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以道止道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以道止道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3-06

《以道止道》是一本内容非常出色的玄幻类小说,三花聚顶始于内,五气朝元聚道真。尔来十万八千载,何人高卧九重云!......初次修仙,宁七发现自己家里无田,背后没人,资质平庸,一分钱要掰成八分用,简直是愁光了头发去挣点修仙钱......

以道止道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青麓山。

东南山脚,落风坳。

每年这个时候,大雪总会如约而至,一晚的瓢泼洋洒,席卷披盖着清冷白衣的小山村在山脚下显得格外静谧。

暖人的晨光披拂,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感到舒适的早晨。

在村子的尽头有一株新栽不久的槐树苗子,这是从村头那颗老槐树上截取下来的嫩枝,青翠***的扎根在一间院子旁。

这是一座由黄泥和碎石混合砌成的青黄色院落,与村子距离也只有百来步的距离,与四周错落有致的屋子对比显得有些单调。

房顶已经盖满了积雪,屋檐边堆积得厚实的积雪滑落下来,露出屋檐边几块青色的瓦砾,清晨的阳光正一点点驱除黑夜的寒意,

突兀的,从那间青黄色的院落中传来一声撕裂的嚎叫,之后戛然而止。

院中,一个身形瘦削的少年半跪着身子,微微喘着粗气,随后站起来,放下了手中两指半宽的剔骨刀。

“呼......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这么久了。”

少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长出了一口气,阳光斑驳的洒在少年的脸上,露出了一张清爽而干净的面庞,“不过还好,总算不用像前一世体弱多病。”

“怎样,小子,今晚弄什么好吃的孝敬孝敬我老头子。”

这时从屋里传出了一个苍老而略显浑浊的声音,随后就见一个老汉掀开棉布帘子,走到院子中的一张老旧的藤椅旁躺下,就着冬日里舒适的晨光,“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说话时扯着大嗓门,露出满口的黄牙。

“您老稍等,今晚就给你弄个烂炖狍子肉。”

少年跺了跺脚下的廉价牛皮靴子,揉揉发麻的双腿,见这老汉模样,只好耸耸肩,无奈道。

少年名叫宁七,在他十岁时就被老汉收养,所以就认了这个便宜爷爷,宁七也不知道老汉全名是什么,老汉没告诉他,宁七也没问,不过村里人都叫他李老头,宁七也跟着这样叫了。

不过说起他自己的名字,在他小的时候问过他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不过他父亲告诉他,只因他是他们家第七代单传,所以才单取一个“七”字。

这让知情的李老头不时会拿这事调侃宁七,是不是他以后的子嗣要取一个“八”字,那怎么想怎么怪异。

李老头听闻今晚伙食不错,“嘿嘿”笑了两声,挤得脸上的抬头纹跟青麓山脚下的沟壑一样清楚可见,整个人虽说眉毛头发都已灰白,但脸膛仍是紫红色的,显得神采奕奕,显然被宁七孝敬得不错。

宁七轻吸了口气,重新拿起石磨旁的剔骨刀,看了下地上的狍子,这狍子是宁七在青麓山外围打猎时碰见的,当时这狍子已被冻得奄奄一息,没想到碰见了宁七,正好便宜了他。

只不过宁七在院中要解决它时,这垂死的狍子反倒爆发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宁七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看着地上渐渐冷去的尸体,宁七长叹了口气,随后蹲下,一手按在狍子头上,一手放在胸前,捏了几个怪异手势,眼睛微闭,嘴里念念有词。

李老头对于宁七的习惯见怪不怪,眼白一翻,玩心大起,同样学着做了几个手势,嘴里叨叨起来:“四大开朗,天地为常,玄水澡秽,辟除不祥,双皇守门,七真卫房......拔一切业障根本得净土,助成往生之志......”

故意絮叨的怪异语调念叨一阵后,李老头李老头对着宁七挤眉弄眼,一副贱笑模样。

“嘿嘿,小子,我学得怎样,这什么......***咒念的,貌似你怎么跟村里那些老太婆一样神神鬼鬼的,你不会年纪轻轻就看破红尘了吧,我老头子还等着你娶媳妇呢!”

“这咒法不知是那孙大娘从哪里搞来的,当初你非要缠着那老太婆教你这个,现在你念起这个,再学个跳大神,都可以弄个驱鬼做法的道士当当了。”

听到李老头的调侃,宁七也觉得有些好笑,当时少年心性,觉得这个咒法念起来很押韵,很有趣,还被孙大娘忽悠成小山村的习俗,等到他稍微懂事时发现这个习惯已经改不了了。

***咒法整篇原文下来,大意是驱除怨念,灵魂得到安息的意思,不过有没有效果,也没法验证。

所以宁七只好勉为其难将其当做有这效用了,其次,好歹也是对食物的一种尊重嘛!

祈祷完毕,不理会李老头的唠叨,旁边的李老头见此也不意外,顾自自得。

正当这时,门外传来了一连串清脆稚嫩的嬉戏声。

刚下完大雪的天气,显得格外晴朗,这时候就是村中孩童最为撒泼的阶段,不用大人们严声厉喝,都似约定好的一样早早地钻出了被子。

厚实的棉袄将他们包裹的似小粽子一样,积雪堆积得能把他们的小腿陷住,颇为艰难的“跋涉”之后通红的小脸上满是激动的欢乐。

“李老头,不知羞,

老来春,没婆娘;

缘愁似个长啊,头发掉光光,

哦,掉光光!”

在孩子们假装正经的声音下,几声富有节奏感和韵律的打油诗绕过院门飘了进来。

“你们这群兔崽子,够了!”

李老头再也忍不住,扒着门一声咆哮,顿时把这群顽童吓得一顿慌张,脚步乱窜之下,眨眼消失在村中角落里。

走回院落,看见宁七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李老头双眼一瞪,一脸严厉道:“臭小子,笑什么,不就是半年前偷偷拿了你一坛酒,至于编排我老头子吗,那么小心眼,现在我一出去,你看看村里的女人看我的眼神。”

“空有一番读书人的气质,张口吐不出一句好诗来,哼!”

宁七家里祖上据说出过一个秀才,家中长辈一只想宁七重回祖上荣光,没想到宁七读书人学问学了三分,剩下七分就是和李老头学会了张口胡诌,尤其是磕碜人方面。

“你终于承认那坛酒是你偷的了,老头子!”

李老头还兀安闲那一嘴吐沫星子飞溅,忽闻此话,看到宁七眼中的揶揄之色,一脸讪讪地说:“不就是一坛酒嘛,反正你都要拿来孝敬我老头子,早喝晚喝还不都一样,嘿......嘿嘿......”

话音一落,急忙从一旁溜向屋子,伴随“砰”的一声急促关门声,宁七只好回过头来,一脸叹服着老头子的无赖性子。

宁七紧了紧手中的剔骨刀,把狍子翻过来,按住前胸,用剔骨刀比了比狍子的胸口后端,手腕微微发力,刀尖就扎了进去,随后往后一拉,如滚刀入油,顺畅地划拉开了一个口子。

把内脏清理出来后,宁七两手稍一发力,将切口与后肢相连的皮肤肌肉分离,剔骨刀好似在皮毛上闪过,就见狍子各处膝关节的筋肉与骨头干脆地脱离开。

随后左手捏紧狍子的尾部,右手捏住尾椎骨,五指发力,劲道涌入,那原本黏连着筋肉的脊柱“哗啦”一下子拉出,净白完整,竟是丝毫不损。

轻出口气,终于完整剥离出一张狍子皮,宁七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多的汗液。

手抚过腰间,一把一指宽的厨刀骤然出现在手中,刀尖划过狍子腰身,就见一整块腰排肉干净利落地分离了出来,刀身反射的亮光如流水般在指尖飞快地跳动,迅速地切割着整只狍子。

刀锋与案板碰撞出火花,袅袅炊烟自瓦片中弥漫开来,给积雪都添上了一抹暖意。

趁着锅中肉食炖煮的空闲,宁七在院中打起了一套拳法,活动身子。

屋中门帘不知何时掀起,露出了李老头那个偷偷摸摸的脑袋,不过宁七突兀响起的声音将他吓了一跳。

“老头子不用看了,想要偷吃也要过上个把时辰呢。”

“谁说要偷吃了!我只是来看看火候的......”

李老头缩了缩脑袋,满嘴的嘀咕,心虚地看向院中的少年,在晨曦的照耀下瘦弱的身体却布满了活力,顿时满脸的嫉妒之色。

宁七面容普通,随着年龄的增长,脸上淡淡的线条棱角给却是给这朴实的五官增添了些许清秀,算不上俊俏,但看久了也不会让人感到厌烦,怪不得村中下到十四五岁,上到四十七八的妇人,一个比一个眼神冒光。

李老头每次和宁七出去,看到村里的女人全围着这小子转,只能仰起头,一脸不屑和不甘,只能嫉妒道:

“真是不知羞耻,鼠目寸光,那是你们没见过我年轻时英俊伟岸的样子,这小子一抓一大把,有什么好稀罕的。”

村里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男人大都是粗糙黝黑的样子,宁七一个少年虽然长得普通,也算不上白净,但他样貌也不惹人厌,况且宁七如此年纪就能进山打猎赚取家用了。

在村里,有能力的人自然是抢手的,宁七比那些还只能跟在自家长辈后面转悠的小辈无疑是强太多了,谁不想跟他成为一家子啊!

即使宁七没有这想法,也比旁边七老八十的李老头受欢迎的多......所以,李老头已经很久不跟宁七一起出门过了。

以道止道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忙活了大半天,夕阳的余晖给院子披上了一层暖黄。

那炖煮的狍子肉已经熬得透烂,浓郁的肉香已铺满整个院子,李老头早已在院中的桌旁坐定,嘴上早已催促地嚷开了。

“小子,怎么这么慢,快,麻溜地把菜端上来。”

“来了!”

随着宁七一声吆喝,码得整整洁齐的狍子肉上桌,色泽红亮,芳香浓郁,肉汁流淌在金黄色的外皮上,在阳光下如玛瑙一般透亮,有种撩人的香味。

随后急忙走回炉灶旁,宁七哈哈气,搓了搓手,用围腰将炉上的砂锅端起,熬了三个时辰的白稠骨头汤,锅边贴着几张玉米饼子,烤得焦黄酥脆的饼子大半截泡在汤里,香甜滋味扑鼻而来。

“金酥玉皮软香脯,最是惹人醉。”李老头夹起一块软弹的肉块感叹,就着开胃的汤水低头甩开牙帮子吃起来。

“粗秽!”宁七怎不知他污言秽语的诗句。

“嘿嘿。”李老头抹了一嘴的白沫,笑道:“想我年轻时多风流,今日我就教你这大秀才几句。”

舔了舔油腻的满口黄牙,张嘴就道:“无美令人俗,无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美女焖狍肉。”

眼角扬起,自得一瞟,李老头哼哼道:“怎样小子,不比你家秀才出身差多少吧。”

“粗俗!”宁七无奈,李老头假如能有十分文采,那一分不少都是在勾栏之所学来的。

看着宁七坐下,李老头似乎觉得少了点什么,随后一拍脑袋,变戏法般将一坛酒放在桌上。

看坛子上还沾黏着几颗泥土,宁七放下手中筷子,面无表情道:“你又将我的藏酒挖出来了。”

“哼,宁小子,你将酒埋在屋子后哪能瞒得过我老人家,嘿嘿。”李老头吹掉坛口的些微泥土,心急地揭开了牛皮纸,顿时,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弥漫了整个小院

随后他摇头晃脑道:“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

“庸俗!”见他目中含光,宁七哪里不知他话里有话。

坛子倾斜,一股如白玉般透亮的酒液已倒满了桌上瓷碗,老头子浑浊的双眼顿时亮了亮。

这名为青麦白的酿酒颜色不似平常的透明无色,淡淡的奶白色,却有白玉般温醇之感,一看就是好货色。

这是宁七独有的秘方,主要是青麓山中独有的白芷香草,光光白芷香草就有二三十种分类,再配合其余十余种药材和香草,也就每年正月时宁七才舍得拿出来小酌一杯。

“哎,老头子,慢着点喝啊!”宁七对李老头揶揄道。

“哈哈,省得!”话音刚落,李老头顿时呛出一嘴鼻涕,嘶哑着嗓子叫骂道:“小子,你竟然在我的杯子抹辣椒!”

“哦。”宁七一脸淡然,“都叫你慢点喝了,只是一个小小惩罚而已。”

“你不都编排了老子我一首打油诗吗,现在村子里那王寡妇我都没脸去见了,这还不够?现在你小子怎么那么小心眼,尽是背后阴人的损招。”

李老头脸色通红,唾沫星子乱飞,满眼的愤怒,恨恨的为自己斟满一杯青麦白,一口饮尽。

“小子,这酒放在青山城里都能卖上百两纹银,假如与佳人对饮,那更是舒服啊!有道是‘醉后倩人扶去,树梢新月弯弯’,嘿嘿!”

“俗气!”宁七冷眼相看。

“雪莹玉体透房帏,禁不住魂飞魄碎,那等滋味,啧啧!”

提起青山城,李老头就忍不住絮叨起来,“小子,要不要我带你去那儿的风尘花柳,叫上花魁谈琴弄诗一番。”

“鄙俗!”见他一句不离粗秽,宁七无感。

不理会老头子,自顾自斟上一杯青麦白,呼”的一声,丝丝冷气合着甘醇的酒液滑入喉间,宁七也不禁打了个激灵。

随后会心一笑,享受着夕阳带来的独有的温顺,也夹起一块狍子肉。

“纤手搓来玉色匀,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知情重,压扁佳人缠臂金。”

“粗鄙......”李老头差点将口中酒液吐出,看着吟诗完还一脸平静的宁七,呵呵称赞道:“这文辞造诣,还有这脸皮,有我几分功底......”

......

酒足饭饱,李老头拎着多年的旱烟杆,迎着夕阳最后的余晖,不知又去找哪家的俏寡妇畅谈人生理想去了,晃晃悠悠的迈着八字腿,身后飘出一曲咿咿呀呀的小调。

宁七把狍子的两条后腿割下来熏制成了腊肉,挂在屋中的横梁下,作为今后的肉食。

随后带着几斤狍子肉和那张处理好的狍子皮就出了门。

沿着门前延伸至村中的碎石路,宁七脚步轻快而平稳地走至靠近村子北边的一间石瓦房。

“铛,铛”两声扣门声,随即,屋里传来了声苍老的声音。

“谁啊?”

“孙大娘,是我,宁七。”

“啊,是小七啊,快进来。”

随后房门打开,露出了一个满脸喜悦的老妇人,拉着宁七往屋里走去。

孙大娘是村中的老好人了,在宁七刚来小山村的时候,对他多有照顾。

“大娘,不用了,我过来是给你捎几斤狍子肉的,等会还有事,就不麻烦你了。”说着宁七向孙大娘递出手中的狍子肉。

“你这孩子,还跟我老太婆客气什么,快进来。”看着宁七站在门外,孙大娘不满道。

“我那孙女儿知道你来了,肯定会很喜悦的。”

“大娘,等下我真的有事,下次我过来再好好陪你唠嗑好不好。”宁七无奈苦笑道。

“真是好孩子啊,这些年真是苦了这孩子啊。”孙大娘见宁七真有事,这才接过了他手中的狍子肉,望着宁七远去的身影,嘴里不断地念叨着。

在孙大娘放过之后,宁七转过几排屋舍,走到了村中心一间四舍两院的大房子前,门口还放着两尊狻猊,显得颇有风范,在小山村里,能盖起这么大院子的已经算是村中的第一大富户了。

宁七拿出了捆在背后的狍子皮,随即敲响了门上的一个铜环,叫到:“武叔,我拿了张狍子皮过来,您给看看吧。”

“哈哈,小七,你小子又拿了什么好货色给我啊。”

一声饱满有力的声音隔着院门传来,随即门开,就见一个体态魁梧,却带着几分富态气息的中年男子来到了宁七身前。

中年男子就是武叔了,武叔是村子里的走商,经常收购小山村与四周几个村子的山里特产,带到五百里外的青山城贩卖,并顺便采购城里的一些物品与沿途村子交易。

武叔原本是青山城中的武馆教头,练就了一双惊人臂力,为人豪爽仗义,又广交江湖好友,所以多年行商也不见什么大的意外发生过,所以村中猎户也都愿意将青山内的收获交给武叔处理。

“就是这张狍子皮了。”说着,宁七将狍子皮递给了武叔。

武叔接过狍子皮,右手轻轻抚过皮毛,仔细端量着。

“嗯,毛发顺滑,毛皮完整,切口平滑,质量上乘,小七,你这刀法是越来越厉害了,正好我家缺了张垫褥防寒,加上之前几个月你卖给我的货物,叔也不让你吃亏,那柄百锻刀就是你的了。”

放下手中毛皮,武叔已从屋里拿出了一柄带有牛皮刀鞘的刀具递给了宁七。

宁七双眼微亮,心中隐隐有些激动,深吸口气,接过此刀。

自从几月前在武叔家里看见这柄百锻刀后,宁七进山打猎的收获倒有七成给了武叔,如今终于换得了这柄刀。

刚一入手,只见宁七双手猛地微微下沉,其额头冒出点点汗珠,再度吐出一口气后,才适应了刀身的重量,将百锻刀平举到眼前细细打量。

百锻刀刀柄长四寸半,由铁木树树汁浸泡的牛皮呈黑色,缠绕住刀柄,增加坚韧性和摩擦力。

而后他右手握住刀柄,微一用力,“锃”的一声,刀身拔出,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的映出了宁七清秀干净的脸庞。

刀长三尺二寸,四指宽,刀背与刀锋皆为笔直,两侧各有一条血槽,两条波纹外形的花纹覆盖在刀身上,靠近护手处有个云朵状花纹,表明了铸造师身份。

宁七握住刀柄,虽略微有些吃力,但仍举刀直刺,手腕翻动,剜了个刀花,随后刀身回转,“呲”的一声自耳边划过,钉在了身后的门柱上。

拔下刀来,吹了吹被刀风刮落掉在眼前的几缕头发,目光落在刀刃上,一点寒意凝聚在刀刃上仿佛不停地滚动,凭白增添了一股锋利的凉意。

宁七眼神明亮,毫不掩饰喜悦之意。

“好刀,好刀!”

“刀重八十八斤,锋似严霜,名为寒霜百锻刀。”

武叔看着宁七似乎极为满足百锻刀,笑意盈盈地道:“怎样,小七,这柄刀不错吧,不过为叔还想介绍个宝贝给你,包你满足。”

宁七原本还在打量刀身,听闻武叔这么一说,抬起头来刚想问他什么东西,却见武叔眼睛望向别处。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以道止道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