是‘诛邪’,”老道士说到,“这是你的兵器,假如碰到强大的鬼怪时,它就能派上用场了!”

“谢师父,”为道双掌合一。

“为道,从为师把你领进蜀山,一转眼三十年了,”老道士感叹,“我所知的是外面的世界很热闹,很多的房子有很多的人,有叫自行车的还有拖拉机交通工具,我当年也坐过……这天嘛也像我们这里的天一样那么蓝……”

老道士仔细在回忆,随即顿了顿,“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究竟日新月异,不过为师相信你的适应能力!”

为道知道要惜别师父还是很伤感的,即使是做好了心理预备,可从生下来就被师父带进山门,从来未曾出过这深山,虽然偶然听师父说起过外面的世界,也有向往过,可一旦要离开了,也有很多的舍不得。

“师父,你要多保重,我会回来看你的!”

听得出来为道的语气伤感,老道士道了句,“无上天尊!”

山道路口,这是下山的路,这路口有颗很大的松树,假如不是有修为之人,则只能看到松树,而看不到松树后的路。

“为道,外面的世界的人心是很复杂的,人也很虚伪和浮躁,所以为师得叮嘱你,若与人交往,切记得我门派宗旨,不得像他们炫耀秘术,否则有可能带来灾难;若有人见过你施法,必须清除他的记忆,这不止是为你是为他好!”

为道还是那身补丁的道袍,慎重的点点头。

“还有,碰到鬼魅必须予以消灭,切不可有妇人之心,因为他们在这世上亦害过无数生灵,”老道士在此嘱托。

“师父,”为道忽然问道,“假如有善灵呢?”

这是这修道二十几年的第一个问题。

“有善灵吗?”老道士被这个问题问住了,实际上在他看来,怨念产生的怎么可能有善意的。

不过,既然问了,他就得回答,“假如有的话,就念《往生咒》超度吧!”

“是的,师父!”

为道其实也被刚刚那个自己问的问题吓了一跳,其实,从知事起,跟随师父修道二十多年,从来都是很刻苦专心修炼,从未忤逆师父半分;就像这次要出山了,他知道这不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要遵从师命;所以兴许一去很久,可这个问题也在脑子里萦绕了很久,所以脱口而出!

“为道,你其实不用害怕,你问的很有道理,”老道士呵呵一笑,“我修道几十年,也未曾走出这个圈子,有善有恶,也对,也对……”

“师父,”为道叫了声!

“为道啊,”老道士担心他忘记了什么事情,另外叮嘱到,“你到了充州之后,可以先寻你的家人!”

“师父,这都三十年过去了,他们还在充州吗?”

为道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从生下来就被老道士带回蜀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应该是被抛弃的。

但若说不念及家人,也是假的,究竟人谁无情,只不过在他看来,从被抛弃的那刻起,他们已经有了了结;所以,在他心里,师父才是最亲近的人!

“唉,”老道士叹息一声,“为道,你的道法修为已经超越为师所望,这点我是不担心的,但是出了蜀山,便是人群社会,你是要在那里生活的!”

“师父,”为道地下头去。

“为道,虽说我们蜀山没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但是我希望你还是能够忌荤酒,”老道士说到,在心里补了句,“真不想你在外面醉生梦死,那虽然不影响你现在的道行,但也会让你停滞不前,迷失本心,那就太可惜了!”

“师父的意思?”为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虽然是我弟子,但未曾正式出家,可以娶妻生子,”老道士忽然不太正经的说到,:“你若要回来看我,就带个徒媳回来,最好还有个小徒孙!”

“啊?”为道楞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这几十年压抑的日子忽然轻飘飘的!

“师父,”为道张了张嘴,决定还是说出来,“你三十年前,出山是为了什么?”

马上就要启程了,这个问题还是要问的。

“是应该告诉你,因为你师叔,”老道士笑呵呵说到,“他请我喝喜酒,他孙子结婚!”

“要害是,这个师叔,”为道想了想,似乎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

“说他没有用了,”老道士叹到,“他作古了!”

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给你个链接,你可以去碰碰运气,说不定他家还在那!”

“师父,你干脆跟我一起出山得了,”为道想到这个好方法。

“不行的,”老道士摇摇头,“我在这里几十年了,从你师公收养我到现在,我出去不习惯!”

“师公?”为道像发现了新大陆。

“师公他老人家?”

“这样说吧,前几十年,外面的世界一直很乱,死了很多人,有很多的冤魂,他们聚在一起,很是危险,你师公和你师叔还有我还有很多的修道前辈、道兄出山围剿这些怨灵,结果……”

老道士忽然很正经很悲痛的说到,“就你师父我和你师叔活了下来……”

老道士没有说的是,后来他那师弟不回蜀山,选择山外修行,后来结婚生子,才有三十年前师弟亲自回来宴请他参加他孙子结婚,才偶遇被作弃婴的为道,带回蜀山(这叫机遇)。

为道知道触动了老道士难以回望的往昔,忙说到,“师父,徒儿错了!”

“其实,这些我应该早告诉你的,”老道士很快就平静下来。

“对了,师父,你刚刚说有很多的修道前辈、道兄,那现在这个社会,还有吗?”为道想起了以前师父教他识字练字的时候为了他能够用功,讲过不少的故事给他听,那时候讲过什么武侠小说,什么门派的,“我们有门派令吗?”

“怎么会有那个东西?”老道士楞了一下,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门派令,旋即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应该很少有了,那一战之后,怨灵全消,他们也业已作古,至于你现在说降魔修道的,你以为修我们这道的,轻易啊,要有慧根,还要有机缘,最重要是要有灵山大川,在我带你进山时,外面的世界就到处修缮名山,说是景区,我在易镜上看到,很多以前修炼的道府都成了观光的场所,已经没有了修炼必备的灵气……”

等等,老道士忽然想起,似乎充州有个灵影,难道,师弟还在世还是?

“不过,外面的世界这么大,人又那么多,有几个身怀秘术之人或许有!”老道士也不太肯定了,因为他师父曾经告诉他,易镜有秘密的;不过这秘密应该不是缺陷,究竟易镜是上古时期就传下来的,能探清世间万物,即使有遗漏的,也不会超过五个,否则,易镜会有感应的;但几十年过去了,易镜一直没有感应,这就说明,这世上很少有修秘术之人。

他三十年前去过山外的世界,那时候社会安定了,人民开始富裕了,不过大多数人还是在为生计奔波,说句不太好听的话,一日三餐都靠劳作,谁有空去修炼呢?

即使他那师弟,也不得不为了生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不对,十年前师弟所地的灵气易镜易镜已经无法感觉到了,最近怎么出了依稀的灵影呢?

“师父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我易镜的秘密,不然……”

老道士想了想。便对为道说到,“你记住了,你师叔在充州市西镇,你先去那儿吧!”

为道应到,点了点头;老道士想了想,该说的已经说了,“应道,照顾好自己!”

“师父,你也是!”

忍住落泪的冲动,应道穿着那补丁的道袍一个转身,身后的偌大松树就已不在。

老道士呵呵一笑,这孩子倔强啊,可忽然想到,“我怎么忘了给他重新置套衣服,就穿这身出去……”

……

为道一路风尘仆仆,来到山外,想转身过去看看,也怕流泪。

“这充州在哪里呢?”为道这才发现自己压根没有来到这山外的世界,自然无所知。

“对了,师父说这外面有大道来着,曰之公路,公路上有自行车、拖拉机,他当年坐过的,”想起老道士的话儿,为道几次黯然,不过还是把眼泪堵了回去,“师父说,三十而立!”

为道牢记着师父的话儿。

终于在翻过不知多少座山之后,才看到他师父所说的大道,不过等了好久都没见自行车、拖拉机经过。

“这里应该是人烟稀少,”为道举目望去,没有见炊烟人家;于是再次翻过好几座山,又看到师父所说的公路,“这外面的世界当真希奇,这么宽的公路能过多少拖拉机和自行车啊!”

没有见过,所以很向往。

只见他眼下的这条路约莫十来丈宽,中间有个绿色的小树在小墙上把这路均匀隔开,时不时来几个不知名的铜壳壳(他只知道是铜,实际上是由钢制造的;不过道观里的钟有点像这个东西的外壳,他认定这就是那涂了层不知名的东西……才出蜀山,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大伙儿就看了就是,不要太认真,究竟是小说)跑来跑去,速度很快;虽然他是修炼之人,这翻山越岭的速度也如履平地般漂移,就像刚刚就翻越了不知道多少的大山,身上也没有沾灰层也没有感觉到累,但对于这东西还是很好奇的。

“嗯?”这些是什么?

“开的那么快?”拖拉机还是自行车?

他轻跃跳下,还好是落在一边,也就是所谓的应急车道;是的,他来到是一处高速上的石包,跳下来的时候刚好在应急车道上,这些铜壳壳其实是汽车,不过这些车主在仔细开车,没有注重到他轻轻跃下在应急车道,否则有可能导致一场连环追尾。

为道自然不知道他刚刚那行动的后果,幸好未曾造成这后果,不过他傻不拉几的站在应急车道上,这过往的车辆看到了的还是及时减速了的,当然也莫名其妙的这应急车道上的这穿懒道袍的人哪里来的,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之类的。

好奇是好奇,不过都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都只是迷惑的开走了,不过也有好奇的,停了下来拍了一张他的照片再开走的,心想一会儿共享到朋友圈!

然而,他们共享到朋友圈的那照片中的人面目终究很模糊,虽然明明记得手机拍照照的很清楚,可是就是显示那么模糊……

这当然很困惑了,但也就不了了之了,因为这无法取证的;不过,那天多个人在朋友圈的“穿着烂道袍的疯子”却流行了好长时间,有很多的好事之人还专门跑到这段高速来证实。但都无果,后来有些个非主流的在这里来上演了“角色扮演(穿着烂道袍)”,还造成了追尾事故(幸好不太严重),后来高速路就对这里管制很严,还专门树立了一个限速多少公里之类的。

为道自然是不知道这造成的影响以及后话的,他此刻在这孤零零的站了很久了。

他为何一直站在这里呢?

他一直在纠结着这些是拖拉机和自行车,是的,他师父就告诉他这两样东西。

可铜壳壳(他是这样认为的)里的人也出来,他也不好意思自己进去问(主要是怕吓到别人,同样是牢记他师父那句话,不可以炫耀秘术,否则会为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比较回避他师父说的那个词)。

就在他有些踌蹴的时候,一辆铁壳壳在他不远处停了下来,也停在他一条道上,下车的是个戴眼镜的跟他(为道)的年龄相仿男子,在为道的迷惑中,他别过身去(主要看到为道在打量他),拉开裤子前面的拉链,对着树枝“浇灌”了起来(这个大伙儿懂)!

“好爽,”畅快淋漓的他很是喜悦,憋了一路了,终于释放了,也没有想起刚刚打量他那个穿烂道袍的男人,一个劲儿唱着,“我本小道士,专把美女治……”

话才刚落,耳边就听到一句,“哟,是道兄啊!”

聊斋都市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神马?”

戴眼镜的男子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他话一落,又听到一句,“道兄,这里有马吗?还是神马?我都没见过……”

“是你在跟我说话?”戴眼镜的男子这才想起似乎刚刚他下车的时候看到一穿烂道袍的男子,当时也没有折磨在意,主要是他带着那不知名的眼神打量他,所以他才转身……

于是他转身,打量起这个穿烂道袍的男子,“年龄相仿,样子还过得去,看起来憨厚,不过……”

“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他是干嘛的?他莫非是个精神病患者还是被人丢到这高速路上的?……”

戴眼镜的男子脑子里有很多个问号。

“道兄,你怎么了?”

戴眼镜的男子感到眼前一晃,那穿烂道袍的男子就到了他眼前,“不可能啊,这是幻觉……”

“没错,就是幻觉,”穿烂道袍的男子咧嘴一笑。

“嗯?他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戴眼镜的男子大吃一惊。

“我自然知道,”为道心里一笑,但脸上却是带着关心问到,“道兄,你怎么了?”

“我……没什么,”戴眼镜的男子在片刻震动后渐渐平静了下来,“谁是你道兄呢?”

开什么玩笑,“我是什么道士么?”戴眼镜男子懵了。

“没有开玩笑,你刚刚说,‘你本一道士,专把美女治’……”

为道极不确定的打量他,“没错,他应该不是道士!”

“呵呵,口头禅,”戴眼镜的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口头禅是什么?”为道来了爱好,“会不会是我和师父口中的‘无上天尊’的意思?”

“这是车?自行车吗?”为道上车后问到。

启动了车子,戴眼镜的男子听到这句话“哈哈”大笑到,“大哥,这是你家的自行车?”

“道兄,我家都不知道在哪里,哪里来的自行车?”为道神色一黯。

虽然是萍水相逢,刚刚还被吓了一跳,但是戴眼镜的男子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他见为道表情有些落寞,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这人,有口无心!”

“没事儿,”为道很快就压制住了刚刚的低落,反而有爱好的问到,“这铜壳壳是什么?既然不是自行车,也不可能是拖拉机啊,这拖拉机带个‘机’字……”

戴眼镜的男子打量了他半天,见他不像是在装疯卖俏,反而很认真,才慢吞吞的回到,“大哥,这是车,不是铜壳壳,它是钢做的!”

“钢是什么东西?”为道的求知欲望还真强。

“钢啊,”戴眼镜的男子发现他这个无法解释,他指了指放在手刹前面的手机,“诺,这是手机,”见为道目瞪口呆,他耐着性子说到,“我教你怎么用,不过要等会儿,我把车子停在服务区先……”

前不远就是服务区,戴眼镜男子停好车,就耐心教着为道。

为道也耐着性子听完后,才抬头来,却看到前面那辆车,发现了那车主……

“既然相识一场,回头我送你一个手机,”为道已经知道‘手机’为何物了,此刻对这个感爱好。

戴眼镜的男子是个豪爽大气的人,当即表明要送他一个。

“不用了,我有一个了,”就一眨眼,为道手中就有个看着不错的手机。

戴眼镜男子再次目瞪口呆,“这是幻觉!”

定了定神,看到为道拿着手机在玩,自己的手机还在那,顿时失声问到,“这手机哪里来的?”

“那,前面车住的,”为道漫不经心的回到,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打开手机,用刚刚学会的“百度一下”搜索着自己刚刚听到的或者没有听说的名词或东西等等。

“你怎么拿到你手上来的?”戴眼镜男子感觉太不可思议了,自己这是碰到了什么?

“我想拿来的时候就拿来了,”为道还是漫不经心的回到,“反正他用不着了!”

“什么?”戴眼镜男子听着为道漫不经心的回答,要抓狂了,他让了什么人上了车?

“你,我不知道你怎么拿来这手机的,但是你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戴眼镜男子沉声说到。

“嗯?”为道在这男子身上看到了“正直”两个字,跟刚刚上车时的他完全是两回事,于是他回到,“我用一会儿,马上还给他,不过……”

为道示意戴眼镜男子转过头去,戴眼镜男子下意识转过头去,就看到从服务站的房子里冲出一大票警察来,端着枪围上了前面的车子,其中两个拿枪撞碎了玻璃,很快就把里面的人像死狗一样拖了出来。

“他们这是做什么的?”戴眼镜男子好奇的问到。

“警察抓犯人啊,”为道拿起手机,在他眼前一晃,那百度百科那栏写着,“警察……”

见戴眼镜的男子目瞪口呆,心里在纳闷,“他怎么知道我的是警察的?还有,外面的同事抓的什么犯人?”

“你打开窗子听啊……”

为道像是听到他心里的话儿,于是漫不经心的说到。

戴眼镜男子打开窗子,当然只是打开了五分之一,主要是外面的场面不确定,有些混乱,虽然说是警察抓犯人,但是动静还是不小的。

不过放下五分之一的窗子主要证实他听到为道的答案是不是真实的。

“说,你的同伙是谁?上级又是谁?你们把东西放哪儿了?”虽然按到地上那个人像条死狗一样,但嘴巴还是挺倔的,他吐了口白沫,“呸,想我出卖我老大,还想找到我们的货,你们这些警察做梦去吧……”

“揍他,”警察们对他一阵狂揍,这种人害了多少人,多少家庭。

“哈哈哈……”

那个人像死狗一样的人竟然还笑的出来,“你们还想抓到我老大,不可能了……”

“找,找他的手机,里面应该有联系方式……”

为首的警察气急败坏,这个犯罪嫌疑人好猖狂;警察们眼里都能喷出火来,为首的警察下命令了,立马有个机灵的警察一马当先进车里翻找。

戴眼镜男子听到这,很自然的看向一旁的为道,却迎来的为道的目光,只见眼前像是什么一闪,耳朵里仿佛听到一句,“我来给你转运吧!”

……

……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聊斋都市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